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命接龙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8:08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229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简介:短消息游戏 无聊死了,姐妹们,玩个游戏吧!星期六晚上,大雨滂沱,郁闷中的张倚突然朝其他姐妹大喊。 好啊!一听玩游戏,大家都来劲了,目光齐刷……

短消息游戏 “无聊死了,姐妹们,玩个游戏吧!”星期六晚上,大雨滂沱,郁闷中的张倚突然朝其他姐妹大喊。 “好啊!”一听玩游戏,大家都来劲了,目光齐刷刷地投向张倚。 “就玩词语接龙游戏可好?” “切!”大家一昕,立即满脸鄙夷地走开了,表示对这么老土的游戏不感兴趣。 但是张倚马上说,旧游戏有新玩法。最近流行用QQ短消息玩词语接龙游戏,并且说QQ短消息的字数规定是140字,如果接词的最后一个人刚好达到这个字数,就会发生不可思议的事情。 听张倚这样一说,大伙都追问会发生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张倚神秘兮兮地说,天机不可泄露,还是到游戏里追寻结果吧。 众姐妹被她勾得好奇心加好胜心冒泡,都各自坐回自己的电脑前登录QQ,嚷着张倚开始游戏。 游戏开始了,由张倚先发短消息,张倚在短消息打上“恐怖故事”这个词。第一个收到短消息的人是莫弃,她接着在后面打上“事出有因”,然后陈思接上“因果关系”,欧希希接上“系统管理”…… 四个女孩玩得起劲,几轮之后,陈思竟然接出了“夭折”一词,字数显示刚好是140。这时,天空一道闪电划过,雷声让整个宿舍都颤动起来,所有人的电脑屏幕突然黑了下来,四个女生异口同声发出恐怖的尖叫。 “鬼嚎什么,又短路了!”黑暗中有人不满地抗议,果然灯很快又亮起来了,学校的电路一到雨天就会变得不正常。 “张倚,这就是你所说的不可思议的事情啊?”莫弃笑着问,张倚并不答话,看了一眼陈思,目光高深莫测。 又是一道闪电划过,四个女孩子终于尖叫着躲进了被窝里。这一夜,所有人都睡得极不安稳,总是时不时地被雷声惊醒。 “啊!”-声尖叫穿透雷声响在宿舍里,有人下床拧亮了灯,看见莫弃站在宿舍中央,脸色发青,忙问她发生什么事了。 莫弃说她尿急起来,刚想去开灯,却看见一个白色的影子闪过,但此刻宿舍里空空如也。 众人有些嗔怒地瞟了她一眼,转身正要回自己的床。 “陈思不见了!”莫奔再一次尖叫起来,大家齐刷刷地转头,陈思的床上果然空空如也,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的。 会不会在厕所里?大家猜测着。 “陈思!”莫弃走到卫生间推门一看,然后转过身朝她们摆摆手。 深更半夜,又打雷闪电的,陈思为什么要出去? 这时,莫弃吃惊地指着门,众人循着她指尖望过去,宿舍门从里面锁得好好的。陈思到底是怎么出去,又是怎么从里面将门锁上的? 三个女生面面相觑,当场愣住。 “打电话给她吧!”慌乱中,欧希希掏出电话拨通陈思的号码,放在耳边听了一会儿,手机“啪”地一声掉落在地,众人听见从话筒里不停地传出一个声音:“您所要找的人已不在活人区!” 140传说 三个女孩吓得不轻,一时不知所措。尤其是和陈思感情最要好的莫弃,她揪住张倚问:“张倚,陈思到底在哪里?” 游戏是她提议要玩的,也是她说会发生不可思议的事情的。 张倚的脸色“唰”地白了,她摇了摇头说:“我,我也不知道啊,这个游戏我也是无意收到短消息才知道的。” “难道那个传说是真的?”很意外的,一旁的欧希希突然插话进来,两个女孩的眼睛瞬间盯紧她。欧希希给她们讲了一个故事:一对热恋中的小情侣,男孩每天晚上临睡前都喜欢用QQ短消息跟女孩玩词语接龙游戏,直到短消息内容达到限定的140字数,便结束游戏睡觉。可是,后来男孩变心了,女孩伤心欲绝。一天晚上,她带着自己的手提电脑上楼顶打电话给男孩,说希望跟他玩最后一次词语接龙游戏。男孩拗不过她答应了,结果女孩最后发出的短消息竟是一句短句“你死定了”,然后她就纵身从楼顶跳了下去。女孩死后,男孩不停收到要跟他玩词语接龙的短消息,他吓得不敢再上QQ,最后甚至连网都不敢上了。但是他的耳边老是有个声音在请求他,求他一起玩词语接龙游戏,男孩被逼急了,登录QQ,一直和对方玩词语接龙游戏直至累死。 其实这个短信接龙游戏是个被诅咒的游戏,“短”刚好是短命的“短”,而短消息的字数规定(140)刚好可以译成“你死定”。所以,凡是游戏接最后一个词的人必会遭遇横祸。 “这么说,我们都被诅咒了,那怎么办啊?”莫弃急得大哭了起来。 欧希希抱着一丝希望说:“只是接最后一个词的人会遭遇横祸罢了,我们应该没事的。” 照这样说,陈思应该是凶多吉少了。三个女孩心里都堵得慌,吓得一起挤在一张床上度过了这个恐怖之夜。 原本还抱着一线希望的三个女孩,在几天后,依然没有任何陈思的消息,终于彻底相信了传说的真实性。 学校对于陈思的失踪也作了低调处理,三个女生一致不敢上Q了。 日子渐渐平静下来,所有人都刻意逃避有关陈思失踪的话题,就好像她们的生活中从未存在过这个人。 这天晚上,莫弃回到宿舍里,百无聊赖之下打开了电脑,登录了QQ,却意外的收到一封邮件。点开来一看,竟然就是要她玩词语接龙的短消息,封存已久的记忆再次如潮水般涌来,莫弃吓得伸手删除了邮件。 但是,她叉掉一封,另一封邮件又接着发来,再叉掉,又发来。最后短消息还自动打开了,内容只有一个词:“恐怖故事……” 莫弃吓得伸手直接拔掉了插头,这时,手机信息提示响了,她打开一看,她的QQ竟然自动在手机上登录了,还是那封玩词语接龙的游戏的邮件。 “啊!” 莫弃吓得拆下了手机电池,跑上床捂着被子睡觉。可是这一夜她再也无法睡安稳,梦里总有个声音对她说:“恐怖故事……” 吓得她半夜惊醒过来,拖着极端疲惫的身子走进卫生间就将脸伸到水龙头下淋水,等她抬头拿毛巾擦干水时,赫然发现镜面上写着几个血红的大字:恐怖故事。 莫弃终于承受不了,鬼哭狼嚎起来。 欧希希急匆匆地跑进卫生间问发生什么事了,莫弃抬起头指着镜子,但是镜子上光滑明亮,什么也没有。 怎么会这样,难道是自己幻视了吗? 欧希希关切地问她到底什么事,莫弃将她重遇到短消息接龙的情况说了,欧希希听了后,脸立即沉下来,目光异样地盯着张倚空空如也的床铺。 有预谋 “张倚这些天晚上都去哪儿了?”莫弃循着欧希希的目光望过去,心里涌过一丝疑惑,最近遇到的事儿实在让她心里觉得压抑极了。 “我觉得张倚最近的行为很古怪。”欧希希凑近莫弃的耳朵压着嗓子说道,“我怀疑是张倚害死了陈思!” 莫弃一听,脸上惊诧之极。欧希希又神秘兮兮地告诉莫弃,她曾经跟踪过张倚,发现她一到夜晚就跑到学校西北角的十字路口上烧纸钱,口中念念有词。不过距离太远,她听不清张倚到底在说什么。 “她一定是在向陈思赎罪,那个短消息游戏本来就是她发起的。”欧希希很自负地说道,莫弃低头回想了整件事情,觉得欧希希的话不无道理。于是决定弄清真相,恰好今晚张倚不在,先打开她的电脑看看。 莫弃和欧希希在张倚的电脑上搜了一会儿,果然被她们搜到料了。张倚在“我的文档”里不仅存了大量关于神神鬼鬼的资料,而且还有一份短消息游戏模拟图。 由张倚发的第一个词“恐怖故事”开始,然后到谁接,最后够140字数的接词人正好是陈思。 这原来是一场有计划的谋杀! 莫弃气得一巴掌拍在电脑台上,鼠标被震得“嘎嘎”响。她和欧希希商量了一下,决定揪出张倚背后的鬼来。 这时,门外传来响动,她们赶紧关了电脑,给张倚开了门。 “张倚,和男朋友看午夜剧场去了吧?”为了掩饰内心的慌乱,欧希希讪笑着对张倚说。 走进来的张倚脸色苍白得吓人,听了欧希希的话,脸上竟然泛起了青光,她什么也没说就直接钻进了自己的被窝里。 莫弃和欧希希都看见她走过的路面留下了淡淡的一层灰,等张倚上床睡着后,她们凑近去仔细辨认,竟然是香灰。 香灰通常用来引魂的,张倚一定有猫腻儿。 莫弃与欧希希对视了一下,心下会意。第二天晚上,张倚果然又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出去了,她们一路尾随着张倚到了学校最阴暗的一个十字路口。 只见她不知从哪儿拿出了一束香点燃后,又烧了一些纸钱,然后双手合十念念有词。 “果然是她!”莫弃一肚子的怒气终于爆发出来了,陈思是她最好的姐妹,她一定要为好姐妹讨回公道。 她冲过去,一把揪住张倚,大声质问她到底用了什么鬼术害死了陈思。张倚大概没料到她们会出现在这里,转身刚要逃,却被欧希希给拦住了。 “今天不说个明白,你休想走!”欧希希和莫弃一步一步逼近张倚,张倚见自己无路可逃,怒指着欧希希,冷笑一声说:“真正的凶手根本就不是我,是她!” 纷乱的关系 “你胡说!”欧希希指着张倚,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她竟然激动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是不是胡说,看看这个就知道了!”张倚冷笑着打开了手机递给了莫弃,手机里有一个视频,是欧希希偷偷地在张倚的电脑里存放了两份文件,一份是关于鬼神的,一份就是短消息模拟图。 “你没有料到吧?我早就在我的电脑里偷偷安装了一个感应摄像头!”张倚告诉莫弃,先前陈思参加了恐怖杂志《怖条儿》的征文比赛,她的文获得了一等奖,有五千块奖金。其实那篇获奖的文是欧希希写的,不知怎么的,阴差阳错就让陈思拿去比赛了。所以,欧希希恨陈思,就弄来了这个诅咒的游戏来害陈思。她自己不好直接出面,就给了张倚三千块让她发起这个接龙游戏。张倚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上了欧希希的当。现在欧希希又怕她泄露这个秘密,所以利用莫弃对陈思的感情来害她,幸好她早有防备。 张倚因为心怀内疚,每天晚上来此祭拜陈思,希望陈思在天之灵可以安息。 “你这个恶女人!”莫弃吼叫着扑过去。 “掐死她!”张倚也扑过去掐上了欧希希的脖子,欧希希感觉空气越来越稀薄,脸涨得通红。张倚清醒过来,一惊想松开手,但是手却仿佛黏在了欧希希的脖子上,而且越掐越紧…. “不、不是那、样……”欧希希的气息越来越弱,一双眼珠子瞪了出来,最后还是断了气。 “希希……”在欧希希倒地的一瞬间,张倚吓呆了,怎么会这样?其实她和欧希希之间根本就没有深到要置对方于死地的仇恨。 ?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缌沽沟胤鞴滩蛔〈蛄烁黾ち椋训朗浅滤嫉墓砘昊乩此髅耍恳蛭谑致房谧钊菀子龅焦恚蝗唬趺椿嵫≡谡饫锛腊莩滤迹?br /> 突然,她感觉胸部一凉,一柄寒光闪闪的刀插进了她的心脏,惊恐万状的眸子对上莫弃一双仇恨的眼珠子。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害死了陈思的!”陈思失踪前告诉莫弃,她失恋了,她男朋友爱上了别的女孩儿,那个女孩儿就是张倚。张倚抢走陈思的男朋友后,一直诚惶诚恐,有几次还看见陈思和她男朋友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她又急又恨,所以她怂恿陈思去参加什么《怖条儿》的征文比赛,美其名日让陈思有点寄托,实则另有阴谋。陈思根本就没有盗欧希希的文,寄的时候是张倚给偷偷调了包,将欧希希的文换上了陈思的名字,挑拨了两人之间的关系,欧希希一气之下,不知从哪儿弄来个诅咒游戏害陈思。 看着两具冰冷的尸体,莫弃觉得全身冷冰冰的。这时恰好一个黑影闪过,吓得莫弃掉头就走。 “哎哟!”莫弃撞上了一堵坚实的墙。 “亲爱的,怎么啦?”是莫弃的男朋友朱军,莫弃见到救星似的,抓住他语无伦次地将事情说了一遍。 没想到朱军不但不害怕,还很挺她,赞赏她真是个有情有义的女孩儿。并且还说尸体暴露在校园里很容易被人发觉的,不用怕,他陪她一起回去将尸体处理掉。 莫弃感动得泪眼涟涟,庆幸自己遇到这么好的男朋友,真是三生修来的福份。两人一起将尸体拖进学校后面的荒芜杂草地里,挖了个大坑将尸体埋了后,莫弃也不敢再回宿舍,就跟着朱军一起去了他的出租屋。 当两人慌里慌张推开出租屋的门一看时,瞬间愣住了。 蓝颤祸水 朱军的出租屋门敞开着,锁被砸坏了,屋里洒满了女人的衣物,其中一套火红的内衣还大咧咧地挂在正对着门的墙上。 莫弃的脸色一沉,快步冲过去一把扯掉内衣,后面还钉着一张纸条:亲爱的,我专为你买的内衣性感吗?易水晶献上,吻你。 朱军立即上前搂着莫弃解释,这是他的一个粉丝的疯狂行为。易水晶是低他一届的师妹,在学校里追他追出名了,各种出格的事都做过。 他好劝歹劝,明躲暗躲就是逃避不了她的纠缠。这不,发展到入室强行示爱来了。 他就是为了躲开她而到学校外面租房的,没想到他搬一次家,她就有办法三天之内找上门,做出像刚才这般出格的示爱行为。 真是蓝颜祸水啊! “弃弃,如果我变得丑了,你还爱不爱我?”朱军说着竟然拿起一把剪刀要往自己脸上划,他实在不想要这张俊美的脸了,不管他将自己伪装得多坏,依然会有一群疯狂的女孩子爱着他。 “不要!”莫弃及时抢掉了朱军手上的剪刀,眼里露着寒光,“我有办法对付!” “你,你有什么办法?”看着莫弃脸上的寒光,朱军打了个冷颤,恋爱中的女人可真疯狂,“我不要你为我去杀人!” 莫弃笑了笑,脸上罩上一层寒意,不用杀人也行,只要拿到易水晶的QQ号。说起QQ号,朱军想了想,最后在抽屉里翻找出了易水晶的QQ号。 莫弃先是拿出笔演练了一番,然后打开电脑,登录了自己的QQ,并且也让朱军登录了QQ,然后加易水晶的QQ为好友。易水晶刚好在线,朱军加她为好友,易水晶高兴得疯掉了,不停地发一些亲热暧昧的图片到朱军的QQ上。 在莫弃的策划下,他们三人玩起了短消息接龙游戏。她设计好了,不知情的易水晶一定会接下最后一个词,那么她就“死定”了。 莫弃看着短消息旁边的字数变成138/140时,胜利的笑意浮上了嘴角,右手食指大动,按上发送键。 这时,电脑屏幕突然不停地晃动起来,接着出现一片嘈杂的雪花,莫弃急得直磨鼠标。 几秒钟后,屏幕上出现了一张模糊的脸,莫弃吃惊地瞪着幽蓝幽蓝的屏幕,那影子越来越清晰。 “陈思!”莫弃大叫一声,嘴张成了O型。 真情假意 “弃,别再受朱军迷惑了!”陈思望着莫弃的目光里有太多复杂的情绪,有心疼有感动有愧疚,她没想到莫弃会为了她杀人。 听了陈思的话,莫弃狐疑地望着朱军。陈思告诉她,其实朱军是个死神,这个短消息的接龙游戏就是他创造的夺命游戏。她以前的男朋友就是朱军,他挑拨了她跟张倚的关系,让她们互相残杀,他好坐享其成,轻轻松松收集灵魂。 朱军利用自己那张完美无暇的脸穿梭游戏于众多美少女之间,挑拨离间,大肆玩他的死亡游戏。 “弃,你别相信她!鬼的话怎么可以相信?”朱军赶紧抱着莫弃,“你摸摸我有脉搏,有体温,有心跳,我怎么可能是个鬼?别相信她,鬼只会害人!” 莫弃脸贴在朱军的身上,感觉到朱军身上温暖的气息,不由得又将狐疑的目光投向陈思。 “别相信他,他这是附魂在人的身体上,这副身体的灵魂早就被他收服了!”陈思急得大喊,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好姐妹成为他的杀人工具。 只要莫弃按下发送键,就会引发诅咒,易水晶就会死。而莫弃因为杀了三个人,积够了怨气,也会引发诅咒而死。 “别相信他!” “别相信她!” 莫奔的耳朵嗡嗡作响,她不知道该相信谁,握住鼠标的手一直在抖个不停。 这信息到底是发还是不发? 尾声 不久,某校传出了一则惊人的消息:易水晶离奇死亡! 莫弃到底是按下了那个发送键,因为她才是真正的死神。先前玩游戏的小恋人跳楼事件不是有个第三者嘛,她便是那个第三者。 她本来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恐怖杂志社的金编,一天她下班回来的时候在街口被一辆车撞倒了,肇事者竞逃之天天,最后她因失血过多而死。 开车的人正是朱军,他是因为热吻他的女朋友,没看路才撞的莫弃。 所以,她能放过朱军和他的女朋友么?于是,她就扮邪恶的第三者,深更半夜跟朱军玩词语接龙游戏(当然他们之间接的词语很暧昧很H)。玩文字游戏本来就是她的拿手好戏,朱军的女朋友自然吃醋,最后竞发展到自杀了。死后冤气聚到她设计的短消息接龙游戏上,使这个游戏成了一个诅咒的游戏,最后朱军也受诅咒而死。 莫弃还给这个短消息词语接龙游戏取了个拉风的名字,叫“短命接龙”。 朱军死后,又成了她的杀人工具。朱军先是诱惑了陈思,然后又诱惑张倚,在两个女孩之间大玩美男计,挑拨了两人的关系。 至于张倚和欧希希之间的矛盾,当然也是她制造的,其实那篇获奖的文是她写的。她写成后先让欧希希得到,接着偷偷地将文调包给陈思,然后嫁祸给张倚。她堂堂一个金编的文岂能不获奖?更何况,她是鬼,有的是办法。 加剧了两人之间的矛盾后,她又将一个摄像头安装的链接发到了张倚的QQ上,这个连环杀计划便天衣无缝了。 因为,她要开一家《阴间怖条儿》恐怖杂志社,需要小编和写手,而张倚、陈思、欧希希都是文科尖子,她需要这样的人才。除此之外,她还需要大量的鬼读者来买她的恐怖杂志。 生前,她的理想是成为一个身家过亿的金编!即使现在做了鬼,她也不能丢弃自己的理想。 所以,她的短命接龙游戏远远还不能结束,聪明的小编们,恐怖写手——尤其是过稿率高的恐怖写手们千万要注意啦,哈!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短命接龙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5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