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恶作剧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8:07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450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简介:你会有麻烦 李珊珊有个奇怪的爱好。平时她喜欢偷偷摆弄别人的手机,然后把电话簿里的名称改掉。大部分人是记不住好友的电话号码的,他们只能凭借手……
你会有麻烦 李珊珊有个奇怪的爱好。平时她喜欢偷偷摆弄别人的手机,然后把电话簿里的名称改掉。大部分人是记不住好友的电话号码的,他们只能凭借手机通讯簿里的名称来判断对方是谁。所以,被改掉名称之后很容易闹笑话。每当看到别人因为接错电话而发窘时,李珊珊就会特别开心。 比如,就在不久前,李珊珊把室友艾米琪的手机弄到手。她偷偷把电话簿里的“男朋友”换成了“田教授”,然后把手机放在艾米琪的书桌上静等着看好戏。巧的是,很快艾米琪的手机就响起来了,屏幕上显示的是“田教授”,也就是说,这个电话实际上是艾米琪的男朋友打来的。可怜的艾米琪并不知道真相,她抓起电话出了寝室,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不一会儿,艾米琪回来了,她的脸上洋溢着可怕的怒气,像是要吃人一般。李珊珊心里有些害怕了,她试探着问:“是你男朋友的吧?他说什么了?” “你为什么动我的手机?”艾米琪大叫,“我把男朋友的电话当成田教授的了!” 李珊珊一脸的无辜:“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再说了,搞点小误会也能调剂一下你们之间的感情,对不对?” 艾米琪的怒气显然没有那么轻易消下去,谁也不知道刚刚那通电话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过了一会儿,艾米琪一字一句地说:“李珊珊,你这个毛病很不好。你要小心,如果换错了什么重要人物的号码,你就有麻烦了‘” 李珊珊咧开嘴笑了,她心里想:我只是换了室友电话簿里的人名,能有什么麻烦? 果然,李珊珊并没有因为艾米琪的发怒而有所收敛。几天之后,寝室里被称为“冷美人”的段梅,恰好也把手机遗留在了桌面上。这让李珊珊的心又痒起来了,她偷偷抓起段梅的手机飞快地翻看着,寻找值得更换的人名。 突然,一个奇怪的名称吸引了李珊珊的注意:死人。 李珊珊诧异极了,段梅的手机里为什么存了一个叫“死人”的电话号码呢?这种名称极大地吸引了李珊珊的好奇心,她熟练地把“死人”更换成了段梅最常接的“化妆品店小刘”的电话,然后小心地把手机放回了原位。 不一会儿,段梅急匆匆地跑回来了,她一边拿手机一边说:“哎呀,我真粗心,居然把手机落在寝室里了。我订的一笔重要的化妆品今天就要送来了,没有手机怎么行?” 恰好在这个时候,手机响起来了——化妆品店小刘! 李珊珊的心兴奋得狂跳起来,因为她知道,这电话实际上就是那个叫“死人”的人打来的。她抱着看好戏的心态静静地等着,双眼不断地眨动。 段梅接起了电话,她先是很亲切地说:“小刘吗?我的化妆品到了吗?我……” 段梅不做声了,她的脸渐渐地变得像纸一样苍白,嘴唇因为恐惧而不断地抖动。之后,段梅尖叫一声,猛地把手机丢到了地上。 就在手机丢在地上的那个瞬间,李珊珊眼前一花,她似乎看到,有一只紫青色的手从屏幕里伸了出来,呈攫取的姿态。 怎么会这样?段梅用脚猛踩手机,怎么会接到这个电话?她的电话怎么会显示成化妆品店的小刘?她百思不得其解。 “段梅,到底是谁的电话?”李珊珊急忙问。 “是死人,是一个死人。”段梅的眼泪不断向外涌。 看到段梅可怜的样子,李珊珊想要把实情说出来。然而,段梅没有给她这个机会,这个美丽的女孩子像疯了一般,飞快地冲出了寝室。 李珊珊知道,这次自己真的闯祸了。 手机背后的故事 一连三个晚上,段梅都没有回来。同时,谁也没有得到关于段梅的任何消息,更没有人见过她。 李珊珊心里很愧疚也很恐惧,在巨大的心理负担之下,她拉住了寝室里的“老大姐”朱雪,向她坦白了自己错误。听了李珊珊的诉说,朱雪的脸都被吓白了,她狠狠地拍了李珊珊一巴掌:“你怎么干这种事儿呢?李珊珊,你是后搬进咱们寝室的,咱们寝室一直对你不薄啊!” “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李珊珊低着头说,“我就是因为太调皮,才在原来的寝室呆不下去了。你们一定要原谅我,我不想再换寝室了。” 朱雪叹了一口气:“也不怪你,你不了解这个寝室的情况。简单来说吧,你现在睡的床,原来是属于一个叫苍兰的女孩的。苍兰,正是因为一个手机而丢了性命。” 苍兰是寝室里最早谈恋爱的女生。在她生日的那天晚上,她接到了一个电话!显示为“男朋友”。电话里,男友约她在校园里最荒僻的小树林里见面。苍兰以为是男友有什么惊喜给她,于是她丝毫没有怀疑,就冲出了寝室。 十分钟之后,苍兰的男友居然意外地出现在苍兰的楼下。他手里捧着一个巨大的生日蛋糕,大声地喊“苍兰生日快乐”。这个时候,朱雪恰好在寝室,她趴在窗台上说:“你不是约苍兰去小树林了吗?蛋糕捧到这里来干什么?” 这一句,让苍兰的男友彻底慌了,因为他根本就没有给苍兰打过电话。朱雪心里也有些着急,她拨通了苍兰的电话,却听到苍兰甜甜地说:“你放心吧,我在小树林里遇见他了,我们正在聊天昵。” 苍兰在小树林里遇见了一个男友,而现在楼下还站着一个男友,这是怎么回事? 情急之下,朱雪陪着苍兰的男友冲到了小树林。然而他们去得太晚了,苍兰已经被吊死在一棵大树上,在她的嘴角,还残留着甜美的笑容,似乎直到生命的最后时刻,她还觉得自己看到了男友。 事情至此还远远没有结束。苍兰死了以后,有一个人站出来认罪了,那就是冷美人段梅。段梅说,那天晚上叫苍兰去小树林的电话是她打的,她用了手机里的“魔音”软件变化了自己的声音,其实就是想耍耍苍兰。没有想到的是,在树林里苍兰真的遇见了鬼,而且还丢了性命。 昕了这个故事,李珊珊已经吓得腿都软了。朱雪接着说:“从那之后,段梅的日子就一直不好过。她经常会接到苍兰生前那个号码打来的电话,都是约她到各种地方去的,有的时候干脆话筒里就是大哭大笑的声音。为了避免接到这个电话,段梅把那个号码存为‘死人’,看见了就绝对不接。” “可是,我把那个‘死人’换掉了……”李珊珊喃喃地说。 朱雪长叹了一口气:“所以啊,你这次真的闯祸了。” 她无处不在 寂静的夜晚,李珊珊盯着天花板,无论如何也睡不着。她看了看对面,朱雪正坐在床上看网页。那似乎是一个很恐怖的网页,因为朱雪的脸不时地因为恐惧而抽动一下。李珊珊想要和朱雪聊聊,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自己那个原本关机的手机,突然间自动开机了,幽蓝的光顿时闪了起来。 “妈呀!”李珊珊尖叫着坐了起来。 艾米琪被吵醒了,但是,她本身就是一个不爱关心别人的女生,何况她还记恨前不久李珊珊把“男朋友”换成“田教授”的事情。于是,她根本不理李珊珊,拿了条毛巾走出了寝室。 只有朱雪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打开了寝室所有的灯,让那些苍白的灯光昭在她格外严肃的脸上。她说:“李珊珊,有件事情我必须警告你。如果段梅真的因为你的恶作剧有个三长两短,那么你很有可能会被段梅缠上,而且也是通过手机。” 这一席话说得李珊珊浑身冒冷汗,恰在这个时候,手机突然响起,在寂静的夜晚这声音格外的刺耳惊心。李珊珊一低头,只看到屏幕上两个字:死人。 “我手机里从来没有存过什么死人!”李珊珊绝望地叫了起来,“我要不要接?” 朱雪的眉头皱得很紧,她思考了一下说:“我觉得你还是接吧。如果真的是鬼来电,即使你不接听,她也有办法让你听见声音。到了那个地步,就会更恐怖。万一她从手机里爬出来,面对面和你说话,那岂不是太吓人了?” 听了这话,李珊珊吓得魂不附体,她壮着胆子摁了一下接听键。顿时,段梅歇斯底里的笑声从话筒里传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 在笑声里,李珊珊全身不住地颤抖,她苦苦哀求段梅放过自己。然而,段梅用尖厉的声音一字一句地说:“李珊珊,你害得我好苦。如果你想让我原谅你,我们见一面好不好?” “我才不要见你!”李珊珊鼓足了勇气把手机摔到了地上,然后狠狠地去踩。 “刷——”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寝室里的灯全都灭掉了,整个空间陷入一片黑暗之中。紧接着,蓝色的窗帘缓缓地拉开,借着月光,可以看到一个人影出现在窗帘后面。那人身形苗条纤细,长长的头发垂到腰际,显然就是段梅。黑暗中,那张模糊的脸发出了银色的光,她似乎对着李珊珊微微一笑,然后渐渐地靠了过来。 巨大的恐惧让李珊珊全身像触了电一样,她惨叫着冲出寝室,向着黑暗的走廊飞奔而去。然而,刚跑几步,走廊里那昏暗的灯光就全都灭了。李珊珊被吓得呆立在走廊里,一动也不敢动。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走廊的尽头出现了另外一个人影,那人影依旧是苗条纤细的,似乎就是段梅。她周身发出了幽幽的蓝光,静静地立在楼梯口,像是等着李珊珊自投罗网。 怎么会这样?李珊珊恐惧极了,她一回头,寝室的门恰好打开,又有一个段梅走出来了,周身也散发着诡异的蓝光。 两个段梅,两个鬼影。躲也躲不开,逃也逃不掉。她们守着走廊的两端,李珊珊到底该怎么办? 此时此刻,这种刺激让李珊珊的承受能力达到了极限。这个可怜的女孩大脑已经开始短路,她此时只想着如何去躲避鬼的袭击,却完全没有顾虑到其他因素。于是,在万分惊恐之中,她转身拉开了走廊的窗子,纵身跳了下去。 李珊珊忽略了一件事,这里,是六楼。 窗台上的脸 周三的下午,天空下起了小雨,奶茶店里的生意格外冷清,只有段梅和朱雪啜着热饮,她们都是一脸的阴郁。 “真没有想到,李珊珊居然死了!”段梅终于打破了长久的沉默,“虽然她是跳楼死的,但不敢保证没人怀疑我们。” “不要怕,反正不是我们亲手杀她的。”朱雪狠狠了吸了一大口奶茶,像是要给自己一点信心,她接着说,“我们只是偷偷把她手机里段梅的号码改为‘死人’,而且艾米琪和你分别在寝室和走廊里装鬼吓唬她一下,这都构不成犯罪。” “而且你还讲了一个关于苍兰的鬼故事,这对她造成了强烈的心理暗示。”故梅补充道。 “我也没有想到那个故事的效果会这么好。其实这个故事只是我从一个论坛上看来的,女主角确实叫苍兰。我所做的工作只是把她的两个室友分别换成我和艾米琪,没想到效果这么明显。”说到这里,朱雪焦急地向窗外看了一眼,“艾米琪怎么还不来?说好了今天她来给我付报酬的。” 段梅不满地皱着眉头:“艾米琪不是反悔了吧?她想要害李珊珊,所以花钱雇了咱们俩。但是,如果她赖账了怎么办?我们又不能去告发她。” “不会赖账的!”正说着,艾米琪就笑着走了进来,她把两个红包分别递到了朱雪和段梅的手里,一脸得意。 段梅拿到了红包异常开心,她说:“有了这些钱,我就可以买许多化妆品了!不过,有一件事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来害李珊珊呢?” “因为她坏了我的大事!”艾米琪愤怒地说,“你们知道她把我手机里的‘男朋友’换成‘田教授’的事情吧?哎呀,我和田教授的关系你们也不是不知道,我以为电话是田教授打来的,就和他撒了个娇,我说‘亲爱的小田,今天是到教室里交作业,还是到你家去呢?’结果,这话被我男朋友听到了,他当时就和我分手了。” 这种事情艾米琪居然也好意思说出口。朱雪默不作声,而段梅则摆弄起了艾米琪的手机。其实艾米琪和田教授的不正当关系,除了李珊珊之外,大家都知道。李珊珊无意中开的玩笑,实际上触动了艾米琪的秘密,怪不得艾米琪要害她。 奶茶喝完之后,三个女生一边走向寝室一边接着聊天。艾米琪说:“其实我很爱我男朋友,但是我也离不开田教授。原本我在两个男人之间周旋得很好,现在全让李珊珊给搅乱了。不过话说回来,我并没想让李珊珊死,只是咱们装神弄鬼的技巧也太好了。” 转眼间,三个女生已经到了宿舍楼下。雨雾中视线不是很清楚,但是艾米琪已经感觉到不太对劲儿了,她指着窗户说:“咱们寝室里,有个人。” 顺着艾米琪所指,朱雪和段梅都看见了玻璃上贴着一张脸,正笑意盈盈地看着她们。虽然雨雾使这张脸不那么清楚,但那分明就是李珊珊的脸! “妈呀!”作为罪魁祸首的艾米琪,顿时就吓得不会动了。还是身为“老大姐”的朱雪胆子比较大,她主动请缨先回寝室,留下其他两人焦急地等待。大约三分钟之后,朱雪的脸就从窗台上伸了出来:“不要紧的!刚刚那只是一张李珊珊的照片,你们回来吧!” 然而,照片怎么会出现在窗台上呢?艾米琪和段梅提心吊胆地走进了寝室。平日里温暖的寝室,今天却令人脊背发寒。艾米琪打了一个寒战,想要钻进被窝里暖和一下,于是她掀开了被子。 突然,李珊珊的脸出现在被子下面,满面都是诡异的笑容。 “啊——”艾米琪尖叫着跳了起来,用被子死死地捂住了那张脸。正在这个时候,艾米琪的手机响了起来,屏幕上赫然出现两个字:死人。 “怎么办啊?”艾米琪绝望地大叫起来。 朱雪似乎也被吓坏了,她喃喃地说:“艾米琪,也许真像故事里所说的那样,被害死的人会通过手机来找你。” “可是,那个故事不是你从网上抄来的吗?”艾米琪快要哭出来了。 “这个……”朱雪吞吞吐吐地说,“那个网站叫‘真实鬼事网’,据说里面所有的故事,全都是真实发生的。” 艾米琪诧异地睁大了眼睛。 朱雪接着说:“其实,咱们学校里真的有过一个叫苍兰的女孩,她接到了那个莫名其妙的电话,被约到了恐怖的小树林里。虽然那个电话是她室友的恶作剧,然而在小树林里她真的遇见了鬼,并且被吊死在大树上。” 原来,当艾米琪付钱买通了朱雪之后,朱雪就上网去搜索各种恐怖故事。为了逼真,她壮着胆子进了那个经典的“真实鬼事网”,并且一下子就被苍兰的故事吸引住了。帖子的发布者,就是一个叫苍兰的人,整个故事也是用第一人称描写的。苍兰在故事里真实地讲述了那天发生的各种故事,以及自己面前的男友如何把自己吊在树上,连死前的痛楚和心理活动都展现得淋漓尽致。在帖子的最后,苍兰说: 我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我只知道,如果不是我的室友打了那个恶作剧的电话,我就不会意外死掉。用手机恶作剧的人最坏了,她们都死有余辜!所以,我诅咒每一个用手机恶作剧的人,她一定会接到死者的电话,那个来电的名称,就叫做“死人”! 更惊悚的是,就在这个帖子的末尾,还附了一张苍兰的照片。那是已经吊死的苍兰的照片,她苍白的脸上带着诡异的笑,漂亮的脸上透出令人胆寒的狰狞。 这个帖子字字是血、行行是泪,让朱雪过目不忘。为了挣钱,朱雪决定就用这个故事,而故事背后可能存在的副作用,她全都忽略了。现在,出钱雇凶的艾米琪,显然将成为被鬼缠身的对象。 听了朱雪的回忆,艾米琪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她松开了紧抓着被子的手,惨叫着冲出了寝室。 被子下面,露出了李珊珊那诡异的脸。然而,那不过是一张照片。 不化妆的样子 不出所料,艾米琪辍学了。她再也不用手机,断掉了与同学们的一切联系,像一片秋后的叶子,消失在茫茫人海里。 这件事情让朱雪和段梅很高兴,在某个下着雨的午后,两个女生坐在一起,细数着艾米琪的种种罪状。她们的声音里,都掩饰不住那种报复后的兴奋,朱雪抢着说:“自从搬来这个寝室,我最看不上的就是艾米琪。她凭借着自己漂亮的外表以及雄厚的家财,天天像公主一样,经常付钱让我们做这个做那个。虽然她给我们提供了赚外快的捷径,但是我们真的很伤自尊啊!” “没错,而且她和田教授关系暧昧,每次考试都是第一名,让人看了就很不爽。”段梅补充说。 朱雪接着说:“我们虽然帮她除掉了李珊珊,但是我们也不是那么好惹的。咱们正好借着那个鬼来电的故事好好地吓唬她一下,让她以后再也别想出现在这个寝室里。” 说到这里,段梅向朱雪投去了赞许的目光:“你真厉害,居然想到提前把李珊珊的照片贴在窗户上:而且你抢先进入寝室,在艾米琪的床下压了那张Ps的照片。不过,我也有功劳,是我在奶茶店里偷偷给艾米琪的手机做了手脚的。” 关于这件事情,两个女生的内心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她们热烈地聊了一会儿,然后分别坐在自己的桌前忙了起来。 朱雪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登录那个“真实鬼事网”,她找到了苍兰的帖子,再次进入。令她诧异的是,帖子下面多了两段故事: 一个叫李珊珊的女孩,爱好用手机恶作剧。某日,她将室友手机存储的“男朋友”换成了“田教授”,却意外地撞破了一段奸情,从而引来了杀身之祸。她的三位窒友联合装鬼,吓得女孩跳楼自杀。 一个叫艾米琪的女孩,貌美孤傲,引来了室友的嫉恨。她表面上聪明,雇凶杀人,实际上却被室友将计就计,吓出了精神病…… 看到这两段故事,朱雪吓得脸都白了,她尖叫起来:“我们完了!我们的秘密怎么都被发现了?” 坐在一旁的段梅像是没有听到朱雪的话一般,对着镜子摆弄她新买来的化妆品。朱雪急得不得了:“我们的秘密被公布了,你居然还有心情化妆?” 段梅依旧对着镜子细细地描画着。 “别画了!”朱雪冲上去打掉了段梅手里的化妆品,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朱雪突然感觉到,段梅的脸有点不对劲儿。那张漂亮的脸很冷,冷峻中透着一种令人胆寒的苍白。 段梅对着朱雪幽幽一笑:“我一定要化妆,因为不化妆的话,我就会被你认出来。”话音刚落,段梅将一瓶卸妆水全都涂在了脸上。 厚厚的粉底、乌黑的眼影以及绚丽的唇彩全都褪去了,在朱雪的面前呈现的是一张与平日的段梅完全不一样的脸。而且,这张脸非常面熟,朱雪似乎在哪儿见过。 突然,她想起来了:在苍兰的帖子后面附了一张吊死的照片,那张脸就是…… 朱雪的腿顿时就软了。 段梅没有理睬朱雪,她径直走到了电脑前,打开了“真实鬼事网”。她登录了自己的账号,然后在苍兰的故事末尾续写了这样一段话: 一个叫朱雪的女孩,她自以为很聪明,以为事事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然而,她一直没有发现,身边最爱化妆的室友就是当年因手机恶作剧而惨死的苍兰。当她发现这一点的时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她必然会死,只是早晚的问题。 因为在我心里,用手机恶作剧的人,全都得死!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手机恶作剧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5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