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元肢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8:03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7720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0分钟
简介:苛刻的条件 你面泛桃花,唇现朱色,看样子今天会有艳遇。烟囱捧着郝亮的脸仔细端详着,如果我没走眼,你的桃花运来了。 一边去,就我这副德行谁会……
苛刻的条件 “你面泛桃花,唇现朱色,看样子今天会有艳遇。”烟囱捧着郝亮的脸仔细端详着,“如果我没走眼,你的桃花运来了。” “一边去,就我这副德行谁会看上我?”郝亮伸手扇走扑面而来的烟味,脑子里却不由地闪出一个靓丽的身影。难道说他和那个拒绝他N次的美女还有戏? 烟囱姓严,年纪不大却嗜烟如命,平时还总爱研究易经、卦象之类不着边际的东西,所以,暗地里朋友们给他起了这么一个绰号。 烟囱的话郝亮并没有放在心上,那小子信口开河是出了名的。记得有一次,烟囱煞有介事地和他说:“只要你出门往西走一定会有财运。”郝亮信以为真,往西直奔到一个大商场门口,在那里,看到了被踩得面目全非的一元钱。他拨开人群直冲过去,可捡起钱来还没来得及高兴,一摸口袋,钱包居然不见了。郝亮欲哭无泪,在那之后,他决定再也不信烟囱的鬼话了。 说归说,放学后,郝亮和那个美女擦肩而过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她叫方语馨,皮肤白皙,脸蛋精致,一身洁白的连衣裙衬托得她仿佛不食人间烟火。 “你有事儿?”方语馨察觉到背后的火辣目光,转过身,冰冷的眼神,冰冷的声音。 “没事儿……我只是……想约你去喝……”郝亮涨红了脸,语无伦次。 “好呀!” 没想到他话还没说完.方语馨就一口答应了,甚至还大大方方地走到郝亮面前,露出一个足以迷死人的微笑:“你是不是还想让我做你女朋友?” 郝亮不敢看那双眼睛,局促地低下头,目光在美女白色裙摆下露出的红色鞋子上游移着。 “说呀,是不是?”方语馨不依不饶,她提高了声音,立刻吸引了周围的目光。 郝亮木然地点点头,霎时有点找不着北了。 “你听着,只要这次大考你能拿第一,我就答应做你的女朋友。”方语馨美丽的嘴角划出狡黠的笑。 话音刚落,周围立即传来了一片哄笑声。大家都知道,郝亮的成绩出奇的差,每次考试排名都要倒着数,要是让他考第一,无疑是痴人说梦。 也许是众人的嘲笑刺激了郝亮,他猛地抬起头,直视着方语馨鄙夷的眼神,一字一顿道:“我只要拿到第一,你就做我的女友,是不是?” 方语馨没料到他会答应,慌乱过后很快镇定下来,她看了一眼周围,大声说:“大家做个见证,如果这次考试郝亮得第一名,我就做他女友,可是,你要做不到呢?” 周围的同学也乐得看这出好戏,跟着起哄:“对呀,做不到怎么办,你说呀?” 一瞬间,郝亮只觉得血往上涌。 “如果做不到,我就去死!” 周围静寂片刻后又爆发出一阵哄笑声,围观的同学们一个个摇着头四散开去。大家无疑都把郝亮的话当成了一个笑话,然而,这真的只是一个笑话吗? 夜盗 离考试来临还有不到两个月时间,平时不学无术的郝亮想临时抱佛脚肯定来不及了,可郝亮有他自己的一套办法。他把平时积攒下来的零花钱都取出来,并在市内教育网站上匿名发布了一条招聘信息。信息很简短,只有一句话:诚聘代考者一名,薪金一万。 是的,他想找一个枪手。 这里有必要说明一点,N市一共有两所重点中学,郝亮所在的是一中,还有一所为附中,两所学校实力相当,历年来的高考状元都在他们当中产生。 帖子一经发出,后面留言者无数,有骂他投机取巧不学无术的,有滥竽充数直奔奖金而来的,总之,靠谱的不多。郝亮忙了一下午,逐个筛选。最后,一个叫刘杰的附中学生浮现在他的眼前。 调出来的资料显示:刘杰是个复读生,本来在去年就有机会拿到高考第一,考进重点大学,可不走运的是考试前却生了一场大病,耽误了前途。 郝亮眼前一亮,就目前来看,显然刘杰是最佳人选。 郝亮很快约刘杰见了面,可任凭他软磨硬泡,对方就是不肯答应,郝亮知道像这种只会啃书本的书呆子,骨子里有一种别人难以理解的清高。 可郝亮也是个犟种,他每天定时定点守在附中的校门前,只要一见到刘杰的身影,就咬住不放。 “大哥,你就帮帮我吧!我在全班同学面前发过毒誓的,要是这次考不好我真的没脸活下去了。”郝亮拿出一副可怜相,恨不得给眼前这个书呆子跪下,而刘杰仍然默不作声。 郝亮急得把刘杰拉到一旁的酒馆里,三瓶啤酒下肚再加上一番阿谀奉承,刘杰终于答应了帮助郝亮。不过,他推推眼镜提出了一个条件:“要我帮你,你得先帮我做件事儿,但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胆子。” 郝亮心中一惊:做什么事需要胆子,难道是杀人放火? 刘杰看出他的担心,笑了:“我不会让你去犯罪,只是想让你帮忙取一件东西。” “是什么?”郝亮来了兴趣。 “一截黑木头。” “黑木头?去哪儿取?” “它就在你们学校附近的天安墓园里。” “在、在坟墓里?”郝亮端着的酒杯差点掉到地上。 “对,你只需要把那截木头找出来交到我手上。办成这件事儿,我不但分文不取,而且可以保证你这次大考一定拿第一。” 这个交易似乎很划算,送走刘杰后,郝亮就一直在琢磨,埋在坟墓里的“黑木头”到底是什么东西呢?无疑这东西对刘杰很重要,可他为什么不自己去取呢?他试过问刘杰这个问题,可那小子不肯再多透漏半个字,只叫郝亮按他的话去办,还要保密。 背人没好事,好事不背人。可眼下大考在即,郝亮根本没有别的办法,他犹豫再三,最后决定试试。 入夜,月光皎洁,万籁俱寂。 郝亮带着早已准备好的工具,悄悄地潜入了天安墓园。手电筒散发出微弱的光,扫过一个又一个白森森的墓碑,最后在一个坟冢前停了下来。 “谷峰。”郝亮仔细确认着墓碑上的名字,看来,他已经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墓碑上的照片里是个大男孩,苍白的脸,嘴角挂着勉强的笑。 郝亮不敢和那双眼睛对视,他恭恭敬敬地对着墓碑拜了几拜,便放下手中的东西,对着后面的坟冢抡起了镐头。外层的青砖很快被破坏掉,露出里面暗红色的棺木。棺木很结实,也没腐烂,说明死者埋在这里的时间并不长。 郝亮一面留意着四周的动静,一面把撬棍插进棺盖与棺木之间的缝隙里,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吱嘎”,一声怪晌,郝亮使出吃奶的劲儿,终于把棺木翘出了一个缝隙。几乎是同时,他忽然看见一个拳头大小的黑乎乎的东西从棺木中探了出来,郝亮腿一软,摔倒在地。 等了半天,四周没有一点动静,那黑影也不见了。郝亮仗着胆子爬过去,手电筒幽暗的光顺着缝隙照进了棺木里。 棺木里空荡荡的,在一端角落的位置,有一个篮球大小的匣子,匣子旁是一块褪了色的卷成一团的红布。郝亮又仔细照了照,棺材里除此之外,再别无他物,根本没有什么黑木头,看来那个刘杰根本就是在耍他。郝亮沮丧到了极点,他刚要缩回头,却猛然发现,棺材里的匣子动了一下。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几个黑乎乎的东西从匣子里蹿出来,顺着他的胳膊飞快地爬到了棺外,四散逃去。 “妈的!”当郝亮借着月光看清了那居然是几只老鼠时,忍不住咒骂了一句。 此时,他明白了,那个匣子应该是死者谷峰的骨灰盒,但那些老鼠此时却把它当成了安乐窝,人死了都得不到安宁,讨厌的老鼠真是可恶。 棺内的老鼠都跑光了,郝亮却发现原来卷在一起的红布被仓皇逃窜的老鼠蹬开了一角,露出里面一块黑乎乎的东西。那是什么?郝亮伸长胳膊把它取了出来。 展开红布,一截漆黑的木头出现在郝亮眼前。 难道这就是刘杰让他来找的黑木头吗? 郝亮用手摸了摸,顿时一股锥心刺骨的冰冷从指间传来,他手一抖,几乎把那东西掉到地上。 这玩意儿怎么会比冰块还凉? “谁?” 在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喊声,继而几道手电筒的光柱向这边扫来。 郝亮暗叫不好,一定是被墓地管理员发现了,他手忙脚乱地抬起背包,向墓园的更深处窜去。 状元枝 走到清冷的大街上,天已经蒙蒙亮了,仓皇逃离的郝亮从墓园的方向隐隐听到警笛的声音。看来守陵人已经发现那座被挖开的墓,并报了警。 一路小跑,翻过学校的围墙,寝室已经在望,郝亮才稍稍安心。可他回头张望时,却猛然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躲在树后,好像正窥视着他。郝亮紧张了,这么早按理说学校不会有人,白影会是谁呢? 白影也发现了郝亮已经注意到她,竞身形一闪,轻飘飘地拐进了一旁的角落里。 借着不算明亮的天光,郝亮这回看清了,对方是个女人,一头黑发,看不清脸。只是离开时,她那飘起的白色裙摆下,竟荡起了一抹猩红。 难道她没有脚?还是被砍断了脚? 郝亮想再仔细看时,白影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室友们一片震耳欲聋的鼾声中,郝亮蹑手蹑脚地爬上了床铺,可他刚躺下来,就看到上铺突然垂下来一张脸,郝亮忙捂住嘴,把破口而出的尖叫声憋了回去。 “烟囱,你想吓死我呀?” 烟囱没吭声,盯着他的脸打量半天,才幽幽地说:“你印堂发暗,双目无光,该不会是沾上脏东西了吧,你刚刚去哪儿了?” 郝亮一怔,猛然想起刚才看到的白色身影,难道去了趟墓地,真的把鬼召回来了?他心里虽紧张得要命,嘴上却压低了声音说:“我能去哪儿,去网吧玩了一夜,你他娘的别乱说,赶紧睡觉。”说完,他再也不敢看烟囱,把身体缩进了被子里。 刘杰很守时,第二天中午,郝亮刚到达那家小酒馆,就看见他已经坐在那里了。 “事情办得怎么样,东西拿到了吗?” 郝亮假装无奈地摇摇头,表示没有得手。他多了个心眼,看来刘杰很重视那块黑木头,说不定那个东西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他一定要先把事情弄明白,-否则贸然把东西交给刘杰,被骗是小事,万一那家伙来个杀人灭口,自己的小命都有可能没了。 “我挖坟的时候,守陵人报了警,不但没拿到东西,还几乎被逮住。”郝亮撒了个谎,继而,他假装好奇地问:“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呀,很重要吗?” 刘杰叹了口气:“拿不到那块黑木头,看来你也没办法考到第一了。不过,看在你甘愿替我去冒险的份上,我就把黑木头的事告诉你。”他顿了一下说,“但你要保证决不能说出去。” 在郝亮的再三保证下,刘杰推了推眼镜,目视远方,开始了他的讲述: “一年前,我的成绩很好,几乎每次考试都名列前茅,那时候放眼市内能与我抗衡的只有一个人,他就是谷峰。” “谷峰?”郝亮头皮一奓,昨晚他挖的那座坟的墓碑上不就是刻的这个名字吗? 刘杰没有察觉到他的异样,继续说:“高三时,我和谷峰凑巧分在一个班级,平时总在一起复习,关系还算不错,但我清楚,彼此间都有一份仇视埋在心底。事情出在大考来临的前一天,谷峰给我发来信息,约我去他家小聚一下,以便相互打气。我赶到时,他人却不在,只看到他的女朋友在他家里。那女孩说谷峰出去买东西了,让我稍等会儿,还顺便打开咖啡冲了两杯。我当时多了个心眼,心想会不会有什么猫腻?于是,等女孩喝完我才喝了那杯东西。可我只喝了两口,就看到女孩口吐白沫,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同时也感觉到自己的腹中传来一阵绞痛,我强忍着拿起电话拨了120……” “咖啡里有毒,是谁下的,谷峰吗?” 刘杰并没有回答郝亮,反而问:“你知道拿到大考第一的意义是什么吗?”见郝亮摇头,他解释说,“全市第一不仅仅是一种荣誉,它还会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学校和政府的奖金不算,单是各大企业的赞助就是一笔天文数字,可以说没等你步人大学校门时,就已经成了一个小富翁。” “可是仅仅为了争第一就去害人,这也太离谱了吧?”郝亮问。 刘杰摇摇头:“警方后来调查却排除了谷峰的嫌疑,医生也只是说我喝了过期的咖啡导致了肚子疼,我虽然一直怀疑,但没办法。不管怎么说,这场病还是让我在医院里躺了三天,当然,大考也错过了。更惨的是那个女孩子,后来我听一个同学说,那个女生进了抢救室就没再出来,你说,一杯过期的咖啡至于要人命吗?” 刘杰叹了口气,继续说:“后来,谷峰不负众望,拿了第一名,他还特意把我们这帮朋友约到一起,说是为了庆祝,其实就是显摆。酒过三巡,大家兴致来了,吵着去划船,在船上谷峰借着醉意居然跟我透漏了一个秘密。他说我根本没必要为没考上而感到憋屈,就算我考了,第一也还是他的。见我不服气,他居然从兜里掏出一截黑漆漆的棍子,说,‘这个叫状元枝,是古时候传下来的宝贝,我已经用自己的血在上面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所以,第一名非我莫属。’当时,我以为是他喝多了,为了宽慰我说的醉话,便不再理他,跑进船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可没过一会儿,耳边突然传来扑通一声,像是有人落水了。我爬起来,就看到谷峰不见了,我慌了,忙顺着船边找他,可还没等看到他,自己却脚下一滑,栽了下去。好在我命大,扑腾了半天,总算爬上了岸,而谷峰,直到过了几个小时,他的尸体才被捞上岸……“谷峰很明显死于意外,可在我们学校还有个说法,说他的女友在另一个世界寂寞了,所以把他带走了。当然,这也许只是个谣言。”刘杰推了推眼镜,思绪回到现实,“那天你找到我,说让我帮你考第一,说实话,我也没这个把握,但我突然想起了谷蜂说过的那件事,我想那个黑东西要是真的那么灵,他的家人一定会把它陪葬在谷峰的坟墓里,所以,才让你去冒这个险。说实话,谷蜂的离开对我的打击很大,考第几名对我来说已经无所谓了,否则我早就自己去了。不过,既然你没拿到那个东西,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你权当听个故事。” 原来那截黑木头居然这么神奇,虽然说冒了点险,但却得到了个宝贝,也算值了。但这连刘杰都说不准的事会是真的吗?郝亮压抑着内心的狂跳刚想离开,可突然间他又想到了什么,问:“那个谷峰的女朋友叫什么名字?” 刘杰想了想,皱着眉头说:“我只见过她两次,叫什么我还真不知道,但我记得她总爱穿一身白裙子,脚上是一双红色的皮鞋。” 郝亮的脑袋“轰”的一声就奓开了,他想起昨天挖墓回来遇到的那个“女鬼”,原来那个女鬼小腿下并不是流血,而是穿着一双红鞋。难道他真像烟囱所说,带回了什么鬼魅? 但这只是郝亮感到恐怖的一个原因,真正让他头皮发麻的是他想起了另一个人。 白裙子、红鞋子,没错,那个女孩就是这个装束。 谁在说谎 回到寝室恰逢大家都不在,郝亮放下窗帘,从床底下摸出那个黑乎乎的东西。他想好了,不管谷峰的话是真是假,这东西既然在他手上,他就要试一试。 锋利的刀片划开中指,郝亮颤抖着在那块黑木头上写下自己的名字,那块木头仿佛真的有灵性,瞬间就把滴上的血液吸了进去。郝亮只感觉指尖传来一阵刺骨的冰冷,不由地打了个激灵。 名字写好后,他开始琢磨应该把这个“宝贝”藏到什么地方,可放在哪儿都觉得不安全,最后他把目光瞄到床铺上的枕头上。 说来也怪,自从办成了这件事儿,郝亮仿佛变了一个人,他开始疯狂地痴迷上学习。从前那些一看就头疼的文言古语、ABCD,此刻对他仿佛有了致命的吸引力,他的话也渐渐少了,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便是一头扎进书里。 这晚,他照例在自习室中奋战到深夜,等他打起哈欠意识到该离开时,整个教室里早就空无一人。这时,他看到一个女孩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白裙子、红皮鞋。 郝亮猛地一哆嗦。 “郝亮,最近用功多了,真准备拿第一呀?”方语馨脸上挂着笑容,这是她第一次对着郝亮笑,可他却高兴不起来。 “没……多学点东西总归没坏处。”郝亮不敢正视她的眼睛,语无伦次。 “可我感觉你好像总在躲着我,为什么呀?”方语馨说着竞凑了过来,鲜红的鞋子正一步步靠近。 郝亮没吭声,他的心快跳到了嗓子眼。他安慰自己,这说不定是个巧合,方语馨只不过是喜欢这么打扮而已,眼前的这个漂亮女孩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鬼呀! “你认识谷峰吗?”郝亮突然问。 方语馨猛地一震,脸色苍白起来,过了一会儿才回答:“他……曾经是我的男朋友,不过已经死了。你问他千什么?” 怀疑瞬间被证实,郝亮一阵眩晕,不过,他后退几步,很快冷静下来。既然眼前的方语馨不是“人”,那她接近自己的目的是什么,又为什么激自己立下那条恶毒的赌约呢? “我想听听你们的故事,能说说吗?”郝亮压抑着紧张,试探着问。 方语馨在他不远处坐了下来,缓缓地点点头,接着眯起眼睛,思绪仿佛飘进了回忆里。 她和谷峰是两年前认识的,谷峰比他高一年级,那时他们郎才女貌,很快成了同学们眼中羡慕的一对。高考前一天,她特意买了礼物去给谷峰打气,可谷峰没在家,电话也打不通。原来,谷峰在骑摩托车去接同学的路上出了事故,刹车突然失灵,撞到了树上,好在人没事儿。可当时方语馨并不知道,后来,谷峰的同学来了,两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误喝了过期的咖啡,双双入院。那次,方语馨直到一个月后才恢复,等到她再回到学校时,谷峰已经拿到了高考状元。 “你住了一个月院?”郝亮突然插嘴问。 “没有,”方语馨被问得一愣,“只住了一周,然后就回家静养了。” 郝亮没说什么,示意她继续说下去。但郝亮心里已经明白了,方语馨和刘杰当中肯定有人在撒谎。 “事情过了不久,郝亮的一个同学提议要为我的康复和谷峰的高考搞个庆祝,我那天喝了不少洒,所以后来的划船我就没去,可谁知他们却出了大事。据说当时船划到湖心时,那个姓刘的同学突然摇摇晃晃地走向船头的边缘,伸开双臂想学泰坦尼克号的主角,谷峰怕他出事赶忙跑过去拉他,不料脚下一滑,两人竟双双跌进水里。等到救援人员赶到时,打捞上来的已经是两具尸体了。” “淹死了两个人?”郝亮又一次陷入震惊当中,他冷静了一下,又问,“除了谷峰,死的另一个男生叫什么名字?” “叫刘木,就是和我一起住院那个。” “刘木……刘木……”郝亮低喃着,瞬间他猛然醒悟,落了水的“木”不就是“杰”吗?难道说,刘杰才是真正的鬼? 郝亮的大脑因震惊而变得混沌,他觉得思维已经短路了。 方语馨好像很忧伤,并没有注意到郝亮表情的变化,她继续淡淡地说:“这事也是后来一个在船上的男生告诉我的,当时其余的几个人都醉倒在船舱里,偏偏他又不会水。” “说起来,那个刘木也算罪有应得,后来查明我们喝的那些过期咖啡就是他送给谷峰的,里面?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帕舜罅啃阂裨蛭颐且膊换岵〉媚敲粗亍9兰扑羌刀市脑谧鞴郑幌肴霉确宀渭涌际浴C幌氲胶θ酥蘸海皇强闪斯确澹钡阶詈笏瓜胱湃ゾ饶羌一铩?rdquo; 说到这儿,方语馨的眼圈红了。郝亮不确定她是不是在演戏,于是,抛出了最后一个问题:“你听说过状元枝的事吗?” “没有,什么状元枝?’ 尽管方语馨矢口否认,但从她闪烁的目光中,郝亮似乎已经知道了答案。 不翼而飞 虽然,郝亮仍旧对方语馨有所忌惮,但他仍然控制不了自己疯狂的学习状态,冥冥中似乎真的有一股力量在支配着他。也许他现在的目的已经不再是做方语馨的男友,或拿什么高考状元,他完全是不受控制地在学习。 两周后的一天,郝亮的电话突然响了,他看了一眼,打来电话的居然是刘杰。一直没联系,他几乎都快把这个不知是人是鬼的家伙忘了,他会有什么事呢?一丝恐慌爬上了郝亮的心头。 很快,在校外的咖啡馆,两人见了面。 “你还想拿高考第一吗?”刘杰直入正题,天气并不热,他却穿了厚厚的风衣,还戴着墨镜。 郝亮不置可否,他要看看这个家伙到底要干什么。 刘杰突然压低了声音:“刚才从你们学校门口经过,你猜我看到谁了?” “谁?” “谷峰那个早己死掉的女朋友!都一年了,她还是那副装扮,我确定她是鬼!”刘杰见郝亮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接着说,“我虽然不知道她回到学校的目的,但她原来是谷峰最亲近的人,我想,那个状元枝一定落到她手里了。” “可我怎么对付鬼?” “我有办法,”刘杰说着变戏法似的掏出一个盒子,打开后里面露出一把闪着银光的小刀,“这把刀开过光的,用它钉住鬼的后心,它就会无法动弹,只能乖乖就范。“ “我不敢……”郝亮满脸惶恐,后退了几步。 刘杰硬把那把小刀塞进郝亮手里,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拿着,干掉那个鬼,拿回状元枝,这次高考的状元就一定是你。” 郝亮心一沉,幸亏他没把得到状元枝的事告诉刘杰,否则被这把小刀插中后心的有可能就是他了。 那把刀仿佛真的有灵性,在郝亮的内衣兜里不但触感冰冷,而且好像随着他的心跳在动。郝亮捂着它,加快了赶回寝室的脚步,可他只顾低头走路,却几乎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书呆子,去哪儿了?大美女可等你半天了。”室友烟囱扯了下郝亮的衣角,眼睛却看向了操场的方向。 郝亮看过去,绿荫下,一个白裙子、红鞋子的女孩正面无表情地朝这边张望着. 怕什么来什么,方语馨又找他干什么?郝亮一边走过去,一边下意识地握紧了怀中的小刀。 绿荫下的方语馨虽然依旧面容冰冷,但好像没什么恶意。 “我今天找你,是想和你说一件事儿,上次你提到了状元枝,我撒了谎,其实我知道那是怎么回事儿。”方语馨叹了口气,重重地说,“那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知道它的来历吗?” 见郝亮摇头,方语馨慢慢坐在他的身边,声音也变得飘忽起来。 “据说,古时候有一位赶考学子进京考试,虽然他满腹经纶但却被拒在考场之外,原因是贫穷的他拿不出贿赂门官的红包。学子哀叹生不逢时,一气之下居然放了把火把自己烧死了。那把火很大,以至于家人替他收尸时,只找到了他的一截腿骨。后来民间传言,哪个学子拿到了这截腿骨,并用鲜血写上名字,就会高中状元,所以,它成了大家梦寐以求的宝物。” “状元枝竟是人的骨头?”郝亮张大了嘴巴。 “你怎么还不明白?状元枝其实本来叫‘状元肢’,因为腿骨也是人的肢体。”方语馨顿了顿,“它的可怕之处并不在这里,而是传闻腿骨上附着那个落第学子的恐怖诅咒。得到它的人,自然会高中状元,但不久后便会不得好死。” “这、这是真的吗?”郝亮的头上已冒出了冷汗,方语罄说得有板有眼,由不得他不相信。最重要的是此刻他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去年的高考状元——那个淹死的谷峰。 “真假已无从考证,但我劝你一定要离那个东西远一点儿,学习还是要靠自己的努力。不过话说回来,这些只是传说而已,那件东西存不存在都不一定,更不太可能会落到咱们手里。” 方语馨说得很真诚,郝亮一感动差点把状元枝在他手里的事说了出去,可最终他还是忍住了。 “据说所有的诅咒都有破解方法,不知道状元枝有没有?”郝亮紧张地咳了一下问,“我的意思是即能当上状元,又可以不死的方法……” “好像没有。”方语馨头摇得让人绝望,“那是个无比邪恶的东西,真希望它早就被毁掉了。” 毁掉它?也许这就是个办法。郝亮眼前一亮,不管那个传说是真是假,但那个鬼东西却实实在在地浸过他的鲜血,他不在乎什么第一,但却不能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他必须趁大考之前毁掉它,他冒不起那个险。 好不容易挨到了放学后,郝亮飞似的奔回寝室,掀开被子,拽出枕头,可那软软的触感却让他目瞪口呆。 他不甘心,用小JJ划破枕皮,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地倒了出来,可哪还有那截黑乎乎的东西? 状元枝居然不见了! 完美计划 郝亮偷偷地翻遍了寝室的每一个角落,可状元枝仍踪影全无。室友们都不知道这件事儿,更不知道他藏那东西的地方,难道说人间蒸发了? 郝亮的精神状态变得越来越差,几乎每晚都有噩梦伴随着他。他开始怀疑这是那个状元枝诅咒的作用,如果传闻属实,他相信自己命不久矣。 刘杰又打电话来催了,问他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东西到手了吗?但此刻的郝亮正一门心思地寻找那个要命的东西,哪还顾得上别的事儿? 烟囱好心帮他求了几道符纸,让郝亮贴在前后心上,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这几天方语馨来得很频繁,郝亮想可能是她对自己这个回头浪子有了几分好感吧。可不知为什么,烟囱看方语馨的眼神总是怪怪的,他说她的身上有股阴气。 “烟囱,你相信有鬼吗?”郝亮问。 烟囱点头,郝亮又问:“那你相信诅咒吗?” 烟囱又点头。 郝亮叹气:“那看来我是死定了。我当时对方语馨发过毒誓,如果高考不拿第一,我就去死,可现在我更怕的是高考拿了第一,那样会死得更惨。” 烟囱惊问缘由,郝亮便不再隐瞒,把刘杰找到自己盗取状元枝的事说了一遍,谁知烟囱听完大惊失色,脱口道:“你说的那个刘杰,应该叫刘木吧?” 郝亮一愣:“你怎么知道?”接着他忽然想起烟囱也是个复读生,大概他听说过以前的事吧。 谁知烟囱的回答更让他惊讶:“我怎么会不知道?谷峰和刘木淹死的时候,我当时就在船上。还有那个方语馨,我说怎么感觉她不正常呢,原来她就是谷峰的女友,早在一年前就已经喝药死了啊!”顿了顿,烟囱忧心忡忡地说,“郝亮,你一下子惹上了两个鬼,这下你的麻烦大了……”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震惊过后,郝亮沉默良久,最后心里坦然了。 “别那么悲观嘛,说起来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办法,也许我能对付他们……还有你那两个诅咒!” “真的有办法?”郝亮的眼中又燃起了希望的光。 “我会尽力,但这之前你要想办法把它们引到这个位置。”烟囱的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张地图,而他手指的方向却是郊区的一处废弃的工地。 “还有,”烟囱说,“虽然那个状元枝不在了,但你仍要把它的使用方法告诉我,只有这样,我才能找到恰当的办法来解除你的诅咒。” 不知为什么,听到烟囱这样说,郝亮居然心里一动,他随口说:“很简单,砸碎了,吃下去。” 烟囱难以置信地瞪圆了眼睛。 计划周密的结果就是事情进展得格外顺利。 黄昏时,郝亮先后给刘杰和方语馨发了信息,约他们一聚,地址当然是郊区工地。 “你说他们会来吗?”看着破楼里贴满的黄纸,郝亮依然觉得没有底气。 “放心,一定会,虽然我不知道他们接近你的目的,但我敢肯定和那个状元枝有关,说不定鬼也想得到那东西!”烟囱边说着,边将一个水桶放到了角落里。 事实证明烟囱的判断是错误的,直到天完全黑下来,仍不见它们的影子。郝亮坐不住了,他站起身刚想打个电话催催,突然脑后传来“砰”的一声,接着一阵剧痛袭遍全身,他都没来得及挣扎一下,就像根面条一样倒了下去。 意识再次恢复时,郝亮发现自己被绑在了一张凳子上,在他身旁不远,烟囱正研究着手里的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见他醒了,烟囱走过来,一根木棒搭上了郝亮的肩膀:“我没时间跟你废话,如果你不想受皮肉之苦,就痛快告诉我这东西怎么用。” 烟囱的脸上挂着阴冷狠毒的表情,和平时简直判若两人。 “我说过,砸碎了吃掉。”郝亮艰难地说。 “胡说!要真是那样,那这块骨头早就进了古人的肚里了,还会流传到现在?看来你还是不太老实!” 郝亮的肚子重重地挨了一下。 “你会遭报应的,一会儿那两个鬼就会来找你!”郝亮忍着痛叫。 “鬼?哈哈……”烟囱居然狂笑起来,“只有你这个蠢猪才相信真的有鬼,不,你们都是蠢猪,都被我耍得团团转……” 接着,烟囱炫耀般地讲出了所有的真相。 原来,一年前在船上他听谷峰说起了状元枝的事时,就起了歹意,他趁大家都睡熟了,就偷偷地去翻谷峰衣兜想找到那个东西,谷峰惊醒反抗时,却被烟囱失手推进了河里。谷峰死后,他仍没有放弃寻找,他分析,最有可能得到状元枝的人就是谷峰生前最亲近的两个人——刘木和方语馨。 那时,刘木已转学,而方语馨正在家养病。 于是,他先后以谷峰同学的名义给两人传递了两个假讯息:方语馨得到的消息是刘木溺水而亡,而刘木却被告知方语馨已病死。烟囱本来的计划是让刘方二人相互猜忌,他在其中渔翁得利,顺藤摸瓜找到状元枝的下落。可不料郝亮却无意中卷了进来,并在谷峰的坟墓中盗出了那根宝贝骨头。之后,状元枝就顺利地落到了烟囱手里,可让他头痛的是,他根本就不知道怎么使用。 “我本打算把你们三个都捆起来,挨个拷问,我想你们当中总有一个会知道的吧?可没想到他们两个胆子那么小,居然都不敢露面。没办法,兄弟,只能指望你了,你要是不说……”烟囱颠了颠手中的棒子,“我就活活打死你。” 突然,烟囱发现郝亮绑在身上的绳子突然断了,愣神间,一把闪着寒光的尖刀已扎进了他的肚子里。 郝亮站起身,抹去嘴角的血渍,看了一眼痛得满地打滚的烟囱,回过头喊:“你们出来吧!” 附身 破楼里,刘木满脸羞愧地对方语馨说:“真是对不起,上次看到你,我还以为你……不是活人了,甚至还教唆郝亮去对付你……” 方语馨摇摇头:“这不怪你,我刚见你时也吓了一跳,以为是见了鬼,说起来,这一切都是这个坏东西的阴谋,他才真的该死。”说着狠狠地踢了烟囱一脚,地上立即传来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刘木俯身拾起状元枝,皱着眉头问:“那这个东西呢,怎么处理?要不送给我吧,我也想尝尝当第一的滋味!” 方语馨笑了:“那根本不是什么状元枝,也不是骨头,它只是我送给谷峰的一截普通香木,是利用它的清凉来帮助谷峰清醒头脑的。谷峰大概是因为怕你高考失利影响情绪,才编出了状元枝的事来安慰你。可没想到就是这一个善意的谎言,却断送了他的性命。” “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状元枝,如果有,也只是在故事里。”方语馨神色黯然,“还好,幸亏这一切都结束了。” “都结束了吗?” 几个人突然发现,一直沉默的郝亮口中忽然发出了奇怪的声音,但那声音好像不是他的,听上去既陌生又熟悉。 大家疑惑间,郝亮已经拿起了墙角的水桶,掀去盖子,接着将透明的液体向几个人身上泼去。 “郝亮,你干什么?” 刘木躲闪不及,被淋得满身都是,霎时,一股浓重的汽油味弥漫在空气里。 “他不是郝亮,”淋得落汤鸡一样的方语馨突然张大了嘴巴,一宇一顿,“我记得这声音,他是谷峰。” 郝亮咧开嘴笑了:“亏你还记得我,你以为把我的灵魂封在香木中我就会永世不得超生吗?你个贱女人,你早就想我死了是不是?别以为我不知道,高考前一天我摩托车刹车失灵就是你搞的鬼,你早就勾搭上了别人对不对?其实想分手直接和我说就行了,为什么一定要害我呢?还有你,刘木,人面兽心的家伙,居然寄给我放了泻药的咖啡。没想到吧,害人终害己,说起来多亏你叫那个傻乎乎的郝亮去挖我的坟墓,我才得以借助他的身体重见天日……” 地上的烟囱早就痛得昏死过去了,刘木和方语馨还想解释什么,但他们好像没有机会了,因为郝亮已经按燃了打火机。 一串愤怒的火苗在几个人绝望的眼神中不住地跳跃着,跳跃着…… 尾声 几天后高考结束了,成绩出来后,榜单第一位的位置上赫然写着郝亮的名字。 “没想到你真考了第一,恭喜你呀,哥们儿!”刘木拍着郝亮的肩膀,满脸钦佩。 “恭喜就免了,一会儿一起陪我去医院看烟囱吧。”郝亮笑了,“至于我为什么能考第一呢?是因为我有这个……”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截黑乎乎的木头一样的东西,“看到了吗?状元枝!” 接着,郝亮转过头,拉住了身旁一个漂亮女生的手:“语馨,现在可以答应做我的女朋友了吧?” 女孩娇羞地点点头:“可以是可以,但能否告诉我,现在同我讲话的,是郝亮呢,还是谷峰?” 郝亮咬着那截木头,目光忽然变得无比阴森,他张开嘴,露出惨白的牙齿,继而缓缓吐出三个字:“你猜呢?”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状元肢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5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