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不会骗人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9:19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080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简介:惨死的雕塑 秦小湾得了重感冒,那种感觉就像鼻孔里糊了黏糊糊的胶水,什么味道都变得模模糊糊,在绕路回出租房经过那条臭水沟时,也不用再捂上鼻子……
惨死的雕塑 秦小湾得了重感冒,那种感觉就像鼻孔里糊了黏糊糊的胶水,什么味道都变得模模糊糊,在绕路回出租房经过那条臭水沟时,也不用再捂上鼻子。 这都怪宋雪不好,那晚失恋后硬拉着秦小湾在阳台上吹了大半夜的冷风。 其实,秦小湾觉得宋雪完全没有必要这样难过,毕竟她们都是大四的学生了,多数要各奔前程的恋人都注定要接受毕业分手定律。 宋雪并不这样想,男友铖铖提出分手后,她整个人都蔫了。慢慢地,她还变得有些神经兮兮,一坐下来就对秦小湾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宋雪说:“秦小湾,你有没有发现我们的眼睛是会骗人的。” 秦小湾点点头。 “有时我们猛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会发现那个人不是自己,有时我们猛盯着一个字看,那个字就越来越不像那个字了,还有,我们仅仅能看到一个人的表面,看不穿本质。” 秦小湾还是点点头。 “我们的耳朵也会骗人,我们听到的总不是真相,不是吗?” 秦小湾依然点点头。 “但我们的鼻子绝对不会骗人,一些味道里面总是隐藏着真相。” 说到这里宋雪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奇怪的光。 秦小湾明白她的意思,失恋那晚宋雪说过,她在男友身上闻到了奇怪的香水味。 不久之后,秦小湾才知道宋雪的话其实可以用另一种思维去理解。 一切都从同住的米岚丢了一只手后开始。 米岚的那只手是被人活生生敲掉的,只剩下惨不忍睹的断肢悬在那里。 为此,米岚哭了一个晚上,那可是她几个月的心血,她视若宝贝的毕业设计。 米岚的雕塑作品毁了,确实符合了米岚作品的主题──惨死。 秦小湾不明白,米岚为何要用这么让人不舒服的主题,她创作的雕塑作品是人在濒死前挣扎的模样,看上去相当瘆人。 米岚痴痴呆呆地对着她的作品喃喃自语:“要死,要死,要惨死,嘿嘿……” 秦小湾赶紧走开,她觉得她的室友们都疯了。 鼻子闻到了味道 秦小湾发现自己的感冒好像好了,一早起来她闻到了味道。这本来是该高兴的事情,不过那股钻进她鼻腔的味道并不是什么好味道。 那是一股臭水沟的味道,如果没有猜错,就是每次从学校绕近路回来时的那条臭水沟。她立刻想到了宋雪,说不好就是这丫头又踩进了臭水沟里。 失恋以来,宋雪夜夜买醉。有次回来一脚踩进了那条臭水沟。宋雪进门就大骂缺德,她说那个下水道的盖子不知被谁揭开了,她才会不留神踩进去。 在宋雪的房门外搜寻了一会儿,秦小湾发现那臭味并不是来自于宋雪门口摆放的任何一双鞋子。她的目光很快就落到了米岚那几个雕塑上面,米岚那个被敲掉了一只手的雕塑已经修补好了。才接上去的那只手做得惟妙惟肖。 不,应该说栩栩如生。以至于秦小湾远远看去就像在一个泥塑上接了一只活人的手。 那股臭味正是来自于那只手上。 秦小湾把鼻子凑在那只手上闻了又闻,没错,这只手上有股臭味。 米岚无声无息地来到了秦小湾身后““你干什么?”她的声音就像从冰箱里拿出来一样冰冷,吓得秦小湾差点儿撞翻了面前的那个雕塑。 “请你离我的作品远一点儿。”米岚看起来很生气,大概她还对自己的作品被砸坏而耿耿于怀吧。 这也难怪,自从她们的租住房被撬了门,却没有丢失任何东西,只有米岚的雕塑被砸坏后,她开始怀疑所有人,包括秦小湾和宋雪。 秦小湾觉得她的眼神一天比一天怪异,似乎藏着杀机…… 想到这些,秦小湾觉得那重感冒更厉害了,忍不住发抖。 听,那夜半哀号 去了一趟学校,秦小湾才轻松了些许。还是学校里面的空气要纯净一点,可惜不久以后就将告别了,她有些依依不舍。 抱着一摞书回租住房时,秦小湾还在心里回想着当日与宋雪米岚三人行的快乐,一不留神她撞上了前面的一堵墙。 噢,那不是一堵墙,那是一个高大的男生。 “小心,水沟!”那男生拉住了即将摔倒的秦小湾。 秦小湾不好意思地看看男生,他的眼睛很吸引人。 “这臭水沟,不干净。” 男生皱眉说。秦小湾觉得很好笑,臭水沟当然不干净了。不过,她发现男生盯着臭水沟的眼里全是恐惧。 “你不是想说这里闹鬼吧?”秦小湾突然非常想与面前的男生说上几句话。 “我不确定是不是,不过每到晚上这里会发出哀号声。”男生还是皱着眉。 “噢,说不定下面藏着尸体呢。” “塞进一具尸体是要费些力气,即使扳开盖子,入口也太窄了些。” 见男生盯着水沟,呈思考状,秦小湾觉得更好玩了,接着又说:“这下水道很窄但很深,要弃尸的话,估计得分尸。” “有道理。”男生托着下巴点点头,意味深长地看了秦小湾一眼,秦小湾想到前几天宋雪踩进水沟的事,接着道:“据说前几天这下水道的盖子被揭开过。” “是啊,怎么说这里也是个弃尸的好地方,这臭味能掩盖尸体的腐烂味道。”男生想了想接着又说,“臭味能掩盖,但耳朵听到的掩盖不了。” 秦小湾抿抿嘴,她借用了宋雪的话进一步逗弄面前的男生:“可我朋友说看见的听到的都不一定是真的,但鼻子不会骗人。” “你朋友是狗吗?”男生似乎觉得自己说不过秦小湾,耸了耸肩。 秦小湾笑了,一点儿也不觉得生气。绕过这条路回租住房之前,她成功地与该男生交换了电话号码并知道了他叫杜洋。 临别前,杜洋对秦小湾说了最后一句话:“我就住水沟旁边这栋楼。” 秦小湾没有想到杜洋居然会在午夜时分给自己打来电话,在电话里他的声音有些打颤,他说:“秦小湾,你听,你听……” 寂静的夜晚,耳边只有电话那边的声音:呃……呃…… 那是人被扼住了咽喉而发出的号叫。 死亡,是最美的姿态 周围的人都是疯子吗? 米岚依然沉醉在她的“惨死”雕塑的创作中。秦小湾没事的时候就坐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她,但不敢上前,米岚最近的样子可怕极了,眼里总闪动着红光,像个嗜血的妖怪。 当初她们一起租下这套房子就是为了各自能安静地创作,现在米岚的创作状态实在不太好,秦小湾越看越担心。 在她发呆的时候,宋雪哭着回来了。 “我找不到铖铖了。”进门宋雪就把自己扔到沙发上,嘤嘤哭泣起来。 在她断断续续的哭诉中,秦小湾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原来铖铖最近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不仅找不到他人,连电话也成了关机状态。宋雪日日到他宿舍楼下去守候,都失望而归。 “或许,或许他是故意躲着你呢?”犹豫了好久,秦小湾才说出这个残忍的安慰。 “不可能,他的论文导师也在找他,他真的不见了!” 秦小湾望着宋雪一脸的绝望,哑然了,这铖铖难道还真会失踪了不成。 他能到哪儿去了呢? “估计是跟哪个野女人跑了!”宋雪愤怒地咆哮一声,回答了秦小湾的问题,起身冲进房间重重关上了门。 秦小湾被那“砰”的巨响震了一下,不远处的米岚只是淡淡回头看了一眼,又继续沉浸在那堆灰黄灰黄的泥土中去了。 是什么让米岚这样地着迷啊?秦小湾很想不通。视线不由得落到那个被砸坏了又补好的手上,鼻息间隐隐约约又是那种臭水沟的味道。 米岚大笑着站了起来,后退两步,眼睛盯着面前的作品。那又是一个垂死挣扎的人,米岚又做出了一个新的死亡造型,秦小湾探头看去,摇摇头。她并不觉得米岚新做好的这个有什么特别,甚至比不上那个被敲坏了手又补好的。 她自然没有说出自己的看法,而是突然心生一念,问道:“为什么你要选择‘惨死’这个题材呢?” 米岚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的作品,缓缓转身面对着秦小湾如同一个受到记者采访的成功艺术家,她的嘴角洋溢着飘忽的情绪,良久才说:“死亡,是最美的姿态。” 听完,秦小湾觉得有些冷。 那只有臭水沟味道栩栩如生的手用一种决然的姿态扭曲成痉挛的动作,无可否认,它有一种摄人心魄的美感。 我也疯了!听到自己心里冒出的想法,秦小湾使劲地摇头。 傍晚,秦小湾好说歹说,才把宋雪劝出了房间,带她去吃了点东西。一路出来的米岚没有跟二人一道,说要到图书馆去查点资料便独自走了。 饭后秦小湾又陪着宋雪在校园里转了一圈才回到住处。 还没进门,两人就听到了米岚的哭声。 她才做出来的那个雕塑又被人砸了,这次砸坏的是一条腿,还未干透的泥被压扁了,软趴趴地摊在地上。 米岚回头,通红的眼睛里充满了仇恨:“门又被撬了。” 秦小湾的脸颊冒出一片鸡皮疙瘩。 那里有个惨死的人吗 夜里,秦小湾久久未眠。 杜洋的电话如期而至,秦小湾发现自己似乎喜欢上了这个男生,喜欢听他的声音,哪怕是带着恐惧的颤音的那种。杜洋再次让她听了那臭水沟里发出的哀号声。 秦小湾吓得蜷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挂断电话后,她面对着墙壁回想着那天与杜洋相遇时的对话。渐渐地,她觉得后背越来越凉,不由得反转身想看看是不是窗子没关。 扭头,秦小湾看到了一个人影,一动不动地立在自己身后。这个人的姿态非常僵硬,抬起了手,又扭了扭头,“咯吱”一下,那只手居然掉了下来,接着躯干也跟着裂成了好几块…… 微弱的光线里,秦小湾被眼前可怕的现象吓得咬住了被角。一只手正好落在她的旁边,那只手扑腾了一下抓住了秦小湾的被子使劲儿地拉扯着,每扯一下就发出几声“呃呃”的哀号。 这和电话里听到的一模一样。 掉在地上的人头说话了,沙哑的声音隐约听得出是男的:“救我出来,救我出来……” 秦小湾动也不敢动,差点要尿床了,那个声音才从耳边消失,随之那些残肢断体也不见了。 第二天,秦小湾醒来的第一件事不再是考虑自己的毕业作品,而是去找杜洋。 在杜洋的住处,秦小湾捧着杜洋倒的热茶喝了几口,身体依然不停地发抖。杜洋用他那双很有吸引力的眼睛望着秦小湾说:“你相信了吧。” 秦小湾点头,握紧手里的杯子,眼圈发黑的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她几乎是带着哭腔地问:“那下面,真的有尸体?” 杜洋沉默着,眼里的恐惧越来越深,许久才咬着唇点了点头。 “我认为有极大的可能,在那晚以后一切就不对劲儿了。” 某个夜晚,住在臭水沟旁的杜洋听到了一些古怪的响声,可因为忙于毕业作品的他实在是太累了,便懒得起身去看个究竟。但他一直在听着水沟附近发出的声音,“噗通……噗通……”好像有人往里面扔着什么东西,溅起的水花声让他产生了一些不好的联想。第二天起来,他发现那个下水道的盖子果然有被人动过的痕迹…… 接下来,他每个夜晚都能听到那种可怕的哀号声。 “为什么不报警呢?”秦小湾问。 “报警?怕警察不会信吧,毕竟我们没有真的从里面找到尸体,而且周围的住户都说没有听见那样的声音。” “只有你听见了。” “你也听见了。” 杜洋抬头看了一眼秦小湾,她顿时感觉如坠冰窟。 难道冤魂找到自己了,因为自己和杜洋一样能听到他的呼喊。 鼻子不会骗人 秦小湾觉得要摆脱这一切,最好是先搞清楚水沟里到底有没有尸体。可杜洋坚决反对她的这种做法,杜洋认为:要是他们两个贸然撬开那下水道井盖捞尸体,到时候可能会有嘴说不清,除非先查出谁是凶手。秦小湾认为,那起码可以搞清楚最近这附近有没有人无故失踪。 可是在偌大一个校园和这附近杂乱无章的环境里,要搞清有没有失踪或者找到凶手实在太有难度了。一筹莫展之际,两人还是决定静观其变,也许那个冤魂会告诉他们事情的真相。 在秦小湾苦恼于这件事的时候,宋雪变得更加古怪,而且米岚的几个新雕塑又被人撬门进来砸坏了好几次。秦小湾心头那抹不祥的预感越来越浓重了。 她发现每次米岚的雕像被砸了以后,重塑的那个部分总是要生动得太多。 有一天,宋雪的脸上突然有了别样的光彩,她拉着秦小湾离开了住处,来到了校园里平日人迹稀少的角落。 宋雪说:“小湾,我知道铖铖背着我找的女人是谁了。” “谁?”秦小湾担忧地看着宋雪,真不知她接下去又会做出什么傻事。 宋雪神神秘秘地压低了声音:“我也只是怀疑,我在那个女人衣服上闻到了铖铖那天身上出现的香水味……” “可是,用同一款香水的女人很多啊!” “不,那种香水味很特别的,我不会搞错。”说到这里宋雪眼里闪过一道光,“你忘了,我说过鼻子不会骗人的。” “可是……” 秦小湾还想辩驳,宋雪突然亮出了一张照片,那是一张铖铖的照片。 “这是我偷偷在那个女人的房间找到的。” 真想不到宋雪已经调查到这一步了,秦小湾有些惊讶。 “你猜那个人是谁?” “不知道。” “是米岚!”宋雪的眼里差点要喷出火来,咬牙切齿地继续说,“我就说她最近不对劲儿,原来搭上我的铖铖了。” 泰小湾觉得这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了,然而一个念头让她变了脸色:“雪,你确定铖铖失踪了?” 宋雪重重地点点头:“嗯。” 那声哀号回荡在秦小湾耳畔:“救我出来,救我出来……” 丢下宋雪,秦小湾心急火燎地跑了。一边跑她一边给杜洋打电话,对着接通的电话她大声喊着:“我想我知道那具尸体是谁了!” 解救我的爱人 宋雪那次说的没错,鼻子不会骗人。 秦小湾料定自己的鼻子没有搞错,米岚那些砸了又修补好的雕像上散发出的正是那条臭水沟的味道。她脑子里回想着米岚对着那些和正常人体比例一样的雕像的疯狂模样,不寒而栗。那些后来接上去的部分,那些泥塑的姿态、绝美的肢体里面包裹的到底是什么? 是混土,还是断肢? 第一次遇到杜洋,他们的对话里已经提到,要想把尸体丢进那个臭水沟,除非分尸。那些残断的肢体一部分铁定是丢进臭水沟了,另一部分说不定就埋在那些泥土下面。 他在喊:“救我出来,救我出来……” 这些话,她一走进杜洋的住处,就一口气说了出来。 杜洋默默地看着她,一句话也没说。 空气里凝结着可怕的寂静,一个瓶子倒地的声响才把两人惊醒,等秦小湾回头,杜洋房间外只剩下跑远的脚步声。 等秦小湾跑回租住房时,眼前的一幕足以让她终生难忘。 米岚那些绝美的雕塑已经被砸碎了,宋雪手里还握着一柄铁锤与米岚滚在地上,米岚手里一把雕塑刀插在宋雪的胸口,血液染红了两人的衣衫。 宋雪的嘴里还在不断地念叨着:“铖铖,我来救你了……” “杀了你,我杀了你,要你惨死!”米岚大口大口喘着气,发红的眼已经变得空洞。 秦小湾茫然地看向那堆碎得一地都是的雕塑,那些姿态绝美的肢体有些只是砸破了部分,依然有着摄人心魄的美。 几天后米岚因蓄意谋杀被捕,原来,在杀宋雪未遂之前,她便已经杀了一个人了,那个人是与她同班的一个男生,两人是因为创作的主题相冲而起了争执…… 在杀人以后,她将泡着男生碎尸的水沟污水,用来搅拌雕塑用的泥土,最后做成了雕塑。警方在水沟里收集到了那个男生的全部碎尸,经核实,是她们班失踪的杜洋,宋雪因为抢救及时而挽回了生命,不过她精神受到严重刺激而不得不入院治疗。 那以后,秦小湾再也没有见过那个眼睛很吸引人的男生。 尾声 几个月后,秦小湾的画展成功举办。 画展上的那些画正是这次的毕业作品,想不到居然轰动了本市艺术界,现在已经有人出高价购买它们了。还有画廊来找秦小湾签约,所谓名利双收就是这样吧。 她的画展主题叫《情绪》,其中最受瞩目的那幅画叫做《绝望》。 秦小湾用绝妙的笔法淋漓尽致地表现出了人的绝望,那几张脸让人过目难忘,震撼心灵。 画展最后一天,展厅里来了个人,他是铖铖。 铖铖无比伤感地给秦小湾递上喜帖,新娘名字是陌生的,秦小湾没有兴趣去猜测她是谁。 谈话间他们提到了宋雪。 铖铖说自己对不起宋雪,自己不得不遵照父母的意思娶那个女孩,母亲快不行了,他不能做个逆子。当初应该与宋雪说清楚,而不是悄然失踪来逃避问题。他没有想到宋雪会为自己疯狂。 秦小湾也忍不住伤感。送走了铖铖,她想她待会儿该去精神病院看看宋雪了,她想代替铖铖送宋雪最后一份礼物。 那是一瓶香水,铖锨从前想攒钱买给宋雪,曾偷偷拉着秦小湾陪他去看了好多次…… 出门的时候,秦小湾买了一份报纸。米岚杀人的事和她的画展一样轰动。 秦小湾再次回头看了一眼那幅《绝望》。 米岚,你说得对,死亡是最美的姿态。不是受到你这句话的启发,我怎么会想到《绝望》是人最动人心魄的情绪呢? 她微笑着把香水贴在鼻尖:谁说鼻子不会骗人呢?米岚身上之所以有香水味儿,根本就是自己将拿回来的试用装喷上去的,她只想看看真正绝望的脸。 至于那张照片,秦小湾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或许是米岚暗恋铖铖,或许是宋雪精神恍惚,或许是……弄得连自己也误会了铖铖被杀分尸,不过,现在都不重要了。 宋雪绝望的脸,铖铖绝望的脸,米岚绝望的脸在眼前盘旋着。 真的好美。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鼻子不会骗人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6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