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条游戏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7:59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6400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6分钟
简介:背后的纸条 李龙,你今天想吃红烧肉啊?韩林捅了捅坐在他前面的李龙,这样问道。 红烧肉?你怎么知道? 李龙瞪大了眼睛,这个表情代表了他的心中充……

背后的纸条 “李龙,你今天想吃红烧肉啊?”韩林捅了捅坐在他前面的李龙,这样问道。 “红烧肉?你怎么知道?” 李龙瞪大了眼睛,这个表情代表了他的心中充满了惊讶,因为他早上确实琢磨过让自家老娘做顿红烧肉吃。 可是这件事韩林是怎么知道的?他确定自己在上课的时候没有睡觉,不可能说梦话透露这件事,而他又绝对不是那种有事没事把自己心中所想念叨出来的人,按理说别人不可能知道他心里想的事情。 “你啊,以后别把自己想吃的东西写在纸条上,还贴在了自己后背上,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一样,太傻了。”韩林说着,又伸手从李龙背后撕下一张纸条,递给了他。 李龙接过来一看,那张纸条上确实用黑色笔写着“我想吃红烧肉”几个字,只不过那字歪歪扭扭,看着不像是一个高中生的笔迹,更不会是自己的。 “真无聊。”他嘟囔着,把纸条揉成一团,塞进书桌里。 “你以后别开这种玩笑,太无聊了。”他对韩林说。 “切,我看到你后背上贴了一张纸条,好心帮你拿下来,你还冤枉我!” “扯淡,我从早晨上自习开始,就没有离开过座位,这都快过去两节课了,你说我背后的纸条是谁贴的?” “哥们儿,咱俩认识也有两年了吧,我是那种开了玩笑还不承认的人吗?” 韩林虽然有时喜欢开玩笑,不过笑过之后都会主动承认,确实不是那种整蛊之后还死不认账的人。 然而,当他决定不理这件事,坐正了身子继续听课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前面的大吉后背上也贴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诗诗今天穿的裙子真漂亮啊! 他突然觉得很不对劲儿,姑且不说那纸条上写的内容,那纸条是什么时候贴上去的?在韩林捅自己之前,他确定大吉背后什么都没有,而那纸条被贴在衣领下方,绝对不是他自己贴上去的! 李龙的目光又看向了左前方,老高正伸手去扯他前排阿光背后的一张纸条。而在他右边,老赵的手也伸向了他前面的秃子…… 为什么班里有这么多人背后被人贴上了纸条,大规模恶作剧吗?还是闪客行为? 不,显然都不是,因为这里是高二8班的教室,不是在大街上。 李龙觉得有点毛骨悚然,连忙搓了两下胳膊,让自己暖和起来。 厕所里的纸条 这已经不是一个偶然事件,而变成了普遍事件。 从那一天开始,高二8班的所有人背后都会出现一张写着东西的纸条。而那些东西,无一不是他们心中所想的事情,无一不是根本没有对任何人说过的事情。从中午想吃什么,一直到谁想在今天放学时偷偷跟着自己喜欢的某个女生……什么都有。整个高二8班根本没有任何隐私可言,因为无论他们想什么事,都有可能以背后贴纸条的方式被曝出来。 但奇怪的是,似乎所有老师都对此毫不知情,依然是该上课的上课,该留作业的留作业,和平时一模一样。 班里的气氛压抑极了,谁都不愿意和别人多说话,还都时不时往自己后背摸一下,生怕发现一张写着见不得人的秘密的纸条出现在自己背后。 李龙决定去找自己的班主任龅牙郑,至少老师一定比学生更有办法。 龅牙郑静静地听完他的话,只是告诉他不要多想,高考的压力是挺大,但不至于大到让他承受不了的地步,而且现在他们才高二,还是可以通过努力继续提升的。 李龙差点气炸了肺,原来龅牙郑把他当做精神病患者了,以为他是压力太大了才产生了这种幻觉。 龅牙郑看着他咬牙切齿的表情,很无辜地耸了耸肩,转身去自己的抽屉里拿什么东西。 然而,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李龙突然看到龅牙郑的背后也贴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你死定了。 难道这是龅牙郑的心里话吗?这件事竟然是自己的班主任在作祟吗? 李龙顿时觉得害怕起来,仿佛办公室里所有的老师都在盯着他,而当他转头望去的时候,所有老师却又都在干着自己的事情,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一样。 他对龅牙郑结结巴巴地说了几句话,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嘴在说什么,就连忙退出了办公室。 他攥了一下拳头,发现自己的手冰凉冰凉的,而且腿似乎也有点发软,恐怕连教室都回不去了。于是他连忙迈进空无一人的厕所里,顺手关上门,打开水龙头浇浇头,企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确实很有效,他的腿不那么抖了,也渐渐有了力气,至少不可能突然瘫倒在地。 可是,当他抬起头看着正前方镜子的时候,却发现镜子上贴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你为什么要说出去?! 这到底是谁贴的,厕所里明明一个人都没有。 李龙一把扯下那张纸条,撕成了碎片,打算扔进垃圾桶里。 可是,垃圾桶的盖子上竟然也贴了一张纸条:说出去的人都要死! 一股莫名的恐惧感从李龙心中升起,他竟然不敢向那垃圾桶再走半步,生怕自己只要一掀开垃圾桶的盖子,里面就会蹿出一个恶鬼一样。 他连忙伸手去拉厕所门,想赶快离开这个没有人的地方,可是,就连厕所门上都贴着一张纸条:你是逃不掉的! 他强迫自己不去看那纸条,只是用力地想要拉开厕所门,但是,那门仿佛是被焊死在门框上一样,根本拉不开。 就在他打算再试一次的时候,厕所门突然“咚”地一声巨响,好像是一个力大无比的东西在撞门! 他慢慢向后退去,眼睛死死盯住门,只见那门在不停地颤抖,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外面不停地拉拽着一般。 “不能再呆下去了,再待在厕所里,不知道会碰到什么!”李龙这样想着,慢慢向窗户挪去。 二年级都是在二楼,从窗户里跳下去虽然会摔伤,但是不至于摔死。 他用眼睛的余光瞟着门口,慢慢伸手去拉窗户,却看到连窗台上都贴着不知道写了什么的纸条——整个厕所仿佛已经被纸条占领了,前一秒还没有纸条的地方下一秒就会被贴上。 “咚!” 门外的那东西又用力撞了一下,这一下连天花板都“簌簌”地掉下灰尘来。如果再来这么一下的话,恐怕连门都会被撞碎了…… 他强忍着心中的恐惧,用力拉着窗户,却发现就算用上全身的力气,也根本拉不开。 “咚!” 门外的东西又撞了厕所门一下,声音大得简直让李龙的心都跟着颤了起来! 他回头望了一眼,想要确认一下那东西是否还被挡在门外,却发现目光所及之处都是纸条,不光是厕所门,就连墙壁上贴的都是白花花的纸条,煞是疹人。而那纸条上似乎都只写着三个字:杀了你! 李龙的脑海里突然响起一阵异常刺耳的笑声,那声音简直就不是能从人嘴里发出来的,只是让他本能地觉得那是在笑,在笑他已经逃不掉了。 他只觉得自己已经动不了了,别说拉开窗户,就连握紧窗户把手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任由自己瘫坐在冰冷的地面上。 “砰!”厕所门被撞开了。 李龙眼前一阵模糊,依稀看到一片黑影扑到自己面前…… “喂,李龙,你没事吧?”一个声音关切地问道。 李龙勉强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倒在了龅牙郑的怀里。 “你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把自己关在厕所里干什么?多亏我留了个心眼儿,觉得你不太对劲,跟过来看看,你倒好,还拿椅子把门给顶上了。怎么的,你还想自杀啊?” “椅子?自杀?” 李龙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晕,但还是有起码的记忆力和思考能力,知道厕所里根本没有椅子。 可是,现在厕所门口确实倒着一把椅子,而墙上门上的那些纸条,不知在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 心中的纸条 李龙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到底是龅牙郑想要杀他未遂所以装作是来救他,还是他真的在无意中救了自己昵?不过他可以肯定的是,这件事绝对不是能用常识解释得了的。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想把这件事告诉老师的做法触怒了那个东西,从他走出厕所的那一刻起,就发现自己同学背后的纸条上写得内容变了,从无关紧要的小事儿,变成各种心底里最阴暗的想法。 有在琢磨着怎么抢别人手机的,有在琢磨怎么离间一对儿好朋友的,甚至还有想要千掉老师的…… 李龙不知道这些事情是真是假,不过每一个被别人发现纸条的人脸色都很不好,一副忐忑不安的样子,恐怕不是空穴来风。 班里已经有人开始请假了,大概是不想内心深处最阴暗的秘密被别人知道吧,而还坚持来学校的人也都是一副“请勿接近”的表情。 李龙脑子里总会响起那难听的笑声,仿佛那东西还呆在他身边,在向他不停地笑,每笑一次他就距离死亡近了一点。 终于,有人在身后的纸条被别人看到之后,对那人大打出手了:秃子想要抢老赵的女朋友,但是却被老赵看到了他背后的纸条,于是老赵就狠狠地踹了他一脚,秃子立刻扑了过去,两人滚作一团…… 这样的事情还在继续发生,因为纸条揭示出心里的阴暗想法而导致的血案正在不断增加,而且他们似乎一点同学之间的情面都不讲,招招对准自己同学的要害,断上几根骨头已经算是轻了。 他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下手会这么狠,就连那些平时好好先生一样的人也突然变得阴险毒辣起来。 “马猴子,你说,这些纸条到底是谁贴上去的呢?”李龙问自己的同桌马原道。 “谁知道,不过呢……”马原放下了手中的笔,“你不觉得这件事很好玩吗?” “好玩?” “是啊,能够知道别人心中所想的事情,而且还是别人千方百计隐瞒的事情,多好玩啊!” “你这是什么想法啊,你没看到咱班都变成什么样了,同学之间都不敢说话,甚至连往别人那边看一眼都得小心翼翼的,你觉得这很好玩吗?” “你知道吗?李龙,我最近看了很多书,觉得人类是一种非常有意思的东西。他们和任何生物都完全不同,是一个习惯于隐藏自己想法的种族。彼此之间互相隐瞒,而且?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浅I朴诒撑?mdash;—所以,我觉得现在的情况很好玩。我竟然可以看到班里所有人内心的想法,而且还能看到他们在自己的内心世界已经暴露的情况下是什么样的反应。到底是大打出手呢,还是不顾自己的安危去帮助别人呢?” “你小子疯了吧?你就不怕你背后突然出现一张写着你自己想法的纸条,然后让别人臭揍你一顿?” “哈哈哈,对于我来说,这仅仅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游戏,我既是这场游戏的参与者,也是这场游戏的观察者。所以这些人,又怎么可能伤害到我呢?” “疯了,你真是疯了!”李龙喃喃着说道。 幻觉的纸条 班里的诡异气氛还在继续着,而且大有愈演愈厉的劲头。 有一天,韩林在李龙背后又发现了一张纸条。 那张纸条上写的东西依然很简单:我要杀了宋春辉。 李龙看着这张纸条,突然回忆起宋春辉这个从小学开始就是自己同学的家伙的所作所为来: 宋春辉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坏孩子,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敲诈李龙那本来就不多的零用钱,初中开始和一群小混混鬼混,时不时就以殴打他人为乐。而到了高中之后,几乎已经不来上学了,偶尔来一次就搅得学校里鸡飞狗跳,他四处骚扰漂亮女同学,让学校颇为头疼。 李龙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异样的感觉,觉得这样的人简直没有存在于这个社会的价值,而且他从小到大至少打了自己上百次,甚至还在他眼角上留下一块不大不小的疤。 他越想就越觉得他碍眼,越想就觉得自己应该去干掉自己人生中的这块阴影,如若不然,人们简直会嘲笑他一辈子。 李龙的脸逐渐阴沉了下来,那阴郁的表情吓得韩林什么都没敢说,继续埋头学习了。 这仿佛是上天安排好的一般,当天放学的时候,李龙就看见宋春辉和几个小混混蹲在校门口抽烟,也不知道是在等着谁放学。 李龙立刻跑到小卖部去,买了一把水果刀,心里不住地盘算着要怎么捅死他。 天渐渐黑了,宋春辉身边的那几个小混混也一个个离开了校门口,只剩下他孤身一人,蹲在那里吸烟。李龙紧紧地攥着水果刀在暗处注视着他。 宋春辉把最后一口烟吸进肚子里,把烟蒂扔到地上踩灭,站起身来,向着另外一边的围墙走去。 李龙跟在他的后面,跟着他翻过了围墙,慢慢向教学楼走去。 天已经完全黑了,操场上一片漆黑,如果不是天上的月牙洒下一点昏暗的光亮,根本就是伸手不见五指。 李龙不敢跟得太靠前,虽然自己手中有刀,但是却没有可以杀掉他的信心,只能跟在他身后很远的地方,打算找机会猛地捅他一下子。 宋春辉越走越远,留给李龙的身影越来越模糊。李龙不由得加快了行走的速度,一点点靠了过去。 他远远地看着宋春辉走到教学楼门口,在门口摆弄了一会,推门走进了教学楼。 他连忙跟了过去,如果不跟紧点儿的话,宋春辉就不知道跑到哪层去了。 就在他伸手去拉门的时候,冰凉的铁把手突然让他清醒了过来:天啊,我到底是在干什么啊?他只不过是一个经常欺负我的混蛋而已,我竟然想要杀了他! 一股冷汗从他身上冒了出来,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跟中了邪一样想要去杀人,而且这种念头竟然是自己在看了那张纸条之后产生的,在这之前他甚至连想都没想过自己到底是怎么看待宋春辉这个人的。这样说来的话,那纸条肯定是有一种奇怪的力量,可以让人不由自主地按照那上面写的想法去做,而不仅仅只是反映出入们心中所想的事情——这种改变是因为自己想要把这件事告诉老师才产生的吗? 李龙咽了一口口水,觉得这事儿实在是太诡异了,看来自己也不能来上学了,不然真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呢。而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离开这里。 他觉得自己的胳膊有点僵硬,就随便挥舞了一下手臂,没想到却听见旁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喂,你抽什么风呢?睡觉就好好睡,拿着铅笔比比划划的千什么呢?” 李龙扭头一看,哪里有什么宋舂辉,哪里有什么水果刀,哪里是在教学楼门口,自己这不是正靠在座位上打盹呢吗?而刚才说话的,正是他的同桌马原。 “马猴子你可吓死我了,我正好做噩梦呢。”李龙解释道。 “我看你也是在做噩梦,一边梦一边拿铅笔比比划划的,差点没捅着我。”马原抱怨着, 李龙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铅笔,苦笑了一下,原来自己是做了一个可怕的梦啊。 “这是第几节课了?”李龙低声问。 “第几节?这都晚自习了,一会就该放学了。” 李龙向窗外看了一眼,发现外面确实黑漆漆一片,刚想说点什么,就听见马原这样说道:“对了,你今天还没签到吧?赶紧去前面签了吧,不然龅牙郑又该骂你了。” “啊,对,我都忘了。”说着,李龙就攥着铅笔走上了讲台。 那点名册并没有放在讲台桌上,反倒是挂在了黑板旁边的墙上。李龙用铅笔点着点名册,寻找着自己的名字。 突然,他脑子里蹿出一个想法来:班里什么时候让学生自己签到了? 他的脑子里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那声音似乎是在诱惑他:“快啊,快把你的名字写上去啊……” 李龙突然觉得很不对劲儿,意识到恐怕刚才自己不是在做梦,反倒是现在是在做梦。 他突然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推了他一把,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墙壁扑去,而手中的铅笔则无法阻挡地捅向了那本点名册。 面前的墙壁突然消失了,出现在他面前的竟然是宋春辉那张充满了恐惧的脸,也不知道他到底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是他吗? 李龙拼命把手甩向一边,因为他知道,自己手里拿的肯定不是铅笔,而是一把水果刀。 秃子的纸条 李龙很庆幸自己及时反应过来了,不然的话那一刀肯定就捅上去了。他至今也不知道,当时到底是谁让他看到了那种恍如在班级里一样的幻觉,更不知道到底是谁在后面推了他一下。而最诡异的是,宋春辉竟然硬生生地晕了过去,怎么叫都叫不醒,他只好把他拖到教室里,自己赶紧跑回家了。不然的话,说不定自己还会陷入奇怪的幻觉里,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幸好,他跑回家这件事并非是幻觉,因为他第二天早上发现自己确实是躺在自己的床上,而他爸妈也证实了他昨天晚上确实大概九点钟时就到家了,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但是,他依然非常介意一件事,那就是为什么他在幻觉中看到的人是自己的同桌马原呢? 班里第一个发现纸条的人是韩林,然后他自己也发现了周围的人都在撕纸条或者看纸条,但为什么他对自己旁边的这个人一点印象都没有呢?为什么马原没有看他附近的什么人的纸条,或者对贴在李龙背后的纸条发表什么看法呢? 他能确定马原确实是自己的同桌,但为什么却很少有关于他的记忆呢?还有之前他俩的那次闲聊,马原说了很多奇怪的话,那简直就像一个游戏开发者向玩家介绍他这款游戏的创意一样。 真是越想越可疑啊,这马原简直就像是为了看班里的这些奇怪事儿,才突然出现在这个班级里一样。 他决定要调查一下这件事,尤其是马原和这件事的关系。 李龙打着看望同学的旗号,见到了正在医院养伤的秃子,他平时不怎么喜欢说话,但和李龙的关系还算不错。 这家伙和老赵狠狠地打了一架,断了三根肋骨,这伤说轻不轻说重不重的,虽然不能去上学,但和别人到医院院子里晒晒太阳还是可以的。 “秃子,你跟我说实话,你真的暗恋老赵他女朋友吗?”李龙问道。 “怎么可能,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喜欢丰满的,他女朋友那种苗条的压根就不是我的菜。”秃子苦笑着回答。 “那你俩怎么会打起来?” “他把那纸条给我看了,然后我就跟中了邪一样,突然觉得我这辈子非他女朋友不娶了。然后马猴子还在一旁跟我说怕他做什么,喜欢他女朋友抢过来就是了,之后老赵一脚踹过来,我俩就打起来了呗。” 李龙挠挠后脑勺,秃子果然也是被马猴子怂恿的,而且比怂恿自己更加直接。只是不知道老赵那边是怎样的情况。 于是他又跑到另外一家医院,见到了轻微脑震荡的老赵。 没想到老赵的说法和秃子差不多,也是说自己见到了那张纸条之后,突然就控制不住情绪了,然后马猴子又在旁边说“今天他能暗恋,明天就能去挖墙脚”什么的,他就立刻怒火中烧,踹了秃子一脚。 李龙突然觉得脊背有点发凉,他甚至能感觉出一股冷汗正不断地从后背渗出来,因为他想到了一个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问题:老赵说,马原在老赵看到那张纸条之后立刻怂恿他去打秃子,然后老赵立刻就动手了:但秃子说的是,老赵先给他看了那张纸条,然后马原又怂恿他去抢老赵的女朋友,之后两个人才动的手——这两个人对事件的叙述,竟然有着这么微妙的差别! 是秃子和老赵中有一个人在撒谎吗? 不,恐怕是两个人和自己一样,都陷入了某种幻觉当中,而正是这幻觉,让这两个人不顾死活地打了起来。 这两个人中至少有一个人出现了幻觉,或者两个人都出现了幻觉,而他们之间的共同点,则是都在幻觉中看到了马原。 看来,这其中的突破点,还是他的同桌马原啊! 幻觉的纸条 下午,李龙回到了学校,像没事人一样正常上课,观察着坐在他旁边的可疑分子。 马原似乎对一切毫不知情,一直在专心听课,专心做题,偶尔伸一个无伤大雅的懒腰。 终于,李龙忍不住了,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结束这一切?” “什么?” “结束这场因为纸条引发的惨剧。” “你到底在说什么?”马原放下了手中的笔,一脸惊讶地看着他。 “不用再装傻了,我已经什么都知道了!” “那是不可能的。”马原露出了鄙视的笑容,“你大概是猜出了什么吧?但你是不可能什么都知道的,我的这场游戏远远超出了你的理解范围。” “游戏?你管这叫游戏?老赵和秃子莫名其妙地打了一架,我差点把宋春辉捅死,你管这叫游戏?” “是啊,这是游戏,一场我随时都可以结束的游戏。” “但是我们不是你游戏中的NPC!” “你喊什么啊,不知道现在在上课吗?”龅牙郑突然喊道。 “可是马原他……” 李龙下意识地向自己旁边看了一眼,却发现自己旁边的位置上根本没有坐人,自己的东西摆得满桌子都是,哪里还有马原的踪影? “我不管你在哪部小说里看到马原这个名字的,但你居然在上课的时候大喊大叫,跟我来办公室!”龅牙郑吼道。 李龙顺从地离开座位,向龅牙郑走去,却突然意识到如果现在是在上课的话,为什么整个教室里空荡荡的,只有他和龅牙郑两个人? 龅牙郑像是根本没注意到教室里的异常,扭头就向门口走去。 李龙停下了脚步,警惕地看着四周,他已经意识到这其实只是幻觉而己,就跟他袭击宋春辉那次碰到的一样。 龅牙郑也停下了脚步,说道:“怎么,你还不跟过来吗?那么,我就带你过来好了。” 说完,他竟然用双手抱住了头,硬生生地将头完全拧到了后面,极为狰狞地用马原的声音说道:“你是逃不掉的!” “啊!” 李龙吓得一声尖叫,引得周围人纷纷侧目。 他发现自己原来是在公共汽车上,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睡着了,还做了一个极为可怕的噩梦,竟然吓得喊了出来。 汽车缓缓地离开了车站,司机也关上了车内的灯光,整个车厢里一片黑暗。 李龙看着窗外的灯光,回忆着自己刚才所做的噩梦——他已经记不得那梦是什么了,只知道很吓人,吓得他一身冷汗,到现在还有点哆嗦。 司机把车开得很稳,也很快,就好像整条公路上只有这一辆车而已。 “只有这一辆车吗?” 李龙突然有种非常奇怪的感觉,好像这车并没有走平时的路线,而是跑到了一个相当偏僻的地方。 “师傅,能停一下吗?我要下车!”他喊道。 司机没有出声。 “师傅,师傅!” 李龙走到车厢前面,想要和司机好好说说,让他停车。 可是当他走到司机旁边的时候,才发现那里哪有什么司机,只有一个握着方向盘的纸人而已! 那纸人惨白惨白的,把自己那扁平的身体贴在座位上,竟然还能熟练地转动方向盘。 李龙后退一步,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就在这时,那纸人竟然扭过头来,发出一阵刺耳的笑声:“你不是要下车吗?” 李龙分明看到在那纸人的头部,竟然被掏出了两个眼睛一样的窟窿,而那窟窿里,竟然还向外流着一种红色液体…… 李龙一声惨叫,掀翻了眼前的东西。 “你这孩子,真是的,不爱吃青椒就不吃呗,这是干吗?” 他妈妈很生气地说着,拿过抹布,收拾起被他扣在桌子上的青椒炒肉,又去把这堆垃圾扔进厨房里面的垃圾桶里。 “妈,我刚才是不是睡着了?”他问道。 “没有啊,不是一直吃饭来着嘛,你还给我讲你们班级里的事情来着——贴纸条的怪事。” “贴纸条?啊,对,班级里所有人的背后都被贴上了写着他们内心想法的纸条,没有人知道是谁干的。”李龙望着他妈妈的背影说道。 “那怎么可能,纸条又不会突然出现在别人背后,肯定是有人贴上去的。” “真的,没有人贴上去,就是突然出现的。” “你这孩子,我都告诉你那是有人贴上去的了,比如说……我啊!” 李龙的妈妈突然转过头来,直愣愣地盯着李龙。但是,在本应该是她的脸的位置,却什么都没有,只有黑洞洞的一片虚无。 “你看,我就是这样把纸条贴上去的哦!” 他“妈妈”这样说道,突然,从那黑洞洞的“脸”中喷出大团大团的白色东西,那竟然是无数纠缠在一起的纸条,如同汹涌的洪流一般瞬间占据了这狭小的空间。 李龙只觉得自己被无数纸条紧紧缠住,几乎连气都喘不过来。 “你不是想搞明白这一切吗?你不是想把所有人都救出来吗?”“妈妈”阴阳怪气地笑着说,“如何,假如我就这么闷死你的话,你还能救谁昵?” “我可能谁都救不了,但是……”李龙突然张大了嘴,任由纸条向自己的喉咙里涌去,“我绝对不想让你为所欲为!” 他竟然用力地咬在了纸条上,仿佛要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把嘴里的纸条皎断一样。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东西。”李龙含糊不清地说道,“但是,人类就是人类,不是你能随意玩弄的!你不是想知道人类在暴露自己隐私之后会有什么反应吗?我告诉你,我们可能会害怕,可能会拼命保护自己,但是,我们也会反击!” 那极为难听的笑声又响了起来,直接刺激着李龙的神经,同时那些纸条把他的身体越捆越紧,竟然如同无数条绳索一样把他紧紧缠住。 “那么,我就这么弄死你如何?”马原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弄死我?你开什么玩笑,我早就看穿了,其实你根本连拔掉我一根头发都办不到,你所能做的,只有用这种幻觉吓唬我而已——不,不如说,你本身就是所有人眼中的幻觉而已,仅仅在和纸条产生关联时才会产生的幻觉!” 李龙突然不再害怕了,用力挣扎起来,大喊道:“你的游戏已经结束了,我要把你的真面目告诉所有人,让你无法在这个世界生存!” 那些纸条竟然如同一个人一样颤抖了起来,随后又如同潮水一般向后退去,竟然全部消失了。 终结的纸条 一片刺眼的阳光照在了李龙脸上,他睁开了眼睛。 他发现自己正好好地睡在床上,外面的麻雀如同往日一般叽叽喳喳地叫着。 他蹑手蹑脚地下了床,轻轻打开房门,看着妈妈正在厨房里做早饭的背影,不由得一阵震颤——刚才的噩梦还历历在目,如果他妈妈转身之后脸上真的是一片虚无,那该怎么办?难道自己永远都要活在这个噩梦里了吗? 当他妈妈转过头来催他去洗脸的时候,他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他看到的是和平常一样的妈妈。 而当他来到学校之后,才发现似乎除了自己之外,再也没有人记得那个外号叫马猴子的男生,大家都坚持说他一直就是独自坐在这张桌子后面,没有同桌——看起来他的猜测是对的,只有和那些诡异的纸条产生关系的时候,大家才会见到这个被叫做马猴子的男生。而平时,他则不会存在于任何人的记忆当中,除了自己之外。 而班里的人越来越多,大家都在和周围的人说笑着,丝毫没有提防和怀疑,李龙这才相信,这场令人胆寒的纸条游戏终于结束了。 他从来都没有这样放松过,就连平时最讨厌的化学课也突然变得有趣起来。 “今天晚上吃什么呢?让老妈炖条大鲤鱼好了,庆祝一下。”他兴致满满地想。 就在这时,他裤兜里的手机突然震了一下,有人给他发了一条短信。 “估计是老妈问我想吃什么了,嘿嘿,大鲤鱼!” 可是,当他打开了短信之后,一股让他战栗的感觉顺头而下,他差点把手机扔到地上,因为他看到了一条他最不想看到的短信:你知道吗,李龙今天想吃炖鲤鱼哦! 李龙看着班里的同学纷纷掏出手机的样子,终于明白纸条游戏虽然结束了,但这一切可能仅仅是个开始……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纸条游戏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5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