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皇城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7:53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6136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6分钟
简介:时常怀疑,在我们所处的世界里,会不会有另外一个空间与之重叠,在那个空间里,有个同样的你,做着你未做的选择。或者,它就存在你的身边,你发呆……

时常怀疑,在我们所处的世界里,会不会有另外一个空间与之重叠,在那个空间里,有个同样的你,做着你未做的选择。或者,它就存在你的身边,你发呆时,他坐在你的书桌上玩电脑,你吃饭时,就在你的客厅看电视,甚至你睡觉时,他就在你的枕边,只是你看不到他,他也看不到你。 又,会不会,地狱与人间本是一体。 一.回家 许多年没回家了,几乎忘记了家乡泥土的气息。 家乡在大山深处,背靠山,面向山,四处环山。大山给予了我们一方蓝色的天,一河清澈的水,也孕育了我们浓重厚实的淳朴气质。 回来才知道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一天的舟车劳顿之后,见到的就是房前屋后大腿深的杂草,树荫浓郁,不见阳光,老屋淹没其间,看上去有几分阴森恐怖。管不了那么多,眼下赶紧收拾要紧,先找工具在门前开出一片空地来,然后打扫久置潮湿的房屋。别说,在大夏天里,这也不失为一处避暑胜地。 正扫着客厅的蜘蛛网,突然从卧室了窜出一只黑猫来,虽然是在白天,这样的突然着实吓了一跳,只是奇怪这**的从哪儿进去的?不觉心中一阵哆嗦,四处检索一下,原来家里一扇窗玻璃碎了,窗纱也烂掉了,这才安心不少! 粗略的打扫一下,能暂时住人就行,余下的打算日后慢慢再收拾。就这已经到了晚上,泡了包方便面,吃完就躲在房间里打开电脑看没看完的电视剧,正聚精会神着,客厅里哐当一声响,我赶紧冲出去,开了灯,茶几上下午洗的被子掉落在地,我心里骂道,肯定是那只该死的猫,怎么忘了把那窗户堵上!正准备关灯回卧室,却发现偏屋的灯亮着,奇怪,猫应该不会开灯吧! 偏屋是以前爷爷奶奶住的地方,自从他们去后就再也没人住过,放的都是一些杂物。我蹑手蹑脚的开了家里所有的灯,拿了手电,走过去,首先在窗外张望。 顿时就傻眼了,我的姥姥诶,屋里坐着一个人,穿着单薄的衬衫,手里摇着一把纸糊的扇子,再仔细一看,这,这,这不是邻居张大爷?这老不死的大晚上的跑我家来干什么?老爸临走时把家里的钥匙交给他,让他有时间开门通通风,打扫一下,他倒好,不仅家里没见打扫,门外都长出了杂草。我还是没敢进去,虽然在自己家里,但那间屋里子有太多的回忆,心里还是有几分恐惧。在外面喊他出来,这老头还心不在焉的说:“MLGB,我家猫跑哪儿去了?” “那只黑色的猫吗?”我愤愤的问。 “就是黑色的,跑哪儿去了呢?”说着他学着猫叫呼了几声,那叫个难听啊! “我说张大爷,这大晚上的你找猫干什么?这猫都是晚上才出来活动的!”我不耐烦的问。 “哎呀,你是不知道,自从你婶婶走后,我就跟着这猫活了,晚上没猫陪着我这就睡不着!” 我听了哭笑不得,不好说什么,就让他把门锁了到别地儿找去,我也赶紧拴好门关好窗回屋去,电视剧也不看了,捂着被子赶紧睡吧! 二.迷路 独自在家歇息了几天,房子周围的杂草已经收拾干净了,又把家里清洗了一遍,顿时感觉舒适多了。 接到朋友的电话,要一起聚聚,这我当然不反对,都是几个比较铁的哥们儿。一起吃了饭,李冰建议到水库边去玩玩,刚好麦兜儿有车,就一起乘车去了,文秀和小惠还买来许多吃的喝的。五个人一起玩到天快黑的时候,才上车离开,车行了一段路程,突然麦兜儿停下来了,伸出头望往窗外,骂了句:“娘的我怎么没见过这段路!”众人纷纷向外看,只见天已经黑了,车子停在两座大山之间,路面已不是“村村通”的水泥路,前方还有些塌方,月色高悬,洒在一条银色的河里,山林里有野猫的叫声。 几个人都傻了眼,文秀吓得躲进了车里,等着几个男人做决定。这时小惠突然想到:“我记得,下山的路上应该有一个大转弯,但是好像没有经过那儿……。” “你是说我们走错了?不可能!我可走了几十年了!”麦兜儿说! “应该不会走错,上山下山就这一条路,如果我们没有拐弯的话,那么我们直接走进了山里。。。。。”说着李冰朝几个人看了看。 “靠,别说的那么吓人好不好!这还有两个女生呢!”我不禁骂道,赶紧躲进了车里!其他几个人也一起进来。 “我说麦兜儿你开车还喝那么多酒干嘛,也不看着点路!”小惠突然哭了起来,文秀连忙抱着她安慰着。 “大家再好好想想,别自己吓自己了,现在就是真出了什么事,也不是抱怨的时候。”我说道。听了这话,一车人都陷入了沉思,除了车外的流水声,夜猫声,就是小惠的抽泣声。 “倒车,我还不信了!”良久,见大家想不出个所以然来,麦兜儿甩出一句话,就调转车头往回开。 往回行了近三个小时,突然前方没路了,笔直的山崖屹立在面前。麦兜儿见此,使劲的砸着方向盘,大骂一声:“他妈的,还真见鬼了?” “现在只能倒回去了!再从刚那个地方往前走走看!”李冰说道,此时车里几个人无不毛骨悚然,心急如焚,文秀和小惠一直拨着电话,但是没有信号。 “好吧!”麦兜儿回答。 “这次开慢点!”我说。 文秀和小惠见我们一致同意,也点点头。 三.黄泉? 继续向前是很长的类似的路,只是多了几道弯。大家都紧张的看着窗外的一草一木,一石一物。突然李冰叫道:“这不会是黄泉路吧?书上说黄泉路上也有条河,叫三途河。” “我去你大爷的,你不要吓老子!”旁边开车的麦兜都带着哭腔了! “李冰,别开玩笑!”我瞪了他一眼。李冰反而认真起来:“我没开玩笑,会不会我们在那个转弯处撞车了,刚才麦兜儿的车速一直很快!” “难道我们死了自己都不知道?”我问道,真想扇他几个耳光,什么时候了还开这玩笑。 “我们又没死过,怎么知道死后是什么样的?”李冰辩驳道。顿时文秀和小惠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都别怕,反正就这一条路了,我们再往前看看。”我说出了最无奈的话。 再向前不远,路也断了,巍峨的大山赫然耸立,只有一道石门,被许多青藤遮住了。我们下了车,车灯的光线不能聚集,到处黑漆漆的让人没有一点安全感。我们捡来一些柴火,用打火机点上,还好我们之间还有个抽烟的!五个人拥坐一团,此时也顾不上男女顾不上大夏天了,而且在这样阴森恐怖的夜里一点也不觉得有夏天的感觉,只是一股凉意透过后脑勺倒是真的! “我们该怎么办?”文秀小声的问道。 “呵,这倒有点像电影里的鬼打墙!”我加了些柴,不禁说道。从小就爱看英叔的电影,遇到这种情况难免会胡思乱想。 “别说这些了,越说越害怕,现在我们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只能打开这道石门进去看看了!”麦兜说着,看向与山体镶嵌的石门。 “只能这样了,大家就想着是做一次噩梦吧!没事的,梦醒了就好了!”我站起来,抬头看着巍峨的山体,笑着对李冰说:“现在至少还可以肯定我们都没有死,这条路也不是黄泉路,因为如果那是黄泉路的话,这应该就是鬼门关,阎王爷应该不会住在这么寒酸的山洞里!” “真的要进去?”小惠恐惧的问。 “谁不敢去可以留在这里!”麦兜儿拍拍身上的尘土。 “要走一起走,谁都不可以落下!”我说道,过去安慰着小惠和文秀:“我们在一起有个照应,人多了就没那么害怕了!” “对,或许真像胡哥说的那样,只是一场梦,那么我们就在梦里好好玩吧!”李冰过来补充道。 “嗯。”两个女孩点点头。 “车上还有吃的,都带上!”李冰吩咐道。几个人又用车里的汽油做了几个火把。 当一切都准备好、心里鼓了足够的勇气之后,又有一个问题摆在拦住了去路,石门那么重,我们怎么弄得开,沿着电视里的思路,我们开始找机关,石门上刻着一些不认识的字,周围都长满了杂草,石门前有两尊大石狮,各处都摸遍了根本没有什么传说中的机关,小惠开始研究着石门上的字,我们几个在周围看看有没有其他的线索,突然麦兜说有发现了,大家围过去,却见他把手伸进其中一个石狮嘴里,转动着狮嘴里的圆球,没想到那石门“轰轰”的开了,我们正准备夸麦兜儿善于观察,文秀突然大叫:“那石狮动了!” 我们目瞪口呆的看着石狮,还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却见它慢慢的活动活动胫骨,大概是很久没运动了,又抖落身上的碎石,咆哮几声。“?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⑹裁创舭。靠旖矗?rdquo;麦兜儿喊道,几个人捡起地上装好的食物,准备好的火把,屁滚尿流的往洞里跑,遇到一个岔路,也顾不得选择,五个人摸着黑蒙头逃命,跑出好长一段路,听没东西追来,才停下喘口气,估计那石狮和我们跑的不是一条路。 四.刘旦 “我们快走吧,别让它再追来!”休息好之后,李冰说道。 这次点了火把,又往前走了一段,就看见一座巨大的铜门,大概有两层楼那么高,门是半开着的,看地上的脚印,应该是刚才那头石狮进去了,正好帮了我们一个大忙,要不然这么大的门我们无论如何也是打不开的。 走进去,借着火把的光并不能看到里面的全部,只有一点一点的向前,心中十分惊奇又十分恐惧,突然最前面的麦兜儿“哎呦”一声滚倒在地,吓得文秀和小惠也一起尖叫起来,李冰忙堵住她们的嘴,小声说:“那头石狮子刚才追我们进来过,不能太大声,引来了它可都玩儿完了!” 麦兜儿从地上爬起来,一看是几节台阶,气的想破口大骂又不敢太大声,确定没事之后,我们继续往前走,走了大概五十多米,中间有一尊大青铜鼎,我们对这些东西也没研究。这时火把可以照亮的地方,我们可以看到青铜鼎前方高高在上有一尊王位,走上去一看,都是黄金打造的,殿上的屏风、扶手雕刻的非常精细,更了不得的是,这些东西都是人们最最喜爱的黄金,上面还镶着珍珠玛瑙玉石,可惜我们带不走! “我的姥姥诶,我们发财了!”李冰看着眼前的一切惊呼! 当我们对着那些黄金垂涎三尺的时候,麦兜儿大大咧咧的坐到宝座上,抚摸着上面的龙雕。 “我看你坐的应该是皇帝的王位吧!”文秀对麦兜儿说。 “没错,而且很可能是汉朝的皇帝。”小惠道。 “你怎么知道?你大学也不是学考古的啊?”李冰不解的问。 “因为刚在洞外石门上我看到“刘旦”两个字,这里又是皇殿,我想姓刘的应该就是汉朝的皇帝吧!” “石门上还写了什么?”我追问道。 “看不清楚,都长满了青苔,字迹也模糊了,就这个人名字还勉强认得出来。”小惠说。 “这刘旦啊,只是个王爷。”我说道。 “怎么,你认识他?”麦兜儿一听就来劲。 “刘旦是汉武帝第五个儿子,曾被封为燕剌王,史书上说他为人辩略,博学经书杂说,好星历数术倡优射猎,招致游士……” “说点有用的!”李冰听得不耐烦了! “汉武帝你们都知道吧,晚年听信谗言逼死了太子刘据,此时刘旦的两个哥哥都死了,自以为是武帝六个儿子中剩下的最年长的一个,太子的位置也应该轮到他了,于是上书自荐,汉武帝察觉到他觊觎帝位,就将他下狱治罪。后来武帝立小儿子为帝,刘旦就连同流亡之士,两度起兵造反,最后兵败,自尽了!” “看来他是生时当不成皇帝,就给自己建这么大一座宫殿来满足死后的殊荣。”小惠叹道。 “那我们是在燕剌王的墓中吗?我们怎么到这里来了?”文秀问。 “《盗墓笔记》?王爷啊,我可没想过盗你的墓啊,求求你放我们回去吧!”麦兜儿赶紧从王座上跳下来,祈祷道。 “我们到殿后看看吧!”李冰说着,带头走了。 我在后面跟着,不禁想到大学里有个小姑娘做梦都嚷着要盗墓,这次没让她遇上真是可惜了! 五.女尸 殿后见到的都是电视剧里皇宫里的建筑,走过几个宫殿,就是亭台楼榭、翡翠玉雕,应有尽有,看来这刘旦是花了血本啊,造反不成就把财宝全藏在这里。我们只怕有命拿财,没命消遣了,目前最要紧的是活着出去,虽然顺手牵羊的心有,但是死人的东西还是不敢碰,谁知道会遇上什么呢! 五个人正穿过一座水上亭台时,忽然石狮出现在我们面前,没给人反应的机会就扑过来,躲闪不及大家都掉进了水里,石狮扑了个空,连落水的我们都不放过,一头扎下来,水花四溅,好像触动了什么机关,水面起了漩涡,算麦兜儿和小惠倒霉,一下子被卷了进去,我见状,想都没想就抓住他们的手,一瞬间半个身子已经被带了进去,后面李冰那白痴死死的拽着我。 “快放手!”我大喊,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漩涡迅速扩大,把文秀连同逼近的石狮也卷了进去。 漩涡过后,我们都喝了饱饱的一肚子水,醒过来已经到了一个密室内,看来水罐满密室后退去了,那石狮却不知去向了。五个人都还在,整顿了一下,跑了一晚也惊吓了一晚,就着湿漉漉的东西随便吃了一点,找到了门走出密室,现在没有火把了,只能靠着手机微弱的光摸索着走,突然麦兜儿叫道:“我想起来了!” “什么?”小惠忙问道。 “我手机有照明手电筒!”麦兜儿说道。 “靠,不早说,这也大惊小怪的!”李冰骂道。 “把那软件传给我们,我们五个人的手机轮流使用,我怕电量不足。”我说道,大家都说使用安卓手机的都是好孩子,因为每天晚上都要回家(充电)。 从密室出来是一个平台,平台一侧有台阶,下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李冰和麦兜儿在前,小惠和文秀在中间,我跟在最后,我们的恐惧感已经没有才开始那样强烈,怎么说也两度经历了石狮那样的事情,一向胆大的麦兜显得有些活跃,走的太快距离拉得有些开,我在后面就很难看见路了,一个不留神,直接从平台上栽了下去,随着一声大叫,前面的人才反应过来,赶紧用手机循声朝我照去,这一照……。 我的身下竟是一个女子,素白的衣衫,柔软的身躯,雪白的肌肤,更不可思议的是,我的嘴正对着她的嘴上。 我撑着胳膊看着眼前这个女子,那倾国倾城之貌,让人无不动容,想入非非。别说美女了,老子这辈子都没和哪个女人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这一下摔的值得了! “我靠,胡哥你干什么?”麦兜儿见我看的出神及时大喊道。 “她是个死尸啊!”李冰过来把我从玉床上拉下来。我这才恍惚的使劲擦擦嘴,笑着说道:“摔懵了!”顿时觉得一阵寒气,他妈的我居然和一具尸体KISS了?这要传出去……。 “就是死尸胡哥你也不亏啊,这么漂亮的美女!”小惠调侃道。 “亏大了!”我回复:“要不咱找个帅哥你来试试?” “这尸体怎么丝毫没有腐化的迹象呢?这么多年了,而且脸色看上去还很红润。”文秀仔细看着玉床上的女子说道。 “这应该不稀奇,这种技术古代早就有了!小惠说道。 六.铜镜 玉床旁边,还有一座梳妆台,台上放着一把梳子,一面铜镜,还有一些胭脂水粉。小惠首先走过去,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对着镜子看了一会儿,竟看得出神,我们还以为她在看镜中自己的狼狈相。麦兜儿理理自己的发型,也凑过去,谁知小惠突然转过来拦着:“不要看。” “啊,为什么?”麦兜儿奇怪的问,被她的突然吓的怔住了。 “总之,不要看。”小惠脸色惨白。 “我就要看。”麦兜儿没注意小惠的表情,一步就跨到镜子前,顿时也傻眼了。 “怎么了?你们看到了什么?”李冰忍不住问。过了一会儿,麦兜儿转过头,脸色和小惠一样,看着李冰。 “是什么把你们吓成这样?”李冰缓缓地走过去,被麦兜儿拦着,李冰大概想着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但是执意要看,目光坚定。他闭着眼走到镜前,然后睁开眼,回过头来的时候也是脸色惨白,目光转向我。。 “我靠!至于么?”我苦笑道:“小时候没看过恐怖片吧?”说完我大步走过去,俯在镜前,呃……。 接下来到文秀了,我赶忙拦住她,说:“他们几个吓唬人的,没什么好看的,古代的铜镜根本就看不清楚,真不知道古代人是怎么用的!我们快离开这儿吧!那具尸体放这儿,心里总是毛毛的。” “你骗我!”文秀说道。我赶忙抓住她的胳膊,郑重的说道:“我们看到的都是幻觉,不能五个人同时陷入这样幻觉,文秀你相不相信我?相信我的话就不要看!”我说着,嘴唇都在颤抖。 “那好,我相信你!”文秀被我的样子吓到了,退了回去,这孩子本来就胆小。 “对,都是幻觉,我们都不要相信。”小惠镇定了一下。 “可是如果是真的话,那我们……。”李冰辩驳道。 “都是假的都是假的!”小惠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你们到底怎么了?能不能不要这样,我们现在关键是要找到路出去。”文秀急了,也不顾我的劝阻,走上去拿起镜子……。 “不会的,不可能!”看完之后她把目光投向小惠。 七.考验 我正要对文秀说什么,突然李冰抽出皮带勒住我的脖子,哭着说道:“对不起,我不想这样,但我看到你就是这样勒死我的!” 我被勒的喘不过气来,猛地向后一撞,把李冰撞到玉床边,趁他松了力气之机赶紧翻身起来,捂着脖子咳着,李冰正要反扑过来,麦兜儿也忍不住了:“我看到我的身体被火燃烧着,李冰,我们中间就你抽烟,就你有打火机。”说完取下腰部的钥匙,打开一把十厘米左右的匕首,朝李冰冲过去,两人厮打在一块。 旁边的小惠和文秀相互看着,小惠一直后退,按照我们看镜子的先后顺序,我看到的是文秀抓破了我的脸,已经气息奄奄,然后她用那块铜镜狠狠的往我头上砸,那文秀看到应该跟小惠有关。“不,”我忙阻止:“你们难道愿意相信一面诡异的镜子也不相信彼此了吗?” 文秀看向我。 “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别那么做,这里面一定有阴谋,都是幻觉,幻觉。”我继续说道。 “你们俩够了,这点诱惑都抵制不了!”小惠被我一语点醒,冲着地上纠缠在一起的麦兜儿和李冰大喊。我过去一边把他们拉开,一边防着李冰。突然密室里传来一阵诡异的笑声,“很好!哈哈哈。。。。。”是个小女孩的声音,十分邪恶,不禁让人渗得慌。 “一定是她,是她是我们产生幻觉的。”麦兜儿羞愧的说。可是声音从哪儿来的呢?我们看着玉床上的女子,她还静静的躺在那里,声音也不像从她身体里发出来的。 “你他妈到底是谁?敢玩老子!”李冰破口大骂。这时密室的一道门开了,声音听得尤为真切。近了,更近了,我们几人吓得抱在了一起。刚才在镜子里看到的一切似乎都抛之脑后了! 当我们感觉到声音到了密室门口的时候,笑声突然停止了。好一会儿,没有了动静,我们稍微放松了绷紧的神经,准备走出密室。还是我垫后,忽然感觉耳边一阵凉,有一双手轻轻的拍在我的肩膀上,我顿时两腿发抖,妈呀我不会这么倒霉吧,抱着豁出去了的决心猛地回头一看,什么也没有,我摸了摸脖子,心想可能是太紧张了产生了错觉。 出了密室是一条很长的走道,都是青砖砌成的,一眼看不到头。一路上我一直在想刚才铜镜的事,刚才在漩涡里我还不顾一切的去救他们,当面临生死诱惑的时候,每个人表现出的竟是那样的悲哀,原来人与人之间的感情那么的不堪一击,忽然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无坚不摧的。我也曾问过自己,方才对文秀有没有邪恶的想法,固然是有的,幸好及时回头。而我们的防线就在那一念之间,真是人生无处不考验…… 八.我死了? 走道的尽头,是一扇门,门边躺着一具干枯的尸骸,文秀见了吓了一跳,尸骸的旁边的地板上还有一些字迹,借着光仔细看着,这次再也不错过任何文字了。地上写道:燕剌王用穷毕生之力修建了这座宫殿,藏天下珍宝于其中。此世界并非现世所在空间,燕王好星占数术,又有能人异士相助,兵败后将皇城建于异度空间,意图死后在异界称帝。无奈异度空间之门飘忽不定,与现实世界重合每五十年方遇一次,燕王没能赶上这次机会,就此作罢。皇城之中有一女鬼,尝与无形之中拍人肩膀,将其转化为鬼灵,但若两个时辰之内以同样方式转嫁与他人则无碍,我等十余人先为铜镜所害,又被此等邪术所迫,皆命丧其中。尚有一蜡烛再旁,须用心念点燃,鬼触则灭,望后世不幸之人好自为之。 “这不说的是现在的异次元空间吗?西汉时的科技那么发达,现在都不能证实的事被燕王刘旦证实了?”麦兜儿说道。 “照这么说,我们从水库回去的路上的那个转弯处就是异度空间入口与现实世界的重合处!”小惠分析道。 “这个人大概是五十年前的某只考古队队员,不幸在这儿遇害。”文秀说道。 “我觉得盗墓的更有可能,考古队哪儿还有迷信鬼魅的,也不会准备什么蜡烛了!”我说道。 “我们有五个人,就算被那女鬼碰到也有十个时辰的时间,也就是二十小时,足够我们找到出口,那蜡烛呢?”李冰说着,从尸骸下面找到了半截白色蜡烛,与常见蜡烛无异,只是中间燃芯是用金丝制成。 “点燃试试。”李冰说着,用双手紧握蜡烛于胸前,闭着眼,不一会儿蜡烛竟然燃了起来。 “这么神奇?”大家都有点难以置信,不过在这短短几个小时之内遇到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什么鬼东西都信了。“我来试试。”麦兜儿接过,自习看了看,又递给文秀,文秀递给小惠,当小惠递给我时…… 怎么回事? 蜡烛灭了! 我的妈呀! 我死了?我突然想起来刚才在密室脖子后面那一阵凉意,忙对其他人解释说:“不要怕……” “不要过来!”李冰大喊,打断了我的话,这小子在蜡烛熄灭的那一刹那就跳了起来。其他人也都拥在石门边。 “我们还有20个小时,还有时间的!”我有点绝望了,特别是经历了铜镜那件事情后。 这时麦兜儿喊着让我退后,一手拿着匕首对着我,一手伸出去转动了下开关,石门开了,他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出去,我绝望的看着他们,站在那里,此时不知道嘲笑他们还是嘲笑自己,还是嘲笑人类,人心是那么的虚伪,那么的可怕!很快他们从外面又转动了开关,石门落下,我却无动于衷,就算让我出去能干什么?去转嫁与其他人? 我听见他们逃窜的脚步声。 这时一条白绫“咻”的一声飞来,飞出了石门外,绷得笔直,石门停止下落,我猜是白绫那端系在了某个东西上。 “每五十年出入口才重合一次,石门也只打开一次,你赶快出去。”身后传一女子的声音。我一回头,是她?! 没错,正是密室内玉床上的那女子。 “不用了,出去也是害人!”我淡淡道。 “那你就转嫁于我吧!”女子笑道。 “你?你不是死了吗?”我奇怪的问。 “是死了,接了你的人气,又活了!” “什么?你又是谁?” “我本是燕王抢来的王妃,为了阻止燕王举兵,涂炭生灵,假死于阵前,后来葬在这皇城之中,我也没想到能够再苏醒过来。安葬之时,燕王小女儿琼楼公主因贪玩忘了随队伍出去,死后就成了害你们的恶鬼。” “原来是这样,那你怎么没有衰老的迹象呢?从西汉至今也快两千多年了!”我好奇的问,此时脑子里蹦出了各种问题。 “已经快两千年了吗?时间过得好快啊!燕王刘旦门下有许多奇门术士,假死都能做得出来,死后常保青春也不在话下。”女子笑道:“现在你只要把你身上的邪术转嫁与我,你便可以从这里出去,出去之后直走便可以回到你的世界中。” 我犹豫着,虽然很想活着从这里出去,但也不能陷害别人。 “公子不用再犹豫了,石门一旦落下,再次开启就是五十年之后,我本是已死之人,就算醒来也不会再出去,现世与我早已缘尽,到时还是要老死在这皇城中。” 听着托起石门的白绫发出撕裂的声音,我无奈的点点头,走近抬手轻轻的落在她的肩上,那一刹那我有点后悔了! “好了,快走吧!”那女子催道,一手把我推到石门边。 “我还有一个问题,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我突然想起来这个很重要的事情。 “我会在梦中告诉你。”女子笑道:“出去之后沿着路直走,切记不要回头。” “嗯。”我最后看了她一眼,俯身出了石门,想着她的话,“会在梦中告诉我”,忽悠我的吧? 九.脱险 那条白绫一端压在石门之下,一端系在一块巨石上。这里已不是来时的那个洞口,不见石狮,不见停车,也没有河流没有大路,仰望是一道浑然天成的峡谷,峡谷内雾气浓重,好似有无数幽灵。我正想离开,忽然白绫上显现几个字:若有缘,50年后,黄山见。 50年后,黄山。难道皇城的门50年后会在黄山打开?那时候我没死恐怕也老了吧!我笑道,按着那女子的话,沿着路直走,没有回头,出了峡谷,便见一条水泥大道,太阳刚刚升起,知了已经叫个不停,我靠,这不是,不是我家屋后吗?这是绕了多大一圈啊!再回头,那条峡谷已经不见。 回到家脸都懒得洗,直接倒在床上睡了。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突然之间,一声猫叫把我惊醒,我一拍脑袋,怎么还没把窗户堵住!**的,我冲出房间拿起扫帚追着猫就打。 至于李冰他们,我发短信联系了,都已经安全到家。按常理我会打电话慰问一声,但是说话怕尴尬。我想我们之间,短时间内不会再联系了,我得缓一缓!想起异世界的那座皇城,我想我们看到的只是其中的一角吧!要知道能活着出来,四处多转转,顺手牵羊的事怎么干也是值得的!就当是精神损失费了! 我一直期待着做一个梦,梦见那个女子告诉我她的名字。有时候开始相信这段记忆是一个梦了! 50年,是一个等待,还是一个梦?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消失的皇城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550.html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