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怀鬼胎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9:00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6978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8分钟
简介:旅行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对于大多数的人来说。旅行的意义仅仅是在学习工作之余,让自己疲惫的精神适度放松,让自己的灵魂远离喧嚣,受到洗涤。然而……
旅行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对于大多数的人来说。旅行的意义仅仅是在学习工作之余,让自己疲惫的精神适度放松,让自己的灵魂远离喧嚣,受到洗涤。然而,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旅行还有其他的意义。下面,我将为大家讲述一个由旅行引发的惊心动魄的故事。 浓雾遮住了视线,绵延的山峦若隐若现。这是2011年的10月1日,当举国上下沉浸在节日的喜庆氛围之中的时候,这里却一如往常,二十几年来始终保持着它惯有的安静、神秘,或许还有那么一些阴森与恐怖。这是一条横亘在河南省焦作市沁阳市郊外一处不知名的深山的幽深的峡谷,人们称之为逍遥河谷。清澈的逍遥河水穿过乱石滩,潺潺水声如同在这空谷之中奏响的凄迷的乐曲,更显出这里的死寂。 此时,四道瑰丽的倩影身背大包小包的行李,正在这乱石滩上步履蹒跚。“你看看,小薇啊,我就说嘛,真该让你的男朋友也跟来!”其中走在最后边的一个身材较为娇小的女孩子身上背的东西最多,他一边走一边向走在最前边的一个高挑的女生抱怨着,一不小心,险些被乱石绊倒,叫苦不迭。“我说瑶瑶,之前我们不是说好了吗,这次就咱们宿舍四个人,谁也不带。”高个子女生一边走一边回眸一笑,那双丹凤眼之中透出几分的幸灾乐祸,“谁让你这么贪吃,带了这么多吃的东西啊?活该!”“行了啊,反正我是靠着她带的这点吃的东西过活了。”这个时候,走在中间的一个短发女生说道,那声音听上去很有几分中性的味道,“宋瑶人家这是为人民服务!你说是不是啊,素素?”“嗯,嘿嘿。”走在短发女孩身旁的是一个留着长发,显得文静腼腆的女孩儿。就这样,四个女孩子继续前行,走在最前边的高个子女孩子显得很是兴奋,不停地用自己的手机拍下沿途的风景。 好了,现在可以简略介绍一下这四个女孩子了。走在最前边的女孩子名叫秦小薇,走在最后边的女孩子名叫宋瑶,短发女孩名叫安静,那个显得十分文静的女孩子名叫白素素。这四位都是B市H大的艺术学院的学生,四个人又住在同一个宿舍。这次,四人趁着国庆假期打算一起外出写生。她们拟定了诸多行程,但是最后,在秦小薇的一再坚持下,最终选择了这个地方。 她们的目的地便是坐落在逍遥河谷上游的一座无人村——风门村! 雾气太浓,四个女孩子根本分辨不清太阳的方位,走着走着,几个人便失去了方向感。宋瑶掏出早已准备好的指南针,瞬间发出一声尖叫,将走在前边的三个女生吓得不轻。 “你干嘛啊?”显然,这四人之中,安静是最不安静的,“你这是要吓死谁啊?”“你……你们看啊!”说着,宋瑶颤颤巍巍地将指南针递给了出去,其他三个女生依次传看。她们赫然发现,那指南针的指针突然之间竟如同发了疯一般摇摆不定。“这什么鬼地方啊?”安静的性格是这四人之中最接近于男孩子的,不过遇到这样的事情,难免会感到惊慌,不过因为她这人尤其的好面子,是以并没有将自己内心的恐惧感完全表现出来。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啊!”秦小薇将用于拍照的手机放回衣服的兜里,不屑一顾地说道,“这里地下有一处很大的铁矿,指南针到了这里会失灵,没有什么稀奇的啊。” “可是……可是我听说……”宋瑶犹豫了半天,但最终还是说了出来,“这里……这里闹鬼啊!” “胡说!”秦小薇继续向前走,“我之前就来过这里一次,哪儿有传言中说得那么邪乎?全是自己吓自己!那个村子的景色很好,赶紧走吧!” “嗯,我觉得也是,咱不能白来一趟啊不是?相信科学嘛!”安静暗暗觉得好奇——平时四个人之中属她胆子最大,但是今天,平心而论,她确实有点儿怕了——抑或是说从一开始她就怕了。她不明白,胆子并不是特别大的秦小薇今天为何表现得这么的勇敢,和平时简直判若两人。她可不希望自己在气势上输给秦小薇。 天色渐渐转暗,迎面吹来的风透着几分的阴寒之气,大雾依然没有散去的迹象。山中不时传来不知名的鸟兽的鸣叫的声音,逍遥河的水声依旧在耳畔萦绕。 四个女孩子希望可以尽快赶到风门村——没人希望露宿于逍遥河谷。终于,夜幕降临,加上弥漫的大雾,四个女孩子真的是举步维艰。 她们的手电筒中射出的光所照到的范围十分的有限,是以出了帮助她们看清脚下的路之外,并没有派上太大的用场。 最先顶不住的自然是宋瑶。她身上背了过多的东西,本身就已经有些体力不支,再加上胆子又小,之前指南针失灵的事情本就令她惴惴不安,此刻完全陷入这凄迷诡谲的环境之中,已然濒临崩溃,险些便要哭出声来了。 “我说小薇啊,大概什么时候到啊?”安静有些按捺不住了,她搀扶着手上已然满是冷汗的白素素,一边艰难前行一边问道。 “诶,奇怪啊,明明应该到了啊……”秦小薇的声音听上去竟也无甚把握。 “你开什么玩笑?”宋瑶开始有些歇斯底里了,“你不是说你来过这里吗?什么叫‘明明应该到了啊’?你靠谱一些好不好啊!” “我……”秦小薇一时语塞,她也开始显得紧张起来,一紧张就开始看手机是她习惯性的动作。只是,这一回,她在自己的身上翻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自己手机的影子!——之前自己明明将手机放在了衣服的兜里啊! 众人停下脚步,见秦小薇在自己的身上一阵的忙活,心中都不禁“咯噔”一声,一种强烈的不安油然而生。 “我……我手机不见了!”秦小薇惊恐万分地说道,其他三名女生本能地将手电筒的光照向秦小薇的脸庞。那一张俊俏的脸蛋此时看上去竟显得格外的狰狞。 “会……会不会是沿途从兜里掉出来了?”少言寡语的白素素终于说话了。 “我不知道……”秦小薇感到一阵的头皮发麻。 “我们回去吧!”宋瑶终于崩溃了,“不管你们回不回去,我要回去!我要回家!”说完,她发了疯似的向相反的方向奔跑,瞬间便没入了浓雾之中。 “喂,瑶瑶,别乱跑!”安静的心里明白,一个人在这样的环境下漫无目的地奔跑绝对是一种极其愚蠢的行为。随即,她说道,“你们在这里别动,我去找她回来!”随即,安静勉强驱散了自己心中的恐惧,放下自己的行李,急忙向着宋瑶抛开的方向追去。 不得不承认,关键时刻,安静还是无可争议的起到了主心骨的作用。很快,出了山间的鸟兽的声音之外,安静便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与心跳的声音——这还是她有生以来头一次独自置身于这样的凄迷恐怖的环境之中。她只能大声呼喊宋瑶的名字,以此稍微削弱内心的恐惧。只是,她的呼唤如同被这山间的浓雾吞没了一般。她此刻清楚地明白,自己绝对不能慌张,她必须将来时的路熟记于心,确保自己就算没有找到宋瑶也能和其他两个女孩子汇合。 “宋瑶,你在哪儿?”安静一边大声呼喊,一边摇晃手电筒,希望能够让宋瑶尽快发现自己。只是,一切都是徒劳。安静心中暗暗忖道:这么短的时间之内,瑶瑶根本不可能跑出太远的距离啊,为什么连她的一丝动静都听不到呢?是以,她的心中也开始暗暗打鼓,脑海之中浮现出各种各样的恐怖电影中的血腥而诡异的画面。 “救……救命!”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个微弱的略带哭腔的女孩子的声音——不是宋瑶又会是谁!循声望去,安静并没有发现手电筒的光亮。 “瑶瑶,你在哪儿?”安静大声喊道,手电筒的光亮四处扫荡。 “我……我在这儿!”安静手电筒的光亮终于锁定了宋瑶的位置,她正俯身趴在前前方的乱石之中。于是,安静三步并作两步,迅速跑到宋瑶的身前。这时她才发现,宋瑶的手电筒摔坏了,行李散落一地——想是宋瑶一路奔跑过于慌张而摔倒,再加上这乱石滩崎岖不平,一不小心很容易失足摔跤。 “瑶瑶,你没事儿吧?”安静急忙将拉住宋瑶的手,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当宋瑶抬起头的那一瞬间,安静险些吓得跳将起来+——在手电光的照射下,安静赫然发现,宋瑶竟然满脸都是血!在这种情况下,她也有一种丢下宋瑶掉头就跑的冲动。 等她情绪稍微稳定下来的时候,她才明白,一定是宋瑶摔倒的时候磕破了头,恐惧之感瞬间减弱,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关切之情,她赶紧从那些散落在地上的行李之中找出一些纱布以及一些专治跌打损伤的药品给宋瑶的伤口做了一些简单的处理。 不过,由于宋瑶的行李之中食物居多,安静找齐这些东西着实费了一番工夫。四个人重新汇合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宋瑶显然依旧惊魂未定,是以,话也少了许多。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白素素的表情有些异样,秦小薇倒是一如往常,看上去似乎也只不过依然对丢手机的事情耿耿于怀。也不知道这半个小时之中究?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⑸艘恍┦裁矗簿惨参尴鞠肝省? 四人没有退路,只有继续按照秦小薇所指的方向前行。又走了十五分钟左右,终于乱石滩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齐膝的荒草。 秦小薇略带兴奋地指着浓雾中的一团团深色的阴影,说道:“我们终于到了!”顺着秦小薇手指指着的方向放眼望去,浓雾中那一片片深色的阴影如同矗立在这荒草之间的一座座高大的墓碑一般,阴森恐怖。是以,其他三人并没有因为成功到达目的地而感到一丝的欣喜。 “我说……这地方儿,怎么透着一股邪气儿啊?”安静望着这座无人村在大雾之中的剪影,心里很是没底。 “嘻嘻,只不过是你的心理作用而已。”秦小薇显得格外的兴奋,仿佛这座村子对于她来说有着极其强烈的新引力。 于是,四个人迅速找了一处地方,搭起简易的帐篷,为今晚在这里过夜做准备。不过,四个人此刻并无睡意,于是在帐篷的旁边生起火来,四个人围坐在篝火旁,从行李之中取出食物来大快朵颐——经历了种种,四个女孩子确实饿坏了。只是,四个人似乎各有心事,没人开口说话,气氛显得很是尴尬。 “咱们玩些什么吧,你们不觉得这么干坐着吃东西很是无聊吗?”秦小薇终于忍不住开口说话了。经她这么一提醒,其他三个女生方才恍然——这还是几个人第一次出现这样的状况,以前在宿舍的时候,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冷过场。就算是平时寡言少语的白素素在宿舍里的时候也显得很是活泼好动。 “那……玩些什么啊?”经过这么长时间,宋瑶似乎从刚才的惊吓之中恢复了过来,见这段时间没再发生什么古怪的事情,因为平时本来就爱玩,一听秦小薇的提议,也不禁动了心。 “我们玩‘真心话大冒险’吧!”说话的同时,秦小薇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副扑克牌,目光之中满是期待之情。 “真心话大冒险”?其他三个女生不禁面面相觑——平时她们在一起的时候几乎没有玩过这样一个游戏——或许可以说,她们不太敢玩这样一个游戏。她们不明白,在此刻这样的一种环境之下,秦小薇为何会提出这样一个想法。她们的心中顿时感到一种强烈的不安。不过,也没有人好意思开口拒绝,只得一起点头答应。 游戏的规则很简单,秦小薇抽取了13张同花的扑克牌,外加大小王,一共15张牌,以4最小,王最大的原则,四个人一次抽取,抽到的牌最大的人有权问抽到最小的牌的人任何问题,而被提问的人必须如实回答。四个人依次将手伸入牌堆之中,心中忐忑不安,似乎都不希望自己抽到最小的牌。 篝火在晚风中跳跃,犹如精怪诡异的舞蹈,跳跃的火光将四个人的影子拉得忽长忽短,宛如四个影子也在随之舞蹈一般。 第一轮,宋瑶直接抽到了大王,而安静则悲催地抽到了红桃4。“哈哈,安静,你惨喽!”宋瑶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拿着那张画着小丑的牌在安静的眼前晃来晃去,如同在炫耀一般。 “别磨叽,有啥想问的,赶紧的!”安静随手把那张红桃4扔回了牌堆,显得有点儿紧张。 “嗯……”宋瑶故作深沉地犹豫了片刻,随即说道,“你和咱校学生会主席王亮关系很暧昧啊,说,你们俩怎么回事儿?”此话一出,安静不由地轻呼一声,显得有些慌张——她和校学生会主席王亮关系暧昧人人皆知,而且,在这次艺术学院学生会主席的竞选之中,她有参加,她的唯一的强劲的竞争者不是别人,正是秦小薇。虽然在实力上,她根本不是秦小薇的对手,不过根据众人推测,凭借她与王亮的这一层关系,她可以轻松击败秦小薇。 “你们别误会,我也就是有几面之缘而已,别听别人胡说。”安静没有说实话,不过为了这谎话听上去更加具有真实性,她又加上了一句,“不过,我……我确实有点儿喜欢他,当然,人家肯定看不上我这样的。”众人一笑了之。 第二轮,白素素抽到了最大的红桃K,宋瑶抽到了最小的红桃6。白素素只是笑了笑,在众人正揣测她究竟会问出怎样的问题的时候,将牌扔回了牌堆,腼腆地笑了笑,说道:“我没有什么可以问的,我放弃。”话音刚落,宋瑶不禁松了一口气,并向白素素投去感激的目光。 第三轮,秦小薇的牌最大,白素素的牌最小。白素素不禁心中暗叫“糟糕”——她知道,秦小薇可没有自己这般好心,是以自己绝对不会像宋瑶这般好运——该来的,迟早还是会来的。 “你是不是喜欢刘杰?”秦小薇终于向白素素提出了这样一个致命的问题——刘杰是秦小薇的男朋友。“我……”白素素一时有些语塞——她并不是个十分会说谎的女孩子。之前她和秦小薇独处的那半个小时,秦小薇便一直和她谈刘杰,她也听得出秦小薇的话绵里藏针,但如今,秦小薇将这一层窗户纸彻底点破,这令她难以招架。一旁的宋瑶看上去比白素素还要紧张。 “怎么?”秦小薇似笑非笑地说道,“仅仅是一个游戏而已,用不着这么紧张吧……嘿嘿,再说了,你就算真的喜欢他又能怎么样?我反倒会为他高兴,这证明我的眼光不错!” “嗯。”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白素素只有点头承认。瞬间,心中的那块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游戏进行到前三轮,便已然有些进行不下去了,气氛不但没有因为这个游戏而变得轻松,反倒是四个人之间更为尴尬。 第四轮——应该是这个游戏的最后一轮了吧。秦小薇抽到了红桃2,脸上不禁露出了轻松的笑容——就算轮不到她提问,她肯定也不会是被提问的。可是,有的时候,老天爷就喜欢开这种事与愿违的玩笑——宋瑶抽到了红桃3,白素素抽到了小王,而安静则抽到了大王!这一回,终于轮到秦小薇接受审判了。 “你为什么非要把我们带到这里来?”问出这个问题的同时,安静的目光冰冷,死死地盯着秦小薇的双眼。 “我之前不是已经说过了吗?这里的景色很好,很适合写生啊。”秦小薇的语气和平常没什么两样,梁上的表情也没有丝毫的变化。 游戏结束了,大家心里都明白,四个人之中,除了有些天真的白素素说了实话之外,其他的其他的人都没有说实话,人人心怀鬼胎。四个人觉得索然无味,索性钻进那个搭帐篷睡觉——她们都已经筋疲力尽,无论是在生理上还是心理上。 深夜,宋瑶忽然被一阵奇怪的声音惊醒。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突然发现安静和白素素正木雕泥塑似的坐在自己身旁,她们的目光正齐齐望向依旧躺在原位的秦小薇。 宋瑶吓了一大跳,几乎便要叫出声来,幸好安静及时伸手捂住了她的嘴——耳畔萦绕的,是一个异常凄厉的女子的哭声,而发出这样声音的人,赫然正是秦小薇!她依然躺在自己的位置上,双眼紧闭,两道泪痕划过双颊!今夜无眠。 第二天。四个人之中,除了秦小薇之外,都没睡好。宋瑶更是对昨晚秦小薇那凄厉的哭声心有余悸。见秦小薇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正准备走出帐篷写生,心中更是惴惴不安。 “干嘛用那样看怪物的目光看着我?”秦小薇感到莫名其妙。 “小薇,你不记得昨晚发生什么了吗?”安静犹豫了半天终于开口问道。 “昨晚有发生什么吗?”秦小薇打量众人。 “啊,没什么。”安静不希望继续再纠缠在这样一个话题上,是以索性敷衍了事。 只是,当四个人走出帐篷的时候,几乎同时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划破了清晨的寂静!昨天的大雾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散去了,清晨的一缕缕金灿灿的阳光将四周一栋栋古朴的明清建筑镀上了一层耀眼的金色。 碧空如洗,衰草遍地,有的屋舍已然倒塌,仅剩下断壁残垣。此情此景,透出的是繁华落尽的苍凉与悲壮——令四个人感到恐惧的并不是这些——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她们的帐篷旁边竟然多出了一栋高大的明清老屋! 问题是,她们昨天搭帐篷的时候根本没发现周围有什么东西——就算是有昨晚的大雾的影响,她们也不至于忽略这个庞然大物。秦小薇显然是受惊不小,她的双腿开始禁不住打起了摆子。安静胆子最大,首先走上前去,推开了那老旧的屋门。 “吱呀”一声,房门大开,屋中除了一张正对大门放置的太师椅之外别无他物!更重要的是,这屋子里积尘遍布,唯有这一把太师椅竟一尘不染!其他三个女生胆战心惊地跟在了安静的身后。 “这不会就是网上说过的那把太师椅吧?”宋瑶颤声说道,“我看网上说,凡是坐过这把太师椅的人都驾鹤西去了!” “切,我才不信邪!”说着,秦小薇竟毫不犹豫地坐到了拿一把太师椅上,这和刚才还被吓得惊恐万分的她完全判若两人,“来,安静,给我拍张照片!”安静犹豫了片刻,还是从帐篷里取出了自己的尼康单反相机,为秦小薇拍下了来到这里的第一张照片。 随后,秦小薇笑了笑,站了起来,脸上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你们看,这一面墙上好像有字!”这个时候,白素素忽然指着左侧墙壁说道。 众人望去,之间墙上赫然写着几个血红的大字:心怀鬼胎者,死! 宋瑶第一个被吓得坐到了地上,白素素也被吓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这个……好像是丙烯颜料!”秦小薇此时突然说道,“而且看样子好像是前不久才写上去的——反证我上次来这里的时候还没有这几个字呢,可能是来这里的游客的恶作剧。” 经她这么一说,大家的心总算是放宽了一些,不过,每当看到那几个字的时候,众人的心中都不禁一沉,仿佛预感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一般。虽然众人心中均是忐忑不安,但是,她们谁都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是以纷纷准备家伙,四散到村子各处进行写生。 整座村子显得异常的安静,大概这个假期只有她们这一行人马来到这里,是以,四个人并没有那么拘束。写生结束之后,她们便开始在村中四处闲逛,每间屋子的陈设大同小异,已经摊散在地上的破旧家具,以及一些较为原始的陶制器皿。 总之,出了那一栋高大的老屋之外,每一间屋子之中都显得凌乱不堪,看上去举村迁移很是仓促。在这样的穷山恶水之中,交通不便,上学难,经常断水,是以,1982年举村迁移,留下了这么一个空荡荡的村子。 从某种意义上讲,村中的每一幢老屋还真有那么一点墓碑的作用。这村子本来叫做“风门村”,因为近年来发生的怪事,人们变将其误传为“封门村”了。所谓“封门”,“封门绝户”之意。即男人娶不得媳妇,女人生不出小孩。 临近傍晚,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是以,本来打算今天便踏上返程之路的她们不得不再次留宿一夜。万般无奈之下,她们将帐篷搬进了那幢高大的明清时期的老屋之中。夜幕降临,屋外的雨势似乎依旧没减小的迹象。众人都没有胃口,就连平时一向贪吃的宋瑶也没有胃口,之前带来的很多食物都没有动过。于是,简单地吃了些东西之后,众人急忙钻进帐篷就寝——如果说风门村白天显出一种平和苍凉的景象,那么到了夜晚,这里的氛围瞬间改变,如同踏入了乱葬岗一般。 所以,她们希望自己一觉醒来,天亮了,雨停了。秦小薇首先沉沉睡去。而其他三个女孩子躺在帐篷里,却辗转难眠,似乎她们都在想着墙壁上那一行血红的字:心怀鬼胎者,死!究竟如何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心怀鬼胎呢?白素素瞒着秦小薇偷偷地喜欢喜欢刘杰,宋瑶又为白素素和刘杰二人牵线搭桥,安静企图利用自己与王亮的关系在院学生会竞选之中击败秦小薇……这样看来,三个人都与秦小薇之间产生了直接或是见解的矛盾冲突,她们都知道,自己愧对于秦小薇。难道这就算是心怀鬼胎吗?自己会不会死在这里?终于,其他的三个人也渐渐睡去。 屋外,大雨如注!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声震天的巨响将白素素、安静和宋瑶从睡梦之中惊醒!她们发现秦小薇不见了!与此同时,她们听到了一个无比尖利而阴森的女子的笑声,听上去竟然好像是秦小薇的声音!于是,三个人迅速披衣起身,惊慌地跑出帐篷!老屋破旧的房门大开,强劲的狂风携卷着豆大的雨滴冲进老屋,破旧的房门在狂风的吹动之下,摇摆不定,刚才那一声震天的巨响应该就是这扇房门撞击墙壁发出来的声音!随即,更加令她们惊恐万分的一幕出现了——此刻,秦小薇正坐在太师椅上,披头散发,仰天大笑!笑声恐怖之极!她的嘴里还在不停地重复着这样一句话:“心怀鬼胎者,死!哈哈哈!……” “小薇,你……你怎么了?”此刻,就连安静也不敢上前一步。 “哈哈哈……心怀鬼胎者,死!”秦小薇对于安静的呼喊置若罔闻,整个人如同着了魔一般。突然之间,秦小薇弹簧似的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面露凶光,机械地伸出自己的右手,用右手食指笔直地指向白素素!随即,又指向了安静,最后又指向了宋瑶!“你们!……”秦小薇的声音含糊,目光呆滞,看上去如同行尸走肉。 随即,她向三个女孩子迈出了一步!三个人再不犹豫,拔腿就跑,冲入了雨幕之中!当三个浑身被淋透的女孩战战兢兢地重新回到这间老屋的时候,她们惊奇地发现,秦小薇不知道什么时候竟又回到了帐篷之中,睡得很沉,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未曾发生过一般。 三个人只得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唯有期待黎明早些到来。幸好这三个人都有待多余的衣服,要不然的话,她们非着凉不可。 “诶?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变得突然这么狼狈啊?”这是秦小薇一大早起来对三个女孩子说出的第一句话。三个女孩子知道这次又和之前的情形一样,她一定不记得昨晚发生的事情了,是以没有人主动向她提起,仅仅是向她挤出几个苦涩的笑容而已——无论如何,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 天亮了,雨停了。在返回县城的路上,秦小薇总感觉不对劲,但她无法说明究竟是哪里不对劲。期间,其他三个女孩子不发一语,一路上都是秦小薇为了调节气氛说个没完,直到回到沁阳市。那种奇怪的感觉不但没有消除,而且变得更加的强烈起来。擦肩而过的路人似乎也在用异样的目光看她,令她更加的不知所措。 登上长途汽车之后,她和白素素并排坐在一起,安静和宋瑶坐在她们的后排。汽车缓缓开动,向着她们的故乡驶去。心里悬着的石头总算落了地。秦小薇想,这次旅行的目的总算是达到了,这一天两夜的戏已经足够对其他三个女生形成不小的震慑了——没错,一切都是秦小薇一手导演的好戏!她恨白素素对刘杰心有不轨!她恨宋瑶为其牵线搭桥!她恨安静通过不正当的手段与她竞争院学生会主席的位置! 为此,她下了很大的工夫:一个月前,她来到这里,用丙烯颜料在老屋写下了那几个字;查询了当地的近一个月的天气预报;在网上查阅了与风门村相关的灵异事件的资料…… 总之,丢手机是假的,其实就藏在了她的身上;半夜的哭声是假的,眼泪是眼药水的作用;昨晚的癫狂也是假的……一她相信,当这一切结束之后,再也不会有人找她的麻烦了——这才是她这次旅行的真正的意义。http://www. 旅途的单调很快使秦小薇感到极度的困倦,是以,她的眼皮不由地变得沉重,不一会儿便闭上了眼睛,意识陷入了恍惚之中,但并没有睡去。 突然之间,心中的一个最大的疑问不经意间浮出了水面——为何那幢老屋第二天会突然出现在自己搭建的帐篷旁边呢?这一点,她始终也无法解释。突然,那种不安的感觉再次浮上心头——一定有地方不对,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呢?她隐隐感觉到,自己很有必要弄清究竟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突然,她想通了,随即,感到浑身的汗毛直立!——昨晚,自从三个女孩儿回来之后,她们几乎没有开口说过话!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在金灿灿的阳光之下,秦小薇并没有看到三个女孩子的影子!人怎么会没有影子呢? 突然,大巴车开始不停地颠簸起来,秦小薇并不记得来时走过这样的崎岖不平的道路。于是,她猛然间睁开眼睛!——大巴车上除了她自己之外,空无一人!连司机都没有! 当她望向窗外的时候,赫然发现,大巴车正行驶在通往风门村的逍遥河谷的乱石滩之上! “救命!救命啊!”秦小薇声嘶力竭地喊道,但是无济于事。颠簸的大巴车数次将秦小薇从座位上抛起,她感到自己的胃中已然产生了翻江倒海的感觉,她要吐了! 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一阵异样的声响——那是她的手机的声音!于是,她迅速掏出自己的手机。原来,那手机正在播放一段她从未见过的视频!画面很是模糊,看不真切,但隐隐可以看出,三个女孩子正在大雨中拼命地奔跑! 她们跑过一幢幢老旧的明清式房屋,跑入深山之中,突然,泡在最后面的女生脚下一滑,前边两个人如同多米诺骨牌一般被撞倒,顺着斜坡,滑入了一道深谷之中!视频到这里戛然而止! 那三个女孩子赫然正是白素素、宋瑶、安静!原来,就在昨晚,这三个人就已经死了!瞬间,悲伤、愧疚、自责一起涌上心头。泪水夺眶而出,模糊了她的双眼。随即,她又想起了自己现在的处境,不禁大骇!随着她的一声凄厉的惨叫,大巴车停在了风门村的入口! 她不知道这两大巴车到底是怎么开上来的……车门打不开,车上所有的逃生工具也不见了。秦小薇只有用自己的手拼命地砸破了大巴车的玻璃。 从大巴车里出来之后,她的衣服上已经沾满了鲜血。终于,秦小薇再次来到那一幢高大的老屋之前。这里房门紧闭。她感觉自己快要虚脱了。缓缓打开房门,她已然连惊叫的力气都没有了——屋里分明有四个人,其中一个女孩子披头散发,低着头坐在太师椅上,她的胸口上有一个血洞,里面没有心脏!她的心脏被站在她旁边的女孩子拿在手里,赫然正是白素素!这时,站在太师椅旁边的女孩子同时向秦小薇的方向望来!不是那三个女孩子又会是谁?只不过,此时她们面无血色,眼睛之中仅仅剩下眼白!不时有几只苍蝇落在她们的脸上! 最后,那坐在太师椅上的女孩子也抬起了头!正有鲜血汩汩地从她的七窍流出!那分明就是秦小薇她自己啊!跑,不停地跑!她要逃离这里!可是,无论她再怎么跑,都再也找不到来时的路,每一次都会回到这间老屋。 当她最后一次回到这里的时候,已然筋疲力尽。这一次,屋里一个人也没有。她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跑不了了,是以,心灰意冷,静静地坐在了那太师椅上。门,突然关上了。三个女孩子面无表情地向她缓缓走来!秦小薇的眼前突然出现一点极其强烈的闪光,她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突然,她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力气,竟然睁开了眼睛!这个时候,耳畔忽然传来了安静的抱怨的声音:“哎呀,真是的,你怎么闭眼了?不成不成,再来一张吧!”秦小薇突然感到一阵眩晕,喃喃自语道:“我……我不是已经死了吗?” “小薇,我警告你,你要是再吓我,说什么我也要回家了!”这时候,宋瑶抱怨道。记忆瞬间恢复——此刻,竟然回到了她坐在太师椅上,而安静为她用照相机拍照的时刻!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喂,愣什么神啊?你还拍不拍了?”安静不耐烦地说道。 “不……不要了……”秦小薇慌忙地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 “你们看,这一面墙上好像有字!”这个时候,白素素忽然指着左侧墙壁说道——一切和之前的发展一模一样! “那是我写的!”可是,秦小薇这句话说出去之后,一切跟之前便不一样了。随即,她将自己所有的秘密以及她之前所经历的幻象和盘托出。其他几个女生将信将疑。 下午,下雨了。晚上,秦小薇开始无故发起高烧来,在其他三个女生的悉心照顾之下,总算平安无事。 那一晚,几个女生在帐篷里谈了很久,那一晚,几个女生都哭了。 登上了返程的大巴车,四个人的心情愉快了许多——她们的头顶从此晴空万里。这个时候,安静和宋瑶开始翻看自己这些日子拍下来的照片,可谓收获颇丰。当她翻到那张为秦小薇拍摄失败的照片的时候,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叫,全车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秦小薇和白素素回过头来,赫然发现那张照片里的秦小薇竟然没有头!当三个女生都被吓得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的时候,秦小薇却坦然地笑了——她明白,在那一刻,心怀鬼胎的只有自己罢了。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心怀鬼胎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6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