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瓶里有什么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8:09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3920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简介:飙歌 许飞阴阳怪气地说:秦浅这么漂亮的女生,多少男生排着队追。你倒好,居然把人家给甩了,还是因为一个又矮又胖的丑女,我看你脑袋是被门给夹了……
飙歌 许飞阴阳怪气地说:“秦浅这么漂亮的女生,多少男生排着队追。你倒好,居然把人家给甩了,还是因为一个又矮又胖的丑女,我看你脑袋是被门给夹了。也难怪秦浅受打击,你给她的心理造成了多大的阴影啊?” 章文泽不爽地说:“你再这样说叶婷,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谈恋爱本来就是你情我愿,是秦浅自己心理太脆弱,要是每个人都像她一样,失恋就出心理问题,休学回家,那学校就没人上课了。” 章文泽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喜欢上叶婷,因为她确实如许飞说的那样,没有任何吸引人的地方。可自己就是抑制不住,就像着了魔一样,总是想见她,想和她说话。 同寝的许飞最近也终于解决了个人问题,追到了心中的女神宋姣。为了庆祝一下,他约了宋姣、章文泽和叶婷一起去KTV飙歌。 情场得意的许飞一上场就点了一首萧敬腾的“王妃”,霸气十足地对宋姣深情演唱。章文泽也不示弱,点了首歌神张学友的“吻别”,可唱到高潮部分,他的声音陡然一变,变成了尖细刺耳的狂叫,声音就像一个发疯的女人!其他三人都被他反常的表现搞懵了,起初还以为他是故意开玩笑。但尖叫声持续不断,叶婷不停地叫章文泽的名字,试图让他停下来。可章文泽两眼发直,死死地盯着天花板,拿着麦克风一直喊到身体抽搐,还是没有停下的意思。 宋姣比较胆小,吓得都快哭了。叶婷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她拿起另一个麦克风,扯开嗓子飙了一声高音,似乎有跟章文泽一争高下的意思。叶婷果然是有两下子,她的声音比章文泽还高一个音阶,终于将章文泽的声音盖住了。章文泽忽然停止尖叫,他愤怒地扔掉麦克风,身体一抖,两眼一翻,晕倒了。 许飞和宋姣面面相觑:“许飞刚才怎么了?” 叶婷也是惊魂甫定:“撞邪了,不过现在只是昏迷,没有大碍。我听人说,有个失恋的女生因为伤心过度,在这里通宵唱歌,最后力竭而亡。然后这里就开始有闹鬼的传言,死掉的女生常常会附身到唱歌的人身上,疯狂地高声尖叫。这时,必须有人来和女鬼比着飙高音,如果声音没她高,就会和她一样停不下来,最后两个人都会喊破喉咙。如果声音能盖住女鬼,被附身的人就会停下来。” 这真是可怕的事情。 空的出租屋 昏迷的章文泽被许飞背回寝室没过多久就醒了,了解了刚才在KTV发生的一切,章文泽长吁口气:“我说叶婷不像你们想的那样一无是处吧,要不是她,我这嗓子估计就要报废了。” 许飞打趣儿地说:“活该你撞邪,你见一个爱一个,始乱终弃,女鬼就知道你不是好人。” 许飞的一番话并不是没有依据,进入大学,秦浅已经是章文泽的第十任女友。因为他有一个原则,女朋友两个月一换,而且都是漂亮女孩。在他眼里,漂亮女人就像花瓶一样,除了外观美丽,一无是处,腻了就可以随便换掉。 思绪杂乱如麻,为了弥补心中的愧疚,章文泽决定去秦浅家里探望她。叶婷一听章文泽要去找秦浅,她就泪如雨下,死活不同意,深怕他们旧情复燃。章文泽没办法,只好作罢。 说来也怪,叶婷本来从不打扮,一直素面朝天。可最近她一反常态,开始浓妆艳抹起来,在脸上涂着厚厚的粉,厚得好像走两步路就能洒下半斤粉末来。最让章文泽受不了的是,她几乎整晚都不睡觉,而且每晚都给他打电话。章文泽如果不和她聊天,她就在电话里哭。 许飞今晚不知去了哪里,都十二点了还没回来。寝室里只有章文泽一个人,刚准备睡觉,叶婷又来电话了。可电话里却传来了许飞凄惨的哀嚎,还有液体喷溅的声音。章文泽大声喊许飞,可是没有任何回应。最后,他披上衣服,向叶婷的出租屋狂奔而去。 章文泽气喘吁吁地拿出钥匙开门,可是钥匙孔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钥匙插不进去。章文泽没办法,只好拼命地捶门大喊:“叶婷,开门!” 屋子里好像没人,不一会儿,隔壁一个中年妇女眯着眼睛走出来,叉着腰骂道:“大半夜的喊什么喊,跟号丧似的,让不让入睡觉了?那屋没人住,你找谁呀?” 章文泽诧异地问:“不是有个叫叶婷的女大学生住在这儿吗?” 妇女不耐烦地说:“那个矮胖的女孩交了一年的房租,但只住进来几天就没人了,既然收了她的房祖,我又不好再租给别人,房子就一直这么空着。” 章文泽给叶婷打电话根本打不通,给许飞打也打不通。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宋姣来电话了,声音慌张:“许飞出事了,你快过来!”之后,宋姣告诉章文泽一个地址。 素浅失踪 章文泽按照地址来到了一间出租屋,门是开着的。章文泽看到许飞赤裸着后背趴在床上,宋姣无奈地站在一旁。章文泽叫了许飞几声,没动静。 章文泽走到床边,把许飞的身体翻动一下。他的正面鲜血淋漓,喉咙已经被人割开。章文泽惊呼:“发生什么事了,许飞怎么会变成这样?” 宋姣颤抖着说:“我在洗澡,许飞在外面看电视,这时候叶婷来了。我听到他们两个人在说话,然后开始争吵,紧接着就听到了许飞的惨叫。我吓得不敢出声,也不敢出来。不一会儿就安静了,我出来一看,就看到许飞变成了这样。” “这么说许飞是被叶婷杀死的?但叶婷绝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啊!”章文泽难以置信,又想起叶婷最近的种种怪异举动,“除非她已经不是叶婷了。” 宋姣不明白:“什么意思?” 章文泽回答:“KTV里的女鬼,自从那晚我在KTV出事后,叶婷就像变了一个人,行为十分怪异。每天浓妆艳抹,没准就是那个女鬼!” 宋娇叹了口气:“那现在该怎么办,许飞死了,警察肯定不会相信我们的话,只有你、我、叶婷在现场出现过。” 章文泽双眉紧皱,恢复了原有的淡定:“不能报案,我们得自己把尸体处理掉。” 二人处理完尸体后,宋姣忽然问:“听许飞说,你之前有一个女朋友叫秦浅,人长得很漂亮,你为什么和她分手7” 章文泽不喜欢别人打听他的私事:“我不想再提原来的事。” 宋姣坚定地说:“你必须回答我,女鬼缠上你,秦浅一直没有露面,这些可能有着某种联系。” 章文泽一想,似乎有道理。 第二天,章文泽就和宋姣一起去了秦浅家,希望能理清谜团。可出乎意料的是,秦浅的父母并不知道女儿半年前休学的事,秦浅一直没回家,他们还以为她在学校。 秦浅去向不明,宋姣、章文泽也只好失望而返。 花瓶美人 宋姣还是不肯放弃,她突然想到叶婷那间锁着门的出租屋:“你说那间出租屋里会不会藏着什么秘密?锁眼就是叶婷故意堵上的,她虽然给你钥匙,但不想让你进去。” 章文泽不得不佩服宋姣缜密的心思。他和隔壁的房东商量了半天,塞给她两百块钱后,房东终于答应拆掉门锁,进去看一看。 为了防止他们偷屋里的东西,房东就守在旁边。 房间里有很多差不多一人高的大花瓶。有些花瓶上的图案绚丽多彩,百花争艳;有些颜色清淡,高贵典雅:有些古拙大气,逸趣横生。但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是以女性的形态表现出来。都说漂亮的女人像花瓶,而这些漂亮的花瓶就像是一个个活色生香的美女,每一条线条都极似女性躯体的曲线,呈现出婀娜多姿的体态。花瓶瓷质细腻,富有肌理感,就像女人吹弹可破的肌肤。 章文泽看得入迷,阵阵沁人心脾的香气从花瓶口袅袅升起。他情不自禁地走上前,眼睛对着花瓶口,想看看里面究竟藏着什么东西。 一个身影迅速闪过,她蜷缩成一团,能清楚地看到一个瘦弱的脊背,上面凸起的脊椎关节清晰可见。脊背上的皮肤焦黑溃烂,她蜷缩着的脑袋慢慢抬起来,一张同样焦黑的脸上有一双红色的眼睛,眼睛里闪烁着熊熊烈火。 花瓶里是一个被火烧焦的女人,虽然皮肤焦黑,但她的五官却还清晰可辨。那本是一张清丽俊俏的脸孔——秦浅! 章文泽吓得跌坐在地上,房东见他反应如此强烈,也朝花瓶口看去。看了一会儿,不屑地说:“看把你吓的,里面什么都没有。” 章文泽不信,他哆哆嗦嗦地爬起来,又往花瓶里看了一眼。这次,花瓶里空空如也。难道是刚才眼花了? “你们看,这些黑乎乎的是什么东西?”宋姣指着角落里一团污物问。 房东不以为然:“房子空久了,老鼠屎呗!” 宋姣并不信,疑惑地蹲下身,捡起一些装进口袋里。这时房东有些不悦:“你们看够了没有?叶婷还交着房租呢,这里的花瓶也都是她的,可以走了吗?” 烧焦的内脏 没过几天,宋姣告诉了章文泽一个惊人的消息:“我让一个在医院工作的朋友帮忙化验了一下,出租屋里找到的那些黑色物质居然是被烧过的人类内脏!” 章文泽听得头皮发麻,宋姣又说:“叶婷是在和你恋爱后租的那间房子,秦浅也正是那时候失踪的。叶婷租着房子却不住,还将锁眼堵住,不让任何人进去。我猜秦浅很可能已经遇害了,那些肝脏就是她的!” 章文泽疑惑地说:“这么说叶婷就是杀害秦浅的凶手?可当时我已经选择了她,她没必要杀害秦浅呀!” 宋姣睑上浮现出一丝狡黠的微笑:“你外表出众,条件又好,叶婷和你在一起根本没有安全感。再加上秦浅这么一个强劲的前女友,她的危机感更强。说不定她们为了你,私下里就有过接触。叶婷一时昏了头,杀人也不是不可能。” 章文泽相信宋姣的分析,他说:“我在花瓶里看到了秦浅,她全身焦黑,就像被火烧过一样。” 宋姣打了个响指:“其实一开始就是秦浅在报复你,KTV里尖叫的女鬼也是叶婷自导自演的戏,因为她已经受到了秦浅的控制,为了误导我们,故意编出一个鬼故事。” 章文泽问:“秦浅报复的目标是我和叶婷,她为什么要杀许飞呢?” 宋姣双手托腮:“也许还有我们不知道的隐情。” 就在这时,叶婷忽然疯了一样冲过来撕扯宋姣的头发:“你这个狐狸精,离文泽远点!” 宋姣措手不及,章文泽急忙制止叶婷,一把将她推开“够了!你要报复就冲我来,不关宋姣的事,杀了许飞还不够吗?” 叶婷悲愤地说:“你胡说什么?我没有杀许飞!你居然这样护着她,都是骗人!你说从此会对我死心塌地,你说喜欢化妆的女生,其实你喜欢的只是美丽的外表!”叶婷彻底陷入了疯狂的状态,双眼通红地扑向宋姣,恨不得将她撕成碎片。 章文泽护住宋姣,将叶婷推开,由于力道过大,叶婷没有站稳,一个趔趄从栏杆上跌了下去。他们所在的地方是教学楼的第八层,从这里摔下去必死无疑。 章文泽呆住了,宋姣却掏出电话报了警:“警察吗?我们在XX大学XX教学楼第八层,我错手将一个同学推下楼……” “你为什么要替我背黑锅?”章文泽刚回过神儿。 宋姣的笑容有些苍白:“你一直都不知道,其实我喜欢你,因为你已经有了女朋友,我只能选择和许飞在一起,这样我才有机会接近你。刚才你是为了保护我才错手将叶婷推下楼的,我不能让你为了我去坐牢。” 听完这番话,章文泽心里五味杂陈,同时也对宋姣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情愫。 消失的尸体 警察一来,宋娇和章文泽就抢着说是自己杀了人。但警察一脸愤怒:“你们再这样戏弄警察,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宋娇和章文泽同时愣住:“什么,戏弄?” 警察怒斥:“楼下根本就没人,也没,有尸体。你们还在撒谎,是不是想跟我走一趟?” 两人面面相觑,默不做声,直到警察离开,他们才疑惑地跑到叶婷坠落的地方,仔细检查了数遍之后,并没有找到叶婷的尸体,难道尸体自己跑了? “你们找的人已经被我藏起来了,现场也被我清理干净了,没有任何人看到叶婷坠楼的一幕。”一个满身泥浆的男生忽然出现。 章文泽警惕地问:“你是谁?为什么要帮我们?” 男生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我叫徐铮,一个普通的陶艺爱好者,经营一家陶吧。帮你们是受一位朋友所托,而且我对叶婷的尸体也很感兴趣。其他的事情恕我无可奉告,你也没必要知道。”说罢,这个神秘的徐铮便转身离开了。 经历了这些奇异事件,秦浅的鬼魂似乎安静下来了,很久没有找章文泽的麻烦。 恢复单身的章文泽终于抵挡不住宋姣猛烈的攻势,喜欢上她了。 章文泽满意地看着镜子里英俊帅气的自己,一种膨胀感充斥在内心,他胸有成竹地把宋姣约到了一家西餐厅,深情款款地向她表白,以求正式交往。 哪知宋姣听后并不像章文泽料想的那样满心欢喜。她的眼神瞬间变得很冷淡,一种忧伤爬上眉梢:“今晚在学校外的小树林里等我。”说完,宋姣就匆忙离开了。 章文泽将宋姣的反常表现理解为一种女孩子的矜持与害羞,没有太在意a吃过晚餐之后,他就开始准备今晚的约会。 小树林里十分幽暗,章文泽双手插在口袋里等着宋姣。然而他等来的却是突如其来的一闷棍,从背后直接将他打晕。 章文泽醒来时,光线刺眼,空气闷热,他赤身裸体地被绑在一张石床上。见他醒了,徐铮露出诡异的笑容,随即拿起一把刀子,直接在他胸口剜下一块肉。章文泽疼得大声狂叫:“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 徐铮用一块纱布吸千章文泽胸口的血,然后用力拧干,将血挤进一个装满泥巴的容器里。他边弄边说:“小米对你1日情未了,本来想放过你,可你本性难移,终究还是没有经过考验,你伤透了小米的心。” 章文泽疼得浑身冒汗:“你说什么,小米是谁?” 徐铮冷哼着说:“你这个薄情之人,这么快就把她忘记了。她是你进大学后交的第一个女朋友,分手后伤心过度,在KTV里通宵唱歌,力竭而亡。” 真相 徐铮说:“我对陶瓷工艺有着独到的见解,能挖掘原料的灵性,将它们塑造成完美的工艺品。小米一直阴魂不散,她求我帮她。按照小米的遗愿,我将她的遗体烧制成美丽的花瓶。为了报复你,她让你莫名其妙地喜欢上又矮又丑的叶婷。谁知叶婷走火入魔,错手杀死了你的前女友秦浅。为了毁尸灭迹,叶婷挖出秦浅的内脏焚烧。小米也恨秦浅,于是我出面向叶婷提供帮助,叶婷将秦浅的尸体交给了我。因为没有内脏,死无全尸,烧制成花瓶后,秦浅的灵魂无法解脱,被永远困在了花瓶里。 “小米丧失了理智,接二连三地将所有和你交往过的女孩都杀死了,她们的尸体都被我烧制成花瓶,藏在叶婷的出租屋里。KTV里的女鬼并非子虚乌有,那就是小米。杀了那么多人,小米有些后悔,她想要放过你。但你必须经过最后的考验。小米一面骗叶婷说你喜欢化浓妆、会撒娇的女生。于是叶婷就每天浓妆艳抹,每晚给你打电话,让你觉得她很反常,以为是被秦浅的鬼魂附身。另一面,小米变成宋姣,故意勾引你。我也暗中帮她杀死许飞,栽赃给叶婷。最终,你丧失了判断,将叶婷推下楼,喜欢上了高挑漂亮的宋姣。你还是见一个爱一个,花心博爱的毛病永远改不了,小米最终对你彻底失望了。” 徐铮往章文泽身上涂了一层掺了血的泥巴,然后揉捏成花瓶的轮廓。 章文泽惊恐地大喊:“你想千吗?” 徐铮笑着说:“按照小米的愿望,将你烧制成一个花瓶,和她放在一起,凑成一对。说实话,我只用过女人的身体烧制花瓶,她们线条优美,皮肤细腻,是烧制花瓶的天然原料。可你_个大老爷们儿,我还真拿不准火候。” 看着炉子里的熊熊烈火,章文泽吓得大声求饶。就在这时,他忽然想到一件事,于是说:“你帮小米做了这么多事,你肯定非常喜欢她。可如果你把我做成花瓶和她凑成一对,你怎么办?” “对啊!”徐铮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我才是最爱小米的人,我和她才是一对。你不配和她在一起。” 看着徐铮掉进了圈套里,章文泽暗自窃喜,他认为徐铮会放过他。 尾声 章文泽没想到,接下来徐铮居然拿起一把锋利的尖刀,步步逼近。 下一刻,章文泽在惨绝人寰的嚎叫中被活剥了皮,但他还没有死,血淋淋的肌肉暴露在空气里,每一秒都是撕心裂肺的煎熬。 接着,徐铮在自己头顶上开了一道口子,扒开伤口,用刀割掉了自己的皮。速度很快,不一会儿红色的肉体就和皮肉分离了。他忍住剧痛,将章文泽的皮披在自己身上,咧嘴笑着:“这样小米就会把我当成你了!”然后纵身跳进了火炉……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花瓶里有什么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5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