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霓裳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8:23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7544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9分钟
简介:1、 一脚踏空,一声惊呼,李雯就这样倒在了血泊中。 陈婷看着她从三米高的升降台摔落下去。周围一片惊叫声,不少人已经围了上去。陈婷却迟迟挪动不……
1、 一脚踏空,一声惊呼,李雯就这样倒在了血泊中。 陈婷看着她从三米高的升降台摔落下去。周围一片惊叫声,不少人已经围了上去。陈婷却迟迟挪动不了脚步,她在发抖,手和脚,甚至连内心都在颤抖——就迟了那么几秒钟,差一点,那个摔落下去的人就是自己! 原本模特表演的走位是这样的:陈婷压轴走台,她走到舞台前端,而后会有一个升降台升起。她站在台上,微笑地向人们展示霓裳的华丽,紧接着她继续往前走,她将沿着另一个阶梯状的升降台走向地面。但是,因为整理发型的缘故,她在后台拖延了时间。舞台上每分每秒都是计算好的,领队的唐老师一看时间来不及了,于是就叫了李雯上场,替补陈婷。 陈婷眼睁睁地看着李雯走向舞台,走在众人瞩目的眼光中。她高昂着头,挺起了胸脯,可是,就在表演的最高潮,她往前走了一步,但阶梯升降台却没有及时升起。于是,她高高坠落,粉身碎骨。 陈婷被人群簇拥着来到了李雯的面前。她仰面躺在地上,百褶裙像鲜花一样怒放。一股鲜血从她的后脑勺溢出,穿过她的卷发,最终止步于陈婷的脚尖前。陈婷仿佛看见了一尾花蛇,它吐着蛇信子,阴冷地要朝自己爬来。 “啊!”陈婷忍不住一声惊呼。 “你怎么啦?”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一旁响起,是曹青。她把陈婷从人群中拉了出来,“你的脸,白得怕人!” “差一点,就差一点,躺在地上的那个人就会是我……”陈婷还沉浸在刚才的惊魂一幕中。不过,现在有最好的朋友在身旁,她觉得心里稍微安定了些。 “别想那么多了,是升降台出了问题吧。”曹青推了推厚重的黑框眼镜,“不过,话说这种‘意外’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陈婷听了心里又“咯噔”了一下。可是,上次那个意外,李雯真的是冲自己来的吗?陈婷心中也没底。 “海城大学迎新晚会,一名学生模特失足落台,当场身亡。”一名现场民警向刚刚调任为刑侦队长的柳浩然介绍案情。李雯的尸体已经被送走了,只在地上留下了一个人形的白画线。 柳浩然站在晚会舞台上,默默地打量着还没降下的升降台。 “为了演出效果,舞台准备了两个升降机,一个将模特升起,另一个则是阶梯升降台,模特能够像走阶梯一样,慢慢地走到地面。”民警向柳浩然说道。 “这是谁的主意?”柳浩然问道,“模特事前没有走位彩排吗?阶梯升降台没升起,她不会停下脚步吗?” “这是我的主意。”民警拉来了有些发懵的唐老师,他说道,“往年的模特表演都太传统了,我向学校申请了一笔专项资金,从外面租来了升降台……” 柳浩然盯着唐老师,追问道:“那第二个问题呢?” “这个,李雯没有走过位,她是临时顶上去的……本来在台上的不是李雯,而是她。”唐老师指了指不远处的陈婷。她正抱膝坐在舞台一侧,脸上是漠然的表情。曹青陪在她的身旁。 柳浩然朝陈婷走过去。待看清她的脸,他忽然觉得似乎曾经见过她,但再一想,却又是一片空白。“原本安排的是你,为什么你没在升降台上?”他问道。 “原因我都向警察说过了。”陈婷实在太累了,“警官,没事的话我想回家了。” 柳浩然看着民警递来的笔录,忽然觉得这个女孩子真是幸运。虽然她曾经彩排过,但不排除她不会下意识地抬脚往前走。但是,如果升降台不是机械故障,而是人为破坏呢?那凶手的目标,岂不是对准了陈婷——李雯就成了替死鬼了?当然,现在勘查结果还没出来,不能妄下结论。 “你先回家吧。”柳浩然说道。陈婷毕竟还只是个学生,队友突然死亡,她的惊吓可想而知。“有需要的时候,我们还会再找你。” “警官,这次事件是意外吧?”走的时候,一旁的曹青忍不住问道。 “不一定。”柳浩然只能这样回答。 曹青听完还想说些什么,但陈婷忽然轻轻咳嗽了一声,于是她张了张口只好话咽了下去。陈婷虽然故作随意,但柳浩然还是看出了异样。他不动声色地看着她俩离开,轻轻地出了一口气。 2、 市公安局,案情分析室。 “提供升降台的是一家专门从事舞台设备租赁的公司,”一名侦办民警说道,“事发后,公司派技术人员进行检查,发现阶梯升降台的自动控制系统坏了。也就是说,升降台无法按照事先设定的程序,自动下降。” “是机械故障还是人为破坏?”柳浩然问道。 “公司技术人员认为是人为破坏,因为有更改程序的痕迹。”侦办民警继续解释,“升降台是晚会当天下午运到现场的。彩排时曾经用过一次,经测试没有问题。彩排后恰好到了晚饭时间,公司操作人员就离开了,直到吃完饭后回来。” 柳浩然闻言点了点头。这就意味着,在操作人员不在现场的这段时间里,很有可能有人接近了升降台,并搞破坏。但他忽然有了疑问,“现场有没有目击者,看见凶手接近了升降台?凶手破坏了升降台的自控系统,说明他了解机械构造,比如说海城大学里的理工科学生。” “柳队,我们走访了舞台现场的相关人员,因为升降台的控制系统是在舞台底下,所以很少会有人进去。再加上是晚饭时间,没有人注意到是否有异常。”另一名办案民警说道,“至于凶手身份的问题,我们会对相关专业科系的大学生进行调查。” “嗯,目前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吧。”柳浩然点点头,“另外再组织一些人手,查清死者李雯的所有社会关系,同时对她的队友陈婷,加以密切的关注。” 办案民警听完安排,陆续离开了会议室。柳浩然起身看着身后的白板,上面贴着的李雯的照片。忽然他的脑子里闪过了陈婷那张小脸蛋儿,李雯和陈婷的美丽是如此的不同,一个飞扬,一个则是内敛。他把两个人的脸放在一起,隐约又觉得似乎都曾见到过她俩,可认真一想,又仍然是空白。 他摇了摇头,打开“初步侦查报告”,在上面写道: “升降台有人为破坏痕迹,排除机械故障,案件侦破方向定性为蓄意谋杀” 柳浩然写到这里停了下来。蓄意谋杀有特定的谋杀对象,如果表演按既定计划进行的话,那死的就不是李雯,也就是说凶手谋杀的对象应该是陈婷。可是,慢着,柳浩然心中忽然有了个大胆的假设,如果陈婷整理发型延误时间是她有意而为呢?也就是说,陈婷很可能设计,故意让李雯踏上了死亡之路?想到这里,他戛然而止,似乎很难将清纯的陈婷想象成杀人凶手。 可是,外表往往很容易迷惑人,总要透过现象看本质。本质?柳浩然忽然眼睛一亮,高空坠亡的本质是什么?死者真的会这么容易掉下来?他急忙走到证物箱前,里面装的是李雯的遗物。他从箱子里拿出了一双红色的高跟鞋。 柳浩然看着高跟鞋,眼神开始有些迷惑。 陈婷一进排练厅,就听到了窃窃私语的议论声。模特队的队友们都知道,原本站在升降台上的,应该是她,而李雯是替她而死的。 “这下好了,陈婷真的成为‘台柱子’了,”一名队友不屑地说,“李雯不在了,再也不会有人和她争了。” “就是就是。”不少人附和着说道。 陈婷听了,心里一阵苦笑。她对于是否成为“台柱子”,根本毫无兴趣。她的人生向来是如此的,她从不刻意地去追求什么东西,可是上苍好像特别垂爱她,总是给予她很多。为此,她刻意低调,却又常常被人说成“装得很”。她很无奈,就像李雯一直认为自己是在抢她的风头,可实际上她只是听从唐老师的安排。 议论声仍在继续。陈婷只好装作没听见,对着镜子正要下腰压腿,此时有人叫了她的名字,“陈婷,你出来一下。” 陈婷转过身,是唐老师在叫她。她点了点头,跟着老师走出了排练厅门口。门口的小草坪上,穿着便服的柳浩然正等着她。 “柳警官有话想问你。”唐老师苦着一张脸,说完就走了。 “一年前你刚进大学就入了模特队,现在又是队里的‘当红明星’,”柳浩然尽量用聊天的语气对陈婷说,“心情应该不错吧?” 陈婷眨了眨眼睛,她实在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柳浩然见她不说话,于是决定开门见山,“你自称因为发型乱了要整理,所以拖延了上场时间——你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柳浩然的言外之意,陈婷自然听出来了。她睁大了眼睛,正在想着要如何反驳,但突然出现的曹青已先帮她解了围,“警官,那天可是户外演出啊,模特表演的时候风大得很,陈婷的发型早就被弄乱了,她整理头发不是很正常的吗?” 曹青是来给陈婷送珍珠奶茶的。陈婷接过奶茶,脸上充满了感激。 “你又出现了。你是谁啊?”柳浩然疑惑地问道。 “我叫曹青,我和陈婷是从小学就开始的好朋友,演出的时候我就一直在后台陪着她。”曹青显然以是陈婷的好友为荣,“陈婷在舞台上演出,一定是要求最完美的,发型不做好她怎么会匆匆上台呢?” 曹青讲得振振有辞,柳浩然一时难以找出疑点。陈婷似乎对曹青的解释很是认同,笑着点了点头。 “那么,如果高空坠落不是意外,如果是有人蓄意而为呢?”柳浩然盯着陈婷问道,“你曾和什么人结过怨吗?”出于案件侦破的需要,警方还没有对外宣称这是一起谋杀案。 “啊,不是意外啊?”曹青忍不住惊呼。 “我是说如果,”柳浩然尽量用轻松的语气,“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嘛。” “这个……”曹青看了陈婷一眼,不知道是否该说。 “没有!”陈婷迎着柳浩然的目光,“我从不和人结怨,我问心无愧。” 陈婷这次的回答,态度坚决得让柳浩然有些意外。“仇人躲在暗处,你也不一定知道。但有一点我必须提醒你,”柳浩然忽然变得严肃起来,“如果这次事件不是意外,那说明有人想在暗中对你下毒手。李雯做了你的替死鬼,你一天不死,凶手一天不会放过你!” 陈婷听了心中一惊,但她的脸上还是波澜不惊,“警官,没什么事的话我进去了。”说完陈婷就向排练厅走去。 曹青看了看陈婷,又看了看柳浩然,一幅欲言又止的表情。柳浩然看着这个黑框眼镜女生,心想也许她会是一个突破口? 3、 “呼——”,地铁呼啸而来。 车厢门打开,陈婷站在门口,却止步不前。 “滴滴滴”,安全警报声响起,地铁关上门,又快速地离去。陈婷看着远去的地铁,心中满是复杂的心情。自从一个月前的那次意外发生之后,她现在似乎对地铁产生了恐惧感。她实在想不通,李雯会在地铁将要到站时,将自己推入坑道内?如果那次曹青没有抓住,自己的肉身是否已经被地铁撞得支离破碎? 陈婷不敢往深了去想,因为这也只能是自己的猜测。模特队集体外出参加演出,李雯站在自己身后,这是很正常的事。可是,那时她分明感觉到有人在背后撞了自己一下,就在她要摔落之际,两只手一前一后抓住了自己。她回头,原来是曹青抓住了自己。 那究竟是不是李雯故意撞的自己呢?陈婷朝站台四周看了起来,两侧墙上都装有摄像头,如果调出监控录像,应该可以查明事情真相吧。可是,如今李雯都已经死了,再去追究这些有什么意义呢? “久等了吧。”曹青带了两杯外带奶茶而来,“还在想上次发生的事情吗?” 陈婷喝了口奶茶,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又一班地铁到来。陈婷拿着奶茶正要往前走,忽然觉得头有些晕眩。她想起来了,上次似乎也是这样的:迷糊之间身后有人撞了自己一下,力道虽然不大,但她当时却收不住脚,忍不住要往前扑。为什么会这样? “车厢门要关了,还不进去?”曹青轻轻拉了下陈婷的手。 陈婷擦去额头的冷汗,和曹青牵着手进了车厢。 柳浩然光着脚站在升降台上,机器转动,慢慢地将他升起。 当到达三米高时,升降台停了下来。除了空气,四周没有任何可支撑的物体,柳浩然向下看了一眼,心中猛地一惊,那种晕眩感好像在百米高空一样。 这是柳浩然要求的现场重演。他让公司重新将升降台放在了学校的大操场上,也就是迎新晚会举办的地方。现在,他慢慢拿起脚边放着的一双红色高跟鞋,然后小心地穿上,尽量保持身体的平衡。他朝前方看了一眼,深吸了一口气,接着伸脚向前迈出了一小步。脚忽然失去重心,悬在半空中,柳浩然晃动了下身子,而后急忙往回收脚。他的脸颊滚落几滴冷汗。 “柳警官!你找我来,不是为了看你表演杂技的吧?” 柳浩然看见是曹青来了,于是示意操作人员将他降了下来。 “柳警官,在上面是不是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曹青推了推黑框眼镜问道。 柳浩然认真看了她一眼,觉得她有着超过年龄的成熟。他笑了笑,说道:“咱们边走边说吧。”两人默默走了一段路后,柳浩然先开口了,“我问过唐老师,他说你的学习很好,陈婷要参加模特训练花的时间多,你经常给她补课,看来你俩的感情真是好呐。” 曹青闻言并没有什么表示。柳浩然斟酌了一下,说道:“我觉得在周雯死这件事上,你们隐瞒了一些东西。我可以向你坦白,周雯的死,目前看来应该是一起人为事件……你和陈婷是好朋友,你也不愿看到她受到伤害吧?” 听到这句话,曹青停住了脚步。她直视着柳浩然,冷静地问道:“也就是说周雯不是死于意外,而陈婷才是凶手的目标?” “有可能,但现在还只是推测,一切都需要证据说话。所以,现在我很想你能向我坦白,比如陈婷之前有遇到过什么离奇的‘意外’事件吗……” “你说的意外,是指可能导致死亡的事件吗?”曹青突然发问。柳浩然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目光。曹青想了片刻,而后将陈婷在地铁站的遭遇说了出来。“因为没亲眼看见李雯动手,所以陈婷一直当它只是意外,她不想和李雯之间有误会。但我认为到了这个时候,不能不说了。” 曹青说的话让柳浩然有些吃惊。据他的了解,在模特队中李雯和陈婷之间是有竞争的,李雯作为老队员,似乎更介意自己的低位受到陈婷的挑战。难道李雯会因为嫉妒心理,而走上杀人这条极端之路吗?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李雯也就有破坏升降台,杀害陈婷的动机。可问题是,晚会死的是李雯自己啊,她总不可能明知升降台是个杀人机器,还站在上面吧。那难道是…… “地铁站的事发生后,陈婷有没有流露出对李雯的愤怒吗?”柳浩然忽然问曹青,“她有没有在你面前,有意或无意地说李雯的坏话。” “没有。”曹青坚决地摇头。但过了一阵,她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忙大声地质问,“柳警官,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指陈婷有杀李雯的动机?陈婷要报复李雯,所以故意破坏了升降台?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可是,你知道陈婷的真实想法吗?你知道她做的所有事吗?” 曹青忽然语塞,她确实没法回答“YES”。 “不过,这只是一种毫无证据的猜测。”柳浩然耸耸肩,似乎在否定自己,“第一,陈婷的杀人动机太单薄,报复一说经不起推敲;第二,凶手要破坏升降台,只有晚饭那段时间,可陈婷有不在场证明,因为你说一直和她在一起;第三,也是最让我迷惑的地方……” 柳浩然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曹青的表情越来越纠结。 “那个,陈婷的不在场证明,”曹青忽然支吾起来,“其实晚饭前有段时间我并没和她在一起……她表演前都不吃东西,所以我去给她买了珍珠奶茶……” “这么重要的情况你怎么没有早说!” “这个重要吗?”曹青无奈地把手一摊,“陈婷怎么可能会杀李雯呢?” 怎么可能?!柳浩然听到这句话,像是触电般惊醒。他突然想起来了,原来自己在一年前就曾见过了陈婷和李雯! 4、 搞错了吧,这一切都搞错了吧! 陈婷坐在审讯室里,心中不断重复着这句话。柳浩然坐在桌子的另一头,表情严肃地审问着她。 “曹青替你去买珍珠奶茶那段时间,你在做什么,有人能证明吗?” “我在操场的一处角落休息,周围没有人。”陈婷摇了摇头。 “那就是说没人能证明咯。”柳浩然敲着桌子,“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合理地怀疑,你在那段时间趁人不备,偷偷进了舞台底下,并靠近了升降台!” “不,不可能。”陈婷急忙说道。她想申辩,可是刚张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柳浩然说得没错,她没有不在场的目击证人。而曹青说的也是实情,去买奶茶那段时间自己确实没和她在一起。 “柳警官,你难道是怀疑我有意害死李雯的吗?”陈婷只能无力地反驳,“我和李雯根本没有仇恨,我没有任何杀她的动机啊。” “是吗?”柳浩然眉头一展,似乎在等着猎物上钩,“那地铁站台的那次意外怎么解释?还有,一年前,你和李雯争着要出演电影的事,又怎么解释?” 柳浩然抛出了重磅炸弹,陈婷有些哑口无言。一年前她得到唐老师的推荐,要参演女明星周文娜主演的一部电影。她都已经拍了定妆照了,可最后这个角色却被李雯抢走了。她对李雯不满过吗?闹情绪肯定是有的,可是当时发生了另外一件事,她早就将这个不愉快抛到九霄云外了—— “太荒唐了,我怎么可能因为没有演电影而杀了李雯呢?”陈婷反问道。可话一出口,她自己都觉得苍白无力。 “哦,如果这还不算的话,那我再给你看两样东西。”柳浩然说着拿出两个证物袋,里面分别是一双镶水钻的手套和一盒“白+黑”感冒片。“经过民警的数次检查,他们在升降台上找到一些织物纤维,而我们在你的书桌里找到的这幅手套,经对比证实,织物纤维与手套材质高度吻合!” 陈婷看着手套,心中一惊。这是她最钟爱的手套,原本是放在曹青那里的。她本来想在晚会表演时戴的,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曹青并没有带来。因为时间紧,她也没来得及细问。没想到,警察竟然在自己的书桌里找到了它。难道是曹青放进去的?陈婷想到这里,心里忽然乱了起来。 “至于这个感冒片,”柳浩然晃了晃证物袋,“我不说你也清楚了吧。这是事发当晚你给李雯的……” “她那天感冒了,头疼。我那段时间感冒刚好,包里还备着‘白+黑’,所以就给她了。我们是一个模特队的,我不想看到她演出失常而破坏了我们队的形象。这有什么问题吗?”陈婷大为不解。 “嘿嘿,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柳浩然猛地站了起来,“之前我有一个最为困惑的地方,那就是一个专业的模特,穿着高跟鞋,当她在高空一脚踏空时,下意识作用下她应当往回收脚,身子向后倾。而不是像死者那样,一点下意识的反应都没有,就这样掉了下去。” 陈婷露出困惑的表情。柳浩然颇为自得地笑了,“为了证实我的推测,我还原了案发现场,站在升降台上并重演了一遍,结果证实我的推测是正确的——也就是说死者应当有个下意识的回收动作,可现场她为什么没有呢?就是因为这盒感冒片,你让她吃了黑片!” 陈婷听了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她给李雯“白+黑”的时候,特别交代她要吃白片,因为黑片会让人嗜睡,说明书还写着“服用黑片不能高空作业”。“不可能,我让李雯吃的是白片!”陈婷急忙申辩。 “是吗?”柳浩然拿起桌上的一张检验单,“你自己看看。法医对李雯做了检查,证实她胃里的残留物有‘盐酸苯海拉明’,这种化学物质让人嗜睡,它也是黑片才有的!” 陈婷忽然觉得头皮一阵发麻,怎么柳浩然说的和自己的记忆完全相反,她明知自己没有这样做过,可为什么所有物证都指向了自己?等一等,让我再好好想想,手套是放在曹青那儿的,“白+黑”其实也是曹青给她的——她的感冒刚好,晚会前曹青怕她仍会头晕,于是让她吃粒白片,可以有提神镇定的作用。 难道是……陈婷忽然有了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柳浩然的话打断了陈婷的思绪,“现在,作案动机、不在场证明、作案手段都有了——你是李雯被害案的最大犯罪嫌疑人!你难道还不承认吗?” “不,我不承认!”陈婷忽然爆发了,“这些都不是我做的!” 审讯结束后,柳浩然一直觉得很烦闷。在铁证面前,陈婷仍然坚称自己没有杀害李雯,这让他有些挫败感。 按照法律规定,陈婷家里人给她办理了取保候审。柳浩然忘不了她离开时的目光,愤怒、不解又带着些许的无奈,以致他到了地铁站时不禁自问:难道是侦查方向错了? 已经是夜里十点,人们等着最后一班地铁。柳浩然站在站台边上,看着坑道内的铁轨,忽然想到,如果那次李雯伪装成意外,把陈婷推下了站台,那事情又会如何发展呢?可是,李雯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呢?陈婷有足够动机杀李雯,那么李雯呢?她会因嫉妒陈婷,而狠下杀手吗? 柳浩然忽然觉得,对被害者的调查似乎还缺了点什么——不够全面?没容得他多想,手机响了起来,是曹青打来的。 “柳警官,陈婷的审问结束了吗?事情真的是她做的吗?” “现在还不能最后下结论。”出于办案原则,他不能透露过多的信息。 “我很担心她。我给她打电话,她一直关机。”曹青小声地说,“我不知道告诉你的这些情况,是不是会害了她……” “你没有错。”柳浩然安慰她,“你是她的好朋友,不希望她有事是正常的。” “就是因为是好朋友,所以以我对她的了解,我觉得她不会杀了李雯……” 曹青叹息着被把电话挂了。柳浩然忽然回味起她的话来,“以我对她的了解”,那自己对凶手又足够了解吗?不够了解,是不是会有误判? 想到这里,柳浩然下意识地紧张了一下。地铁终于来了,他往前走。就在踏上车厢的那刻,他眼角余光忽然瞥到了墙上的监控探头。 5、 排练厅里没有了往日的喧闹。 陈婷是杀害李雯凶手的消息,在模特队中不胫而走。队员们小声地议论着,似乎已经把她断定成了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吱呀—— 门突然被推开,队员们吓得花容失色。待人走了进来,这才看清楚原来是曹青。她们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曹青,仿佛她也是同谋者一般。 “都还没宣判,谁能说陈婷是凶手?你们瞎议论什么!”曹青冷冷说道,径直走到了储物柜前,“我来收拾陈婷的东西,收好就走。” 其实储物柜里也没有多少东西,只有一件晚会那天,陈婷穿的演出服。 曹青将衣服小心折好,放进自己的包里。而后头也不回地朝门外走去。走到门口时,唐老师和柳浩然刚好也走了进来。曹青看了柳浩然一眼,嘴巴动了动,算是打过招呼,接着头一低走了。 “这个曹青,还真是有个性呐。”柳浩然意味深长地说道。 “呃,她平时挺孤僻的,也没什么朋友。”唐老师摇了摇头,“陈婷可以说是她唯一的朋友了。” “哦?那陈婷也没什么朋友吗?” “这个,两个人还是不一样吧。怎么说呢,陈婷倒是有很多人想和她做朋友,可她好像没多大兴趣,说是只想和曹青待在一块儿,曹青也离不开她。” “嗯……”柳浩然闻言忽然皱起了眉头,“那你知道曹青平时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吗?” “不太清楚,听陈婷提过一次,好像比较喜欢看书吧。” 唐老师的办公室在排练厅的后面。办公室不大,墙上挂满了奖状和演出照。 “看来唐老师带模特队,为学校争取了不少荣誉呐。”柳浩然看着奖状说道。 “那又有什么用?”唐老师苦笑一声,“死了一个队员,而凶手还竟然是陈婷——她是我一手带进模特队的,我一直很看好她,可惜啊……” “但会不会厚此薄彼,而让其他队员有意见呢?”柳浩然看到了一张李雯和周文娜的合照,“一年前陈婷刚进模特队,你就推荐她去参演周文娜的电影。但后来李雯靠家里的关系,挤走了陈婷。陈婷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很痛恨李雯吧?” “咦,你怎么了解这件事?”唐老师显得颇为惊讶。 “别忘了我的职业。”柳浩然微微一笑。但其实他清楚这些内情,都是身为女友的周文娜告诉他的。周文娜不喜欢李雯,因为李雯当着她的面,曾说过“陈婷还是菜鸟,怎么可能拍电影”。所以,当曹青说起那番“怎么可能”的话时,柳浩然猛然惊醒,原来自己的记忆里曾经出现过陈婷和李雯。 只是,这些记忆随着周文娜遇车祸猝死之后,都被他封存了。当然,这些背后的故事,他也没有必要向唐老师解释。 “既然你知道参演电影的事,那我也就不想隐瞒我的观点了,”唐老师郑重地说道,“我不认为陈婷会因此起了杀心,况且那时又遇到她母亲病重,本来我还想再为她争取一个角色的,但她为了照顾母亲,最终还是放弃了。” “哦,居然还有这么一回事?但审讯的时候,陈婷并没有说啊。” “陈婷这个孩子,自我保护意识很强,从不在外人面前提及自己家庭的状况。”唐老师摇头叹息了一声。 柳浩然听了之后,心中的意外又多了一些。他隐约觉得,一块巨大的黑幕正慢慢地被揭开一个小角。虽然是个小角,但却已经透露出一丝不寻常的光线。如果黑幕被整个揭开之后,推翻了自己之前的所有判断,那又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他握紧了拳头,手心上满是汗水。忽然他转过身来,问道:“曹青刚才在排练厅,她来做什么?” “哦,好像是来收拾陈婷的东西。”唐老师说道,“晚会时陈婷穿的演出服,是她最喜欢的。曹青看样子也挺喜欢的,我就见过她在没人的时候,一个人看着演出服发呆。” 发呆?柳浩然心头一震,就像是美工刀刻在玻璃板上,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心也在“吱吱”作响。一种巨大的、不安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柳警官,你还好吗?”唐老师发现柳浩然变得一声不吭,于是小声地问道,“那个,模特队训练结束了,你还要找她们聊一聊吗?”唐老师指向了窗台边,两三个队员背着身,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她们都是队里面和李雯关系比较好的。”唐老师最后说道。 6、 回到家后陈婷就一直关着手机,她不愿和这个世界有任何的接触,也不愿见到任何一个人——因为没有人是可以被信赖的。直到柳浩然给她家里打了座机。电话是妈妈接的,柳浩然告诉她案情有重大变化,让陈婷呆在家里不要外出,并打开手机,保持联系。 陈婷开了手机,没多久,门口传来了敲门声。她看门一看,原来是曹青。 “终于见到你了,”曹青笑了起来,“你不接电话,我很担心你。” 曹青很少笑,陈婷总是鼓励她多笑,认为她笑起来好看多了。可这一次,陈婷却觉得她的笑,分外的恶心。她努力克制内心的激动,尽量平静地问道:“说吧,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做什么了?” “你还要装无辜到什么时候!”陈婷愤怒不已,“水钻手套一直就在你那儿,不是你戴手套弄坏了升降台,还能有谁?‘白+黑’感冒片是你给我的,还叮嘱我要吃白片。我没吃,但把感冒片给了李雯,她吃了白片却起到了黑片的作用,为什么?因为你把黑片和白片掉了包——如果不是很多偶然因素的发生,晚会那天死的就不是李雯,而是我!” “你太激动了,”曹青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这都是你胡思乱想,为了我们的友情,我可以当做没听见。” “你真的好狠毒!”陈婷浑身颤抖,“你原来是设计要杀我,却没想到误杀了李雯。你怕事情败露,就搜集一些莫须有的证据,误导警方,让他们怀疑我是杀人凶手!我要去揭发你……” “哈哈,谁会相信你的话!”曹青笑毕,冷冷地说,“就算是我做的,你有什么证据?我戴着你的手套,就是为了不让现场留下我的指纹。你说让李雯吃的是白片,这点恰好又帮了我。因为我事先就把黑片和白片掉了包,我给它们染上了不同色的糖衣。警察一调查,发现药片被掉包,就更加怀疑你早有准备,更加怀疑你是杀人凶手!” “为什么,你为什要害我?”陈婷听了这些话,像是被巨石狠狠敲了下脑袋,头疼欲裂。 “我带你去一个老地方,”曹青平静地说道,“到了那里我会给你答案。” 柳浩然从唐老师那里出来后就给陈婷家打了电话。电话中一通叮嘱之后,他又急匆匆赶往了警局。警局同事已经调取了地铁站监控。同事们将监控画面定格,柳浩然盯着荧幕,脑袋忽然“嗡”的一声巨响——最坏的猜测终于得到了证实。 平复好心情后,柳浩然又急忙往陈婷家赶去。当从陈妈妈口中得知,陈婷和曹青一起外出时,柳浩然的心中暗叫一声“不好” “那你知道她们去哪儿了吗?” “不知道,不过她们经常去一个地方,”陈妈妈努力想了想,“好像是工人剧场。” 露天工人剧场已经被废弃多年。剧场的破败随处可见,杂草丛生,藓苔长满了阴暗的裙墙。可是,这里却是陈婷和曹青以前最爱来的地方。因为这里静谧,到处都是老时光。 “我们有多久没来这儿了?”曹青苦笑一声,“自从你入了模特队后,我们来这儿的次数越来越少……” “我不想听这些!你快说,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因为你的背弃!”曹青忽然从包里拿出一件衣服,那是陈婷的晚会演出服。“就在这个舞台上,我们说好要一辈子不离不弃。可是,你上大学后进了模特队,你喜欢上了另一个更加炫目的舞台。你向往T型台上的风采,你还要去拍电影,你会越飞越高,而我呢?只能傻傻地呆在原地,看着你骄傲地离开我!” 曹青的话让陈婷愣住了。就好像在三九严冬里,被人当头浇下了一桶冰水,肌肤四分五裂,肝肠寸断。她忽然觉得眼前的曹青,面目如此令人可憎。 “说什么霓裳魅影,说什么天桥风采,这些都迷惑了你的心啊!”曹青冷不丁掏出一把匕首,一刀一刀地割在演出服上,“婷,虚荣心会让你膨胀,让你飘飘然,而最后,你就不再是我唯一的朋友了。所以,我只能把你杀了,我要让你在众人瞩目的晚会上,高高得摔下来……” “得不到的东西,你就要毁灭吗?”陈婷冷冷地说,“你没在晚会杀死我,你的阴谋终有被揭发的一天……” “可你等不到那天了!”曹青忽然目露凶光,猛地扬起匕首,朝她冲来。 砰!一声沉闷的枪响。曹青手中的匕首被打落,断成两截。她抬眼一看,柳浩然举枪正对着自己。 “曹青,不要一错再错了。”柳浩然缓缓地放下枪,向她走来。 “不,柳警官你弄错了,陈婷她想杀我,但匕首被我抢过来了……”曹青发疯了似地大叫。 “你还想狡辩到什么时候!”柳浩然厉声喝道,“我已经查清事情真相。早在一个月前的地铁站,你就企图杀害陈婷!” “什么!”陈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们调阅了监控录像,发现那天是你撞了陈婷,而李雯刚好看在眼里,她及时抓住了陈婷。”柳浩然盯着曹青说道,“而你见势不妙,也赶紧抓住了陈婷,让陈婷误以为是你出手救了她。” “这么说来,我在地铁站头晕也是你设计的……”陈婷恍然醒悟,愤怒地说道,“你给我喝的奶茶里,一定掺了迷幻药片。” “如果真是我撞的,李雯为什么不说出来?”曹青撇了撇嘴。 “她说过!”柳浩然继续说道,“我问过了模特队的其他人,她们曾听李雯提起,觉得你有问题,但因为和陈婷的心结,再加上没有证据,她并没有把实情告诉陈婷。” “就算这些是真的又如何?”曹青的口吻充满了不屑,“陈婷杀害李雯有确凿证据,她的水钻手套还有感冒片……” “错,这恰恰又是你杀人的铁证!你在奶茶店买好奶茶后,因为嫌奶茶太冰,所以转身就穿上了手套。店老板看到了这一幕,印象深刻。至于感冒片,模特队有人听到,陈婷确实交代李雯要吃白片,因此可以推断,早在你给陈婷前就已经给黑白片掉了包!” “哦,我想起来了,最近一段时间你还经常借阅机械自动化控制的书籍!”陈婷连声惊叹,“原来你竟然早有准备,策划出了这么周密的谋杀案……” “所以你必须要死!”曹青不等陈婷话说完,竟然拾起地上的半截匕首,猛地向她刺来。 又是一声枪响,曹青身子一软,倒在地上。血从她的胸口涌出,她一下一下地抽搐着。血继续蔓延,爬上了那件躺在地上,已经破烂的霓裳,并将它染红…… ——完——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血霓裳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5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