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配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7:53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3393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简介:冥婚王子 古洛长得很帅,倒追他的女生不少,但古洛守身如玉,一概拒绝。萧泺妒嫉得眼都红了,可一照镜子,看到爹妈不用心造出来的脸,只能一声叹息……

冥婚王子 古洛长得很帅,倒追他的女生不少,但古洛守身如玉,一概拒绝。萧泺妒嫉得眼都红了,可一照镜子,看到爹妈不用心造出来的脸,只能一声叹息。 陈爽成为又一个喜欢古洛的女孩儿,依然没能攻陷他。陈爽的性子大大咧咧的,被拒绝之后,质问古洛道: “你知道暴殄夭物的下场是什么?遭雷劈!” 古洛叹了一口气,说: “我不怕遭雷劈,就怕媳妇找我算帐。” 陈爽对古洛左看右看,说: “这话我以前听别的女生讲过,你老拿这句话搪塞人,可是上大学快两年了,我怎么从来没看见过你的女朋友找你?” 古洛苦笑一声,不愿再多说一句话,离开了陈爽不舍的视线。 陈爽是萧泺心中的女神,他装作无意地帮她做了许多事,她都无动于衷,反而向别的男人投怀送抱,最后还被无情地拒之门外,这对萧泺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新仇加上旧恨,让萧泺做了一个决定:查出古洛的秘密,最好是丢丑丢到姥姥家的秘密,让他在众多女生面前颜面扫地! 古洛在学校里一直很稳重,课堂、食堂、寝室三点一线的枯燥生活让萧泺找不到任何突破口。放寒假时,古洛坚持他以往的做派:不回家乡,在城市里勤工俭学。萧泺有了主意,悄悄地去了古洛的家乡。 古洛的秘密在他的家乡就不叫秘密,因为他太出名了。而且他真的有媳妇,还不止一个,一共是五个,不过都是死人。他有个外号,叫“冥婚王子”。 当地有个风俗:未婚之人早天,要找未婚的异性死尸结冥婚,之后合葬一处。古洛少年时,有段时间家乡的未婚女子死得较多,未婚男尸供不应求。比较有名的几个“阴媒人”的门坎都快被踏平了,阴媒们另有一招应对,叫“阴阳配”——找在世的未婚异性少年,如果八字相匹配,与女尸合婚。可大家都忌讳这个,即使家里再穷也不舍得让孩子触霉头。 阴媒们一般都把主意打到赌徒、吸毒者之流的身上,古洛的父亲就恰好是一个很出名的赌徒。他正输得眼睛发绿,知道结冥婚会得到对方家长的一笔钱:古洛长得一表人才,这样的小孩儿女尸家长会很满意,给的酬金会更丰厚。合八字只是一个形式,骗骗不懂行的人很容易。于是阴媒们先后找上了门,古洛的父亲来者不拒,一口气把古洛的八字给了五家。 合婚要进洞房,活人要与代表死者身份的东西圆房,或骨灰、或纸人、或衣冠……可谁也没那胆量,古洛的父亲便与阴媒联手,先把古洛骗到预定地点,再给他下迷药,让他稀里糊涂地成了五具女尸的丈夫。 “阴阳配”按规矩也应该实行一夫一妻制,后来“一男配五女”的事情被撞破,但洞房已圆,女尸家长无可奈何,也只能默认了。但从此以后古洛声名扫地,成了“冥婚王子”。古洛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与父亲一刀两断,投靠了好心的亲戚家,发奋读书,没过几年便考上了大学。 玉女拜寿 古洛的这个秘密一旦传开,估计再也不会有任何女生敢接近他了。萧泺为增加说服力,特意收集了古洛五个“媳妇”的相关资料,以及死者生前的一些肖像照,一起带回了学校。 开学没几天就是古洛的生日,他开了一个小型的生日聚会。同学们给他送了各种生日礼物,尤其是被古洛拒绝的女生们不甘心,趁着生日更是大送特送。萧泺本想借此机会公布真相,此时却打了退堂鼓:五个死人媳妇万一阴魂不散替古洛出头,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萧泺犹豫半天,决定先不露面,趁人不备把包装好的东西塞进礼物堆里,算是试水。 古洛开心地撕开各种包装纸,当众一份份地打开生日礼物。突然,他惊得面如土色,一具棺材似的音乐盒出现了,盒子表面贴着五张照片! “砰”的一声,音乐盒摔在地上,古洛脸色苍白,喃喃低语道: “她们来了,她们真的来了!” 当晚,古洛精神出现异常住院了。 萧泺没想到是这个结果,觉得自己做的好像太过份了。 隔了几天,萧泺晚上回到寝室,室友指着桌子上的一个包裹,说: “我一出门就捡到了这个东西,上面写着你的名字。” 萧泺打开包裹,发现里面装着一个棺材状的音乐盒,上面贴着五张照片,五个少女在照片里看着他……老天,这不是自己悄悄塞给古洛的东西吗,怎么又回来了?他记得古洛失手把音乐盒摔坏了,可这个音乐盒却是完整的!再仔细一瞧,音乐盒的一侧多出一张女孩的照片,照片中的人居然是陈爽! 萧泺吓得一哆嗦,手一抖,把音乐盒扔到了自己床下。古洛的五个“媳妇”真的替他出头了! 当晚起了大风,刮得窗棂“哐哐”直响,一块玻璃被吹落,砸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萧泺浑身发冷,躺在床上无法入睡。他忽然想起音乐盒上似乎多了几个字,又大着胆子捡起音乐盒一看,发现是四个阴篆文:生日快乐。 萧泺的生日比古洛晚了七天,这难道是那五个“媳妇”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陈爽的相片也被贴上了音乐盒,莫非预示着这个可爱的姑娘难逃一死?可她是无辜的啊! 思前想后,萧泺不忍心陈爽被自己拖累,又为自己的性命担心,终于作出了决定。 第二天,萧泺买了些水果,去医院探视古洛,他把化解仇恨的希望寄托在古洛身上了。古洛已经恢复了平静,可眉眼之间仍然显得呆呆傻傻的。萧泺鼓足勇气,趁病房里没人,低声说: “对不起,音乐盒是我送的。” 古洛直愣愣地看着萧泺,看得他浑身发毛。良久,古洛叹了一口气说: “我知道是你送来的,包装纸上的字出卖了你,虽然你是拿左手写的,但我对笔迹有天生的敏感。快递是我寄给你的,一模一样的音乐盒能买到。我这么做只缘于一个找平衡的心态而已……我不怪你,这是命。我以前的故事从未对人说起,但为了救陈爽,你就认真听我说一说吧。不过,只有五成的概率可以救她……” 洞房惊魂 洞房的装饰很奇怪,半红半白:一支红喜蜡烛,配一支白丧蜡烛:一幅通红的绫纱,配一幅惨白的缎子……古洛清醒过来了,头很痛,昏昏沉沉的,发现自己睡在一张床上。抬眼看去,红底床单和白色铺盖的床上还坐着一个人,穿着红艳艳的喜袍,盖着一张白色的盖头。古洛好奇心一起,掀开了那张盖头,竟然惊恐地发现对方不是人,是一个人形的竹架,支起了一个黑漆漆的灵牌:XXX之灵位! 古洛一声惨叫,再次昏倒过去…… 这是古洛迎娶的第五位“媳妇”,他意外地提前醒来,之后才知道了事情真相。 从此,古洛噩梦缠身,一旦入睡,梦境里就充斥着黑夜、坟墓、无头女尸、骷髅……他咬牙与父亲决裂,投奔了外乡的一位长辈。长辈告诉他,一辈子都不要再回到家乡,一辈子都不要再看到那五个“媳妇”的脸,因为“阴阳配”邪恶之极,平时活人的阳气可以压制,但逢七之数,比如七年、十四年、二十一年……阴气占据上风,再看到死者生前的脸便命不久矣。如果有人不慎作了“灵媒”——将死者遗照传递给当事人,这个“灵媒”将一同赴死,与他一起命归黄泉的还有“灵媒”的心上人。因为,冥婚需要陪葬的人,是一对儿。 今年,刚好是第七年!从古洛见到音乐盒的那晚开始,噩梦便再次降临了。 萧泺喜欢陈爽,很多男生都知道。古洛故意在音乐盒上贴上陈爽的照片,是提前给萧泺一个善意的警告。如果萧泺继续保持沉默,古洛会主动找到他,只要萧泺愿意,就有办法救陈爽…… 萧泺追悔莫及,后背被冷汗打湿,嘴里嘀咕着: “为什么只能救陈爽,我和你只有死路一条?” 古洛的脸上浮出一丝凄惨的苦笑,绝望地说: “自作孽不可活,不知道你出于什么动机让我无路可逃,也把你自己带进了死亡的深谷。我们一起等死吧,在黄泉路上也好有个伴,不寂寞……” 萧泺无力地瘫倒在椅子上,说: “那怎么救陈爽?” 古洛又开始沉默。房间里非常安静,萧泺甚至能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和墙上闹钟的“嘀哒”声一唱一和,这难道就是临近死亡的读秒声?萧泺胡思乱想着…… 古洛终于说话了,却不是萧泺想要的答案: “这是一个灵魂的契约,需要有巨大的勇气,甚至超越了迎接死亡的勇气。我暂时不说,因为担心你不能承受。回去好好想一想,再来找我吧。” 萧泺再没有勇气追问,默默地离开了。刚走到门口,古洛又叫住了他,说:“也许,你的梦境会渐渐地与我的梦境步调一致,如果有一天梦里的女尸开口说话,第二天就是你的死期,陈爽会与你有同样的遭遇。时间对于我们已经不多……” 灵魂契约 古洛没有说错,噩梦终于在某一天入侵了萧泺的睡眠,几天下来,萧泺仿佛苍老了十岁。这天,萧泺在食堂遇到了陈爽,看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脸色也显得很苍白,失去了往日的活力。萧泺犹豫了一下,试探着问: “你做噩梦了?” 陈爽看了他一眼,没吭声,轻轻地点了点头。 萧泺又问: “梦见了坟墓和文鬼?” 陈爽惊奇地注视着他,反问: “你怎么知道?” 萧泺的心顿时凉了半截:从前总喜欢说与心爱的人同生共死,可等死亡真的降临时,他却没有任何幸福的感觉,只有如坠深渊的恐惧。萧泺没有回答陈爽的疑问,默默地走开了。 春天的阳光很好,萧泺却觉得身上很冷。 他再次约见了古洛,说: “一切都是因为我妒嫉的心思作怪,与陈爽无关。告诉我救陈爽的办法,不能让陈爽死,她是个好女孩儿。” 古洛说: “有个前提,如果不使用这个办法,我和陈爽都会死在你的后面。如果我或者陈爽先你而死,一切都是空谈。” 萧泺轻轻“嗯”了一声。 古洛拿出一个杯子,倒进一些白酒,又拿起一把锋利的水果刀,先割破自己的手指,把血滴进杯子里。接着把水果刀递给萧泺,说: “缔结灵魂契约,就如同古代人歃血为盟。” 萧泺也划破了自己的手指,有些疼,像抽走了一丝生气。 俩人分食了这杯血酒。 古洛说: “‘阴阳配’也有阴婚证书,那就是活人的脸。你如果先死,我会用刀把你的脸皮剥下来,等于撕毁了那纸证书,中断了阴人纠缠的理由,陈爽会逃过一劫。我们一起去偏僻之处租一间房屋,当你梦见女尸开口说话,预感到死亡要降临时就告诉我,然后去房屋里等着,我来为你收尸。” 剥脸?尽管那是死后,萧泺还是吓得倒退两步, “扑通”一声坐在地上。 古洛面无表情地说: “喝了血酒之后你便没了选择,否则会死得更惨。想开些吧,想想你心爱的女孩儿……你如果先死,在黄泉路上等着我,我会来找你。” 萧泺无话可说,无力地点点头,转身走了。 在这之后,同学们发现萧泺变了,他像个女生一样疯狂地购买各种化妆品、保湿霜、润肤露、美白液,无一例外地给了他那张脸。他一天至少要洗六次脸,每次洗脸的时间不低于半个小时。他还变得特别爱照镜子,在镜子前一站就是大半天…… 此时,陈爽知道了萧泺喜欢他的事儿,觉得这个男生虽然长得不帅,却也不算讨厌。一想起从前萧泺对她做过的那些事儿,甚至有了一丝心动。陈爽渐渐懂了:找一个自己爱的人,远远没有找一个爱自己的人幸福。何况,这个她爱的男生狠心地拒绝了她。陈爽觉得萧泺是误会她了,所以才有了那些疯狂的举动,她一边感动,一边内疚。 有一天,陈爽对萧泺说: “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我虽然也喜欢帅哥,却不是以貌取人的人,你能不能为了我停下那些疯狂的举动?因为我不喜欢娘娘腔的男人……如果你答应我,我就答应和你交往。” 萧泺泪流满面,可他还有后悔的机会吗?面对心爱的女孩儿,他突然觉得这么做是值得的!他不能说出真相,不能让陈爽从此生活在恐惧之中。 萧泺叹了一口气,说: “如果我先你而死,你能不能在我的墓前献一束花?” 陈爽先是打了一个冷战,转眼,大大咧咧的性格就让她以为这是一句玩笑话,于是点头笑着说: “行呀,我会经常去看你的。” 像吃了一颗定心丸,萧泺难得地露出了一丝笑意。 阴婚证书 萧泺又梦见了女尸,女尸温柔地对他说: “跟我走吧,山那边会很好玩的。” 第二天一大早,萧泺分别给古洛和陈爽通了电话,确定两人未死。之后,他来到预先租好的房间。没多久,萧泺便发病了,浑身痉挛,他强撑着爬到床上躺下。在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瞬间,他想的是:自己这张疯狂保养的脸皮与肉体分离时是什么样的场景?他很想起身再照一照镜子,看一看自己的这张脸,可他再也没力气了…… 萧泺死了。 古洛站在床前,脸上突然浮现出如释重负的表情,喃喃自语道: “萧泺,不要怨我,事情因你而起,所有的痛都由你来承担吧。” 古洛举起了刀,很细心,很温柔…… 就在昨天,古洛得知了那个赌鬼父亲的死讯,他死于赌桌上发生的一起争执。想起父亲对他的养育之恩,又想起父亲对他做过的丧心病狂的事儿,古洛不知道该爱还是该恨。 古洛拿着萧泺的脸皮阴森地笑起来,说: “阴婚证书也能造假,这就是我的假证,只需睡觉时把这张假证盖在我的脸上。我曾经的媳妇们,你们再也找不到我了!陈爽啊,其实我也很喜欢你,只因为不堪的过往才让我狠心将你拒绝。有了这张假证,我就可以大胆地追求你了。” 古洛放了一把火,把出租屋烧得一片狼藉。 陈爽得知萧泺的死讯后哭了,她没有想到,萧泺那天的话竟然应验了!让她觉得巧合的是,从萧泺死后,纠缠她多日的噩梦竟也突然消失了。 这天,陈爽带着鲜花来到萧泺墓前。她想,她一定会兑现承诺,经常来看望萧泺。 一连数晚,古洛再也没做噩梦,他终于定下心来。不久,他捧着九十九朵红玫瑰去了陈爽的寝室,引起很大轰动。昔日被古洛拒绝的女生们很伤心,醋昧在空气中飞扬。 令人意外的是,陈爽居然拒绝了! 当晚,古洛又做噩梦了,梦里五具女尸到齐,一齐围着他。其中一个说:“差点儿被你的假证骗了,幸好你对别的女生求爱,让我们又找到了线索。亲爱的,跟我们走吧,山那边会很好玩的……” 古洛死于梦中。 同学们来帮他收尸,一不小心从他脸上揭起一张脸皮……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阴阳配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5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