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平安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8:16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8818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3分钟
简介:水煮手机会念经 老大双手拎着水壶,刚打水回来,突然手机响了,让他紧张了一下。 这手机是刚才在水房捡的,老大自己的手机上周丢了,刚才捡手机时……
水煮手机会念经 老大双手拎着水壶,刚打水回来,突然手机响了,让他紧张了一下。 这手机是刚才在水房捡的,老大自己的手机上周丢了,刚才捡手机时心想还不错,一丢一捡,还算平衡。谁知道一时兴奋犯了捡手机的常识性错误:没关机。 善良的小人儿和邪恶的小人儿在他脑海里交战了一会儿,老大觉得人家都打过来了,干脆还是还回去吧。他把右手里的水壶交到左手上,以便空出右手去接电话。 “喂!”老大做贼心虚地问。 “郑鹏吗?” 郑鹏是老大的名字,他一愣,头皮就紧了起来。这是谁打来的,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老大的声音都有点儿颤抖了,问:“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是我?” 对方没有回话,用低沉的声音不知说起了什么:“耨面囵藩尅……” 这语言完全不可理解,而且也不像外语。况且刚才那人说“郑鹏吗”这几个字时是很纯正的京片子,不可能是外国人啊。老大倒是觉得,这些古怪的话语听起来像是在念经,但是带着邪气,听着听着就起了鸡皮疙瘩。 这声音似乎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这时老大已经走到宿舍门口,正准备开门,电话那端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好几倍,老大一震,左手的两个水壶就掉在了地上,开水正好淋在脚上。 “啊!”老大也顾不上听念经了,疼得跳了起来,手里的手机滑落下来,掉在了地上。 那手机正好掉在水里,更要命的是,电池和后壳全部摔开,散架了。 老大一边揉着烫得剧痛的脚,一边捡手机。他把手机上的水甩了甩,人却呆住了。 念经的声音还在! 我的天!对方不仅知道老大的名字,而且在手机掉到水里,连电池都没有的情况下,还在说话! “神摔中郎将” 老大这时顾不上脚疼,吓得浑身发抖。 门“吱呀”一声打开,舍友老三从里面探头出来,问:“老大,烫着了?快进来看看!” 老大走进寝室里,却把电池忘在了外面。 鼠头正在电脑上看老电视剧《神探狄仁杰》,回头看到老大狼狈的样子,问:“大人,让人给煮了?” 老大没心情跟他开玩笑,说:“我都快给吓死了,你还有心思贫嘴!” 老三过来说:“唉,不就是摔了俩壶吗,没事!老话儿不是说‘碎碎平安’嘛!咦,这手机哪儿来的?” 鼠头听见了手机里的怪声,说:“老大,你这是放歌儿呢?口味够重的啊,我一点欣赏欣赏不了……” 老大说:“别提了,这是刚才在水房那边捡的,真邪门儿了,刚才……”刚要再说,一直在床上打魔兽的老二摘下耳机说:“老大,你该不是想把这手机留下自己用吧?” 老大叹口气说:“本来我确实这么想来着,上周不是把手机给丢了吗?可是……” 老二说:“别,千万别!我劝你要么做拾金不昧的好孩子,要么就干脆倒手卖掉。总之不能自己留着,不吉利!” 大家都知道老二比较迷信,也没怎么当回事,却见平常最不信邪的老大很紧张地追问:“怎么个不吉利法?” 老三给老大拿过一罐饮料,说:“先喝点儿东西缓缓,别急。” 老大道了声谢接过来,突然手一抖又给掉了。老四鼠头在看电视剧里狄仁杰给李元芳分析案情,顺口逗老大:“大哥,怎么今天看见什么摔什么啊?我如果是狄仁杰立刻封你‘千牛卫正三品摔壶中郎将’!” 老大没理他,怔怔地看着地上的饮料罐说:“烫、烫手!” 鼠头回身一看,也傻了。 “烫”了老大手的是一罐冰镇的雪碧! 手机里的MP3播放器 这下子大家都严肃了起来,看来真的有蹊跷。 老三拿着那个没有电池却还在响的手机端详着,最后用听力考试用的收音机靠近手机试了试,说:“不对,这手机改装过!另外你看,手机信号对收音机的影响非常大,如果现在是在接电话的话,收音机里应该有很强的干扰声才对。” 大家仔细一听,收音机似乎很正常。鼠头挠挠头说:“那这是怎么回事?” 老三说:“我觉得这声音是录上的,比如一个小MP3播放器,放在手机壳里面,然后开启外放功能就会是这样!” 老大摇头,说:“不可能!刚才我接到电话时对方清楚地叫出了我的名字,不可能是事先录好的。” 老三说:“那就奇怪了,这声音是怎么发出来的……” 那念经一样的怪声越来越快,似乎带着无比的怨毒,而且有很强的画面感,让人一听就下意识地觉得发出这声音的人正在诡异地笑着…… 老二结结巴巴地说:“该不会是鬼吧……” 话音刚落,那声音突然停顿了一下。老二本来就比别人迷信,这下都快吓哭了。 老大被惹毛了,说:“老子不管了,管他是不是鬼,拆了再说!”说着就从老三手里抢过手机来。老二好像想说什么,但是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说。 老大半拆半砸地弄开了手机的前盖,从里面拿出一个很小的东西,很明显不是手机原装的部件,而是后放进去的。老大看了一眼,骂道:“晕,还真是个迷你MP3播放器!” 这时,声音又从这小东西里面发了出来。 老三得意了,说:“你看,我就说嘛,哪有那么多鬼!” 老大的睑色却更不好看了,自言自语地说:“那对方怎么可能叫出我的名字?难道……” 老三问他:“老大,你想到了什么?” 鼠头敲了他一下,说:“这还用问?这手机是故意放在那里让老大捡的!” 电池里的秘密 老三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未免也太诡异了吧,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 鼠头问老大:“老大,你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啊?” 老大想了半天,说:“得罪人当然有过,但一般都是咱寝室一起得罪的呀,没理由放过你们单找我一个吧?” 鼠头看他好像有话没说,又问:“是吗?” 老大轻打了鼠头一下,说:“什么意思,还不信啊?” 这时,老三说:“别吵了,你们看这个!”几个人回头去看,只见他从外面捡回了那块电池,说,“这里面有东西!” 老大将信将疑,接过那电池来,仔细一摸,果然,电池外面那层塑料膜下面有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凸起,下面应该有什么东西。老大对老三说:“行啊,都快赶上狄仁杰了,这都能发现?” 老三说:“什么呀,光靠想谁能想到这个?你自己听那个‘念经’的声音!” 老大看他说得认真,就又拿起小MP3来听,念经的声音还在继续。 “嘀嘀咕咕的,鬼才知道说的什么!你小子什么时候学会听天书了?” 老二叹口气,说:“唉,老大,你来看!”然后来到电脑前,不理会鼠头的强烈抗议,关掉了狄仁杰的视频,然后在百度搜索栏里打开搜狗输入法,说:“老大,你听到什么,就用搜狗打出来,看看结果。” 老大拿起MP3,仔细听起来,每响起一个字就暂停一下,在键盘上输入那个读音。有的读音他以为根本不会有对应的汉字,但居然有那种生僻字。实在没有对应汉字的,就用拼音符号标出来。 “耨面囵萿尅里yua池bong电,恧面biallua里,mun池彖juo电……” 老大听了一会儿,回头说:“不行啊,这段天书好像还挺长的,一直不重复。如果录这声音的人根本就是胡诌的,那岂不是要听到天黑?” 话说完后却没人响应,他有点儿奇怪,回头看时发现另外三个人都死盯着屏幕,脸色铁青。 老大转回头来,只见如果把这些错乱的句子里比较熟悉的字连起来,倒过来念,就是: “电池里面,电池里面……” 易碎的人 老大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说:“不会吧,这么诡异,录这个的是特工吗?” 鼠头说:“还在等什么,拆开看看这电池里面有什么!” 说着就要抢过来拆,老二一把按住他,说:“你不要命了!这人用心这么深,万一有圈套呢?” 鼠头说:“那你说怎么办?” 老三过来说:“这行字不就是在百度搜索栏吗,先搜索一下再说!”说着按了一下回车,屏幕刷新,出来一堆结果。 本来这么长的词条,很难搜到什么完全符合的东西。但是这时出现的第一个结果居然就完全包含了这些字,就连那些生僻字都一个不差! 那条结果的题目叫:失物招领。 老大看着这四个字,浑身一抖。他觉得这东西和他上周丢手机今天捡手机的事儿有关系。 点开来,招领上的第一句话把宿舍四个人震惊了:求求你,是你的你就拿回去,饶了我吧…… 鼠头说:“晕,怎么回事,丢东西的倒成了爷了?” 老二做了个不要出声的手势,继续往下看:你应该已经满意了吧,我的左眼球都已经碎了,饶了我吧,如果是你的你就拿回去…… “眼球”和“碎裂”联系起来,让他们不寒而栗,而这个“碎”字今天离他们好像也特别近。 这时老三失声说:“这、这会不会是去年死的那个林鼎龙?” 其他几个人一愣,鼠头最早反应过来,说:“哎,对呀,那个‘碎人’!” 去年,有一个物理系的研究生,失恋后用一种非常有“创意”的方法自杀身亡。在他失踪好多天之后,人们才在实验室里发现了他,他已经在制冷箱里冻了整整一周。往外搬运尸体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脆到可以轻易折断…… 老三猜想贴出这则《失物招领》的是林鼎龙,这时想想又不完全合理,林鼎龙是自杀的呀,他怎么会发出这则启事? 就在他们查这些的时候,老大已经把那块电池安回手机里面,开机了。他翻开手机的通话记录,意外地发现,里面只有一个联系人:林鼎龙。 机主分析 这手机似乎只和这个叫林鼎龙的人联系过,而且只有接听记录。也就是说每次都是林鼎龙打过来的,这样的记录足有几百条。 最让老大脊背发凉的是那些记录的时间,最近的就是这个月。 林鼎龙已经“碎”了一年了,他是怎么打来这些电话的?莫非那碎裂的尸体保留了一张完整的嘴?而这手机又是谁的,他为什么要把这手机交到他手里? 老大突然想到一件事,抬手就猛扇了自己一个嘴巴。坐在他旁边的鼠头他们还在琢磨那《失物招领》,被老大吓了一跳,忙问:“老大,怎么了?” 老大说:“我好像想清楚怎么回事儿了。假如这启事是林鼎龙写的,他临死前一定很怕那个失主。但是现在他死了,就变成鬼了,他很可能回来报仇来了。而我捡的这个手机最近一直在和林鼎龙联系……” 鼠头说:“你是说那个害死林鼎龙的人,现在被林鼎龙的冤魂缠上了,他现在是要把被报复的厄运转移给你?” 老大点点头,额头上冒着汗,说:“我手怎么这么贱,偏要去捡!” 老二说:“现在说这些没用了,还是想想下一步该怎么办。被冤魂惹上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个根本不需要他这个迷信大师提醒,谁都知道问题的严重性。 鼠头说:“那我们顺着老大的思路来推断一下,这手机的主人是谁?” 老二说:“一定就是这则《失物招领》找的失主啊!” 老三说:“也就是害死林鼎龙,让林鼎龙眼珠碎裂的人。” 鼠头摆摆手说:“废话,都是废话!你们是不是忘了传闻中林鼎龙是自杀而死的?” 老二和老三面面相觑,说:“那你的意思是?” 鼠头说:“他是因为失恋而死的,那么如果非说这手机的主人就是害死他的人,我想,这启事要找的人,害死林鼎龙的人,现在要让老大当替死鬼的人,都是林鼎龙的前女友。” 大家听到这里,都佩服鼠头脑子清楚。可是就在这时,那诡异的手机突然响了。 是林鼎龙打来的! 与碎尸体对话 老大咽口唾沫,问:“要不要接?” 鼠头一把抢过去,说:“我来!”然后就接通了,说,“找谁?” 老大他们看着鼠头,又是佩服又是害怕,一直盯着鼠头的表情。跟疑似碎尸的入说话,脸色当然不可能好,鼠头嘴唇都微微颤抖起来。 过了一小会儿,鼠头挂了电话。老大问:“林鼎龙怎么说?” 鼠头完全没有了刚才抢接电话时的豪气,怔了半天才说:“怎么、怎么是个女的?” “女的?”老大愣了。难道刚才的推断完全不对? 老二和老三问:“她说什么?” 鼠头说:“她说,让我去找她。” 老大说:“你是替我接的电话,所以其实是让我去的?” 鼠头摇摇头说:“不是,她说出了我的名字,就是让我去。” 老二看鼠头的表情不对劲儿,心中一抖,想起了什么,说:“鼠头,你该不会是遇上‘魅’了吧?” 一向反应最快的鼠头这次好像没听到一样,喃喃地说:“她的声音真好听……” 老大和老三虽然不知道老二说的“魅”是什么东西,但是看鼠头这副贱兮兮的表情就知道他已经被迷住了。 鼠头失魂落魄地说:“她让我去找她,她让我去找她……” 老大被他神经兮兮的样子吓到了,说:“兄弟,你可要想想,对方可能是一具死了好久的碎尸,和你说话的很有可能就是一截连着声带的气管而已……” 他把话说得很恶心,想把鼠头唤醒。果然,这下鼠头有了反应,一下子被激怒,朝老大扑了过来。 鼠头是寝室的老四,身体又瘦,从来没和人打过架,这时,老大也没有防备,居然差点儿被他按住。老大急忙向后退,轻轻挡了一下。 他没有敢用力,怕伤到鼠头。但是不知道怎么那么巧,鼠头一闪,脑袋正好撞在床管上。 那一瞬间,老大清楚地听到鼠头鼻梁骨碎裂的声音,是那种粉碎的声音。 被遗忘在床上的MP3还在小声播放着那种“念经”声,这时却突然提高音量,用无比诡异的声音说:“碎碎平安!” 水房偷窥 老大呆呆地看了看自己的手,看来鼠头说他是“神摔中郎将”也对,今天摔了水壶、手机、雪碧,现在差点儿摔掉室友的命。 老二终于反应过来,忙去看鼠头的伤势。他人已经昏迷过去,鼻子严重变形。血不仅从鼻孔里冒出来,整个鼻梁的皮肤到处是口子,血已经把脸涂满了。 现在叫救护车说不定还没有打的快,几个人一商量,干脆打车送医院。老大背着鼠头下楼,老二和老三在后面扶着。 拦下一辆出租车,司机是个女的,还算通情达理,没有见血就拒载。老二和老三抱着鼠头上了车,却见老大一个人留在外面,忙问:“老大,你不去医院?” 老大苦笑一声,说:“你们照顾好鼠头,他醒了就说我对不起他,我不是故意的。”说着就转身要走。 老二问:“你去哪儿?” 老大说:“现在天也有点儿晚了,我想去捡手机的水房里看看,万一有线索呢!” 老二和老三都知道他的意思,他说“天有点儿晚了”,就知道老大自己想去找那鬼。 虽然担心,但是现在必须尽快送鼠头去医院,于是匆匆向老大说了声保重就走了。 出租车走后,老大直接走向水房。 那是很破旧的水房,用来集中供应开水的那种。现在还没有到供水时间,外面的铁门关着。老大想敲门,但是又一想看门的大爷脾气很拗,不到供水时间不会让他进去,到时候难免又要闹起来。好在这种铁门不高,不算难爬。于是他像小时候爬树一样翻过铁门跳了进去。可是脚一着地,老大就后悔了。 倒霉,怎么忘了看门人养着狗呢? 那狗很聪明,如果铁门是打开的,它就知道是正常打水时间,谁来都不管:但是如果铁门关着,你只要靠近一点儿他就会狂吠不止。 奇怪,怎么今天都跳进来了,它还没动静?老大心想是不是要倒霉到了极点,运气开始触底反弹了? 但是一回头就发现不是,那只狗正在偷看。 水房很简陋,连门都是那种老式的木板门,这时那只狗正在门外从门缝里往里瞧。 过了两秒钟,它惊恐地“吱”了一声,夹着尾巴躲到远处。老大奇怪,是什么让这只藏獒一样的凶犬怕成这样! 他也凑到门缝儿往里面看,只见里面很暗,只有一个红点隐隐亮着。 这是什么东西,电器指示灯?老大猜了一会儿,突然一抖,要不是及时捂住自己的嘴就惊叫了出来。 直到那红点眨了一下,老大才意识到那是一只血红的眼睛,正在门房里面透过门缝儿冷冷地看着他。 老二落难 老大顿时就吓傻了,忙侧身闪开。门里的东西没有出声,那似乎不是人的眼睛,也不是猫狗之类动物的。 那么,只有鬼了。 那是林鼎龙?如果是那样的话,刚才看他的可能只是右眼,因为他说过左眼已经碎裂了。 就在这时,手机又响,还是林鼎龙的号码。老大匆忙接了起来。 “老大,出事了!” 老大说:“老二,怎么是你?慢慢讲!” 老二在电话里说:“老大你记不记得刚才鼠头被迷惑之后在说什么?” 老大回忆了一下,说:“他说‘她让我去找她’。” 老二说:“对啊,刚才那个女司机就是那个‘她’!我们不仅没躲开还自己送上门去了!” 老大脑子里“嗡”地一声,傻了。 原来刚才上车之后,老二他们发现司机根本没有往医院的方向走。老二起了疑心,说:“这不是医院的方向吧?” 女司机说:“抄近路,免得堵车。” 老二虽然去年考驾照失败,但基本的驾驶常识还是有的,这女司机好像根本就不会开车!他说:“呃,你这车开的也太有创意了吧?” 女司机很尴尬,低声解释了几句。老二这时吃惊地看到,这司机说话的时候,满脸是血的鼠头居然会露出很惬意的笑容来! 老二对鬼魅之类的事情比较关心,几乎瞬间就断定,这司机就是刚才打电话的那个女人! 如果按照鼠头之前的分析,这个女孩恐怕就是林鼎龙的女友! 老二冲老三使了个眼色,但是老三这次居然没反应过来。那司机发现了,冷笑了一声,说:“想下车?晚了!” 本来就开得歪歪扭扭的车,这时干脆直接朝着一个废弃的报刊亭撞了过去! 老二在电话里说:“老大,如果不是我在车撞上去之前就跳了下来,恐怕就撞死了。” 老大说:“我现在遇到点儿麻烦,你来水房这边。对了,你用的是谁的手机,怎么显示的是林鼎龙?” 老二说:“这是我抢那司机的。刚才就是她用这手机给你打的电话。” 老大“哦”了一声,心里却浮现出一丝疑惑:抢的?老二这小子平时文文静静的,怎么这次这么猛? 诡异锅炉房 老大挂了电话,看那门没有自己打开,再凑上去看时,里面那只红眼却不见了。老大给自己鼓了鼓劲儿正想开门看看,却发现门是朝外锁着的。 这时他听到身后那排水龙头里有一个不知道被谁拧开了,水声大作。 老大吓了一跳,回头看见那水龙头就是自己刚才打水的那个。他走过去,想看看它怎么会自己冒水,突然,水龙头里流出一缕头发来! 老大当时就吓毛了,心想不会吧?这里面流出几只虫子什么的还好说,但说什么也不该有头发呀!最要命的是那头发没有掉下来,好像还有什么东西连在水龙头甚至管道里面。 老大踮脚透过窗户瞧了瞧里面的锅炉,心想该不会是像恐怖电影里演的那样,这锅炉里煮着一具长发女尸,尸体煮碎之后一缕头发随着头皮流了出来吧…… 想到这儿老大觉得胃里一阵翻腾,有点儿想吐的感觉,忙给自己转移注意力。可是不管怎么说这些湿头发顺着流出来的开水像水草一样摆动着,怎么看都不舒服。老大忙把水龙头关上,轻轻扯了一下那头发,没扯出来。也许是被阀门夹住了吧?可是就在他低头观察这头发的同时,他听到水龙头里面居然有声音! 细听之下,那绝对是人说话的声音,但是具体说的什么就听不清了。老大一愣,自言自语说:“这些水龙头难道还通向别的什么地方?” 看门人不在,那只大狗也好像忌讳着什么。老大深吸一口气,走进了锅炉房里面。 这种供应一千来人饮用水的锅炉不算大,房间里面也很小。估计如果学生们知道锅炉房里会那么乱,宁可四年都买矿泉水喝。 锅炉房左边的角落里满满地堆着煤,地上还有一把铁锹和一副棉线手套。炉里的火虽然不算很旺,但炙热的空气已经充斥着整个房间。 看来不久前看门人还在这里给锅炉添煤。现在他去哪儿了呢? 打水时间快到了,水虽然没有沸腾但是90来摄氏度还是有的。热浪让老大觉得无比闷热,都忍不住想退出去了。 但是他还是坚持着走到锅炉前面,想找到新的线索。 这时,锅炉里面突然发出一阵剧烈的撞击声。 “咚咚咚!咚咚咚!” 老大浑身一软差点儿坐在地上。 不是吧,装满了将近沸腾的水的锅炉里,有人求救?! 在锅炉房外,感觉这所大学里处处都是现代气息,可是这杂乱肮脏的锅炉房,就像贡米饭里的一只苍蝇一样让人倒胃口。老大简直有一种身在传说中煤窑的感觉。 现在他几乎可以断定,刚才听到的水龙头里的声音就是这撞击锅炉的声音在固体中传播过去的结果。可是这声音的存在完全不符合常识啊! 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外面又传来了脚步声,狗也叫了一声。 老大心想,难道刚才水房看门人出去下象棋现在回来了?但是不对啊,那条狗决不可能冲着主人叫的。 这一定也是个闯入者!更可怕的是,老大没有听到人翻铁门落地的声音。 难道刚才水龙头里面那缕头发还连着一具完整的身体,现在他从水龙头里钻了出来…… 那脚步声越来越近,就是冲着锅炉房来的。老大猫着腰走到门口,捡起地上的铁锹握在手里,心想不管是谁进来,先吃老子一下狠的再说!门慢慢被从外面推开了,来人先迈进一只脚。老大深吸一口气,准备他一露头就开打。但是真到了落铁锹的时候愣住了,差点儿失手抡上去。 “老二?!你小子倒是出一声啊,吓死老子了!” 老二闪身躲过铁锹,回头看了一眼老大。 老大数落他:“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我收力你的脑袋早就开瓤了!你……”说到一半才发现老二那定格的双眼并没有聚焦在他身上,而是越过肩膀看着他身后! 背上有东西!老大终于明白了。 老二做了一个不要出声的手势,然后从兜里取出一个硬币就向老大身后按去。一个东西尖叫一声,老大回头,什么都没有。 那尖叫的是什么东西,鬼?什么时候钻到背上去的? 老大这下对老二刮目相看了,说:“小子,你够猛的呀!” 老二却依然愁眉苦脸,说:“唉,老大,谁让你捡那个倒霉的手机来着!现在还是祈祷咱俩能活过今天吧!” 老大问:“你刚才说,老三和鼠头都死了?” 老二说:“凶多吉少吧!”这时他也听到锅炉里有声音,走过去一听,脸色就变了,说:“老天爷,难道是这么回事?” 再次猜想 老大听他有想法,忙上前去问。 老二说:“老大,这你不懂。我刚开始不让你留着捡到的东西用,就是因为这个,很多东西都有灵性,如果你不是它第一个主人,那么不管你对它多好,他都不会从内心里承认你是主人。” 老大心想老二说的也不算没道理,狗就是个例子。 老二继续说:“只要第一个主人存在,它一定可以感觉到。想要彻底拥有一个本来不属于你的东西,只有一个办法。” 老大想到了,说:“弄死第一个主人?” 老二点了点头。 经历了这些诡异的事情,老大虽然知道眼前的事邪乎,但还是有点儿不相信地说:“没那么严重吧,难道为一个手机值得杀人?别说这普通的手机,就是iphonel0出来了我也不千!” 老二叹口气说:“老大你怎么就是不开窍?我现在说的不是手机的事儿!” 老大一怔:“那是什么事?” 老二指指锅炉房外面,说:“你没觉得那只狗不正常吗?” 老大这下明白了,老二刚才说的“它”就是这只狗!想要拥有它,就要清除掉它第一个主人…… 老大想到一个让他毛骨悚然的结论,话都说不利索了,指着还在不断发出敲击声的锅炉说:“这、这里面……” 老二说:“这里面应该就是这条狗的第一个主人,水房的看门人。” 老大看着地上的手套,心想这样的话,出事儿还没多久啊!可是杀他的人会是谁呢? 这次老大一下子想到了,当然就是刚才门房里那个有着血红眼睛的怪物! 老大浑身一哆嗦,问老二:“怎么事情越来越乱了?先是捡手机,然后牵涉出林鼎龙和他的女友,现在又是锅炉谋杀,这之间都没关系吗?” 老二摇了摇头,说:“怎么会没关系?这根本就是一回事!我们刚才救鼠头心切,看到有出租车就上。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个时段平时打车要等好久的。那辆出租车好像就是特意在附近等我们。另外,我刚才看见水房外面有出租车的轮胎印。” 老大说:“你是说,杀看门人的不是那个红眼怪物?是林鼎龙的女友假扮出租车司机,先杀了水房看门人,然后才去骗你们的!” 红眼来了 老二问什么红眼怪物,老大把刚才看见的那只红眼告诉老二。老二一听就傻了,说:“老大你不只是‘神摔中郎将’,你是‘神衰中郎将’!咱俩今天算是完了。” 老大见刚才老二用硬币驱鬼那一下挺厉害的,问:“真那么邪乎?” 老二说:“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什么?” “林鼎龙。” 老大听得一身鸡皮疙瘩,说:“你别吓我啊,他不是都碎了吗?” 老二说:“不会错的。我想啊,也许林鼎龙的女友确实变心了,但是那个新男朋友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非要杀了她原来的男友林鼎龙。林鼎龙被害死在实验室之后,因为死得太惨,家里也没有收葬,据说是火化掉后带走了骨灰。” 老大突然神经质地说:“你说会不会就是在这里火化的?” 老二给吓了一跳,说:“别吓唬我啊,火化当然在殡仪馆,哪有在水房里火化的……不过这事儿处处透着邪气,也不好说……” 就在这时,院子里的狗发出一声很低的呜鸣声,好像在警告什么东西不要靠近。 老二脸色一变,小声对老大说:“你说的那红眼来了。”赶紧拉着老大躲在门后,说,“等一会儿他进来,你就像刚才拍我那样看准他脑袋拍下去!” 老大也吓傻了,说:“铁锹、铁锹刚才扔那边了!” 老二一看,铁锹还在锅炉边上呢,暗暗叫苦:“你这不是要咱俩命呢吗?煤、用煤!” 煤就堆在门后的角落里。老大弯腰抱起一块足有电视机那么大的煤块,刚要说话,老二一把捂住了他的嘴。 再看门口,一只鲜血淋漓的脚已经伸了进来。老二冲老大使眼色,让他稳住,等一下看准脑袋再砸,一步到位。老大也开始根据先进来的这只脚判断着林鼎龙的姿势。 但是他忘了一件事,林鼎龙是碎尸。 就在他觉得再往里迈一步就会露头的时候,他却看到那只脚只连着一截小腿,后面没了。 我的神啊,这家伙进屋还带化整为零的? 老大和老二都没胆子打了。这时更多的部分走进来,脑袋也进来了,好在它没有发现门后藏着人。两人打算等一会儿他所有零件儿都进来之后就顺着门口偷跑出去。 不打了,再打就是找死! 瞅准了时机,老二一拉老大,示意他快点儿往外逃。但是就在这时,老大“神摔中郎将”的那一面又显现出来:死沉的煤块“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汗,巨汗…… 林鼎龙回了下头,用那血红的眼睛看了看两人。 “妈呀!”老大老二一声惨叫跑了出去,顺着铁门就往上面爬,边爬边祈祷这位碎尸学长不会爬高…… 林鼎龙怒吼了一声追了出来,那只大狗这时也豁出去了,一口咬在他的头上!老大老二哪里还敢再看,继续疯爬。但是这时老大感觉到有东西在往下拉他。回头一看差点儿吓得掉下去,林鼎龙的一只断手已经拉住了他的裤兜!老大费了好大劲儿才挣脱,但是放在兜里的那诡异手机已经掉了出去。 翻到门外,他们看到林鼎龙已经和那只发了疯的大狗缠斗在一起,那只手也已经离开手机。老大咬咬牙趴下去把手机从门底下取了出来。 小雯出现 一直跑到宿舍楼下,两人才停下来喘气。老大说:“吓死我了!下一步怎么办?要不要先去看看老三和鼠头他们怎么样了?” 老二听到鼠头他们的时候神色有点儿慌张,老大本来就很怀疑,说:“老三的身体比你好得多呀,怎么他没有跳下来?老三也应该已经发现事情不对劲儿了,刚开始听出‘电池里面’的就是老三啊,他不可能那么迟钝的!” 老二脸色一变,说:“我都拼命去水房救你了,还能存什么歹心?就数你多疑!咱先回寝室商量一下再说。” 老大一想也是,就打算跟着走,但是想起刚才差点儿摔烂的手机,顺手拿出来看看。 不知道什么时候,手机已经被调到编辑短信的功能上。 自己一直没发过短信呀,老大心里一抖:难道是刚才林鼎龙那只怪手按的? 点开草稿箱,里面果然多出一条刚存进去的短信。 内容是:小心你身边郡小子,他要害死你。 老大心里一惊,看看老二,觉得这小子今天确实很古怪,权衡了一下掉头就跑。老二追出几步看见老大在街上拦了辆出租车走了,气得大骂起来。 这次的司机是男的,老大松了口气对他说:“去市区医院。” 来到医院,老大发现老二根本就是在骗他。 鼠头和老四就在医院!鼠头躺在病床上,旁边坐着的除了老四还有一个很年轻的女人,就是那出租车司机。 鼠头已经醒了,看见老大进来惊讶地说:“老大,你还活着?” 老大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三说:“还是让小雯说吧。” 老大看向那个女孩,女孩说:“我对不起你们……” 林鼎龙确实是被害死的,当时他正在准备考博,心情很不好,经常和小雯吵架。而这时的小雯爱上了另一个男生,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那个男生自从认识小雯之后,就千方百计要弄死林鼎龙。 小雯提出分手之后,林鼎龙的情绪更不稳定了。那天晚上他去水房打水,不知怎么居然和水房的看门人发生了冲突,被看门人打死了。 林鼎龙失踪后好多天,小雯才知道那看门人以前坐过牢,是小雯的新男友雇他杀死了林鼎龙。为了伪造成自杀,他把林鼎龙的尸体转移到了实验室的制冷室里,在超低温的环境中活活给冻脆了…… 谁是失物 老大心想,难怪那个水房看门的老人也卷进了这件事,原来他就是杀人犯。那么被扔到锅炉里也不算怎么冤枉。 老大问:“是不是林鼎龙的鬼魂把这笔账记在了你头上,并通过你手机闹鬼恐吓你,所以你就故意让我捡你的手机,替你当替死鬼对不对?” 小雯说:“不是,那手机是我第二个男朋友的。自从林鼎龙的尸体被发现之后,一些怪异的事情就发生在了他身上。” 小雯的新男友可能有心理问题,他为了完全拥有小雯,害死了林鼎龙,可是之后他的手机就坏了。电话簿里所有人的名字都突然变成了林鼎龙,所以不管谁打过来都显示那个死人的名字。 有一天,电话又响了。他接起来,看了看屏幕上林鼎龙三个字,以为是同学打来的。但是电话刚通,里面居然真的响起林鼎龙的声音:“她是我的,你必须还回来!” 电话刚挂,他的眼珠就毫无征兆地爆了…… 老大完全没想到,说:“这么说,网上的《失物招领》不是林鼎龙发的,是你的新男友。丢失的也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你!” 小雯点了点头,继续说:“对,那时我害怕极了。我四处找懂得这些事情的人,终于有人介绍我去找一个本科的学弟。” 老三听到这里脱口而出:“是老二?” 小要点点头。 老大他们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谁也没想到老二这么早就与这件事情有关。 老大说:“你找老二千什么?让他帮你把林鼎龙的冤魂镇住?” 小雯说:“不。当我知道林鼎龙是他杀的后,我就恨透了他。虽然林鼎龙脾气不好,但是我没有必要让他死啊。现在他死了,我要给他报仇。” 猴子一直躺着,脸上的伤让他不能多说话,这时却勉强插嘴说:“这恐怕说不通吧?如果你的新男友不死,恐怕他真的会把你‘还’给林鼎龙。” 小雯脸色一寒,说:“我又不是礼物,有什么还不还的!” 老大这时明白了,小雯当然不能让新男友把她‘还’,回去,因为现在林鼎龙已经是鬼了,回到他身边岂不是也要变成鬼? 老大觉得小雯其实蛮可怜的,被两个有些变态的男生当成私有物品。可是他又觉得小雯有些可怕,因为他已经想到,小雯的计划就是要害死他的新男友。 碎碎平安 如果真的下定决心,杀人其实不是什么难事。那个看门人是个惯犯,只要有钱赚,杀谁都是一样的,更何况上次因为杀林鼎龙的费用和他有了矛盾。于是他又成了小雯的一把刀,指向了几周前的老板。 林鼎龙的尸体没有被火化,他的家长带走的只是一杯普通的灰而己。林鼎龙的尸体就藏在水房里,在看门人的简易床下。而且用符封住,防止诈尸。小雯的新男友觉得一定是那符没有贴好,林鼎龙的鬼魂才能恐吓他。所以决定去水房里看看。结果他进去之后,看门人就把门从外面锁上了。里面只有他和林鼎龙的尸体,还有一只巨大的黑狗…… 他是被那条狗吃掉的。看门人后来向小雯报告时说,他听见狗在咬人骨头的时候,随着每一次碎裂,都会有一个声音说:碎碎平安。 小雯当时就吓傻了。那房间里没有别人了啊,如果有说话的声音,那就一定是……林鼎龙!果然,后来看门人发现,那声音是从他用来听戏的MP3里传来的。这个MP3怎么会有林鼎龙的声音? 小雯对老大说:“之后的事就是你们那个老二给我出的主意了。他说看来林鼎龙不会放过我,让我想办法把这厄运丢给其他人。我问他给谁呢,他说我不用管,他有一个很看不惯的室友,正好趁这个机会弄死他。” 老大听到这里心里一抖,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老二这人不仅狠毒,城府还这么深。不过自己应该也没有得罪过他呀,看来世上总有些有心理问题的人,容易因那一点小矛盾走向极端。小雯的两个男友不就是这样吗? 小雯说:“他让我把那个MP3放到那个手机里,可以制造恐怖气氛。那MP3除了说‘碎碎平安’这几个字之外就是发出那种毫无意义的念经声。可是令老二没有想到的是,他听不懂的怪声里的秘密,被老三发现了,并且解读出了‘电池里面’这几个关键的字。所以老二一直都在阻止你们打开电池看里面的东西,怕对他不利。” 老大问:“那电池里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小雯说:“是要害你的人的照片。” 老大说:“老二?” 小雯点点头:“难怪……” 这下老大明白了,他问猴子:“猴子,你怎么接了个电话就失魂落魄了?” 猴子笑了一声说:“我那是装的,我接通电话之后,小雯就用极快的话速跟我说明了一切,让我配合她,不然大家都可能被老二害死。至于我受伤,你也别太自责,是那个诅咒在起作用,被解开之前恐怕是碰什么摔什么,我没被摔破脑袋就很满意了,呵呵。” 小雯说:“在车上,老二可能还是怕你去弄开电池。所以走了几百米就说要下车,当时我就觉得他打算对你下手了。但是当时鼠头的伤也拖延不得,再说就算我们回去也不是那个小巫师的对手,只好先来医院救鼠头,希望你理解。” 老大一直以为老二是去救他的,但是现在想想,为什么他一来,林鼎龙的碎尸就进来了呢?自己刚开始看见那门是朝外锁着呀,老二一定是先开的门,然后才进锅炉房的…… 这个小免崽子! 了结 老大说:“那看门人是谁杀的?是你?” 小雯说:“是。我不杀他,那条狗不会听别人的话。我当时觉得老二在和那个看门人商量让那狗咬死我。” 老大本来要说她怎么这么狠,但是一想,如果不是她杀了那狗的第一个主人,今天它不可能救他们,一时也不好说什么, 小雯说:“你也别这么看我。我不是喜欢杀人,没有办法而已。你放心,这里的事情了结之后,我立刻去自首。” 老三说:“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怎么办,总不能永远留在医院里吧?” 这时,老大捡的那个手机又响了。 显示的名字依然是林鼎龙。这时老大已经知道了其中的奥秘,不害怕了。这手机通,讯录里所有号码的署名都是林鼎龙,谁打都一样。 接通之后,他首先听见的居然是老二的声音:“大哥,我错了,你救救我,你救救我,啊……” 这几声太响了,鼠头他们都听见了,电话刚一挂,老三就问:“老大,咱去不去?” 老大想了想,说:“去,不管怎么说也是咱寝室的兄弟。” 老三说了一句:“好,回去!” 老大说:“不,这是我和他的恩怨。你们在这里照顾鼠头。” 鼠头他们知道老大的脾气,劝也没有用,只好让他走。 老大回到宿舍楼下,就看见老二悬在寝室阳台外挣扎着,有一只断臂死死抓着他的脚,正死命地往下拉。而楼下,那只狗正对着楼上狂吠。 老大明白了,这是没有被狗咬碎的林鼎龙的手臂,从铁门下爬出来,跟着老二上了楼,要把他推下楼去,结果僵持成了这个样子。阳台上没有什么可抓的东西,看来老二连半分钟都坚持不了。 老大喊了一声:“兄弟撑住,我上去救你!”然后什么都不顾就往楼里冲去。 他用最快的速度回到寝室跑到阳台上,正好老二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手刚刚从阳台上松了开来。老大冲上去一把抓住了老二的手。 “老大,我对不住你……” “行了,这时候还说那些千吗?撑住!” 老二惨然一笑:“老大,真的,我本来真的想弄死你来着,你不必救我,我活该!我相信世上有鬼,也就该相信世上有报应。” 老大不知道怎么说,只是一个劲儿喊:“别说没用的,撑住!” 老二说:“老大,你忘了吗?那个咒还在你身上。你是连手机、雪碧罐都拿不稳,我也会掉的。给你下这个咒,我也有份,你放开我吧,我死在这个咒上是活该。老大,我这次真的也会被摔碎成肉泥,如果有来世的话我一定改。你祝我‘碎碎平安’吧……” 老大的手不由自主地一抖,眼睁睁看着老二掉了下去……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碎碎平安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5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