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车司机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8:44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8624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2分钟
简介:现在播报一则短讯,昨夜在城际公路之上又发现一名二十一岁女子尸体,据目击者称女子尸体是从一辆出租车上扔下,但车牌号却被故意遮挡。这已是半年……
“现在播报一则短讯,昨夜在城际公路之上又发现一名二十一岁女子尸体,据目击者称女子尸体是从一辆出租车上扔下,但车牌号却被故意遮挡。这已是半年内所发生的第五次作案手法相同的凶手案……” 电视画面播放着现场记者所拍摄的女子尸体画面,镜头晃来晃去,躲避着伸手来遮掩的警察。 马丁喝了一口咖啡。叫住服务员,“小姐,可以不看这样恶心的新闻吗?我正在吃饭。” 服务员停住脚步,看着马丁,又抬眼去看周围那些顾客,随后说:“如果你能说服他们,我非常乐意帮你换一个有放肥皂剧的频道。” 服务员说完,转身离去。马丁对坐在对面的詹姆斯说:“你难道看见这种恶心的新闻能吃得下饭?” 詹姆斯说:“我吃饱了。你不想吃吗?不想吃可以给我。” 马丁看着身材臃肿的詹姆斯,摇头道:“詹姆斯,你不能再吃了,你已经很胖了。” “嘿!”詹姆斯看着身材苗条的马丁,“为什么你每天吃这么多。一点儿都不胖?我每天按照饮食计划吃很少一点。体重却有你的两倍?” 马丁回答道:“很简单,因为我喝咖啡脱水,你喝可乐增肥。” “不过话说回来,你难道对这种新闻一点兴趣都没有吗?”詹姆斯用餐巾纸擦着嘴,又打了一个饱嗝。 马丁下意识地向后一仰,去躲避詹姆斯口中饱嗝冲出来的那股气流,“没有任何兴趣。我甚至觉得电视台每天播这些新闻,对于我们这种还在就读大学的人来说,是一种心理上的折磨。” “噢,算了吧,马丁,折磨?还是心理上的?我们下学期就要进修犯罪心理学。到时候免不了要看一些死尸,或者恶心的场景,你竟然告诉我这对你是一种折磨。”詹姆?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泶痰馈?br /> 马丁不以为然,“谁说心理学就必须要面对尸体了?到时候我可以向学校申请除了理论课之外,不参加任何实践课的活动。” 詹姆斯给自己又要了一杯可乐:“老兄,我们学的可是犯罪心理学,以后最好的出路就是给那些警察或者其他机构做权威顾问。而不是去当个心理医生,你难道忘记了我们曾经的理想?嗯?” 马丁和詹姆斯是州立大学二年级学生,就读高中的时候就对那些推理犯罪小说表现出了莫大的兴趣,甚至还加入过民间的研究犯罪的团体,并在二年级快结束之时,一起报名进修州立大学几乎冷门的犯罪心理学这一科目。州立大学不同于其他大学,着重的方向是经济,并不是什么心理学,虽然知道这一点,但他们却义无反顾地报了名。想要实现自己的理想。可逐渐地。好像马丁对犯罪心理学失去了兴趣,为了能将马丁的兴趣提起来,詹姆斯决定叫上他一同前往怀特镇,在那儿他有一个当警长的叔叔。兴许在那里可以找到一些让他们都感兴趣的事情。 服务员倒可乐的时候看着马丁,问:“先生,你没事儿吧?” 马丁摇着头,詹姆斯道:“别担心。他没事儿,只是得了‘边吃饭边看新闻感觉恶心综合征’。” 服务员似乎对詹姆斯的这个玩笑不感冒,笑笑之后提着咖啡壶走开了。 詹姆斯身子前倾,凑近对面的马丁说:“嗨,老兄,你听见没?那个服务员叫你先生。” 马丁回答:“这有什么好兴奋的?我们已经二十岁了。” “你已经二十岁了,而过了明天我才真正满二十岁,对了,马丁。你觉得二十岁我应该送一份什么样的礼物给自己?” 马丁道:“你是想暗示我应该为你准备一份礼物吗?带给你惊喜的礼物?” “老兄,你会错意了。”詹姆斯道,“我只是想过一个有意义的二十岁生日而已,仅此而已,知道吗?人生只有一个二十岁,没有办法重新来过,你呢?你的二十岁生日礼物是什么?” “嗯。我的二十岁生日很有意义,我和一位女士约会了一整夜,做了二十岁男人应该做的事情。” 詹姆斯一听,双眼都在发光。“哥们儿!太棒了!你终于是个男人了,那位女士是谁?让我来猜猜,读法律的玛丽?我知道了,一定是那个长腿的霍金斯,本地最有名的霍金斯家族的小女儿……” 两人结了账。漫步到城外的城际公路上之后,詹姆斯还在喋喋不休地猜测着关于那夜马丁到底和哪个女孩儿约会。 傍晚,沿着城际公路慢慢走着的两人,还没有意识到他们走上的这条公路,便是昨夜刚发生凶杀案的那条不归路。一直到马丁走得累了,这才突然想起来说:“詹姆斯,我们还要在这该死的公路上走多久?天已经黑了!” 詹姆斯这时才停止自己的喋喋不休,看了看公路的两个方向说:“该死!我都忘了这事了,我们应该坐一辆车前往萨克城,再从那里搭个什么顺风车去怀特镇的!” 马丁将背包卸下来。放在地上,看了看两侧,这时候开过来一辆集装箱大货车,詹姆斯立刻举起大拇指想要拦住那货车,货车却呼啸而过,在驶过的那一刻,他还隐约看见货车司机冷漠的眼神。 “喂!你看见没!那混蛋竟然不停车!”詹姆斯怒道。 马丁蹲在地上说:“这些集装箱货车都是从一个州穿越到另外一个州,很容易被抢劫,就算在白天他们都不会停车。况且现在已经是傍晚了。” “嘿。哥们儿,我突然想起来,发生凶杀案的那条马路不正是我们脚下的这条吗?”詹姆斯突然说,马丁只是点点头,好像毫无兴趣。 詹姆斯也蹲了下来,“反正不管走路还是等车都需要花时间,不如我们趁在现场的机会分析分析那个连环杀人犯的动机。杀人手法。还有为何他要抛尸在这条城际公路上?” 马丁冷冷地说:“你怎么知道我们脚下所站的就是抛尸现场?” 马丁说完扭头看着詹姆斯,詹姆斯愣了下,随后指着对面农场那个巨大的水塔说:“我在新闻上看见过这个水塔。” “这样的水塔在这条公路上到处都是,至少有好几十个。得了。你不要再瞎说了,你难道就不担心我们会遇上那个连环杀手吗?” 詹姆斯愣住,四下看了看说:“开什么玩笑,我们可是有两个人。再说了,新闻上说了,连环杀手只会对年轻女孩儿下手,我们可是男人,货真价实!” 马丁皱着眉头,对詹姆斯的话完全不感兴趣,相反觉得公路上吹来的风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冷。 “詹姆斯,你认为新闻上所说的都是真的吗?” “那又怎样?如果我们想要查这件案子,唯一的线索只能来自媒体网络。等等,马丁,你的意思是你对这个案子有兴趣了?” 詹姆斯很是兴奋,看着身边的马丁。 马丁耸耸肩,“大概是因为现在站在这条公路上。也许我离开这条公路。便不会有什么想法了。” 詹姆斯道:“你认为为什么那个杀手会抛尸在这条城际公路上呢?” 马丁摇头,“不确定,也许是因为这条公路给他带来过什么比较痛苦的经历,例如曾经在这里被人给侵犯过……” “等等,马丁。”詹姆斯打断马丁的话,“被侵犯过?不,罪犯应该是个男人。” 马丁还是摇头,“不确定,从来没有目击者亲眼目睹过凶手的容貌,甚至连大概的身形都看不到,即便是看见一张男人脸又如何?记得,1967年那个英国威尔郡雏菊杀手吗?那就是个长着男人脸的女人。” “但在这条城际公路之上发生的惨案死者都是女性,年轻女性,肯定只有男人才会做这样的事情。” “不,那个连环杀手不一定就是男性,电视新闻和报纸都提起过这些女性在死前没有遭到侵犯,都只被活活勒死的,这让我想起曾经看过的一则案子,某个女性杀人犯杀害两个被害人,都是用的领带,缘由她痛恨自己的丈夫会在大清早让自己从床上爬起来帮他系领带,有时候那些心智不全的疯子,杀人的理由总是很简单,没有想象中那么复杂。”马丁否定了詹姆斯的推断。 詹姆斯想了想马丁的话,觉得有些道理,毕竟马丁很早就对犯罪推理这方面表现出了极大的天赋,且记忆力超群,分析事物总有自己的一套。 詹姆斯说:“好吧,姑且认为凶手是一个女人,可她的动机呢?” “动机很多,甚至可以追溯到她小时候,也许在那个时候她受到过伤害,而伤害她的人年龄与那些受害者相仿。新闻里面说过受害者年龄普遍都在二十岁出头,最大二十一岁,在这个年龄的女性刚刚成熟,性格里面还带着一丝幼稚,大多都很冲动,所以也许曾经某个这个年龄段的女子对她造成过一生都无法抹灭的伤痕。”马丁分析了一阵后,詹姆斯使劲点头,对旁边这位自己一直当成天才的男人无比崇拜。 詹姆斯赞扬道:“照你这样分析,好像真不一定就是个男人干的。嘿,哥们儿,你以后一定会是一个很棒的犯罪行为分析专家,说不定会受雇于FBI,那可是个好工作。” 马丁很谦虚地说:“詹姆斯,你也可以,其实这些只需要运用你灰色的脑细胞就行了。” 詹姆斯伸出一根手指对着马丁,调皮地说:“是大侦探波罗的口头禅!” 马丁对詹姆斯眨了下眼睛,表示他回答正确。 “不过哥们儿。你近半年来情绪都不是很好,是因为没有遵从你父亲的意见,以后选择当一名牙医,而是进修什么犯罪心理学吗?”詹姆斯看着马丁面无表情的脸,忽然想起来这位天才似乎一直郁郁寡欢。 “不瞒你说。”马丁说,“我失恋了,我的女孩爱上了别人,知道吗?我很爱她。我从来没有那么爱过一个女孩儿。” 詹姆斯拍着马丁的肩膀:“拜托,兄弟,看在上帝的份儿上,好女孩儿到处都是,何必要死守她一个人呢?是谁?” 詹姆斯又开始八卦起来,丝毫不顾现在已经陷入痛苦回忆之中的马丁,马丁冲他笑笑,摇摇头说:“詹姆斯,你不会想知道的,我不是那种喜欢将痛苦带给朋友的人。” 詹姆斯停止了自己的八卦,又聊到了那个连环凶杀案上面:“继续刚才的话题。这条城际公路到底对凶手有什么特殊意义呢?对了,我想起来。曾经有一个凶手也在一条城际公路上疯狂作案三次。不过所杀的人都是来自同一个家庭,只是因为曾经那个家庭的成员开车在那条路撞伤他的妻子,却没有施救,反而驾车逃逸,导致了他妻子落下终身残疾。其后警察虽然追查到了那家人。可因为证据不足释放了,于是他就选择了自己复仇,会不会这次的杀手也是因为被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子撞伤过,又没施救,所以就开始在这条路上疯狂报复?” “不。詹姆斯。”马丁摇头说,“你的分析不正确,新闻上说了,那些女孩儿都不是在这条公路上遇害的,只是抛尸在这里。如果真如你所说是因为一个女孩儿开车在这儿撞伤过她,又肇事逃逸,那她报复的地点和方式肯定会选择就在这条公路之上,而不是在别的地方杀害被害人,而又抛尸在此。” “是呀,有道理。”詹姆斯说话的时候,忽然看到远处的公路上有车的灯光,两人同时站起来,向着车来的方向拼命挥动着双手。 “嘿!停车!搭我们一程!” “停车,朋友!帮助一下艰难步行的路人,上帝会看见的!” 两人拼命地喊着,但当他们看清那辆车的时候,都闭上了嘴巴,因为那是一辆出租车。和电视新闻里目击者所描述的抛尸出租车一模一样,不同的是这辆出租车有牌照,且没有用任何东西遮挡。 出租车缓缓停在两人不远处,开车的人伸出头来,是一个有着满脸胡子的中年人,戴着一顶蓝色牛仔布面料的帽子,一副黑框眼镜,眼镜镜片上还翘着外挂的墨镜。嘴里叼着一支雪茄,搭在车门外的那只左手上还有黑色骷髅的刺青。 “要搭车吗?”中年人问。 詹姆斯点头。“对,我们去萨克城。” 中年人瘪瘪嘴,“伙计,真不巧。我刚从萨克城回来,难道你们没注意吗?” 此时,马丁和詹姆斯才发现出租车正是由萨克城方向驶来,刚才看见有车驶来,过于兴奋竟然忘记了要去的方向到底是哪边,不过这条新修的城际公路,本来路标等东西都没有立起来,就连汽车都很少从这儿过。 “哦。对不起。”马丁说,“不好意思。” 詹姆斯也说着相同的话,那出租车司机又重新发动汽车,当车从他们眼前缓缓驶过时,他们看见在车副驾驶座坐着一个女孩儿。确切地说那个女孩儿是躺着的。身上还盖着一件风衣,双眼紧闭,头歪向一边。 当出租车远离之后,詹姆斯才开口道:“马丁,你看见那个女孩儿没有?” “看见了。”马丁点头。“副驾驶座上那个,还盖着风衣。” 詹姆斯激动之中还包含着恐惧的成分,“出租车,女孩儿,而且那个女孩儿看样子年龄和我们差不多,我的上帝,难道我们遇到了那个连环杀手?” 马丁又重新走到刚才的位置蹲下,“不知道。” 詹姆斯也走过去说:“一切都很符合,说不定就是那个连环杀手,你错了,马丁,连环杀手是个男人,不是女人。” “是吗?”马丁若有所思,“要知道越是连环杀手就越没有什么明显的特征,你看他满脸凶相,手上还有刺青,抽着雪茄,不管是谁只需要看一眼就能记下来他的特征。” “可是,出租车,女孩儿,这些都说明他一定与那件案子有关系,说不定如今他刚在萨克城某个地方杀害了那个女孩儿,正准备将她抛尸在这条公路上。” 马丁看着出租车远去的方向,“有这么凑巧的事情?” “事情有时候往往就这么凑巧不是吗?真的太可怕了,马丁,要不然我们报警吧?” 马丁点头,“好吧,不过我的手机没电了。” 詹姆斯掏出自己的手机,却发现只有一格信号,该死的新城际公路,信号难道还没有覆盖到这里吗?詹姆斯说:“你说那些警察听见我们的消息,会不会倾巢出动,将这条公路围个水泄不通,到处都会闪着警灯,把周围都给照亮,就像电影里那样。” 马丁说:“也许吧,詹姆斯,我在想那个人如果真的是凶手。为什么会不事先摘下车牌呢?” 詹姆斯举着手机四下走着找信号,“也许是他忘记了取下来,或许是他担心有人怀疑,所以准备在抛尸之前才将车牌给取下来,等等……” 詹姆斯说到这,咽了口唾沫,盯着蹲在地上的马丁:“我们是目击者,也许他意识到我们开始怀疑他了,所以他会不会……杀人灭口?对,肯定会的,如果我是那名连环杀手,我也一定会杀人灭口。” 马丁没有说话,只是问:“有信号吗?” 詹姆斯找到一个出现两格信号的地方,拨打了911,电话里传来的却一直是忙音,还是没有信号! 马丁看着詹姆斯着急的模样,看了看萨克城的方向说:“詹姆斯,我们沿着公路向萨克城一直走怎么样?说不定会遇上一个新修的加油站,或者是旅馆什么的地方,总之肯定能找到电话的不对吗?” 詹姆斯舔了舔嘴唇,“没错,马丁,我们走吧,还是你比较冷静。” 两人沿着公路向萨克城方向走去,詹姆斯显得十分着急,不时回头去看,一直在催促马丁快点走。 马丁此时问:“你手机有信号了吗?” 詹姆斯拿出来看看,摇头说:“没有,现在是完全没有信号的状态了。” “好吧。”马丁笑道,“上帝会保佑我们的。” “但愿如此。我们都是上帝的子民。” “是的,要相信上帝会带我们走出困境的,一定。” “嘿,马丁,其实你还可以当一名牧师……” 詹姆斯这个玩笑话刚说了一半,身后射来的车灯让两个人停住了脚步。 马丁和詹姆斯看着被照得透亮的公路地面,缓缓地转过头去,看着身后,有车行驶而来,且速度不快,好像开车人在确认什么似的。由于车灯过于刺眼,两人看不清楚那辆车的型号颜色,更不要说开车人的模样。 “马丁,是那辆出租车吗?”詹姆斯的声音都有些发抖。马丁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确定。 车越来越近。詹姆斯挪动脚步靠近马丁,在车快要行驶到眼前的刹那,詹姆斯高喊了一声:“跑!” 詹姆斯拉着马丁就开始向前狂奔,那辆车同时也加快了速度,两人发狂地跑了一阵,那辆车便已经开到了他们的身旁。 两人喘着粗气侧头去看,果然是刚才那辆出租车,而此时他们眼中看到的正是那个副驾驶座上盖着风衣的女孩儿,那女孩儿歪着头的方向正冲着他们,嘴角上隐约还能看见一丝红色。 那是血吗?詹姆斯想到。浑身有些发抖。 马丁一把抓住詹姆斯的胳膊,试图让他冷静下来,自己却上前道:“嗨,又是你?” 那中年司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们道:“我以为不是你们呢?为什么要跑?” 马丁说:“晚饭之后活动活动,对身心都有好处。” “是呀,你这位朋友是该减减肥了,要上车吗?我要去萨克城?” “你不是……”马丁指着车来的方向,“你不是要去浣熊市吗?” 中年司机说:“本来是打算去浣熊市。可出了一些小意外,我不得不又掉头回去。再说了,我可不愿意将你们俩人就这样扔在马路上,上帝会惩罚我的。” 马丁冲中年司机微微一笑,“有信仰的人,是吧?” 此时,在一侧喘气的詹姆斯突然插话道:“嘿,老兄,你出了些什么意外?” 中年司机冷冷地回答:“我的意外好像与你无关。” 马丁瞪着詹姆斯,示意他刚才所说的那句话无比愚蠢。詹姆斯没说话,眼睛依然盯着出租车副驾驶座上的那个女孩儿,怎么看都觉得那是一具死尸。 马丁同时也注意着那个女孩儿,但却将身子探进车内,自我介绍道:“我是马丁·范布伦,旁边这位是我的朋友詹姆斯,詹姆斯·霍恩。” 中年人握了握马丁的手,淡淡地说:“我叫布朗。” 布朗?是名吗?这家伙为什么不说出自己的姓来?詹姆斯带着怀疑的目光看着正抽着雪茄的布朗。 布朗示意他们上车,“嘿,两位先生,夜已黑,不要在路上徘徊了,要上车吗?” 詹姆斯紧紧靠着马丁,示意他做决定。 “呃,当然,非常感谢……不过。”马丁看了一眼詹姆斯,“我们可没有足够的钱付车费,因为我们还要去怀特镇,你知道的,我们都是穷学生。” 布朗冲他们挥手,“上车吧,我送你们,反正正好顺路。” 布朗这样说。已经无法让两人拒绝。马丁和詹姆斯只好打开车的后座,刚一开后座就看见座位下的地板上一摊像血迹的东西。詹姆斯和马丁都愣住了,谁也不敢再上车。布朗回头看了看,笑笑道:“有个吃热狗的客人,不小心将番茄酱洒在了上面,回到萨克城之后。我还得花上几块钱清理。” 听布朗这样一说,两人真觉得那就是番茄酱,并不是血迹,因为他们没有闻到一丝血腥的气味。相反还闻到一股香水味。 马丁和詹姆斯钻上车,在屁股挨到座位的刹那,浑身都放松了下来,两人至少步行了好几公里,实在已经累得不行了。 “布朗,你这里有吃的吗?”詹姆斯问,马丁又瞪了他一眼。 詹姆斯当然明白马丁的意思,马丁不会是嫌他嘴馋,而是告诉他如果这个布朗真的就是那个凶手,随意吃他的东西,不等于找死吗? 詹姆斯耸耸肩,表示无所谓,反正已经上了这辆车,饥饿和劳累已经让这个胖子完全昏了头。 布朗从车内后视镜中看见两人私下的小动作,淡淡地笑了笑,随后说:“我好像还有一些饼干在后备厢里,想要吗?我昨天才买的。” “太感谢了,我实在快饿昏过去了。”詹姆斯高兴地说。 马丁小声道:“你刚刚才吃过晚餐没多久!” 詹姆斯不满道:“就当是饭后甜点。” 布朗回头看了他们一眼道:“等我先将车靠边。” 汽车停下,詹姆斯正要开门下车,被布朗看到,布朗立刻问:“喂,你下车干吗?” 詹姆斯奇怪地盯着布朗,“我去后备箱拿饼干!” 布朗打开车门说:“这是我的车,应该我去拿。你们坐好就行了。” 布朗走到车后,打开后备厢挡住后挡风玻璃的刹那,马丁小声对詹姆斯说:“你这个白痴!你竟然敢吃他的东西?” 詹姆斯小声道:“我真的饿了!” 马丁从后备箱露出的那个缝隙看了一眼,布朗依然在后备厢里找着。又说:“这家伙不让你去下车,实际上是不让你去开后备箱!鬼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也许有一把猎枪。也许是一把突击步枪也说不一定,不过我推断更有可能是一具死尸!” 詹姆斯吞了口唾沫道:“一具死尸?” “是的!你这个白痴!”马丁骂道。又看着前面副驾驶座上的那个姑娘,“也许是另外一具死尸,鬼知道。” “嘿,你们在争吵吗?”布朗出现在后车窗旁,手里拿着一包长条的饼干,饼干外包装上有一个老太太的卡通形象。詹姆斯认得,那是浣熊市最出名的祖母餐桌店的饼干,也是自己最喜欢吃的饼干之一。 “哦。没有,我们只是在打赌这条新修的城际公路实际的距离。”马丁撒谎道。 布朗重新回到驾驶座上,随后转身对他们说:“一共85公里,比从前的城际公路缩短了近25公里的路程。不过今天很不巧,我们得绕路走。” “绕路?为什么?”马丁问。 汽车缓缓启动,向前开车,但车速已经没有刚才那样快,只是保持在60迈左右。 “这条路上的一座新修的桥,出了些问题,所以我们必须在前面的岔路口,走小路绕过那座桥,估计这会花上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你们不赶时间对吧?就算赶时间也没有办法。”布朗一边开车,一边看着车内后视镜里面的马丁和詹姆斯。 “嗯。不赶时间。” 新修的桥会出问题?绕小路,这条城际公路旁边的小路渺无人烟,一个小时的时间足够杀死两个人,又找地方抛尸了。 “布朗,你旁边这位女孩儿是怎么回事?”马丁突然问,詹姆斯吓了一跳。 布朗看了一眼旁边的女孩儿。淡淡地说:“她是我妹妹。大概是因为昨天晚上的派对太疯狂了。玩了一夜,今天爬上我的车就睡着了,我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先送她回家,干脆就让她坐在车上,我想也不会妨碍我的生意。” 布朗看着后视镜中的马丁和詹姆斯,两人神色都有些不对,布朗皱了皱眉头,又抽了口雪茄。 马丁身子略微前倾,看了看那女孩儿,这时詹姆斯又插话道:“看起来她脸色很苍白的样子,是不是病了?” 詹姆斯不合时宜的说话。让马丁很苦恼,为什么这个傻子那么害怕,但又那么多嘴呢? 布朗继续向前开,“她有些不舒服,大概是昨天晚上感冒了,上车后吃了些感冒药,应该是副作用的原因。” 詹姆斯探出头去看那个女孩儿。此时布朗立刻说:“请不要吵醒我妹妹。她脾气不好,要是在睡梦中把她惊醒,我们都有苦头吃了。” 眼看詹姆斯就要将身子完全挨到那女孩儿的面前,马丁一把将詹姆斯拉开对布朗说:“我是学医的。或许我可以帮你看看她怎么了?” 马丁说完眼睛一直盯着布朗,此时布朗怒吼道:“不要碰她!” 虽然马丁一直注视着布朗,但也着实被吓了一大跳,詹姆斯更被吓得不轻,两人向椅背后靠去,互相对视一眼。感觉好像有只毛茸茸的手在挠自己背后一样。 布朗松了口气,伸手将车载收音机打开——今日晚些时候,在浣熊市和萨克城两地警方的配合下,终于又找到了一名目击者。目击者称看见抛尸出租车司机的大概面容,应该是个男性,头戴一顶蓝色的帆布模样的旅行帽…… 新闻刚播报到这里,布朗却伸出手将收音机调到另外一个放着爵士音乐的频道上去。 马丁和詹姆斯又对视一眼,不由自主地将身子靠近,布朗从后视镜中看到这一切,随后开口道:“真是残忍,那个家伙肯定不是一个出租车司机。” 马丁和詹姆斯都没有应声,过了一会儿马丁突然开口道:“詹姆斯,我们不是分析过,这个杀手有可能不是男人,是个女人,对吗?” 詹姆斯点点头,他似乎觉得马丁话中的意思是让布朗以为他们并没有怀疑他便是那个连环杀手。 “哦,是喝?你们是做什么的?警察?”布朗话中带着质问。 詹姆斯还没说话。马丁抢先回答:“不,我们只是喜欢研究罪案,平时的小爱好。” 布朗笑笑道:“是吗?真无聊。” “对呀,很无聊。”马丁回答,挪动了身子靠着车门。 詹姆斯眼睛盯着副驾驶座上的那个女孩儿,怎么她还没有醒的迹象?难道真的是死尸? 这时,布朗又说:“我觉得其实连环杀手,过去一定都有些不好的经历,例如被人虐待,或者被人侵犯,要不就是受过感情的创伤。” “不,我可不那么认为。”詹姆斯说,马丁猛地扭过头盯着詹姆斯,示意他闭嘴不要再说话。 布朗看着车内后视镜说:“是吗?我觉得就算是连环杀手,其实都和你我一样。只是普通人而已,其实蛮可怜的。” “是的,我也这么认为。”马丁说。 布朗笑道:“如果我是那个连环杀手,我肯定不会那样明目张胆地将尸体抛在城际公路上,相反我会将尸体沉在某个小路边的池塘中,或者是大河里,总之我不想让人发觉我做了什么,因为扔在城际公路上,总是容易被人看见。” 马丁盯着前面的副驾驶座,“还好是这个季节,如果是夏季。死尸如果不及时处理,很容易发出异味。” 布朗笑了笑,“没关系,如果那人是出租车司机,那么他的车内一定会有类似香水这样的除臭剂,免得留下痕迹。” 马丁和詹姆斯此时都想起在上车时就闻到的那股香水味,很浓烈,到现在都没有消除。靠在副驾驶座位后的詹姆斯此时悄悄地弯下腰去,想从车门一侧去摸摸那个女孩儿。因为他发现那个女孩儿的右手好像一直垂在下面,这样伸手过去应该很容易就能摸到她的脉搏。 詹姆斯伸手向前摸去,马丁看见他这个动作,想去阻止,但知道来不及了,只得身子向前靠了靠,想给詹姆斯作掩护,遮挡住布朗后视镜中的视线。 詹姆斯虽然没有摸到那女孩儿的手,却摸到了什么黏糊糊的东西,他将手缩回来,定睛一看,吓得差点儿叫出来,因为他手指上全是红色的液体——是血! 同时,马丁也看到了,惊了一跳,随即冷静下来,掏出一张卫生纸悄悄递给詹姆斯。让他将手擦干净。 “哦,应该下公路了,前面不远就是那座不能行驶的坏桥了。”布朗似乎在自言自语,说着便转动方向盘,沿着旁边绵延至黑暗中的那条小路慢慢驶去。 詹姆斯双手不住地发抖,希望马丁能想想办法,让他们逃走。 在詹姆斯的心中,此时这已经不是出租车,而是一具可以四处行动的棺材。 车缓缓在小路上行驶,谁都没有说话,车上三个保持清醒的人都密切注视着彼此。车行驶过小路之后,上了另外一条乡村小道,又前行了一段,远远地已经看见有一个电话亭立在路边。 马丁正在寻思怎么找借口下车时,詹姆斯就高声说:“布朗,停车。” 布朗没有减慢车速,只是问:“你要做什么?” 詹姆斯说:“我要打电话回家,我……好像还有几件衣服放在院子里没收起来。” 布朗说:“这里太偏僻,很危险,前面就有一个小镇,在那儿停车打电话怎样?” “不!”詹姆斯已近崩溃,高声喊道,“停车!该死!我叫你停车!” 布朗一脚将车刹住,詹姆斯打开车门,便跳了下去,马丁随后也下车,但没有詹姆斯显得那样慌乱,而是有意无意地看了前方的布朗一眼,布朗此时一只手伸向了腰间。马丁下车后小跑到电话亭旁边,却看到詹姆斯又钻出来对自己低声道:“马丁,有零钱吗,” 马丁道:“该死,包还在车里!” 此时,马丁看见詹姆斯脸上的表情凝固了,他立即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转身一看,就在自己身后几米处,站着布朗。而他的一只手握着一把左轮手枪。另外一只手拿着一把铁锹。 马丁清楚地看到布朗已经戴上了一双皮质手套,那种手套犯罪者都喜欢,不会留下指纹,而且也不会妨碍到自己行动,不管是开车或者是开枪。 “先生们,你们用不着零钱了,现在慢慢地将双手高举,放在我能清楚看到的地方。”布朗冷冷地说。 哦,该死,马丁,你错了,连环杀手是个男的,你这个白痴!詹姆斯暗暗骂道,却不肯从电话亭中走出来,只看到站在外面的马丁高举双手。 “还有你!死胖子!从电话亭里走出来!”布朗扬了扬手中的左轮手枪骂道。 詹姆斯无可奈何地从电话亭中走出来,和马丁站在一块儿,看着如今变了一个人的布朗……马丁率先转身向树林之中走去,詹姆斯紧随其后,布朗拿着枪跟在他们后面,但与他们都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马丁斜眼注意着身后不远处的布朗,这家伙是个老手,或者曾经参过军,也许还是个警察,总之持枪走路的模样不像个普通百姓。 “你想对我们怎样?”马丁微微侧头问布朗。 布朗冷笑道:“嘿。我本来不想让你们这么早死,或者说我本来不想这么麻烦把你们给干掉,多背一条人命对我也没什么好处,不过你们太多事了,总是问这问那,我原打算将你们载到萨克城之后就走,顺便看看你们到底对我怀疑程度有多大!没想到,你们竟然还想报警,于是我只好将你们全都干掉!” 詹姆斯说:“先生,我们就当什么都没有看到行不行?放过我们!请放过我们!或者你把我们的钱都拿去,如果觉得不够,我会打电话让家中多拿些钱来的,五万元怎样?我爸爸在欧洲工作,有一间大公司,他会以欧元支付,不是美元!” 詹姆斯的喋喋不休,不止让马丁无法思考。也让拿着枪的布朗很恼火,“住嘴!你这个死胖子!” 这家伙不要钱,只想要我们的命,看来很棘手,马丁慢慢边走边想,突然马丁身子一斜,向旁边一倒。装作摔倒的模样,然后捂住自己的脚说:“我的脚受伤了。” 布朗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停住,“起来继续走,我可没有工夫陪你玩游戏。” 马丁继续捂着脚,挤出一副痛苦的模样说:“我真的走不动了,不信你过来看看,流血了?该死,肯定是被树枝或者其他什么东西给割到了。” 马丁说着,给詹姆斯递了个眼色,詹姆斯立刻俯身装作察看的模样,然后转过头去对布朗说:“他真的受伤了!” 布朗冷笑道:“是吗?好,我看看。” 布朗刚走了一步,马丁心里盘算着就等布朗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先扑上去夺去他手中的手枪,然后让詹姆斯死死压住他,以詹姆斯的体重将这家伙压住,他肯定没有办法动弹。 马丁正这样想着,布朗手中的枪便响了,枪声在树林之中回荡,惊起了周围的飞鸟,飞鸟拍打着翅膀随着回荡的枪声四散飞去…… 布朗那颗子弹打在了马丁脚下的树干上。 “你的演技可不好,不要想耍什么花样,想让我靠近,然后趁机夺下我的手枪,嘿,在我面前耍小聪明的下场只有死。”布朗大声说。“我本打算在其他地方找个借口让你们下车,再干掉你们,没想到你们自己却想好了一片墓地,这个地方很少有人来,就算有枪声传出,也会以为是有人在夜晚狩猎,要知道,打猎的季节刚到。” 詹姆斯有些后悔在这里叫停车,也许他不表现得那么慌张,他们还能有其他的计划。马丁和詹姆斯一动不动,还想拖延点时间,可布朗却怒道:“赶紧起身!否则我现在就开枪打死你们这两个混蛋!” 马丁和詹姆斯只好起身,一前一后排好,继续向密林深处走去。詹姆斯不断地低声嘟囔,向前面慢慢行走的马丁道歉。 马丁完全听不进詹姆斯道歉的话语,甚至想回身给詹姆斯一耳光,让这个死胖子住嘴。 又走了十几分钟,终于来到了一条小河边上,布朗让马丁和詹姆斯抱在一起,将头靠在对方的肩膀上,然后在河滩上找了个松软的地方,随后将铁锹扔在他们的跟前道:“你们轮流挖坑。挖出一个足以让你们两人都能躺下去的深坑!” “哦,上帝呀!”詹姆斯哭泣道,“马丁,马丁,这个混蛋让我们自己挖坑埋了我们自己?哦,上帝呀!” 马丁低声骂道:“闭嘴!你这个白痴!你能不能不要再哭了!” 布朗在隔他们五米外的地方站定,“哭吧,就算哭也不耽误挖坑,即便是你们现在想要祷告,我也会给你们留出时间来。上帝是公平的,我也是公平的!” 马丁拿起地上的铁铲,开始缓慢地挖起坑来。马丁又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布朗,布朗的手枪依然对准他们,却不时抬手去看另外一只手上的手表。 “嘿!干活!”布朗发现马丁在看他。 马丁又埋头挖坑,挖了一会儿。将铁锹交给还在哭泣的詹姆斯道:“我累了,詹姆斯,你来挖一会儿。” 詹姆斯握住铁锹的双手都在发抖,一块石头砸中詹姆斯的头,让他停止了抖动,布朗骂道:“你这死胖子!赶紧干活!” 马丁坐在一旁。毫无反应,只是一瞬间,马丁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虽然很危险,但眼下也只能那样做了。 “詹姆斯。你累吗?让我挖一会儿。”马丁突然对詹姆斯说,詹姆斯点点头将铁锹递给马丁,就在马丁拿到铁锹的瞬间。便将铁锹扔向了远处的布朗,布朗在躲避铁锹的同时,开了一枪…… 那声枪响之后。马丁发疯似的扑了上去,将布朗压在身下,一只手紧紧地抓住布朗的手腕。布朗腾出一只手来击打着马丁的身体,可马丁死死地抓住布朗拿枪的手。就不松开。马丁使出了全部的力气将手枪给夺了下来,随后扔得远远的。布朗一脚将马丁踹开,连滚带爬地去捡枪,但他刚捡到枪。转身的时候,却看到高举铁锹的马丁站在他的面前。随后铁锹狠狠地砸了下来…… 布朗身子一软。握枪的手也松开了。 马丁坐在地上喘着粗气,休息了一阵之后,才慢慢地走向在坑边的詹姆斯。 詹姆斯瞪大眼睛看着黑暗的天空,两只手都按住自己的腹部。那个部位有血正在不断地涌出,他伸出一只手去想要抓住马丁,却被甩开。 詹姆斯觉得很不可思议,他侧头去看坐在自己身边的马丁,马丁看着他说:“哪儿中弹了?腹部?该死,我本以为他会射你的胸膛或者腰间,击穿了肺部或者是肾部都会让你活不了多久。” “什么?”詹姆斯小声地问道。 马丁笑道:“你这个白痴除了吃之外,只能坏事。不错。你有一张能说会道的嘴巴,但鬼才会相信你所说的那些话。” 詹姆斯眼睛已经模糊了。 “你已经神志不清了对吧?太好了,你终于要死掉了,你这个死胖子混蛋王八蛋!你不是问我要准备送你一份什么样的二十岁生日礼物吗?那就是送你去见上帝!我想好了十五个方案,但每一个方案都觉得是那么的不妥当,就在我觉得要放弃的时候,竟然遇到了这个连环杀手,太好了,不过我没想到的是他的智商竟然比我想象的低太多了,我正好可以利用他将你干掉,然后我又不会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马丁刚才在深坑旁边想到的计划便是,用铁锹砸向布朗的同时利用詹姆斯的身体做掩护,因为那种左轮手枪击发的速度本就不快。在那一瞬间,顶多能击发出一颗子弹,随后他便能冲上去。 “来吧。哥们儿,没什么痛苦的。”马丁盯着詹姆斯逐渐苍白的脸,语气一变,“你知道吗?为何凯琳会因为喜欢你这样一个胖子而抛弃我?凯琳说她太讨厌总是沉默的我,而喜欢你这个总是在各种场合都能发表一番演讲的死胖子,真讽刺,你说的那些八卦有什么意义!?” 马丁发泄完毕之后,詹姆斯终于停住了呼吸,但双眼依然瞪着他。就如他总是用那样的眼神瞪着詹姆斯一样。 好了,一切都结束了。马丁松开双手,身子向后仰去,躺在河滩之上,享受着微凉的河风。就在他睁开眼睛,准备起身去路边报警的时候,眼前却出现一个拿着左轮手枪的身影。 那个混蛋还没死?马丁翻身起来,这才看清楚拿着手枪的是一个姑娘,手臂还流着血。手里还拽着一顶帽子。是副驾驶座上的那个?为什么她会拿起枪对准我? “你干得不错!我在树林中看得清清楚楚,又听得清清楚楚,你确实很聪明。”那个姑娘淡淡地说,又回望了一眼在身后躺着已经死去的布朗。 “那个白痴抢了我的出租车,还拿了我的帽子,却被你们当做了我对吗?嘿,他以为开枪打死了我,正准备将我抛在某个地方,然后开车扬长而去,却没想到遇到你们这两个白痴。不过说真的,你比我干得棒多了。” 那姑娘胸口往上的地方还有一个伤口,马丁清楚地看到。 “谢谢你挖的这个坑。不过我不需要,我只需要打死你,然后将责任全部推到那个傻子抢劫犯布朗的身上,随后便可以销声匿迹,远走他乡。”姑娘轻声笑道,“好了,话不能说得太多,否则我会和那个傻子布朗一样被你干掉。再见。聪明的家伙。” 姑娘说完,扣动了扳机。手中的枪响了,一颗子弹直接打进了马丁的脑袋中。 马丁在倒地的刹那,仿佛看到了几个小时前,自己在路边对那个死胖子詹姆斯说:“不,那个连环杀手不一定就是男性……”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出租车司机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620.html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