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不上的电梯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8:59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7146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8分钟
简介:大都会花园广场是栋纯写字楼,总共有33层,这里的公司全部统一实行双休制,所以一到周末整栋楼基本上都是空的,除了保安例行公事巡逻之外,几乎没……
大都会花园广场是栋纯写字楼,总共有33层,这里的公司全部统一实行双休制,所以一到周末整栋楼基本上都是空的,除了保安例行公事巡逻之外,几乎没有其他人。 前段时间,大都会花园广场发生了骇人听闻的事情,有个女孩子在这栋楼里失踪了,查看监控视频发现,这个女孩子进入电梯后,将全部楼层的按钮全部按一次,随后立正躲在电梯死角处。 大约20秒后,电梯仍未关闭,女孩子将头伸出查看,之后小心翼翼地走出来。在外面站了大约30秒,她双手抱头进入电梯,再度将全部楼层的按钮按一次,最后女孩子又走出电梯,手舞足蹈,似乎在对谁大声嚷叫,随后又像数数字一样掰自己的手指,大约15秒后,女孩离开电梯,从监控范围消失。 而诡异的电梯在女孩离开后,依然开着门静止了一段时间,此后才关闭。电梯门关闭后,又似乎正常运作起来,毫无异状地开关了数次,也运行到了其它楼层,但每一次开关,都没有任何人进出。 这段诡异的视频疯传当地,弄得人心惶惶的,而更加令人惊恐的是,几天之后,人们在天台的一个水箱里发现了女孩子的尸体。 物业报了案,但是许多天过去了,还是没弄明白女孩的死因和那段诡异的视频,更不用说破案了。 这件事情使得广场里的业主们提心吊胆的,只要下班时间一过,写字楼里就几乎没有什么人,保安也懒得再巡逻,大多数时候都窝在保安室里,只是偶尔出来走一趟,整栋楼显得更加冷清,不明就里的人还以为这是座空楼。 其实,这已经不是大都会花园广场第一次发生这样有关人命的大事了,就在两个月前,有个清洁工就从天台上掉下来死了,警察查验现场的时候发现旁边有一块踩烂的香蕉皮,从而大致判断她是意外死亡的,不过这清洁工的尸体送到太平间的当天晚上就莫名其妙地失踪了,警方觉得事情蹊跷,就悬赏五千寻线索。 而据旁边看守烟酒店的老太太说,几年前大都会广场就发生了多起失踪和死亡案件,算起来应该有23件,但是最后警察也查不出什么原因,破不了案,失踪的人也找不到。 小钗也是大都会花园广场里的员工,她所在的公司在24楼,她非常敬业,虽然是个女孩,胆子却比一般的男孩子还要大,经常一个人留在公司加班,很晚才回去。自从发生诡异的失踪死亡事件后,大楼里的温度似乎降低了不少,即使外面大太阳,里面还是异常冰冷。她不以为然,也许是心理作用吧,她认为当时应该是歹徒在电梯外使用某种手段,反复控制着电梯不让关,女孩出来后,他又消失,最后女孩离去,他尾随跟踪,最后残忍地溺死了她。 这个歹徒大概和这个女孩有仇吧!她这么想着,也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仍然和平常一样上班下班,偶尔周末也来公司加班,她心里装的都是公司的事,把公司当成了自己的家,她是个敬业的员工。 这个周末是个阴天,天阴得似乎要下雨。小钗想,这种天气不适合出去玩,不如去公司加班吧,把昨天领导交代的一个策划案完成,周一的时候营销就可以拿着这个方案出去谈合作了,同时这样也能给老板留下良好的印象。 于是她又来到了大都会花园广场,看见大门口处的两扇玻璃门关着,里面没有一个保安。 大概在保安室里睡觉吧。她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玻璃门“咣当”、“咣当”来回重重晃了几下才缓缓地合上。 玻璃门一关上,所有的喧闹声都被隔绝在了外头。大楼内一片死静,一个人也没有,冷冷清清的,空荡荡的大楼里,只有小钗一个人走动的声音,“噼啪”、“噼啪”,小钗轻快的脚步声有节奏地回荡在整座大楼里,她要赶着坐电梯上去,到公司里尽快把事情做完。 大都会花园广场有好几部电梯,小钗平常喜欢坐最里面的一部,她快步走到那部电梯前,刚要按下开关,突然发现电梯左侧墙上贴着一张纸,她不经意地瞟了一眼,以为是物业贴的告诉大家要注意安全之类的通知,但就在刚看向那张纸时,陡然一行刺眼的大号黑体字一下子刺入了她的双眼——“死亡警告”,这张纸的标题写着“死亡警告”四个大字。 小钗不由得停了下来,心想这是物业贴的吗?怎么用这种耸人听闻的标题,太没素质了吧!她边想着,边走过去仔细看那张纸。这是张普通的A4纸,白底黑字,标题下面写着几行字,“当你一个人坐电梯时,进电梯后,去哪一层就按哪一层的按钮,不要按其它层的按钮,更不要按下全部楼层的按钮!听话!否则,你会死得很惨!”下面落款是,离地狱最近的人。时间是,2013年2月23日星期六。 果然是今天贴的,难怪昨天没见过。看这落款应该不是物业贴的,物业也没这么傻,这准是谁在搞恶作剧!小钗心想,但谁会无聊到这种地步,网络上类似这种东西挺多的,像什么扔此漂流瓶者三内年必发大财、不扔者穷苦一辈子,看了帖子不转者出门被车撞死、家中亲人病死等,这些人非常讨厌,这等于在变相诅咒别人,但小钗每次看到了都基本无视,这些日子下来也没遭过什么厄运,她更加相信这些东西都是假的,这个所谓的“死亡警告”估计也是一样。不过,保安也真是的,都不出来巡逻下,万一弄得人心惶惶的怎么办,这楼还会有人住吗? 她突然想到上次那个诡异死去的女孩子当时摁了全部楼层的按钮,她是不是也看到了这个死亡警告,警告里劝她要听话,但她不听话,结果死得很惨。 想到这里,小钗的心突突跳了两下。 她回身看了看四周,大楼里只有她一个人,静悄悄的,除此之外,再没有一个活的东西,保安室的门就在大门旁边,但此刻紧紧闭着,似乎也没人在里面,而透过玻璃门往外看,天阴沉沉的,门口那边看不到一个行人经过,也听不到往日让人闹心的车鸣声,更没有可疑的人在那里徘徊,有风“呼”地一下,卷起了门口地上的一个白色垃圾袋,垃圾袋被迫飞起盘旋,似乎不想离开广场周围,但风加大了力度,一下子将垃圾袋狠狠地甩向了远方。 小钗怔怔地看着垃圾袋逐渐消失,心里头居然莫名地可怜起它。她甩了甩头,这是怎么了,一个垃圾袋而已,它的最终下场就是被清洁工给收拾,清洁工其实就是这些垃圾的收尸人。 收尸人?这形容得太贴切了,小钗为自己能想到这么妙的词语沾沾自喜。 她转过头来,又看了看那张纸,哼了一声,不坐这部电梯不就得了吗。于是,她走到旁边的一部电梯前摁下了按钮,但等了半天,门依然紧闭着。她恼怒得重重拍了下开关,然后挨个把其它电梯的按钮全都按了一遍,但等了很久,居然没有一部电梯打开。 怎么回事?估计是物业为了省电,只开一部电梯吧!小钗愤愤地想,这不是要逼自己坐那部贴着死亡警告的电梯了? 不如走楼梯上去吧,但走上去至少得七八分钟,到了公司可能还要休息一阵,这不是浪费了不少时间了吗,这些时间可以为公司做很多事啊,而坐电梯上去却可以省下不少时间。小钗想了想,还是坐电梯吧,怕什么,为了防备歹徒袭击,今天自己带着刀呢! 想到这,她又走到那部电梯前,看了看旁边的死亡警告,摸了摸口袋里的小刀,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摁下了向上的开关,电梯门发出了隆隆的沉闷声响,缓缓地往旁边打开。她摁住开关不动,警惕地上下左右查看,电梯里面还是跟往常一样,天花板上也没什么异常。 她忽地一下子转过身,后面一个人影也没有,她开始慢慢地转着看着,四周空荡荡的,大楼里还是只有她一个人。她最后看了那死亡警告一眼,然后慢慢地走进电梯,然后又一下子转过身来,面对着电梯口。 小钗突然有种视死如归的感觉,但想想又觉得好笑,干嘛这么迷信,一张破纸而已,自己的胆子今天怎么变得这么小,平常天不怕地不怕的豪气跑哪去了,即使有恶人出现,就拔出刀跟他拼命。 这么想着,她笑了一下,伸出手逐一把各层的按钮全部按下,又伸出头朝外看了一眼,然后马上退到电梯的一个角落里,缩起身子,静静等待着电梯门关上。 可等了好一会儿,电梯门还是没关上,也没有其它异状发生。怎么回事?小钗觉得奇怪,是不是有人在外面按着,可之前都没看到人啊。她摸了摸口袋里的刀,小心地将头伸出电梯外查看,还是没有看到人。她又慢慢地抬起脚,小心翼翼地走出电梯,左右看了一下,却连个鬼影都没有,电梯的向上开关键还亮着红灯。 这电梯以前也出过这样的问题,大概是要按一下里面的关闭键吧。她又走进了电梯,全部楼层的按钮红红地亮着灯,她狠狠地按下了关闭键,但是电梯门依然纹丝不动。她又走出电梯看是不是外面的按钮出了什么问题,但一切如常。 小钗第三次走进电梯,心里说,如果这次还关不上,就走楼梯。她又使劲地摁下了关闭键,等了一会儿,电梯门还是固执地敞开着。 估计是电梯坏了,这物业也真是的,电梯坏了多次也没人管。她气哼哼地走出电梯,准备从楼梯跑上去,但刚走出一步,猛地看见电梯右边面对着墙站着一个形似侏儒的矮人。她“啊”地一声叫出来,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她往后踉跄几步这才稳住,同时手摸向口袋,准备掏出小刀。 形似侏儒的矮人缓缓地转过头来,小钗定睛一看,原来是个小女孩,顿时松了一口气,小女孩大概五六岁的模样,穿着十分整齐,只是脸色非常苍白,几乎没有一丝血色,她有两只大大的眼睛,只是却显现出与她的年龄极不相称的忧郁神态,她的眼角边有道泪痕,似乎刚刚哭过,她转过来的时候,一丝鼻涕刚好流下来,挂在鼻孔处,晃来晃去。 哪来的一个小女孩?也许是保安的孩子吧,他把孩子一起带来上班了。小钗注意到她的手正按着电梯的打开键,原来是这小女孩淘气,难怪一直关不上。小钗就和蔼地对她说:“小妹妹,要听话,不要按着开关,姐姐扮小兔子到楼去给你拿糖果吃。” 小女孩立即松开了手,小钗对她笑了一下,暗自偷笑,姐姐我才没空给你拿什么糖果呢,但她一时忘了怎么装小兔子,只得装模作样抱着头,快步走进电梯,一边再度将全部楼层的按钮按了一遍,一边想,我让你不知道我去哪一层,就可以摆脱你了。她按上了关闭键,可又等好久,电梯门还是没关上。她恼火了,这小孩子真淘气,看来要好好教训她一顿。 小钗走出了电梯,果然看见那个小女孩的手又按着电梯的打开键,她见小钗在看她,也盯着她看。小钗本想发火,但想对一个小孩子没必要这样吧,于是她耐下心来,和颜悦色地说:“小妹妹,姐姐真的上去给你拿糖果吃,你要听话,要不姐姐先扮兔子给你看,不,小熊,不,大灰狼,不不,大灰狼太坏了,姐姐扮美羊羊给你看,1、2、3、4、5、6……,美羊羊美羊羊,别看我只是一只羊,羊儿的聪明难以想像,有什么危险在我面前也不会去慌乱……”她边唱边手舞足蹈地跳了起来,她使出了浑身解数,想逗小女孩开心,同时又惊觉自己的文艺细胞怎么这么好,上次公司年会没上去表演真是太遗憾了,如果表演了,可能还会有哪位白马王子爱上自己呢! 她美滋滋地想着。 小女孩面无表情地盯着她看,看着看着,突然,“哇”地一声,大哭起来,那条摇摇欲坠的鼻涕立即滴落下来。 小钗愣了愣,以为自己表演得不够好。她问小女孩:“小妹妹,怎么了,是姐姐……” “妈妈不见了,我要找妈妈……”小女孩终于开口说话了,她哭着哭着,眼泪便哗哗地顺着她苍白的脸不断流下。 小钗问:“哦,你跟你妈妈来的啊,她在哪里啊?”话一说口,小钗就觉得自己问错话了,知道在哪里还用得着找吗? 小女孩却没回答她,哭得更惨了:“妈妈不见了,我要找妈妈……” 小女孩的哭声越来越大,止不住地哭,哭声回荡在空荡荡的大楼里,她哭得太凄惨了,哭得小钗的心都揪了起来,几乎都要一起哭出来。她心软了下来,安慰着小女孩:“小妹妹,不要哭,姐姐带你去找妈妈!” 小女孩立即止住了哭声,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小钗没说话。 小钗估计她不相信自己,于是就往外走了几步,回头看了看小女孩,说:“小妹妹,来啊,姐姐带你去找妈妈!” 小女孩开口问:“姐姐,你在骗我吗?” 小钗摇了摇头说:“姐姐怎么会骗你呢,咱们先去保安室问问保安叔叔吧!” “哐当”,就在这时,电梯门突然一下子合上了,它阴险地将电梯内的世界和外面的世界隔绝开了。小钗看着顶上的数字跳动,两层,三层,四层……,电梯正常运转起来了,它对每一层敞开怀抱,除了第一层。 小钗怔怔地看着,小女孩却高兴起来了,她奔了过来,牵住小钗的手,兴奋地说:“妈妈,我要找妈妈!” 小女孩的手有些粗糙,小钗觉得很奇怪,却也没多想,她看了电梯一眼,然后拉着小女孩走到保安室门口,使劲地敲了几下,没人回应,大概真没人在里面。她问小女孩:“你和你妈妈在哪里走散的啊?” 小女孩说:“姐姐,我带你去。” 说着,小女孩紧紧抓住她的手,转身往一个通道走去。小女孩的手十分冰凉,小钗只觉得身上的温度正一点一点地被那手冷却下去。看着身旁的小女孩,她猛地想到一个问题,自己刚才在电梯里的一系列动作和出现的情况好像跟之前在这栋楼里诡异死去的女孩一样,简直太像了!她浑身顿时猛地一颤,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那么身旁的小女孩是怎么回事?她开始仔细地回想,之前进来的时候明明没有一个人,走进电梯时周围也没有人,并且前两次电梯开关被强行摁住,自己出来的时候也没有看见这个小女孩,但是第三次就看见了这个小女孩了,她怎么会在那么短短时间内无声无息的出现,周围也没有什么躲藏的东西啊,她为什么要把电梯的开关摁住,跟自己开玩笑吗?她的妈妈不见了,现在自己要陪着她去找,去哪里找,能找到吗?她是否是谋害诡异死亡女孩的凶手…… 小钗吓了一跳,看了看小女孩,跟一般大的小孩子没什么分别啊,而且好像还更迟钝点,应该不可能吧,这么小的孩子都成了凶手了,这世界不就乱了。 不知不觉,小女孩拉着她拐到了一个通道,看着很陌生,小钗觉得奇怪,自己在这里工作一年多了,好像从没来过这里。 通道里亮着昏黄的灯光,那不远的尽头有一部电梯,小女孩紧紧拉着小钗走到了那部电梯前。这部电梯很奇怪,一般写字楼的电梯门都是采用薄钢板或不锈钢板做成的,而眼前这部电梯的门却是用透明玻璃做成的,里面的空间一览无遗,那里面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摆设。 小钗问:“小妹妹,你这是要带姐姐去哪里啊?” 小女孩抬起头来,看着她说:“找妈妈啊,姐姐你答应过我的,不许反悔哦!” 小钗突然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她将走上一条不归路,就立即用力甩手,想甩开小女孩立即回家去,但小女孩的手却显得非常有力,她紧紧地抓着她,甩也甩不掉。小钗心里暗暗吃惊,一个小女孩怎么有这么大的力气。小女孩的眼里马上噙满了泪水,说:“姐姐,你不要走,你要带我去找妈妈,妈妈不见了,妈妈不见了,我要找妈妈……” 小钗见小女孩要哭了,心立时软了下来,低下身,替她擦了擦泪水,说:“好好好,姐姐不走,姐姐带你去找妈妈。” 小女孩按下了电梯的开关,“嘀”,电梯门一下子往旁边打开了。 两个人走了进去,小女孩按下了24楼的按钮。小钗一惊,这不是自己公司所在的楼层吗,她的妈妈就在那里吗? 小钗问:“你和你妈妈在24楼走散的啊?” 小女孩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她紧紧抓着小钗的手,把小钗都抓疼了。 电梯的玻璃门隆隆地关上了,它缓缓地上行,像极了一只变异的壁虎,一层接一层努力地往上爬。 小钗的心跟着悬了起来,透过玻璃门,她清楚地看清了每一层的情况,但她越看越惊,只见每一层都亮着灯,但每一层对面的墙上都贴着一张图,那图很大,盖住了整面墙,图里只有一个人,有男人,有女人,有老人,有小孩,他们都瞪着眼睛盯着电梯,盯着小钗。 怎么以前没见过这样的装饰,难道今天物业又统一做装修了? 小钗在玻璃门的反光中看到小女孩也一直在盯着电梯外面看,她没有说话,但看她的样子似乎是在欣赏,小钗忽然看见她的嘴角微微地翘了起来。小女孩很快发现了小钗在看她,于是她也通过玻璃门的反光看着她。小钗的心一紧,她为什么盯着自己看? 小钗开始防备着小女孩,准备往旁边挪去,小女孩却突然抬起头来对她笑了一下:“他们都死了!” 小钗吓一跳:“你为什么这么说?” 小女孩把目光重新转移到了对面的墙上,小钗发现她的眼神变得十分凶狠,像是看到了什么令她愤怒的东西,她咬牙切齿地说:“这是报应,他们都该死!” 小钗:“小孩子不能乱说话!” 小女孩闭上了嘴,电梯间里一片沉默。 当电梯缓缓爬到23层的时候,小钗看见对面墙上也是一幅画像,里面画着一个女孩子,很年轻很漂亮,小钗突然觉得这个女孩子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见过,猛地,她想起来了,这不就是在这座楼里诡异死去的女孩吗? 这里为什么要贴着她的画像? 小钗的脸色大变,刚要开口问小女孩,“嘀”,电梯到了24楼,玻璃门隆隆地打开了。 灯光还是很昏黄,对面的墙上也贴着一张图纸,不过准确地说来,这是张白纸,纸上什么东西也没画,一张大白纸贴在了24楼的墙壁上。小钗觉得它更像一块白布,就像平常参加追悼会,那里挂着的白布一样。 到了这一层,小钗感觉熟悉极了,她的公司就在前方左拐处。 小女孩抓着她的手走出了电梯,拉着她,却往右边拐去了。小钗记得右拐过去是另一家公司,再过去就是一堵墙了,就问小女孩:“你和你妈妈真的在这里走散的吗?” “妈妈,妈妈,我要找妈妈,妈妈不见了!”小女孩突然尖叫起来,更加用力地抓住了小钗的手。 小钗疼得叫出来:“你轻点啊!” 小女孩看着她,说:“我要找妈妈!” 小钗挣脱不得,又不忍心伸出另一只手去揍小女孩,只得说:“好好,走吧。” 小女孩回过头去,继续抓着她的手往前走。 “嘀、嘀,咚”,小钗忽然听到前方响起了一阵怪异的声音,她甩了甩头,仔细地听,听起来像是滴水的声音,越往前走,声音就越大。她们走过了隔壁的一家公司,直接往前方的一堵墙走去。 小钗愣了愣,问小女孩:“喂,小妹妹,前面走不了了,你没看见吗?你妈妈没在这里,我们到其它地方去找吧。” 小女孩却没理她,抓着她的手继续往前走,在走到距离那堵墙约三米的时候,停了下来。小女孩突然抬起头来,对着小钗诡异地一笑,然后轻轻往旁边的墙壁一推,竟然推了进去,她竟然从墙壁间打开了一扇门。 门往里开着,小钗听到了那里面密集的水滴声,顿时大吃一惊,往里看去,只见那里同样一片昏黄,有光线,不过一眼就看到是角落里点着的三支蜡烛发出的光,烛火静静地燃烧着,冷冷地照着房间的一切。 房间里并没有多余的摆设,空荡荡的,只有对面的墙上露出了一个成人大小的洞穴,那里黑糊糊的,看不太清楚,地上全是水,估计可以没过自己的脚脖子了,有水珠不断滴落其间,溅起了朵朵小小的水花。小钗抬头一看,天花板上密布着大大小小的水珠,它们正如雨水般不断地往下滴落。 这里是什么鬼地方,什么时候漏水漏得这么厉害?“嘀咚”、“嘀咚”,水滴的声音打在水里,却像打在了小钗的心里,小钗全身一阵发冷,这地方太诡异了,必须离开!她使劲地挣开小女孩的手,就要不顾一切地跑出去。 但就在这时,门“砰”地一声,由内往外,被重重地关上了。小钗冲到门前,用力地敲打喊叫,但那扇门却如铜墙铁壁般,纹丝不动。 小钗几乎绝望了,她听见小女孩哭了起来:“妈妈不见了,妈妈不见了,妈妈,妈妈……” 凄惨的哭声夹杂着水滴声,直让小钗毛骨悚然,她见小女孩走进了水中,弯着腰,边哭着,边用双手用力地在水里划来捞去,像是在找什么。 小女孩的全身都湿透了,她哭着走了一圈,却一无所获。她站在水中央,放声大哭,水珠不断滴落在她的脸上,混着她的泪水,滑进了水中。 一会儿,她停下来了,慢慢地站起身。小钗看见她的手里拿着一个很大的相框,相框上都是水,她用袖子仔细地擦干,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在三支蜡烛后面,接着她跪了下来,哽咽地哭喊道:“妈妈,你为什么一直不说话,出来抱抱我啊……” 借着昏黄的烛光,小钗看清了那是一个中年妇人的照片,这妇人长得奇丑,长着三角眼,脸上坑坑洼洼,鼻梁不正,嘴巴还特大。小钗觉得很眼熟,仔细一想,大吃一惊,这不就是前不久从天台上摔下来的清洁工吗? 说起这个清洁工,这栋大楼里简直无人不知,因为长得丑陋,做事情特别慢,又没有什么脾气,所以就有好事者经常捉弄她,将茶叶倒进水槽,将烟头扔进尿槽堵住下水道,让她急得满头大汗都是小事,更有甚者,还会将口水吐到她的水杯里,而他们经常做的就是趁她不注意时,扔个香蕉皮、西瓜皮之类的,等她中招摔倒后,就哈哈大笑,小钗有时候也喜欢这样做,她觉得挺好玩的。 这个清洁工在受到别人的捉弄后,总是默不作声,也没有去告状喊冤,最多躲在角落里流几滴眼泪。最后她是踩着一块香蕉皮摔下天台的,关于那块香蕉皮是谁扔的,自然没人承认,也没有人去深究,只是没了这个清洁工,大楼里就少了很多乐趣。 听说这个清洁工还有个女儿,不过据说已经在一场大火中被烧成了精神病,后来从医院里逃出来,之后便再无音讯,不过像这样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平凡人没有谁会去想念,清洁工就这样逐渐淡出了大家的记忆,小钗也几乎忘了有这个人的存在,但是如今,她的照片却出现在了这个诡异的房间里,谁把她放在这里的?眼前的小女孩就是她的女儿吗? 想到平常捉弄这个清洁工的场景,现在面对着她的遗照,小钗不由得一阵毛骨悚然,此刻那清洁工正瞪着她丑陋的三角眼盯着自己。 小女孩跪着哭了一会儿,止住了哭声,转过身走到小钗的跟前,然后拉起她的手,抬起头来,可怜巴巴地乞求着:“姐姐,妈妈,不见了,姐姐帮我找妈妈……” 小钗一心想离开这鬼地方,就说:“小妹妹,你妈妈肯定不在这里,咱们出去找,告诉姐姐这里怎么出去?” “不!”小女孩又尖叫起来,指向那黑洞,“姐姐,妈妈在那里,姐姐快带我去找!” 小钗死活不肯,但小女孩的手劲却一下子加大了,如钳子般紧紧地夹住了自己的手,动弹不得,一动,手骨头几乎要裂开。小钗痛得要命,小女孩紧紧抓着她的手往那洞穴处走去,小钗不得已,只好深一脚浅一脚地跟着小女孩走到了洞穴前。 借着昏黄的烛光,小钗惊奇地发现洞穴里边是一段完好的楼梯,再走近看时,楼梯上下皆通,好像跟平常走的楼梯没什么两样。 小女孩没再说话,她抓着小钗的手走进了楼道,然后往上走。 她们渐渐走远,房间里又恢复了平静,但就在这时,只听“哗啦”一声,竟从水里钻出了一个人,这个人披头散发,看身形似乎是个女人。她立在水中,往四周看了看,然后走到那张遗照前,看了一会儿,发出尖细的声音:“真好看,孝顺的孩子啊!”接着,她伸出布满醒目刀痕的手,一把抓住相框,然后转身,连人带着相框再次潜入水中。 房间里很快就只剩下了”嘀咚“、”嘀咚“地滴水声了,微弱的烛光颤巍巍地发着昏黄的光,照着楼道里可怜的一点空间。 楼道里没有其它灯光,往上黑漆一片,往下也是黑糊糊的,小钗她们两个摸黑往上走,似乎走了四五层,小钗听不到了水滴的声音,四周立时陷入了一片死静。小钗在黑暗里,看不见小女孩的表情,不知她是否正在仔细观察着自己,她的眼睛在黑暗中特别明亮,随时防备自己逃跑。小钗的心突突直跳,刚才她分明叫那个清洁工妈妈,那她就是清洁工的女儿了,不过清洁工的女儿不是被火烧死了吗?怎么回事?现在她要带自己去哪里,她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口袋,小刀还在,顿时稍稍松了一口气,万一遇到危险,就一刀捅死对方,杀了她,不管她是人是鬼,是小女孩,还是侏儒改装的女人! 她们又往上走了几层,小女孩突然停住了,松开了紧抓着小钗的手。小钗的心一紧,同时,她听到了“哗啦”一阵金属撞击的声音。 她要行动了! 小钗连忙摸向口袋,刚想掏出小刀,眼前却是大亮,刺眼的光芒一下子照了过来。她适应不了,连忙用手挡住眯起了眼睛,一会儿觉察到没什么动静,这才放下手,慢慢睁开眼睛,却不由得一愣,这里是天台啊,太熟悉不过了,有一次她还在这上面跟一个心仪已久的男生表白呢! 但现在不是回味的时候,她警惕地往旁边看去,只见小女孩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小钗问:“你带我到这里来干什么?” 小女孩说:“找妈妈啊,我妈妈在那里面。”说着,她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大水箱。 小钗一惊,那个诡异死去的女孩之前就是死在了水箱里,难道她妈妈现在也死在那里吗?不可能啊,她做清洁工的妈妈不是坠楼死了吗?这小孩子的精神病还没好,尽说胡话!小钗深吸了一口凉气,对这种神经病要先把她稳住,就说:“你妈妈在里面做什么?” 小女孩说:“我妈妈是个清洁工,也是个水电工,她可能干了,听说天台上的水箱坏了,他们就叫我妈妈过来修了。” 小钗听到这里,更加确定这就是清洁工的女儿,她的脑袋被烧坏,以至于还不知道她妈早就死了。小钗忽然又想到之前警察悬赏五千寻清洁工的线索,这五千块刚好可以让自己买心仪已久的化妆品啊,现在小女孩说她妈在里面,是不是意味着她妈的尸体就在里面呢?想到这,小钗又紧张又激动,她缓下脸色问:“那快叫你妈妈出来啊!” 小女孩说:“我不敢叫,怕妈妈打我,都是因为我贪玩,才找不到妈妈……” 这小女孩虽然傻,但还挺懂事的,小钗笑了笑,说:“那姐姐帮你叫妈妈。” 小女孩高兴极了:“好,好,好啊!” 小钗笑着走到水箱边,敲了敲,装模作样地唤了声:“大姐,大姐,在吗?” 可是叫了半天,水箱里还是没什么动静,她看了看小女孩。 小女孩朝上面指了指,小钗抬头一看,水箱的出入口就在上面,小女孩的意思是让她到上面叫。 水箱高有两米多,但这对小钗来说并不算难度,她在学校的时候,就是个攀爬高手。于是,她手脚并用,双手攀住水箱壁,右腿一蹬,一下子就爬上了上去。到了水箱顶,她发现水箱的出入口处有铁盖盖着。 她深深吸了口气,然后用力掀开了铁盖,露出了一个狭窄的洞口,她愣住了,这么小的口,尸体是怎么被放进去的?她看了一会儿,然后俯下身子,往里看,里面却是黑糊糊一片,什么也看不清,她又装模作样地朝里边喊叫了几声,但回应她的是自己阵阵的回音。小钗心想,应该被这疯子骗了吧! 想到这里,她抬起头来,转过身,刚想结束这无聊的游戏,猛地,她看到小女孩就站在她的后面。 小钗大吃一惊:“你怎么……” 但话音未落,小女孩突然尖叫着扑过来,从背后死死地掐住小钗的脖子,把她往水箱口处使劲地按。小女孩的力气出奇地大,小钗惊吓慌乱之下,整个头很快被塞进了水箱,一股腐臭的气息顿时扑面而来,熏得她几乎要窒息过去。 她的头虽然进入了水箱,但是肩膀还卡在外头,小钗强打精神,伸手往后摸,想拔出小刀,一刀杀了小女孩,但手还没碰到装小刀的口袋,就被狠狠地踹了一下。小钗痛得眼泪都掉出来了,接着她感觉到水箱口被缓缓地撑开,水箱口变得越来越大。她大惊,双手立即撑住水箱口顶住,想挣扎着站起来,但就在这时,只听“砰”地一声,小钗感觉脑袋被一个重物狠狠地砸中,顿觉脑中轰地一片闷响,变得昏昏沉沉的,全身同时一阵发软,接着又感觉到身子被用力推进了水箱,她想挣扎反抗,却再无丝毫力气,“咚”,她一头栽进了水中,四周的水顿时兴奋地往她的耳鼻口猛灌,她忽然想到既然知道这小女孩是疯子,为什么还要听她的话,为了五千块的赏金吗?自己怎么这么傻,这么贪,那小女孩真狠啊…… 不,她是小女孩吗?她的手那么有力,那么粗糙,她应该是个侏儒女人…… 小钗的身子越陷越深,呼吸越来越困难,意识逐渐开始模糊,她忽然又觉得自己回到了童年时代,她喜欢玩一种过家家的游戏,将老鼠五花大绑,然后扔进水里,看着它在水中挣扎,多好玩啊……可自己现在不也是这样的下场吗?…… 小女孩看着小钗挣扎着沉入水底,脸上浮出了一丝笑意:“妈妈,又一个欺负你的人不见了!”说着,她“砰”地一声,牢牢地关上了水箱盖。 她站了起来,拍了拍手,轻轻地跳下水箱,出了天台,娴熟地锁上门,下楼穿过那间漏水的房间,很快就来到了24楼。 她走到上来的电梯口处,电梯门敞开着,它在忠诚地等着她。她慢慢地走了进去,然后转过身,看着对面,对面的墙上原本贴着一张大白纸,此时在那白纸中却画着一个人,那人正是小钗,她正瞪着眼睛看着电梯里的人。 小女孩满意地笑了笑,按下了关闭键,玻璃门电梯得到指令,像壁虎一样,载着她爬了下去。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关不上的电梯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6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