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恋撞上鬼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8:32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3741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简介:1 玲玲说,秋天是个好季节,我们分手吧! 我万念俱灰,每天以泪洗面,把酒度日。宿合好友大山、小齐、东子三人不忍目睹我就此消沉荒废学业,为了拯……
1 玲玲说,秋天是个好季节,我们分手吧! 我万念俱灰,每天以泪洗面,把酒度日。宿合好友大山、小齐、东子三人不忍目睹我就此消沉荒废学业,为了拯救我于水深火热的爱情苦难之中,一番讨论后,三人痛心决定下月忍受省吃俭用之苦,筹少量游资,带我出门游玩散心。 他们问我,你想去哪里?我已经感觉生无所恋,说,我想死。三人叹息摇头,在角落里嘀咕一番,然后神秘兮兮地说,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那是一个古老的村子,叫风门村,房子依然保留着晚清特征。经过半天车子颠簸,我站在村头那棵枯瘦的柳树下,举眼望去,一片萧瑟阴沉,村边山头偶尔传来几声寒鸦嘶叫。我转身感激地说,真够哥们儿!这萧条的情境太适合我失恋的心了! 大山一巴掌就拍了过来,说快进村吧,率先向村里走去。小齐和东子一脸奸笑走上来,知道我们为什么带你来这个地方吗? 我说难道不是要用这绝望的场景刺激我绝望的心,让我在绝望中触底反弹催生强大斗志,以后再面对感情时坚不可摧吗? 小齐继续奸笑,东子狞笑道,这村子闹鬼! 此时夕阳渐落,古老的房屋在大山的背影里,显得阴森恐怖,远处又一阵乌鸦叫声传来,我不禁打了个冷战。 东子继续口沫横飞:据说在晚清时代,风门村住着一位仕途中落的将军,将军为了重回朝廷,决定与朝廷一个受宠文官联姻,让自己的儿子娶文官的女儿,无奈儿子却爱上村里一个平民女子,在将军的逼迫下,绝望的儿子与恋人殉情,双双吊死在将军府邸的房间里。将军悲伤郁结,不久也离开了人世。空下来的将军府邸开始怪事频发,时不时有青年男女莫名其妙地来到将军府邸,在那个房间上吊身亡。不少村民信誓旦旦地说,他们在将军府邸看到那对恋人的鬼魂,两人阴魂不散,喜欢附身在年轻人身上,引他们来上吊! 东子话刚说完,一张大手压在我肩上,把我吓了一大跳。回头一看,大山正笑嘻嘻地看着我。他说,绝世情种,听说将军的儿子专门勾引女人,他恋人专门勾引男人,不如你跟他恋人来一段中国版的人鬼情未了,岂不妙哉!我说我呸!然后忧伤地抬头45度角仰望天空,轻轻吟道,我这一生就只爱玲玲,即使像女鬼情未了这么有挑战性的爱情,我也不感兴趣! 2 我们走进村里,大阳已完全淹没进西山里了,石板路在月下微微晃着青光。残旧的古老房子错落有致地矗立在暗影里,我们在一座门前亮着两盏红灯笼的大宅子前停了下来。不愧是将军的府邸,只见门上牌匾写着“定风府”三个大字,绝对够气派。 进了大门,来到前院,是一整排的穿堂门,出了穿堂门,就是中庭。清朝的建筑一般都是三进式,在中庭往后,应该还有前厅、后院以及大厢房。一个身穿古装的男人迎接我们。 这人是老板,是本村人,不久前刚把将军的府邸承包下来,小做装修变成旅店,只可惜现在风门村的名字还没有像他所期盼的那样让人如雷贯耳,生意相当冷清。 他笑着说,我先带你们四处参观,再带你们到下榻的厢房去。庭院由一个很大的“十”字形石路延伸到中庭的四面,连接上各房屋的石级。 大山突然问道,听说这个将军的儿子和一个女人吊死在这里,然后经常有不如意的人也来这里上吊,真有这事? 老板脸色一变,没这事!都是人们瞎传的,要真闹鬼,我还能在这里做生意?老房子边边角角特别多,不熟悉的人见点啥就喊着有鬼,你们是大学生,不会信这些吧? 最后,老板把我们带回中庭,给我们开了一间厢房,我们吃过饭后就睡下了。 我在迷迷糊糊中睡了过去,又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再也无法入睡。我看了看黑暗的房间,向大山、小齐、东子喊了几声,没人理我,三人早睡死过去了。 我顿觉无聊,突然就想起了玲玲,她辜负了我们的誓言,无情地离我而去……我越想心里就越悲哀,身后突然一股寒风袭来,让我不禁打了冷噤。 我回头看去,只见白色帷幔突然飘动了一下,隐约像是有一个娇小的身影走过。我呼吸差点停住,还没等我看清楚,一个声音在帷幔后幽幽吟道:漫漫长夜,无心睡眠,公子何不忘却旧人,与妾身共度良宵! 我看着眼前轻轻飘荡着的帷幔,黑暗中一个妙曼的女子穿着清朝的服饰慢慢走到我的床前,突然,她一头扎进帷幔,我看到一张惨白的脸,双眼流着血泪…… 我大叫一声醒了过来,伸手去拍小齐,却摸了个空。身旁哪里有小齐的影子! 我向周围看去,大山和东子也不见了。大半夜的,他们三人跑哪里了?我向房门外喊叫了几声,空旷的宅子传来回声,没有人回应。整座古老空旷阴森的房子,突然之间,便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我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外面黑漆漆的,庭院里的庭栽在黑暗中伸展着诡异的身影。 我边走边喊了几声,还是没有人回应,连老板都不知哪儿去了。我只好摸着黑向前走去。 走进庭院的十字形石路,我突然毛发都竖起来了——我的面前,摆放着两口棺材,棺盖都半开着,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死亡气息。这时,两个棺材里都伸出了手,两个身穿清朝服饰的人慢慢地爬了出来…… 3 我崩溃了!脑子一片空白,转身想跑,腿却无比僵硬。我打着战,尽力想向前方走快点,但双脚就如同陷入泥沼之中一样。我能感觉到身后两个恐怖的身影正向我靠近。 我拖着双脚跑,眼前微弱的光让我看到了希望。后院的大厢房里微微透着一丝红光。我踉跄着向大厢房跑去,边跑边大声喊着,大山!小齐!东子!老板…… 当我身子扑在厢房门前,抬头向房里看时,不由再次呆住了 我看到三双脚荡晃在半空中。大山、小齐和东子身子穿清朝的服饰,悬吊在厢房的横梁上。 房里站着店老板,他拿着一根红烛,面色阴沉,嘴角诡异地挤出一个笑容,幽幽地对我说,你也来了?四缺一,就差你了。 店老板向我走了过来,我转身要逃,还没迈出脚步,一只手已抓在我肩上,把我拖了进去…… 店老板拿着一条粗绳子,往我的脖子上套,我拼命地挣扎,大喊着不要,不要啊!店老板却说,我家少爷和少夫人最喜欢痴情的人,你一个绝世情种,最适合了。 我立即拼命否认,不!不!我不痴情!我不喜欢玲玲了,你饶了我吧…… 老板听我这么一说,就停住了,抬头迟疑地看着挂在梁上的三个人。一阵爆笑声从头顶传‘来,大山、小齐和东子三人在上面笑得四肢乱颤。 大山说,你小子终于觉悟了,不辜负我们的苦心。他把头从绳套里伸出来,掀开衣襟,把系在腰间的绳子解开,蹦跶下来。 我傻了半晌,说,大山,你……小齐和东子也笑嘻嘻地下来了。我脑子顿时清醒过来了,我抓起地上的绳子,没命地往大山身上抽去。你个龟孙!把老子给吓惨了! 大山杀猪般号叫,小齐和东子过来拉架,我抽得他们东逃西窜。店老板哈腰道歉,不好意思啊小哥,我也是没办法,他们三个硬要我吓吓你,你别生气! 我刚才被吓得屁滚尿流,现在想想又气又好笑。我把绳子往地上一摔,你们三个,回学校把嘴给我闭紧点,谁敢把今天的事说出去,我咒他一辈子泡不到妹子! 大山拍拍我的胸口,笑嘻嘻地说,你现在也知道自己的小命要紧了吧,以后别整天吃饱没事干装忧郁。 店老板说天色已晚,大家快点回去休息吧。我们出了厢房,我向四周看了一下,说,你们这戏还演得真不错,居然还请了临时演员,另外两人在哪里? 四人奇怪地看着我,小齐说,什么临时演员? 我说,就是刚才在庭院吓我的那两人,还摆了两口棺材,你们吓人还真下血本啊。 四人更惊讶了,我明显看到店老板脸色有些发白。东子疑惑地说,你是不是想吓回我们啊?什么临时演员、棺材?我们就只有四个人在吓你,你觉得我们有财力置办两口棺材来吓你吗? 可我刚才明明在庭院看到一男一女两个人,穿着清朝服饰从棺材里爬出来,如果不是你们请来的,难道是真的遇到鬼了不成……我说到这里,自己也惊住了,想起刚才的情景,突然感到背后一阵发冷…… 4 我们来到庭院中心,石路上两旁花草依旧,月光清冷,何来两口棺材? 我口齿不清地向他们四人解释说,可我,刚刚,明明就有两口棺材…… 大山向我走了过来,摇了摇头说,唉!吓傻了…… 小齐向我走了过来,叹了一口气说,唉!失去理智了…… 东子向我走了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唉!出现幻觉了…… 我看着店老板,说,老板,你老实说,你这店是不是真的有鬼? 老板愣了一下,随即呵呵笑着说,是幻觉,是幻觉…… 我蹲在地上,察看地面上的痕迹。像棺材这样沉重的东西,一经挪动,周围肯定或多或少会留下一些痕迹。然而我在地上摸索了许久,却始终没发现半点疑迹。 难道真的只是幻觉?我疑惑地站起来,百思不得其解,只好跟着他们三人走回房间。却见大山、小齐和东子三人堵在门口,一动不动。 我探头往房间里望去,眼珠差点瞪出来。昏暗的灯光下,房间正中摆放着两口棺材,就如我先前所见的一样,两口棺材的棺盖都半开着,弥漫着死亡的气息。 大山颤抖着说,你,你刚才看到的,是不是这两口棺材? 我颤抖着点了点头,嗯,是的! 然后又如我先前所见的一般,棺材里伸出手来。我们同时喊叫了一声,鬼啊!便转身奔逃。 小齐边跑边大骂,大山你这个王八,居然把我们带到真有鬼的地方来了。大山吓得脸色青白,说,我怎么知道真的有鬼?要知道,八抬大轿请老子老子都不来。 我们跑出了庭院,过了穿堂,来到前院。前院里黑漆漆的,老板此时又不知死到哪里去了。我们黑暗中摸到了大门,摸索了半天,却怎么也拿不下大门那条封门的木桩。小齐突然灵光一闪,说,被内条扣住了,快找找! 这么黑你让我怎么找,大山骂着,摸了许久还是摸不到。这时,穿堂里的一扇门“吱呀”一声,关上了。东子几乎快哭了出来,快找啊! 这时小齐再次灵光闪现,叫着说,手机,你们谁把手机带出来了? 我立即往口袋里摸去,心里一喜,拿出手机将屏光往大门上照去。大山借着屏光,看到门背右下方的内条,往外一拉,封门的木桩一声响动。 我们喜出望外,大山拿下木桩。我突然感到背后一阵冷风袭来,不由拿着手机往后面照去。不照还好,一照只见黑暗中一张恐怖的白脸突然浮现在我们面前,向我们诡异地笑着。 我和小齐、东子来不及惊呼,大山却一声你妹!拿着手上的木桩就往白脸的门面拍去。 一声闷响,我还闹不清怎么回事,人已被大山拉出门去…… 5 我们逃出将军府邸,在黑夜中发足狂奔。最后我们都跑不动了,见前面有一座土地庙,便一起挤了进去。我们在土地庙里卧了一夜,一直到东方吐白才敢出来。 我们沿着来时的泥土路走了半个钟头,才看到公路。我们在公路边蹲了半天,被几辆私家车疑为抢车犯,好不容易拦下了一辆巴士,回到了学校。 在学校的食堂一阵狼吞虎咽后,我们回到了宿舍,四人倒头就睡。 傍晚我醒了过来,看着周围熟悉的场景,再想想昨夜的惊魂经历,感觉恍如隔世。肚子咕咕抗议起来,我叫醒他们三人,再次奔向食堂。 吃完饭,我们在树荫下聊起昨晚的经历,依然心有余悸,唏嘘不已。大山从兜里拿出一把古式木梳,反复掂量。我们问他哪里来的。大山说,昨晚在将军府邸的时候,看着好玩,就放进兜里了。 我们都严重鄙视大山这顺手牵羊的不良品行,我说,你就不怕这梳子是昨晚那女鬼梳头用的,小心她突然蹦出来跟你要。 大山连说呸呸呸!她要真敢来,我把她那头长发当拖把……大山话音未落,树丛里突然蹿出来一个披头散发的红衣女子,将大山扑倒在地,两只手狠狠地掐着大山的脖子,哭喊着,你把梳子还给我!你把梳子还给我…… 面对这突然剧变,我们都瞬间傻住,待看清红衣女子的样貌时,我们魂飞天外。她居然就是将军府邸里的红衣女鬼,没想到她竟真的为了一把梳子追到我们学校来了。 我和小齐、东子瞬间逃窜,大山在女鬼的身下呀呀怪叫,眼看就要毙命。我们回过头来,看着大山凄凉的光景,实在不忍心,于是勇敢地冲了上去。 我们将女鬼掀翻,拉起大山。大山双手捂着脖子,不停地咳嗽,状况惨烈。女鬼挣扎着又爬了起来,依然哭喊着你把梳子还给我! 小齐说,大山,快把梳子还给她! 大山吓得脸都青了,急忙把手里的梳子丢向女鬼。女鬼看到梳子飞了过来,愣了一下,随即回过神来,再次扑向大山,嘴里依然不停地哭着,你杀了我的梳子!你把梳子还给我! 我们三人拉着大山的衣领往后一拖,女鬼扑了个空。大山哀号,不是还给你了吗?梳子还给你了! 不知何时围了一圈人,两个学校保安将女鬼制伏了。 女鬼仿佛跟大山有深仇大恨,怨恨地瞪着大山,悲痛喊着,你杀了我的丈夫梳子,你这个杀人凶手,把我的梳子还给我啊…… 我们都不由一愣——啥?大山杀了你丈夫? 6 我们四人和“女鬼”一起被带到了保安室,在保安的询问下,“女鬼”断断续续述说了一切。 原来,女人叫张英,丈夫叫黍子,她口中的“梳子”是她丈夫的名字“黍子”。两人都是风门村的村民,他们就是昨晚躺在棺材里吓我们的那两个“鬼”。将军府邸的店老板把府邸改造成旅店后,生意惨淡,于是便另辟蹊径,利用将军府邸闹鬼的传说,雇用张英和黍子夫妇两人,装神弄鬼吓唬住客,借此提高将军府邸的知名度,吸引游客来猎奇。 昨天,大山、小齐和东子要店老板合伙装鬼吓我,店老板便将计就计,给我们来了个“鬼吓鬼”。那两口棺材是一比一比例的逼真纸制品,张英和黍子只要从棺材里爬出来将人吓跑,再一人背起一个纸棺材,藏匿起来就行了。 不幸的是,昨晚黍子看我们吓得屁滚尿流的样子,玩心大起,追到前院打算再吓我们一次。岂知他遇到了多血质神经质暴力的大山,一个木桩拍了过去,他当场倒地,死了。 张英从店老板那里得来大山订房间时的资料,追到我们学校来报仇,制造了今晚这一幕。 大山听张英说完后,身子颓倒在椅子上,半天说不出话。我们心情也很复杂,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是好。因为涉及有人死亡,学校保安报了警,最后我们无奈地看着大山被警察带走了。 大山的父母请了律师来为大山辩护,从种种证据上看,大山属于危难之中的正当防卫,过失杀人。最后大山在看守所待了几个月,交了赔偿金,无罪释放了。 大山回到学校的那天,我们宿舍四人聚在一起喝酒。大山揩着眼泪花花对我说,哥们儿,就因为你失恋,我这次真的亏大了,莫名其妙成了杀人凶手,还坐了几个月牢! 我内心惭愧,拍了拍大山的肩膀,说,哥们儿,我真的很抱歉!有你这样的哥们儿,我以后再也不怕失恋了。说完,我举杯一饮而尽,叹道,爱情诚可贵,友情价更高啊! 元先生很忙 元甲,你对陈真的死因怎么看?元宝,你对人民币和美元怎么看?元旦,你对春节和圣诞怎么看?元配,你对小三和二奶怎么看?元宵,你对月饼和豆腐脑的事情怎么看?元霸,你对宇文成都怎么看?元春,你对宝钗和黛玉怎么看?元气,你对丹田怎么看?元素,你对周期轰怎么看?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失恋撞上鬼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603.html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