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板下面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8:14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6653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7分钟
简介:晚归遇诡 时间已经是凌晨,卧谈会早已经因为疲倦而终止了,女生寝室楼一片死寂。 睡得迷迷糊糊的秦小欣突然感觉有人在摇她,睁开眼睛就看到和她的……
晚归遇诡 时间已经是凌晨,卧谈会早已经因为疲倦而终止了,女生寝室楼一片死寂。 睡得迷迷糊糊的秦小欣突然感觉有人在摇她,睁开眼睛就看到和她的床铺挨着的苏田田神色紧张地看着她。 “你干嘛还不睡……” 她的话还没问出口,就被对方捂住了嘴。 苏田田嘴里喘着粗气,全身都在颤抖,神色紧张地指了指地板。 秦小欣会意,转过头一看,顿时瞪大了眼睛——地板上,竟然趴着一个人,似乎已经嵌进了地板里,赤身裸体,看不到脸。 皎洁的月光照射下,能清楚地看到那个人白皙的皮肤上开始溢出了点点血迹,不一会儿,血迹汇成了一个“死”字,那个字最后被淹没在血流里。 秦小欣的心脏快跳出来了,她能清晰地感觉到苏田田的全身都在颤抖。她想张嘴说什么,对方却先凑到她耳畔说了话:“没错,那应该就是周茵茵了!” 周茵茵? 听到这三个字,秦小欣那根紧绷的神经在瞬间“啪”的一声断掉了! 周茵茵就是那个前几天被她们发现惨死在校外的女生。 那晚,刘梦的男友夏杰跟她提出了分手,室友秦小欣、苏田田和薛露陪着伤心欲绝的刘梦喝得七荤八素,四个人直到午夜时分才摇摇晃晃地回学校。 那时候下着雨,寝室大门早就关了,她们只有绕到围墙那儿,爬墙进去。 因为是校外,平日基本没人走,杂草丛生的,于是,这里便成了夜归人的大门,不知道谁?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帕烁龇掀拇布茏釉谇奖摺?br /> 秦小欣清楚地记得,几个人刚走近围墙的时候,她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昧。 “这里好像有个下水道没有盖子,你们最好注意……”还未等秦小欣反应过来,相对清醒走在前面开路的苏田田突然语气颤抖地改了口:“这、这是什么?” 当头脑晕眩的秦小欣走上前去看时,瞬间吓得瘫坐在地:那是一具赤裸的死尸!在手机屏光的照耀下,可以清晰地看到这周围的杂草上全是触目惊心的血迹,尸体后背上还有一个大大的“死”字。 秦小欣想叫,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跟在后面,醉得一塌糊涂的薛露和刘梦什么都不知道,见状居然醉语道:“走啊,难不成你们还翻不过这墙?” 还没等她俩制止,两人摇摇晃晃地推开了秦小欣和苏田田,完全没有注意到脚下的“东西”。 一步! 两步! 三步! 秦小欣和苏田田两人颤抖着拥抱在一起,眼睁睁地看着醉得云里雾里的刘梦和薛露踩着尸体朝前走,嘴里发不出一点儿声音。 接着,更令她们恐惧的一幕出现了:随着刘梦和薛露的踩踏,尸体居然裂开了,裂成了几块! 就在刘梦踩下第四步的时候,她突然停了下来:“什么东西啊,软绵绵的?”满嘴酒气的她还没说完,就听到了薛露的一声尖叫。 瞬间,薛露就只剩下一个脑袋突兀地支在杂草中——她一下子掉进了下水道里,正在里面挣扎着! 薛露的“救命”还未叫出来,便看清了眼前血肉模糊的尸体,然后不等瞬间清醒的她尖叫出来,整个人就已经掉了下去。 警察很快介入了,校方为避免造成恐慌,对消息进行了封锁。 死者的身份也很快被确认了,是周茵茵! “周茵茵?”听到这个结果的校方负责人一惊,脸上瞬间白了。 原来这个周茵茵在三年前就失踪了,可现在,尸体只是无缘无故裂成几块,并没有腐烂。 当时被吓得魂不附体的三个女孩和被救上来后的薛露在医院里修养了几天,这才回到学校。破案的事情已经交给了警察,她们几个除了不定期地做噩梦之外,也没再发生什么诡异的事情。于是,几人一直努力活跃气氛,想提早把心里的阴影驱除,接连几天晚上都故作开心地又打又闹。可就在今晚刚刚熄灯的时候,掉进下水道被救上来后就一直沉默的薛露突然冒了一句:“今晚是头七呢!” 一句话让另外嘻嘻哈哈的三个人瞬间沉默了。 “死”影 原本秦小欣是不会在意这些的,可是现在…… 她又看了一眼地板上的“东西”,狠劲儿掐了一下自己,确认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之后,她预感到今晚可能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也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小欣.你不睡觉坐着干什么啊?”对面床位的刘梦已经爬了起来,看起来应该是要下床上厕所。 而原本趴在地板上的尸体像是受到惊吓一般,在秦小欣眨眼的瞬间居然不见了! 她不太确信地揉了揉眼睛:真的不见了! “我……”秦小欣刚发出声音,就诧异自己居然能说话了。她四下观望了一下,才发现刚刚还将她的嘴死死捂住的苏田田居然不见了,床上也空荡荡的。 可刚刚明明…… 就在秦小欣想掀开被子进一步查看的时候,苏田田的声音居然从床下传来了:“快去阻止她,必须救救她!” 秦小欣一愣:“田田?你怎么……”她转过身一看,嘴里的话却停住了,面前哪有什么人! 月光在此刻显得异常的白,地板此刻显得异常的惨淡,苏田田到底去哪儿了? 这时候,“啪叽”一声,下床的刘梦一个不稳,如死猪一样砸了下去。 “迟早有人会摔死在这床架子上的。”就在刘梦骂骂咧咧地爬起来时,满心疑惑的秦小欣的心“咯噔”响了一声,她看到月光下的刘梦居然有两个影子。 一个影子在前,一个在后,在前面的那个影子上赫然有个白色的“死”字。 刘梦迷糊着眼睛,完全没注意到脚下的异常,摇摇晃晃地朝厕所走去。 一步! 两步! 三步! 床上的秦小欣动也不敢动一下,眼睁睁地看着投射在前面的那个带着“死”字的影子慢慢伸出了手,抱住了行进中刘梦的脚! 就在刘梦将要踩下第四步的时候,她突然停了下来,全身绷得直直的,将要踩下的脚悬在半空中,迟迟放不下去。 “小欣……”对方似乎不敢动弹,声音瞬间颤抖起来,“我——” “你……”秦小欣故作平静地答道,“你怎么了?” “我、我好像踩到死人了!” 对方的话音刚落,秦小欣全身在瞬间猛然抽搐了一下:她看到地板上,那个带“死”字的影子居然在拉扯刘梦本来的影子! “你说什么,踩、踩到什么了?” “这地板软软的。”刘梦说得很小心,生怕惊动了什么,“和上次喝醉踩到周茵茵尸体的感觉一模一样。” 对方话音刚落,整个寝室瞬间黑了——月亮一下子躲到了云里! “小欣你帮帮我!”刘梦一下子哭了出来,“我这只脚完全动不了了!” 黑暗之中,秦小欣只能看到刘梦的轮廓。她迟疑着,觉得应该是地板上和黑暗混在一起的影子将刘梦抓住了。 “小欣,你快帮帮我!”刘梦的声音近乎处于绝望的边缘。 可这是四人间的寝室啊!现在,刘梦在地上,自己在床上,刚刚还在的苏田田突然不见了,那还有一个人呢? 秦小欣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薛露的床,只听到对方均匀的呼吸声,自从从医院回来后,她每天都要用药物辅助睡眠:是药效使她睡得太死还是她根本是装看不到正发生在屋子里的恐怖事件? 想到这里,她毫不犹豫地爬下了床,床架子随着她的动作,“吱嘎吱嘎”地响个不停。 就在秦小欣刚踏到床架最上面那根踏板时,苏田田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不要下去!” “田田?”秦小欣下意识地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转过头的瞬间,月光一下又射了进来,屋子里在刹那变得亮起来,随着刘梦惊恐万分的尖叫声,她看到了苏田田——被拉长了的苏田田!她的身体像面条一样被拉长,已经完全变形的脸就堵在秦小欣眼前。 “啊!”随着叫声,她的手一松,整个人一滑,摔了下去! 在下坠的慌乱之中,她挥舞的手摸到了苏田田的身体——坚硬无比,却又如课本一样的薄。 然后,她的脑袋在砸到地板上时传来“嘭”的一声闷响,整个人顿时陷进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亡灵来电 秦小欣是在医院醒来的。 夏杰意外地出现在了病房里,跟薛露忙上忙下地照顾着她和刘梦。夏杰在迎接新生时便和秦小欣熟识,又因为刘梦的关系,他们的关系一直不错。 想起昨晚的事,秦小欣不禁狐疑起来,几个人都在,却唯独不见苏田田!难道说,昨晚的事儿…… “田田呢?”秦小欣抓着薛露的手问道。 对方望了望一旁的刘梦和夏杰,犹豫起来,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她。 “怎么了?”她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死了!”夏杰叹了口气,还是说了出来,“是死在床上的……” “那天早上……”薛露接过话茬,目光闪了闪,“那天早上,我一起床就看到你跟刘梦都晕倒在地板上,就立马找人把你们送到了医院。忙活一番安顿好你俩后,我才注意到没见着田田,打她电话也一直没人接。直到中午回到寝室,才看到……”说到这里,薛露脸色突然就变了。 “回到寝室怎么了?”秦小欣急切地追问着。 “我看到她躺在床上,叫了她两声,她没答应也没动。然后我就爬上她的床,发现她整个人竟然窝在被子里,我不知道当时哪来的胆子,一把拉掉了盖在她身上的被子,然后就看到……”这时候,薛露的脸色一下白了,“我就看到被子下,田田的身体已经裂成了几块!” “这……这怎么……”秦小欣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还是被吓得说不出一句话。 “学校早就把这事儿跟田田家里说明了,尸体在第二天就早早地被运回了……” 也就是在这时候,一直处于沉睡中的刘梦突然间大叫了一声,坐了起来:我看到她了!她说,我们踩到她了,要付出代价!” 说完这句话,刘梦的眼睛一下暗淡了下去,呆呆地看着夏杰:“你会救我对不对?夏杰,对不对?” 刘梦的举动让现场的气氛变得异常尴尬。 秦小欣只觉得脑袋有些痛,她反应过来后,岔开话题问道:今天几号了?” “7号。”夏杰一边安抚着刘梦一边应道。 “你俩昏迷了三天!”薛露接过话茬儿,“你们都是今天才醒来的,我吓死了,以为你俩……”说完,薛露哭了出来,我以为你俩也会跟田田一样……你俩到底怎么了?医生说你们身体都没事啊!” “没事儿了!”秦小欣一把抱住薛露,“可能只是……” 她突然停住了——薛露的身体居然像冰一样,冷得刺骨! 就在这时候,秦小欣的电话响了。 她顺势推开薛露,掏出一旁的手机一看,不禁跌破了眼镜:居然是苏田田的来电! 她起床,跌撞着朝病房外跑了出去。 急促的铃声不断地响着,她的手开始颤抖起来,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一行字:接!我能听见你说话,我必须告诉你一个秘密,否则,刘梦也活不过今晚的! 看到这话,秦小欣汗毛都快要竖起来了。就在她将要按下接听键的时候,她身后的病房房门突然传来猛烈的撞击声。她一抬头,便同逃命似的跑出来的刘梦撞了个满怀,手机被甩到了地上。 刘梦不由分说,抓起被撞倒在地的秦小欣:“快跑,我们快跑,周茵茵来了!” 说着,疯子一般的刘梦一脚下去,清脆的一声“吱嘎”后,她的手机被踩成了几块! 等夏杰和薛露追出来的时候,刘梦早已经没了踪影。面对她不解的眼神,夏杰叹了口气,将她扶了起来:“医生说,她由于惊吓过度,情绪暂时有点儿失控。” “不行,得把她找回来!”说着,薛露又追了出去,留下夏杰和秦小欣两人静静地站在楼道上。 “你们那晚到底怎么了?”夏杰还是问了出来! 秦小欣没有回答。 夏杰没再追问,反倒引出了另一个话题:“你说,三年前就失踪了的周茵茵,怎么又会在10天前,被你们撞见她的尸体昵?” 秦小欣听出来夏杰话里有话:“你什么意思?” “你看刘梦被吓成这样子,我觉得,三年前周茵茵的失踪,说不定就跟她有关!” 她们都有问题 秦小欣是当天晚上在寝室里见到刘梦的。 她回去的时候,对方的情绪已经完全稳定了下来。 “你回来了?”刘梦冷冷地和她打着招呼,完全和早上疯子一般的她判若两人! 面对秦小欣疑惑的表情,薛露将她拉到了阳台:“我追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回到寝室了。我走进屋子,就发现她已经正常了!” “难道在医院她是故意装的?”秦小欣小声问道。 “不是!”薛露否定了! “那怎么……” 对方将嘴凑到她耳边:“我觉得,现在屋子里的这个人,不是刘梦!” 一句话,让秦小欣才放松下来的神经瞬间绷紧了! “你看,”薛露指了指,“她喝饮料的时候,居然是用的杯子,还是用右手!” 的确,左撇子的刘梦之前喝饮料都是直接用瓶子的! “这……” “这些,都是周茵茵的习惯!” “什么意思?”秦小欣听到对方莫名其妙的话愣住了。 薛露叹了口气:“其实,在你住到这间寝室之前,在你那个床位住的就是周茵茵!” 秦小欣差点儿没叫出来:“原来你们是一个寝室的!”秦小欣新生入学时,由于床位紧张,被分到了学姐她们的寝室。 薛露点了点头:“那时候,苏田田跟刘梦都很看不惯周茵茵,平日里频繁发生摩擦。我一直怀疑,当初周茵茵的失踪,就和她们有关,不然,现在怎么会……” 两人刚说到这里,刘梦突然站了起来,眼神冷冷地盯着她俩。 秦小欣和薛露顿时后背一凉。 “早点儿睡吧!”看着两人紧张的表情,对方“噗哧”一下笑了出来,说完爬上了床。 可秦小欣和薛露怎么也笑不出来,因为两人同时都注意到了,刘梦站起来的时候,地板上居然投射出了两个不同的影子! “怎么办?”秦小欣紧张地看着薛露。 “一定找得到什么方法救她的。“对方的语气也打着颤。 这一晚,秦小欣翻来覆去睡不着。 她觉得,只要自己一睡着,刘梦就会爬起来,将她们致于死地! 手机已经坏掉了,通话功能完全丧失,苏田田白天要对自己说什么呢? 无奈的她只能上上网。 手机QQ刚登录上,夏杰的对话框就弹了出来:你一定要小心,刘梦和薛露,都有问题? 秦小欣:薛露?她有什么问题? 夏杰:她可能已经死了! 秦小欣一下愣住了,她想起了薛露冰冷的身体。 夏杰:真的,可能你没有注意到,她没有影子! 没有影子?秦小欣反应过来,怪不得她一直觉得薛露怪怪的,很多时候都刻意地躲着光,原来是怕她发现影子的秘密。 夏杰见她迟迟不说话,强调道:我当时也很害怕,一直跟她待在医院照顾你和刘梦,我当时担心,她会对你们下手。还有,刘梦现在的状况,可能就是她做的手脚。 秦小欣:你别吓我,她为什么会这样? 夏杰:可能因为周茵茵的事。当初101寝室里的四个人,数她俩的关系最好了,三年,是一个轮回期限,你说,假如三年前周茵茵失踪时就死了,那三年后她以这样的方式回来,会找谁帮她呢?当然是好姐妹薛露! 秦小欣:难道当初真的是田田和刘梦害死的周茵茵?薛露为了给好姐妹报仇,已经把田田害死了? 夏杰:这个,我也不知道,总乏你现在不能相信她! 两人刚对话到这里,秦小欣忽然觉得有人在摇她。 她下意识地抬起头用手机一照——居然是苏田田! 她一惊,正要叫出来,对方一下子捂住了她的嘴:“听我说!我已经死了,刘梦也活不长了,但我们不会害你,你要照她说的做!假如她真的死了,你一定要把第四块地板撬开,里面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说什么?”秦小欣下意识地叫了出来。 “我说……”对方的话还没说完,秦小欣就看到一双手伸了过来,穿过苏田田的脸,抓住了她的肩膀a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喂,你醒醒啊!”就见薛露慌张地摇着她的肩,“醒醒啊,你做噩梦了!” “我……”秦小欣浑身一抖,眨眼之间,眼前的苏田田不见了——她发现自己还躺在床上,月光下,只看到对床的刘梦拿被子在身上盖出了一个奇怪的形状:坟墓的形状! 周茵茵还活着 生活慢慢恢复了正常,学校的保密工作做得相当好,没有任何人将周茵茵和苏田田的事记在心里。 但秦小欣没有忘记夏杰的话:薛露和现在的刘梦都有问题! 真的有问题吗? 几天过去了,她和薛露依旧照常上课、下课、打水、出操…… 但对方依旧躲着光,难道她真的已经死了吗? 而刘梦,则一直没出过门,甚至没有下过床,整日都坐在电脑前,吃饭、喝水都是秦小欣全程服务的。 “小欣,难道你不怕她吗?”薛露终于忍住不问道,“她真的不是刘梦了!” “怕!” 一进寝室看到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像尸体的刘梦,秦小欣是很怕。但每当回想起苏田田的眼神,以及那晚她以那样诡异的方式传达给她的话:刘梦也活不长了,但她不会害你,你要照她说的做!假如她真的死了,你一定要把第四块地板敲开,里面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她就不那么害怕了。 这天中午刚下课,正往寝室走的秦小欣意外地接到了夏杰的电话:“今晚12点,我们必须去一趟你们遇到周茵茵尸体的地方。” “去那里+嘛?”秦小欣分外地诧异。 “薛露不是掉进那里的下水道了吗?” “对啊!” “我们应该进那下水道看看,我觉得……”夏杰顿了顿,“我觉得真正的薛露还在下面!” “你这话的意思是——” “公安局里的尸体不见了!”夏杰猛然打断了她,“存放起来等待被处理的周茵茵的尸体在监控下,居然重组在一起,自己走了出去!” “你怎么知道的?”秦小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负责周茵茵案子的警察是我叔叔,他找我了解周茵茵的情况时,被我逼着才告诉我的。”他越说语气越颤抖,“我觉得,周茵茵的尸体虽然被肢解了,但她还是活着的!” “天呢!”秦小欣听到这话,忍不住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你的意思是,那晚上,她故意出现在我们翻墙的路上的?”她恍然大悟地叫了出来,“怪不得,薛露掉下下水道的时候,我看到尸体已经裂开的周茵茵的手突然动了一下,当时我以为尸体是被踩到才动的,原来——是她把薛露推下去的!” “对,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 “假如是这样……”已经走到寝室门口的秦小欣突然停了下来,“那刘梦和薛露——”她想起两人的反常举动,“她们之间就有一个人是周茵茵,难道真是刘梦?” 她刚说到这里,手机里突然传来了“吱吱”的信号干扰声后,屏幕一下黑了。秦小欣“喂”了两声,夏杰始终没回应。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门走了进去。 “回来了?”刘梦疲倦地看了她一眼,又把目光集中在了面前的电脑上。 “嗯,薛露呢?”她故作镇定地回答道,都不敢看对方,“她不是早回来了吗?” 今天的刘梦有些反常,她那被被子包裹着的身体在不停地打着颤,手握在鼠标上都显得分外吃力。 “她?可能回不来——”刘梦的话还没说完,身体抖了一下后,直接瘫了下去,“快、快给我一杯水,快啊!”说着,从她身上传来了怪异的“吱吱”声,同时,刘梦那唯一露在外面的脸,瞬间就变黑了。 秦小欣被对方突然的举动吓坏了,连忙倒了杯水:“你……你的手怎么了?”她看到对方接杯子的手,居然完全是千枯的! “我、我的时间到了。”刘梦吃力的声音夹杂着来自她身上的“吱吱”声,显得分外模糊,“记住!不要相信和周茵茵有关系的任何人!还有,不要踩到……” 刘梦的话还没说完,“吱吱”声一下变得清晰了,同时,秦小欣看到刘梦的嘴在瞬间就和手一样——干枯了! 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刘梦整张脸都在极速脱水,“吱吱”地裂开了——在最后那一刻,对方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秦小欣,似乎是在督促她答应自己,一定要让她安息! 吓呆了的秦小欣在半秒后才叫了出来,同时,身体失去了平衡。她下意识地抓了一下,恰好拉到刘梦那一直裹在身上的被子。当她摔下来时,被子也随之完全被扯开了,她看到被子下面刘梦的身体,居然是方块状的! 就在她晕倒的前一秒,她看到开门进来的薛露脸上如释重负的笑容! 地板的命运 秦小欣不敢相信自己还会醒来。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夏杰坐在她身边,情绪低落地垂着头。 “你怎么在这里?”秦小欣坐起来,发现自己躺在寝室里,后背疼痛无比。当她看到屋子中央昏迷不醒脑袋还流羞血的薛露时,她一下呆了,“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在电话里听到你的叫声,就急忙赶过来了!”夏杰的情绪还未稳定下来,“一打开你们寝室的门,我就看到薛露拿着刀在你的背上刻东西!” “什么、什么东西?” “一个‘死’字!”夏杰吸了口气,“我当时慌了,情急之下,就直接把她打晕了。接着女生放学都回来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只好先处理了一下。” “我们还是把她送医院去吧!”秦小欣说着,爬了起来,有一块地板突然“咯吱”响了一声,裂开了一道不大不小的缝儿。 当她抬头,看到刘梦的床时,一下大叫了出来:“刘梦呢?刘梦的……”她将“尸体”两字生生吞了下去。 “刘梦?”夏杰恍然大悟般地叫了出来,“我进来的时候,就没有见着她呀!” “不对,不对!”秦小欣扶着床架子,想到了她晕倒前看到薛露脸上的笑容,“今天是我们踩到周茵茵尸体的第14天……” “二七?”夏杰紧张地站了起来,看了看手机。“现在已经23点了,我们必须去下水道里救刘梦!周茵茵一定是借用薛露的手,把小梦带到那里去了!”说完,夏杰推开门,奔了出去! “我先过去,你务必要在0点前,将我从下水道里拉出来!” “你还喜欢刘梦对不对?你和她分手只不过是为了……”秦小欣失落地追到门口,这时候,早已经熄灯了,寝室楼外,漆黑一片,寝室楼里,一片死寂! “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夏杰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冲进了黑暗里! 转身回到屋子里的秦小欣打开了桌上事先准备好的手电,地上的薛露吃力地动了动,朝她伸出了绝望的手:“救救我……救救我……” 薛露身下的地板,慢慢凸起了什么东西。 秦小欣没有理会她,只是将地板上的东西小心翼翼地清理干净。 在手电筒微弱的灯光下,有两块地板有明显的裂痕,并且,此刻仍然在开裂。 “是你……原来你才是……”地板上的薛露虽然惊呆了,却已无力言语,因为她的身体已经和她身下的地板连接在了一起,像和地板长在一起一样。 “露露,其实,我早就回来了!”秦小欣悲哀地摇了摇头,“当初你明知道刘梦跟苏田田要害我,不但不阻止,为什么还要落井下石呢?” “因为我不想你活着!”薛露居然笑了,“因为当时夏杰眼里只有你,容不下其他任何女生,包括我!”说着,她又扭过了头,“但我真的没想到,你被她们推下去后,身体直接撞到废弃的床架上,被弄成了几块。我更没想到,刘梦和苏田田讨厌你是因为你会蛊术,你不仅下蛊令夏杰死心塌地地爱你,还留了一个诅咒在寝室中!” “夏杰?”秦小欣打断了薛露,语气突然一转,“你说周茵茵的男友就是夏杰?”她惊讶地叫了出来,“原来,夏杰把你放在这块地板上,是有预谋的!” 薛露一愣,立马反应了过来:“你……你不是周茵茵!”这下,她彻底蒙了!“那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这里?” “我到底是谁已经不重要了!”秦小欣站了起来,“不管我是谁,都改变不了你中咒后和苏田田、刘梦一样,变成第四块地板的命运!” 说完,秦小欣刚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跑出去后立马又折了回来,此刻她没有犹豫,径直地敲开了屋中央那块地板。 看到里面的东西时,她不顾一切地飞奔了出去! 0点就要到了,她必须阻止夏杰,不能让他破坏了自己的计划! 结局 秦小欣急速地奔跑着,祈祷着一切都还来得及。 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衣服很快就被打湿了,侵入到伤口之中,传来清晰的刺痛感! 不知道跑了多久,当在手电微弱的光影中看到裸露在草丛中下水道的入口时,她直接跳了下去! 紧接着,她的眼前便是一片黑暗! 手电明明有光,却照不到任何东西! 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哪里? 慌乱中的秦小欣只好咬破手指,脱下外套撕扯成几块,然后熟练地用血在上面画上了几道符,除了闪起了一个微弱的保护光圈以外,没有任何其它作用! 就在她疑惑的时候,远远的地方传来一点儿亮光,夏杰的脸慢慢露了出来! “别费力气了,这个方圆四角阵是专困蛊咒师的,周——小——欣!” 秦小欣慌忙地站了起来:“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是不是?” 对方得意地笑了笑:“迎接新生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来这里是为了周茵茵的事情,你们的耳形,是只有相同血缘才有的遗传性状。” “所以你才顺水推舟把我安排到了三个学姐住的101寝室去对不对?”秦小欣目光灼灼地盯着对方,“既然你能结这样的阵困住蛊术师,那姐姐一定是你害的!” “你说呢?”夏杰笑得更邪气了,“她为了控制我,在我身上下了什么蛊你知道吗?同样是蛊术师的我被下蛊,要承受多大的痛苦你知道吗?” “我早应该想到是你的!”说着,秦小欣摊开了手心,那是她从撬开的地板里找到的秘密——姐姐周茵茵贴身的专门破阵符咒。 周茵茵把这东西留在寝室里,证明是受非正常伤害致死的。 只是,破阵符才飘出半米,就在闪起一阵光亮的时候,燃烧成了灰烬! “怎么会这样?” “我只是想看看,来自蛊术之家的姐妹到底有什么能耐!” “你……”看着保护光被一点儿一点儿地吞噬,秦小欣慌忙跑了起来! “别费力气了,你跑不出去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秦小欣不顾一切地跑着,却始终找不到任何出口,“你困不住我的!”说着,一道符从她手中飞出,直奔夏杰方向,“破!” 夏杰轻轻一侧身,往左边移动一步,击空的符纸掉到地上,很快燃起烧光了。对方轻笑着:“这就是你的救命法宝?” “是。”秦小欣终于停了下来,气魄显得非常从容,“但是,对不起,我赢了。” 夏杰想笑,原来世界上真的有如此狂妄自大的人。 但他立刻就发现自己没办法笑,也没有办法移动了。 夏杰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地面:他正踩在一个太极图案的阳极上。 秦小欣在刚才转圈跑动的时候,居然有意用脚跑出了太极形状,然后用那张根本不会起任何作用的符纸,引诱夏杰踩在了法力最具阳气的阳极!一瞬间,在太极图阳气的冲击下,夏杰的法阵消失了,反倒被对方定死在极点上! 黑暗散去,秦小欣却发现他们居然还在101寝室里。 “你……”她有些气急败坏地看着对方。 “每个蛊术家族每一代都只能单传,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从小就在找机会除掉茵茵,无奈,她只好用失踪的方式来保护自己。而你,现在却还不肯放过她!” “你居然连这也知道?!” “当然!” “就算是这样你又能怎样?”秦小欣得意地笑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只有我这样的强者才配传承蛊术!” “哈哈……”夏杰放肆地笑了出来!“你错了,你没有赢!” 空气中几道寒气腾了起来,秦小欣紧张地看下去:屋子中央的第四块地板慢慢地动了,像是有什么东西凸了起来,先是一个人的手指、手掌、手腕,接着一张脸便露了出来! “姐姐……”秦小欣瞪大了眼睛。 被困的夏杰笑了出来:“三年前,茵茵就和我计划好,怎么除掉她心狠手辣的妹妹。” “你们……”秦小欣慌了,想跑,却发现自己早应该被解除的阵并没有解开,她后背上,被薛露画上的“死”字,开路接受来自地板上蛊术的能量了。 “我做这么多,就是要你结一个你们家族特有的蛊阵!当初茵茵用那个阵来防你,被刘梦她们误打误撞地利用上了,只有结一个相同属性的阵才能解开!”夏杰看着慢慢成为实体,又慢慢淡化下去的周茵茵,转过头来邪气地看了看秦小欣,“当初茵茵确实为了让我感情专一,给我下了蛊,但我是心甘情愿的,我做的这一切只因为我真的爱她!”说完,他身下的地板“咯吱”响了一声,夏杰微笑着,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慢慢吸进裂缝之中,“茵茵会在下水道醒来,而你,将会被困在这里,不能离开,因为,我们不会让你离开的!” 秦小欣顿时绝望了,因为她听到脚下地板慢慢碎裂的声音…… 往左,第四块,苏田田! 向前,第四块,刘梦! 往右,第四块,薛露! 向后,第四块,夏杰! 四个方向上的地板发出常人看不见的微光,联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封闭体! 只要踏到这些地板上,秦小欣就会被取代,像刘梦那样,脱水变成一块地板! 此刻,谁能将秦小欣救赎? 也许,下一个踏上第四块地板的,就是你!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地板下面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5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