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听清楚我的谎言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8:45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162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3分钟
简介:1 这一幕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我已经惊呆了,大脑一片空白,刘波坠楼的画面停在他嘶吼的那一刻,声音凄厉划破嘈杂,没人会相信掉下来的是一个人,那声……
1 这一幕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我已经惊呆了,大脑一片空白,刘波坠楼的画面停在他嘶吼的那一刻,声音凄厉划破嘈杂,没人会相信掉下来的是一个人,那声落地的巨响惊愕住所有人,肖明算是最理智的一个,跑过去顿时转身呕吐晕倒在地…… 急救车来时,拉走了尸体,我想它与灵车没什么区别了,只是颜色不同而已。 那晚宿舍从未有过的安静,大家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呆呆的回忆着一起生活了两年的哥们。我坐在刘波从前的床位收拾他的遗物,翻角残页的课本,凌乱的洗漱用具,没有一样值得留下的东西,床铺很乱,从没有整理过,穿过的臭袜子还压在枕头底下,安静的等待着主人想起它。 肖明低沉着擦着眼泪,脸已经被咸湿的泪水淹红了,他哽咽着说出了今夜的第一句话:“我不相信刘波会自杀。” 孙明回头看他一眼,扔了一卷卫生纸给他:“虽然我也不相信,但是楼顶没有发现任何人。” “肯定是有人推了他。”肖明说。 孙明的食指顶了顶眼镜,回道:“警察说楼顶没有人。” 肖明跳下床指着窗外继续道:“自杀的人会嘶喊着掉下来吗?” 这句话惊醒了我,的确,刘波坠楼时喊声似乎都要破音,听起来非常可怖又十分意外,他原本是一个性格非常开朗的人,又怎么会去跳楼? “也许是失足?你们俩个能不能告诉我,刘波为什么要去楼顶?”我问道。 肖明摇摇头:“午休时候我和你去的食堂,一直没有看到他。” “他一个上午都没有去上课,今天学生会开早会他也没有去。”孙明说:“昨天晚上我就看他不对劲,非要用我电脑上QQ,我还玩笑说他在给女朋友留言,他用胳膊挡着说什么也不让我看。” 我也想起昨夜孙明莫名其妙的问我骗过人吗,我随意回了一句‘当然骗过。’ 孙明找到了刘波的QQ号,用手机号和生日都试过密码没有一个是对的,肖明翻了翻刘波的桌子,书下面有用圆珠笔涂写的痕迹,写着28376S,“快试试!”果然登陆上了,我们在最近联系人里找到一个网名叫燕子的QQ号,翻开了聊天记录,都是一些普通的对话,除了问候就是关心,没有多余的线索。 刘波:你好…… 燕子:有事没事…… 刘波:我是刘波,你最近好吗…… 燕子:很好,你呢…… 刘波:你好我就好呗…… 燕子:呵呵…… 孙明皱了皱眉头,说:“总感觉有点不对劲,现在说不上来。” 肖明问:“哪里不对?我怎么看不出来?俗的都不能在俗了。” 我接着说道:“我也没看出来,的确很俗。” 2 熄灯后,闭上眼睛都是刘波坠楼的画面,他头朝下落到地上,我突然觉得生命很短暂,只是一瞬间就可以将那个人定格在21岁,无法延续。 肖明在床上辗转反侧,一直在思考着聊天记录上的那些问候语,听他的呼吸声可以断定,他是多么想要找到答案,想要为刘波伸冤,证明他不是自杀。 楼道的灯光挤了进来,肖明拖鞋噌地的声音越来越远,我带上耳机听起了可以催眠的流行音乐,慢慢的睡了过去。 半夜被肖明猛力的推醒,我睁开眼睛着实被他满脸的血吓住,他大声喊着:“快点,孙明要自杀。”我这才找到理智的神经坐了起来,同他一起跑到了水房,可是根本没有孙明的身影,我顿时惊愕,急忙跑向敞开的窗户向下望去大喊着:“孙明,孙明!” 如同刘波一样,孙明也跳楼自杀了,从五楼坠楼头朝下,没有生寰的可能,肖明的拖鞋已经跟不上他急速的步伐,丢失在楼梯上,当他再一次看到自己兄弟的死状,痛哭失声,失去了理智一样抓着孙明的没有知觉的胳膊不停的摇晃,直到昏厥。 值班的老师对两件自杀事件无法理解,只是惋惜摇头,站在楼上向下望的学生们,各个瞪大双眼,貌似今夜无法入眠了。 警察再次光临,直奔自杀现场,查看一番来到了506我们的宿舍。 警察问:“刘波和孙明都是你们宿舍的?” 我点点头,肖明更像是傻了一样,愣愣的看着前方,眼泪不停的滑落。 警察看了看孙明的床铺继续问道:“他几点出去的?” 我摇摇头,“我那时睡着了。” 警察看了看脸上还残留血迹的肖明:“你脸上的血怎么回事?” 我用胳膊杵了杵肖明,希望他能振作一点。 “孙明……打的。”肖明答。 警察又问道:“他要自杀,为什么打你?你们有什么过节吗?当时只有你们两个人?” 肖明点点头,声音非常低沉:“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到得水房,我要去厕所看见他站在窗台上……”他停顿了一下,哽咽着:“我让他下来,他就打我。” “用什么打的你?” “我也没注意,打完我,他就跳下去了。” 警察许久没有在问话,然后示意我出来一下,来到门口他随手关上了门,小声说:“你们宿舍关系怎么样?” “很好,我们没有过任何矛盾。”我回答的很干脆。 “恩,愿意配合一下吗?” 我依然干脆:“行。” 3 这几天学校一直在传着孙明和刘波的自杀事件,有人说他们抑郁,有人说是自闭,还有人说是压力,更有一些女生俗不可耐把两件时间紧凑的事件谣传成宿舍的冤魂来索命。在我看来,他们没有一个说道重点,那就是刘波和孙明都不是自杀的。 原本四个人的寝室,如今只剩下我和肖明两个人,他反而变得有些抑郁,还跟说想要退学,也许是哥们的死给他造成里心里上的阴影,我也一样,每次看到食堂里摆放的西红柿炒鸡蛋我都会不自觉的想到脑浆,就像熟透的西瓜摔倒了地上,爆出内部的液体。 “张猛,你说聊天记录里面的内个小燕会是谁?”肖明坐在孙明的电脑前看着思索着刘波与小燕的对话。 “我不觉得聊天记录有什么问题。”我躺在床上看着房顶,闭目养神,因为一旦夜晚来临总是会惊慌。 肖明‘哦’了一声关上电脑,站在我的床边:“他们不是自杀对吗?” “恩,我一直不认为他们会自杀。”我道。 “那是谁干的?”他继续问道。 “不知道,也许真的是冤魂吧。”我只能这么理解了。 “咱们还要继续纠察吗?” “我不想。” “为什么?”他坐到床上用力推我:“不想找出真相吗?” “想又能怎样?警察都说是自杀,我可不想也‘自杀’。”我严肃的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真相是会死人的。” 肖明看我说的非常肯定,有些失落,见他一直没有吭声,我坐了起来,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这都是命,咱俩可得好好活着呢,对吧?” 他点点头,回到自己床铺,这时我听到手机的铃音,不是我的,我看着有些发愣的肖明,急声道:“干什么呢?接电话啊?” “哦……我找找。”他显得有些慌张,转过身挂掉了电话,回头对我说:“移动的,不接了,估计还要我办什么业务。” 我没有理会继续躺下,突然提议出去喝点,这些日子吃不好睡不好,喝点酒也许可以壮壮胆睡个好觉,肖明也同意还说校门口的大盘鸡不错。 我们喝了不少,互相搀扶着走在小道上,肖明的酒量不好走不远就会吐一次,最后像虚脱了一样瘫在地上,被我背回了寝室。 4 第二天肖明上午请假,头疼的厉害,而我却来到了警察局。 “你们查到了吗?那个QQ上的叫小燕的。”我问上次那个警察。 “恩,查到了,是一个新注册的QQ没上过几次。” 我继续问道:“那是谁上的?和刘波的死有关联吗?” “这还不能确定。” 我有些不耐烦,语气很急躁:“那你们都查到什么了?能不能有点效率?人死了这么久你们都不能破案,非要等到发臭生蛆吗?” 警察示意我坐下,他很理解我的心情,递来一杯纯净水,说道:“我也怀疑不是自杀,可是也得有嫌疑人和动机吧?目前什么都确定不了。如果你知道什么,可以提供线索给我们。” “我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才来找你。”真不理解警察都干什么吃的。 警察打开电脑指了指上面的照片说道:“这个人你认识吗?” “这是刘波的妈妈。” 他又翻开一张照片,问道:“这个人呢?” “好像是肖明的爸爸。”我觉得有些意外继续问:“这就是嫌疑人?” “不是不是,我只是让你看看,确认一下,没别的意思。” 我点点头仍然不解,警察也没在说过多的话。 回到宿舍后,肖明显得非常生气,见我进门快速跳下了床,问道:“你去哪了?你没给我请假。” “恩,我也没去上课。” 他继续追问:“去哪了?” 看他很急切,我便笑了一下:“去躲清静,压马路来着。” 肖明显然有些不太相信,“你没有事瞒着我吧?” “没有,下午继续压马路,你去不?” “恩,行。” 吃过午饭,我们走出了宿舍楼,通过校园的时候,被异样的目光指指点点,好像自杀的是我们,被看成非人类似的,更觉得那些目光很嫌弃,像是沾染上我们都会自杀。 人来人往,车来车过,我和肖明漫无目的的溜达在人行道上。 “憋闷。”我突然开口。 “怎么了?” “心口闷的慌,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是想兄弟,也可能是被无形的压力逼的。”我语重心长的说道:“这些日子,总感觉活着挺悲哀,还得为死人操心。” 他马上回道:“你操什么心了?” 我叹口气:“哎,还不是担心他们在那边钱不够花吗?你也是,也不知道少点纸钱给他们,也不怕他们怨恨你。” 肖明低头不语,我们做到了公园的长椅上,许久才说出了话:“我想退学了。” “为什么?怕‘自杀’?” “不是,是和你一样,有压力。而且我爸想让我回家了。”他声音很低落,继续道:“我妈也是这个意思。” “恩,到时候咱俩在出去喝一回,我还背你回去。”我拍拍他的肩膀,看到肖明的眼中含泪了。 5 “刘波死后有三十多万的保险金。”警察点了一颗烟,深吸一口吐出了白色的烟雾:“受益人是肖明。” 我顿时惊住:“怎么会是他?” “虽然是他,但也不能确定是他杀了人,你先稳定一下情绪。” 我平息了一下心跳,点点头。 “肖明的父母,也是刘波的父母,这你知道吗?” 我心里再次浮起波澜:“不知道,怎么回事?” “刘波被肖家收养了,并且为他买了巨额保险金,受益人是自己的儿子。我目前觉得这是动机,肖明是嫌疑人,你觉得呢?” 我聚精会神看着警察嘴里吐出的烟圈:“不会是他,刘波坠楼时候肖明就在我旁边。” “所以,我没有抓他,他有不在现场的证据。这只是个猜测,你还得继续保密配合。” “恩,我懂。” 当我走出警察局的时候,肖明就站在门口,直勾勾的瞪着我。 “你怎么来了?”我问。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他没有回答,而是想要质问我。 我笑了一下,摆出放松的姿势:“警察怀疑我,我来解释。” 肖明没有说话,更像用眼神看我是否在说谎,我依然放松微笑着,他也松出口气说:“回去吧。” 晚上,我登陆了刘波的QQ,很惊讶的看到小燕在线,于是喊来肖明,他显然很错愕,接着又说:“跟他说话试试。” 双手敲击在键盘上,不论如何与小燕留言,他都没有回答。 肖明似乎很紧张,突然听到QQ提示音响起,我见他哆嗦了一下,谁料只是群信息而已。 熄灯后,我侧着脸半睁着眼睛,看着肖明偷偷摸摸的翻找什么,慌手慌脚时打翻了杯子,还回头看了我一眼,见我还在睡觉,他仍继续翻找,末了失望的躺会床上打开了手机。 早上,我睁开双眼,肖明坐在我的床前没有任何表情。 “怎么了?”我坐了起来,看了看时间,还不会迟到。 “你动我东西了?”他似乎整夜没睡,一直在等待与我问话。 “什么东西?” “你动了吗?” 我觉得莫名其妙,似笑非笑的说道:“宿舍就咱俩,你丢东西肯定怀疑我,那也得告诉我是什么啊。” “手机。”他没有语气的说出这两个字,我突然觉得背?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⒘埂?br /> “手机不就在你手里吗?神经病啊?” 他低头看了看,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道:“不是这个。” “大哥,你几个手机啊?”我无辜的反问着,不论我问什么他不会干脆的回答,只会沉默,只会低头,这次依然这样,而且还是他先来质问的我。 6 晚上,十字路口,我们为刘波和孙明烧纸钱,肖明痛哭流涕更像在为亲人烧钱一样。 回来的路上,他问我:“你说过谎吗?” 我回答:“当然,从小就说谎,长大更需要了,都说撒谎不是好孩子,可是不撒谎根本活不下去。难道你没说过谎吗?” “说过。”他一直低头,像会捡到钱一样。走到了篮球场这里是操场唯一有灯光的地方,我们坐在篮球架下面,吸着凉气,早已没有了从前的气氛,那时候我们哥们四个经常在这样的光线中打篮球,2V2输的请喝饮料还要背赢得上五楼,每次都是我和刘波一组,他篮球打的很臭连累我一起输掉,我不会介意,介意的是肖明,他不愿意刘波背他,只让我背,说是我背的稳当,我也很后悔没有背过孙明一次,直到他死了。 充满回忆的地方,总是让我们心酸,宁愿被恐惧被悲伤围绕我和肖明也没有换到其他宿舍,这里有孙明的床,刘波的被子,到处都是他们的气味和回忆,孙明还说今年暑假邀请我们一起去他老家钓鱼,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没有做好他们死去的准备。 我问肖明:“你害怕吗?” 他说:“怕,你呢?” 我笑了笑:“我也怕。” 他转头看着我,我也看了看他这个唯一的兄弟,我说:“我怕他们死不瞑目。你呢?” 余光看到他愣了一下,然后不再看我,继续低下头,不再说话。 我把口袋的手机递到他的面前,他顿时错愕接过来的手也在颤抖,我知道他想问我很多,我也一样,依然是我先开口:“刘波死后我听到了他的手机铃声,你却说是你的,呵呵,你喝醉那晚我拿过来的。你当时试探我们首先说出了刘波不是自杀,也是为了掩饰自己吧?” “你怀疑我?”他瞪着眼睛,滑落泪水,这该是被同情的眼泪吗? “我在手机里发现很多东西,他和小燕的对话。” “什……什么对话?”他颤抖的声音已经暴露出此刻内心的恐惧。 我依旧平静的说道:“我给你讲个故事吧,那都是小燕将给刘波的。”肖明刚要打断我,我已然说了出来:“20年前有一个叫王静的女人撞死了开电动车的刘家夫妇,逃逸。王静的老公很有钱买通了所有人,甚至收养了刘家的儿子,并且将赔偿金全部给他买了意外保险,可是谁也不知道受益人却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也就是说如果刘波没有死,那么这些钱会用来为他治疗,如果他死了那么这些钱全额交给受益人,呵呵想的多周到,一点撞死人的悔意都没有。” 肖明已经失声,极力阻止我继续说下去,但我一定要把刘波死前知道的一切在告诉他一边:“王静的老公姓肖,收养了刘家儿子视如己出,像亲生的一样,谁也不会看出有任何不妥,可是去年,肖家生意失败破产了,还欠了一屁股债,走投无路时他们想到了刘家儿子的赔偿金,这些钱不仅可以还清债务,还可以让目前的生活变好一些。” “不是的,不是的,刘波是自杀的,没有人推他。我……我和刘波是好哥们,我从来没有吵过架红过脸,我当他是亲兄弟啊。”肖明嘶声的反驳,我看到了他瞪大双眼中的红血丝,细细的交织在一起没有断点。 “他姓刘你姓王,这也算亲兄弟吗?你的父母告诉刘波他是孤儿被领养来的,呵呵多无耻,明明是杀人凶手撞死了人家两条性命,却还有用这种说辞对一个可怜的孤儿,就算不对他好,不对他疼爱也理所应当吧?而且刘波还必须感激你们。你的父母也从来没有承认过他是自己的孩子,甚至连你们住在一个家里都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为什么?因为他们心虚!”我拿出自己的手机翻找出刘波的照片摆在肖明眼前,继续说道:“你敢说你没害他?你全家没害他?当他知道自己被撞死自己亲生父母的人养活了20年,还能活得下去吗?他是一个多么善良的人,他更多的是感激,就连跳下楼的时候都尽力的大声嘶喊着,他要弄出意外坠楼的假象,让你们肖家得到赔偿金,他对得起自己的父母了也对得起你的父母了。而告诉他这一切的就是那个QQ名字叫小燕的人,就是你妈。” 我再次打开手机,摆在肖明眼前:“上次的小燕,是我装的,怎么可能回复呢?你晚上就害怕了,还用自己的手机跟他对话,你看看你的留言是什么!”我声音放大,宏亮的喊出手机上面的留言:“妈,你怎么还上这个号?” 7 肖明已经哑口无言,跪在地上像一个活死人,脸色已经惨白,绝望的留着眼泪。我蹲在他的面前,呈现出孙明的照片,肖明的眼泪更加肆虐,说话的声音已经失去了以往了磁性:“孙明,孙明,不是我杀的。” “你还要狡辩还要撒谎吗?刘波死后我们上了他的QQ,孙明已经看出来时间和对话不对劲了,因为是你删除了聊天记录,从新填写上去的。” “哈哈,这更是你的猜测了,孙明告诉你的?他都死了还怎么告诉你?你不要在这里框我。”肖明显然还没有失去理智,他执意要把谎言说到底,他的心虚是被眼泪出卖的,但是眼泪不能作为证据。 “我们看到的对话,每句结束都会有省略号,这是你的习惯,也是你认为有特点的聊天方式,刘波没有这样的臭毛病,他甚至都不会写标点符号。” 肖明的脸开始抽搐,显然他已经紧张到了极点,却依然鬼使神差的反驳着:“那又能证明什么?证明孙明是我杀的?” 我似笑非笑的摇摇头,“你告诉警察说他打伤你,那你告诉我孙明用什么打伤的你?” 他大声喊着,想用声音压制住内心的恐惧:“我说了,我没有看清楚!” “你瞎么?他近视眼你也近视吗?用什么打你都看不清楚?你还能看到什么?水房里没有石头没有钢管,孙明的尸体旁边只有草和石子,他用拳头打破你的脑袋?他柔弱的像个女人,怎么可能打动你?你的身材可以装他两个,就算他站在窗台上,都有打你的距离了,你就没有力气把他拉下来吗?你蠢,你当别人都蠢吗?”我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一拳头打在肖明的脸上,让他清醒也让我自己清醒。看到他狼狈的倒在地上,我却没有一丝怜悯的继续大喊:“孙明死的那天晚上警察已经怀疑你了,要不是我帮你瞒着你早就被抓了,你知道不知道!” 肖明开始跪在地上哀求我,任由眼泪如何涌出他都无意理会,眼神已经像是快要淹死在水里的人,想要伸手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哥,哥你救救我,你不能告诉警察,我会死的,我会被枪毙的,我这辈子就完了。” “你完了?刘波和孙明呢?他们连哀求都没有就这么死了,如果当时他们这样求你,你会答应吗?”我甩开肖明紧抓着我裤腿的手,一路走回了宿舍,这一刻他仍跪在篮球场痛哭,而我站在宿舍楼下抬头看着刘波坠楼的位置,似乎看到一个人影在对我招手,我低头看向孙明死去的地方,他微笑着在对我说‘不要放过他。’ 8 但是,我坐在寝室的床铺上无法拨打出110,我不忍心看到最后一个兄弟也被自己的兄弟害死。 肖明一直没有回来,他也没脸回来,我只想他就这样回家去,退学,离开这里,离开我的视线,让他在悔恨中度过今后的生命,让他用刘波死后的代价活着,让他每夜都看到孙明的微笑,可是,他没有,他站在教学楼的楼顶,看着对面刘波坠楼的地方,给他的妈妈发出了最后一条信息:“妈,我的赔偿金会让你和爸爸过的更好,我无法面对你们,无法再面对自己,咱们都是杀人凶手,杀了刘波全家,而孙明却成为咱们肖家手中最冤恨的死魂,杀人是要偿命的,我不能像所有人说出真话,我只想带着谎言死去了……” 肖明坠楼的时候,校园里非常的安静,没有嘶吼声,就连头落地的声音都被大家误认为是梦中的偶然。 但是,早上传来的尖叫声划破了少有的宁静,肖明的死状如同刘波和孙明一样,脑浆爆地,四肢断裂,双眼突兀,嘴里流出的红血还夹杂着震落的牙齿…… 警察问我,肖明为什么自杀,我的回答只有不知道…… 学校的谣传更胜一筹,506接连自杀,最后自杀的一定会是我…… 我站在寝室靠窗的位置,背对着窗外,看着空荡的房间里如今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想起那时我们一起砸了班主任的玻璃,一起赔钱一起接受处分;我们喝醉酒站在女生宿舍楼下面喊着校花的名字,被楼上泼了一身的洗脚水;我们为孙明打抱不平,去隔壁宿舍群殴那个找他要钱的人;我们守在医务室里呆滞的看着肖明的输液器一滴一滴的流进他的血管里;我们在刘波睡着的时候,偷拍他的裸照在打上马赛克发到群里;我们在球场上汗流浃背,看到喜欢的女孩都会装作硬汉继续死拼;我们听着BEYOND的歌,一起唱着《光辉岁月》…… 我的眼泪淹没了眼眶终于流了出来,压抑在心中已久的悲伤终于得到了释放,以为刘波自杀我很愤恨,他不懂得珍惜生命,看到孙明的死我无法为他惨不忍睹的死状落泪,最后肖明的真的自杀了,他带着一肚子的谎言去了另一个世界,我更不会为他而哭。 我的眼泪是为了另一个说了谎的人,那就是我自己。 我看到刘波站在了楼顶,他带着对家人的爱的而死去,不论是亲生父母还是肖家,他停在那里像我招手,我回避了他死前的眼神。我和孙明同时看出了聊天记录中的不对劲,也看到了孙明被肖明叫了出去,却没有阻止。我一次又一次的进入警察局,也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解脱心里的惶恐。我没有拨打110举报肖明的罪行,是因为有一个秘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敢问会有哪个亲生父母会让自己的儿子做一个杀人凶手,答案只有一个,他也是领养来的。 而我,这个一直谎称家庭美满的人,却是一个真正的孤儿,我将步入永夜的黑暗走进肖家,成为他们的新儿子,继承所有,包括肖明和刘波的赔偿金……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请听清楚我的谎言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6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