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魂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8:06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7129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8分钟
简介:铁三角 陈枫从零度网吧走出来,左拐,朝学校走去。他的身后跟着杨芸。 陈枫的表情很古怪,半眯着眼,慢慢往前走。偶尔有行人路过时,看见他这副怪……

铁三角 陈枫从零度网吧走出来,左拐,朝学校走去。他的身后跟着杨芸。 陈枫的表情很古怪,半眯着眼,慢慢往前走。偶尔有行人路过时,看见他这副怪模样都会绕开他,就好像绕开一个瞎子或者一个疯子。 路上有一块石头,陈枫不小心踢到了,绊了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身后的杨芸赶紧上前扶住他。陈枫对杨芸说了声谢谢,又准备像之前一样继续往前走。 “你真的认为这样有用吗?”杨芸轻声问。 陈枫看着杨芸说:“总要试试吧。” 杨芸沉默了一会儿,道:“那你就是默认她已经被人……害了。” 杨芸的话让陈枫心跳加快,呼吸急促,他说:“我没默认。”然后陈枫又像之前一样继续往前走。 杨云提到的“她”是蔡芳芳。蔡芳芳、陈枫以及杨芸三个人是高中时期的朋友,一起在这所大学读书,关系很好。陈枫一直都暗恋蔡芳芳,在蔡芳芳失踪后,杨芸告诉他,蔡芳芳也在暗恋他。蔡芳芳是在一个月前突然失踪的。她失踪那天杨芸本来跟她一起在网吧上网,可是她突然有急事,就先走了。杨芸正在玩劲舞,就没舍得离开。没想到自从那天晚上之后,蔡芳芳就消失了,找不到一点线索,跟人间蒸发了一样。 陈枫一直想知道,那天晚上蔡芳芳到底有什么急事?可是他问遍了蔡芳芳的同学朋友,都说那天晚上没有找过芳芳。可是杨芸说蔡芳芳走的时候很焦急,只是跟她打了声招呼就急匆匆走了,到底有什么事让她如此焦急?如今的蔡芳芳,又去了哪里? 陈枫一直在找蔡芳芳,就连警察都说她可能已经遇害,可是尸体呢?陈枫一直相信人有灵魂存在,科学实验也证明,人死以后,灵魂会再找一个躯体进行依附。他现在每天都会无数次往返于蔡芳芳那晚回家的路,希望蔡芳芳的游魂能上他的身。虽然他知道这样的希望极其渺小,但是如果让他呆在寝室什么都不做,他会更加痛苦。 学校比较大,陈枫是从后门进的,后门是大片的荒地,杂草丛生,人烟稀少。陈枫听到风声,风声里似乎有蔡芳芳的呼救,他看着这一片空地,仿佛哪一丛杂草的后面就站着蔡芳芳。这片杂草丛,陈枫曾经发疯一样寻找过,但是没有发现蔡芳芳。 突然,一个“咿咿呀呀”的声音响起来。 是一个傻子,傻子的名字叫王彬彬。王彬彬家就在学校附近,听说他因为高考没考上大学,得了失心疯,每天都会在大学里晃悠,看得出他十分想上大学。 王彬彬扭着身体跑过来,一直来到陈枫旁边,抱住了陈枫的手臂,并且还在拖动着他的身体。陈枫闻到一股恶臭,竭力挣脱了他。王彬彬往旁边跑了几步,又对着陈枫挥手,那样子好像在说跟我来。陈枫苦笑着对他摆摆手。 杨芸的手机晌了,拿出手机的时候,杨芸的脸色有些难看,一直都没按接听键。 陈枫不用看就知道是她男朋友李云山。 杨芸按下接听键:“喂?” “这么晚才接我电话?” “我手机是震动的,没发现。” “给我带两瓶啤酒过来!” 杨芸挂掉电话的时候发现傻子王彬彬正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盯着她,傻子的嘴角微微翘起,似笑非笑,看得杨芸浑身不舒服。和陈枫打了声招呼,杨芸就匆匆忙忙跑去买啤酒了。 生长 陈枫看着杨芸跑远,心里充满了疑惑。杨芸无论从身材、相貌还是家世来看,都比李云山那个小痞子优越许多,为什么她会甘愿做他的女朋友,还对他言听计从。 也许李云山用了什么特别手段? 不过这些陈枫都不想管,他现在满脑子装的都是蔡芳芳。 陈枫无意间瞥到旁边站的王彬彬,王彬彬竟然跟他一样一直盯着杨芸跑远,陈枫心想,这傻子不会也看上杨芸了吧? 接下来的路程,陈枫走,傻子就在后面跟着。陈枫看他,他就对着陈枫傻笑,陈枫没了心思,赶紧加快脚步跑了。 陈枫跑到宿舍楼下的时候,手无意间碰到草丛里的一片齿状叶子,叶子竟然把他的手指割出一条大口,鲜血像泉眼的泉水一样冒出来。他赶紧找出卫生纸包扎,鲜血染红了一张卫生纸。陈枫看得发怵。这是怎么回事?草都能把手割伤,伤口还能流出这么多血? 陈枫在处理伤口的时候,一个人突然跑过来,用身上的衣服帮他抹去鲜血。陈枫抬头一看,竟然是傻子王彬彬。 “谢谢。”说完陈枫就跑回了宿舍。 宿舍里的室友正围在一起,神秘兮兮地说着话,陈枫凑过去昕的时候还把其中一个室友吓了一跳。 “在讲什么呢,鬼故事啊?” “宿舍刚才有个人跳楼了。” “我怎么没看见?” “尸体被抬走了,血迹也被楼管清理干净了,你怎么可能看见?” 不知道为什么,陈枫有点担心是杨芸。他问:“死的是谁?男的女的?” “男生宿舍哪来女的跳楼?男的,叫张沐春,比我们大一届。” 陈枫嘘了口气。旁边的人继续在讲:“他是脑袋先着地的,鲜血把头发浸湿了,眼珠凸出,嘴巴张开,头部变形,鲜血在地上慢慢散开,周围都散发着黏稠的血腥昧。我现在想想都后怕……” 陈枫去卫生间处理伤口,伤口已经不流血了。卫生间的旁边就是窗户,他无意间往楼下瞥了一眼,看到那个傻子竟然站在楼下,盯着他住的宿舍不知道在看什么,他赶紧把头缩回来。陈枫心想,这个傻子是怎么知道自己住在哪间寝室的? 这天晚上,陈枫受伤的食指一直都很痒,他起初还能抠抠旁边的肉止痒,后来,手指越来越痒,他只能去抠伤口。原本已经开始愈合的伤口被他一抠,又破开了,万幸伤口并没有继续出血。到后来因为实在太困了,陈枫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陈枫的手指又在痒,他去抠的时候,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手指的伤口处竟然长出一个小东西。半个指甲那么细,是一坨小肉,从伤口里面长出来的。陈枫试着用手去捏了捏那坨小肉,居然也会感到疼痛。陈枫惊慌不已,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是谁 跳楼事件发生的时候,李云山也出了事。 当时他站在一栋大楼下面等杨芸,一块石头从天而降,石头的尖角从他的脑袋划过,他当场就倒地不起,鲜血染红了地面。 杨芸在不远处目睹了这一切,她吓得脑袋发懵,怔了好久才想起给医院打电话。 病房里,李云山睁开眼睛,挣扎着坐起来,但是脑袋剧烈的疼痛让他的身体再次软了下去。 杨芸赶紧上前按住他:“医生说让你不要乱动。” 李云山看了会儿杨芸,然后说:“你是?” 杨芸有点懵:“是我啊,杨芸,你不认识我了?” 李云山摇摇头:“我以前认识你吗?” 这下杨芸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李云山看看四周:“这里是医院,我为什么会躺在医院里?还有我的头,好痛啊。” 杨芸给他解释:“你被石头砸到了脑袋。医生说你命大,没什么大事。” “石头?开玩笑吧?我记得我应该是从宿舍楼里掉下来的。” 杨芸不知所措,她赶紧去找医生,医生过来给李云山检查了一番,然后告诉她:“可能是脑袋受到重击后引起的思维混乱。” 床上的李云山突然叫了声:“李云山?谁是李云山?”李云山指着旁边的病历表,奇怪地看着医生和杨芸。 杨芸急道:“你啊,你就是李云山,你怎么连你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啊?” “我?我不是李云山,我是张沐春……” 李云山后面的话杨芸没听进去,当他说自己是张沐春的时候,她就彻底懵了。张沐春没人不知道,就是刚刚跳楼自杀的男生。而且眼前的李云山刚刚还说自己是从楼上掉下来…… “那我呢?”杨芸指着自己道,“我是谁?” “跟你说了,我不认识你。” 医生把杨芸叫出病房:“他这种情况……暂时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嘴里说的张沐舂,是他朋友吗?” 杨芸摇摇头:“他们根本就不认识。” “那就奇怪了。我们……”医生的话还没说,杨芸就跑了。 杨芸要去找陈枫,陈枫说过,人死后是有灵魂的,灵魂会寻找一个躯体进行附身。一般情况下,外来灵魂都会比自身的灵魂强大,这种情况我们都不会有任何的察觉。但是也有少数灵魂力量相持平,所以就有了各类精神病人。极少数的外来灵魂比自身灵魂还要强大,那个人就会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难道李云山被张沐舂的灵魂附身了? 产物 杨芸找到陈枫的时候,他穿着厚厚的衣服,浑身都在冒汗,但却把自己的身体捂得严严实实的。在陈枫下来之前,陈枫的室友经过,皱肴眉头告诉她:“陈枫变得好古怪,一整天都窝在床上,而且谁要是碰他一下,他都会发狂,你要小心一点。” 站在杨芸前面的陈枫双眼充着血丝,而且还和杨芸保持着距离,杨芸靠近他,他就后退。 杨芸关心地问道:“你怎么了?” 陈枫摇摇头:“你找我有什么急事?” “先说说你,你到底怎么了?”杨芸问。 陈枫看看四周,然后带着杨芸来到一个无人的角落。接着,他小心翼翼地伸出一只手,杨芸看见那只手时突然血液翻腾,差点晕过去。那是一双什么手啊?那双手的十根手指上部长出了一坨小肉。杨芸忍着恶心凑近看,每陀小肉长得都好像一个手指,甚至上面还长出了类似指甲的东西。 杨芸问陈枫:“这是怎么回事?” 陈枫苦笑着,都快哭了出来:“我也不知道,自从昨天手被割破,一个晚上就长出了这些东西,我都不敢出来见人了,怕别人说我是怪物,” “你身上还有?” 陈枫点点头:“我想你一定不想看见。” 杨芸后退两步,屏住呼吸。她现在才开始仔细观察陈枫,陈枫头上戴着帽子,身上穿着高领的风衣,全身除了脸,几乎每一寸皮肤都被隐藏起来。 “你给我……看看吧。” 陈枫转过身,摘下帽子,露出他的后脑勺。 陈枫转身的时候杨芸就看见了,陈枫的后脑勺凸起,而且很没有规则,就好像病变后的猴子屁股一样。在陈枫后脑的头发下面,杨芸看见了一团团生长起来的肉,那些肉凹凸不平,好像组成了一个图形。杨芸往后退一步再看的时候,赫然发现,那些肉组成的不是图形,而是一张全新的人脸。那些凹凸不平的地方,其实是人的五官分布。杨芸吓得尖叫起来。 陈枫赶紧戴上帽子,焦急地试图捂住杨芸的嘴:“不要……” 可是杨芸叫得更厉害了,她甚至差点晕厥,因为陈枫那怪异的手正伸到她的面前。 有同学向这边投来诧异的目光,杨芸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捂住了自己的嘴,对陈枫道歉。 陈枫摇摇头:“如果我看见这些,我也会疯掉的。” 陈枫带着杨芸去了别处。路上,他问杨芸:“之前你那么着急找我,是为了什么事?” 杨芸把李云山的事说了一遍。 陈枫道:“那就肯定是附身,和我一样,都是附身。” “你也被鬼附身了?” 陈枫点点头。 “所谓的鬼,其实是灵魂被妖魔化后的产物。没有鬼,但是有灵魂。灵魂和我们身体间的关系就好像一座堡垒跟里面居民的关系一样。堡垒保护里面的居民不被外界的侵略者杀害驱逐,身体保护我们的灵魂不被太阳这类强烈的物质炙烤而魂飞魄散。” “堡垒和居民……” “灵魂是存在的,一个正常人死的时候,他的灵魂只是一种微弱的电波,但是一个人如果死的时候怀着极大的仇恨或者爱意,死后的灵魂也将变得十分强大,甚至可以侵入别人的身体。” “怎么侵入?” “像李云山,他的脑袋被花盆砸破,保护他灵魂的身体受到大的破坏,外界的灵魂很容易就能进入他的身体里。而我这种,身体出现一个小伤口,就好像堡垒出现一个狗洞,外界的灵魂也能进入。我们两个这种情况,到后来产生的结果都是大同小异的。” “会有什么结果?” “你知道那些什么癌症啊、肿瘤啊、肠胃肺炎之类的病吧?这就是外界灵魂对身体的第一步入侵。其实这些病症都是不完全的产物,它们真正的目的是要长出一具全新完整的身体。” “肿瘤长成全新的身体?” “我说了,它们都是不完全的产物。真正完全的产物应该是……我这种。” 陈枫本想再次伸出自己的手展示给杨芸看,但是想到她会不适应,只好用嘴努努。杨芸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是说,那些肿瘤、癌症原本是打算长成一具完整的身体?” 陈枫点点头:“显然,有些还是很成功的,比如大脖子病,又长出一个新的脖子。这些人被外界灵魂入侵,外界灵魂试图用他们的身体培育出一副新的躯体,只是躯体的成长不顺利,所以才长出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那你的……” “没错,他这次很成功,用我的身体长出了一副全新的身体出来。” 杨芸吓得张大了嘴巴:“那现在怎么办?” 陈枫苦笑道:“那么小的一个癌症,全世界都没办法,我全身的癌症,谁能有办法?” 杨芸看着陈枫,忍不住哭了起来,抹着眼泪,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 “肯定有办法的……肯定有办法的……” “只有等他瓜熟蒂落,再说吧,只是我现在这副鬼样子,唉……” “要不你别呆在寝室里,去外面找个宾馆住一段时间吧。” 陈枫略加思考了一下,点点头。当初他还想着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杨芸,现在看来,他告诉杨芸是正确的,至少多了一个人跟着他一起来承担这一切。 杨芸帮他开了间房子,两个人躲进了宾馆里。 陈枫看着杨芸,问出了一个他一直想问的问题:“李云山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你为什么肯做他的女朋友呢?而且还那么受他的气。” “我……”杨芸有难言之隐。 “是不是……是不是他对你千了什么?” “不是。”杨芸猛地摇头,“如果真的那样,我情愿自杀!” “看得出你很讨厌他,那么你为什么……” 杨芸吞了口唾沫,坚定了下神情,道:“我怀疑是他害死了芳芳。” 陈枫如闻炸雷:“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听同学说,那天晚上那个时间,李云山正好也从那里回去,回宿舍的时候他一副惊惶的样子,身上还有血迹。” “你……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没有证据,我怕你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现在还只是怀疑他,也许根本就不是他干的呢?我知道你爱芳芳,想把她找出来,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芳芳真的遇害了,她会希望你跟害她的畜生同归于尽吗?还有,如果不是他干的,你杀了他,你也要坐牢,那么芳芳由谁来找?她的仇由谁来报?” 杨芸的话如同一盆凉水浇到陈枫头上。 杨芸的语气缓和许多:“我跟他在一起,只是被他驱使做点事而已,这些都没什么,只要能找出是谁杀害了芳芳就行!” 陈枫没想到杨芸为了芳芳牺牲这么多:“谢谢。”杨芸苦笑着摇摇头。 “所以李云山现在不能死,我还没查清楚芳芳是不是他杀的,如果是他杀的,那芳芳的尸体在哪里?” 陈枫点点头:“李云山没死,他的灵魂只是被张沐春的灵魂压制着。只是有一点我不明白,李云山被花盆砸中的地方跟张沐春跳楼的地方相隔那么远,为什么会被张沐春附身?人死后的灵魂不是应该盘旋在他出事点附近吗?还有你说的那个从天而降的石头,是谁想杀他?” 高中同学 两人在思考,房间一片死寂。 陈枫突然感觉身体有些异样,他的脖子动了动,好像有双手在扭动他的脖子。他以为是幻觉,过了一会儿,他脖子动的幅度更大了,一旁的杨芸都察觉了。 突然,陈枫的脖子往后一转,后脑勺面对着杨芸。杨芸正要问他怎么了,突然清楚地看见陈枫的后脑,那里的人脸已经完全成型,头发变成了脸上的毛发,那张脸正对着她阴笑,嘴里还发出恐怖的笑声。杨芸顿时晕了过去。 杨芸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宾馆的床上,陈枫坐在旁边上网。陈枫上网的时候是背对着杨芸的,杨芸睁眼就看见陈枫后脑那张人脸。吓得差点又晕过去。 陈枫转身,连忙道歉:“我现在好像控制不了他了,真不好意思。”说着,他把风衣的领子竖起来,试图盖住后脑。 杨芸说:“你后脑那张脸,我想,你能不能捂死他?跟杀死一个正常人一样杀死他?” 陈枫摇摇头:“我不知道,你试过自己捂死自己吗?能成功吗?” “那……” “你放心吧,到最后还没有办法,我就会和他一起去死。” “不要。”杨芸说话有些激动,“他长出了身体,跟瓜熟蒂落一样,难道他还会害死你吗?” “这种怪物,世间难容。有这么邪恶的本体,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不会让他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陈枫坚定的表情让杨芸发怵,她看着眼前这个男生,从高中一直到现在,她一直都没说出口,说她喜欢他。是因为有一个蔡芳芳,蔡芳芳比她漂亮,比她活泼,更重要的是,蔡芳芳比她主动。那么她就注定只能当一个默默无闻的旁观者了。突然,杨芸有一股冲动,她想向陈枫表白,但是陈枫立即坐回了电脑前。 杨芸来到陈枫旁边:“你在查什么?” “查张沐春的资料。”陈枫说。 “你怎么不查你这个身体怎么能治好?”杨芸问。 陈枫笑道:“听天由命吧。但是我死前,一定要把芳芳的事查清楚。” 突然,陈枫指着电脑中的一张图片对杨芸喊道:“这个,你觉得这个人像谁?”图片是一张高中毕业照,杨芸只看了一眼就认出来,陈枫指着的人是李云山。随即,她也感觉到无比的震撼:“李云山和张沐春是高中同学?可是平常他们俩像不认识一样啊。” “这里面肯定有鬼!” 陈枫把照片扫了一圈,突然又发现一个熟悉的人影,他看着眼熟,但却始终叫不出名字。突然,一个念头闪过,他对着电脑喊起来:“这个,这是那个傻子……傻子王彬彬。” 杨芸也被震撼了,照片里那个人虽然整洁很多,正常很多,但是确实是整天都徘徊在他们学校的那个傻子王彬彬。这三个人高中的时候是一个班,实在太古怪了。一股莫名的恐惧悄悄爬上杨芸的心头。 傻子王彬彬的出现实在太突兀了,陈枫觉得,如果找到他,说不定所有的事情都会迎刃而解。 埋尸地 陈枫和杨芸立即赶回了学校,在学校里四处搜寻傻子的下落。就在他们遍寻不到的时候,傻子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带着诡笑,笑得陈枫浑身不自在。 陈枫试着喊了声他的名字:“王彬彬?” 傻子好像有点反应,但是他没说话,还是对着陈枫笑。突然,傻子跑开了,陈枫见势立即跟了上去。 傻子一路都在跑,然后跑进荒草丛里,陈枫停了会儿索性也跟了上去。 傻子停下来,不停地在地上跳着。 陈枫看着傻子的动作,问他:“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告诉我?” 傻子指着地面:“这里,嘿嘿,这里,嘿嘿。”傻子笑的时候,嘴角的涎水像线一样掉了下来。 陈枫盯着傻子指着的地面,看了一会儿,他看出了端倪,这片地的土色比别处的要新,而且草被傻子踩过之后竟然一棵棵都折了,完全没有韧性。陈枫突然发疯一样上前推开傻子,傻子倒在地上,“嘿嘿”一笑道:“是我把张沐春推下楼,是我把张沐春推下楼……”然后他爬起来就跑了。 陈枫拼命地挖着那块地,他的脑袋止不住去想很多事,可是他尽量不让自己去想,他想到蔡芳芳,他告诉自己,不可能是她。 土质很松,明显被人刨过。 杨芸也跟了过来,看着陈枫的行为,她没有阻止。她神情僵硬,浑身都在颤抖。 片刻之后,一双已经发黑生蛆的手露出来,手上两条链子让陈枫几乎疯狂:“不——”然后他不停地刨,不停地刨,一具已经腐烂的尸体慢慢地被陈枫挖出来,恶臭熏天,但是陈枫却毫无知觉。尸体已经高度腐烂,看不清面貌,但是陈枫不需要看面貌,她的衣着,她腐烂之后的体型,他一眼就认出那就是蔡芳芳。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陈枫站起身来,不停地摇晃着杨芸。 杨芸捂着嘴,身体瑟瑟地发抖。 “傻子,王彬彬,傻子呢?” 陈枫跳起来四处寻找傻子,但是傻子已经没了踪影。他丢下杨芸跑了,他要去找傻子王彬彬。他知道蔡芳芳被埋在这里,要么他知道凶手是谁,要么就是他杀了蔡芳芳。 在搜寻傻子的过程中,陈枫突然回忆起傻子的那些举动,尤其是那天傻子拽着他似乎要带他去什么地方,原来傻子是要带他找芳芳的尸体。还有,他割破手指后,傻子冲上前来用衣服帮他包扎……对,傻子每天在这里徘徊,一定是蔡芳芳的灵魂侵入到他的身体里,他们的灵魂力量相持,所以傻子和蔡芳芳的灵魂交替出现,控制那具身体。原来那些时候,面对着他的竟然就是他日思夜想的蔡芳芳! 陈枫发疯一样到处寻找傻子的踪迹,一刻不停,终于,他的脑袋一昏,整个人像失去重心一样倒在地上。 陈枫倒下去的时候没有完全昏厥,他能隐约看见外面刺眼的阳光,隐约看见一个人扑过来。扑过来的是杨芸。 陈枫被杨芸扶起来,刚走两步,整个人又一软,倒了下去。 医院惊魂 陈枫倒下去的时候是面朝地,他的后脑露出来。杨芸准备再次去扶他的时候看见那个后脑,虽然她已经见过很多次,可是这次,她却吓得浑身发颤。陈枫后脑那张人脸,长得很像张沐春。后脑的嘴巴突然咧开,对着她笑了笑。杨芸吓得“啊”了一声,倒在地上。 陈枫艰难地坐起来,看着神色大变的杨芸,问:“你怎么了?”他摸摸后脑,挨到自己后脑那张已经成型的脸,使劲抓了一把,他自己也发出痛苦的叫声。他的手缩回来的时候看了眼双手,每根手指的旁边都长出一个新的手指,像树的分叉,无比骇人。他赶紧把手缩回衣袖里。 杨芸不停地指着他的后脑:“张沐春,张沐春。” 陈枫明白了杨芸的意思:“你是说,我后脑的那张脸,是张沐春的?” 杨芸的表情让陈枫相信后脑的脸绝对是张沐春的,随即新的疑问出来了:如果他后脑的人脸是张沐春,说明张沐舂的灵魂侵入了他的身体。如果他被张沐春附身,那李云山又是被谁附身了?李云山口口声声说自己被张沐春附身,可是自己后脑这张张沐舂的脸是绝对不会骗人的。 “李云山骗人。”陈枫跳起来,“他根本就没被附身,他一直都是李云山。可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陈枫发现杨芸的样子有些不对劲儿,她的头低着,不敢直视陈枫的眼睛。过了一会儿,杨芸突然哭起来:“我对不起你。”杨芸这句话一说出口,陈枫的身体就一阵哆嗦。杨芸继续说:“其实芳芳就是被李云山和张沐春害死的,他们俩经常在学校一代抢劫学生和路人,为了不被人怀疑才装作不认识。那天晚上我和芳芳回来得比较晚,我内急,就去草丛里解手,芳芳就是这个时候被他们两个袭击的。当时我就在旁边看着,我被吓傻了,我不敢说话,他们错手杀死了芳芳,准备掩埋尸体的时候发现了我。李云山就威胁我,说如果我说出去也杀了我,我害怕,所以一直不敢说出来,就这么做了他的女朋友。受他的驱使……我也很痛苦,是我叫他去那栋大楼下面等我,然后我从楼上用石头砸他的。我也想替芳芳报仇,我……他肯定是以为你已经查到他了,要找他报仇才编出这个谎言来糊弄我们的。” 杨芸的话不停地冲击着陈枫,如同在寒冬季节一次又一次往他头上浇冷水。他没说话,默默起身,是该去医院找李云山算账的时候了。 陈枫赶到医院的时候,李云山正好鬼鬼祟祟地准备离开,他在后面尾随着李云山直到一处无人的地段,然后拿着刀冲了过去。陈枫拿刀扎过去的时候被李云山发现了,他往旁边一闪,刀还是扎在他的大腿上。陈枫要把刀抽出来再扎,却被李云山死死地抓住手。 “你干什么?” “你还装?是你杀了芳芳,蔡芳芳对不对?” “不是,我是张沐春啊。” “芳芳是李云山杀的,你是张沐春,所以不关你的事,对不对?” 李云山哑口了。陈枫又使劲要拔出刀,李云山吓得赶紧求饶:“求求你,放过我,真的不是我,那天她扒下了张沐春的口罩,看见了他的真面目,是张沐春动手杀的她。” “又是张沐春,你想骗我吗?你想来个死无对证?” “没……” 陈枫脱下帽子,把自己的后脑放在李云山的面前,李云山吓得大叫一声,全身像筛子一样在抖,嘴里连话都说不清楚:“怪物……鬼……鬼……” 陈枫后脑的那张嘴在这个时候突然幽幽地说了句:“云山,你好啊。” 一股黄色的液体从李云山的胯下流出,他被吓得小便失禁了。 “你……张沐春……真的是你?” 陈枫也没想到张沐春已经苏醒了,而且他的头突然不听他的使唤了。他想转过头,但是好像有一双大手在和他对抗,使劲按着他的头,一时间,他竟然无法动弹了。 生机 “快,拿刀刺他的身体。”是张沐舂的声音,张沐春是对李云山说的。可是李云山以为张沐春是对陈枫说的,他吓得更厉害了,又是哭又是求饶:“别别别……求求你放过我……” “笨蛋,我是让你拿刀刺陈枫。” 李云山怔了一下,然后他看清楚了形势,他哆嗦着拔下腿上的刀,紧紧地握着,张沐春的声音再度吼起:“刺他的手脚,别刺他重要部位。” 陈枫的心都提到嗓子眼,这种任人宰割的滋味很不好受,他现在看不清李云山的动作,他时刻都要提防李云山手上的刀子刺过来。突然,陈枫计上心头,咬咬牙吼道:“有种就刺我心脏。我不死,就一定会杀了你!” 李云山哆嗦了一下,拿着刀对准陈枫的心脏。 张沐春骂道:“笨蛋,你杀了他,等于杀了我。刺他的手脚,他的灵魂力量会随之变弱,我就能完全控制他。” 李云山又哆嗦着对准陈枫的手。 陈枫骂道:“你不杀了我,我一定会杀了你的!”随着陈枫这声喊叫,李云山闭上眼一刀扎进他的手臂,刀子扎进肉里,刮到他的骨头,刺骨的疼痛让陈枫几乎晕厥。 “嘿嘿……”是张沐春的声音,“很好,继续。我们配合得多好啊,再给他来一下。” 陈枫有点累,他的身上好像突然被人压了很多重物,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他慢慢闭上眼,准备接受这个现实。 突然,一个人冲进来。随后,陈枫的身后发生了一阵混乱,继而是李云山的惨叫声,他的肚子又被人扎了一刀。 陈枫的手突然被人抓住,然后一阵剧痛袭来,陈枫痛苦地叫起来,但是他的脑袋也随之清醒了许多,他很快控制了自己身体的主动权。他转过身,冲进来的人竟然是傻子王彬彬。王彬彬手上拿着一把刀,正在割他手上多长出来的肉。 陈枫想缩回手,却被傻子王彬彬死死按住:“别动。虽然疼,但是这是救你的唯一办法。他懂得伤害你的身体器官削弱你的灵魂,为什么你就不知道切除他的身体器官削弱他的灵魂呢?” 陈枫明白了。 “啊——”随着剧痛,陈枫又清醒了许多,压在他身上的重负也随之减轻不少。 陈枫嘲笑道:“你认识他对吧?” 李云山艰难地点头。 “他为什么会得失心疯?” 李云山拼命摇头,看得出他很害怕。 王彬彬回头看了李云山一眼,然后缓缓开了口:“当年高考的时候,他和张沐春还有我,我们三个人碰巧被分在同一个考场。他们要我给他们抄,并且威胁我如果他们没考上大学,就杀了我。我害怕,就在考场上给他们扔写好答案的纸条,结果被监考老师抓住了,我没敢供出他们两个。虽然监控录像上抓到了他们两个作弊的证据,可是因为他们两个的父母都是官,就没有处罚他们两个,而是将所有的黑锅让我一个人来背,就这么我落了榜。我受不了这个打击,又不敢将真相告知父母,后来我就疯了。” 陈枫转过头看着奄奄一息的李云山,咬着牙问道:“既然你们的父母都是官,为什么你们还要去抢劫?难道是你们没钱吗?” “他们在寻求刺激。或者他们认为,这个世界真的没王法可以治他们。” 陈枫看着王彬彬,觉得怪怪的,他不是个疯癫的傻子吗? 突然,陈枫的后脑爆出一句话:“王彬彬,我他妈要杀了你!”陈枫的手突然动了一下,陈枫赶紧按住自己的手。王彬彬拿起刀,迅速朝陈枫的后脑切去,切掉了张沐春的鼻子,张沐春和陈枫随即发出惨痛的叫声。 陈枫另一只手悄悄去抢王彬彬手上的刀,王彬彬敏捷地闪开,又一刀下去,生生切掉了张沐春半张脸。陈枫忍着痛,嘲笑道:“我看你能挨几刀。” 王彬彬说:“你别看他是个鬼,还是一个已经成功附身长出身体的鬼,但是他长出的身体却成了他的软肋。那些身体里长了肿瘤的人,肿瘤只要被切除,就能继续存活,是什么意思?” 陈枫哈哈大笑起来:“只要这些外部的‘肿瘤’被切除,我就能继续活下去,而他却会死。” “他现在已经长成型了,也就是说,活人可以被刀杀死,他也会,而且他的死,是永不超生的!”王彬彬恨恨地说道。 “不……不要啊。”张沐春说,“你已经杀过我一次,你已经把我推下楼了一次,当年的仇你也已经报过了,你饶过我吧,饶过我吧!” 王彬彬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冷笑道:“不知道活人被切掉一张脸,还能不能活呢?” 陈枫也冷笑道:“你可以试试,我会忍住的。” “啊——”伴随着张沐舂最后一声叫,陈枫感觉身体一轻,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抽离了他的体内,随即他也痛晕了过去。 黏稠的鲜血在地上静静地流淌,开出了妖异得让人发怵的血花。 尾声 张沐春是傻子王彬彬杀的,李云山也是傻子王彬彬杀的,动机是当年高考作弊的事,事情被揭穿,张沐春和李云山的父母也受到了调查。 几个星期之后,陈枫身上多出来的那些东西慢慢枯萎,继而变成一层皮,皮蜕下去,他的身体在很短的时间内又恢复了原样。 陈枫和杨芸经常会去蔡芳芳的墓前看她。 杨芸对那天自己怯弱的行为一直很内疚,她看看身边的陈枫,想起他之前那么疯狂地寻找蔡芳芳,道:“芳芳知道你这么爱她,她就算死也可以瞑目了。” 陈枫苦笑着摇摇头:“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一直把芳芳当妹妹看,可是她说喜欢我,一定要跟我在一起。唉,我真的只是把她当成一个妹妹看待的。” 杨芸的眼睛亮起来。 陈枫看着杨芸,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不过,我确实有一个一直都喜欢的女孩……” 两人毫无征兆地拥抱在一起。 墓碑上,蔡芳芳的灰色照片突然浮现出一丝痛苦的表情。 你看见没,陈枫曾经浮现过一丝阴森恐怖的笑意。 我想起来了,李云山死的时候,陈枫满身伤痕……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寄魂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5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