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里墓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8:10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560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简介:降龙穴墓地 当徐辉对我说要去盗墓的时候,我以为他在开玩笑。可是看了他收集的资料之后,我认为徐辉是认真的。其实我和徐辉都研究过风水,我们这类……
降龙穴墓地 当徐辉对我说要去盗墓的时候,我以为他在开玩笑。可是看了他收集的资料之后,我认为徐辉是认真的。其实我和徐辉都研究过风水,我们这类人通常有两个职业——神棍和盗墓贼。以前我们当神棍骗些迷信的有钱人,现在看来,徐辉要转行。这不能怪他,谁让我们缺钱呢? 盗墓可不是闹着玩的,不仅要懂风水,还得懂历史和古玩,要不然谁都不知道挖出的东西值不值钱。为此,徐辉找未了三个人,说是这方面的行家。那两个女人令我印象很深,一个叫萧月梅,长得漂亮却不爱说话。另一个叫左兰,故作神秘却是个话匣子。还有一个男的叫周勇,有点儿目中无人。而我,叫韩昕,已故的父亲是个风水师。 农历九月十三,下午3点25分,申时。 我们五个人坐在徐辉家的客厅,要谈论一下盗墓的事。看着这套不错的房子,我有些诧异,徐辉怎么可能买得起房子?徐辉说这是他父亲留给他的,除此之外,他闭口不谈家事。当然,从我认识他开始,就没见过他的亲人。 徐辉拿出一张图,那是他自己画的,用手指着对我们说:“幽山和清河的交汇处,地势平坦,树木稀少,水流在这里分支从平坦空地两侧流过,是一块风水宝地。我想这种地方古代王侯将相的堪舆师不会找不到,那里肯定有座大陵。” 我眉头微皱,仔细端详着徐辉的图纸,低声问:“你去实地考察过?” “废话,不去看看,能知道得这么详细吗?”徐辉不满地白了我一眼,“幽山山脉蜿蜒曲折,远处高近处低。清河水流缓慢,把陵墓包住。树木稀少的空地范围很大。下午三点,太阳正好位于幽山和清河交汇处。” 周勇有些不屑,冷哼着说:“你说得云山雾罩的,谁知道什么意思?” 我完全无视周勇,转头看了一眼萧月梅和左兰,发现她们也在看着我,我叹了口气说:“龙脉为降龙,穴在龙眼,周围山环水抱,明堂开阔,的确是块风水宝地。不过,风水宝地也可以逆向运用,布置出入土不安风水局。如果擅闯,后果不堪设想。” 徐辉咳嗽了一声,沉着脸说:“韩听,你可以不去。” 我为什么不去?这么多人在,而且我还懂得奇术,又极度缺钱。于是我笑了一下:“别认真,我就随便说说,咱们什么时候动身?” “今晚。”这句话是萧月梅说的,让我有些困惑,难道她和徐辉早就商量好了? 我们一起准备东西,能想到的和想不到的,户外探险设施和防身工具,我还带了些对付鬼怪的东西,虽然不敢保证好不好使。说真的,我总觉得这件事来的太突然,尤其是那三个人的介入,让我感觉盗墓背后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看来此行我得谨慎点儿了。 路上很平安。到了幽山和清河的交汇处,也就是徐辉说的那个平地,我感觉浑身都不自在。这空地也太大了,根本没有树木。一阵阴风吹过,我打了个寒颤,抬起头,看到月亮已经被云彩遮住了。 盗墓贼不像考古专家,我们没有那么专业的工具,也没时间详细检测。所以,五个人每人一把铁锹,直接开挖。反正进入墓室是我们的目的,是否从入口进入,其实并不重要。 七星养鬼墓 晚上8点,戌时,山林中各种叫声不绝于耳。 徐辉挖得最快,不到半个小时,已经挖不动了。扒开土,看到了一些红色的木板,这就是墓室的最外层护壁。接下来的工作很简单,用斧子劈个洞,能够让人钻进去就行了。依旧是徐辉最有干劲,几下就劈出一个五十厘米的大洞,我们陆续进入墓室。 我们用手电筒照亮,赫然发现,这墓室真的很大,而且布局很怪异。棺椁在中间,围绕着棺椁有八个金属箱子,每个箱子约二十厘米那么大。最关键的是,我看到了墓室地上镶有一些闪亮的东西:起初以为是珠宝,走过去才看清楚是铜镜。一共七个铜镜,在箱子的空隙里有规则地排列着。 “这些箱子里一定就是陪葬的文物。”周勇兴奋地摸着其中一个金属箱子,似乎在想办法弄开。 左兰也在看另一个箱子,她边看边说:“箱子上有字,是大篆。” “铜镜上也有字。”萧月梅蹲在地上说。 我一愣,忙问:“都是什么字,能翻译过来吗?” 左兰挨个查看金属箱子,然后说:“巽、离、乾……” 我明白了,这八个宝箱是根据八卦方位摆放,看来这个墓室出自风水大师之手。可是,箱子里到底是什么呢?与此同时,左兰惨叫一声.然后手电筒落地。我和萧月梅忙跑过去查看,左兰的小腿不知道沾染了什么液体,正在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腐烂,疼得她脸色苍白,不停地惨叫。顿时,我们的脸色都变了。我的脑海中飞速旋转,试图捕捉到和这种怪事有关的资料。忽然,我的心一凉,问萧月梅:“铜镜上到底是什么字?” “贪狼。”萧月梅回答。 我按照墓室格局,根据风水学立向知识判断出墓室入口,然后跑去查看。果然,在入口左右两侧找到了钢镜,上面的字我认识个“巨”,那就没错了,这应该是“巨门”和“破军”,都是玄空风水中的星名,还是大凶星。九星用七,凶星守门,这是…… “徐辉,你在干什么?”萧月梅突然大喊道。我们这才注意到,徐辉在墓室中央的棺椁旁,刚才左兰的喊叫似乎并没有影响他。而此刻,他正要准备开棺。 徐辉根本没理会萧月梅,自顾自地把撬棍塞人石椁的缝隙中,然后用力一压,石椁的上封盖就被打开了。里面才是装尸体的棺材,不过在石椁和棺材中间,还有一些散落的尸体。 一股强大的气流在石椁被打开的瞬间涌出,直接把徐辉冲飞,落在了一个金属箱子旁。而那个箱子,居然是打开的。这边的左兰依旧痛苦地呻吟,我?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⑾种苡虏患恕U饧浠璋档哪故抑校衷谝丫页梢煌拧?br /> “我觉得我们被骗了。”萧月梅沉声说,“这里绝对不是普通的陵墓,我猜这是某人出于邪恶目的布置的风水局。” 我擦了一下额角的汗,苦笑说:“你说对了,不过布局者未必是坏人。” “这到底是什么局?”萧月梅一边用绷带给左兰包扎,一边问我。 我看了一眼晕倒在一旁的徐辉,然后解释说:“镇墓是五毒三怪,放在各种颜色的金属箱内,擅闯者会被这些奇异生物噬食而死。压墓是各种尸体,放在石椁与木棺中间,聚集阴死之气。护魂用四灵封棺,石椁内壁刻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灵。” “那七个铜镜呢?”萧月梅问。 我继续说:“养鬼用七星,七个铜镜上是星名。玄空九星共九颗星,此墓没用左辅右弼二星,并用凶星守门,棺椁在中央廉贞星大凶位,这就是人土不安风水局里最邪恶的‘七星养鬼墓’。” “有……什么用?”左兰有气无力地问。 我深吸一口气:“七星墓葬死者,实为养鬼。椁中有棺,棺中尸体化成尘。养鬼二十年,鬼成,若附人身,死者得以还阳。” 倒映起棺法 半夜10点一刻,亥时,天空下起了雨,墓室中除了雨滴声以外,异常安静。 萧月梅小心翼翼地在周围查看.徐辉和左兰都没了动静。而我则看着刚才我们用斧子劈开的洞,准确地说,那个洞已经被雨水冲下来的泥土堵死了。昏暗的墓室中有些潮湿,还有些诡异。我们无法确定在视线看不见的角落里暗藏着什么奇异生物。 过了一会儿,萧月梅走回来试探了一下左兰的鼻息,长吁口气:“她还活着,只是昏厥而已。” 我站在棺材旁,低声问:“她的小腿没事吧?” “不知道。”萧月梅摇了摇头,然后问,“如果只是死者还阳,那这个墓或许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吧!” 我苦笑着说:“没那么简单,人死即为生命终结,命既如此,如果用外力还阳,则有违天道。死者不属于这个世界,却硬留在这里,那就不是普通人类了。充满暴戾,懂得鬼术,会危害社会。” “啊……”徐辉醒了,他看了看周围,猛地从地上跳起,大声说,“你们干了什么?” “这还得你来解释。”我怒气冲冲地说,“为什么你提前不说这里是七星墓?现在倒好,左兰受伤,周勇失踪,洞口被堵死,黑暗中还有我们看不见的危险,你说怎么办?” 徐辉用手电筒照着那个打开的金属箱,脸色有些难看:“谁打开的?五毒三怪如果出来,我们都得死。”说完,他走到左兰身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放在左兰的鼻子前。左兰居然醒了,脸色依旧苍白,大口喘着粗气。 “应该是周勇,不过那家伙失踪了。”我撇了撇嘴。 徐辉没有理我,他问左兰:“刚才你被袭击之前,听到了什么声音没有?” “青蛙的叫声。”左兰虚弱地说。 “那就对了。”徐辉眉头紧蹙,“这个金属箱子里是五毒之一的射水蟾蜍,你腿上的液体是它的毒液。我们得尽快开棺,拿了陪葬品马上走人。” 就在这时,蟾蜍的叫声又响了起来,在不大的墓室中显得格外刺耳。我一惊,忙说:“别开棺了,最好马上走。” 我的话没起作用,徐辉和萧月梅根本没搭理我。看来,他们一定通过某些办法确定了这里有宝物。徐辉在石椁周围转悠了几圈,然后说:“刚才一定是尸体的鬼气把我冲飞,这个棺材不能按照正常方式打开,应该用天星派的倒映起棺法。” 所谓“倒映起棺法”我比较了解,就是背对着棺材,用八卦镜反射,观察棺材的周围是否有看不见的异物。如果有,则对异物进行破法,然后让属龙的人闭着眼睛开棺。 正巧,我和徐辉都属龙。最后决定我来拿铜镜,徐辉开棺。从镜子反射中我看到木棺周围的确有东西,四张纸符,这是四灵封棺符。破法很简单,直接把符撕掉。 然后,墓室内一阵剧烈摇晃。徐辉动作很快,用撬棍塞进木棺缝隙中,用力一压,棺材盖就打开了。如我们所料,里面没有尸体,却有一颗鸽子卵那么大的红宝石。 二十年前 萧月梅大叫一声,我们同时一愣,然后就看到她往地上扔了一个什么东西,墓室内瞬间烟雾萦绕。我明白了,这女人要独吞宝物。情急之下,我猛地冲过去,要抓住萧月梅,可惜扑了个空。不过,徐辉却把她的手腕死死抓住。烟雾散去,我看到她的手里果然抓着那颗红宝石。 “你居然这么无耻。”徐辉咬牙切齿地说。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来这里的目的,快放开我,否则我把你的事说出来。”萧月梅努力挣脱徐辉。 我的视线还在棺材里,根本没听到萧月梅的话,我大喊:“你们快看!” 棺材里居然有人,是周勇。可惜他已经死了,眼睛睁得很大。我们不知道他刚才去了哪里,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棺材里。刚才的烟雾很快就散了,是谁把他放在棺材里的? “这……”萧月梅明显吃了一惊。 徐辉面色沉重,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左兰。 左兰由于腿疼,一直在地上躺着,还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事,她被徐辉一看,显得很错愕。 我沉声说:“凶手就在我们三人之间。” “就是他。”萧月梅指着徐辉,“他就是墓主人的后代,这次盗墓就是为了把我们拉来,好让他父亲的鬼魂附在我们身上,以此还阳。” “你不要乱说。”徐辉怒斥。 我也有些疑惑,但我和徐辉认识很久了,不相信他会做这种事,于是问萧月梅:“你有什么证据?其实我觉得你最可疑,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萧月梅说出了二十年前的一件事: 二十年前,有一位富商偶染恶疾,于九月初六死亡。富商死之前把大部分财宝埋在一个隐秘的地方,没留下任何线索。他只告诉亲属后人,要想得到财宝,就得用“七星养鬼墓”把他安葬,二十年后带人进墓穴,他以此还阳,重生后去找那部分被埋起来的财宝。 他的亲属找到了一位懂七星墓的风水师,威逼利诱,后来绑架了风水师的儿子,风水师无奈,只能布置此局。正巧在幽山和清河之间有一处风水宝地,风水师就用从当地土巫手中购买的五毒三怪和家传的七星铜镜,在停尸七日后,于农历九月十三在此埋葬了富商。 后来,七星墓并不旺家道,富商的亲属接连死去,只剩下一个后代。现在二十年已到,这个后代要让父亲还阳,用他找到财宝。 我听完萧月梅的讲述,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于是问:“那你是风水师的后代?” “当然不是。”萧月梅说,“我家就是土巫,五毒三怪就是我姨妈卖给风水师的。而且我姨妈告诉过我,风水师布这局实属无奈,不久便抑郁而终。七星墓还需要一颗聚魂的红宝石,所以我才参与这次盗墓,为的就是这个。” “你说的没错,可惜还漏了一些东西。”徐辉笑着说,“二十年后的九月十三是非同寻常的一天,年月日时的天干地支全是阴性,所以子时一到,死者必然还阳。要破此法,得用后人血,可惜你们拿不到我的血。”徐辉说完,猛地冲向地上的左兰,把她拎起,用刀抵住她的脖子。 左兰大声呼救,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流下。 制 午夜11点19分,子时,我和徐辉对峙着,谁都不敢动。黑暗中清脆的蛙叫声又响了起来,如果我们不能制服徐辉,就祈祷射水蟾蜍出来帮忙吧!萧月梅不可信,墓室中养的鬼也要成形,局势对我很不利。 墓室又一阵剧烈晃动,石椁中的奇怪尸体居然全都被扔了出来。而且,它们可以活动,直接向我扑来。我知道,这是鬼魂在驱动着。尸体只剩骨头,是各种动物,也有人的。看来当年布置七星墓时,还挖了不少尸体。 我拿出一瓶胶水,掺了鸡冠血和黑狗毛,迅速泼在那些活动的尸体上。一阵痛苦的嚎叫声过后,尸骨散落一地,不再动弹。我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剩余的七个金属箱也抖动起来。 我转身对萧月梅说:“你是土巫的传人,应该知道怎么对付五毒三怪吧?” 萧月梅惊恐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连五毒三怪是什么都不知道。姨妈从来不让我涉及这些,自然也不会告诉我怎么对付它们。” “好吧,你是无辜的。”我叹了口气。 萧月梅不知所措,甚至不知道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这时,术棺里的周勇出来了,他悄无声息的来到我身后,用力掐住我的脖子。我呼吸困难,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用目光祈求萧月梅帮忙。 萧月梅皎了咬牙,抽出随身携带的匕首,直接刺在周勇的肚子上,可惜什么用没有。周勇的眼睛很黑,根本没有眼白。我知道,周勇已经不是他本人了,而是那个附在他身上的富商鬼魂。 子时已到,他已经彻底重生了。 他掐住我脖子的力道越来越大,我已经接近眩晕。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左兰痛苦地惨叫一声,然后一个身影冲过来,闫勇的手松开了。 接下来,周勇歇斯底里地喊叫着,身体不停地抽搐,最终像散落的沙子一样,化成无数粉尘。在他身后,是手持匕首的徐辉,刚才就是他给了周勇一刀。 “成功了?”我咳嗽几下,然后问。 徐辉笑了一下:“当然了,后人血会让他魂飞魄散。可惜了,没问出当年他把财宝藏哪儿了。” 我也笑了:“那些不重要,左兰怎么样了?” “死不了,刚才只捅了她一刀。”徐辉亳不在乎地说。 “怎么回事?”萧月梅满脸诧异。 还没等我给她解释,墓室剧烈晃动起来,这次晃动得最严重,仿佛随时都可能坍塌,我们要做的就是马上离开。用斧子砸开墓室入口,又用铁锹挖开土,我们简直是玩命地掘土,很快就出来了。 外面的雨天已经晴了,月亮也出来了,墓室则彻底塌陷了。我和徐辉长出一口气,看着昏迷不醒的左兰,彼此会心地一笑。现在唯一的宝物,也许就是那颗红宝石了。可惜萧月梅说她刚才出来时弄丢了,对此,我和徐辉都不信。 阴谋漏洞 左兰醒了,看着坍塌的墓室和安然无恙的我们,满脸愤怒:“你们到底千了些什么?” “把你父亲送回阴间而己。”徐辉冷冷地说。 我则补充说:“没那么简单,估计她父亲都魂飞魄散了,哪还回得了阴间?” “你们,我要杀了你们!”左兰歇斯底里地扑了上来,可惜被徐辉一脚就踢倒了。刚才徐辉可是捅了她一刀,这会儿她根本不堪一击。 “现在你们得解释一下了吧?”萧月梅眯着眼睛问。 “好吧!”我点头说,“你不懂五毒三怪,我说你是无辜的,意思是你和左兰不是一伙的。五毒是黄蜘蛛、独目蝮蛇、血蝎子、双头螟蚣、射水蟾蜍,三怪是人面貂、无足鸟、火焰鼠。这种生物根本没有二十年的寿命,所以箱子里应该只是骸骨。那么左兰又是怎么被射水蟾蜍袭击的呢?徐辉问过她,她说听到了青蛙叫声,这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证明她是假装受伤。小腿外贴了一层硅胶,制作出腐烂的假象。” 这时,徐辉插话说:“一个正常的人,为什么假装受伤呢?很简单,她不想让我们怀疑她。昏暗的墓室内,周勇失踪了,她腿部受伤,肯定不会被我们怀疑。可惜她算错了一点,不该利用我。她的亲属没死之前应该告诉过她,为了用‘七星墓’葬她父亲,亲属们绑架了风水师的儿子,也告诉过她风水师的儿子是韩昕。所以她一直很在乎韩听的举动,从而忽略了我。殊不知,韩昕的父亲正是我的舅舅。二十年前发生的事,我和韩听知道的一样多。” 一提起这事我就无限伤感,不过此时此刻,我应该冷静,继续说:“徐辉刚才的叛变,实际上是为了控制左兰,也以此得到富商后人的血。刚才他先捅了左兰一刀,刀上沾了左兰的血,而后又捅了被富商上身的周勇一刀,这一刀正好杀死了富商的鬼魂。周勇应该也是被左兰利用的,打开金属箱子,放出青蛙叫声。可惜这种人,最后多半会被灭口。” “你们既然都已经知道了,为什么还要拉着我盗墓?”萧月梅的脸色不太好看。 “因为我们不知道你和左兰到底谁是富商的后人。”徐辉耸了耸肩。 萧月梅很不高兴,起身就走了。看蓿她渐行渐远的背影,我和徐辉也没说什么。毕竟拉着她进入了这么危险的七星墓,那颗红宝石就当作礼物送给她吧! 倒是左兰,我们现在不知该怎么处理。我们不能杀人,反正七星墓已经破了,就不为难她了。至此,我们决定把左兰送去医院。七星墓会带来厄运,她的亲属先后死去,她父亲藏起来的财宝也随着七星墓被破而找不到了。其实她也挺可怜,希望七星墓破了,压在他们家的厄运也会随之消散。 尾声 农历九月十四,凌晨4点,寅时。月亮仿佛更亮了,没错,明天就是十五。 幽山和清河的另一侧交汇处,也是一个风水宝地。如果七星墓是降龙穴,这里就是升龙穴。葬着我的父亲,也就是徐辉的舅舅,风水大师韩林风。 我拿出两瓶白酒,洒在墓穴上,泪水模糊了双眼,低声说:“您安息吧,七星墓已破。您当初不该因为我一人的安危,陷更多人于危险之中。” 徐辉拍了我的肩膀一下:“别说了,你应该理解他。我们以后不能盗墓了,这种事有损阴德,还是当神棍吧,给那些有钱人送去些心安。” 这时,一个人来到我身边,居然是萧月梅,他给我父亲上了一炷香,然后说:“我姨妈说他是好人。” “你怎么又回来了?”徐辉问。 萧月梅白了徐辉一眼,低声说:“那颗红宝石是假的。” 天色越来越亮,这一夜的盗墓,似乎白忙活了。 或许,不是这样。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七里墓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5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