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漠尸颜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8:27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522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简介:沙漠里的女人 莫莉是一家电视台的记者,最近接到一个任务,去何若县采访一个名叫娄弋的女人。最近有款爆红的美容产品娄氏玉露。据说年老色衰的妇人……

沙漠里的女人 莫莉是一家电视台的记者,最近接到一个任务,去何若县采访一个名叫娄弋的女人。最近有款爆红的美容产品——娄氏玉露。据说年老色衰的妇人服用后就能立刻逆转时光,回到二八芳龄的模样。而这~产品的研制者就是那个名叫娄弋的女人。 娄弋为人低调神秘,一直生活在沙漠中的绿洲何若县,从不出现在大众媒体面前,没想到这次竟然接受了电视台的采访。 何若县非常偏远,要穿越大片的沙漠、戈壁,所以电视台派了两名同事陪同莫莉,男的叫武成,女的是个实习记者叫柯柔。 一路上,一丛丛的胡杨林从他们身旁飞快闪逝,消失在茫茫的沙漠荒野中。经过了两天的车程,他们终于到了何若县。 何若县和四周萧瑟的荒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里被当地居民建造成一座沙漠中的都市:街道井然有序,商铺林立。 初见娄弋,光洁饱满的额头、琥珀色的大眼睛,直而挺的鼻梁,完全一个风情万种的异域美女。就连说话的声音也那么富有韵律:“你们既然来了,不如在这儿小住几天。除了娄氏玉露,我还会告诉你们一些关于这片美丽大漠的故事。” 武成对此十分感兴趣:“真的吗?那太好了!” 第一次采访,娄弋给他们讲了一个恐怖故事:“何若县位于古丝绸之路上,塞外的驼铃在这里响了千年之久,路过的商队、马贼都会在此落脚。他们最喜欢去县城里一个叫做“香窟”的地方享乐,香窟是一个澡堂,老板娘是一个叫做香香的女人。香香娇艳美丽,八面玲珑。越漂亮的女人越爱招惹是非,香香也不例外。何若县的居民多年来屡次看到香香挺着大肚子,好似怀孕的迹象,可从未见过她身边有孩子出现。于是有人怀疑她每次把孩子生下来后就转手卖掉了。直到后来,有人看到她在后院倒骨头汤渣滓,还刻意用土掩埋。那人等香香走后偷偷翻开泥土,发现那堆骨头渣里有一块新生婴儿的头骨。” 柯柔问:“怀孕生小孩那么痛苦就是为了把他们吃掉?太奇怪了。” 娄弋笑道:“在这黄沙漫天的荒漠,什么奇怪的事都有可能发生。香香的故事只是传说,可几年前何若县的确借花窟之名开了一家按摩院。” 柯柔很有兴致:“是吗?那是一家什么样的按摩院?” “有兴趣的话不妨去看看,听说里面的师父技艺高超。很多颈椎瘸患者、风湿骨痛病人都曾慕名前往。”娄弋说。 吃过晚饭,柯柔就用商量的口气说:“何若县历史悠久,古老神秘,我们不如多采集些素材,做一期关于何若县的特别专题。我觉得那个花窟就蛮有特色,要不今晚一起去看看?” 武成也赞同:“好主意啊!莫姐,你觉得呢?” 莫莉听他们这样说,也不好拒绝,只有答应。 花窟 花窟里烟雾浓浓,香气袅袅,一个?a href='http://www./chongzi' target='_blank'>虫蒙倥劝涯虻热舜搅嗽〕亍T谠〕刂信萘似蹋蚝涂氯岫几械揭徽笤窝#肷硭致椋姑涣酥酢?br /> 莫莉醒来时,发现柯柔在身旁蜷成一团,瑟瑟发抖。她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躺在了一阍狭小的木屋中。 “柯柔,你怎么了?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柯柔看着莫莉,惶恐地摇头。这时,木屋的门开了,两个戴着面具的少女进来说:“你们醒了,可以开始了吗?” 莫莉有些茫然,身上还是酸软无力,她和柯柔就被两名少女扶到了床上。少女的双手娴熟地在她们的背上揉捏,用的力度恰到好处。随着少女手指的按摩,莫莉竟觉得神智越来越清醒了。身体慢慢地放松下来,心里暗自赞叹她们的手艺。但又有些奇怪,她们为什么都戴着面具? “果然是不虚此行。”莫莉满意地赞叹。可刚走出花窟,她才发现和她们一起来的武成不见了,手机也关机。 柯柔淡漠地说:“或许他先回去了。” 两人回到旅馆,依旧没看到武成。可夭色已暗,莫莉和柯柔准备等到天亮再去找他。半夜,柯柔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她忽然转过头问莫莉:“莫姐,我们如果找不到武成怎么办?” 莫莉说:“放心,他应该不会有事。如果万一……我们当然得马上报警。”柯柔翻了个身,没再说话。 第二天一早,莫莉起床后发现武成已经回到了旅馆,她责问道:“昨晚你哪去了?擅自行动也不打声招呼,害得我和柯柔担心了一晚上。” 武成笑得很勉强:“昨晚我先从花窟出来了,回来的路上看到路边有个很有特色的小酒吧,就进去喝了两杯,可没想到这里的酒那么烈,我居然喝醉了。碰巧手机也没电了,不过酒吧老板人不错,看没人来领我就让我在酒吧里睡了一晚上。” 这时柯柔也过来了,看到武成时眼中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恐。 当日采访娄弋的时候,她笑盈盈地问:“花窟里师父的手艺不错吧?” 莫莉称赞:“可不是,一套按摩下来,我浑身轻松了不少。可奇怪的是在浴池里泡澡的时候感到莫名的晕眩,而且里面按摩师父的年龄都不大,还戴着奇怪的面具。” 娄弋解释:“浴池里的水添加了精油,有舒缓神经的作用,目的是为了让客人达到一种舒缓的状态,按摩后的效果才最佳。里面的按摩师父都是些妙龄少女,她们从小就接受专业培训,所以手艺精湛。花窟做的是正经生意,为了避免男客人不必要的骚扰,所以少女都戴着面具。” 接着,她又意味深长地看了武成一眼:“除了花窟,何若县还有一个标志性的风景:长在荒漠中的柿子树。生长在何若县的入口,茫茫大漠中有一棵巨大的柿子树,不管春夏秋冬,它枝头都挂满红灯笼似的大柿子。” 莫莉诧异:“可我们进入何若县的时候只看到沙漠里的大片胡杨林,并没有柿子树啊。” 娄弋眼神如鬼魅般诡异:“没错,这就是红柿子的诡异之处。你们来的时候是白天,当然看不到,它只会在夜晚出现。在黑茫茫的荒漠中,那红灯笼似的柿子给游荡在黑夜中的孤魂引路。” 莫莉打了个哆嗦:“这应该只是个恐怖的传说吧,荒漠里怎么可能生长出柿子树?” 娄弋耸了耸肩:“信不信由你。” “我相信!”柯柔忽然说:“莫姐,如果真的能做好这期节目,我就有希望转正了。我不能放弃这次机会,我要去拍摄红柿子树。” 莫莉理解柯柔的心理,只好答应了她。 鬼灯红柿子 按照娄弋的建议,莫莉在当地请了一位向导,由武成开车驶往何若县的人口,寻找荒漠中的柿子树。 当地居民一到夜晚户户家门紧闭,街上看不到半个人影。柯柔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请求她当向导,给他们引路。 女孩叫何沁,乌黑的头发上扎了两朵红色的大花,怪异而妖艳:“你们没有听说过柿子树上的红柿子是给游魂引路的鬼灯吗?” 柯柔说:“知道,但我们必须把红柿子拍下来。”说着,她拿起摄像机从车窗外拍摄路过的夜景,当她无意间把镜头对着何沁的时候,手剧烈地抖了一下,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莫莉疑惑道:“怎么了?柯柔,你头上怎么这么多汗?” 桐柔缓过神:“刚刚一阵胃疼,不过现在好多了。” 何沁指着窗外:“到了。看,那就是红柿子。” 车子停下,三个人不禁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一片青黑的荒漠中燃着火一般通红的亮光。亮光中间是一颗巨大的柿子树,树枝无风而动,摇曳如同鬼魅。茂密的枝头上挂满了沉甸甸的红柿子,每一颗都发着猩红的光。 何沁神情庄重地朝柿子树的方向前行,莫莉怕她一个人不安全,就说:“何沁,等等。” 但何沁置若罔闻,莫莉紧随其后想要拉住她。 莫莉没想到何沁年纪虽小,力气却大得惊人。她像着了魔一样,朝那棵妖异的柿子树走去,纵身一跃,四肢环抱树干,就往上爬。 莫莉觉着不妙,一手拉住何沁,呼喊柯柔、武成帮忙。可此时柯柔正忙着拍摄柿子树,根本没心思理会她。而武成,又不见了踪影。 终于,何沁挣脱了莫莉,她摘下一个通红的柿子,一口咬下去。鲜红的汁液喷了她一脸,她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像一个嗜血的妖怪一样大口吃柿子,嘴里还咿咿呀呀地哼着让人毛骨悚然的童谣:“红柿子,红彤彤,孤魂野鬼的引路灯……” 莫莉顿时束手无策,看到一心拍摄,私心过重的柯柔更是怒火中烧。一把抢过她手里的摄像机:“只知道拍拍拍!你找这么小的孩子当向导,她现在中邪了,爬上那么高的树你却不顾她的安危只顾着拍摄,你有没有责任心,太自私了吧?” 柯柔却不为所动:“与其担心她,还不如替你自己担心,你从摄像机里看,树上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莫莉一愣,她对着树上的何沁看去,差点将摄像机摔落在地。那哪是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分明是个恐怖丑陋的老妖怪!一头乱糟糟的白发上戴着红色的大花,满脸沟壑,弯腰驼背,四肢千枯。 “怎么会这样……你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一直不做声?”莫莉责问。 柯柔满不在乎:“是,我在车上的时候就发现了,可我当时要是说出来,你肯定会让武成调头,我还能拍到这诡异的画面?” 莫莉大喊:“疯了,你真是疯了。为了转正,你连命都不要了吗?” 柯柔冷笑:“你是台柱,当然不了解我一个实习记者的处境。算了,我也懒得跟你说。东西也拍了,我们趁早离开吧!”说完,她就朝车子的方向跑去。莫莉却一把夺过她手里的摄像机:“不准走,要不然我就摔了它。武成不见了,我们不能丢下他不管,要走三个人一起走!” 按摩尸 柯柔甩手:“得了吧,等什么武成,他恐怕早就死了,刚和我们在一起的武成指不定是什么鬼怪。” 莫莉不懂:“你胡说什么?” 柯柔的脸色在猩红的亮光下显得格外惨白:“那天在香窟的浴池里我们都被迷晕了,可我比你醒得早。被拖进木屋后,我迷迷糊糊地听到隔壁有人在低沉地呻吟。我发现木屋的墙壁有一道细缝,于是我透过细缝,看到武成躺在隔壁房间里。一个女人……不,应该说是女尸,她的脸像风干的木乃伊,双手却像正常人一样肌肉饱满。她忽然扒开了武成背上的皮肤,齿轮状的脊椎骨暴露在外,清晰可见。随着武成的一声惨叫,我吓得背过脸,没敢再看。” 莫莉恍然大悟:“难怪我醒来后看到你在不停地发抖,可你为什么当时不告诉我?” 柯柔冷笑:“反正我们两个都平安无事地从花窟里出来了,告诉你又能怎样?娄弋说过,在这片神秘的荒漠,什么奇怪的事都有可能发生。就算我看到武成被撕裂成两半,但第二天他又好端端地出现在我们面前。你怎么跟警察解释?他们怎么会相信你?所以我们已经没有退路,留在这儿,才能拍摄到绝无仅有的珍贵素材。离开,什么都不会得到。” “离开还能把命保住,难道对你来说,功名比性命还重要?”莫莉反问。可她话刚说完,一个个通红的柿子就像雨点般朝她们砸了过来。 原来是柿子树上那个妖怪一样的老女人在用柿子砸她们。柿子落地,被砸裂后红浆四溅,一团团黑影从中爬出。黑影在地上慢慢蠕动,竞变成一个个人影。人影四肢着地,朝她们匍匐前进。 蠕动的黑影越来越多,莫莉、柯柔被慢慢包围,她们无处可逃,被逼退到了柿子树下。树上的老妖怪哈哈大笑,一阵阴风卷来,莫莉感到一股巨大而无形的力量正把她往树干上吸,眼看着自己就要被吸进树干,一只有力的大手忽然抓住了她。 莫莉惊呼:“武成,怎么是你?你……不是……”忽然出现的武成在紧急关头拉住了莫莉,可花窟里发生的一切怎么解释?莫莉转念一想,柯柔为了功名什么都敢做,或许那只是她编出来骗自己的谎话,想扔下武成不管。 随着一声尖叫,无所依托的柯柔被阴风吸进了树干,消失不见了。莫莉和武成最终也没有撑住,被双双吸入树干。 地下皇陵 身上的剧烈疼痛让莫莉惊醒,四周漆黑一片,阴风阵阵,腐臭味刺鼻。她四处摸索,呼喊着武成的名字。 “我在这儿昵!”随着一团亮光,武成拿着手电筒出现在她旁边。 莫莉问:“柯柔呢?” 武成冷漠地说:“周固没有,估计被怪风吸到了别的地方。我们还是赶紧找出路,别管她了。” “可…一”莫莉话还没说完,武成根本没有听下去的耐心,自顾自地往前走了。莫莉只好紧跟其后。可忽然间,她的心脏猛然一震,呼吸都停止了。她看见,武成的后背有一道长长的裂口,黑褐色的血迹下露出森森白骨。柯柔没有说谎!那眼前的武成到底是人是鬼?就在莫莉愣神的时候,武成转过背:“怎么站着不动?” “我……我……”莫莉不知该说什么,武成却毫不在意,转过头继续前行:“你最好跟紧我,听说柿子树连接着阴曹地府,所以我们现在肯定是走在幽冥路上……” 话到此处,前面倏忽闪过一个身影,莫莉看得清楚,那是香窟里按摩师打扮的少女,脸上依然戴着面具。 武成激动地说:“快!跟着她。” 转过了一道道弯,前方慢慢出现点点亮光,接着亮如白昼。最后,一个奇异壮观的景象出现了:街道繁华、人来人往、珠光宝气,俨然一座豪华辉煌的地下城。但奇怪的是,城市里的建筑极具复古风格,一些穿着宽袍大袖的人戴着面具,手执长鞭,呵斥驱赶着另一些人。被驱赶的人衣着简单,双眼无神,竟然是何若县的居民。 看到这般辉煌的景象,武成忽然振臂狂呼:“我找到了,终于找到了!”接着他便如失去理智般往前狂奔,一会儿兴奋地抱住一棵挂满翡翠玉石的玉树,一会儿捞着满是金银珠宝的河水,然后又扑向洒满金沙的土地,如痴如狂。 戴着面具的人看到这个忽然闯人的陌生人后双手合一,口中念念有词。不一会儿,刚刚还兴奋不已的武成抱着脑袋,捶胸顿足,痛苦异常。他的眼中慢慢失去神采,变得和那些被驱逐的何若县居民一样,双眼无神,行动迟缓,任人差遣。 莫莉看着这一切,大气都不敢出一声。这时,身后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转过头看去,居然是柯柔。 柯柔轻声道:“刚刚那个老妖怪是柿子妖,她想致我们于死地就是为了守护这个装满各种奇珍异宝的地下皇陵。那些戴着面具的都是几千年前陪葬的古尸,他们不知借用了什么方法起死回生,皮肤也慢慢恢复弹性,但脸部却还没完全恢复,所以都戴着面具。花窟里的按摩师也是他们的人,武成已经死了,他早就知道何若县有古墓,想盗取墓中财宝,却被尸毒感染,变成了不人不鬼的东西。何若县的居民也都中了尸毒,白天看似正常,夜间全被召唤到古墓中,被古尸奴役。这个皇陵成了半妖半鬼的幽冥之地,我们得想办法离开这里。” “可哪里是出口?”莫莉问。 柯柔指着一口发着蓝光的井:“井里有一颗夜明珠,发出的光对古尸极具杀伤力。我们得想办法拿到那颖夜明珠,靠它的庇护摸索出路,否则这里到处都是古尸,我们寸步难行。” 莫莉说:“那好,我进井里取珍珠,你在井口拉住我。”她取出之前准备的绳索,系住腰部,慢慢爬进了井中。 黑暗中果然有一颗乒乓球大小的珠子虚浮在半空中,散发着耀眼的光芒,果然是稀世珍宝。莫莉对着井外喊:“柯柔,我找到珍珠了,快拉我上来。” 绳索缓慢上移,眼看快到井口,柯柔忽然变了脸:“先把珍珠给我,要不然我就放手。” 预料之中的事情果然发生了,柯柔还是露出了她贪婪的嘴脸。莫莉也知道,如果自己真的把珍珠给了她,她也不会拉自己出来,她会逃出古墓独吞财宝。 古尸逆袭 双方就这么僵持着,说话声居然引来了戴着面具的古尸。接着便听到柯柔的一声惨叫,拉着绳索的手也松开了,莫莉被重重地摔在地上。头部传来阵阵剧痛,手里的珍珠还在散发着璀璨的光芒,迷糊中,莫莉看到一张干桔斑驳的脸从井口往下探望…… 醒来时,自己正躺在旅馆里,柯柔、武成都在。头部还在隐隐作痛,莫莉有些迷惘,难道刚才的一切都是梦境,或者眼前的同伴已经成了中了尸毒的鬼怪? 柯柔摆弄着摄像机:“昨晚拍摄柿子树的时候,你着了魔一样抱着柿子树,用头撞树干,我们好不容易把你拉开,你就昏了过去。” 莫莉疑惑地拿过摄像机,画面里只有一棵发着红光的柿子树,没有何沁,没有老妖怪,没有蠕动的黑影。难道真的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医生说你过于劳累,休息一下就没事了。我和武成正准备去继续采访娄弋,你要和我们一起去吗?” 莫莉从床上起身:“我没事了,一起去吧。” 娄弋优雅地递给莫莉一杯茶:“今天我们就聊聊正题。娄氏玉露。娄氏玉露不仅能让人类青春永驻,还能让死去多时的古尸起死回生,干枯的皮肤逐渐恢复弹性。因为它里面有一种奇妙的病毒,能唤醒沉睡多年的细胞,而发现这种病毒的人就是我之前提到的香香。” 莫莉突然开始警觉,但已经太晚了,她喝了娄弋给她的茶,虽还有意识,身体却渐渐地不听使唤。 看到莫莉药性发作,娄弋接着说:“香香被当地人当作妖妇处以死刑,她被押到荒漠中央,焦灼毒辣的日光将她烤得奄奄一息,然后被弃之荒漠。黑夜来临时,她用尽最后的力气在荒漠中艰难地爬行,无意中遇到了火红的鬼灯柿子树。柿子树连接着阴曹地府,香香爬进了地底的千年皇陵。里面有成千上万殉葬的古尸,古尸体内有一种病毒,由于地底温度较低,病毒一直处于休眠状态。” 香香感染病毒后爬出古墓,在高温下病毒苏醒,香香被高度灼伤的躯体竟然恢复了生机。接着她利用这种病毒让古墓里的所有古尸复活,又把病毒传染到何若县,让当地居民感染尸毒,成为古尸的奴隶。香香的容貌逐渐恢复,她挑选了一些基本恢复人形的古尸,在何若县重新开了一家叫做花窟的按摩院,吸引往来的游客,让他们感染尸毒。最后,何若县成了一座尸城,但香香并不满足,她要把尸毒传播到大漠之外。 于是她化名娄弋,研制出娄氏玉露,里面的主要成分就是尸毒。无知的人类以为它有驻颜之效,趋之若骛,却不知道自己在潜移默化中被尸化。只要古尸的一句咒语,他们就任凭摆布。可古尸的力量还不够强大,只能在日落以后才能控制感染尸毒的人类。 古墓中有一颗夜明珠,它是天外来物,蕴含着巨大的能量,可只有正常的人类才能接触它。所以香香又想出妙计,不断地把人类引进古墓,向他们透露地下皇陵的信息。他们为了宝藏互相陷害,最终存活下来的人却也都感染了尸毒,无法获取夜明珠。直到你——莫莉的出现,你居然对尸毒有着超强的免疫力,成功地拿到了夜明珠,也获得了生存下去的资格。 尾声 莫莉获得了最后的免死权,可她活下来的意义却是被当作容器盛放夜明珠。因为只有能抵抗尸毒的人类才能碰触夜明珠,所以香香就把夜明珠放进了莫莉的肚子里。 这世界就这样被古尸慢慢掌控,无数自私自利的人们重蹈覆辙,不间断地轮回,轮回……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荒漠尸颜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596.html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