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魂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8:39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7609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0分钟
简介:一、六龙山 这是发生在我高二那年的事情。我有幸目睹了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局。在这里,我将这件事讲给大家听,还是那句话,信则有不信则无,大家……
一、六龙山 这是发生在我高二那年的事情。我有幸目睹了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局。在这里,我将这件事讲给大家听,还是那句话,信则有不信则无,大家可以当做是茶余饭后的怪谈吧。 我是一名住校生。我的学校坐落在一片绿油油的大山的半山腰上。这座山可不简单——它叫“六龙山”。据老一辈的人讲,这座山上仰卧着六条巨龙,这六条龙是山间花木的守护神,时时刻刻保护着山峰。正因为有这六条龙的庇护,六龙山四季常青,花团锦簇,美不胜收。 可世间不会有绝对完美的事物。六龙山上的墓地可谓之多——到了山上,差不多走30步就能碰到一个。虽说山间多墓地也很正常,但这些墓地大多是一些抗日战争战死的士兵和被杀死的百姓们的。一到晚上,山间阴风阵阵,时而伴着无规律砰砰作响的宿舍窗户,叫人不寒而栗。为此,学校不知请了多少道士来驱散它们的亡魂,可惜都没多大效果。特别是清明节那天,阴云缭绕的六龙山甚至挡住了一些胆小的前来吊唁扫墓的人,那几天从宿舍的窗户中看向山脉,总能看见莫名的灰白色烟雾如泡泡般三三两两地从墨绿的土地间冒起,真不知有多少冤魂藏匿在白云灰雾之中。 山间的夜晚总是出奇得静。静得连自己的心跳、钟表的滴答都能轻而易举地听觉。对于喜欢安静环境的人来说,六龙山绝对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当然咯,首先胆子要大点。可我是一个喜欢吵闹的人,初来学校时,多少显得有些不习惯。慢慢的,不习惯就渐变成了不安分。我们学校是禁止单人爬六龙山的。即使多人上山写生或干别的事情,也必须由老师跟随。刚才已经说了,我是个不安分的坏家伙,在听了同学们许多关于六龙山的怪谈后,终于抑制不住自己那颗躁动的心了。 当然,我胆子还没大到敢一个人上山的地步。我抱着“死也要拉个垫背“的决心,百般劝说我的死党吴飞和我一起上山去看个究竟——最好能照几张灵异照片回来。 吴飞是个高个,快1米九了。长相虽欠佳,但身材五大三粗虎背熊腰,站在你旁边,感觉就像开了主角光环,非常有安全感。起初他有些不情愿,我就在他周围讲一些听来的怪谈,想激起他的好奇心。 “哎我听说啊,从前有个不知哪届学生上山,遇见一个老军人,军人穿的根本不是现代的军装,是很老式的那种,”我比划道,“那个学生就躲在草丛中观察老军人,亲眼目睹那个军人走进了墓碑之中,消失了!” “军人?”吴飞放下手中的水桶,“我们教导主任也是军人……成天打牌喝酒收贿嫖娼,都胖出特色来了。现在的军人啊,唉,吃的都是国家的粮食,却没为百姓们干一点活。” 我:“那也没办法,谁叫他的老一辈为祖国争过光呢。” 吴飞:“战争时,百姓受苦;和平时,百姓也受苦。唉,我们这些平民只有受苦的命啊。” 吴飞的父母都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农民,是贫困户。政府给的救助金,都被那些军人模样的人以各种借口扣除了90%以上,拿到手的钱,还支撑不起一个月的生活费。 “听说那位老军人经常在山间出没呢,不如我们挑个时间一起去看看吧。”我试探性地说。 吴飞思忖了一会,答应了。我们拟定在国庆节前夕以回家探亲为借口偷偷上山。 二、国庆上山 在学校的日子真可谓是度日如年。终于熬到了国庆节,学校组织了许多庆祝活动,挂条幅、放鞭炮,街道人声鼎沸,大家都像软趴趴的海绵一般沉浸在祥和的气氛之中,不愿动弹。正如我们所料,原本住在六龙山脚下的保安们也稍有松懈,我们偷偷潜到保卫室,小心地抬头一瞄,发现他们正在聚精会神地看《国庆7天乐》呢。 那时正值下午3时一刻,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山间大树的枝叶将阳光剪碎成一地淡黄色的斑驳,到处都有不知名的鸟儿的扑腾和清脆的叫嚷。我和吴飞一路走走跑跑,很快就到了山顶。我们坐在山顶的小茶亭的石凳上,俯瞰被翠绿和嫩黄交织的颜色包围的缩成一小块长方形的学校和零零散散的居民屋,真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豪爽感觉。 不知不觉,时间将近下午5点半了。天色渐暗,我们随便在周围拍了几张照片,暗想兴许能拍到一些怪异的东西。 “时候不早了,我们下山吧。”我拉住吴飞,准备找寻下山的路。 “等一下,等一下,我再拍几张。”吴飞来了兴致,“咱多拍些照片带回宿舍研究研究,我们好不容易才来了这一趟呢,可不能空手而归。” 说罢,吴飞又举起相机大拍特拍起来。 “哎,你可小心点,”我手指一些零散的墓地说,“小心点别拍到这些玩意,我听别人说,这座山间的墓地都邪乎得很。” “管他呢,”吴飞笑了起来,伸手将相机凑到我眼前,“我就是专门找这些墓地拍的……哈哈。” “哎呀你找死啊,快删掉。” “怕什么呐,你认真看看,这些和平常的墓地有区别么?这就是普普通通的墓地啦!哪有什么邪乎的地方。但我听说相机能照到一些我们肉眼看不见的东西,因此倒想试试看能不能照到什么‘好东西’。” 天色越来越暗了,夕阳躺在杂乱的树杈下,渐渐收起它的金色光辉。许多灰色的云朵似从草丛中冒出来一般,升上天空,聚成一片片灰暗的大网,将六龙山团团围住。天空似片被滴入一滴浓墨的蓝水,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阴沉下来。我四处走走停停,想要找寻一条下山的捷径。 很快,我就找到一条杂草丛生的小路,虽然陡峭了些,但直通我们学校的小门。 “吴飞,下山啦,到我这来!我找到一条小路。”我冲着吴飞的方位叫嚷着。 许久,吴飞没有应答。我又加大音量叫了几声,仍无回应。我有些害怕了,但转念一想,那厮诡计多端,定是躲在某处想吓唬我。我掏出手机,拨通他的号码,想凭借他的手机铃声将他揪出来。 通过手机传入我耳朵的,却是滋啦滋啦的尖锐声响。我猛然想起曾听人说过,凡是鬼出没的地方,总会有一些奇怪的磁场,那些磁场会让手机和电话失灵,从话筒中传出滋啦滋啦的回音。 这下惨了。我竭力相信那是吴飞的恶作剧,跑到吴飞照相的地方寻觅他的踪迹——他个子那么高大,一定很容易就冒出破绽来的。 我从地上捡起一根粗壮的树枝,将几片绿中带黄的大芭蕉叶拨弄开来:“好了吴飞,别开玩笑了,出来吧。” 就在此时,我终于看见了吴飞——吴飞被五花大绑,动弹不得。他的口中被塞满杂草。两个军人模样的年轻人正将他高高地举过头顶,协力往墓碑里送!那个青白色的墓碑像是一个可怖的无底洞,此时,吴飞的大腿竟已没入墓碑之中。 我竭力让自己不要尖叫,胆战心惊地轻放下手中抖动的树枝,心里只有一个字:“逃!”我拼命让自己的大腿不发软,冷汗如雨下,慢慢地后退,后退……终于没有发出一丝声响,吴飞和那两个“军人”都没有发现我的来到。 吴飞,对不起。吴飞,对不起……我闭上眼睛,没命的奔跑起来,脚底一滑,差点就滚下了悬崖。 我真不知自己是怎么下了山,只记得自己醒来时,已在山脚下晕倒多时了。杂草树叶泥土粘了满身,脚上、手上和脸上的伤口仍有些慢慢往外冒出鲜血。 “这是梦吧,这一定是一场梦。”我安慰自己,摇了摇脑袋,只觉天旋地转,头痛欲裂。 休息一会后,我摸了摸裤子——还好,手机和宿舍的钥匙都完好无损地呆在裤袋里。我掏出手机,惊觉现在已是晚上9点多了。我跌跌撞撞地回了宿舍,打开电灯,换了衣裤,扑在床上不愿起来。转头看见吴飞用过的牙刷和牙杯仍安静地呆在桌上,他和我们谈笑风生的日子亦恍如昨日——可如今,他却…… “不行……我不是抛弃朋友的人!”我暗暗下定决心:“是我害了他的……这是我造的孽,我一定要承担责任。我要把他救回来!” 我披上一件大衣,如旋风般冲出宿舍,当然没有忘记——随手关灯。 三、道士王醉猴 我站在王醉猴的家门前时,已是晚上11点整。他原名王羽鹰,是名小有名气的道士。以前,学校也请过他来“降妖除魔”,而他却是唯一一个拒绝学校邀请的道士,就连校长亲自出马他都不给面子。他憨憨地说,“这座六龙山呐,虽冤魂厉鬼无数,可有那六条巨龙镇着,可保万年平静祥和,你们不必害怕。再说,那些冤鬼也是有苦衷的,你们只要不惊扰它们,它们肯定也不会去害你们的,放心好啦!” “那您说,”校长不依不饶,“那六条龙到底来至何方,真的有那么大的神力么?” “哎哟,这我可不知道,这我可不知道……”王羽鹰连连摇头,却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而他的绰号之所以为王醉猴,其中也大有文章。他驱鬼降妖不穿道袍,不戴道帽,不摆八阵,只带他用祖传秘方酿制的一壶白酒,其酒味香飘万里,常常吸引许多客人前来品尝。他平生喜爱喝酒,又因长得瘦小,酒量不高,耍起酒疯来时活像一只灵动的顽猴,故而得名“王醉猴。” 我蹑手蹑脚地走到王醉猴家门前,将耳朵压在铁门上——门内传来呼呼鼾声,看来他已经熟睡。为了吴飞,我不得不敲门惊扰他的美梦。几分钟后,睡眼朦胧的醉猴前来开门,我便一五一十地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 听完我的陈述,王醉猴眉头紧锁:“……哎呀……你那朋友可真是造了孽啊,怎么敢给墓地照相呢!一定是惊扰到它们了。难办,难办呀!” “王道士,请你一定要救救吴飞,救救我的朋友!” “你也真是……干嘛非得找他上山呢!我以前见过他几面……他虽身材高大,但不知为何,体内阴气可重了,实话跟你说了吧,这回怕是凶多吉少啊。” 我顿时脑袋一片空白,不知该说什么好。连王道士都说凶多吉少了,吴飞恐怕真的难逃这次劫数了。我又想到吴飞被那两只鬼抬进墓碑的情形——现在他一定已经…… “别急,别急。”王道士走进房内,“让我去和它们沟通沟通,看看能不能放人。” 很快,王道士走出房门,腰间多了一个酒葫芦。“走吧。”王道士招呼正呆若木鸡的我。 “去……去哪?” “跟我来吧,上山。” 四、寒夜酒宴 六龙山仿佛被一大片黑布罩得严严实实,毫无亮光。王道士打开手电,我们互相搀扶着上了山。好不容易找到吴飞失踪的地方,已是深夜1点半了。 没想到山间的夜晚如此之冷,凛冽的寒风透过身体,穿肠而过,好似能将血液冻成坚冰。我被冻得瑟瑟发抖。王道士端来一小杯酒,要我喝下。我一饮而尽,身体内部像是猛地燃烧了一般,原本的寒风像是突然变成了热流,再也察觉不到寒冷了。 王醉猴斟了一小瓶酒洒在疯长的杂草和灌木上,它们霎时便萎焉了下来。他拔走杂草,席地而坐,将手电放在杂草堆上,又在地上放了三个酒杯,倒入美酒,点燃三柱香插在地上,口中默念一番,挥手招呼我过来。 我刚一坐下,便见吴飞颤颤巍巍地从暗处走来了!我当时那个激动啊,看来王羽鹰果然名不虚传!我立马扑上去,死命的拍他肩膀:“兄弟啊兄弟!你终于出来了!没什么事吧!你可把我吓死了!” 吴飞一言不发,他的身体冰冷而僵直。“等一下!小子你你你快过来,快过来!”王醉猴察觉到不对劲,忙起身一把将我拉回杂草堆。他猛一用力,我一个踉跄,脚底一滑,重重地摔在杂草堆上,手电咕噜咕噜地滚至酒杯处,醉猴伸手想要将手电捡起,手电却突然被一只军鞋踩碎。 黑夜突然将我们包围得严严实实,只有香火透出的暗淡的三个光点。四处仿佛有无数的黑色眼睛在盯着我们,我慢慢地往王醉猴处挪动。借着淡淡的微光,我瞧见王醉猴忙从衣裤中掏出几根蜡烛和打火机,正准备点火。就在他打开火机,将火焰凑到烛芯的那一刹那,一只大脚猛地朝他踢来,王醉猴惨叫一声,火机和蜡烛都被踢飞。世界又陷入一片黑暗。 这下惨了……这下惨了……我蜷缩在地上,惊惧不已。耳边又传来王醉猴的惨叫,模糊看见他正和一个军装模样的人扭打在一起,但完全不是对手。我又有了逃跑的念头。 面对这样的情形,只能逃跑……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保命要紧保命要紧……我不得不一再劝说自己的内心,可内心一直有个声音在骂自己。 你这个懦弱的家伙!吴飞的声音。 软蛋!吃软饭去吧! 小子,帮帮我……帮帮我……帮我把酒……酒葫芦递过来,它应该就在这附……附近……醉猴的声音。 吴飞仍站在黑暗中纹丝不动。王醉猴的喘息声也越来越弱…… 不行!我不能再逃跑了!我不是软蛋!我下定决心,朝着醉猴的方向猛冲过去,却扑了个空。他刚刚还在这个位置的……我拼命想办法赶走眼前的黑暗。可大脑像是短路了,一片空白。我快哭出声来,死命用手狠敲脑壳。 对了!对了!我突然灵光一闪——用手机!!!用手机!!!我立马将手机从裤袋中逃出来,借着那闪耀的“中国移动”四个大字赶走了黑暗的巨兽。我头一次对中国移动有了好感。 这时,我看见王醉猴被五花大绑,正被两个军人送进墓碑……和吴飞的遭遇如出一辙! 快住手!我大喊大叫,用手机的光源对准它们。 两个军人放下醉猴,慢悠悠地朝我走了过来。突然,一只大手揪住了我的脖子,将我抬离地面。我顿觉眼前一黑,那双手的力量甚至让我无法挣扎。手一松,手机掉在地上,那唯一的光源,也慢慢地黯淡了下来。 五、革命老军 就在我神志不清之际,耳畔忽地传来一声狂暴的呐喊——这是一个苍老却雄浑的老人的声音。整个六龙山都为之一颤。我和醉猴都被这声音一激灵,很快恢复了神志。 “呼啦啦……”周围的丛林忽然燃起了艳红的火苗,燃起一个一个鲜红的圆,将我们一行人围在正中。冲天的火光挡住了藏匿在暗中的游魂,四处传来的噼啪声好似一个个恶鬼在哭号。 “住手!你们这帮小喽啰!快住手!” 借着火光,我定睛一看——那声音的发起者,竟是吴飞! 只见吴飞怒眼瞪得如铜铃一般,脸上竟多了许多皱纹,仿若一下苍老了50岁。额头和手臂青筋暴起,此时,他跑向我们,脚踏大地,嗵嗵作响,苍劲有力。他迅如疾风地从地上抄起一根徐徐燃烧的木棍,紧攥于手,呼的一下就敲在掐我脖子的军人的脑壳上,只听那军人呼啦一声,全身起火燃烧,身体呈焦黑状一片片碎裂落地,碎块一落滴便化为了浓臭的苍白烟雾。 另一个军人见势不妙,拔腿就跑。吴飞也不追赶,将手中的木棍轻轻一甩,只见那木棍如巡航导弹一般,在丛林中穿梭自如,只听“嗵”的一声,远方便传来军人的惨叫。我趴在地上大口地喘气。眼前军人化为的白烟缓缓升起,升到头顶的月亮之处才渐淡消失。火苗仍在四周熊熊燃烧,却丝毫感觉不到热气。圆圈也没有逐渐缩小的迹象。 吴飞走到王醉猴身边,帮他松绑。醉猴舒展了一下瘦小的身体,忙起身告谢。吴飞甩甩手,示意不用谢,忽然,吴飞的身体开始颤抖。 “军人请留步!”醉猴忙拉住吴飞,“大恩大德,我们还没报答您呢!小人不才,但见军人目露难色,定有什么烦恼琐事令您烦忧。救命之恩,没齿难忘,若您肯言烦忧之事,吾等定效犬马之劳,竭力帮您!” “唉,我这是私事,私事……你们也不用感谢我,我就葬在这座山上,遇到困难的人我自会出来帮助。”吴飞答,“我年老体弱,只有附身在别人身上,手脚才灵便。你们要谢,就谢谢这位小兄弟的筋骨肉吧。” 原来吴飞是被附身了啊,难怪了,我还以为这小子被鬼怪一激灵,给打通了任督二脉呢!我暗想着,走到吴飞身边。 “那,老军人,您能不能救他一把?”我指指吴飞。 “当然没问题。我一走,你们的小兄弟就回来了。记住了,以后啊,别在山上乱照相。照相也就罢了,千万不能把坟地当成卫生间啊!” 我和一旁的醉猴差点笑出声来。原来这小子真是吃了豹子胆,都这么大人了,连自己的尿都管不住。你说撒别处也就算了,你TM还专找墓地撒,这不是找死吗。 “好了,我走了,下次有缘再见吧。”吴飞手指不远处的一块墓地,“我就住在那儿,有事来找我啊!” “等一下……”醉猴捡起地上的酒葫芦,“我是一名道士,有一点小本领,兴许真能帮助你,以报救命之恩。” “嗯?你是道士?”吴飞眼睛一亮,“……你这身打扮,真看不出来。” “您的烦恼,我刚已猜到一大半了……是关于你子孙的事情吧。” “哈哈,看来阁下确有点本事!”吴飞爽朗地笑了一下,转而又面露难色“是啊,他是我的一个曾孙。他啊,靠着我和他爷爷的名号,成天吃喝玩乐,不务正业,简直和侵华的日军一个德行!我们秦家的脸都被他丢尽了!” 醉猴:“请问您的败家子叫什么名字?” “秦岚。” 我微微吃惊,但仔细想想按照老军人的描述,这‘败家子’的名号的确非他莫属——他就是我的教导主任。前文已经提到,他是一个成天打牌喝酒收贿嫖娼之人,除了那身军装,真没办法看出他是一个军人。以前听人说他是靠爷爷和曾祖的关系才一路绿灯到了这个位置的,看来果真确有其事。 醉猴思忖半响,笑道,“我有一计,定能让他不再作乱,帮百姓们办点实事,也算是给百姓们造福了。” 吴飞:“嗯?快说来听听,快说来听听。” 醉猴凑到吴飞耳旁,耳语一番。 “哈哈,这计策不错!定吓得他屁滚尿流!”吴飞哈哈笑到,“事不宜迟,现在就开始吧!” 醉猴用酒葫芦在周围撒了一圈的酒。被酒染过的火苗竟渐渐熄灭了。四周渐渐黯淡,醉猴将最后一滴酒水滴在圆圈的正中,大喊一声,“起!”只见四周飞沙走石,尘土漫天。吴飞大叫一声,倒在地上。不远处的墓碑之中,慢慢走出一个苍老的老人。他两鬓斑白,皱纹满面,虽驼着背,但坚定的眼神丝毫不减当年的飒爽英姿。一看就知是身经百战的将领。 “多谢道士阁下放我出来,”老人笑道,“这位小兄弟不要紧的,让他睡一觉就没问题了,估计他第二天就活蹦乱跳的了。对了,他醒来后你们一定要告诫他不要把这六龙山当厕所啊,下次可没这么好运了哟。” “于您的救命之恩比起来,我这些都是三脚猫的把戏啦!”醉猴道,“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我叫秦国元。好了,我先走一步啦!”老人说完,便化作一缕青烟,飘远了。 “哎,羽鹰大哥,你刚才说的是什么计谋啊?这是一切都是怎么回事啊?”我看着晕厥的吴飞,疑惑不解。 “那个老人,是一名抗日英雄。我们刚才所遇到的两个军人,是在抗战时期被杀死的军人的恶魂。而恶灵是不能被转世的,所以他们想利用我们的肉身血祭,转世成人。老人葬在这里,只能在这儿附近活动。我刚才做了点法术,让他可以飞得更高,走得更远。” “那……你的计策?” “记住了没,以后在山上尽量不要上厕所哟。”醉猴笑道,“走吧,带上你的兄弟,下山吧。” 六、离奇变故 此后过了大约一个月左右吧,我们都相安无事。教导主任的德行一如从前,甚至还有变本加厉的迹象。吴飞已从那次遭遇中缓过神来,只不过落下了个不敢一个人上厕所的毛病。“真是苦了你啦……”我有时这样调侃他,他也不生气不作答,只是苦笑。 就在我们将要淡忘这件事的时候,一天清晨,突然传来教导主任惨死的喜讯。我突然想到教导主任的确是很多天没来学校了,难怪这几天混得那么轻松。班主任告诉全班时,大家都面露悲伤之情,实则心里正欢欣鼓舞呢。不过再怎么说也是一条人命,我暗思那位老军人是不是做得过火了点儿——或者说,不小心就把那人渣吓死了?你说吓得尿裤裆姑且算是人之常情吧,吓死也太说不过去了,兴许是突发心脏病了。 为了不让吴飞再次忆起恐怖的往事,我决定孤身一人前去调查调查。我走到教导主任生前居住的公寓,那儿正聚集了好多七嘴八舌的人,活像乡下老家的菜市场。我费了好大劲才钻进人群。看来这事情闹得还挺大。 在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之中,我慢慢理清了思绪。教导主任一家四口被发现惨死家中——至少已经死亡3天了。据说是被一个送牛奶的人发现的,可他似乎被吓得不轻,牛奶没送成倒把自己送进精神病院了。尸体腐烂的臭味弥漫整座公寓,怎么也挥之不去。教导主任的大肚子被开了一个很大的血口,内脏丢了满地,肠子被人扯断,在地板上摆出了鲜红的“王八蛋”三个大字,场面渗人不已。教导主任的两个儿子被吊死在房梁上,妻子被分尸成好几块,如一块块血红的碎布被随意丢弃在地板上。 正在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中,为首的几个警察在看完监视录像后突然面露惊恐之状,但随即恢复常态,对旁边的警官耳语一番,几个警察很快就走到我们身边,以打扰警方调查取证的借口赶走了人群。 我当然不会就此罢休,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不是场简单的凶杀案。我躲在树丛中用望远镜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警察们还在研究录像,距离太远听不清声音,但个个惊恐不已,眉头紧锁。看来,单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是拿不到那盘录像了。我暗思。就在我专注地盯着警察们时,突然,一只大手按住了我的肩膀。 我全身一哆嗦,拔腿就跑。那只手马上抓住我的肩头,带动我的身体向后一甩。我定睛一看,他妈的,原来是醉猴。 “大哥,你你……你吓死我了!” “别怕别怕,”醉猴从衣服中拿出酒葫芦,“看摄像机拍的录像有什么好意思,死人的眼睛是最好的录像!” “嗯?”我来了兴致,“那要怎么做?哎呀,再说,那人渣的尸体早就被送去太平间了吧。” 醉猴:“哈哈,这件案子很快就会不了了之的。因为,相信科学的人是破不了案的。我们都说,科学是探索世界的一只眼睛,这话不假,但是,如果这一只眼睛瞎了,你就失明了吗……” 醉猴继续说:“我偷看到了监视录像带。刚开始录像毫无异常。突然,从门口飞进来一个半透明的老人,倏忽间消失不见。而后,又飞进来好多白色的烟尘,将画面塞得满满当当,什么也看不见了。” 我肯定道:“那这件事肯定是那老军人干的了。是你们的计划吧。不过,吓他一下就可以了,干嘛要杀他呢?罪不至死吧。” “这不是我们的计划。这件事也不是老军人干的。我想,老军人知道这件事后也一定会很吃惊……”醉猴面露难色,尴尬地笑笑,“呃,这回,是我闯祸啦。” 七、盗尸小分队 “既然尸体被送去太平间了,那么我们就去偷出来!”醉猴道。 我:“说得轻巧……怎么偷啊?” 醉猴:“做起来更轻巧。我用我的迷魂酒把看门的迷晕,你趁机溜进太平间,”醉猴拿出一个小铁勺,“用这个把教导主任的眼珠剜出来。” 我的天哪,剜眼睛……这比在墓地撒尿需要的胆子还大吧……要是突然诈尸了怎么办……再说,用一个小铁勺怎么剜眼珠啊……用手抠下来么?太恶心了…… “那我来剜吧……你去把看门的迷晕。”醉猴看出我的难色,将铁勺放入裤袋,拿出一个酒葫芦递给我,“今天晚上0点,XX医院后门见。听我号令,我号令一响,你就在太平间门外把这酒葫芦像丢炸弹一下扔到里面就行了。剩下的我来办!” “明白!” “到时候依计行事!”醉猴又给我了一条逃生路线,我们商议好后,已是傍晚了。我们遂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是夜。?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缦跋埃铝镣涑梢桓龊沤牵盗谅煨枪狻N仪那拇铀奚岷竺帕锍鋈ィ酱镆皆海咽?点10分了。醉猴已在门外等候。我们互相点头,醉猴就大摇大摆地走进太平间——这也太不低调了吧。 太平间内很快响起了嘈杂声。依稀听见一个人打哈欠的声音——门卫似乎要醒来了。醉猴发出号令——踏脚3声,我连忙将酒葫芦丢出去——诶,葫芦呢?我的葫芦呢?我的天哪——我将酒葫芦落在宿舍了!!!我霎时无奈不已,现在再会宿舍拿已经不可能了。太平间内的醉猴可能以为我没听清,踏脚的声响愈加加大。 “是谁在草丛里!”突然,一束白光直射我的眼睛——被保安发现了!我连忙按照醉猴告诉我的小路逃窜,果然很快就甩开了保安。我躲在事先约好的地点,用手机给醉猴发了条短信一一陈述我的罪状,请求宽大处理。醉猴迟迟没有回复。我心想,吉人自有天相,暗暗祈祷他的平安。月光绕开树杈散落下来,铺在地上的是牛奶般的纯白。 不知过了多久,醉猴摇醒了我。醉猴的责备方式很特殊——伸手就将血淋淋的眼球给我看。我被吓得不清。他怕我会叫出声来,忙用手捂住我的嘴巴,带我去他的家里安歇了一晚。 第二天清晨,我就被醉猴叫醒。他给我戴了很多辟邪的符咒,自己依然只带一个酒葫芦,手指六龙山:“走吧,再跟我上去一趟。” 我问:“还去啊?上去干什么?” 醉猴:“再找一次老人,顺便和你们一起看看这个眼球都说了些什么。”醉猴从一个罐子中掏出眼球,放进口袋。 “内个,大哥,昨天对不起啊……” “没事,还好我留有一手,我随身携带着另一个小酒瓶。不然,你就得去监狱请我啦!”醉猴笑道。 此时已是早上7点。我和醉猴准备出发。 我:“那老红军还没醒来吧,这么早?” 醉猴:“你以为都和你一样懒猪啊,我早上5点就醒来啦!” “切,那是没喝酒的情况下。”醉猴的老婆插嘴道,“他呀,喝了酒后,睡到中午12点都醒不来!” “哎呀你就别揭我底啦!”醉猴带上一把小刀别在腰间,“走吧,出发!” 八、看见死亡的眼睛 我和醉猴很快上了山。醉猴找了一块平地,在四周摆满小酒杯。念念叨叨几声,那位老军人就从墓地中出来了。 醉猴讲述了事件经过后,老军人显然也疑惑不解。“奇怪啊,我看见秦岚的时候,他还活的好好的呢。我趁他睡觉的时候侵入他的梦境,对他教育了一番,可他毕竟是我的曾孙啊,我怎么可能害他呢?这到底是谁干的啊……” “上次,我请您出来时,不小心把一些恶鬼也给请出来了……”醉猴对老军人解释道,“是它们杀害了您的曾孙。”继而,他转过头来对我说,“就是那些在监视器上的白雾。” “现在,我们来看看这只眼睛都知道些什么吧。”醉猴从裤袋中掏出眼球,放在地上,举起一杯酒倒在眼球上,口中喃喃自语。 眼球微微发亮。醉猴掏出一大块黑布要我拿着站在眼球前方。不过多久,眼球竟像放映机般将景象放映在黑布上。 果然不出醉猴所料。老军人走后没多久,那些可怖的白色恶鬼冲进房内,残忍地杀害了两个儿子和眼球主人的妻子,继而转向屏幕前方——视野一暗,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奇怪了,为什么那些恶鬼会打他的主意呢?”醉猴眉头紧锁,“它们的怨气为何这么重啊。” “我看……”老人沉吟片刻,“它们啊,是把我的曾孙当成日本人了啊……” 我和醉猴都豁然开朗。还真有这个可能,教导主任天生就是副汉奸的模样,肥头大耳的,再加上晚上可能有点看不清,也许还真把他当成日本人了呢! “哎,怎么说,也算是为民除害了。”醉猴笑笑。 “喂!喂!你真的在这儿啊!哎?这老军人是谁?好像在哪儿见过!”茂密的草丛中渐渐显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 “嗯?吴飞?”我定睛一看,哎,还真是吴飞。看来他已经完全不怕这里了嘛,心理素质还是挺好的。 “你啊,昨晚干嘛去了?我们和老师们正满学校找你呢!我猜你可能会来这里,原来你还真在啊!”吴飞冲我叫道,带着责备的口气:“老子最怕上这破山了,这回还不是为了你,又得再来一趟,真是的!以后不要再乱跑啦!” 我突然有些感动,忙说“对不起啊,让大家担心了……吴飞,真是谢谢你……” “哎,抱歉我不得不打断一下……”醉猴捡起地上的两个小酒杯,走到我们中间“一人一个,都拿好了。现在的情势不容乐观。” 天色突然黯淡了下来,四周的花草树木突然不规则的抖动起来。渗人的尖叫隐隐约约,半透明的人影若隐若现。似乎有东西朝我的耳蜗呐喊,我一个踉跄,忙抓住吴飞的手,谁曾想把他的小酒杯一起带到了地上,连同我的酒杯一起摔碎了。 “丫的,你干什么啊!”吴飞愤愤的叫道。 起风了。 九、接近尾声 “大家小心……老将军,您先带着那两个小子逃走吧,这里我来对付。”醉猴示意我们跟着老人走。 “小兄弟,你这样会死的!”老人义正言辞的说,“我这人没受过文化,但我只知道,我是一名军人,军人的职责就是保护百姓的安危!在百姓的危难面前,死亡不是借口,任何事情都不是借口!” 忽然,草丛中刷的飞出一只破布般青灰色的手,一把揪住了醉猴的衣领。“快带孩子们走!”醉猴大喊,伸手抓起腰间的小刀奋力刺向鬼手。霎时,又有一只鬼手从暗处飞来,打飞了醉猴的小刀。飞舞的小刀割破了醉猴的脸,脸上很快就出现了一条鲜红的血痕。 我们这边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四周的草地上正冒出灰黑的浓雾,将我们团团围住。无数怨鬼恶魂藏匿在烟云之中。吴飞身体一个激灵,又呆愣住了。 “糟糕,他又被上身了!”老将军说,“这下难办了,不得不承认我老了,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啊……” 说时迟那时快,吴飞猛地朝我扑过来,我措手不及,被推翻在地。老将军忙朝我们冲过来,却不知被谁打翻在地,阴云马上团团围住老将军,“碰”的一声枪响,烟雾散了,老将军倒在地上,胸膛空了一个洞,全身慢慢冒起灰烟。 此时我正和吴飞扭打在一起,扭头看到这一惨状,我暗叫不妙,吴飞趁我分神的间隙给了我重重的一击,我被打翻在地,踉跄的站起,差点一脚踏空,扭头一看,后面竟是悬崖。我已无路可退。 眼前的吴飞从阴云中拿出一把军刀,面如土灰地朝我走来。我仿佛听见地狱的脚步声。醉猴正被无数的断手围攻,自身难保,肯定也不会来救我。看来这次,只有靠自己了啊。我捡起地上的石块,紧紧攥在手心。 十、结局 我拼命抓起地上的石块响吴飞扔去。他的头被我砸出好几个血口,可仍停止不了他前进的脚步。我见石块对他没效果,只好逃走。我飞奔在密林之中,身后的阴云越聚越多,看这架势,定是要将我们全部赶尽杀绝。 我绕了密林跑了一圈,竟然又回到了原路。吴飞仍站在原地,一副等候多时的厌倦表情。“糟糕,鬼挡墙!”我叫出声来,只得再往回跑。扭头一看,我唯一的希望也破灭了——回去的路被阴云层层围住,仿若一个黑色塑料袋罩住了树林,密不透风。 就在我近乎绝望之际,耳边再次传来熟悉的雄浑有力的声音—— “你们这群小兔崽子,还不给老子滚出来!!!” 太好了,老将军还活着!呃,怎么感觉有点怪怪的……我像抓到了救命稻草,又重新燃起了希望。沉默的大地微微战栗,所有的沙砾土块都抖动了起来。阴云竟渐渐散了。 “啪啦啪啦……”我不远处的墓碑出现了裂痕、慢慢破碎,一个中年人从中走了出来,身穿和老将军一样的军装。“没事吧,”中年人笑着问我。 正说话间,吴飞朝我们冲来,忽地被一个墓碑砸中,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朝墓碑飞来的方位望去,砸他的,竟是一个年轻女孩——她扎着马尾辫,同样身穿和老将军相同的军装。 一老一少扶着晕厥的醉猴朝我们走来。还有一个中年人背起地上的老军人,也朝我们走来。 “终于来了啊……六条巨龙。”恢复过来的醉猴笑得灿烂,“你们真是六龙山的保护神啊!” “不是吧,”我默数了一遍,两个中年人,一老一少一女孩,“出来的只有5个军人啊。” “笨蛋啊,”醉猴笑道,“你看看身后。” 我转身看向身后,一个捂胸口的老将军艰难地朝我挤出慈爱的笑。 你们……当之无愧是我们六龙山的保护神。你们6位将领,就是六条巨龙! 吴飞被醉猴包扎了一番,躺在地上呼呼大睡。阳光透过叶影抹在他脸上,有种说不出的温暖。 “吴飞啊,你这个混蛋,每次都是你添麻烦。——当然,我也是。我们都是混蛋呐,哈哈哈。”我趴在草地上,抬头望着太阳,眯起眼睛,轻轻的笑了。 END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军魂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6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