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咒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8:30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9963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5分钟
简介:1。问神 红砖青瓦,墙上挂满了淡黄色的蔓藤植物。一道红漆门紧紧地关着。深邃的庭院仿佛是一个黑色的幽洞,用诡异的眼窥视着外面的一切。穆风走到……
1。问神 红砖青瓦,墙上挂满了淡黄色的蔓藤植物。一道红漆门紧紧地关着。深邃的庭院仿佛是一个黑色的幽洞,用诡异的眼窥视着外面的一切。穆风走到门前,顿了顿,然后伸手敲了敲门。 进来。一个低沉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不知道为什么,穆风忽然打了个冷战。他抿了抿嘴,推开了门。 院子是老式结构,阴暗诡异,让人有种说不出的不舒服。一个人背对着他站在正堂的前面。穆风愣了愣,然后往前走去。 随我来。穆风刚想说什么,却被那人一句话打断了。 穆风跟着那人走进了屋里。屋里很暗,没有灯光。借着外面隐约透进来的光线,可以看到中间是一条走廊。寂静的屋子里,只听见两个人的脚步声。走到走廊尽头时,那个人停住了,他转过头说,到了。穆风这才看见那个人的样子,目光冷冰冰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在暗黑的屋子里,简直就像一个活僵尸。想到这里,穆风不禁有点害怕。 走廊边是个房间,里面的桌子上点着两根蜡烛。一个女人坐在下面,头发披散在脸前,看不清样子。穆风吸了口气,提步走了过去。 帮谁问神?女人说话了,像是从地下传来的声音,带着腐烂的味道。 朋友。穆风慌忙答道。 姓名,何时离世。女人的语气仍然冷冰冰的。 吴远,2003年14月14日14点。穆风说道。 女人点着了面前的问路香,烟雾袅袅地扩散开来。透过烟雾,穆风看见女人闭着眼睛,脸上的表情急剧变化。突然,女人趴到了地上,接着她慢慢地爬了起来,猛地睁开了眼。 吴远,穆风惊声叫了起来。那道目光,穆风太熟悉了,那是吴远的目光。 穆风,是你吗?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女人的声音一下子变成了男声,凄惨地喊着。 我知道,我知道。吴远,告诉我,是谁,到底是谁?穆风急切地问道。 是,蝙,蝙蝠咒。吴远模糊不清地吐了几个字。然后,女人一下子瘫倒在地上。穆风看见问路香灭了。 吴远,吴远。穆风喊道。 他走了。女人说话了,微弱的声音像垂死之人似的。 可,我什么都还没问啊。穆风说道。 小伙子,你朋友死的时间是14月14日的14点,这个时间是极阴之时。他一定死得不寻常吧?女人坐起身来说道。 是的,他死得很奇怪。医生说他全身的血液被什么东西抽尽了,最后血枯而亡。连法医都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所以我才来问神。穆风说道。 怪不得,怪不得,他上我身时,我觉得全身无力。女人喃喃地说道。 还有别的方法吗?穆风问道。 女人摇摇头说,这是最后一种方法,除非知道他的死亡原因。他什么也没跟你说吗? 我问他是谁害他,他好像说什么蝙蝠咒。穆风回答。 什么,蝙蝠咒?女人猛地一下瞪大了眼睛,她直直地看着穆风,这怎么可能?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穆风问道。 没,没什么。女人慌忙说道。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穆风走出屋子才发现,外面下雨了。屋檐上的雨水滴到院子里,一阵风吹过,穆风身上不禁一阵哆嗦。 女人看着穆风离开后,说道,你刚才听见了吗? 听见了,这可能吗?旁边的男人说道。 亡灵是不会说谎的,难道真的是劫数。女人忧伤地看着外面。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一眨眼的工夫便汇成了一道雨帘。 雨越下越大,街上的行人纷纷加快了脚步。穆风仰起头,看了看天,雨水打在脸上。穆风心里涌起一阵悲伤。刚刚的问神让他见到了吴远。以前,他是不信问神占卜之说的,他认为那是迷信。可今天的景象让他有点动摇了,那道目光,那说话的声音,肯定是吴远的,别人是学不来的。 吴远是他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大学毕业后,他进了警局,而吴远去了一家贸易公司。两个人的关系胜过亲兄弟。一个星期前,穆风忽然接到吴远的求救电话,电话里吴远的声音很痛苦,仿佛有什么东西噬咬着他一样。穆风带人赶到时,吴远已经死了。法医鉴定的死亡原因是血液枯竭而死,但他全身上下却没有任何伤口。 吴远出事后,穆风一直很自责。他觉得自己很没用。吴远临死前还给自己打电话,可现在自己连吴远的真正死亡原因都弄不清楚。不得已的情况下,穆风选择了问神。穆风又仔细想了想问神时吴远说的话,蝙蝠咒。看来吴远的死一定和蝙蝠咒有关。穆风还记得自己说到蝙蝠咒时,那个女人的神色明显不对,她在掩饰什么,也许,她知道些什么。 街上已经没有多少行人,穆风回过神,才发现自己身上已经湿透了,于是慌忙拦了辆出租车。出租车很快消失在雨幕中。 2。血梦 四周静悄悄的,夜已经很深了。林天看了看,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他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着。眼前是一幢黑色的大楼,隐约透着一股邪气。林天慢慢走了过去,他看见里面透出一丝朦胧的光亮。林天心里一喜,慌忙敲门。门虚掩着,轻轻一碰,竟然开了。呼啦,一阵黑色的风从眼前吹过,带着阴冷的感觉,原来是一群黑色的蝙蝠,林天不禁往后退了一步。 房间里亮着橘黄色的灯,给人一种安逸温馨的感觉。林天屏住呼吸走了进去。白色的被子里躺着一个安睡的女孩,林天慢慢地走了过去。女孩睡得很安稳,呼吸均匀,雪白的颈部血管清晰。林天觉得眼前的女孩有点熟悉,是谁呢?林天的头有点晕了。他看了看墙上,上面有个黑色的影子,像只展翅欲飞的大鸟。渐渐的,林天看清了,那是一只蝙蝠,一只巨大的黑色蝙蝠。林天眼前有点模糊,他看见那只蝙蝠慢慢地朝自己逼近,最后把自己覆盖了…… 林天一下子坐了起来,大口大口地喘气,脸上还流着冷汗。又是那个梦,林天叹了口气。 怎么了,林天,又做梦了?室友小航问道。 没事,没事。林天笑笑说道。 呀,你牙龈又出血了,快去洗洗吧。小航说道。 林天一听,擦了擦嘴,一抹暗红色的血印在手上。他笑了笑后往卫生间走去。 林天掬起一捧凉水,泼到脸上。一丝冰凉瞬间钻入心里。林天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面容憔悴,眼里没有一丝神采。不知道为什么又做这个梦,已经第二次了。一样的地方,不一样的是上次躺在床上的是个男人。梦醒后,林天嘴边总是带着血迹。林天知道自己有牙龈出血的毛病,想到这里,他不禁皱了皱眉头。 上午第一节课是人体解剖学,穿着白大褂的林天和同学们走进了学校的实验室。解剖老师在台上讲着一些解剖的基础知识。林天百般无聊地打量着四周。基础知识很快讲完了,老师让学生们靠拢过来,看他操作。不知道为什么,刀子切进尸体时,林天的嘴角忽然有点痒。其他同学都忍不住吐了出来,林天却死死地瞪着躺在解剖台上的尸体。眼前的景象有些模糊,林天有点晕乎乎的感觉。 林天,林天。林天打了个激灵,小航拉了拉他说,你干什么。 林天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把老师的解剖刀拿了过来,刀正插在尸体的脖子上。林天吓得慌忙松开了手。 老师笑了笑说,大家就应该像这位同学一样。既然选择了医学,就要对人体结构了解清楚。如果畏畏缩缩的,像什么话呢。 后面的话,林天没有听。林天只觉得自己全身直冒冷汗,回想着刚刚的一幕,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回到宿舍,小航说,林天,你不简单啊,拿解剖刀的技术比老师还专业啊。 林天笑了笑没有说话。他坐了下来,打开电脑。 林天看了看网页,没什么感兴趣的,于是便登录上自己的邮箱。收件箱里有一封新邮件。林天点了一下鼠标。 那是一封广告信,林天刚想关掉,广告下面的短片让他停止了动作。 在一幢黑色的大楼下,一个人影慢慢地往前走着。 林天觉得画面有些熟悉。只见那个人走进了大楼。一个房间里,橘黄色的灯光下,一个女孩安睡在床上。那个人慢慢地走过去,把嘴凑到女孩脖子上。林天呆住了。他看见那个女孩痛苦地挣扎,最后慢慢地停了下来。那个人转过头来,嘴角还带着血。林天仔细看了看,那个人竟然是自己! 啊!林天叫了起来。 电脑在这个时候忽然死机了,黑屏几秒后,显示出系统正在重启。林天吸了口气,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系统重新进入了欢迎界面。林天顿了几秒,慌忙登录邮箱。邮箱里已没有了那封信件。林天打开了所有的信件,都没找到刚刚的那一封。 一阵寒意从林天的背后蔓延而上,他瘫在了椅子上。 3。空灵 穆风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女孩,女孩子叫杨晓。两个小时前被家人发现死在自己的房间里。杨晓的死和吴远一样,全身血液枯竭而死。唯一不同的是,在杨晓的脖子上有两个细小的牙印。 助手杨帆看了看说,头儿,说句不切实际的话,我觉得杨晓就像被什么东西吸干了血一样,会不会是僵尸? 穆风看了看杨晓脖子上的两个牙印,嘴里缓缓说道,蝙蝠,是蝙蝠。 蝙蝠,吸血蝙蝠?这太说不过去了吧。杨帆说道。 穆风愣了几秒,忽然说,走,我们去看看吴远的尸体。 杨帆愣了愣,然后跟着上了车。 医院太平间里,吴远安然地躺在那里。穆风看了看说,杨帆,吴远全身的血液都被抽干,身上却没有伤口,这好像不太可能吧。 是啊,肯定会有伤口,是我们还没有发现而已。 穆风想起那天吴远是死在电话旁的,眼睛瞪着上方。想到这里,穆风拨开了吴远的头发。突然,他看见两个细小的牙印并排在吴远的头顶上。 杨帆,你看,伤口在这里。穆风说道。 杨帆一拍脑袋说,呀,我早该想到,伤口细小,一定是被头发遮住了。头儿,你真行啊,你怎么想到的? 吴远死的时候,眼睛瞪着上方,如果杨晓和吴远死在同一种方法下,那么吴远的伤口一定在头上,所以他死的时候才会瞪着上方。穆风沉声说道。 难道,杀害他们的真的是吸血蝙蝠?杨帆问道。 穆风摇了摇头说,现在,我们应该去找个人。 和上次一样,红砖青瓦,刚被雨水洗刷过的蔓藤植物爬在墙上,像一条条昂首吐信的蛇。 这是哪啊,头儿?杨帆问道。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穆风说完,走过去敲门。 门开了,看见穿着警服的穆风和杨帆,那个男人显得有点惊慌。他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们…… 我有点事需要你们帮忙。穆风笑了笑说道。 那,那进来吧。男人侧身闪开了一条缝。 穆风和杨帆跟着走了过去。和上次一样,男人在走廊尽头停了下来。他回头看了看穆风说,你们稍微等一下,里面有客人。 穆风点了点头,杨帆疑惑地看着穆风。空荡荡的屋子里,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终于,门开了,一个男孩从里面走了出来。看见穆风,他慌忙低下头,然后快步离开。穆风愣了愣,转身走进了屋里。 女人还像上次一样坐在那里。刚刚那个男孩应该是来问神的。女人显得有点疲惫。看见穆风,她抬了抬头说,我知道你还会再来。 为什么?穆风问道。 因为蝙蝠咒。女人缓缓地说道。 蝙蝠咒。听到这个词,杨帆心里猛地震了一下。 女人叹了口气,接着说道,那是一种传说中的杀人咒,中了蝙蝠咒的人会在梦中幻化成蝙蝠,然后吸人鲜血,梦醒后自己却什么也不知道。这种咒语最初是茅山术士的一种邪术,是被禁用的咒语。 那,难道他们都是死在蝙蝠咒上?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杨帆说道。 穆风想了想说,知道是谁下的吗? 女人摇摇头说,下咒的可能是人,也可能不是人。 什么?不是人,那是什么?杨帆问道。 蝙蝠咒,我只知道这些。女人缄口。 穆风看了看杨帆后站了起来。 走出街口,杨帆看了看穆风说,你真的信那个女人说的话吗? 穆风想了想说,那至少比我们现在什么都查不到要好些吧。 杨帆没有再说话,跟着穆风上了车。 远处有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他们,直到车子绝尘而去。 4。惊魂 林天觉得一切越来越不对劲儿,仿佛有什么东西总是跟着他一样。电视新闻说城市里出现两起奇怪的谋杀案,死者全身血液被什么东西吸干致死。看到电视上的画面时,林天愣住了。他忽然觉得这一切似乎和自己有关系。 上午上心理学课时,心理学老师忽然谈起了新闻上报道的事情。老师说人的血液分布不一,能够在短时间内把全身的血液吸干,的确令人很费解。 于是,有同学问,那会不会是吸血僵尸啊?班里的同学都笑了。 老师说,除了你们说的这种传说中的吸血僵尸外,医书中记载在西域有一种体若幼鼠的蝙蝠。它的牙非常锋利,可以瞬间将人或者兽的血液吸干。不过,这种蝙蝠必须生活在极冷的环境下,很少有人看到。 林天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林天记得每次做梦时,总会看见一只巨大的蝙蝠向他扑来。难道,发生的一切并不是梦?想到这里,林天的后背不禁一阵发凉。 操场上有人在打球,正午的阳光下,正是青春飞扬的时节。林天却一点也提不起精神来。 天色忽然暗了下来,林天看见自己一个人站在街上。街边平常昼夜营业的店,现在竟然都关门了。林天觉得有点冷,他看见远处有灯光,便走了过去。 房间里看不清摆设,林天看见一个老人背对着自己,床上还躺着一个女孩。林天想敲门,却停住了。林天看见墙上有一双黑色的眼睛正瞪着自己,他一惊,墙上竟然是只蝙蝠。林天的目光有点恐惧。床上的那个女孩竟然是周云,林天的脑袋炸开了,难道…… 门开了,林天看见那个老人走出了房门,她笑呵呵地看着林天。林天忽然觉得牙根有点痒,他慢慢地走进了房间里。 林天一下子醒了。不远处传来喝彩声,林天这才发现自己在操场边。可刚刚那个梦……林天擦了擦嘴,猩红的血一下子涂在了手背上。林天猛地一下跳了起来,嘴里喊道,周云!然后慌忙向女生宿舍跑去。 林天不顾宿舍老师的阻拦,直接跑到了三楼。周云的宿舍在302。这时,302门口挤满了人。林天跑过去喊道,周云,周云!围着的人一下子散开了。林天看了看她们问,怎么回事? 周云把自己反锁在宿舍里,我们叫门,却没有回应。一个女孩说道。 林天一听,慌忙拍门,然后,一脚把门踹开。看见里面的景象,林天呆了,旁边的女生尖叫了起来。周云倒在地上,脸色惨白,两个细小的牙印齐齐地排在脖子上。 林天一下子坐到了地上。 警车尖叫着,很快开进了学校。女生宿舍楼前围满了人。杨帆站起来,摘下手套说,和前两次一样,全身血液枯竭而死。 穆风眉头拧住,据周云宿舍的人说,周云是在吃过午饭后把门锁住的。短短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便发生了惨剧。宿舍管理老师说周云出事时,有个男孩子疯了一样跑进女生宿舍楼,仿佛知道周云要出事一样。想到这里,穆风转过头看了看杨帆,说,我们找那个男孩子问问。 林天握着一杯热水,全身依然不住地颤抖。穆风点了根烟说,说说吧,你怎么知道周云出事了。 我,我……林天抬眼看了看眼前的两位警察,嘴角动了动。 你不用害怕,我们只希望你能给我们提供点线索。杨帆说道。 我梦见周云,有只蝙蝠,不,我,我也不清楚。林天语无伦次地说道。 蝙蝠?穆风转头看了看杨帆,然后接着问,你和周云是怎么认识的? 我们是在学校旅游协会里认识的,她是协会的团支书,我是会长。林天说道。 你是说,你梦见周云出事了,对吗?穆风问道。 也可以这么说,林天说道。 那你以前做过这样的梦吗?穆风问道。 林天抬抬眼,然后点了点头。 穆风心里一紧,看了看杨帆,然后问,几次? 林天顿了顿,然后吐出两个字,两次。 5。凶行 穆风心里猛地震了一下,他看了看杨帆。杨帆伸手拿出一个文件夹,打开,里面是两张照片。林天,你认识他们吗? 林天看着眼前的照片,愣了几秒钟,惊声说道,吴大哥,杨姐姐。 你认识他们?穆风的声音有点颤抖。 认识,暑假的时候我们旅游协会组织了一次活动,当时邀请了几个社会上的人。说是邀请,其实是拉赞助。吴大哥和杨姐姐就是其中的两个。怎么,难道,他们……说到这里,林天忽然停住了。 穆风接着问,周云也参加了这次旅行吗? 是的。林天点点头说道。 除了这几个人,还有谁?穆风急切问道。 还有生物系的张玉谣和市龙海广告公司的温明,难道是因为……林天忽然想到了什么。 因为什么?杨帆警觉地问道。 没,没什么。林天慌忙说道。 那次旅行中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穆风紧盯着林天问道。 这……其实也没什么。林天支支吾吾地说道。 林天,如果你还想隐瞒些什么,也许下一个出事的就是你。穆风厉声说道。 林天看了看一脸严肃的穆风,终于开口说了起来。事情应该从发出邀请帖的那天说起。那个时候,已经临近暑假,学校其他社团都有活动,而我们旅游协会更是学校里的热门社团。因为组织一次旅游需要一笔不小的经费,于是,我们便在网上发了几个邀请的帖子。本来我们没抱多大希望,没想到帖子发布的第二天,我们便接到了好些电话,我们从中挑选了几个和我们年纪差不多的人。 就在我们谈好协议,准备和旅行社联系的时候,我忽然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电话。打电话的人声音嘶哑,听不出来是男的还是女的。他告诉我只要我按照他给的路线带队,他就支付所有的费用。我问他为什么这么做,他只是干笑不说。 我和周云商量,周云让我接受那个人的条件,因为那样可以给协会积累资金。再说和我们同去的还有别的社会上的人,没什么可怕的。也怪我,当时没想那么多,便答应了那个人。那个人在网上给了我一张地图。他让我带队去的地方叫寒山谷,在河南北边的一个小镇旁。我看了看地图,没什么怪异之处,地图上还注明那里是风景名胜区。那个人给了我一个账号和密码,里面的钱远远超过了旅行需要的钱。 我们一共去了六个人,除了我、张玉谣、温明和已经死去的周云、吴大哥、杨姐姐,还有……说到这里,林天顿了顿。 还有谁?穆风问道。 还有刘大奎,他是我们的司机,后来出……出事了。林天低头说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穆风的心一紧。 天黑的时候,我们到达了寒山谷脚下。那个人在那里的一家旅馆为我们订了房间。说来有点奇怪,他订的房间不多不少,刚好六间。其他人都以为是我安排的,只有我和周云心里很疑惑,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想做什么。 赶了一天的车,大家都够累的,所以早早地睡了。半夜的时候,我听见一阵响声,像什么东西在拍打窗户一样。我想打开床头灯,却发现灯坏了。我脑子里忽然打了个激灵,慌忙给周云打电话,就在我拨号时,我无意中看见窗外竟然爬满了蝙蝠。它们伸着小小的耳朵,在窗外拍打着翅膀。 就在这时,我忽然听见旁边房间传来一声惨叫。旁边是司机刘大奎的房间。我猛地开门冲了出去,其他人也都过来了。那一幕情景触目惊心,只见刘大奎全身爬满了蝙蝠,黑色的蝙蝠噬咬着他的身体。我们就那样眼睁睁看着刘大奎活活地被蝙蝠咬死。那一刻,所有的人都惊呆了。随后,我们像疯了一样拿起棍子,向在屋里徘徊的蝙蝠打去。 那是一个血腥的夜晚,我们眼前全是刘大奎翻滚惨叫的景象。当我们筋疲力尽地倒下时,旁边全是蝙蝠的尸体,黑色的躯体在地上铺了一层。那一刻我忽然明白那个人为什么要包下整个旅馆,让老板离开了。他的目的是要害死刘大奎。 第二天早上,来送早饭的老板看见惨相,慌忙向当地公安局报了案。对于刘大奎的死,警察只说是蝙蝠作怪。我为了避免麻烦,也没有说那个人的事。 我们回来后,我以为一切都过去了。那个人给的账号上的钱我没有再动,他也没有再出现过。一直到上个月,我忽然开始做很奇怪的梦,梦里我看见一个人躺在床上,然后一只蝙蝠扑向我,接着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床上那个人是谁?是吴远、杨晓、还有周云?穆风问道。 林天点点头,我总觉得不对,好像很邪门的样子。你们能不能帮帮我。 穆风想了想说,你做那个梦之前有没有什么征兆? 林天摇摇头说,征兆?没什么征兆。 穆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6。端倪 穆风看了看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他收拾了一下文件,站起身来。窗外夜色已深,已经是秋天了,一丝凉意窜进身体。穆风不禁觉得有点冷。 穆风记得暑假的时候吴远确实出了一趟门,回来后心情很低落。穆风问他原因,他也不说。应该就是因为林天说的那件事情。难道真的像那个神婆说的那样,他们杀了太多的蝙蝠,所以中了蝙蝠咒?那个神婆说得太不切实际了,可发生的这些事情又根本没有合理的解释。还有林天说的那个神秘人是谁?刘大奎和他有什么关系?看来一切离真相还很远。只能从刘大奎开始调查了。 刘大奎的资料很快便传了过来。穆风简单地看了看,打印了一份。在车上,穆风看到关于对刘大奎的死并没有详细的调查,只是写着死于意外。可是根据林天的描述,刘大奎死得很惨,那他的家人为什么没有追究呢? 车子在郊外的一个村庄停了下来。刘大奎的家很好找,刚刚办过丧事,门上有新贴的哀字白联。穆风看了看,走过去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刘大奎的老婆,脸色憔悴。穆风看了看院子里,也许是刚刚办完丧事,里面显得很凌乱。 穆风简单地安慰了几句,然后问道,对大奎的死,你们有什么疑问吗? 唉,这都是命啊,都是自己造的孽呀!刘大奎的老婆说道。 这话怎么说?穆风问道。 你知道,现在新闻一直报道有人虐杀小动物的事件。大奎一直都没什么正当工作,可一大家子人又需要他养活。后来,他不知道在哪认识了一个人,那个人让他虐杀猫狗什么的,完事后给他很多钱。起先,我们也觉得没什么,后来电视上报道后,我总觉得有点害怕。刚好那个时候,大奎的母亲病重去世了。大奎觉得可能是自己造孽太多,便收手不做了。后来大奎就出事了,一定是报应啊!刘大奎的老婆哭着说道。 那,让大奎虐杀动物的那个人你见过吗?穆风问道。 没,他哪敢让人知道他是谁啊。大奎每次只是按照他的话去做,然后那个人会把钱打到一个账号上,大奎再去取钱。他说这样对双方都好。 那个账号你知道吗?杨帆问道。 知道,你等一下,我这就拿给你。说完,刘大奎的老婆转身走进房间。 杨帆接过刘大奎老婆递过来的纸条一看,不禁一呆。他说,头儿,和林天说的那个账号一样。 穆风愣住了,不一会儿,他嘴角忽然露出了一丝微笑。 周云出事后,林天一直寝食难安。他一想起那个梦便心惊肉跳。他晚上甚至都不敢睡觉,害怕一闭上眼便会做那个噩梦。 下晚自习时,张玉瑶找到了他。看见张玉瑶,不知道为什么林天有点害怕。张玉瑶看着林天说,林天,警察找你干什么,是不是出事了? 没,没什么。林天说道。 我知道出事了,周云的死,还有吴大哥,杨姐姐。一定是那些蝙蝠来复仇了。可,可它们杀了刘大叔啊。林天,我们该怎么办啊?张玉瑶惶恐地问道。 没事的。林天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 林天,你觉不觉得奇怪?我仔细想了想,那天我们好像疯了一样杀那些蝙蝠。虽然当时我们很愤怒,但不可能失去理智。还有,蝙蝠这种生活在黑暗中的动物,一般来说不会无缘无故地攻击人类。我总觉得那天的事情不对。张玉瑶奇怪地说道。 我,我不太清楚。对于生物,你可能专业点。林天笑笑说道。 我想这其中一定有原因的。你也要小心啊!张玉瑶说道。 林天点了点头。这时宿舍的铃声响了,张玉瑶看了看他,然后走了。看着张玉瑶离去的背影,林天忽然觉得有点惭愧,自己一个大男生还不如一个女生思维清晰。 穆风关灯正准备睡觉的时候,电话响了,是杨帆打来的。头儿,我知道蝙蝠咒的杀人时间了。 什么? 他们死的时间都在星期五,吴远死的时间是14点14分,而杨晓和周云的死亡时间分别是17点17分和12点12分。吴远两个字笔画加起来是14,而杨晓和周云的名字笔画加起来分别是17和12。这就说明凶手杀人的时间是按照被害人姓名的笔画总数来定的。杨帆说道。 那他的下一个目标是谁呢? 刘大奎、吴远、杨晓和周云,他们的姓氏字母分别是L、W、Y、Z;而林天、温明、张玉瑶的姓氏字母分别是,L、W、Z。既然凶手杀人的时间是按照姓氏排的,那么他选择的目标也应该是从姓氏上下手。抛开刘大奎和林天不说,凶手的下一个目标应该是…… 是温明。穆风接道。 对,应该就是温明。如果凶手要杀林天,按照姓氏排序,第一个就应该杀掉林天。那么林天应该是一个杀人的工具。根据温明的姓名笔画数和凶手的习惯,凶手下次行凶的时间应该在这个星期五的20点20分。杨帆说道。 穆风一下子明白了过来,星期五,还有两天的时间。穆风忽然想起一件事情,然后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 7。寻梦 今天是星期五,林天心里忽然有点慌乱,仿佛要出什么事一样。林天记得有本书上说,在国外,星期五是很不吉利的一天。走出宿舍,林天才发现外面有雾。白色的雾气像烟尘一样飘散在空中,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 上楼的时候,林天听见有人喊他。他转头一看,原来是上次问他话的穆风和杨帆。 穆风走过来说,林天,有件事需要你配合一下。 林天愣了愣,点了点头。 车子在浓雾中缓慢地行驶,林天看了看穆风说,我们去哪啊? 到了你就知道了。穆风说道。 车子在浓雾中开了大约三个小时,在一幢白色的大楼旁停了下来。从车上出来,雾已经散了,林天跟着穆风和杨帆走进了楼里。 林天感觉这里可能是一个研究中心,眼前的人穿着白大褂,还带着口罩。林天刚想问什么,穆风说话了,林天,你要配合范医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抓住杀害你朋友的凶手。 林天看着穆风坚定的目光,点了点头,躺到了隔离室里。 头,凶手行凶的时间是20点20分,现在是不是还早啊?杨帆问道。 穆风点点头说,是啊,不过范医生说要先了解下林天的脑部思维,以免到时候出错。 温明那边怎样啊?杨帆问道。 穆风笑了笑说,万无一失,我倒要看看这个蝙蝠咒到底是怎么回事。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穆风的心情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越来越沉重。终于,时间到了20点20分,监视林天大脑神经的仪器忽然跳动了起来。范医生慌忙打开了林天的思维景象模拟图。 画面有点熟悉,林天一个人慢慢地往前走着,在一幢黑色的大楼里。穆风看见温明竟然躺在一张床上。 不好,穆风心里一惊,慌忙拿起电话。 小赵,温明怎么样? 一切正常,他正和我下棋呢。小赵说道。 接着画面上突然多了一个黑色的影子,是一只巨大的蝙蝠,它慢慢地覆在了林天的身上。隔离室里林天的身体忽然动起来。外面的仪器忽然告警。范医生慌忙跑过去调整。穆风看见画面里的林天慢慢地走向床上的温明,然后把嘴凑了过去。 头儿,不好,温明他……他发疯了!小赵的话急切地传过来。 范医生,快,快把林天叫醒,快叫醒他!穆风急忙喊道。 林天猛地醒了,画面一下子消失了。林天看了看穆风说,我,我又做那个梦了。然后,他擦了擦嘴角,一片猩红。这次难道是……张玉瑶? 不,是温明。穆风无力地说道。 头儿,温明死了。杨帆挂掉电话说道。 穆风心头涌上一阵怒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穆风和杨帆急忙驾车赶到了温明家。看到穆风,小赵急忙迎上来。穆风走到房间里看了看,问道,小赵,到底是怎么回事? 太可怕了!你打电话的时候,温明还好好的,我们正在下棋。可突然之间,他疯了一样抓自己的脖子,好像有什么东西咬他一样。我根本按不住他,最后眼睁睁看着他倒在地上。 穆风看了看躺在地上的温明,和之前的死者一样,他面容惨白,脖子上清晰地印着两个细小的牙印。难道真的是蝙蝠咒? 桌子上摆了一副棋,是一副残局。温明躺在桌子侧面,右手向外垂着。看得出他是在下棋的时候倒在地上的。 穆风叹了口气对杨帆说,收拾下,我们回去。 外面不时传来温明家人的哭诉,穆风狠命地吸了两口烟,烟雾慢慢地向上空飘去。杨帆看了看他说,头儿,这次不能怨我们,就算我们不去,温明也会出事的。 穆风抬起头,难过地说道,可我们该怎么解释呢?难道和人家说是蝙蝠咒在作怪。 杨帆顿了顿说,头儿,你不觉得我们现在已经快要接近事情的真相了吗? 穆风愣住了,表面上一切矛头都指向了蝙蝠咒,可还有很多东西没调查。比如,那个为林天和刘大奎提供金钱的神秘人,也许,这是一个关键。想到这里,穆风站了起来。 8。亡灵 在银行工作人员的帮助下,穆风很快查到了那个账号的开户人,户主是本市人,名字叫赵守长。看到这里,穆风不禁心里一喜。 车子很快到了目的地,穆风寻着地址敲开了赵守长的家门。开门的是个男孩,穆风觉得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又一时想不起来。杨帆把来意说了一下。那个男孩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说,你们随我来。 男孩带他们来到一个房间前,然后说,他在这里。说完,推开了门。 穆风呆住了,杨帆惊诧地看了看穆风说,不是吧,怎么会这样? 房间的桌子上放着赵守长的遗像,上面用碳黑色的笔写着,慈父赵守长,终于1993年11月4日。 穆风看着那个男孩说,他,他死了十年了? 是啊,男孩说道,你们还有什么事吗? 杨帆摇摇头,拉着穆风走了。 这怎么可能?银行的人说那个账号是他本人两年前办的,他怎么可能已经死了十年呢?杨帆说道。 穆风忽然想起来,那个男孩子他曾经在神婆那里见过。他去那儿干什么?难道也是去问神的吗? 就在这时,电话忽然响了。穆风一看,是林天打来的,他急忙接听。 那,那个人又给我打电话了,他说一切都结束了!林天慌乱无措地说道。 你现在在学校吗?好,我马上赶过去。 挂掉电话,穆风和杨帆马不停蹄地赶了过去。 他还说什么了?杨帆拿着笔想补充些什么。 没有,他只是说一切都结束了。林天说道。 林天,你找我什么事啊?一个清脆的女声传了过来,穆风抬眼一看。 这是张玉瑶。林天介绍说。 你们这是……看见穆风和杨帆,张玉瑶有点紧张。 没事,我们只是在了解些情况。杨帆笑了笑说道。 玉瑶,没事了。林天说道。 你怎么知道,现在同学们都在议论,他们觉得可能下一个受害的就是我。张玉瑶害怕地说道。 没事了,放心吧。穆风安慰她。 那,凶手抓住了吗?张玉瑶问道。 穆风笑了笑说,你放心吧,一定会抓住的。 我就知道没抓住,那个凶手一定是个高智商的犯罪高手。张玉瑶忽然说道。 哦,你怎么知道?穆风一听便好奇问道。 蝙蝠是瞎的,它是靠声纳定位目标的。我想那天刘大奎身上一定被人做了手脚,所以蝙蝠才会围攻他一个人。还有周云脖子上的两个细小的牙印,我觉得那一定是被蝙蝠咬的。不知道为什么,想起来我就毛骨悚然。 张玉瑶的话让穆风一下子跳出了思维局限。他忽然觉得,所有的一切从开始到现在,仿佛是凶手设好的局。他只是一个棋子,在凶手的部署下,走的每一步都被凶手看在眼里。也许,应该用科学的方法,换一种思考方式。 事情发生的时候,你们有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啊?杨帆继续问道。 没什么不对的……对了,我好像听刘大叔说他去过那个地方,后来他就没说什么话。夜里便发生了那样的事。张玉瑶说道。 你说刘大奎去过那个地方?穆风一听问道。 是的,我听到他这样说了句。张玉瑶说道。 穆风心里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9。现场 穆风决定去一趟刘大奎出事的地方。临行的时候,穆风接到了范医生的电话。范医生说已经找到了林天那个梦境出现的原因。那是因为有个心理学高手在林天身上下了一个心理盲点,就像苗人的蛊术一样,可以在适当的时候控制他的梦境。最后,范医生说那根本不是什么蝙蝠咒语之类的东西。 穆风听完电话,心里忽然明朗了很多,他看了看杨帆说,看来我们已经接近真相了。 天黑的时候,穆风和杨帆到达了林天说的那个旅馆。穆风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旅馆坐落在山脚下,旁边是零散的几家饭店。穆风和杨帆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旅店的老板姓李,本地人,借着寒山谷风景点开了这家旅馆。 知道穆风他们的来意后,李老板慌忙把他们带到了现场。 那,那天我带着人来送早饭,差点没把我吓死。他们瘫坐在地上,满地都是蝙蝠的尸体,还有刘大奎的尸体。李老板说道。 你怎么知道死的是刘大奎?杨帆突然问道。 那,那是警察后来说的。李老板颤声说道。 出事那晚,你怎么不在旅馆?穆风问道。 他们来之前,有个不愿透露姓名的人为他们订了房间,并且特别嘱咐说那天晚上不让我和家人待在旅馆。我是个生意人,所以就没有呆在这里。李老板笑了笑说道。 哦,这旅馆开了多长时间啊?穆风本来想问一下那个神秘人,转念一想,那个神秘人应该就是已经死了的赵守长。 差不多十年了吧。李老板说道。 十年?穆风一听,惊声说道。 是啊。李老板有点奇怪地看了看他。 那、那个刘大奎以前你见过他吗?穆风忽然问道。 这、这……没……人来人往的,我记性也不好。就算来过,我也不记得了。李老板干笑着说道。 穆风看了看他,转身向里面走去。 看得出来,李老板又把房间重新粉刷了一遍,那次事件的痕迹一点也看不出来了。穆风推开窗户,旅馆后面紧靠着寒山,夜色下,外面显得阴沉诡异。 李老板,这里蝙蝠很多吗?穆风望着窗外问道。 这,这就不知道了,以前听老人说寒山谷的下面有个蝙蝠洞,可谁也没见过。那天的情景实在太可怕了,那么多蝙蝠被他们打死。那个温明的右手还被蝙蝠啄得鲜血淋漓。李老板叹了口气说道。 右手,他不是用右手打蝙蝠吗?怎么会被啄伤呢?杨帆问道。 他是左撇子呀!那天吃饭的时候,我看见的。因为和别人不一样,我还特别留意了一下。李老板说道。 左撇子,温明是左撇子……穆风心里猛地一震。忽然,他的眼前一亮,拉住杨帆说,走,我们回去。 头儿,你发现了什么?杨帆边开车边问道。 温明死的时候,躺在桌子的侧面,右手朝外。如果他是左撇子的话,应该是左手朝外的。穆风说道。 那也有可能他是翻过身来了。杨帆疑惑地说道。 不可能,当时我看了现场摆设。桌子离墙的距离使他根本不可能翻身。再说还有小赵在一旁,怎么可能让他往墙上撞呢?这就说明,温明死的时候并没有在下棋。杨帆,你还记得当时我们安排去看护温明的事情吗? 记得啊,当时你准备安排我去的。可小赵硬说让他去。难道?杨帆惊声停止了说话。 穆风叹了口气说,也许,我们已经找到了谜底。 10。旧案 穆风记得第一天进警局时,队长就对他说警察是世上最残忍的职业,如今想来这话不无道理。街边的路灯,明明灭灭地一直延伸到远处,像一条明亮的光路。穆风有点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 小赵叫赵炎,是一年前来到警队的,是局里学历最高的人,硕士研究生。赵炎对人礼貌有加,性格平和开朗。穆风怎么也没办法把他联系到蝙蝠这种凶残的动物身上。想到这里,穆风无奈闭上了眼睛。 警局里还亮着灯,开门的是赵炎。赵炎看见穆风,慌忙站起来,为他倒了杯水。 穆风看了看那杯水说,小赵啊,来,你坐下,我们好好谈一谈。 穆队长……赵炎愣住了。 我知道,有很多事情,我们自己是无法左右的,这就是人生。可人生有对有错,有的人选择了做罪犯,也有的人选择了做警察。我一直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善良的一面。穆风的声音有点哽咽。 赵炎呆呆地愣了几秒,然后坐了下来。空气仿佛结了冰一样,穆风几乎屏住了呼吸。 我知道,总会有这一天的。赵炎说话了。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你是怎么想到我身上的呢? 再精妙的杀人技巧都会有破绽。你说温明死之前你和他在一起下棋,后来你说温明忽然发疯了,你按他却按不住,最后他倒在了地上。是吧?穆风问道。 有什么不对吗? 有,你忽略了一件事情。穆风说道。 什么事情?赵炎问道。 温明是个左撇子,但他倒在地上的方位不对。所以我坚信温明死之前根本没和你下棋,这样的话,只有一个解释-你在撒谎,你撒谎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坚信是蝙蝠在杀人,对吗? 是的,一切都结束了,我原以为一切可以瞒过去的。也许,这就是报应吧。赵炎说道。 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赵守长就是你的父亲吧?穆风问道。 赵炎点点头,说,是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穆风问道。 事情应该从三年前说起,那时我学有所成,荣归故里,被市里一家医院聘请为主治医师。有一天晚上,我接待了一个病人,他得的病很奇怪,全身颤抖,手脚萎缩。我从来没见过那种病。他临走的时候,忽然奇怪地对我说,你的父亲也是这样慢慢死去的。说完,他便走了,我慌忙跟出去,却不见他的影子。 回去后,我越想越不对。我父亲是在十年前莫名客死异乡的。当时,我只是个十三岁的孩子,什么都不懂。仔细想来,父亲出事的时候,的确很反常。于是,我便私下打听,托人找关系。终于,在一个同乡那里知道了全部的实情。我父亲以前和几个朋友合伙做药材生意。那一年,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说,蝙蝠可以治疗癌症。于是,我父亲便和几个朋友一起去了寒山谷。在那里他们找到了一个蝙蝠洞,父亲下去抓蝙蝠时,惊动了蝙蝠群,成千上万的蝙蝠向他们飞来…… 我的父亲被蝙蝠咬得遍体鳞伤。可贪财的其他人根本不顾我父亲的死活,他们借机抓了很多蝙蝠。我父亲最后死在了蝙蝠洞里。 知道了这些以后,我发誓要为父亲报仇。可是当年的几个人有的已经死去,有的不知所终,我调查了很长时间,终于知道了这些人的行踪。 难道就是吴远杨晓他们?穆风一惊,问道。 不,赵炎摇摇头,是他们的父亲。本来我打算找他们算账的,可后来我想到了让他们更痛苦的事情,那就是杀死他们的儿女,让他们为自己的冷酷无情付出代价。 于是,你找了一个帮手,就是那个神婆。吴远死的时候,你让我去问神,从而让我知道蝙蝠咒的事情,让后面的案子显得扑朔迷离,对吗?穆风问道。 是的,本来一切都是天衣无缝的。 那刘大奎?穆风问道。 他,他死有余辜。当年他是司机,却不管我父亲的死活,所以他应该承受万蝠噬咬之苦。赵炎的语气恶狠狠的,穆风不禁一愣。 我知道,我罪有应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生存的目的,以前我希望能够做个好医生,自从知道父亲的事以后,我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报仇。赵炎说完,伸出了双手。 穆风叹了口气,从背后拿出了手铐,给赵炎戴了上去。 11。谜底 穆风最后看了看报告,然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杨帆接过报告说,头儿,我总觉得有些事情好像还没完似的。 穆风抬眼看了看杨帆说,赵炎不是已经都交代了吗?他用自己父亲的身份证在银行办了个账号。然后通过计算机截住了林天在网上的帖子回复,最终让他想要杀的人走向不归路。赵炎真的很厉害,他不单对人的心理颇有研究,还能想到把抽血器做成蝙蝠的样子,让人找不出破绽。 是啊,如果不是亲眼见到那个东西,我真的难以想象,那个竟然是杀人的利器。对了,头儿,周云死的时候,是一个人在宿舍的呀!杨帆问道。 穆风愣住了,穆风知道还有很多东西难以解释,不过赵炎说的一切足以证明所有的人都是他杀的。这个案子已经拖了两个月了,只能结案了。也许就像赵炎说的那样,一切都结束了。 赵炎行刑的时候,穆风一个人呆在办公室。穆风不知道该怎样看待赵炎这个人,他到底是善还是恶。忽然,穆风想起一件事,那天去赵炎家时的那个男孩是谁?警局资料里显示赵炎是独生子。 穆风的心里猛地一凉,他记得赵炎那天跟他交代时,表情木然,两眼一动不动。穆风忽然想起了范医生说的那个心理盲点。 想到这里,穆风慌忙跑了出去。 林天的心终于踏实了。他看到了报纸上的报道,知道蝙蝠杀人案已经尘埃落定了。他想噩梦终于结束了,自己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前面有一丝灯光,林天觉得眼前的画面有点熟悉,他慢慢地往前走着。街上冷冷清清的,整个城市好像死了一样。林天有点害怕,他朝着灯光跑去。 门没关,他疑惑地走了进去。房间里有一个人躺在那里。林天觉得自己有点眩晕,墙上有个黑影向他逼来。他想走,却动不了,最后,他的眼前越来越模糊,最终他倒了下去……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蝙蝠咒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6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