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游戏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7:57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9628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5分钟
简介:情侣墓地 最近孙露总是唉声叹气的,她的好友刘佳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 一定又是因为那个王虎吧。 孙露看了刘佳一眼,无奈地撇了撇嘴。 说起王虎,……

情侣墓地 最近孙露总是唉声叹气的,她的好友刘佳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 “一定又是因为那个王虎吧。” 孙露看了刘佳一眼,无奈地撇了撇嘴。 说起王虎,班级里没有不认识他的。他为人耿直,但就是心眼太实了,做事不会拐弯。当初孙露答应和他在一起也就是因为王虎一门心思地对她好。可是时间久了,孙露就觉得无趣起来。本来两个人就没有什么共同语言,王虎又不懂情调,一来二去的,孙露就有些后悔了。 “那就直接跟他说不就好了?大学生分分合合的还不很正常。” “你让我怎么说呀?难道让我说,大哥,你这个棒槌,麻烦你动动脑子好不好,想想我们女孩喜欢什么,没事给我来点小惊喜好不好?” “对啊,你就这么说呀!” “我倒是这么说过,你猜人家怎么说?” “怎么说?” “那位大哥说:‘孙露啊,你喜欢什么惊喜呀,你告诉我,我给你准备。’我当时听了真的连哭的心都有了。” “哈哈……”刘佳乐得差点背过气去。 两个人笑了一会儿,刘佳突然停住了,脸色变得郑重起来。 “如果你想分手,我还真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孙露疑惑地问道。 “你看过一篇帖子吗?帖子的名字就叫“分手游戏”,传说看过那个帖子的情侣会受到诅咒,最后全部都会分手。” “什么意思?”孙露有些好奇,“你快点给我讲讲。” 刘佳说:“那篇帖子是一个女孩写的。讲述的是关于她和她男朋友之间发生的事,大概的意思是他们无意中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玩了一个游戏,玩游戏的时候出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起初他们并没在意,但后来逐渐发生了一些诡异的事件。似乎总有一个无形的人在跟着他们,而且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总会有一个声音轻轻地在他们耳边呼唤着:‘放手吧,放手吧!’到最后,如果谁没有同意分手,那么那个人的下场就只有死。” “那他们最后分手了?”孙露好奇地问道。 刘佳摇了摇头:“好像没有,因为听说这个故事是那个女孩临死前留下来的。” “临死前?”孙露浑身打了个激灵,“那你看到那篇帖子了?” “哈哈,笨蛋,我怎么会看到,这只是传说啦,传说。干嘛这么认真!” “哼,死丫头,吓我一跳。”孙露长呼了一口气,可就在这时,孙露发现刘佳的眼神变了,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露营 “今天的天气真不错!”站在山顶上,刘佳眺望远方。 “那当然,也不看是谁选的日子。”周强在一旁奉承道。 “油嘴滑舌。” 在后面的王虎就会一个劲儿“嘿嘿”地傻笑,不过孙露的行囊倒是全背在他的身上。 四个人玩了一天,天色逐渐暗淡下来。王虎几乎是一个人搭好了三个帐篷,又点起了一小堆篝火,准备开始烧烤。 “喂,孙露,你不和王虎住一个帐篷吗?”周强搂着刘佳说道。 “不,我和刘佳一起睡。”孙露回答道。 “我才不要和你一起睡,我胆子小,两个女生睡太危险了。” “哼,算了,那我自己睡。” 此时周强和刘佳一起看向王虎,而王虎只是在专心地烤着玉米和几串肉,丝毫没往心里去。刘佳跟着着急,这个王虎也太木了。可就在这时,周强又说话了: “孙露,你真的不害怕吗?这里可是死过人的。” “什么?”刘佳和孙露一起惊问道: “难道你没听说吗?在三年前,这里曾经失踪过一对情侣,很多人说他们就死在了这里,到现在还冤魂不散。” 周强的话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大家连忙问他是怎么回事,于是周强开始讲述那个故事: 三年前,这里来了一对情侣,他们在这里立下了永不分离的誓言。到了晚上,他们搭好了帐篷,各自躺在自己的帐篷里。当时那个女孩就像孙露一样保守,男孩就像王虎一样老实。到了晚上,外面的风呼呼地刮着,而且还能听到有野兽的叫声。女孩很害怕,但她依然固执地没有叫男孩。过了一会儿,她听到自己的帐篷外有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随后就有人钻进来躺在了自己的身边。女孩以为是男孩担心自己害怕,所以来了。女孩没有赶男孩走,假装睡着了。就在这时,女孩的手机响了,女孩接起来一看,竟然是男友打来的。女孩很奇怪,男孩不就在自己的身边吗,为什么还打电话?她下意识地一回头,身边竟然一个人都没有。难道刚才自己在做梦吗? 女孩接起了电话,男孩的话让她更加害怕,原来男孩根本就没离开过自己的帐篷。男孩还说,刚才自己的身边躺着一个人,在耳边不停地重复着三个字:“放手吧,放手吧!” 女孩惊呆了,那刚才进来的人是谁?女孩再也不管那么多了,她想让男孩过来,不料从电话里传出了男孩的惨叫声。女孩飞奔过去,发现男孩的帐篷里有好多血,再看男孩的双手竟然被齐刷刷地切断了。那两只断手也不见了踪影。 “后来呢?”刘佳和孙露的脸色都有点白了,但还是忍不住问道。 而周强则耸了耸肩膀:“天知道,我也只是听到了这里。” “喂,你这也太吓人了吧,让我们晚上怎么睡啊?”刘佳终于反应过来,冲着周强喊道。 “呵呵。”周强笑道,“真正吓人的还在后面呢,我问你们,想不想和我一起做个游戏?这个游戏,就是在他们出事前玩过的一个游戏。” 分手游戏 周强说: 分手游戏,不是分手的分,而是分辨的分。 男孩把头转过去,在场的所有女孩各伸出一只手,然后用被单之类的东西盖住。男孩再用触摸的方式分辨哪个是自己女朋友的手。 这个游戏很多情侣都玩过,可是当时只有一个女孩,这根本不需要猜啊?但是男孩最后拗不过女孩,就答应了。结果当男孩把身子转过去后,女孩悄悄地把自己另外一只手也放了进去,这样一来,里面就有两只手了。原来女孩旱就打定主意想要吓吓那个男生。 但意外出现了,男孩在女孩的两只手上游走着,最后竟然移到了别的地方摸索起来。最后,男孩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地说:“我选好了。”女孩的脸色苍白,因为她发现,男孩的手根本没有放在自己的手上,而是自己双手旁边的被单下面。就在此时女孩看到了,那个地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鼓了起来! 女孩并没有告诉男孩当时发生的一切,就这样,两个人各自睡下了。女孩想反正第二天一旱就回学校了,能有什么事,不料却发生了后面的事件。 很多人都说,那是山上的孤魂野鬼也加入了这个游戏。一旦选错了人,就要跟那个鬼牵手。 “王虎,你到底敢不敢来?”刘佳看着王虎挑衅地问道。 “可是……”王虎有些犹豫。 刘佳当然知道王虎在犹豫什么,他和孙露在一起这么久,连拉手的次数都是有限的。能认出才怪,况且……嘿嘿,这次刘佳等人早有准备。 王虎最后还是同意了,刘佳说她吃亏一点,和孙露一个伸左手,一个伸右手,让王虎分辨。 可是当王虎转过身去的时候,刘佳又把自己的另外一只手放了进去。 这样就比原来预计的多了一只。 王虎仔细地分辨着,当他摸到第三只手的时候,他的手明显颤抖起来。他的头也想转过来,但他还是忍住了。他的手迅速移回到中间的那只手上,停在那里。 很久以后孙露才知道单纯的王虎这个做法有多么聪明,他听到了刚才的那个故事,他也在那一刻犹豫地想着这多出来的手到底是不是鬼的,但王虎却知道,如果真的是鬼的手,一定会出现在两侧,那么选择中间的那只,不管是孙露也好,刘佳也好,一定不是鬼。 王虎还是选错了,那只手是刘佳的。 惊魂 孙露躲在刘佳的帐篷里,旁边还有周强,他们在等待时机。 王虎的确是个老实人,刚才游戏结束后孙露问他摸到了几只手,王虎想了半天,才回答是两只。孙露有些感动,她知道王虎是担心自己害怕。 但是,计划依然要进行下去。 “王虎,你在干嘛呢?”孙露拨通了王虎的电话。 “我什么也没做,我在等你电话。”王虎说道。 这句话孙露相信,王虎的确有可能担心得睡不着觉,因为电话一声都没响完就被接起来了。 “你怎么出去这么半天都没回来?”孙露假装生气地说道。 “什么还没回来?你在说什么?”王虎没听明白。 “你呀,刚才不是担心我害怕,来我帐篷躺在我身边来的吗?我假装睡着了,没管你,但是你怎么出去了之后一直都不回来?”孙露说谎了,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她只是想知道,王虎会怎么做。 “我没……不,我是说,我马上就到。”王虎语无伦次,“你别挂电话,等我!” 时机终于到了,孙露冲着电话突然大声地喊了起来:“谁,谁在我帐篷门口?别过来,别拉我出去!啊——救命!”随后,便挂断了电话,关机。 刘佳和周强假装刚听到声音走出自己的帐篷,向孙露的帐篷看去。当然,那里是空的,孙露躲在刘佳的帐篷里面。 “孙露呢?” “我刚才看到有一个影子冲着树林里跑去了。”刘佳伸手指着那条小路。 王虎想都没想便冲了过去。 看到王虎奋不顾身的情景,孙露真的被感动了。不懂浪漫?不懂柔情?算了吧,就和这个男子过一辈子吧!她再次开机拨通了王虎的电话,电话里传来了王虎焦急的声音。 “孙露,你能说话吗?没关系,我已经看到那个影子了,差一点就被我追到了!他藏起来了,就在我的周围,我立刻就能找到你!千万别有事。” 影子?附近?孙露惊讶地看着刘佳和周强,这个计划再没有第四个人知道了。但是王虎却口口声声说看到了那个影子就在他周围,是王虎在吓自己吗?不可能,王虎知道孙露的胆子很小,一定不会做这种事的。 “周强,你告诉我,刚才你讲的那个故事真的是你自己编出来的吗?”孙露焦急地问道。 “应该是一半一半吧。”周强吞吞吐吐地说道。 “什么意思?” “就是说,那个故事虽然是我编的,但这里的确是发生过失踪案件的,而且他们的尸体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 “什么?”孙露睁大了眼睛。失常人 无论怎么说,王虎还是经受住了考验,而且他的表现远远超出了孙露的想象。但他说在丛林里看到的那个身影却成了一个谜。 “一定是他看错了。”孙露安慰着自己。 四个人自从那天之后,变得要好起来。周强拍着王虎的肩膀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他,王虎并没有介意。周强还夸他说这才是个男人。可是细心的孙露却能发现王虎从那天晚上开始便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这天中午,四个人一起到了食堂,但今天由于下课比较晚,竟然没有空位子了。这时,王虎看到角落里有一张六人饭桌却只坐着一个人,正要过去,却被周强拉住了。 “怎么了?” “别过去。”周强皱着眉头说道,“那个人精神有点问题。” “他怎么了?”王虎看了半天,没发现什么不妥。 “总之先别过去,等有空我和你们详细说。” 后来吃饭的时候,周强说那个男生叫吴浩,是大四的学生: 两年前他和普通学生一样,甚至比别的学生还要更优秀。可是一切都从那天晚上开始了。 那天晚上,他带着女朋友去露营,去的时候还是高高兴兴的,可回来之后两个人的表情都变得很难看。吴浩一直心神不宁的样子,他女朋友也一直皱着眉头。他女朋友是个乖乖女,很少上网,可自打那天开始却像上了瘾一样没日没夜地坐在电脑前。谁都没料到又过了几天,吴浩的女友竟然被杀了,她根本没有仇人,更没有钱,怎么会有人杀她? 可更诡异的还在后面,警方在调查这件事的时候,吴浩女朋友的舍友竟然说,她经常翻看着一条短信,短信上面只有短短两个字:放手! 说到这里三个人都不约而同地看向周强,因为这件事实在是和之前刘佳讲的那个故事太像了。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忘了说,吴浩的女朋友说来咱们也应该听说过。” “谁?” “就是我们入校前的那届学生会副会长——李静。” 死亡照片 “怎么了孙露,看你最近又心神不宁的?”刘佳这次可猜不出原因来了。自从上次王虎的优秀表现后,孙露可是对他铁了心的。说来也是,谁不愿意嫁个一辈子眼里只有自己的男孩。 “刘佳!”孙露突然紧紧地拉住了刘佳的手,“你说所有的男人是不是都是一样的?尽管一开始的时候对你百般好,但是时间长了厌倦了,就会喜新厌旧了?”孙露说着,眼里?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鹤爬峁狻?br /> “你这是怎么了?你胡说什么呢?”刘佳有些意外,“就你家的那个傻狍子还会喜新厌旧?再说他碰过你吗?就是世界上的男人都会,王虎都不会。就算我家周强有一天喜新厌旧了……唉,算了,好的不灵坏的灵。你还是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吧。” 孙露告诉刘佳,最近几天的王虎总是神出鬼没的。打电话给他,他也经常不在学校,问他在哪儿,他还支支吾吾地答不出来。而且有一天晚上,他竟然整整一夜都没回学校。而且王虎现在也很少陪自己了,他一天到晚只是盯着他的电话,似乎在等着什么人的电话一样。 有一次他不在的时候,他的手机真的响了,是孙露帮他接的,结果王虎飞快地跑进了教室,神情十分紧张。后来他拿着电话到外面打了一个电话,就说有事离开了。 “什么,偷嘴吃?”刘佳非常意外。 孙露摇了摇头说道:“不,对方是个男的。” “但是,这是为什么昵?”两个人怎么想也想不通了。 “对了,孙露,我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孙露疑惑地问道。 刘佳趴在孙露的耳边悄悄地说了起来。 晚上,王虎,孙露,刘佳还有周强四个人一起上晚自习。周强说要让王虎陪他去买点东西,王虎正准备和他一起去,就在这时孙露对王虎说她的手机没电了,要借王虎的手机用一下。 王虎的脸上明显抽搐了一下,犹豫了很久才把手机递给了孙露。 “哼,这个家伙,一定有鬼。”刘佳一脸怒色,“看他刚才怕成那个样子,一定是没把东西删干净。” 两个人说罢便找了起来。刘佳已经和周强商量好,让周强多耽误些时间。 但是,王虎手机里存储的全是孙露的短信,没有一条其他人的。通话记录倒是有些古怪,很多来电记录竟然全部是隐藏号码。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王虎聪明到这个地步了?”刘佳疑惑地看着手机,“不对,看他刚才那么紧张,一定还有东西隐藏在手机里面,而且他还没来得及删掉,继续找!” 两人继续翻看着。突然,刘佳像是想起了什么,开始翻看起相册来。没错,如果王虎真的有新欢的话,也许真的会在这里有蛛丝马迹的。 刘佳猜得没错,她们真的找到了王虎要隐藏的东西,但就在看到那张照片的同时,两个女孩同时尖叫了起来,手机被远远地扔了出去。 她们看到的是一张两具已经腐烂得只剩下骨骼的尸体照片。 拍摄时间,X年X月X曰X时。 她们仔细回忆,正是她们四个人露营的那个晚上。 白天,夜里,消失,出现! 王虎坐在孙露的对面,拿着自己的手机,一脸凝重。尽管他再怎么想隐瞒,结果还是被发现了。 “还记得我们露营的那个晚上吗?我独自跑进了树林。”面对三个人的质疑,王虎开始讲述起来。 王虎说他并没有眼花,他真的看到一个身影跑了进去:但当时天太黑了,那个人影一进入丛林就躲了起来。是的,那个人影不是跑了,而是躲了起来,因为继续跑的话一定会有动静。正在王虎四处寻找的时候,孙露打来了电话,告诉自己她安然无恙,王虎这才安下心来。王虎没心理会那个人影,没准是个强盗也说不定,还是回去吧。但就在这时,他发现草丛里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王虎走上前去。结果那里竟然是个坑,王虎一不小心就摔了进去,不过幸好坑不深。王虎刚想爬起来,可就在这时,他的手摸到了两个圆溜溜的东西,他想看清楚,于是拿出了手机。借助手机的荧光灯一看,那竟然是两具尸体的骨骼。王虎的手一抖,想关掉荧光灯,但却不小心按下了拍摄键,于是这张照片就这么出现了。 “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们?”刘佳有些生气。 “如果我告诉你们,你们这些日子还会睡得这么安稳吗?”王虎反问道。 说的也是,如果有人告诉自己,一个人影在丛林里藏了起来,结果找到的时候却是死去的尸体,那你的感觉一定不会太好。 “那你那天晚上夜不归宿,是干嘛去了?” “我去找那两具骨骼了,想看看到底是不是我看错了。” “瞎扯,要看你不会白天去看啊!非得夜里去,你骗谁呢?”刘佳反驳道。 王虎被刘佳的话问住了,他半天没有开口,像是在考虑什么一样,最后看着孙露也是一脸狐疑的表情,才下定决心说道:“我白天也去了,但是,我没有找到那两具尸体。” “什么?”刘佳有些惊讶,“既然没有找到,那你还夜里去千什么?” “一开始我也想算了,也许是我看错了。但我后来又一想,似乎有些不对,毕竟照片是确确实实存在的,而且那个地方虽然在树林深处,也并不算远,经常去那里约会的人应该去过那里才对,但为什么从来都没有听人说过呢?于是我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什么猜测?”孙露终于开口说话了。 “也许那两具尸体,只有晚上才会出现!而且那天晚上,我的确证实了那一点,那两具骨骼的确还在!” 刘佳和孙露两个人的表情骤然变得惨白,周强勉强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人影的消失,只有骨骼的尸体。白天消失,晚上出现!这不是鬼还是什么。 刘佳再也不想问了,而她也不再抱怨王虎为什么没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他们了。此时的她真后悔知道了这件事。 王虎暗自松了一口气。因为在他的心里还藏着另外一个秘密,那就是隐藏了号码的电话到底是谁打给他的。 王虎并不想骗孙露,但他现在却又无法告诉孙露事情的真相。 警告 “嘀嘀嘀”的短信声传来,孙露赶紧接起来看。 “放手吧!放手吧!”短信上无数行信息不停地重复着这三个字。孙露拼命地摇着头,她根本不相信有什么分手游戏,这一切都是骗人的。 就在这时,她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处一凉,一双冰冷的手正掐在自己的脖子上。孙露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地喊了出来。 “啊!” 孙露猛地坐了起来,大口地喘着气,汗水湿透了身上的衣服。还好,这只是个梦。 就在孙露要重新躺下的时候,她突然看到自己电脑的荧光屏竟然是亮的,而且竟然有一排字在屏幕上不停地闪烁着。 今天是周末,室友们出去的出去,回家的回家,晚上只留下自己一个人。自己明明记得睡觉前关了电脑,但它是怎么开的呢? 孙露下了床,当她来到电脑屏幕前的那一刻时,她惊呆了。电脑正处在屏幕保护状态下,一连串红色的大字在屏幕上显示着: “放手吧!放手吧!否则它们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它们?它们是谁? 孙露仔细地回忆着那个露营的晚上。她的浑身猛地抽搐了一下,她想起了王虎手机上的那两具骨骼的照片。 难道就是它们吗!难道就是那两个死去的幽灵吗? 而这一切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昵? 网页故事 “那王虎怎么说?”听完了孙露的讲述,刘佳觉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孙露告诉刘佳,王虎的手机一直打不通,打去寝室结果王虎又没在寝室。换做以前刘佳一定会说王虎是出去约会了,但是那次事件之后,刘佳也渐渐开始信任起王虎来。 “王虎不会出了什么事吧?”刘佳突然想起以前那个传说来,也许王虎和死去的那个女生一样倔强不肯和孙露分手呢。 “不会的。”孙露小声说道,但明显底气有些不足。 “对了,不如我们给他的QQ留言吧!万一他是到了哪个地方,电话联系又不方便什么的。”刘佳突然出主意道。 孙露想了想,同意了刘佳的做法。她平时本来就很少上网,再加上最近要考试,更没心思开QQ了。结果当她打开QQ的时候,王虎的头像突然闪烁起来,发过来的只有一条信息: 抱歉,孙露,有些事我现在不方便对你讲清楚。但我向你保证等我知道了真相,一定把所有的事全都告诉你。我很安全,放心。 孙露终于松了一口气,虽然对于王虎的不辞而别有些反感,但至少他是安全的。孙露给他简单地留了几句话,让他方便的时候打个电话。以前王虎在身边的时候孙露觉得他闷,现在不在身边了,自己却像丢了魂一样。 孙露呆呆地坐在电脑面前,希望他下一秒就会上线。反复看着王虎那傻乎乎的头像,想着曾经一起的日子。 突然,细心的孙露发现王虎的个人资料有些变动。在“个人说明”里除了记录关于孙露的一些东西外,竟然多了一个网址。 孙露把这条网址复制出来,放在浏览器的地址栏上,轻轻地敲了一下回车。 孙露在心里猜测着接下来她将要看到的是什么: 王虎和别的女孩的照片? 或者王虎写给别人的情书? 还是那两具出现在王虎手机里的骨骼? 但她永远想象不到,网页里的东西远远比那些更要让人惊愕: 题目:分手游戏 作者:李静 一切都是从那天开始的。 如果那一天我没有嚷着去露营,如果那一天我没有缠着吴浩玩那个游戏,如果吴浩郡天没有把那枚戒指藏起来而是直接送给我,那么我想一切都不会发生。 当时的我想玩那个“分手”游戏,只是想吓唬一下吴浩,我想聪明的他也一定猜到了。但是我真的被那个结果吓坏了,他竟然说在我两只手旁边还有另外一只手。虽然后来他说是骗我的,但我从他紧张的神色看出来了,那只是他在担心我害怕。 但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它们会因为那枚戒指拆散我和吴浩,那明明是吴浩送给我的礼物啊!难道就是因为我们玩了“分手”游戏吗? 我不明白,我更找不到答案,我觉得我的时日不多了。它们如影随形地跟在我的身后,即便是现在,它也不停地在我的电脑上发出让我放手的警告。 但我不会和吴浩分手的。 它离我越来越近了,我感觉到此时它就在我的身后…… 它 孙露最近真的感觉到自己被什么东西给盯住了。午夜,显示屏总是会自己亮起来,然后显示着那几个令人头皮发爹的字。但是,它的能力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因为当孙露连插座电源一起关闭后,电脑就没有自动开启过了。 王虎两天前给自己发过一次短信,说他很安全,而且马上就要回来了。孙露心情终于好了一些,可是她反反复复地看着李静死前写的那篇日志,就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但却又抓不住头绪。 真的是所有玩过“分手”游戏并且猜错的人就得分手,否则就会遭到不测吗?但这是为什么呢,难道是因为那两具骨骼就是那对失踪的情侣,发生意外死在了那里?所以只要出现在那里玩游戏的人,它们就会把自己的手伸过去,一旦选错,就必须选择和死去的那个鬼魂在一起,这未免也太可笑了吧? 孙露已经不知道读了多少次这篇文章了,她试图找到揭开全部谜题的那把钥匙。 孙露想的没错,那把开启全局钥匙的谜题就隐藏在这篇文章里。 只是孙露没有发现,读者没有发现,就连写这篇文章的李静也同样没有发现。 它是一个词,它从本故事的开始到现在已经出现过许多次了,人们早已经熟悉了它的存在,但是,却从来没有人正视过它。尽管它在字里行间显得是那么不和谐,尽管它读起来是那么生硬以及格格不入。但是,每一个人都并没有在意过。 它就像一个小丑一样,人们以为它就应该是那个样子,但只有到了最后你们才会发现,原来在那张小丑的面具后面才隐藏着事情的真相。 从始至终,为什么它是“放手”,而不是“分手”呢? 圈套 孙露依然没有找到那把钥匙,但她却等到了王虎的短信。 王虎在短信上说有十分要紧的事,约孙露晚上在曾经露营的那个地方见面。孙露连忙打电话过去,但对方已经关机了。 夜深了,孙露独自一人来到后山等王虎。可就在这时,自己手中的电话响了起来,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喂,您好?” “孙露,你在哪儿?我在你寝室的楼下,我回来了。”是王虎的声音。 “王虎?你怎么换电话了?”孙露有些意外。 “我没换电话啊,还是原来的号码。”王虎疑惑地说着。 “那你不是约我来后山见面吗?你在我寝室楼下干嘛?” “我没有啊?我前天给你发完短信后就再没联系过你啊。” 孙露懵了,但接下来就是一股寒意袭遍全身:到底是谁约了自己,他想做什么?难道自己会像李静那样死去吗? 孙露刚想回去,但此时,一个人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孙露惊呆了,她做梦也没想到,竟然是这个人。竟然是那个两年前因为失去女友而变得精神不太正常的吴浩! 吴浩面无表情地接近着孙露,直到快走到她面前的时候,才说出了那句足以震惊孙露的话。 “放手吧!” “什么,你说什么?”孙露睁大了眼睛看着吴浩。 “我说让你放手吧,它的存在只会给你带来厄运!”吴浩继续重复道。 孙露的脑袋在迅速地旋转着,这句话她太熟悉了,这些日子在她的脑袋里一直萦绕着这句话。 “难道最近发生的那些事都是你做的?” “没错,是我。”吴浩承认了。 孙露仔细回忆着,的确,深夜没有署名的短信只要通过特殊手段就可以做到,至于王虎的电话,只要趁自己不注意改变里面的姓名就可以了。至于电脑,也许是用了什么黑客软件,让电脑无法关机,再远程改变屏幕保护,这也就是后来关了主电源就再没发生过此类事件的原因。 是的,这些都是人为可以做到的。 “你为什么要做这些?” “是警告,是对于你厄运即将来临的警告!” “警告?”孙露没有听明白。她怎么也想不通,吴浩为什么要警告让自己和王虎分手,这对他来说有什么好处?难道此时的吴浩已经被鬼附身了,他来代替那对死去的情侣来分开自己和王虎的吗? 孙露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向吴浩大声地吼着:“我绝对不会和王虎分手的!” 吴浩睁大了眼睛,像是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我没有让你和任何人分手,我想让你放手的是一样东西!” “东西,什么东西?” “戒指,我想要那枚戒指。” “戒指,什么戒指?我身上从来没有过戒指!” 吴浩不再说话了,他仔细打量着孙露。 “你到底在说什么?”孙露有些不耐烦了。 “不可能的,王虎无论什么事都不会瞒着你的。一定是你在骗我。”吴浩依然不相信地看着孙露,“孙露,我告诉你,你现在不把它交给我你一定会后悔的!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它会给你带来什么样的厄运。你应该已经看过那个网页了吧,你应该已经知道李静的死因了吧?但是你并不知道,李静的死,并不是从那个分手游戏开始的,而是在分手游戏之后,我们又做了一件事,那件事才是真正噩梦的开始!” 另一个游戏 吴浩的确是爱着李静的,他为她做了许多事,只是李静对昊浩却始终忽冷忽热的。吴浩为了感动她,在露营的前一天就去那里做好了准备,他偷偷把一枚戒指藏在了离露营地点不远的地方。他本以为这是一件浪漫的事,但这件事却成了他们噩梦的开始。 分手游戏结束了,李静惊魂未定,一旁的吴浩在此时说要给李静一个惊喜,递给李静一张自制的藏宝图,画的就是自己身边的营地。李静当然知道吴浩是有礼物送给自己,便开开心心地去挖宝了。不一会儿,李静就兴高采烈地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枚戒指。但是,当时由于天色太暗了,吴浩并没有看出来李静手里拿着的那枚戒指并不是自己准备的,而是别人放在那里的。 “别人?不可能的!那天晚上除了你们之外难道还有别人吗?”孙露反问道。 “是的,那天晚上的确是没有别人了。但那枚戒指是他们之前藏好的。” “不可能!如果是别人藏好的,为什么他们不去取,难道他们还能忘了不成?” “呵呵,他们没有忘,只是他们再也没有机会来取了。” 吴浩的口气变得阴森恐怖,但孙露并没有立刻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没机会来取了?难道他们还死了不成?突然,一股寒意席卷了自己全身,孙露猛然联想起那两具尸体!难道那枚戒指是他们死前留下的?后来他们就发生了不测,而吴浩和李静机缘巧合竟然错拿了他们的戒指,所以他们才会阴魂不散地缠着李静? “放手吧!把它还给我,我来把戒指还给他们!否则,你一定会遭受到厄运的!” 放手?放手,原来放手竟然不是让自己和情侣分手,而是放开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怪不得从一开始孙露就觉得这个词是如此生硬,直到现在她才明白,原来自己从一开始就把它理解错了! “孙露,难道你还不把戒指还给我吗?” “我真的没有什么戒指!王虎真的没有把它交给我。”孙露大声地辩解道。 “是吗?我才不相信王虎会有什么事瞒着你。”吴浩渐渐地逼了过来,“那好吧,我只能自己搜了!” 孙露没命地跑着,但她哪里跑得过吴浩。 吴浩在背后用左手狠狠地勒住孙露的脖子,右手掏出一把刀来,架在孙露的脖子上。 此时的孙露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这个画面似乎在某一时刻遇见过。没错,就是在李静的那篇文章的最后。如果这一切既然都是吴浩策划的,那么李静的死是不是也和他有关? “好,我把戒指给你。”孙露忽然想到了一个主意,“但是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杀死李静!” 吴浩听到这里,他的手抖了一下,他实在没想到孙露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你告诉我你杀死李静的原因,我就把戒指给你!” “哼,既然你那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吴浩冷笑了一声,“因为在她死之前,我也做了同样的警告,但是她依然不肯放手,还死死地保留着那枚戒指。我也没有办法,我只能杀了她!因为到了最后,如果我不杀她,她以后所受的折磨要比现在痛苦一百倍。那两个冤魂是不会放过她的!” “怎么可能!”孙露反驳道,“只要你把事情真像告诉她,她一定会把戒指扔掉的。”因为她相信,不管李静多么贪财,也不会要这种东西。 “吴浩,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李静真相?”孙露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问道。 这一次吴浩沉默了,他没再说话。 可就在这时,从远处传来一个声音: “因为他有无法告诉李静事情真相的原因!” 吴浩和孙露同时看过去,一个人影出现在那里,竟然是王虎。 “王虎,你终于来了!”孙露激动地喊道。 “孙露放心,有我呢!”王虎随后看向吴浩,“放开她,戒指在我这里!” 识破 “王虎,你快点把戒指交给我!否则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你,你会受尽折磨!”吴浩的眼睛都快充血了。 “王虎,你把戒指给他吧,那是死人的东西,我们不要!”孙露并不是怕死,她真的是不想拿死人的东西。 “孙露,你上当了。”王虎丝毫未动,“吴浩讲的只有一半是事实,但是最重要的真相,却被他隐瞒了。” “什么?”孙露疑惑地看着王虎。 “王虎,你别骗人了。你根本不可能知道事情的真相,你少唬我!” “呵呵,那么好,我来问你一件事,你怎么知道我有没有查到事情真相?”王虎一脸自信地说着,“吴浩,我已经找到那两具尸体骨骼了。” “那又怎样,那不就是曾经失踪的那对情侣吗?那戒指就是他们的,你拿了他们的戒指,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吴浩强调着。 “本来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到了最后,我却发现,事情竟然另有隐情。”王虎继续说道,“吴浩,到了现在你还要说那两具尸体,就是失踪了的那对情侣吗?” 吴浩不说话了,呆呆地看着王虎。 “王虎,你到底知道了什么?你快点说呀!”孙露已经完全糊涂了。 “吴浩,你知道我这么多天为什么失踪了吗?因为我去了一个地方。” “哪儿?” “你的家乡,而且我还看到了一个人的照片。” “谁?”吴浩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了。 “李天华!” 真相 王虎从露营那天晚上就开始怀疑了。 王虎那天晚上见到那个黑彩和那两具尸体,真的吓了他一跳,不过王虎立刻反应过来,觉得那绝对不是什么鬼魂,而是一场凶案。当天晚上王虎没有吱声,到了第二天他又来到那个地方,但那两具尸体竟然不见了。开始王虎以为是自己找错了地方,但一连找了几天,几乎翻遍了附近所有的地方,仍然不见踪影。到了最后,王虎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那就是晚上去。 夜深了,王虎再次来到那个地方,当他看到那两具尸体出现在那里的时候,他的脸色都白了。 白天消失,晚上出现,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魂的存在吗? 不过他觉得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先做一件事,那就是把它们交给警方,希望能查到这两个人是谁。 过了不久,公安局打来了电话,说查明了两具尸体其中一具的身份,是个女孩,还是大学生。就是三年前失踪的那对情侣中的女孩。但奇怪的是,另外一具骨骼却不是她男朋友。 这怎么可能!王虎听到这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后来王虎说希望警方查到那具男尸是谁的时候,可以给自己打个电话,自己有了线索也会通知警方。 这就是当时王虎常常偷偷打电话,以及电话上出现隐藏号码的原因。 又过了几天,警方终于查到了那具男尸的身份,他竟然是通缉已久的抢劫犯——李天华。 为什么会是抢劫犯?抢劫犯为什么会和那对情侣中的女孩死在一起?那个男孩又去了哪儿? 而且那个情侣墓地的传说又是怎么来的? 王虎为了搞清楚一切,开始寻找这个传说的根源,竟然找到了李静临死前发的帖子。 情侣墓地的缘由是从情侣失踪开始的,如果这个起因是错的,那么后来所有的推测一定都是错的。王虎此时终于开始怀疑吴浩的话了,虽然他还没有理顺整件事的头绪,但他已经觉得事情的真相逐步浮出水面了。 而且就在这时,警方无意中说出了李天华的家乡,竟然和吴浩在同一城市。 王虎再也坐不住了,他立刻动身去了吴浩的家乡,他终于看到了他想要的答案,吴浩和李天华果然从小就是认识的! 难道李天华的死和吴浩有关,李静发现了什么,所以吴浩也要杀她灭口?也许就是那枚戒指。 但是还有很多事情无法解释,那就是那对情侣中的男孩去了哪里?如果是吴浩杀的人,为什么要把李天华和失踪情侣中的女孩埋在一起?还有那两具骨骼,白天为什么找不到,只有夜里去的时候才能看到?这一切恐怕只有吴浩能解释清楚了吧! 只说对了一半 “吴浩,一定是你和李天华一起抢劫了那对失踪的情侣,然后因为分赃不均或者怕李天华以后被警察抓到,所以你先下手为强把他杀了,对不对?但是那男孩的尸体哪去了,你为什么不把他们埋在更深些的地方?而之所以杀死李静,完全是因为你做贼心虚,看到那对情侣埋下的戒指,让你想起了在那之前你所犯下的罪行。但李静误会了你的意思,根本没有把戒指交还给你,所以你才假扮那对情侣的冤魂吓唬她,最后杀了她。”王虎说出了自己最后的推断。 孙露听完了这一切,她整个人都惊呆了,原来事情背后还有如此的真相。她不敢相信,一个神经不太正常的人竟然会有如此缜密的思维,瞒过了所有人的眼睛。难道吴浩是装的吗?孙露又一次看了吴浩的眼睛。不对!吴浩的眼神依然是如此浑浊,这并不是正常人所该有的眼神。但到底是什么能让一个如此聪明的人吓成这样呢?难道还有他没说出来的原因吗? 吴浩终于开口了:“王虎,你真的很厉害,但你只说对了事情的一半。没错,李静是我杀的,但是我已经提示过她了,她还是无动于衷,我不得不这样做。因为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存在,那对情侣的冤魂真的存在。” “你瞎扯,你在为自己的罪行找借口。”孙露大声地反驳道。 “我没有。”吴浩摇了摇头,他的语气是如此地镇定,“还有,李天华不是我杀的,尸体也并不是我埋的,当我到那里的时候,尸体已经在那儿了。” “什么?那怎么可能!” “呵呵,我是说真的。”吴浩微微地笑着,“杀一个也是杀,杀两个也是杀,到了现在我为什么还要说谎呢?” “王虎,你说的没错,在三年前,我和李天华的确犯了抢劫罪,但是我那时真的没想杀人,只是想打劫。我那时不知道李天华有人命案在身,抢劫成功后他竟然杀了那女孩。当时我和他起了争执,不料给了那男孩机会逃走,李天华追了上去。当时我只有一个念头,就是逃走。回到了寝室,我立刻躺在了床上,抱着一颗忐忑的心等待着李天华的电话。我想知道他到底抓到那个男生没有。如果抓不到,我们一定会被绳之于法。” “晚上十二点,我终于接到了李天华的电话,他的话让我稍稍松了口气:那个男孩跌下悬崖死了。但是他接下来的话,却让我不寒而栗。他竟然说他迷路了!而且他还觉得他的身后始终有一个人在跟着他,而且很像那个女孩!” “那片树林我再熟悉不过了,进入树林只有一条小路,并不复杂,他之前来过好几次,怎么会迷路?” “我连忙起床去接他,但是,却怎么也找不到他了。当我再给他打电话的时候,铃声竟然在我身边不远处响了起来。我走近一看,他已经死了,和被他亲手杀死的女孩躺在一起!” “但一切并未结束,我怕人发现,所以把他们的尸体移到了森林深处。可是等到第二天我再去确认的时候,那两具尸体竟然又出现在了第一天他们呆着的位置!我惊呆了,我立刻又把它们移走,但是,第二天它们又回来了。一连数天我都重复地做着这件事。但无论多远,他们的尸体还是会回来,就像他们自己会行动一样!” 听到这里,吴浩的冷汗在不停地流着,似乎他又回到了那一刻。而不仅是他,就连孙露和王虎也开始发起抖来。 的确,吴浩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再说谎的必要了,但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魂的存在吗? 就在这时,王虎的眼睛突然睁得大大的,吴浩有所警觉,但他慢慢发现王虎看的并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身后。 一双冰冷白色的手臂慢慢伸向了吴浩的脖子,吴浩顿时觉得浑身发凉。 一个阴冷而恐怖的声音出现在吴浩的耳边。 “放手吧,把它还给我!放手吧,那是我的东西!” 吴浩的手颤抖起来,手里的刀再也拿不稳了。他一把推开孙露,没命地向王虎这边跑去,嘴里还大声地喊着:“不在我这里,不在我这里!” 最后的诠释 四个人回到寝室,刘佳终于松了一口气。她是鼓足了勇气才上演那一幕的,如果再晚一点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吴浩的尸体被警察找到了,他的身边还有另外一具骨骼,经过检验,那是三年前失踪那对情侣中的男孩。而吴浩和那男孩尸体摆放的方式竟然和女孩与李天华死时摆放的方式相同。 是巧合吗? 还是在冥冥之中…… 戒指被王虎交给了警方,那是那天晚上露营时他捡到的。杀害李静的真凶也找到了,但依然还有一个谜团没有解开,那就是为什么那两具尸体在白天时找不到,只有在夜里才会出现? “你们听过一个这样的故事吗?”这次轮到王虎讲故事了: 从前,有两个人一起爬山,结果遇到了暴风雪,他们被困在一个山洞里一连数日。后来食物不够了,其中一个杀了另外一个,并把尸体扔到了洞外。结果第二天早上醒来时,那具尸体竟然出现在自己的身边。杀人者害怕了,再一次扔了尸体,但过了一天,尸体仍旧出现在洞里。 原来这个杀人者并不是穷凶极恶,他的良心感到不安。夜里熟睡时,在潜意识的引导下,他自己把尸体搬了回来。 “你是说其实是吴浩在夜里出去自己把尸体搬回原处的?”刘佳惊讶地问道。 “不,我也不敢肯定,我只是把这个故事说出来,觉得他们有相似之处罢了。”王虎最后解释道。 不管怎样,一切都结束了。 尾声 两年后,四个人顺利毕业了,他们再也没有遇到过这类诡异的事件。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在他们走后校园里又开始流行起了另一个传说: 在这所学校后面的山上有一块露营地被称为情侣墓地。在那儿曾经失踪过一对情侣。到了晚上,如果你把想要送人的礼物埋在那里,等第二天晚上去挖的话,你一定要看仔细那是不是你的东西。如果不是的话,你千万不要拿,因为那就是那对冤魂的物品。而如果你要是拿了,他们就会在午夜来找你,在你的耳边不停地说着:“放手吧,放手吧!” 如果你在此时仍旧不把东西还给他们,那么,你只有死路一条!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分手游戏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5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