忌事本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8:00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521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简介:上网禁忌 许世尚是个狂热的恐怖故事迷恋者,他将自己的QQ空间装扮成一个恐怖故事乐园,并四处宣传,盛情邀请读者来此与他一同享受最惊心动魄的恐怖……

上网禁忌 许世尚是个狂热的恐怖故事迷恋者,他将自己的QQ空间装扮成一个恐怖故事乐园,并四处宣传,盛情邀请读者来此与他一同享受最惊心动魄的恐怖故事。 今晚也不例外,他点进各种贴吧,不停地发着宣传广告。他点进一个链接,灰色的画面看上去就像通往幽冥的路,上面只有一句简单的话:上网禁忌之一——不要泄露个人信息。 许世尚心想,遇上同道中人了,立即在日记的下面发表回复,留下自己的QQ号码。并热情洋溢地邀请对方务必来自己空间踩踩,共同体验那种恐怖惊怵所带来的快感。 许世尚弄完了,伸个懒腰,发觉肚子有些饿,于是起来便往外走,打算到学校里的小卖部吃个泡面。来到教学楼与小卖部之间的转角处,由于灯光比较暗淡,他不小心绊了一跤。揉揉眼睛一看,绊倒他的竟像是一个人。 那人的姿势奇怪极了,背对着他,蹲在墙角,长长的头发盖住了整个背部。头与墙之间的距离很近,远远看上,真像在与墙接吻呢。 这画面真TM的诡异! 许世尚打了个冷战,本应掉头就走的他,却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朝前走近了几步,待他看清楚了眼前的景象时,吓得低哼一声拔腿跑掉了。 那个人竟然真的在亲吻墙壁! 许世尚一口气跑进小卖部了,小卖部的阿姨还笑他跑得这么急,难道被女色鬼追了? “阿姨,最近我们学校跑进疯子了吗?”许世尚边掏钱买泡面边好奇地问。 “是呀。”阿姨敲了许世尚一记,“可不就是你这个疯子嘛,每次都等我想关门的时候才跑来买泡面!” 许世尚三下五除二消灭掉了一碗泡面,又开始往宿舍跑。快到那转弯角的时候,他的脚步像是被什么东西扯着一般,又鬼使神差地走上去,那个疯子竟然还在。 昏暗的路灯下,只见一头及腰长发不停地晃动着,犹如黑夜里的魔鬼。 许世尚胸口堵着一口气,腿不由自主地哆嗦着,心里却有个强烈的愿望,他想看看长发笼罩之下的那张脸。 他想发出个声音引起她注意,喉咙里却卡着一口唾沫,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这时,对方的身子蓦然动了起来,长发如扫帚一般往一边甩去,一张扭曲的脸在许世尚的眼里一闪而过,仅仅一眼,足以让他做足一个星期的噩梦。 这次,他再也没有留恋,转身没命地朝宿舍跑去。慌里慌张地撞开门,又跌跌撞撞地冲进卫生间,将自己的脸埋在水里好一会儿,才拾起头。 蓦地,镜子里黑影一闪,他的身后似乎还有一个人,他条件反射似的扭头一看,却什么也没有。可是再往镜子里看时,他分明看见自己的身体分裂成两个。 镜子可以折射出许多看不见的东西,许世尚心里滑过一丝寒意,逃出了卫生间,钻进被窝里,却半点睡意也没有。 他觉得周围的空气骤然变冷,莫名地觉得冥冥中有一双满怀怨念的眼睛正盯着他。 这时,床铺突然剧烈地晃动起来,惊魂乍定的许世尚刚要把头伸出来,就听见一声巨响,上铺的王安竟然从床上摔了下来,头破血流,一动也不动了。 “王安,王安!”宿舍里所有人都惊醒了,围拢过来叫着王安。许世尚伸手去拍拍王安的肩,一阵彻骨的冰冷立即传遍他的全身,伸手到王安鼻下一探,王安气息全无。 王安竟然就这样从床上摔下来死掉了! 虽然王安睡觉偶尔会说梦话,手舞足蹈,动作幅度也很大,但每次在摔下床之前都会被吵醒的同学及时叫醒过来。可是,这一次却来得很迅猛,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王安就摔下来了,而且还摔死了! 男生宿舍瞬间乱成一团,当救护车和警车将王安给弄走的时候,天已经出现了鱼肚白。 宿舍里死了人,大家的心里都很不舒服,各自散去其他宿舍找兄弟在一个铺上挤挤,补补睡眠。 许世尚没地儿去,只好窝在电脑前,在他的QQ恐怖空间里回复留言。当他一打开网站时,页面跳了跳,一下子转到另一个页面去了,竟然是昨夜遇上的“上网禁忌”那里,下面还多出了一段话:就势取之——鬼是不能直接取人命的,但却可以充分利用人的弱点。利用疾病或者平常一些坏习惯便可达到取命的目的,不过,取命的背后往往隐藏着某种巨大的怨念。 他心下一惊,这个帖子说得怎么这么像王安?难道王安的死不是个意外,而是背后有某种怨念? 欧阳美雪 王安死了,他的东西还没来得及清理出去。许世尚开始在他的桌子、床铺里翻翻找找。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要是硬说有,也只在一本书的夹缝里翻出一张照片,那是一个笑容很灿烂的女孩子。 男生的事不是为钱,便是为女人,照此看来,难道王安在感情方面有过什么问题?男生之间聚在一起,谈论得最多的话题往往是女人。可是相处一年多了,王安却从没加入过这种谈话中来。甚至每当谈到女人的问题,他便转身走了。现在想想,当时他貌似很自然地走开,但其中定有隐情。 也许是爱故事的天性,许世尚不放过任何一个挖掘真实故事的机会,他将照片发到网上,对照片中的女孩子进行人肉搜索。 网络的力量就是大,没多久,有人给他提供了一条信息,原来这个女生也是本校的学生,不过,在一年前失踪了。 许世尚的心里涌起一种莫名的情绪,想起什么似的,他撒腿朝小卖部的方向而去。他记得,当时蹲在那里亲吻墙壁的人回望了他一眼,眉目之间与照片上的女孩子有些相似。 或许王安的女朋友其实并不是失踪,只是疯了? 带着一肚子疑问只顾往前冲的许世尚却一头撞倒了一个人,耳边响起一声娇滴滴的惨叫声。 两声对不起同时响起,他抬头对上了一张慌里慌张而又楚楚动人的脸,心头竟好一阵荡漾。 “怎么啦?”他的声音温柔得能掐出水来,那女孩竟然一下子闪到他背后,害怕地指了指前方。那正是他遇见那个疯子的方向! “她对你怎么啦?”许世尚心头也掠过一丝不安,但女孩子却摇了摇头,说只是被吓了一跳,那个疯子并没有对她怎样。然后对许世尚表示感谢,并告诉世尚自己叫胡菲菲,是本校文秘专业的。 “那我送你回去吧!”看见美女,许世尚便忘了正事,胡菲菲腼腆一笑,最后点了点头,转身正要走的时候,胡菲菲“咦”了一声,弯腰捡起一张照片,吃惊地瞪着许世尚问:“你怎么会有小雪的照片的?” 许世尚眼睛一亮,激动地抓住胡菲菲的手说:“你认识她?” “她叫欧阳美雪,是我最好的朋友。”胡菲菲点了点头,给他讲起了欧阳美雪的故事:一年前,欧阳美雪突然告诉她,她的男朋友变心了,爱上了别人,说和她在一起没有共同的语言,两人之间像是隔了一道厚厚的墙。欧阳美雪伤心之下,四处打听,终于打听出她男朋友所喜欢的那个女生。 “有一天,小雪突然告诉我,她打算杀掉那个女生,然后自杀!”胡菲菲说到这儿,情绪有些激动,“自那天以后,小雪就失踪了!” “对了,小雪的照片怎么会在你手上,难道你就是那个负心郎?”胡菲菲的眼神顿时变得凌厉起来,许世尚连忙解释,照片是在舍友王安那里找到的。 难道说小雪的男朋友是王安? 许世尚细想了一下,又觉得这种想法不合理。翻遍了王安所有遗物,就只有小雪的照片,而没有其他女孩的照片,这看上去应该是王安喜欢小雪才对。 但美女当前,这等杂事自然先放下。许世尚一路将胡菲菲送回了宿舍,原来胡菲菲的宿舍就在他对面的女生宿舍,而且与他的宿舍在同一楼层,两个阳台遥相对望。 许世尚依依不舍地告别胡菲菲后,又马不停蹄地跑回宿舍,直奔阳台,他想在阳台上与胡菲菲深情对望,结果遇上刘延东正在晾衣服。 “许世尚,你的样子真像只发情的公猫!”刘延东虽然是无心之说,但却让内心有鬼的许世尚脸上烧起来,刚想退出来,抬头一望刘延东,整个人惊呆了。 失手酿祸 刘延东的身后似乎还有另一个人,那人长发直没腰际,趴在刘延东的身上,一口一口地啃着刘延东的身体。长发缝隙下,似有红色的鲜血从嘴角流出来。 “延东!”许世尚的声音不禁有些发抖。 “怎么啦?不会是因为我而发情的吧?哈哈!”刘延东竟然对这一切毫无知觉,兀自取笑着许世尚。 许世尚甩甩头,用力地揉了揉眼睛,再看,一张血盆大嘴竟然啃上了刘延东的脖子。他仿佛看见刘延东脖子的肉一块一块地被啃掉,最后被啃掉血管,整颗头从脖子处断裂开了。 “不要!”许世尚低吼一声,鬼使神差般冲过去,双手用力向前一推。 幻觉瞬间没有了,刘延东整个人也消失在了他的眼前。但是楼下面却响起了凄厉惊恐的尖叫声,许世尚跑到阳台一看,刘延东倒在一片血泊中,摔成了一个肉饼。 许世尚身体一软,瘫倒在阳台上。在他身体往下一滑的时候,他看见了对面一张模糊的面容,那张脸上竟然带着某种冰冷而戏谑的笑意。只是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不可置信地望着自己的双手,他竟然失手将延东给推下了七楼。 绝望的他傻坐在阳台上,听着楼下喧嚣的人声,又听着楼下的警笛声,只等警察来将他给带走。 意外的是,直到校园内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警察也没有出现在他的面前。 倒是另外两个舍友骂骂咧咧地走了进来,然后将宿舍弄得“砰砰”响,似乎在收拾东西,临走前看见了他,朝他吼:“许世尚,我们出去租房住,再也不回来了,你去不去?这宿舍太TMD邪乎了!” 见许世尚半天没反应,他们“砰”地一声摔门而去。 许世尚这才记起,他本来要去找那个疯子的。倏地站起来,闷头就往外冲。来到教学楼与小卖部的转角处,那个疯子竟然还在。她躲在灯光暗淡处,又被一个高大的垃圾桶挡住了,如果不是知道这里有个“人”,还真不易看出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会发现了这个疯子。 此刻他用力地咽了咽唾沫,一步一步地朝前挪着脚步,手一路哆嗦着伸过去,他心里真想一把抓住那头诡异的长发,硬生生地转过她的脸,仔细看清楚对方的样子,可是他的动作却成了超慢镜头…… “嘻嘻!”对方冷不防地转头回望他,全是白色的眸子折射出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目光。那张脸脏兮兮的,根本就看不出来是不是照片里的人。 “你、你、你是人还是鬼?”许世尚边后退边发着颤问。 “嘘!”疯子突然站起来,手指放到唇边,朝他一步一步地逼近,“我和他只隔着一道墙,别吵,我正在和他说悄悄话!” 只隔着一道墙?许世尚想起胡菲菲的话,难道说,眼前这个疯子真的是王安所抛弃的欧阳美雪? “你是不是欧阳美雪?”许世尚壮着胆子问,见对方只是突然停下来傻掰着手指头,他又轻声地叫了几声,“小雪!” 对方突然抬起头定定地望住许世尚几秒,然后发疯般抓住许世尚的脖子,拼命地摇着他大喊大叫:“王安,你回来了,你回来找我了?快救救我,快救救我,菲菲想要杀我!” 许世尚只感觉脖子快要被这个疯子抓断了,呼吸越来越困难,死亡的恐惧让他生出一股蛮力,一下子甩开这个疯子,然后朝宿舍方向狂奔起来。 没想到那个疯子竟然紧跟在后面穷追不舍,嘴里不停地叫着:“王安,救我,救救我,她要杀我!” 慌不择路中,许世尚重重撞到一棵龙眼树上,顿时失去了知觉……好友相怨 当他醒来时,发现自己在校医室里,感觉头痛欲裂,他伸手摸了摸头部,摸到了厚厚的白纱。 “很疼吧?来喝口水!”胡菲菲走了进来,递给许世尚一杯水。然后她在床前的椅子上坐下来,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没想到,原来学校里跑进来的那个疯子竟然是小雪!” 许世尚想起欧阳美雪的话,“菲菲要杀我!”难道…… 接下来胡菲菲给他讲了整个故事的完整版:原来胡菲菲和欧阳美雪是好朋友,而王安是胡菲菲的男朋友。他们三人经常一起出去玩,渐渐地,欧阳美雪也喜欢上了细心体贴的王安,便想尽办法破坏他们之间的感情。但是不管欧阳美雪怎样心机算尽,王安就是不喜欢她,最后挑明了说:“我和你没有共同语言,我的心和你的心之间隔着一道厚厚的墙!” 没想到欧阳美雪是个很偏执的人,她竟然在胡菲菲的饮料里下药,将菲菲抓到学校外面的旧仓库,在外面请来几个小混混要欺负胡菲菲。幸好被王安发现了,及时赶到的王安打晕了欧阳美雪,将胡菲菲救了出来。没想到的是,当那些小混混去到那儿时,可能是仓库光线暗淡的原因,竟将欧阳美雪给玷污了。欧阳美雪因此得了失心疯。王安也因此心怀愧疚,夜里常常被噩梦困扰大喊大叫,更无法再与胡菲菲安心在一起。但是胡菲菲不想与王安分开,王安迫于无奈,便将同宿舍的刘延东介绍给胡菲菲,因为刘延东早就偷偷暗恋着胡菲菲。 “都怪我害了小雪!”胡菲菲的眼中泪花闪现,“小雪疯了后,整天对着墙壁说话,说王安就在墙的那边!” “现在连王安和延东都死了,我真的无依无靠了!”胡菲菲低首啜泣。许世尚头脑一热,将胡菲菲一把拉进怀里。 顿时,许世尚整个身体如坠冰窑,胡菲菲的身体冷冰冰的,还散发着某种味道,就像…… 许世尚身体一颤,伸手要推开胡菲菲的身体,却怎么也推不开,胡菲菲的身体竟然像粘在他的胸口似的,他只觉得体内热气正极速往外流。 “让我多吸几口阳刚之气吧,这副皮囊就快被阴气侵蚀了!”胡菲菲的声音突然变得虚浮,许世尚刹那间清醒过来,将所有事情串联起来,不由得倒抽了口凉气。 “如果我没有猜错,其实你刚才的故事正好相反!”许世尚双手依然用力地做着推开胡菲菲的动作。 欧阳美雪才是王安的女朋友,而胡菲菲是那个破坏者。胡菲菲要杀欧阳美雪的时候,王安及时赶来了,三人在扭打中,失手将胡菲菲杀死了。欧阳美雪受不了这个刺激得了失心疯,王安也每天被噩梦困扰着。胡菲菲怨念不散,就势害死了王安。 如果他的推理成立的话,那么眼前这个“胡菲菲”就不是人! “没错,只是这个故事还有漏洞,刘延东呢?”胡菲菲幽幽地说,“胡菲菲为什么要害死刘延东?” “那是因为,王安和欧朋美雪为了摆脱你的纠缠,将刘延东介绍给了你。刘延东很喜欢你,整天缠着你,简直帮了王安和欧阳美雪的大忙。你死后对其也有怨念,便借助我的手害死了刘延东。” 许世尚说话间,感觉自己的气息越来越弱,身上的阳气渐渐被胡菲菲身上的阴气所替代。 但是听了许世尚的话,胡菲菲的身体倏地离开了刘世尚的怀里,鼓掌大笑:“不错,不错,果然是恐怖小说的狂热爱好者,编的故事也这么严谨精彩!” 许世尚只觉得身体一热,整个人顿时舒服起来。 编的故事?难道说,王安与欧阳雪的故事还另有隐情?他刚想开口问,胡菲菲却朝他诡异地一笑:“任何事情说得太白了,没有了悬念就吸引不了读者!不明白的地方,你好好琢磨琢磨吧!” 胡菲菲说完,转身朝外面走了出去,消失在许世尚的视线内。 尾声 当许世尚从校医室里走出来的时候,校警正好在极力地要拖走那个疯子欧阳美雪。只见她整个人趴在墙上,嘴不停地在墙上吻来吻去,那样子怪异极了。当校警将她的身体从墙上分开时,她就拼了命地大喊大叫。 “欧阳美雪!”许世尚有些于心不忍地走上去,欧阳美雪转头朝着他傻笑时,他愣住了。 这人根本就不是王安的照片上那个所谓的“欧阳美雪”,也不是他那天晚上见到的那个样子。她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他问了校警,校警说这人不知何时偷偷溜进了学校里面,已经吓着不少学生了。 “是不是还有一个疯子?年轻一点的?”许世尚边问校警边吞着口水。 “就这一个已经够乱的了,你还想有第二个啊?”校警一句话让许世尚彻底蒙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有些失魂落魄地回到宿舍,只剩下他一个人的宿舍显得特别冷。为了驱赶心中的恐怖,他打开了电脑,又条件反射似的点进自己的恐怖空间。 页面闪了闪,然后弹出了另一个页面,是那个“上网禁忌”。这次他看清楚了,这竟然是某个QQ邮件里的记事本页面,不过这个记事本是“忌事本”。 页面背景是一条阴沉沉的冥路,分两行排列着:忌事本、忌录想法、文章、心情。 这次又增加了一篇文章,就是胡菲菲跟他讲的那个故事。不对,如果疯子不是欧阳美雪的话,那么这个“胡菲菲”也极有可能是不存在的。 你到底是谁?他给对方发短消息,手指竞忍不住颤抖起来,眼睛大大地瞪着屏幕。 对方马上回应他了:一个索命鬼罢了! 许世尚大吃一惊,如果对方只是一个索命鬼的话,那么整个故事只是她胡编的?没想到,对方仿佛可以隔着电脑看穿他的想法,发过来一条信息:事情是真的,只是有点小小的不同:当胡菲菲设计害欧阳美雪时,及时赶来的是刘延东。因为刘延东一直深深地暗恋着欧阳美雪,可是胡菲菲怎么可能轻易放过欧阳美雪?便伙同那几个小混混对他们俩使强,在扭打中,刘延东失手杀死了胡菲菲。小混混吓得一哄而散,欧阳美雪因为感激刘延东的深情,强撑着给刘延东出了个主意,学鬼片《凶铃》里的情节,将胡菲菲埋在墙壁里。幸好刘延东曾经休了一年学,跟他老爸到工地当过泥水匠,所以轻而易举地弄好了这一切。 那个疯子则是胡菲菲的母亲,母女连心,再加上思女成病,胡菲菲的母亲得了失心疯,整天对着墙跟女儿说话,还不停地要亲吻女儿。 “但是,欧阳美雪呢,她到底是人还是鬼?”许世尚被弄得晕头转向。 对方告诉他:当应他的邀请来到他身边时,感觉到了他的周围有一股强大的怨念,她顺着这一怨念理清了这些人的恩怨,就占用了欧阳美雪的身体,活动在许世尚周围,完成了这种怨念杀人! 可是为什么要让我成了杀人凶手?许世尚很抓狂很无辜地质问。 你不是想要恐怖故事吗?对方告诉他,这个就是很好的恐怖故事。本来胡菲菲是新鬼,还没这么强大的能量,想报仇也没这么快。她只是在一旁推波助澜,加速了事情的发展罢了。 再说她在“忌事本”里曾提醒过他,上网禁忌第一条便是不泄露个人信息。一旦泄露了,会招来什么东西可就说不准了。 自从你在我的忌事本上留言,我就一直在你身边了。鬼不能直接害死人,但让人产生某种幻觉还是可以的,比如让你开始觉得疯子像欧阳美雪。 不要,求你放过我……许世尚像斗败了的公鸡一样,垂头丧气。他这才知道,当恐怖故事演变成真实时,阅读的快感就会变成痛苦的深渊。 呵呵!只要有怨念在,就会有我索命鬼在!而你,还要跟我一起来享受这些恐怖的快感哦。瞧,我又感受到了一股怨念…… 这段文字刚打出,许世尚就听见对面女生宿舍传来一声惨叫……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忌事本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5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