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替身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9:16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306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4分钟
简介:1 你推开这道门,直走,然后向右拐,那个房间就是靳远的,我就不进去了。一直走在前边的杨芯芯突然停下来,对后面的何欢说。 何欢狐疑地看着杨芯芯……
1 “你推开这道门,直走,然后向右拐,那个房间就是靳远的,我就不进去了。”一直走在前边的杨芯芯突然停下来,对后面的何欢说。 何欢狐疑地看着杨芯芯,她那一张线条模糊的脸此刻几乎全部进入了阴影里,本来就不漂亮的她此刻更显得难看。真奇怪,像她这样的女孩本来只有暗恋帅哥的份,不知道为什么却有一个校草级帅哥做男友,现在都毕业一年了,还整天腻在一起,还是在这样暧昧的地下室里。 “你为什么不进去?”何欢问。她想,红颜薄命,这话同样可以用在男人身上,那个校草级帅哥靳远几个月前出了车祸头部受伤,前几天刚出院,现在还是植物人。 “我还要赶着上夜班,”杨芯芯看了一下表,“记着我给你交代的事情,我天亮回来。” 杨芯芯先走了,何欢一个人向靳远的房间走去。她跟杨芯芯其实并不熟,看在她可怜的份儿上才答应替她照顾靳远的,另外换一些急需的生活费。在这个城市生存下来可真不容易,所以多交一些朋友多帮助别人也许会给自己多铺一条路。 何欢推开靳远的门,一股清新的花香扑面而来。何欢忽然就很感动,看来只有像杨芯芯这样的女孩才会这么用心照料一个可能永远都不会醒来的男孩吧。 这个房间很简陋,只有一些不能缺少的家具和日用品。靳远躺在一张铺着粉色花朵床单的单人床上,静静闭着双眼,苍白的脸颊清瘦,却很干净。 如果时光倒流五年,在何欢第一次看见靳远的时候根本不可能想到会有今天。何欢曾经那么用心暗恋着靳远,却永远待在不能靠近靳远的地方,她甚至怀疑靳远根本就喊不出她的名字,甚至记不得她这张脸。 何欢揭开靳远身上的被子,看到他曾经健硕的身体就这样无知无觉地横在床上,顿觉一阵心酸。她开始按照杨芯芯交待她的那样给靳远翻身,按摩四肢。她一边按摩一边注意着靳远脸上的表情,他像是睡着了,毫无反应。但何欢的脸还是红了,靳远虽然是病人,但她还是把他看作自己心仪的男孩,不太习惯接触他的身体。 何欢替他擦拭嘴角溢出的唾液时,发现靳远的枕头下面有一个硬皮本。何欢轻轻拿出来翻了几页,竟然是杨芯芯的日记。里面断断续续记录了靳远出事以来她的心情,以及对靳远的呼唤。何欢看着看着不禁念出了声,后来索性学着杨芯芯的口吻在靳远的耳畔一段段念着: “阿远,我是多么地爱你啊。你现在就睁开眼睛看我一眼吧,就一眼我就满足了。” 念到这里,何欢忽然停了下来。她觉得这句话就仿佛她此刻的心情。她以为自己有了男朋友就能够不再挂念靳远,却发现此刻自己竟然会这般投入,仿佛靳远真的属于自己一样。 可是靳远还是无动于衷。何欢累的时候,就躺到旁边的沙发上睡着了。 清晨杨芯芯神情疲惫地回来了。何欢没有问杨芯芯夜里去做什么工作,看着她与往日迥然不同的妖艳打扮还用问什么呢?但何欢根本没有看不起杨芯芯,如果换作自己,是自己的男朋友齐溥变成了植物人,自己会不会像杨芯芯这样做呢? 何欢从地下室出来的时候,天还没有亮。深秋的清晨很冷,何欢不由缩了一下脖子。附近的环境很好,是富人的别墅区,杨芯芯租下了物业公司的一间地下储物室与靳远栖身。 何欢站在街头等公交车的时候忽然有人在后面拍了拍她的肩膀,何欢一回头,顿时惊呆了。 只见一整夜如同死尸一般毫无反应的靳远正好端端地站在自己身后。 2 何欢惊愕地说不出话来,脸色比看到鬼还难看。靳远却在路灯下微微地笑着,身上套着厚厚的深蓝色外套,脸色虽然苍白眼神却很明亮。他对何欢说:“你是何欢吗?” 何欢这才说出话来:“你……你醒来了?这么快?芯芯呢?” 靳远却说:“你是不是把我当成我哥哥了?我是靳远的弟弟靳方,很感谢你替芯芯照顾我哥哥。” 何欢更懵了。靳远什么时候有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弟弟呢? 靳方说:“你还没吃早饭吧,我请你吃早点怎么样?” 何欢有一堆疑问,于是答应了。两个人坐在有暖气的快餐店里,一人一个地中海式汉堡,一杯热奶茶。 靳方说:“其实芯芯也不知道靳远有我这么个弟弟。所以请你替我保密。还有,”靳方取出一张银行卡交给何欢,“这张卡上面是我的一些积蓄,请你以你的名义转交给芯芯替我哥哥做康复治疗,还有,换一个好一些的住处。” “可是,”何欢收起银行卡问,“你为什么不露面呢?” 靳方沉默了一会儿说:“我担心杨芯芯知道靳远有一个跟他一模一样的弟弟,会把我当成他的替身,抛弃我哥哥的。” 何欢急忙摇头:“不会的,芯芯绝对不是这样的女孩!靳远是靳远,你是你,芯芯爱的是靳远,怎么会把你当成靳远的替身呢?” 靳方苦笑了一下说:“有些事情你是不会明白的。银行卡里的钱你自己留一部分吧,就当作我对你照顾我哥哥表示感谢。”说完就要离开。 “喂,你为什么这么相信我?”何欢冲着他的背影问。 靳方回头微微一笑:“因为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女孩。” 靳方走了,何欢仍然在发愣。她问自己,这个靳方跟靳远看起来没什么区别,那么自己会不会爱上靳方呢? 她摇摇头。怎么会呢? 上午何欢趁老板不在,偷偷上网写博客,最后一句话是: “我真羡慕她,我真想代替她。” 晚上下班的时候,何欢偷偷溜到博客上,发现一直无人光顾的博客赫然出现了一句匿名留言: “代替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如果你照我说的做。” 何欢吓了一跳,继而想一定是哪个无聊的人随意的留言,便释然了。 男朋友齐溥打来电话说一起吃饭,何欢拒绝了,说要赶着去照顾病人。齐溥问是什么样的病人,何欢吱晤了一会儿说是个老太太。齐溥什么都没说就挂了电话。 何欢从自动取款机上取了五千块钱交给杨芯芯,她不敢一次给太多否则无法解释。何欢又用自己的钱买了一束康乃馨。康乃馨的名字里有一个“康”字,何欢希望靳远能早些康复。 杨芯芯拿着何欢给她的钱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会还你的。”然后又问她:“你看我的日记了?” 何欢有些尴尬:“我不是故意的。” 杨芯芯勉强笑笑:“没什么。”然后就旁若无人地梳妆打扮,把自己弄得不像自己之后就匆匆离开了。 何欢坐在靳远的床边,呆呆地看着他。她还想给靳远读杨芯芯的日记,手伸到枕头下面,却摸了个空。 给靳远按摩手臂的时候何欢发现他的指甲长了,于是就细心地给他剪指甲。他的手掌很大很厚,手指很长。何欢握在手里心咚咚直跳。她有一种很奇特的感觉:自己在动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她很冲动地把唇凑到靳远的唇边,却是犹豫了很久都没有吻下去。 她想起了齐溥。 这个时候何欢看到靳远的下巴上冒出了一颗小小的痘痘。 她从包里掏出来一瓶芦荟凝胶,准备给他涂上去的时候忽然又停住了。她想了想,将芦荟凝胶放了回去。 早晨何欢离开的时候,在昨天靳方出现的地方停留了片刻。靳方没有在,何欢心里隐隐地失落。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又有人拍她的肩膀。 靳方仍然是昨天的那幅打扮,似乎刚刚睡醒。恍惚中,何欢再次以为是靳远醒了过来。 “何欢”,靳方叫着她的名字,欲言又止。 “你有什么事吗?”何欢上前了一步,她有些近视,所以靠近一些才能看清楚他的脸。 “没什么,我只想提醒你,今天中午,不要去你男朋友那里。” “为什么?你连我的男朋友都知道,你到底是谁?” 靳方没有回答,转身走掉了。他扭头之前,何欢已经清楚地看到了,靳方的下巴很光洁,没有长痘痘。 3 一上午何欢都在想靳方的那句话。这句话本来是莫名其妙的,却不能多想,越想越觉得不对。忍不住给齐溥打了个电话,问他中午准备做什么。 齐溥说当然是等你来吃饭了,我做了香辣小排骨给你吃,我就不信吃不胖你。 齐溥这边很对头,何欢决定中午去齐溥那里,就冲着香辣小排骨也要去。 齐溥租了僻静的一室一厅单元房,是自在的soho一族,给杂志社画插图。何欢进门的时候迎接她的是开胃的菜香和齐溥的拥抱。 何欢坐在餐桌前准备开吃的时候,齐溥突然说如果有点酒就好了,于是让何欢等她,自己下楼去买啤酒。 何欢站在五楼的阳台看齐溥过马路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阵眩晕。阳光正好透过对面高楼的缝隙射进她的眼睛,让她看不清楚眼前的情景。但她还是听到了刺耳的刹车声和一阵惊呼。但后面都是安静的,包括何欢跪在齐溥的尸体面前时,觉得满地的血液也是安静的。 那个时候她无意抬头看到了一张面孔。后来她一遍又一遍努力回想那张面孔,竟然越来越觉得是杨芯芯的那张脸。 杨芯芯在地下室问何欢:“你觉得我比你幸运,至少靳远还活着,还是觉得你比我幸运,少了一辈子的负累?” 何欢说:“我很羡慕你。” 杨芯芯满足地笑了,收拾好自己就走了。何欢有好几天没来了,杨芯芯就少挣了许多钱。 何欢一边给靳远按摩一边流泪,她想如果自己那天中午不去齐溥那里吃饭,齐溥就不会兴致突发去买啤酒,就不会死。 她忽然想起靳方交待她的事:“今天中午,不要去你男朋友那里。” 还有事发现场杨芯芯那张脸。 可是肇事司机的资料显示他与这些人都无关,而且警方的结论是,靳远因为违反交通规则横穿马路负主要责任,肇事司机负次要责任。 几天过去了,靳远下巴上的小痘已经消失了,像靳方的下巴那样光洁。 何欢用齐溥留给她的那个笔记本上网时,发现收藏夹里竟然有自己的博客地址。 她的心里“咯噔”一下。齐溥怎么会有自己的博客地址呢? 难道那个匿名留言的人竟然是齐溥? 何欢出了一身冷汗,咬了咬牙进入自己的博客。她几天没上网了,发现那个匿名人有一条新留言: “我想你一定能够代替她,不相信我们打赌?我押我的性命。” 留言时间正是齐溥出事的那天中午,那时何欢正坐在到齐溥那里的公交车上。 何欢一直在发抖。她只是不明白,齐溥并没有输,怎么就没命了? 难道齐溥的死不是意外而是自杀?他知道了自己在照顾靳远?他非要让何欢亲眼见到他粉身碎骨? 一定是这样,齐溥看过自己的博客,虽然博客里没有提到过任何一个人的名字,但傻瓜都能看出来何欢另有所爱,虽然那是曾经。 何欢发疯一般将自己博客里所有的文章全部删掉,包括那两条匿名留言。她不敢再接近靳远,那样会令她有罪恶感。她想,明天一早就把靳方卡里余下的钱全部给杨芯芯,然后就辞职,远离这一切。 然而,真的能够远离吗? 4 天亮的时候何欢没有在老地方见到靳方。她请了假没有去上班,找了在银行上班的老同学查靳方那张银行卡的资料。 银行卡的户主竟然是靳远的名字,身份证号也是。开户日期是五年前。 何欢按照银行资料里靳远的手机号码打过去,开口就说:“我找靳远。” 对方说:“对不起,我是他的弟弟靳方。” 何欢说:“无论你是谁,我找的就是你。” 对方说:“何欢,是你呀。我也在找你。” 见了面,何欢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儿地盯着靳方看。靳方说:“好了,别看了。我就是靳远,出事的人其实是我弟弟。” 何欢惊骇。她想,自己那些个夜里用心照顾的,竟然不是自己深爱过的人吗?原来那个才是爱情替身?齐溥仅仅就因为一个不会说话不会动的替身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何欢发疯一般把靳远推到墙边,用力挥动拳头向靳远打去,落下的时候却又悄无声息。 打死靳远也没有用,齐溥不会再活过来。 何欢喘了几口气朝靳远喊道:“你那天中午为什么不让我去我男朋友那里?你怎么知道他会出事?” 靳远却说:“你以为我是神仙,可以未卜先知?我不让你去他那里是因为,那天杨芯芯要去他那里跟你摊牌。” 何欢脑海里突然出现了自己跪在齐溥尸体旁边时,人群里的那张脸。 “杨芯芯去齐溥那里跟我摊牌?”何欢问。 靳远说:“杨芯芯早就不爱我了。她爱的是齐溥。” 何欢睁大了眼睛。她想如果真的是这样,自己就错了。齐溥不是因为自己照顾靳远——不,是靳方——而自杀的,这太荒唐了。他那天横穿马路的时候一定是看见了杨芯芯,走神之际被车撞飞的。 何欢突然就释然了。可是,为什么却又想哭了昵? 何欢问靳远:“为什么你不告诉杨芯芯,受伤的人不是你?” 靳远说:“这是我对杨芯芯的惩罚。她背叛了我,为什么不接受惩罚?” 何欢沉默了一会儿又问:“那么,你爱杨芯芯吗?” 靳远呆了呆,摇摇头。他说:“其实我的心里,一直另有所爱。”说完他用温柔的眼神看了一会儿何欢,转身走了。 何欢定格在原地很久。她想,难道齐溥在自己的博客里匿名留言是因为他想让自己代替杨芯芯陪那个植物人,从而让杨芯芯代替自己做齐溥的女朋友? 却不料齐溥还没有实现这个愿望,就死于非命? 想她,如果这些推论都是真的,那么,再如果那个植物人是靳远而不是靳方,自己或许真的可以代替杨芯芯。 还有,刚才靳远说的那些话,看她的眼神……不,不可能的,一定是自己的错觉。 5 “你真的要走了?你走了我怎么办呢?”杨芯芯又着急又沮丧。 何欢淡淡地说:“靳远已经不可能醒过来了,也许你可以考虑放弃。” 杨芯芯坚决地摇头:“我不会放弃阿远的,即使他一辈子不醒来我都不会放弃。” 何欢心里就开始疑惑。她想杨芯芯这么做真的只是为了赎罪吗?靳远和文溥,她究竟爱哪个? 何欢问杨芯芯:“靳远的手机号码是多少?” 杨芯芯很茫然:“你要靳远的手机号码做什么?你不会想在将来的某一天给他打电话吧。嗯,没准儿,他真的可以接听。”边说边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靳远。 何欢不动声色:“也许你现在可以试试打他的电话,看他接不接。” 杨芯芯不解地看着何欢,看她掏出手机准备拨号。 “告诉我他的号码。”何欢的样子一点儿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杨芯芯说了一串电话号码,正是白天何欢打过的。 “您拨的号码已关机。”何欢用的是手机的免提功能,所以杨芯芯很清楚地听到了这句提示音。杨芯芯用嘲讽的目光看着何欢,何欢的脸色有些发白。 ‘好吧,我答应你,再继续照顾靳远一段时间。不过,我随时会走的。”何欢收起手机。 杨芯芯走了。何欢无心给靳方做按摩,打开笔记本电脑,顺手就上了自己的博客主页。然后才想起来,自己的博客早已空空如也。 可是,出乎何欢的意料,空空的网页上面,竟然出现了一条新留言: “给你出一道选择题:A代替她:B做自己。你必须做出选择,如果删除留言代表你选A,否则代表你选B。” 留言者仍然匿名。 何欢思索了很久。她想自己还是错了,匿名者并不是齐溥。齐溥已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不可能在她的博客上留言了。这个结论从某种程度上讲对何欢是一个解脱。但是,谁是匿名者?靳远吗? 靳远为什么在鼓动自己代替杨芯芯?这个代替又是什么意思?对于何欢来讲,代替杨芯芯就是替换她的位置,以爱人的身份照顾靳方。 对,是靳方而不是靳远,所以何欢选B。 于是何欢轻轻关掉博客。靳方很乖地睡着,何欢给他喂了点水便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 这个潮湿而阴冷的地下室里的沙发似乎很有魔力,每次何欢都会睡得很熟,忘掉要每隔两个小时为靳方翻一次身。 今晚似乎特别的冷。外面在下雨,寒气逼进来,何欢整个身子都缩在一起仍然很冷。但是她的头很沉,无数次梦见自己起身加厚了被子,可是那似乎只是一厢情愿的梦幻。 后来,何欢梦见靳方从床上慢慢地爬起来,抱着一床被子走到自己的沙发前给自己盖上。何欢想,如果这是真的就好了,且不说靳方身体康复,起码自己是不冷了。 可是何欢发现自己真的不冷了。 天快亮的时候何欢终于睁开眼睛准备去给靳方翻身,她从沙发上坐起来后才发现靳方的一床被子真的盖在自己身上。而靳方的身上只盖了一条薄薄的毯子。 何欢呆住了。难道凌晨发生的一切不是梦而是真的? 不,靳方是个没有意识、不能行动的植物人,他是怎么做到的? 何欢想到自己每夜都照顾靳方照顾得很粗心,可是他竟然身上没有异味,连褥疮都没长;何欢想到自己每次给靳方按摩的时候,他的皮肤都充满弹性。 还有…… 何欢把厚重的棉被重新给靳方盖好,默默地看了一会儿他那张完美无缺的脸,然后打开笔记本电脑,删除了博客上的那条匿名留言。 然后,她从棉被下面把靳方的右手抓出来,把他的食指塞进自己嘴里,然后用力地咬下去。 靳方的脸上似乎没有什么反应。 何欢把靳方的手指从嘴里拿出来,看到食指上有一圈清晰的深红色牙印。 6 何欢又一次拨通了靳远的手机号码。通了。 “靳远,我必须马上见到你j” “不行啊,我现在很忙。”靳远的声音懒洋洋的。 “一个小时之后,街心花园门口,不见不散。”何欢说完就挂了电话。靳远没有拨回来,不知道是不是默许了。 何欢到街心花园的时候靳远已经等在那里了。他看起来有些憔悴。 “我们进里面走走吧。”何欢不动声色。 上午的林荫道幽深安静。靳远在何欢身旁慢慢地走着,双手很酷地插在裤袋里。 这让何欢想起来以前在校园里偷窥他的时候,他也总是这个姿势。 “杨芯芯迟早会知道真相的。”何欢说。 “迟一分知道,多一分惩罚。”靳远脸色冷冷的。 何欢的心里冷冷的。她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靳远的右臂,把他的手从裤袋里拔出来。 靳远反应过来把手抽掉的时候,何欢已经看到了,靳远的右手食指上有一圈已经变黑的牙印。 尽管已经在预料之中,何欢还是向后退了好几步才站住。 靳远忽然笑起来:“你下嘴咬的时候,真狠呀。你不心疼吗?” 何欢什么也没说,忽然转身狂奔,同时眼泪也肆无忌惮地留了满脸。 靳远追上何欢,一把抱住了她。 何欢喘着气责问:“你为什么要骗她?芯芯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要骗她?” 其实何欢心里想说的是:你为什么要骗我?我对你这么好你为什么要骗我? 靳远把何欢按在道边的木椅上:“你坐下来,慢慢听我说。” 嗯,是的,靳远就是靳远,没有什么靳方。靳方也是靳远。 何欢没有去擦眼泪,脸望向一边。 杨芯芯确实是移情别恋了,靳远看过杨芯芯的日记,杨芯芯爱上了何欢的男朋友齐溥。 “可是,我也看过芯芯的日记,里面全写满了对你的爱和呼唤。我……我给你读过的。”何欢说。 靳远说:“那是一本假日记,用来骗你骗我的。她怎么会把自己的日记放在我的枕头下面让你看呢?” “那你为什么要装成植物人骗芯芯?” 靳远其实在医院里就已经醒来了。他早在出车祸之前就已经知道了杨芯芯变了心,但他不能肯定杨芯芯要谁。他害怕自己一旦醒来杨芯芯就会离开他,于是他就装植物人。医生知道他已经醒来,因为他哀求医生帮自己瞒着,所以杨芯芯一直蒙在鼓里。 靳远知道杨芯芯很善良,就算不爱自己不会扔下自己不管。他知道杨芯芯已经没钱了,于是就趁杨芯芯睡着的时候跑出来,冒充靳远的弟弟把银行卡交给何欢。第二天晚上靳远又从杨芯芯的真实日记里得知她要当着齐溥的面跟何欢摊牌。看在何欢用心照顾自己的份上,他不想让她受到伤害。 “芯芯现在睡着了吗?”何欢问。她知道为什么自己总是在那只沙发上睡那么熟了。一定是靳远暗中做了什么手脚。 靳远没说话。何欢说:“可是齐溥已经死了。即使你醒来,芯芯也不会离开你的。” 靳远却说:“可是我已经不爱芯芯了。会离开的人是我。我这一次不会再回到那里了。” 何欢苦笑了一下:“那我也解脱了,不用再照顾一个骗子了。”说完擦干眼泪就要走。 靳远拦住了她:“我们一起走好吗?其实我心里一直偷偷喜欢的人……是你。当初我之所以选择芯芯,是因为她答应帮我留在这个城市。” 何欢用鄙夷的神色看着靳远,她永远也不想让他知道她曾经深爱过她。她现在只觉得后悔。 “你放开我,我不会跟你走的。我根本不爱你。”何欢说完这句话头也不回地走掉了。靳远一直看着何欢的背影,神色复杂。 7 何欢去了另外一座城市,并在那里安定下来。她一直没有再听说过杨芯芯和靳远的消息,直到半年之后收到了一封经人辗转捎来的信。 信是杨芯芯写的。 欢欢: 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地狱或者天堂。 我说过,我跟你打赌你能够代替我,赌注是我的性命。你赢了,所以我也会失掉性命。 当然不会是你选择B的原因。一年之前我就知道自己活不长了。那个时候,我就想要离开阿远,并不是我有多伟大,只是我不想让他看到我被疾病折磨得失去人样。虽然我不漂亮,但至少他能记住我健康的样子。 我并不是有意要跟你抢齐溥,齐溥其实只是我随手拿来用的一个名字。齐溥出事那天我为何会在场,你看下文就知道了。 我其实早就知道阿远已经正常了。只是我不想拆穿他的谎言。我只是将计就计继续编造我的故事。靳远一直非常相信我的故事,甚至还去好意地提醒你。于是我那天索性准备找你们说清楚这件事,我不想让你误会。 但我知道你是更喜欢阿远的。早在学校的时候我就无数次看到你痴望阿远的样子。当然靳远也是知道的。我还知道阿远也是对你有想法的。所以我想,你真的可以代替我,这样我就无牵无挂了。 我一直坚信你会代替我。无数个夜里你跟靳远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我都会整夜折磨我自己,心如刀割。但我还是愿意你们在一起,我的心情很复杂,我想你能明白。 可是我还是输了。不但赌输了,我的智商也输给了你。是你早一步看清楚靳远并不值得依靠,也许我早就看清了,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 齐溥的死你不要有任何自责了。我看得清楚,那真的是个意外。 我走的时候,只希望你能幸福地活着。当然还有阿远,只要健康地活着就足够幸福。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死亡替身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6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