择日而亡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7:51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589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简介:我棺材里的声音 我记得陈华胜曾告诉过我,在他们家乡,有个风俗,人死后要在棺材里停尸两天,到了第三天,才可以下葬。那时,棺材就会被埋在厚厚的……

我棺材里的声音 我记得陈华胜曾告诉过我,在他们家乡,有个风俗,人死后要在棺材里停尸两天,到了第三天,才可以下葬。那时,棺材就会被埋在厚厚的泥土之下。 我看着面前不远处那口黑黝黝的棺材,心怦怦直跳。那里面,正躺着陈华胜。 我又想起了他跟我说的另一句话:“如果在棺材里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就不能等到第三天下葬了,要马上埋了,这也是我们那里的风俗。” “可是,棺材里躺着的人不是死了吗,怎么还能发出声音呢?”我问。 陈华胜神秘地说:“死人当然不会发出声音,有声音时,说明里面的死人有问题!” 想起他的话,我不禁打了个冷战。 我在想,陈华胜的棺材里会不会发出声音呢? 我注意着那棺材。 突然,“咳咳”两声,似乎是呻吟声,我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那声音,正是从棺材里传出来的! “我听到棺材里有声音!”我忍不住大声喊道。 悲伤的人群一下安静下来,他们都用好奇的眼神看着我。 我想,一定有人将要呵斥我这个恶作剧的人了。 但是,陈华胜并没有给他们这样的机会——“咳咳!”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沉默了许久,一个老人终于说话了:“不能等了,马上下葬!” 棺材被抬着,向墓地行进。 我拨通了李白深的手机,低声对他说道:“陈华胜马上就要下葬了!” 手机里,李白深长长舒了口气:“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吧?” “当然,他绝对不可能再活过来了。” 挂断手机后,我来到了墓地,眼睁睁看着陈华胜的棺材被一层层的泥土盖上。在埋葬的过程中,棺材里不时传出呻吟声。听到这个声音,铲土的铁锹挥舞得更快了。 这时,另外一个声音从地下的棺材里传了出来——“救救我!”声音很微弱,在我听来,却犹如雷鸣! 棺材里,不可能发出别的声音! 我翻出手机,看着刚才和李白深的通话记录,再也不能平静下来。 刚刚还和我通话的李白深,怎么会出现在陈华胜的棺材里? 那个声音,正是李白深的! 离奇的自杀 这个故事,是从一次自杀开始的。 和我同寝室的王二一,本是个阳光开朗的男孩,突然有一天,笑容开始在他脸上消散,取而代之的是重重阴霾。 各种各样的猜测在他身后出现,而最可信的,是他为一个女孩伤透了心。 女孩叫杨丽雯。 第一次听到杨丽雯的名字,是因为一次自杀事件。一个男孩为了杨丽雯,从学校里最高的那栋教学楼楼顶跳了下来。 第二次听到杨丽雯的名字,还是因为一次跳楼。另一个男孩,因为杨丽雯的背叛,从同一个楼顶跳下,粉身碎骨。 这两件事,让“杨丽雯“三个字罩上了神秘的面纱,好像所有跟她有关系的男孩,都不会有好下场。 王二一开始为杨丽雯伤心的时候,我们都暗暗有些不安,生怕他会做出什么傻事。 终于有一天,有事发生了。 那天,我和李白深回到寝室,发现提前回来的王二一并不在寝室中。在寝室的地上,躺着一张泛黄的字条,上面写道:“我要自杀,兄弟们,希望你们不要想我。” 这明明是一封遗书,虽然字条下面的署名被撕去,我们还是看出,那正是王二一的字迹! 王二一要自杀?我和李白深慌忙向外面奔去,路上,我们看到慌乱的人群向那栋最高的教学楼涌去。 教学楼下面,已布满了人,都向着楼顶指指点点。 抬头一看,果见一个人影站在边缘,正迈步向外踏去。 我大叫:“王二一,别跳!” 晚了,在一阵惊呼声中,那个人影划过天空,“砰”的一声,血肉横飞! 惊呼声马上变成了尖叫声。李白深忍不住大骂:“王二一,你真是个大傻瓜!” 李白深脾气暴躁,嗓门极大,他的声音一下子盖过了尖叫声。 有几个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李白深。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李白深,你为什么骂我?” 我和李白深身体同时一抖,转头向声音的主人看去,只见王二一正站在不远处。 跳楼的人,不是王二一。我定眼向那堆已不能称之为人的血肉望去,再一次惊呆了。 那张依稀可辨的脸,却是属于我另外一个室友陈华胜的! 看到殒命的陈华胜,我心中第一个感觉就是“不可能”。就在三天前,他还一脸幸福地告诉我,他有了女朋友。那神情,好像在告诉我,他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 一个快乐的人,怎么可能自杀呢? 李白深显然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王二一,我以为是你要自杀。” 王二一露出悲伤的神情:“怎么会?我是不会做这样的傻事的。可是,陈华胜竟然……”摇摇头,很是惋惜。 “你为什么要写遗书?”我小心翼翼地问。 “遗书?”王二一疑惑道,“我没有写遗书啊!” 李白深伸手向自己口袋里掏去:“你看……”他怔住,手伸出来时,并没有掏出任何东西。 那封遗书,不见了! 陈华胜回来了 这天晚上,我辗转难眠,陈华胜的惨状不时浮现在我的眼前。 门,就在这时被打开了。 我侧头看去,见一个人影正缓缓走进来。 当他在窗边洒下的月光中露出面容时,我大叫一声,身体顿时僵硬——进来的人,是陈华胜! 陈华胜并没有像电影里的鬼怪一样满脸血迹,只不过看起来有些疲惫。 他看着我,微微一笑:“见我回来,怎么是这样的表情?” 李白深和王二一也惊醒了,他们的反应和我一样,都缩身在床角,目瞪口呆。 “你,不是死了吗?”王二一颤声问道。 陈华胜露出诡异的笑容,慢悠悠地说道:“我当然已经死了。不过,有点舍不得你们,所以来带你们走,下面很好玩呢!” 我就要尖叫起来了,却见陈华胜说完话就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前俯后仰。 我和李白深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哈哈哈!”陈华胜又大笑起来,“你们真的以为我自杀了?今天我偷偷溜出去约会,不知道那几个导演系的同学搞了个恶作剧。他们用一堆猪肉做了个道具,从楼顶推了下来。可恶的是,他们把道具的样子做成了我,我不得不去找教导主任解释了半天,所以才回来这么晚。” 几个学生,真能做出那么逼真的道具?陈华胜就在我眼前,不由我不信。 我的心里,还是有些不安,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儿。陈华胜睡在我上铺,大家也都躺在了床上,我知道,他们也和我一样难以入睡。 我翻了个身,无意间看到了李白深的床位。他的床铺上,竟然空空无人。 我的心又是一紧,再看王二一,也不在床上! 这时,一只冰冷的手不知从何处伸过来,抓住了我的手腕。我猛地一颤,差点惊叫出声。 却是王二一站在我的床边。 “起来,跟我走!”他低声说道。 我咽了口饱含恐惧的吐沫,起身悄悄跟他走了出去。 门外,李白深正皱着眉头,一口一口吸着香烟。 “有没有发现,陈华胜有些不对?”李白深面色凝重地盯着我问。 我摇头。 李白深凑过头来,轻声道:“难道你没有发现,陈华胜没有呼吸声?” 神秘的杨丽雯 那夜,我们三人在寝室外吸了大半夜烟,谁也不愿回去面对怪异的陈华胜。最后,我们商议,秘密关注陈华胜的动静,看事情会有怎样的发展。 第二天早上,陈华胜说他不想上课了,要出去一下。 我们决定,让王二一跟踪陈华胜。 王二一偷偷尾随陈华胜离开后,李白深将寝室门关上,把我拉到了寝室最深处。 “看,这是什么?”说着,他掏出一张纸来。我一看,那不正是王二一写的那封遗书吗!它不是不见了吗?一时间,我的大脑又有些模糊不清的感觉了。 李白深小声说道:“我让王二一跟踪陈华胜,其实是要支开他。这两个人,都有问题!” 我这才想到,当时李白深没有把遗书拿出来,其实是要故布疑阵,暗查王二一。 王二一写了封遗书,陈华胜却跳楼了,他们两个之间,一定有什么秘密。 李白深带着我在校园里转悠起来,他的目光不停地扫视着周围的女孩。 当然,现在不是看美女的时候,我已经猜到,他在寻找一个人。果然,来到操场上时,李白深的脚步和目光都停了下来。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陡然吸了口气,久久没能吐出来。 杨丽雯正坐在操场的草地上,长发飘飘,有如仙人,美丽得令人窒息。 我想起来路上李白深和我说的话:“这一切怪事都是从哪里开始的?” “那封遗书?” “不对,是从杨丽雯开始的。陈华胜跳楼的地方,曾死过两个人,那两个人,是杨丽雯以前的男朋友。” 那么,杨丽雯一定和这些事脱不了干系。 我们走了上去,刚要说话,李白深的手机响了,是王二一打来的电话。李白深按下了免提键,王二一惊恐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他出了校门,就直接来到了一个市场,买了一只羊。” 李白深:“他买羊干什么?” 王二一颤抖着说:“我跟着他来到一个小巷,见他张口咬破了羊的喉咙——他在吸血!” 我胸口一阵发闷,几乎要呕吐起来。一个正常的人,怎么会吸血呢?陈华胜真的有问题! 李白深挂断手机,怒气冲冲向杨丽雯奔去。 李白深的脾气爆发了。 “杨丽雯,你认识陈华胜吗?”李白深劈头盖脸地问道。 杨丽雯一怔,茫然说道:“认识,他是我男朋友啊!怎么了?” 杨丽雯的男朋友不是王二一吗?怎么又成了陈华胜?我一头雾水。 “那,是不是你害了陈华胜?”李白深步步紧逼。 杨丽雯战战兢兢地道:“我没有害他,我那么爱他,怎么会害他呢?是我救了他!” 赶尸符 我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谁也不会相信杨丽雯竟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李白深几乎要当场笑出来了。 杨丽雯拿出一张纸,递给了李白深。我凑过头去看,发现那是一封遗书,再看下面的落款,正是陈华胜的名字。 陈华胜的遗书?这是怎么回事?细看之下,又感觉有些不对,遗书上的字迹,并不是陈华胜的。 杨丽雯走过来,指着落款下的日期说:“你看上面的日期。” 我们这才注意到那个日期,一看之下,又是眉头大皱。 遗书上的日期,竟然是八十年后的时间! “遗书上的时间,明显不对。”李白深说。 杨丽雯叹了口气,说:“那根本不是遗书,是赶尸符!” “赶尸符?” 杨丽雯似乎在发抖,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只听她缓缓说道:“你们一定听说过赶尸的故事。很久以前,人死后要落叶归根,尸体要运回家乡安葬。由于当时交通不发达,尸体很难被运回去,就在这时,出现了‘赶尸人’这一职业。” 赶尸的故事,相信很多人都听过。传说赶尸人能让尸体站起来行走,然后赶尸人就能领着尸体回家了。赶尸人是怎么让尸体行走的,至今仍是个谜。 杨丽雯口中的赶尸符,难道正是诀窍所在? “赶尸人在赶尸符上写下一个人的死期,再拿一个人身上的东西放在赶尸符上,那个人就会在指定的日期死去。让死人复活的方法,就是写上死人死后的一个时间,在这其间的时间内,死人就是活的了。这就是赶尸的过程。” 我倒吸了口凉气,拿过遗书一看,果见纸上有淡淡的符文痕迹。这张赶尸符,正是陈华胜复活的原因。 李白深对我小声说道:“王二一写那封遗书用的纸,也是赶尸符!” 看来,陈华胜的死,的确是王二一搞的鬼!事情已经很明显了:王二一因和陈华胜有情仇,就用赶尸符定下了陈华胜的死期。杨丽雯却不想让陈华胜死去,就一劳永逸地在赶尸符上给陈华胜定下了八十年后的死期,两张赶尸符日期间的时间,就成了陈华胜的寿命! 李白深擦去头上的冷汗,将赶尸符递给杨丽雯:“这种邪术,最好不要碰,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惹祸上身了。” 杨丽雯抽泣道:“我也是迫不得已,王二一一直用赶尸符威胁我,让我做他女朋友。我前两个男朋友就是被他用赶尸符害死的,他把两张赶尸符用完之后,我以为就再也不用受他控制了,这才和陈华胜走到了一起。谁知道,王二一竟然学会了制作赶尸符的方法!我知道他要害陈华胜,就偷了他一张符,让他再也害不死陈华胜!” 王二一会制作赶尸符,那他不就能随意决定别人的生死吗?一股寒意爬上了我的脊背。李白深也是面如土色。谁也不能肯定,有一天,赶尸符上不会出现自己的名字。 最危险的人 我和李白深已没有心情上课了,我们回到寝室,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过了很久,李白深才说道:“没想到世上真的有这种邪术。” 我叹了口气,说:“真正邪恶的,还是人。王二一会制作赶尸符,那他岂不是很危险?” 李白深思索了一下,道:“你有没有想过,赶尸符既然能让死人复活,王二一为什么不把它用在自己的亲人身上?” 我一呆,随即想道:是啊,谁没有一个和自己很亲近又永远离开自己的人呢? “我在想,陈华胜复活后的反应,可能正是这个原因。你有没有觉得,陈华胜和一种东西很像?” “什么东西?” “一种在赶尸故事中必不可少的东西。” 我想到了那个东西,可是,我非常不愿意将它说出来。在赶尸的故事和电影中,总少不了它的身影,它以鲜血为食,简直就是邪恶的化身! 僵尸!现在的陈华胜,岂不正和传说中的僵尸一模一样! 想到他还有八十年的寿命,我全身的血液几乎都要凝固了。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门开了,王二一踉跄着跑了进来,不等我们说话,他就带着哭腔道:“陈华胜回来了!”说着,急忙将寝室门紧紧锁住。 “我被他发现了!他吸完羊血后,好像更饥渴了,一路追着我,要吸我的血!” 门外,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那是陈华胜追来了! 我们目瞪口呆,如果陈华胜走进来,天知道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 “快用赶尸符!”李白深大声道。 王二一一怔,显然没料到我们已经知道了赶尸符的事情。但他没有时间细想,赶忙从床边的箱子里拿出一张赶尸符,挥笔疾写。 脚步声慢了下来,然后慢慢远去。 几分钟后,陈华胜又从楼顶跳了下来。我们都松了口气。 王二一被我们狠狠揍了一顿,打得他鼻青脸肿。 我们三个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王二一焦急地道:“现在怎么办?” 李白深瞪了他一眼,恨恨地说:“他只是暂时死了,不久之后,他还会复活的!” “什么?”王二一脸色变得铁青。 我将杨丽雯做的事情告诉了王二一。王二一登时如同泄气的皮球,软软地倒在了地上。他呆坐了一会儿,又掏出了五张赶尸符。 “你干什么?”我和李白深不约而同扑了上去,将赶尸符夺下。见识了赶尸符的能力,我们已经有些杯弓蛇影了。 “快还给我,我多写几张,陈华胜这几天就不会复活了!” 李白深听他这么一说,一拍大腿,道:“对啊!把陈华胜剩下的八十年写进赶尸符里,他不就永远不能复活了吗?” 王二一摇摇头:“这是最后几张了。” “你不是会制作赶尸符吗?”我问。 “那是我骗杨丽雯的。这些符,是我从老家挖出来的。我祖爷爷是他们那个时候的赶尸人,这些符,应该是他留下的。” 最后的希望破灭了。王二一还是写完了那几张符,这是他最后的挣扎了。这几张符可以让陈华胜多躺五天,到了第六天,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突然,我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办法:“我记得陈华胜前几天告诉过我,他的家乡有个风俗……” 活埋 陈华胜的尸体要在太平间停放两天,第三天,他就会被运往家乡。运尸的过程,又要耗费一天的时间,第四天他就会被放进棺材里,等待安葬。 我、李白深和王二一,都以好友的身份来到了陈华胜的故乡。那是一个隐藏在群山里的小山村。 在第四天的夜里,李白深和王二一偷偷将一部手机放进了陈华胜的棺材里,手机的铃声,当然就是那神秘的呻吟声。 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棺材里,竟然响起了李白深的呼救声。 “棺材里有声音!”我说。 “那不正是提前下葬的原因吗?”那几个挖土的青年答。 我咬咬牙,说道:“棺材里的人不是陈华胜!” 他们面面相觑,然后笑道:“棺材里的人怎么可能是陈华胜呢?陈华胜不正在你背后站着呢吗?” 我大吃一惊,慌忙回头。身后,哪里有陈华胜的身影? 青年哈哈大笑起来,在亡者家属愤怒的目光中,又赶忙住口。 李白深的声音,再也听不到了,厚厚的泥土已将它掩住。众人也陆续散去。 我的手指在颤抖,那明明是李白深的声音,我一定要确认一下! 我开始拼命挖土,不知挖了多久,棺材露了出来。打开棺材,我再一次惊呆了! 棺材里躺着的,不是李白深,也不是陈华胜,而是王二一! 王二一大睁着双眼,死不瞑目,恐惧的表情已在他脸上凝固。在他的身边,放着两团棉花,棉花里,包着两部手机。一部定是李白深放进去的,那第二部呢? 我大脑一片混乱,失魂落魄地瘫坐在地。就在这时,陈华胜出现了,他肩膀上扛着李白深,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来到我的面前。李白深一动不动任他扛着,不知死活。 冷汗,已爬满我的面孔。www. 陈华胜自顾自地走到棺材前,把李白深放进去,然后,他看了看手表,笑道:“时间刚刚好!”说完,他开始往棺材上埋土。 “救救我!”棺材里,响起了李白深的呼救声。这次,已不是手机铃声了,棺材里同时响起了挣扎的声音。泥土一层层地压在棺材上,声音越来越微弱,后来,就再也听不到了。 “陈华胜,你怎么……”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陈华胜拍拍手上的泥土,冷笑道:“真是好计划,想把我活埋了是不是?幸好那天你们在寝室外吸烟的时候,我把王二一的赶尸符调换了,要不然,还真被你们给阴了!” 那五张赶尸符是假的,陈华胜被放进棺材里时,已经复活了! “我不动声色地躺在那里,就是要等机会报仇!王二一害了我,死有余辜,但我没想到,你和李白深竟然帮着他!” “可是,你已经是个死人了,就不该再出现在这世上!”我鼓起勇气说道。 “死人?”陈华胜咬牙切齿道,“是谁把我变成死人的?不正是王二一吗?现在,我站在这里,王二一却成了真正的死人!我倒要你看看,真正被活埋的,到底是谁!” 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两张赶尸符。 他的手里,只剩下两张,那三张,是用在了王二一和李白深身上。王二一死了,李白深还活着,也就是说,他在李白深身上用了两张赶尸符。 李白深被活埋了,而且不知要被活埋多久才能死去! “既然你决定要杀死我们了,为什么还要我听到李白深的声音?” 陈华胜露出一脸的坏笑:“挖坟这样的事情多累人啊,所以,就让你帮我做了。” 我苦笑着摇摇头:“现在,你是不是准备杀我了?” 陈华胜扬起那两张赶尸符,阴森地说道:“所有人都以为我死了,我不能再露面了。可是,一个人又觉得太孤单,现在,你有两个选择:第一,去死;第二,让我把这两张赶尸符用在你身上!” 尾声 什么,你问我选择了什么? 这不是很明显了吗!现在,我正坐在阴暗的角落里,一边喝着鲜血,一边给这个故事写着结局。而此时,陈华胜正坐在我的不远处,和他的编辑打着电话。 “古哥,那个‘恐怖发明家’还要照片?那,我还是不上了……” 挂了电话,他惋惜地摇摇头,坐在电脑前面,开始写他的新故事了。 我们对视一眼,笑了,带着血迹的牙齿在黑暗中闪烁着寒光。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择日而亡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547.html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