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怪谈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8:19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7520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9分钟
简介:1、 剪开缠绕在眼睛上的纱布,瞬间而来的光明让安晓晓痛苦地呻吟。 慢慢睁开眼睛,不要害怕。医生在一旁说道。 安晓晓听从了医生的话,一点点地打开……
1、 剪开缠绕在眼睛上的纱布,瞬间而来的光明让安晓晓痛苦地呻吟。 “慢慢睁开眼睛,不要害怕。”医生在一旁说道。 安晓晓听从了医生的话,一点点地打开,泪水夺眶而出。一双手伸过来,紧紧地握住了她,“晓晓,你能重新看见,妈妈真的太高兴了!” 模糊之中,安晓晓只能看见一个打扮富态的女人的上半身。自从双眼失明以后,她的很多记忆都模糊了,包括对眼前这位女人的印象。她自称是自己的“妈妈”,可安晓晓却怎么也记不起她的样子。 但这个女人坚称自己是妈妈。听得多了,安晓晓的记忆也恢复了一些,好像这个女人是和自己有很大的关系,但至于更多的细节,她依然记不起来。 哎哟!痛,剧烈的疼痛,脑袋忽然像被硬生生地塞进了一个冰锥,大脑的每个神经都在抽搐。安晓晓抑制不住地叫起来,两只手想往自己头上抓去,可一抬手却发现被手铐牢牢地锁在了床沿边上。 “为什么要把我拷起来,我不是犯人!”安晓晓挣扎着,冰冷的手铐与床沿不断撞击,发出凄厉的金属声。 “大家看到了,病人现在情绪还极不稳定,这就是创伤过激后的障碍症。”医生平静地说道,似乎病房里还有其他人。 护士给安晓晓戴上了墨镜,挡住光线,她这才看清楚,病房里还有一位穿制服的警察和一名中年男子。警察看着她,脸上没有表情,就像在审问犯人。 犯人?安晓晓开始不安地念叨着,难道自己犯罪了吗?我的手为什么开始颤抖,这双手曾经做过些什么?突然,安晓晓的眼前飞过一大片的血红色,她辨认出来了,那是血,鲜红的血。 “我,杀了人吗?” 没有人回答安晓晓的这个问题。 “医生,晓晓的病情还会恶化吗?她的失忆还会持续多久?” 安晓晓的妈妈向医生问道。此时,在医院会诊室内,刚才在病房的四个成年人都坐在了一起。 “经过眼角膜移植,患者的视力开始恢复。”医生说着拿出几张脑部PET扫描片,“但至于患者的记忆问题——她的脑叶活动开始恢复正常,但海马体却受损严重……” “也就是说她远期记忆开始正常,但近期记忆却无法恢复?” “柳警官的话说对了一半。”医生看着问话的警察,说道,“你的前半句话是对的,但后半句话有些问题——患者近期记忆是暂时无法恢复,但她可能会在某个时刻闪回记忆的片段。至于她什么时候能完全恢复近期记忆,这就取决于她在事发当时受到的惊吓程度到底有多深了……” 事发当晚,安晓晓被发现晕倒在公墓山脚下,血流满面。当时躺在她身旁的,有两个扭曲在一起的男生。只是,其中一个人被发现时已经没了呼吸,而另一个人也陷入意识模糊状态,只在口中不断呻吟着,“晓晓,晓晓……” “翁涛当场死亡,余小山送医院后不久也不治身亡。目前看来,只有安晓晓是现场目击证人了。”柳警官有些遗憾地说,“如果安晓晓的近期记忆不能恢复的话,那就加大了我们警方破案的难度。” “破什么案呢,事情真相不是明摆着的吗?”一直沉默的中年男子说话了,“余小山在学校就不是个好学生,家里没人管,早就野惯了。翁涛就不一样了,他是学习尖子,家教又好。他一向喜欢安晓晓的……但没想到,余小山也喜欢安晓晓,他追求晓晓被拒绝,于是他迁怒于翁涛,就杀了他……” “王校长,那他们三人为什么要出现在公墓?安晓晓脸上的血,又如何解释?经过化验,这血既不是翁涛的,也不是余小山的……” “哦,难不成现场还有第四人?”医生插话,半开玩笑地说道,“那里是公墓,难不成是底下的死人还魂,从泥土里爬出来……” 医生说到一半就尴尬地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其他三人都盯着自己看。这个玩笑开得有些太不合时宜了。医生在心里自嘲,真是吸血鬼的电影看多了。 “晓晓不是你们的破案工具!”安晓晓的妈妈发话了,她猛地站起身,冷冷地说道,“晓晓是我的女儿,我要带她回家静养。” 柳警官停了心中冷笑了一声,现在这么关心女儿,是真心的,还是在表演? 2、 奔跑,一直在黑暗中奔跑,听着喘息声,身旁似乎还有一个人。安晓晓疑惑了,她放慢脚步扭头想看看身旁的人。那人也转过了头,一看,竟然是另一个的自己!那个人有着和自己一样的容颜,只是在惨淡的月光下,她的脸上毫无血色,以致安晓晓忍不住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惊叫。 “晓晓,你怎么了,又做恶梦了?”妈妈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你还是在家多休息几天吧?我让保姆上来陪陪你?” 安晓晓坐起身,抱膝靠在床头。她捋了捋凌乱的头发,摇头说:“不,我还是去学校,可以散散心……在家待久了,总是胡思乱想……” 妈妈站起身,看了她好一会儿,然后才说道:“也好,我正好去公司处理一些事情。”妈妈说完拿起桌上放的手提包和文件袋,向门外走去了。 安晓晓看了,心里苦笑了一声——原来她早就有准备要走的。走到门口的时候,妈妈转过身说了一句,“我给周童打了电话,她会陪你去学校。” 周童?安晓晓隐约觉得这个人好熟悉。 “熟悉?我的天,我是你从小玩到大的死党,闺蜜啊!”周童挽着安晓晓的胳膊,愤愤不平地说道。 “呃,我没忘的。”安晓晓看向车外,大门口上的“海城一中”四个字已经清晰可见。“只是,以前的一些事,我需要好好想想,才能回忆起来。” 周童怪异地看了安晓晓一眼。下车后,等司机将车开走了,她才拉住安晓晓,低声问道:“难道你都忘记了吗?关于那个传说……” “什么传说?” “月圆之夜,死而复活!” 安晓晓看着周童神情严肃的脸,轻轻摇了摇头。 “想不起来没关系,慢慢来吧。”周童牵着安晓晓的手,向学校走去。 只是,安晓晓忽然觉得手在一点点地变冷,这种温度好像在哪里也经历过。安晓晓使劲晃了晃脑袋,眼前竟然浮现出了墓碑林立的山头,还有绿色的鬼火。 高二(1)班教室。 正在上的是世界历史课。安晓晓呆坐着,历史老师说的每个字都听不进耳朵。她的左右两边椅子上都空着,周童告诉她,那里原来坐着的是翁涛和余小山。 这两个男生的死,据说都和自己有关,事情是这样的吗?安晓晓想得头疼欲裂。她看向左边,忽然眼前出现了一张英俊、光洁的脸庞,这个男生朝自己笑了笑,并递过来一个MP3。她接过了MP3,也对他报以一笑。忽然之间,四周一片黑暗,这个男生画着熏黑的眼线,露出两颗尖利的犬齿。安晓晓猛地打了个哆嗦,眼前的一切又都消失不见了。 “东欧历史上最有名的传说就是和吸血鬼有关了。在寒冷的布达佩斯,每当月黑的时候,吸血鬼就从阴冷潮湿的洞穴里钻出来,像蝙蝠一样,悄悄地接近人类,然后,露出尖牙,猛地咬住脖子……” “吁!”同学们发出一串惊叹声。 “咳,都是传说罢了,听听就好。”历史老师轻轻笑了声,安抚受惊的同学。 “晓晓,你觉得传说会是真的吗?”周童坐在前面,冷不丁地转过头问道。 “既然是传说,应该是假的吧。”安晓晓摇了摇头。 安晓晓的回答似乎出乎周童的意料。她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安晓晓,而后说:“那你还记得右边坐的余小山吗?老师安排‘一对一’帮扶,你主动提出帮助余小山提高学习成绩。” 主动提出?安晓晓隐约有了些印象,以前的她乐于助人,而且爱笑。为什么现在的自己却是心事重重?难道是因为那晚的遭遇给自己带来的创伤? 安晓晓忽然觉得头又开始疼痛起来。她不敢再去想,转头看向窗外,一名高大的男子出现在了视野中。她认出来了,是在医院时见过的那名柳警官。 “不用叫我警官,如果你乐意的话,可以叫我浩然。”柳浩然听从了医生的建议,对安晓晓要尽量显得有亲和力,这样有助于她记忆的恢复。 “哦。”安晓晓点了点头。站在教室外的树荫底下,安晓晓觉得好不自然,“浩然……呃,柳警官,找我有什么事吗?” 柳浩然看出了她的不安,也就不勉强她了。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了几张照片,问安晓晓:“你认得照片里的场景吗?” 安晓晓接过照片,上面是从不同角度拍摄的一处墓地。墓碑上画着十字架,还有一些奇怪的文字。安晓晓皱着眉头看了半天,但只能摇头。 “这是公墓山顶上,一位天主教主教的墓地,主教名叫伊万诺夫,”柳浩然说道,“他是匈牙利人,一百年前来海城传教,死后就葬在了这里。墓碑上的文字是匈牙利语。” “呃,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安晓晓将照片还给了柳浩然。 “和你有很大的关系!”柳浩然抽出其中一张照片,说道,“我们认真比对过滚落痕迹,基本确认你们是从山顶滚落下来的。这几天我们在山顶勘查,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细节,伊万诺夫主教的墓碑似乎被移动过了……” 柳浩然说着把照片伸到安晓晓的眼前,“墓碑基座有被撬动的刮痕。一座百年前的主教墓,里面的尸体早就腐烂成泥了,他也不会有陪葬品,你们为什么要去动它呢?” “我们动过它?” “墓碑上有你们的指纹。”柳浩然说道,“翁涛和余小山的死,可以说是我见过最诡异的死亡事件,有太多不可理解的地方。比如,翁涛和余小山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们扭打在一起,是因为你吗?你们动了主教的墓,究竟出于什么目的?还有……” “不要再问了!”安晓晓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我一直在努力回忆,可我什么都想不起来。警官,求求你告诉我,这一切的真相是什么……” 安晓晓忽然抓住了柳浩然的胳膊,哭泣着弯下了腰。柳浩然觉得有些无奈,是他来向她求证的,怎么现在反过来了?而且,他没料到安晓晓的反应会是这样剧烈。 柳浩然轻叹了一声,将一张名片塞进安晓晓的手里,“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想起什么的话,可以给我打电话。” 柳浩然扶起安晓晓,刚抬起头,忽然觉得有道异样的目光射来。他隐约感觉到,这道目光是从安晓晓座位方向射来的。可是,当他朝教室张望时,却发现目光又消失了。 安晓晓座位没有人,那目光是从哪里来的?柳浩然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3、 放学后,安晓晓和周童坐在空荡荡的教室里。 “周童,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安晓晓苦苦哀求,“求求你,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吧。” 周童看着安晓晓许久,而后才说:“你能自己回忆起来,不是更好吗?”说着,周童从书桌里拿出了一些东西,摆在了安晓晓的面前,“我可以帮助你回忆,但不能替代你。” 安晓晓看着眼前的东西,分别是一个樱桃木的十字架、铂金装的圣经、一个装着水的琉璃瓶以及一本有些泛黄的旧书。安晓晓疑惑地拿起这些东西,目光定在了最后一本书封面上,书名叫做《吸血鬼的复活》。安晓晓拿起书端详,忽然想到了什么。 “周童,你说的‘月圆之夜,死而复活’,难道和这本书有关系?” “和所有的东西都有关系。”周童冷冷地说,“那个传说,最早是翁涛告诉你的,你曾对此坚信不疑。” “那你呢?你相信吗?” “我信不信有所谓吗?”周童脸上忽然露出古怪的表情,“这是祸害人间的传说。只是可惜了,余小山不应该死的……” “你知道余小山是怎么死的?”安晓晓听了激动地抓住周童,“快告诉我,那晚究?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⑸耸裁矗?rdquo; “我没上山顶,我怎么知道发生了什么?”周童将安晓晓的手推开,站起身说道,“我只知道,余小山死得无辜,或者说,他是因你而死!” 周童说完,朝教室门外走去。离去时,她轻轻将教室门掩上了。夕阳西下,偌大的教室里就只剩下安晓晓。她轻叹了一声,将手中的书放下,看着面前的四样东西,一时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忽然间,学校广播响起了悠扬的《安魂曲》。声音飘进安晓晓的耳朵里,她突然有了一阵恍惚,视线模糊。等到清晰时,她看见了翁涛那张俊美的笑脸。 “这个东西可以用来斩杀僵尸,”翁涛笑着举起了十字架,“当僵尸扒开坟墓,从土里钻出来的时候,你就举着十字架,插在僵尸的心窝里……” “嗯,这个我不要,太血腥了!”安晓晓摇了摇头,“而且僵尸从地底下钻出来,全身黏糊糊的,很恶心。” “哦,不用担心,我们还有这个。”翁涛从他的书包里拿出一本圣经,“面对成群结队而来的僵尸,只要打开圣经,让神的光芒照耀,僵尸们将无所遁形!” 安晓晓听了点了点头。她从自己的书桌里拿出一本书,说道:“你说这本书上写的,吸血鬼可以复活,是真的吗?” “月圆之夜,死而复活。”翁涛轻轻握住了安晓晓的手,温柔地说,“你不是也相信世上有绝美的吸血鬼,德古拉伯爵吗?难道你不相信我的话吗?” “信,你说的我全都信。”安晓晓低下头,有些害羞地说。 “那就好……”翁涛淡淡地说道。 门忽然被推开,一个男生走了进来。安晓晓抬头一看,原来是余小山。她忙松开翁涛的手,脸色颇为尴尬。 “需要我回避吗?”余小山吹了声口哨,扭头看向别处。 “不,不用。”安晓晓忙摇头,“翁涛马上就走,你的英文资料我准备好了。” 翁涛看了余小山一眼,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微笑。他收拾好书包,昂着头与余小山插肩而过。余小山被这个举动激怒了,他握紧拳头正要发作,但转头看见安晓晓的目光,只好又放下了拳头。 “余小山,你相信吸血鬼复活的传说吗?”安晓晓扬了扬手上的一本书。书的封面是一位阴冷的高加索男子。他披着猩红色的斗篷,在月圆之下,露出血色的双眼、泛着寒光的利齿和鹰爪似的手指。 “嗯,不太相信……”余小山看了眼安晓晓,发现她有些失望,于是又改口,“当然,如果你信的话,我也就信了……” 余小山的眼神忽然变得有些特别,安晓晓忍不住低下了头。“你信,我也就信了”,这是什么意思呢? 砰! 门突然被推开,安晓晓猛地从回忆中惊醒。广播中的《安魂曲》也戛然而止。她抬起头,门口已经站着两个人,王校长和柳浩然。 王校长一言不发地走到安晓晓面前,眼光扫了下桌上摆放的东西,轻轻摇了摇头。安晓晓手里紧紧握着一本书,他看了一眼,伸出左手一摊。安晓晓犹豫了片刻,但最后还是把书放到了他的手里。 王校长瞄了眼书的封面,接着走向柳浩然。他平静地说道:“这就是我和你说的那本书,《吸血鬼的复活》。它是那个不详怪谈的源头!” 柳浩然看了看书,又看了看神色惊慌的安晓晓,忽然觉得有些哑口无言。 4、 上午见过安晓晓后,柳浩然心里老是觉得不安。他忽然想起了一个词语——怪谈。这种亦真亦假的怪谈传说,每个中学校园里都会有。那么,海城一中的怪谈会是什么呢?安晓晓的遭遇,和怪谈有关系吗? 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王校长打来了电话,请他来学校一趟,称自己发现了一些新情况。柳浩然接到电话又赶去了海城一中。刚进校长办公室,王校长就很小心地把门给关上了。 “难道发现了不能被别人知道的秘密?”柳浩然问道,“为什么不能在警察局说,非要来学校?” “这事非同小可啊,弄不好我们学校的声誉就被全毁了!”王校长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矜持,紧张地说道,“我发现,翁涛和安晓晓的关系没那么简单……他们其实是,兄妹……” “兄妹!”柳浩然失声叫了起来。 “他俩是同母异父的兄妹关系。”王校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原来安晓晓的妈妈和翁涛的爸爸很早就结婚,并生下了翁涛。但刚生下不久,晓晓的妈妈为了事业发展,坚决与翁爸爸离婚,并嫁给了颇有权势的晓晓的生父。晓晓生父为了声誉,要求晓晓妈和翁涛断绝一切来往。” “那安晓晓和翁涛知道自己的身世吗?这个秘密,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也是今天才得知的。”王校长从抽屉里拿出两份文件,“这是安晓晓和翁涛出生证明的复印件,中午有人从门缝塞了进来。你看,出生证明上的母亲一栏,清清楚楚写着安晓晓母亲的名字,还有身份证号。” 柳浩然看着复印件,心想如果这是真的,那谁知道这个秘密而且还透露给了校长呢?按照正常的思维,翁涛和安晓晓如果知道了这层关系,应当不会好在一起。但怕就怕,“他们明知道,却还是……” “那就太可怕,太惊人了!”王校长跳了起来,“这事如果传出去,大家会怎么看待我们?我们这所一级达标学校,岂不是成为天大的笑话!” “这件事太蹊跷了,事情绝非你所见的那么简单!”柳浩然调整了下自己的情绪,分析道,“安晓晓我接触过,她不像是会做混事的女生。目前,不是纠结于她和翁涛的兄妹关系,而是要弄清事件的起源……对了,王校长,你们学校有过什么‘校园怪谈’吗?” “怪谈?”王校长忽然冷静了下来,他想了想,而后才说,“我们学校曾经流传过一本关于吸血鬼复活传说的书。我当校长后,为了不影响学生,于是把这本书收缴了。但是,后来有一个人找我要过这本书……” “是谁?” “翁涛。”王校长咽了下嗓子,“他是年段第一名,很有希望上北大。他对历史很感兴趣,他向我提出要看看这本书时,我答应了……那本书除了怪谈,还是有不少关于东欧历史的……” 柳浩然听了,皱起了眉头。忽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一条没有来电号码的短信: “请到高二(1)班教室”。 柳浩然和王校长赶到教室,看见了正在发呆的安晓晓。 柳浩然看着那本《吸血鬼的复活》,沉默了许久。一个他无法相信的念头冒了出来:难道吸血鬼真的存在,而且还能复活?那安晓晓他们又和吸血鬼有什么关系呢? 他看着安晓晓,想从她那里获得答案。但安晓晓什么都没说,抓起书包就冲出了教室。王校长想拦也拦不住。 “现在怎么办?”王校长无奈地说道。 “只有一个办法。”柳浩然说道,“用证据来说话。” 刑事鉴定中心,殓尸房。 冰冷的不锈钢手术台上,摆放着翁涛和余小山的尸体。由于刚从冰柜中拿出来,所以铁青色的尸体上还冒着丝丝的寒气。 柳浩然带着口罩,穿着胶手套在翻看着翁涛的脖子。在靠近舌骨的地方,他的手停了下来——那里出现了两个细小的红点。 “根据你的要求,我又做了一次尸检,结果就发现了这两个小圆点。”一旁的法医说道,“这真是不可思议。一个月前尸体送来时,我做过全身检查,但也没发现这两个点。” “依你的判断,这两个点会是肌体自身作用的结果吗?”柳浩然问道。 “这不可能。人死后,器官停止活动,不可能是肌体自身产生的。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这很像是被什么东西噬咬而落下的……” “噬咬?”柳浩然疑惑地说道,“咬痕一般会立即显现,而且随着时间推移而消失。但这两个红点反倒隔了快一个月才显露出来,这不符合逻辑啊!” “是的,而且这个咬痕看起来既不像是动物的,也不像是人类的……” “什么?”柳浩然闻言大惊,他拿起放大镜再次查看红点。在15倍的放大镜下,可以看出红点中央还有一个更小的点,这个点就像是细针扎在皮肤上。而后红点以此为圆心,形成了一道圆形。 “我认为红点中的圆心才是牙齿噬咬的着力点,而它周围的红色,是毛细血管受挤压而破裂后,渗透出来的鲜血。”法医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什么东西的牙齿竟然像细针一样?”柳浩然连连摇头,这已经不在他的知识范围之内。 “也许,这个东西只在传说中出现过呢?”法医的双眼透出锐利的目光,“比如——吸血鬼!” 柳浩然听了倒抽了一口冷气。他缓缓地摘下了口罩,虽然难以接受,可是事实表明,翁涛和余小山很可能是被吸血鬼咬伤致死的。那么,海城一中关于“吸血鬼复活”的怪谈传说,是否也就意味着是真实的? 可是,这个被复活的吸血鬼究竟是谁呢?难道真的是安晓晓他们将吸血鬼复活的?他们复活吸血鬼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明知吸血鬼咬人可致死,为什么还要接近它?而且,更可怕的是,一旦吸血鬼的血倒流…… 柳浩然的心中一团乱麻,这是他从警以来遇到的最不可思议案件。怎么办? 手机声又响起。柳浩然被惊醒,他打开一看,又是一条没有号码的短信: “安晓晓的妈妈” 是啊,这么关键的人物,怎么遗漏了呢!柳浩然几乎惊叫起来。之前的侦破方向一直集中在安晓晓身上,没有针对她的妈妈调查。现在知道了晓晓妈和翁涛的关系,那她更是案件调查的关键对象了。 可是,这个一直给自己发短信的神秘人物是谁呢?他/她怎么会对案件了解得那么清楚? 5、 “安夫人,你确定对这个人不了解吗?”柳浩然将翁涛的照片推到安晓晓妈妈的面前。 “不认识。”安夫人看了一眼,很淡定地说道。她朝屋里看了看,确定了没有其他人在。 “一个母亲究竟要多冷血,才会不认自己亲生的儿子?”柳浩然忽然笑了,“直到我见了你,安女士,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母爱在所谓‘荣华富贵’面前,也是脆弱不堪的。” “你有什么资格来说我!”安夫人脸色一沉,“你经历过穷困吗?你有过身无分文而受人白眼的经历吗?是,我承认,翁涛是我生的。但我当初和他爸爸的结合,就是一个错误,是他先欺骗了我……” “那你就是承认翁涛是你的孩子咯!”柳浩然提高了声音,“你隐瞒身世,考虑过孩子们的感受吗?你知道翁涛和安晓晓在学校是男女朋友关系吗?你知道这种关系发展下去的严重后果吗?” “我一直忙着工作,哪里知道翁涛竟然成为了晓晓的同学。”安夫人有些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我也是直到翁涛死后,才知道他俩关系的……” “那翁涛的爸爸呢?他知道吗?” “事后我问过翁涛的爸爸,他告诉我,他有一次无意间得知了翁涛和晓晓在一起。他觉得这个问题很严重,于是告诉了翁涛,晓晓是他的妹妹。” “也就是说翁涛其实已经知道了他和晓晓有血缘关系!”柳浩然露出了疑惑的表情,“那翁涛应该停止和晓晓在一起,可根据我们的调查,直到他死之前,他还和晓晓维持男女朋友关系。翁涛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安夫人也困惑地摇了摇头。柳浩然思考了一阵后,将海城一中的吸血鬼怪谈、安晓晓等人与之有关的事都告诉了安夫人。 “这怎么可能!”安夫人听完马上否定,“我从小就教育晓晓不要信这些妖魔鬼怪的,她怎么会信了翁涛的话?这些都是鬼话连篇……” “可我怎么觉得鬼话越来越是真实的。”柳浩然起身在客厅里走了几步,而后猛地回头,“安夫人,整个事件中,似乎只有一个人是全程被蒙在鼓里的。” “你是说……晓晓……” “嗯……”柳浩然刚要说话,忽然被二楼一记撞击声打断。紧接着,楼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声音由近及远,直至消失。“楼上还有人吗?” 安夫人缓缓地站起身。她透过窗户,看着后院一闪而过的身影,轻轻摇了摇头。“晓晓刚才一直在楼上,我们的谈话她都听到了……” 安晓晓奔跑在路上,是任由眼泪飞逝。直到跑到精疲力尽,再也不能动弹。 她不敢相信妈妈说的是真的。前一天晚上,她的眼睛一直在隐隐作痛,只要睁开眼就能看见许多的画面闪现。这些画面无一例外都是自己的脸,或微笑或恼怒或平静,总之各种表情都有。 早上到了学校,她眼睛的疼痛又加剧了。周童见状,建议她回家休息。安晓晓听从了她的建议,向老师请假后就回了家。因为一夜无眠,她回家后倒头就睡,并让保姆不要打扰她。而妈妈则以为她上学去了,并没有料到她竟然在楼上的卧室。也就是这样,当妈妈和柳警官开始交谈之后,安晓晓慢慢地在睡梦中醒来。两个人谈话的内容,都被她听进了耳朵里。 自己和翁涛竟然是兄妹,这种只会在电视里出现的情节,怎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安晓晓一万个难以相信,她无助地仰望天空,心中大声地呐喊:老天爷,求求你告诉我,翁涛不是我的哥哥,不是,永远不是的! 天空开始下雨。雨打在安晓晓的脸上,慢慢地,雨水竟然变成了黑色。它落在安晓晓的眼睛里,模糊了她的视线,一个诡异的景象忽然浮现她的眼前。景象里除了她,还有翁涛和余小山。两个人似乎在争执着什么。 就像放电影一样,连续的画面一一闪过她的眼前。安晓晓看着,心中的恐惧油然而生,直至最后一张血肉模糊的脸突然向她飞扑而来。她惨叫一声,双手抓着脸,万分痛苦闭上了双眼…… 凄风冷雨,夜上公墓。 几声不知名的鸟叫声响起,柳浩然摸了摸腰间的枪套,一颗心被提到了嗓子眼。他曾为了破案,在野坟堆里睡过觉。但今晚上公墓,内心却紧张无比,难道吸血鬼真的存在? 柳浩然朝身后看了眼,安夫人紧紧跟着自己,眼神里也满是惊慌。她曾说不相信妖魔鬼怪,但真的身临其境,坟头闪耀的鬼火逼得她心跳加速,无法呼吸。 上午自从安晓晓在家里偷听到了谈话后,她就失踪了。学校、商场、公园,所有她可能会去的地方都找遍了,但就是没见着她。安夫人心慌了,她担心晓晓一下子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柳警官,你说我们会在山顶找到晓晓的吧?”安夫人看着黑沉沉的夜色,伤心地说道,“她现在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会找到的。”柳浩然给了她肯定的回答。一整天他都在和安夫人一起寻找安晓晓。她要是失踪了,那事件的很多谜团就再也无法得到答案了。就在遍寻不着时,他隐约想到了一个地方,而此时他第三次收到了不具名的短信。短信内容和他的想法不谋而合: “公墓山顶,真相复活” 6、 终于将墓碑挖起来了。安晓晓摸了一把脸上的汗水,轻出了一口气。 伊万诺夫主教的墓碑躺在泥土堆里,地上露出了一个一人宽的洞穴。安晓晓朝洞穴看了一眼,而后躺在了它的旁边。湿漉漉的泥土沁入她的肌肤,地底的寒意慢慢将她笼罩。 “晓晓,晓晓你快起来啊!”妈妈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安晓晓转过头,看见妈妈跌跌撞撞地向自己跑来。一旁跟着的,是穿着威严警服的柳警官。 安夫人扶起安晓晓的头,悲戚地说:“晓晓,你快醒醒,所有的传说,所有的怪谈,都是骗人的,你不能相信啊……” “不,妈妈,你错了。”安晓晓轻轻推开了妈妈的手,起身说道,“月圆的那天,我和翁涛来到这里,搬走了主教的墓碑,从洞穴里拖出了他百年不朽的肉身。翁涛拿出琉璃瓶,朝他身上泼去,接着他身上的紫色罗马衫开始卷曲、崩裂,肉身一点一点的露出来……” “难道你们认为主教就是吸血鬼吗?”柳浩然打断了安晓晓的叙述。 “翁涛历史很好,他的推测一定没错的!”安晓晓说道,“他查阅了资料,查出伊万诺夫是德古拉伯爵的后裔,他的身上有着着吸血鬼的血脉,在他死后百年之时,月圆之夜,他就能复活,并真正成为吸血鬼……” “你就这么期待看见吸血鬼的复活吗?”柳浩然慢慢走近安晓晓,“难道你不知道吸血鬼会吸干人类的鲜血吗?更可怕的是,如果吸血鬼的血倒流,那人类也会被同化,变得跟吸血鬼一样!你就没想过这个后果吗?” “我没想过,我也不害怕!翁涛的愿望就是想看到吸血鬼,他说过会保护我的,我要帮着他实现愿望。”安晓晓说着又用哀怨的眼神看着安夫人,“再说了,妈妈的心里永远只有生意、只有赚钱,她在乎我吗?我若变成了吸血鬼,躲在阴暗的地底,又有什么关系呢?” 安夫人被问得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翁涛的愿望就是那么简单吗?”柳浩然摇头,“翁涛其实已经知道你和他是兄妹关系,但他还是接近你,这是为什么?他不遗余力地要你见证吸血鬼的复活,你不觉得这其中有蹊跷吗?” 安晓晓愣了一下,柳浩然见状转过身,朝暗处说道:“我让你见一个人,她会告诉你她所知道的事实真相。周童,你快出来吧。” 柳浩然话音刚落,周童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你怎么知道我会在这里?”周童冷冷地问道。 “对安晓晓这么了解的人,除了你,还能有谁?”柳浩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号追踪器,“你发的短信虽然隐藏了号码,但我只要让同事联系电信公司,就能查出号码。只要有号码,不就可以追踪到信号源了?不过,看来你并不介意被我们追查……” “是的,因为我要说出事情的真相!”周童看着安晓晓,冷笑着说道,“晓晓,你的想法太天真了!翁涛在你来到公墓之前,就已经打开了主教的坟墓,拖出了他的遗骸。你在事发当晚见到的主教‘肉身’,其实是他提前放入的蜡人像。他的琉璃瓶里装着的是轻度硫酸,泼在蜡人像身上,燃烧衣服,熔化躯体……” “你骗人!你说过没在事发当晚来过公墓,你怎么会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是余小山告诉我的!”周童说完语气一沉,“当他得知翁涛的计划时,心中产生了怀疑。他暗中跟踪翁涛,发现他偷偷来到山顶,挖出了主教的墓碑。他担心翁涛有阴谋,为了保护你,他在事发当晚也来到了这里。晓晓,余小山一直是喜欢你的。他被送进医院后,绝口不提事发当晚的经过,但在得知你的眼睛可能看不见时,坚持着要将眼角膜留给你……他把你放在心里,直到他死去……” 周童说完,安晓晓已饱含泪水。 “这么说来,将安晓晓和翁涛兄妹关系的事,透露给王校长的,也是你咯!”柳浩然皱起眉头,“你觉得余小山死得不值,因此想要替他讨个公道。不过,现在还有一个最大的谜团没有解开,翁涛阴谋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周童,既然你知道真相,就请你告诉我……” “不,我只知道余小山死之前的事,但事发当晚的经过,就要让安晓晓来告诉我们了。”周童直视着安晓晓,“我用尽办法助你恢复记忆,现在应该是真相大白的时候了吧!” 周童说话间,安晓晓慢慢将头低了下去。等她重新抬起头时,众人心中猛地一惊,她脸上满是不干的泪痕,长发散乱,眼神中尽是无奈的幽怨。“翁涛的目的,是要将我埋葬……”在众人讶异的目光中,安晓晓说道,“妈妈,翁涛怨恨你从小就抛弃了他,怨恨你让他吃尽了苦头,他为了报复你,所以要杀了我,埋在洞穴里……” “但就在他要动手时,余小山出现了,破坏了他的阴谋!”柳浩然恍然大悟,“余小山为了阻止翁涛,两人扭打了起来,你参与劝架,但被连累,三人一起滚落了下去。” “柳警官,按照你现在的说法,翁涛和余小山是扭打而致死,那所谓吸血鬼的怪谈就是假的咯。”安夫人还是有些困惑,“但你也曾说过他们的脖子上有两个诡异的红点,像是吸血鬼噬咬的痕迹……” 安夫人的话引起了柳浩然和周童的警觉。突然之间,安晓晓发出两声悲怆的苦笑,而后跳进洞穴中。她已经完全改变了模样,秀发被整个盘起,露出突出的额头,双眼不时地泛起血红色,紫色的双唇遮挡不住她夺人魂魄的獠牙。 安夫人看着她的样子,禁不住发出一声颤抖的惊叫声。柳浩然赶忙拔出了手枪,并将安夫人和周童掩护在自己身后。 安晓晓痛苦地嚎叫着:“翁涛拖出了伊万诺夫主教的遗骸,但月圆之夜,遗骸出现在了山脚下,复活成为了真的吸血鬼!德古拉的灵魂被释放,吸血鬼毫不犹豫地咬了翁涛和余小山。而我脸上的血,是它留下的‘作品’,它狞笑着,说我会在一月之后惊变——妈妈,我也成为了吸血鬼……” “孩子,你不能啊,你不可以啊……”安夫人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拼了命要扑向安晓晓,但被柳浩然和周童紧紧拦住了。 “妈妈,不要靠近我,我不想吸食你的血。”安晓晓流下两行冷泪,“诸位,我要走了。让我在另一个世界怀念你们……” 一阵风刮过,安晓晓纵身跳起,消失在一片黑暗之中。 山顶上,只留下一阵撕心裂肺的哭泣声,还有无奈而低沉的叹息声…… ——完——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复活怪谈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5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