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微凶信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8:28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11193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8分钟
简介:第一章、奇怪的聊天 7月中旬天气非常炎热,这两天更是如此,到了夜晚还是没有一丝丝凉爽的气息,李可从床上坐了起来下楼走到厨房打开灯从冰箱里面……
第一章、奇怪的聊天 7月中旬天气非常炎热,这两天更是如此,到了夜晚还是没有一丝丝凉爽的气息,李可从床上坐了起来下楼走到厨房打开灯从冰箱里面拿出了一瓶王老吉,咚咚咚的喝下去。空调已经开到极限了,可李可还是觉得很热。她这个复式的房子还是属于“加大号”的,光一个卧室就有四五十个平方,一个1p空调确实显得有点不够用。 “明天一定要去买个大一点的空调。”李可这样想着,就在此时突然她用惊恐的眼神看着二楼的楼梯中间,因为她发现那里有一个人正背对着她站着,而且是个女人,一头不太长的头发披散着,穿着一件白纱裙,被窗户外吹进来的一丝丝小风,吹的那条白沙裙飘飘荡荡。 “你是谁”这屋里没有别的女人啊!这是谁!李可想着壮着胆子恐惧的喊了一声。 那个“人”没有理她继续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李可觉得自己的背后早已被冷汗给渗透了。 “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在这”李可的声音在颤抖。 那个女人好像听到了李可的叫喊,慢慢的以身子来带动头把脸转了过来。 就在那个女人的头转过来的那一刻,她觉得此时此刻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因为她看见那女人的脸上,眼睛、鼻子嘴巴里都流出了红色的血液。正用一双带着仇恨血红血红的眼睛死死地定着自己。但更主要的是李可认得那张脸,那张永远都是一闭上眼睛就会出现的脸,那正是是她原来的好姐妹曼妮,而曼妮早在一年前的车祸中————死了。 “啊……”李可撕心裂肺又歇斯底里的叫着。 可儿,可儿,可儿!这时李可听见一个让他感到熟悉而又踏实的声音在呼唤她。李可睁开眼睛,眼前出现了一张清秀、熟悉而又让她永远感到安全的脸,那是她刚刚结婚的老公张南 “可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又做噩梦了”张南关心的问道。他正在睡着,就突然听见李可在他的身边大喊大叫的, 。“可儿你又做噩梦了吧!别老胡思乱想了,我给你倒杯水吧!”说着张南从旁边的饮水机里到了一杯水给李可。 李可看了看周围还是她那熟悉的二人世界,李可喝了一口水。“原来是一场梦啊!” 第二天李可跟公司请了一天的假,而张南因为公司最近太忙而没办法陪她,就连晚上也要在公司开会,虽说李可有满心的不愿意,可还是和张南说让他只管放心自己会照顾好的。 这一天李可都在睡觉到了晚上8点多才起来,晚饭只是叫了一个外卖来吃,她实在是不想下楼,吃完饭李可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会电视,最近电台全是一些宫廷的穿越剧很是无聊,“哪有这么多的时空隧道啊!”李可用遥控器一边换着台一边抱怨着。瞅了一眼墙上的钟都快10点多了,想着张南也该回来了!于是就给张南打了一个电话可是跟本就没有人接。李可没办法自己一个人上床玩起了微信。 微信是李可用来打发无聊时光的最好工具,不管是在公司还是在车上只要有空她就开始自己的微信之旅。 就在这时李可发现在手机好友栏里有一个人头闪动,有人再加她的微信,李可觉得反正也是无聊就接受了对方的申请。“有冤报冤”李可觉得这个名字很有意思,就发了一条微信过去:“你为什么叫“有冤报冤”这个网名呢?” 这时对方回了一条:“因为有人把我害了,我要报仇” 李可看见了这条微信很奇怪就问:“谁把你害了,为什么要害你。” 可对方没有回应。 “你还在吗?” 这时对方回了一个字:“你” 李可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你说是我害了你吗?” 对方又没有回答。 “你怎么不回答”李可又发了一条过去。 过了一会对方回了一句话让了李可顿时背后冒出了冷汗,她感到全身的汗毛都一根根的竖了起来。“李可,我一定会去找你的。” 此时这栋复式楼里只有她一个人,外面的微风把院子里的柳树吹得飘飘荡荡,像一张张鬼爪一般。 李可很害怕她不知道对方是谁,又为什么会知道她的名字,她想一定要搞清楚对方:“你到底是谁”此时她很希望是朋友的恶作剧。可就在她编辑完信息在按下发送键的那一刹那,突然手机黑屏了。这把李可吓了一跳。她马上检查手机,把机子开开后打开微信,她惊人的发现那个“有冤报冤”。 不见了。 第二章、多年的朋友 只从上次那个“有冤报冤”突然不见了之后,它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不见一点踪迹。这个事她和张南说了,很显然张南根本不信,只说她可能这两天没休息好,让她休息休息就好了。李可也没在意她觉得现在这种恶作剧也很多根本没必要放在心上,李可休息了两天后就去上班了,她觉得不能再不去了上班了,在这样休息,恐怕她就会彻底的“休息”下去了。 李可的公司在这个市的中心地带,这一片几乎全部是高科技企业,还有一些外企,甚至一些像IBM、惠普、谷歌等这样的世界五百强企业也在其中。李可所在的公司就在坐落在这片的25层的软件园大楼16层里,这是一家老牌的美国上市企业有几十年的历史了,叫DB是做电脑传感器的,而李可就在这家公司做会计。说实话李可有时觉得自己很幸运,自己毕业于一所名牌大学,自己优秀的老公张南当时在学校里可是一个“抢手货”长得帅,学习好,而且年纪轻轻就在戴尔这样世界级的大企业做了市场总监,是很多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就被她李可轻而易举的搞定了。在工作方面几乎自己就没发过愁,特别是在这个连一个保安都会有上百个人去应聘的年代,在宿舍里的姐妹都还在忙着不停的到处找工作时自己早已优异的成绩被DB公司招走了。这一切李可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 来到公司上班,几乎从她进公司开始每个于她见面的同事都会问她这两天好点没,李可还觉得奇怪好像自己生病的事几乎在这个二三百人的公司都传开了。上午公司的财务总监把她叫道办公室,这个公司的财务总监是一个30多岁个子有一米八三的意大利男人,李可听说他好像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的,到公司已经有五六年了,是刚刚调到中国区来的。而且最奇怪的是他到现在还是个单身,喜欢他的人也有可他好像都看不上。其实李可早就看出这个人喜欢自己,因为这个意大利人对她已超出了同事之间的好,女孩子一般对这种事都很敏感。不过这也难怪她李可长得是那种嫁到英国皇室都不输给戴安娜的类别。但是李可对她没有任何兴趣况且自己已是快嫁为人妇的人了。 “你这两天请假,听说你病了,没什么事吧”这个意大利人用一口不太流利的中国话问着。 “哦,没事就是前两天有点着凉了,现在好了,谢谢您的关心!”李可虽说对他不感兴趣,不过这必尽是自己的领导有时还是不要把关系闹不愉快的好。 “嗯,这样就好,有什么需要尽管说啊!”这个意大利人很客气。 “谢谢领导关心!那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出去工作了!”李可想尽快离开此地。 “好的,去吧!注意身体!” 李可答应了一声立刻退出了他的办公室,出来后李可长出了一口气,觉得在他的办公室里太压抑了。 李可今天一天的工作都很忙,因为快月底了各种财务报表都要汇众,把李可忙得不可开交。下午李可正准备下班时突然她接到通知说今晚要把上个月的大中华区所有的业绩报表全都要打出来,明天美国总部的领导要来看。 天啊!李可几乎快要崩溃了,她没想到刚上班的第一天就要加班。李可真的很无奈,不管她如何向经理解释也不行。经理说没办法,总部领导明天一早就要来一定要看的。李可没办法只好下去随便吃了个饭就回到了公司坐在电脑旁开始整理资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可几乎把该整理的资料都整理完了,在这中间张南打来了好几个电话,李可说自己要加班没办法,张南还很生气说刚大病第一天上班就要加班太没人性了,张南说:“要不你别干了,我养你。”李可说:“算了吧咱还要?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看兀?rdquo;最后张南说要去接她,李可不让说自己马上就回去了不用了。张南知道李可很倔也不敢免强。 李可站起来伸了伸懒腰,看了下表都快夜里1点了,整个公司就剩下她李可一人了,甚至整栋楼里就剩下她自己了。李可简单的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了一下。出了公司准备下班。就在她锁公司的门时突然她发现在楼道的尽头好像站着一个人,因为那边的灯很暗,李可没看清那是个男的还是个女的。 李可的心刹那间纠几来了,她有点害怕,她后悔没让张南来接她,但此时害怕已经无济于事了,李可张着胆子问了一句:“你是谁?”问了这句话后李可后悔了,自己笨蛋走不就完了若是坏人不是给它报信吗?但是话已经问了。 但那个人好像没听见,没有理她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李可决定不问了自己抓紧走,于是李可头也不回的走了,就在李可拐弯时她不经意的瞄了一眼那个走廊,突然她发现“那个人”不见了。 李可的心更紧了,她不管这么多她现在只想快点回到家,回到能给她安全感的张南身边。楼道里两边那安全指引的绿灯发出幽暗的光,整个空空的走廊只有李可那达芙尼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塔塔声,在这走廊里产生了回声那声音空荡而悠远。此时的李可脑海里老浮现出恐怖片的场景,李可努力的摇着头不让自己去想那可怕的电影场景,平时从公司到电梯口也只需一两分钟可李可今天觉得好像走了好长的时间一样。李可到了电梯口按下电梯的按钮,可电梯迟迟的上不来。就在此时李可突然发现刚才那个突然不见的人现在正站在离自己四五米远的地方,正盯着她。 李可这才看清,这是个女人,更确切一点说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穿着一身粉红色的连衣裙,红色的高跟鞋。看脸上。 “啊。”李可一惊是曼妮,是已经死了很久的曼妮。 李可此时全身像被定住了一般动也动不了,全身的血也好像的定住了一般。 对方就一直用她那从头发里露出那血红的眼睛恶狠狠的盯着李可。 “啊……” 第三章、极度恐怖 当第二天中午李可醒来时发现自己以在医院里了,男朋友张南在她的病床边急切的看着她。 “唉,你醒了,嗨,她醒了”旁边有一个稍微有点胖的女护士喊道。“这时正在倒水的张南跑了过来,拉住李可的手亲切的问“李可你终于醒了,觉得好点没。” 李可感觉了一下觉得头还是有点疼,她很奇怪自己怎么会在这:“我怎么在这啊!” “还说呢!你昨天晚上晕到电梯口了,是那个大厦的保安听见楼上有叫声就跑上去看看,就发现你躺在电梯口,这才把你送进医院的,我听说后就过来了。”张南用他那像是一种慈爱般的声音和李可说到。 李可听到这努力的回想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突然李可抖了起来。 “可儿,你怎么了”张南发现这个李可这样急切的问。 “张南,我昨天见到曼妮了,她要向我索命了”李可情绪有点激动。 “什么!”张南听到这也一怔,张南想起来了他见过曼妮,那是一个很文静的一个女孩,是李可一个很要好的同学,可是一年前李可他们班上聚会曼妮不是出车祸死了吗?那次张南也知道李可还和曼妮在一辆车上,曼妮的车一下子和另一辆车相撞,曼妮当场毙命,而李可也受了重伤休了大半年才好,也因此李可受到了刺激,老是做噩梦。 “李可你听着,曼妮死了,没事的医生说了你是疲劳过度,所以会产生幻觉。” 张南用手抚摸着李可的头把她搂在了自己的怀里。 “真的吗?”李可觉得在张南的怀里他身上的那种气息,是那么让人感到温暖和安全。 “没事的有我呢!别怕!”张南安抚着这个像是一只受了伤小鸟的李可。 医生说李可可能是因为疲劳过度而晕的,所以建议她在家好好的休息休息。李可也想好好的休息,这两天她总是昏昏沉沉的,于是李可又向公司请了两个周的长假,而公司也听说了李可的事于是也就批准了。 李可从医院出来回到家后,陆续有些同事来看望她,李可有时觉得也很烦本想回来好好的休息一下,这道好几乎天天都要接待同事。 不知不觉李可出院已经三四天了,白天她宿舍的那些姐妹来了,都来慰问他晚上好不容易她们走了想着自己能一个人安静一下。这时客厅茶几上的手机响了。 “嗨!宝贝,吃了没啊”是张南的声音,这两天张南的公司在忙一个大项目,天天非常忙。 “吃了,你啥时候回来啊!”李可想估计这时打电话又是工作忙住了。 “哎呦!宝贝对不起,晚上公司开会,可能会晚点回来!” 李可这会真的有点生气了:“你天天在外面忙!我病了你都不陪我啊!” 张南一看这个情况,连忙道歉:“对不起,我也没办法啊!好了不要生气了,我保证明天一定在家里陪你,好好的补偿你啊!”张南有点神秘的坏笑说着。 李可也明白了:“你好讨厌啊!那你说话算数啊!”李可其实也是很理解张南的。 “肯定的放心吧!早点睡啊!” “嗯”李可挂了电话,看了看这两层的大房子,就剩她一个人了,今晚外面静的出奇,好像预示着要发生的什么事是的。 李可晚上早早的洗澡就躺在床上了,说实话这么大的房子就她一个人说不害怕是假的,李可想早早的睡着,最好一觉到天亮,暖暖的太阳晒进屋里,张南在旁边躺着那是一件多麽幸福的事啊! 想着想着李可不知不觉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李可被口渴的嗓子给渴醒了,李可起来看看窗外,还是漆黑的一片院子里那棵大柳树被风吹得飘飘荡荡。已经十二点多了,张南还是没有回来。她从卧室的水机里接了一杯水咚咚咚的喝了下去,顿时感觉好多了。本想躺倒床上继续睡可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她拿起电话想给张南打个电话,可打了好几遍电话都没人接。没办法李可又玩起了微信。 当她打开微信时李可突然发现那个失踪了好长时间的“有冤报冤”在线上。 “你这几天去哪了,为何不见你。”李可发了一条微信过去,她这个人就是这样好奇心相当重。 但是对方没有回应。 “你在不?” 这时对方回了一句:“我要去找你。” 李可被这句话吓到了,不过她还是觉得这一定是有人恶作剧,就回了一个:“好啊!你来啊”李可想耍弄这个人一下。 没想到对方回了一句让李可更奇怪:“那好我现在就过来!” 李可觉得你过来,你能来个屁啊。“好啊!你来吧!”李可突然觉得好笑。 就在此时李可突然发现对方的微信头像上有些闪动但看不清,李可把头向前凑了凑想看清一点。 突然从“刷”的一声从头像里伸出了一只——-手。 “啊……”李可吓得大叫了一声,当即把手机给仍在了地上。 就在这时从那手机里又伸出了一只惨白惨白的手。 李可此时以没有任何意识了,两天腿也以失去了任何知觉,只剩下用一双惊恐的眼睛张着嘴看着那双手。 此时那双鬼手正一点一点的向上爬,这时又从哪手机里伸出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头,接着整个身子都从手机里出来了,而且还带着那种骨骼断裂的咯咯声。这时“那个人”以完完全全的站在李可的面前。 李可此时连喊叫的意识都没了,就直直的看着那个“东西”。 而“那个人”也正用一双从那散下的头发空隙中露出的血红的没有任何黑眼珠的眼睛盯着她。 “啊……不要不要!”李可此时精神已完全崩溃了。 “可儿!可儿!可儿!你怎么了”突然李可的耳边又响起了那个让人安全的熟悉声音。 李可回过神来一看正在自己那熟悉的家里。此时她看见张南正在用惊恐的眼神看着她。 这时她才感觉到自己的左手里好像握着一个什么东西,李可低头一看,顿时李可全身惊住了,后背早已被冷汗渗透,因为她看见自己的手里握着————一把刀! 第四章、心里疾病 当李可由张南陪着走到。“伍萧心理诊所”的门口时,李可有点害怕。 “我可不可以去吗!我很害怕。”李可依偎在张南的怀里,很害怕。 “没关系,有我陪着你呢!别怕去吧!看看没事的!”张南抚摸着李可那柔顺的头发安慰着李可。 经历了前几次事件的李可精神几乎快要崩溃了,特别是那天晚上她看见自己拿着刀对着张南的那一刻李可的心理就像二战时期的德国闪电战一般连最后的防线也被全面击溃了。那晚李可被自己的行为吓得大喊大叫惹得邻居都过来了,最后还是张南总算是把李可安抚好了,自己也是一夜没睡的看着李可。第二天早上虽说张南没提可是李可也是记得一些的,她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张南,所以当张南特地请假陪着她去看一下心理医生时李可也没有反对。 在张南的安抚下李可走进了这间“周宣心理诊所。” “这诊所是这个市里最好的治疗心理疾病的诊所,几乎这个市的所有达官显贵的人只要有心理上的毛病都会来这个诊所。这里的主治医师周宣是这个诊所的创始人技术非常高超,有的人都是好几个月前预定!因为这个我和这个周医生曾经是同学所以这才给我们破了例的。” 张南看李可还是有一点害怕就和她介绍了一下这个诊所的情况。 他们走进了诊所,有一个穿护士服大约二十五六岁的姑娘接待了他们。 “请问你们有预约吗?”这个小姑娘笑着问他们。 “哦,你好我叫张南提前和周医生约好的。”张南笑着回答道。 “这样啊!请稍等。”说着这个护士上了楼估计是去问周医生了。 不一会这护士就下来了,说周医生有请说着张南陪着李可准备上去。 “不好意思,病人上去就可以了。”那个小护士看着他们俩。 张南看着李可说:“那你上去吧!别怕!我就在这等你。” 李可点了点头,上了楼。 上楼后,映入李可眼帘的是一间很大的房间。估计是装修时把所有房间都拆了变成了一个大的房间,中间有一个可以躺着的皮制按摩椅旁边还有一个小桌子,靠右边墙有一个沙发,前面有一个茶几放着一些茶具,看来周医生很爱品茶。左边是一张大的办公桌上面有一台苹果的笔记本旁边是个小音响,靠墙是一个大书柜上面摆满了书。 “你好是李小姐吧!”这时从办公桌后面站起来一个男人,看此人有个三十多岁,个子算是一般,带着一副金边框眼镜,一张的属于那种很斯文的帅的脸,很阳光,也很干净。穿着一身白大褂。这个人从办公桌后面出来走到李可面前伸出手要和李可握手。 李可听张南给她讲过说这个周医生,好像是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心理学博士,前年回的国开办了这个心理诊所。因为技术精湛所以很受欢迎。李可看人家都伸了手于是也笑把手伸了过去“哦,你好是的,你是周医生吧!” “嗯,叫我周宣就可以了,你请坐吧!”周医生指着旁边的那个躺着的按摩椅说道。 李可坐下后,周宣给李可倒一杯水放在了李可旁边的小桌子上。 “李小姐,你得事你的先生昨天已在电话和我沟通了,我大概了解了一些情况,李小姐我想听听你的想法,你可以把你内心的感受都说出来!”周宣看着李可他准备想进一步了解一下病人的情况。 李可喝了一口水想了一下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这一段老是发生一些很奇怪的事,具体的情况也我说不清楚。”接着李可就把她这两天遇到的事完完全全的和周宣说一边。 周宣认真的一边听着一边认真的分析思考,听完后说:“嗯,李小姐我知道了,首先我要和你申明这个世界是不存在“鬼”的,它只是人们脑子里的意识所产生的,而刚才李小姐说的,我想着可能和你长期的工作没有得到很好的休息所导致的,你可能的得李“极度妄想症”。周宣一般会把病人的病情和患者说这样省得患者去猜疑对治疗效果一点也没有好处。 “极度妄想症,这什么病?”李可原来听说过可是从来不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种病。 “极度妄想症”是属于“妄想症”的一种它是由于人长时间的工作生活上的压力所导致的它有分好几种有关系妄想症:就是本和她无关的事她却老是觉得和他有关系;还有被害妄想症:就是老怕被别人害了,武则天就是得了这种病;还有猜忌妄想等,共分有十种。得这种病的人大多都与小时候的家庭环境有关。”周宣大致的把这种病的情况说了一下。“不过你也不要害怕这种病是很好治疗的!”周宣怕李可害怕又补充了一句。 李可刚开始听着还真有些怕“那该如何治疗呢!” “这个用催眠治疗法就可以了。”伍萧笑着答道。 “催眠?这个我知道”李可也看过几本心理书知道有一个叫催眠治疗法,是心理医生惯用的治疗方法。 “嗯,催眠也有好几种呢!咱们今天所用的是音乐治疗法。”说着周宣走到办公桌前打开电脑的音乐做好准备“李小姐请躺下,这个治疗有三个疗程,我今天为你做第一个。” 李可听到这,就躺下去,闭上了眼睛,这时李可耳边响起了清澈的哗哗流水声,然后就听见周宣那很有磁性的嗓音说:“现在你慢慢进入到了大自然。”然后李可就听见好像是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慢慢的悠扬的音乐响起来,李可慢慢的感到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好像在上升一般,接着就完全失去了知觉。 第五章、梦魇 李可通过周宣的治疗精神有明显的好转,周宣还建议李可没事可以去多听听剧场相声或一些喜剧对她的心理治疗有很大的帮助,所以李可按照周宣医生的方法光在睡眠质量上就提高了很多,也很少做噩梦了。 “李可你今天去周医生那做完最后一个疗程时,一定要把周医生请到啊!”张南决定要好好的感谢周医生,请他吃个饭。 “放心吧!我今天无论如何也一定会把周医生请到的。”李可只从逐渐好了之后也很是感谢周宣。说完李可去了“周宣心理诊所”。 今天的治疗时间过得很快,每次做完之后李可都觉得神清气爽。 “李小姐,做完这个疗程你得病基本也就好的差不多了,平常的时候多注意休息和娱乐。” “谢谢周医生,这一段辛苦你了。”李可给周宣鞠了一躬,她从心里很感谢周宣。 “没关系李小姐这是我应该做的。”李可这样反而让周宣觉得很不好意思。 “是这样,我和张南为了感谢您的帮助,今晚想请您在国豪大酒店吃个便饭,请您一定要赏光啊!” “啊!”周宣一下子被弄的不知所措“这个可不行,这是我应该做的,不用了” “周医生请你一定去啊!你要不去张南他会怪我没有诚意的。”说着李可又深鞠了一躬。 周宣这下可为难了“好吧!那一定到”周宣觉得这样请都不去就太不像话了。 “那好”李可很高兴“那晚上7点2楼烟雨庭不见不散啊!” “嗯!” 晚上7点国豪大饭店,张南和李可早早的就来到了,他们觉得应该早到等着周宣,这样才有礼貌。这家饭店也是张南精心选的,这家国豪酒店是本市数一数二的饭店,有了几十年的历史了这里的菜也很不错。而且这个烟雨庭很有江南的风格,选这个庭也是考虑到周宣的老家是江苏人。 “你们早来啦!”说着周宣走进了烟雨庭。今晚周宣换了一身休闲的白色西服,配着里面的黑色衬衫显得很帅气。 “哎呦!欢迎欢迎”说着张南迎了上去和周宣握手。 然后大家落座,叫了十六个菜。 “老同学咱们应该是高中时在一个班,哎呀一转眼都十几年过去了。”张南感慨道。 “是啊!中间咱们也有好几年没见了。”周宣也符合这。 “那你们老同学今天见面一定要好好的喝几杯啊!”李可笑着给这两个男人倒酒。 他们一直谈着喝着到了九点钟,这晚张南和周宣喝的很高兴,他们和周宣分手回到家,以是晚上快十点了,他们到家洗了个澡,李可让张南给她倒了一杯牛奶,这是周宣让李可每天晚上都要喝的,对她的康复很有帮助。 梆!梆!梆!第二天一大早李可和张南正在睡梦中听见楼下有人敲门。 张南很不情愿的下楼开了门,只见门外站着两个穿警察制服的人。 “你们是?”张南不明白警察来他们家干嘛。 “你好我们刑侦队的,请问李可小姐在这住吗?”警察掏出了证件给张南看了一眼。 “张南,谁找我啊!”李可在楼上听见了好像有人在问她。 “你好你是李可小姐吧?”警察看见有一个年轻的小姐从楼上走下来。猜想她应该就是李可。 “是啊!我是,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李可很迷茫的看着这两个警察。 “哦,是这李小姐,我们怀疑你跟我们今天早上发现的一场凶杀案有关所以想请您和我们走一趟。” “什么?”李可一下子惊呆了,“凶杀案,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李可觉得很匪夷所思。 “是啊!警察同志你们一定是搞错了。”张南也觉得奇怪。 “这样,她是不是冤枉我们要进一步调查才行的。李小姐走吧!”说着就把李可拽走了。 “你们肯定是搞错了。”李可不情愿的被这两个警察拽着走。 “李可没事你先和他们去,我会想办法的。”张南握着李可的手说着。 这样李可被两个警察带上了车。 “你们要我说多少遍!昨晚上我真的在家睡觉哪也没去?”李可在警局的审讯室里一遍遍的和警察解释。到了警局李可才知道原来周医生昨晚上在家被人用刀捅杀了。李可当时听到了很震惊觉得昨天晚上他还是好好有说有笑的怎么会……。 更要命的是现场发现了李可都头发,还有李可的高跟鞋印。充分的证明了凶手是李可。 “你说不是你杀的那现场怎么会有你的头发和鞋印。”警察对李可的解释是一点也不相信。 “那我哪知道啊!你们不相信可以问我老公张南他一整晚都和我在一起。”李可想张南一定会为她作证的。 “那好!”于是警察立刻把张南也叫到了旁边的审讯室。李可前脚刚被警察带走张南就来到了公安局。 李可想你们去问吧!反正我一整夜都在睡觉。过了一会警察回来了,“李可小姐你有梦游症吗?” 李可被这句话给问蒙了“什么?梦游症!你说谁有梦游症!” “我问的当然是你啊!” “你们有没有搞错谁有梦游症啊!”李可很生气一会说我杀人一会说我梦游真是莫名其妙。 “是这样,刚才你老公说你患有梦游症,而且昨天晚上你也出去过,你开着车你老公没追上您,你回来后身上就有了血迹,是他帮你把衣服换下来的,而你更本就不知道,这样吧你看看这个!”说着这个警察把一盘录像带放进了这间审讯室的一台机子里。 听了警察说完后李可的脑袋“嗡”的一声像原子弹爆炸了一般,又像一脚踏进了万丈深渊一般,此时的李可脑子一片空白。 电视里有一个女人像游魂一般在屋里走来走去,翻翻这翻翻那,而那个女人正是她本人————李可,原来张南一直瞒着李可一件事。 那就是李可是个重度梦游症患者。 第六章、疑惑 X市北郊“景山精神病医院”这是X市最大的精神病医院,而李可正在这家医院里接受着治疗。上次警局对李可进行了检查发现李可确实患有重度梦游症,至少有半年以上的时间,所以根据法律就没有对李可进行抓捕,可是却把她送进了精神病医院,李可在这天天受着煎熬,尽管她解释过多次自己不可能有精神病可是没有人会信她,张南也来过几次他也是束手无策。在这个医院里就算是没有精神病的正常人恐怕也会变成精神病。 “不是都已经结案了吗?为什么还让我去找李可讯问。”伍萧抱怨着,这个刚从警校以优异的成绩毕业的小伙子正是血气方刚之时,总想着办几个大案子好以显身手,可是他没想到刚来这个重案组没几天尽叫他去问一个本已经结案的案子,不过这也没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伍萧只好赶到精神病医院去找李可在了解一些事情。 伍萧赶到了“景山精神病医院”他在前台问李可在那个病房,护士告诉他在二楼的210房,伍萧上了楼站在210室的门前他先从门上的一个圆形玻璃窗上往里面看,发现里面四周都是用海绵做成的墙壁,包括地上也是,估计是怕病人自杀吧。而此时李可盘腿正背对着门坐在地上,低着脑袋,自从李可来到这之后天天郁郁寡欢,几乎真的快要疯了。伍萧进去站在李可面前,李可也抬头看了一眼他。伍萧突然感觉这个女孩好像在哪见过。 “李可!”伍萧突然惊叫起来。 “怎么啦!你们不都问过了吗?我还是什么都不知道,你们自己去查吧!” 李可有气无力的说着。 “不是李可,是我啊!”伍萧蹲下来好让李可好好看看自己。 “你是?”李可很迷茫,这一段有太多让她摸不着头脑的事。 “是我啊!你忘啦!我是伍萧啊!高中时我坐在你后排的!” “哦!我想起来了!伍萧!”突然李可想起来,这个伍萧在高中时他俩是同班坐在她的后面那时他俩的关系还可以,后来伍萧转走了,他俩就没在见过面,没想到今天在这见了,而且还是在这个环境,真是造物弄人啊! “唉!你终于想起来了!好久不见了你怎么……。”伍萧很高兴能在见到她,说实话伍萧那时还喜欢过李可不过当时他太胆小根本没说。没想到今天在这个特殊的场合相会。 “唉!”李可摇摇了头“物事人非啊!” “李可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杀人呢?”伍萧很难想象当年很活泼的小女孩会去杀人。 “我也是真的不知道。。。。”李可就把事情跟伍萧讲了一遍“他们说我是梦游去杀人!” “哦!是这样!李可你别着急,我一定会帮您的!你先安心在这我一定会查清楚的!”伍萧安慰了李可几句就出了病房,他又回头看了一眼李可,发现李可还是那样坐在地上,他忽然感觉心里面很伤感。 回到警局的伍萧先向队长简单的汇报了一下,然后就把这个案子的卷宗看了一遍,他决定先不和领导说了,因为他觉得就算说了没有证据人家也不会信的还是先自己查。他把卷宗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觉得确实有很多疑点,虽说是有梦游者杀人的例子可是从李可家到周宣家开车也要半个小时的时间这也太离谱了吧!当然这个例子也不是没有1991年美国的俄勒冈州就发生过一起,不过这也太巧合了吧!而且伍萧回想起当年那李可活泼开朗的笑容怎么都不像是个会杀人的人。 第二天一大早伍萧来到了李可的单位,他想能否从这了解点情况。 “李可这个人很开朗的,她不可能杀人的。”在公司里几个李可的同事都不相信李可会杀人。 “唉!警察同志是不是和那件事有关。”突然其中李可的一个同事有点胆怯的说。 “哦!什么事。”伍萧一下子来了兴趣。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关系,是这样我听李可曾经说过她有一次在网上玩微信时遇见了一个叫“有冤报冤”的人聊了一些很奇怪的话题。然后李可就开始遇见一些很怪异的事!”那个李可都同事把李可有一次闲聊时告诉她的这个事跟伍萧说了一遍。 “他们聊了一些什么?”伍萧紧逼着问。 “那我就不知道了。”那个女孩摇摇头说。 “有冤报冤”伍萧想也许这是一条线索。 想着伍萧离开了DB公司回到警局。 “唉!刘雨你能不能帮我找一个网名叫“有冤报冤”的人。伍萧对着一个大约有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说着,这个刘雨是公安厅网络部的,是个网络高手主要负责网络犯罪。 “这可难啊!”刘雨有点为难。 “刘雨帮帮忙吧!弄好了请你吃饭。”伍萧摇着刘雨的肩膀。 “好吧!看在饭的份上,我就帮你一下!“ “太谢谢了,我等你的消息啊!” 不到两天刘雨就告诉伍萧他找到了一个“有冤报冤”最近老在微信上出现有点可疑。刘雨还通过IP查到了那个人的地址。 伍萧的到后欣喜若狂,他想先看看再说。于是按照刘雨提供的地址找到了那个人,伍萧跟踪了那个人三天发现那个人确实有点可疑,于是就以协助调查一个案子为由把他带到了警局没想到那个人刚到警局就把自己骗过几个人的事给说了,而那个人的聊天记录上也没有和李可的微信聊天的记录。线索又断了。 伍萧这两天感到非常郁闷,这一段李可的案子根本没有任何进展。因此伍萧想到他小时候长大的孤儿院看看散散心。 伍萧是在本市的天佑孤儿院长大的,伍萧的父母在伍萧2岁时都被一群夜里抢劫的匪徒给杀害了,而当时伍萧被藏在了衣柜里所以躲过一劫,而他的爷爷奶奶也都很早就过世了所以没有了任何亲人的伍萧就被警察送到孤儿院来了,在伍萧5岁时被一对警察夫妇给带走了抚养长大,所以伍萧从小就立志当警察。 今日伍萧又来到了天佑孤儿院,很多回忆都立刻涌现到伍萧的脑海中。伍萧来到了院长的办公室。 “张院长你好啊!”这个张院长是一个60多岁的老头子,也快退休了,伍萧在孤儿院时张院长很照顾他。 “哦!是伍萧啊!今天怎么这么有空啊!”张院长看到伍萧来了很高兴,伍萧是从这个孤儿院走之后的小孩里最常来的一个。 “今天在这周围办点事所以过来看看,院长身体还好吧!” “嗯!还行啊!还是挺能吃的!” 铃!铃!铃!张院长办公桌的电话响了。 “哦!伍萧啊!有一个人要来捐款我要去一下一会就回来啊!你先坐一会啊!”张院长接完电话对伍萧说。 “没事你去忙吧!”伍萧知道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不时的有人来这里捐款。所以伍萧一直觉得世上还是很光明的。 这间办公室里就剩下了伍萧一个人,伍萧到处看了看,还是和他小时候的摆设一样一张办公桌后面一把椅子,后面靠墙是一个书柜,还有一张沙发。没什么变化,这时他发现张院长的办公桌上有一张相片,那是一张合影,中间是张院长左右两边是一些老师后面是一大群笑的很天真很可爱的孩子,看他们笑的是那么甜像是根本不知道他们身上所发生的那么多的不幸。 第七章、十八年前的事 伍萧看着那张照片上的其中一位小女孩看着越看越熟悉,总觉的那个小女孩在哪见过一般。 “伍萧你在看什么呢?这么出神!”是张院长。 “哦!张院长我问您这个小女孩您认识吗?”说着伍萧指着照片上的其中一个小女孩。 “我看看啊!哦!她啊!知道!”张院长看了一下说。 “哦!她是?” “唉!说起这个女孩才可怜呢!应该是在十八年前吧这个女孩家里很有钱的,好像是金氏财团,可是因为父母吵架,他父亲就把她妈给杀了,男的也被抓进去了,家里的老人一时气没上来也走了,这一大家子就剩下这个小姑娘了,警察就把她送到这里来了,最后是被一对老夫妇给收养了。唉!可怜啊!”说着张院长还流出了同情的眼泪。 “那你知道这对老夫妇现在在哪吗?” “好像听说那对老夫妇在今年的2月份都去世了,不过他们好像还有一个女儿好像在本市住着但具体在哪我就不知道了!”张院长回忆着说。 “哦!”伍萧若有所思的想着。 “唉!伍萧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张院长有点好奇他为何突然对这个女孩这么感兴趣。 “哦!没什么就是觉得好像在哪见过!”张院长得问话把伍萧拉了回到现实中来。 伍萧又和张院长聊了一会就告辞了。 他回到了警局让档案库的同志帮自己找到了张院长所说的十八年前那场“金氏财团凶案”的卷宗,有些警察当年还经历过那场案子。 伍萧决定要查查这个案子因为他觉得那个小女孩神似李可。但他没有根据不过作为一名警察他的直觉告诉自己这里面一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但现在他还不能确定那就是李可,所以找到那对老夫妇的女儿就至关重要了。可是人海茫茫上那里找呢?估计这个只有李可能帮上了。想到这伍萧立刻开车赶去“景山精神病医院”。 在景山医院里,当伍萧问起她是否有一个姐姐或是妹妹时,李可先是一愣,后又问伍萧他是如何知道自己是有一个姐姐的。 “你别管那么多了,你知道她在哪吗?”伍萧很焦急的问。 李可回忆了一下说:“好像在田径路的艾尔菲小区,应该是在2单元3楼。但我不知道他们搬没有。你找她干什么。” “没什么是通知她一下你的情况!”伍萧觉得还是先不要告诉李可真相的好。 “唉!我看你还是算了吧!我和我姐姐从小感情就不好,自从父母过世之后就再也不联系了。”李可无可奈何的说着。 “哦!这样!没事!我问你一下你对你小时候的事记得多少?”伍萧试探性的问李可知不知道那18年前的事。 “小时候的事什么事?”李可迷茫的看着伍萧不知道他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哦!没事随便问问!”伍萧凭着警察的直觉和对一个人的眼神的判断他看的出李可对那个事一点也不知道。 伍萧出了医院按着李可和他说的地址找到了艾尔菲小区。 这个小区是在本市数一数二的高档小区,整个小区全部是欧式风格,走在小区里如果不是有中国人,你还会以为自己在德国或是英国的某条街上呢!伍萧来的2单元3楼,整个3楼只有一户人家。 伍萧敲了敲门。 “谁啊!“随着里面的一个声音门开了,里面站着一个手和脚上全都涂着红指甲油,一头的卷发披散着,穿这很性感的睡衣的女人。 “你谁啊!”女人不屑的看着眼前这个陌生人。 其实伍萧很看不惯这种女人,虽说眼前这个女人很漂亮可是凭他看这一定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不过这和他伍萧没有任何干系所以伍萧先立刻亮出了自己的证件。 “你好我是警察想问您点事。” “警察”这个女人听到警察两个字先是一惊然后镇静下来问“什。。。什么事?” “哦!请问你认识这个人吗?”说着伍萧把一张李可的照片递了过去。 那个女人看了一眼照片一惊随即说:“不认识。” 这个小小的一惊被伍萧看在眼里,凭他的判断眼前这个女人在撒谎。 “谁啊!”随着一个男人的声音,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三十刚刚出头的男人。 “是个警察,问我认不认识这个人。”说着这个女人把李可的照片递给了那个男人。那个男人接过来一看,也是一楞不过随即也说“不认识。” “那请问” “不好意思,我们还有事!” 伍萧本还想问些问题可是人家“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伍萧只好回去,虽说这对男女有些可疑,可是没有任何证据,自己也么办法。 伍萧回到了警局,他很郁闷几天下来没有查到一点关键性的线索,几乎全是空手而归,虽说好像感觉离着真相越来越近了可是还是没有一点证据。 “伍萧那个案子今天有了一个新情况”忽然自己的搭档李飞在旁边一拍伍萧。 “什么案子有了新情况。”伍萧坐在椅子上这两天把他累的够呛,他也是有气无力的问。 “就是李可的那个案子啊!” “什么!”伍萧几乎是从椅子上蹦起来的。“怎么回事。” “你咋啦。咋这样啊”李飞被伍萧这个举动吓了一大跳。 “没事你快说吧!“伍萧简直是哭着说出这几句话的。 “是这样,咱队长一直对这个梦游杀人的事耿耿于怀,于是今天上午队长又去了一次周宣被杀的小区,在他们的监控录像里找到了一段视频,发现了一辆很可疑的车。 “很可疑的车。”伍萧的心都子啊嗓子眼了。 “这样你过来看看吧!”说着李飞拽着伍萧来到了审讯室把录像打开。录像里面是一段一辆车正在开进一个小区门口的视频。李飞把视频定住拉大了图片。 伍萧仔细看看车里的那个人,那个人包裹着头巾像是一个女人,忽然李可发现那个人他见过就是刚才在那个性感女人家里的那个男人。 铃!铃!铃!此时伍萧的手机响了。 “什么李可跳楼自杀!” 第八章、真相 在景山医院的主治大楼的二十五楼的天台边上有一个女人站在上面,她无奈、彷徨、绝望,她觉得这个世上这个社会没有任何可以值得她留恋的东西了,哪怕是一丝丝的东西,面对这整个繁华的都市面对着那些高耸入云的大楼每个家挺好像都是那么的幸福,而她在此之前也那么的幸福、幸运,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她从一个所有人的羡慕的幸运儿变成了一个被怀疑有“精神病”的人,所有人都要离她远去。她想了很久,现在只有死亡才能让她从这个让她绝望的世界中脱离。 那个女人是李可,她此时的心情很复杂,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一种什么心情,她想起了小时候她问过父亲一个问题,人死之后回会去哪呢?她的父亲当时告诉她回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当时她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现在她的父亲已经去了那个地方,而她也将会去那个所谓“很远很远的地方”。 “李可你别做傻事啊!”张南站在李可的后边,李可不让他靠近,这个天台没有护栏李可随时会掉下去。他已经劝了李可大半天了可是李可还是站在那25楼楼顶的边上。 张南是李可深爱的男人,李可觉得自己不能再拖累他了,为了自己张南已经承受了很多。 “张南你别再劝了我杀了人,还得了连医生都不一定治得好的病,我很痛苦我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现在只有死亡能让我解脱这种痛苦。”李可绝望的喊着那声音是那样的悲切和绝望。 “李可你别这样想不会的你还有机会的,放心吧!一定会有的你别放弃啊!” 此时很多医生护士都过来了,医院打电话给了消防队准备救援,可是这楼很高就算是在下面铺上充气垫恐怕以这种高度人掉下来也很难有保证的。 “李可别这样我们一起想办法,会解决的!”此时大家还在不停的解劝,可是没有任何用处。 “李可别做傻事,真相已经查清了你没有杀人。”这时在大家的后面传出了一个正义且底气十足的男人声音。 李可随声望去,是伍萧。 有人给110打电话说精神病院有人要跳楼,警局接到报警立刻赶往了现场,有人认识“梦游症杀人”的李可。马上就给伍萧打了个电话。伍萧得知后立刻赶了过来,他知道如果李可跳楼了楼那就什么都晚了。 “你说什么?”李可一惊担心自己听错了。 “真相我已经查清了,凶手不是你。”伍萧又重复了一遍。 “什么?人不是我杀的?那是谁?”李可感觉好像一下子有了希望。如同好久呆在一个黑暗的地方的人一下子见到了光明。 “凶手是他”伍萧说着指向了一个人。 张南,凶手是张南。 “什么?”李可忽然觉得自己刚刚上了天堂又被人一下子一脚踹回了十八层地狱一般。“你说凶手是张南?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李可这回绝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李可没错,凶手就是张南,他不但杀了周宣而且把你害成这样的也是他。”说着伍萧用他那双锐利的目光看着张南。 哈!哈!哈!张南忽然冷笑着说道:“我说警察同志你们一个个都是糊涂虫吗?你有什么证据说我是凶手,而且我为什么要杀周宣,还有李可是我老婆我爱都觉得不够,我会害她?” “张南你应该不会忘记咱们今天上午才见过面吧?怎么?怎么快就把我忘了,” 伍萧说着用眼睛盯着张南,而张南不敢去碰他的目光。 伍萧又接着说:“张南你开车进入周宣家的情况已经被小区的录像监控全部拍下来了,李可的姐姐都已经全部招了,其实你早就知道李可就是当年金氏集团的后人,而且你也知道李可的父亲在狱中给李可留了一大笔的遗产,这些你都应该是从李可那个姐姐处听到的吧!所以你就和她合谋陷害李可好以你是李可老公的身份得到那笔遗产,所以你先在平时李可的牛奶里放上了一种能使人产生幻觉的药物马钱子,其实那个“有冤报冤”就是你,那天李可做梦看见有女鬼从手机里爬出来就是你用的这种药物起了作用,她看了《午夜凶铃》所以才会做那个梦,包括李可手上的那把刀也是你放的,你知道李可有一个好朋友叫曼妮在一年前出车祸死了,可是李可一直对这个事耿耿于怀所以你就利用这一点让李可的姐姐化妆成曼妮的样子来李可的公司吓她,这一切就是为了让李可的精神崩溃,而至于你杀周宣具体是什么原因这就要你自己说了,但你杀周宣也是利用了李可有梦游症这一点,而且已经证据确着。你还有什么话说。”伍萧说完后。此时的张南以无言以对。 这时的李可早已全身发抖。“你为什么?为什么?”李可已经泣不成声。 忽然张南趁着大家不注意一下子把李可拉倒了自己的身边,用手掐住李可的脖子。 大家被张南这突入其来的举动,一下子给惊住了。 “张南你放开李可,你不要一错再错了。”伍萧对自己的没防备后悔不已。 “你们不要过来,谁在靠前一步我就掐死她”此时的张南已不像是以前那个温文尔雅的绅士模样,而是像被魔鬼附体一般凶神恶杀。 “哼!你这个臭警察多管闲事,我的计划马上就要成功了,可是全被你毁了!是!你说的没错,周宣是我杀的,那个人他该杀,我让他把李可的病弄的更重一些没想到,我好不容易把李可弄成这样竟然被他给治好了,他还劝我。我当然要杀了他,所以我假扮成李可把他给杀了。我为什么,当然是为了钱啊!”张南叫喊着像是疯了一般此时的他已经露出了他那狰狞的面孔。 “你收手吧?”只见李可慢慢哭着的说道“你别在作孽了,我不想让孩子没有父亲啊!”忽然李可说出了这句话,所有人都震惊了,连张南此时也震惊了。 “你说什么?孩子?”张南瞪大双眼看着李可。 “是!我们的孩子!”李可哭泣着说道。 “不对你骗我!你绝对在骗我!”张南此时凶神恶煞般的喊叫着。 “是真的已经有3个月了。”李可用哭泣而绝望的眼神看着张南,“收手吧!” 哈!哈!哈!张南又开始冷笑起来,但那笑是无望是后悔,“我已经回不了头了。李可我们一起去吧!”说着张南突然抱起李可从25层跳了下去…… 第九章、美好的结局 在X市的江边码头站着一个女人,早上那微弱的阳光让她的背影是那么的孤独和苍凉,江边徐徐的微风吹起了她的长发,也吹的人更加的悲凉。 李可现在正站在江边她准备离开这个让她曾经有过美好回忆,但也有过深痛记忆的城市。那次张南和她一起从楼上跳下来,可能是上天眷顾李可,也可能是对张南的惩罚他们正好掉在了充气垫上面。 “你真的准备走吗?”是伍萧站在她的后面,他听说李可准备走时很意外但想了想有很合乎情理。 “是的我想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不过还是要谢谢你!”李可背对着伍萧,经历了这件事之后她已觉得这个地方没有什么可在留恋的了。 “没事,那你想好去哪了吗?” “我想先回趟老家,然后可能会出国去。” “有件事我想应该让你知道真相,你别伤心,张南其实认识你姐姐以半年多了,他是从你姐姐那知道你的事的。”伍萧小心翼翼的说着怕再次触痛她的伤口,但是他觉得有必要让她知道一切。 没想到李可听后没有任何反应只是说了一句:“知道这些已经没有什么必要了。有时候知道了真相会比不知道真相更加痛苦不是吗?” “孩子你决定生下来吗?” “是的,孩子是没有错的我想让他健康快乐的成长!”说着李可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那里面正孕育着一个新的生命那个生命也即将诞生,来面对即将迎接他的一切。 “明天会是什么天气呢?”李可忽然好像是自言自语似的说了这么一句。 伍萧听到这想了想回答道:“明天一定会是晴天。” 此时太阳的光芒刚刚滋润了整个大地,又是美好而新的一天,值得人们为它而去奋斗。(鬼微凶信到此全部完结)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鬼微凶信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5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