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惊魂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9:23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6719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7分钟
简介:1.诡约 风越来越大,一盏昏黄的灯挂在桅栏上,光线四晃,在船面投成数条倒影。船头男人像是一座雕塑一样纹丝不动。周恒往边挪了挪身体。旁边坐着个……
1.诡约 风越来越大,一盏昏黄的灯挂在桅栏上,光线四晃,在船面投成数条倒影。船头男人像是一座雕塑一样纹丝不动。周恒往边挪了挪身体。旁边坐着个男人,大约三十多岁,皮肤白皙,戴了个黑边眼睛,斯斯文文的,像一个渊博的学者。他看了看周恒,身子却没有动。 周恒往后看了看,后面坐着的应该是对情侣,年龄大概二十岁左右。女的靠在男的身上,微微闭着眼。 远处一个光点发着微弱的光,在海面上看起来,像是一个光源,是守海的灯塔。船仓不大,仅容三个人,可现在却坐了四个人。海风透过窗户吹进来,周恒觉得心里发慌。于是,他站了起来。 你,坐下。站在船头的男人回身指着周恒说。周恒一愣,想说什么。你,快点坐下。男人又加了句话,带着不容违抗的语气。 周恒摇了摇头,坐了下来。 忍着点吧,旁边的男人忽然说话了。 周恒抬眼看了看他,没有说话。 我叫林成之,旁边的男人又说话了。 哦,我叫周恒。周恒回礼道。 我叫陈浩,这是我的女朋友左玲。后面的男孩说道。 林成之微笑着向他们点了点头,周恒望着前方,没有动。 看见那个灯塔了吗,过去就可以着陆了。林成之看着远处说道。 灯塔的光点越来越大,终于近了。光线下,周恒这才看见灯塔背后的陆地。 船着陆了,一直站在船头的男人拿起身边的缰绳扔到岸边,然后跳到了对岸。船慢慢靠了过去。周恒和林成之站了起来,跳到了岸上。 陈浩扶着左玲跟着也跳到了对岸。 宝叔,人来齐了吗?一个低沉的女声忽然响起。 周恒这才发现在对面一直站着个女人,因为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行装,在昏黄的灯光下,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见。 嗯,男人点点头。 好,现在请大家拿出邀请函。女人走到了灯下面,周恒这才看清女人的脸,脸色泛白,但不失清雅,像一朵傲视的梅花。 周恒跟着其他人拿出了邀请函。 我叫梅姑,是这里的导游。在你们的邀请函的背面左侧有三个数字,那是你们的房间号。今天已经很晚了,大家早点回去休息吧。梅姑声音不大,却清晰地传进每个人的耳朵里。 周恒看了看手里邀请函背后的数字,007。挺不错的号码。 梅姑说完带着他们往里面走去。转过弯,周恒看见了一幢大楼,灯火通明。和后面的阴暗恍如昼夜之差。 走进里面,周恒很快找到了自己的房间,007。周恒看了一眼,林成之的房间和自己差了两个,应该是009。 房间里的摆设很齐全,周恒看了看四周,然后一屁股坐到了床上。 顿了顿,周恒拿出了自己的邀请函,那是张普通的宣纸,折了四折。 封面写了两个字,明元岛邀请函。 中间两侧的内容是介绍旅行的路线和规则。 周恒往后翻了翻,目光落到了封底上,那也是这次周恒旅行的最大原因,上面写着四个楷体红字,红岩天书。 2.梦杀 周恒是在网上一个论坛见到诡约的帖子的。那是一个人气不多的论坛,上面都是介绍一些历史遗迹的资料,周恒是学历史的,经常去那个论坛。 周恒好奇地打开帖子看了看,眼光却定住了。 帖子的内容提到了红岩天书。 在中国的历史遗迹中,红岩天书可以说是一个最神秘最值得考究的文化。不单因为它的神秘,更有人说红岩天书的秘密,隐藏了一个巨大的宝藏。当地政府更是悬赏百万,寻求能真正破解天书之迷的学者。 当时,周恒的老师左教授也曾参加破解,可惜无功而返。 帖子上详细介绍了红岩天书的具体情况以及从明朝到现在的十五种破解说法。帖子最后写了一句话,诚邀有城之士,共解天书之迷。 周恒马上就毕业了,毕业选题一直没有选好。看着帖子里的内容,忽然想把红岩天书作为自己的毕业选题。 帖子后面已经有四个人跟贴,应该是报名的。 周恒顿了顿,然后回复了帖子。 两天后,周恒正在阶梯教室上课,有人敲门找他。 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表情有点阴沉。他递给周恒一张红色的邀请函,便走了。 邀请函上写着两个字,明元岛邀请函。 字体飘逸,像是一张牙舞爪的图案。 回到宿舍,周恒看着那张邀请函,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很不安。思来想去,他决定去找左教授,问他一些关于天书的事。 刚走到教师宿舍楼下,周恒便看见一群人从楼上走下来,嘈杂的脚步声中还有女人的哭声。 周恒心里一沉,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走过去,周恒看见班长站在一边,周恒问他怎么了。 班长看了看周恒说,左教授昨晚心脏病发作,去世了。 周恒心里咯噔一下,半天没有回过神。 怎么可能啊,我跟老左一辈子了,他怎么会有心脏病呢?左教授的妻子在一边哭着说道。 周恒踌躇了几步,然后返回了宿舍。 刚回到宿舍,电话响了,是个隐藏号码,周恒有点疑惑地接听了电话。 明天晚上八点,准时出发,到时候记得带上邀请函。声音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温度。 周恒还想说什么,电话却挂了。 周恒觉得很奇怪,怎么会有这样的旅行社,神神秘秘的。周恒又拿起那张邀请函看了看,里面的路线走的是水路,最后在一个叫红岩岛的地方着陆,然后商量破解天书的秘密。 周恒放下邀请函,望着窗外叹了口气。 3.冥歌 夜深了,周恒还没睡。 窗外有风吹进来,带着海风的腥味。 突然,外面隐约传来了轻微的歌声,像波形一样,断断续续的。周恒仔细听了听,是个女人的声音,伴着低声的音乐。周恒觉得很熟悉,好象在哪里听过一样。 冥歌,猛地一下,周恒心里想到一个词。 大二的时候,周恒修习古代历史时,在书上见到过冥歌。冥歌是古代海葬时唱的哀曲,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隐没。为了深切体会海葬的风俗,周恒当时还去网上下载了个冥歌的音乐听了听。冥歌的音乐很有风格,和越剧差不多,所以周恒印象比较深刻。 难道,这里还保留着当年的传统。周恒心里想到。 冥歌断断续续响了会,然后便没有了。周恒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周恒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 周恒开门一看,敲门的是林成之。 出了点事,梅姑让我们到大厅。林成之面色沉重的说道。 哦,周恒点点头,关上门,跟着他往大厅走去。 下楼拐弯时,周恒准备往左转,林成之却拉了拉他,往右走去。 周恒这才发现厅楼的布局是左右对称的,稍不注意便会走错。 大厅里,梅姑站在那里,身上还穿着昨晚那件黑色的衣服,表情肃穆。左玲和陈浩坐在一边,地上躺着一个人,是宝叔。 看见周恒,梅姑说话了,现在人齐了。 宝叔他?周恒看了看林成之问道。 死了,死亡时间大概在昨晚十点半左右,舌头外翻,眼睑有红点,是窒息而死。坐在旁边的左玲说道。 左玲,陈浩,林成之,周恒。你们都是从网上招募来破解红岩天书的。相信你们一定有自己的实力。梅姑环视了他们一下说。 这个岛上还有别的人吗?周恒忽然问道。 梅姑愣了愣,然后坚定地说,没有。 那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还有宝叔死了,为什么不报警?周恒一下问出了心里的疑问。 宝叔的死我会处理,你们来这里的目的,我已经说过了,破解天书的秘密。梅姑说道。 哼,怎么破解,据我所知,红岩天书离这里起码还差几十里。陈浩冷笑一声说道。 你们跟我来,梅姑说着转身往里走去。 左边是一道侧门,梅姑推开走了进去,周恒几个人跟着也走了进去。 房间里的景象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房间的中间是一块假山,山的正面上刻着几行红色的字体,赫然是红岩天书。 这是我们临摹的红岩天书,和真的天书不差多少。所以,你们大可放心研究。梅姑解释道。 周恒在网上见过红岩天书的图片,和眼前的确实如出一辙。 真的和红岩天书一样,陈浩走过去颤声说道。 红岩对白岩,金银十八抬,谁人识得破,雷打岩去抬秤来。林成之轻声说道。 林成之的话,周恒曾听左教授说过,那是关于红岩天书的一首童谣,据说红岩天书的秘密就在那几句话里。 周恒看了看四周,梅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房间。望着临摹的红岩天书,周恒凝住了眉头。 4.日记 周恒看了看纸面上的字体,像是篆文,又像是象形符号。 周恒想了无数种字体符号,都被否认掉。他愣了会,然后开门走了出去。 在房间外徘徊了会,他走到了林成之的房门前,敲了敲门。 门开了,竟然是陈浩,周恒又看了看门牌号,009,对呀! 你有事?陈浩语气犀利地看着周恒问。 没,不好意思,周恒笑笑。 转过身,周恒看见林成之从旁边房间走了出来。周恒看了看房间号,005。 怎么了?林成之看了看周恒问。 哦,走错房间了。周恒说道。 这样啊,这里的房间布局是有点特别。林成之笑笑说。 我也觉得这里, 周恒话没说完,却被林成之拉进了房间。 林成之把门关上,转过身说,在这里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 为什么?周恒问道。 你来这里也是为了红岩天书中的宝藏?林成之反问道。 不是,我想探究红岩天书,做为我的毕业课题,你呢?周恒说道。 林成之没有说话,点了根烟,烟雾很快弥漫散开。 我是来这里找人的,林成之说话了。三年前,我的弟弟参加了一个破解红岩天书的秘密旅行团,便失踪了。我一直在找他。 难道是?周恒惊声问道。 不知道,现在像这种貌似神秘,其实是想骗游客钱财的旅行团很多,这已经是我这三年来参加的第四个了,不过今天我们见到的临摹天书和真的一样。林成之说道。 从林成之房间回来,已经快十一点了。周恒觉得心里很不塌实。这里的一切太奇怪了,宝叔死后,梅姑便没再出现过。整个宾馆似乎只有他们几个人,空荡荡的。 周恒躺在床上,手里拿着打火机无聊地转来转去,一不留神打火机掉到了床边的卡缝里。周恒侧身趴着把手伸进缝里摸了半天都没有摸到,手却忽然碰到一个东西。 周恒疑惑地掏出来一看,是个蓝皮日记,上面沾满了灰尘。周恒抖了抖手上的灰尘刚想扔掉,却被日记封面上的一句话吸引住了,上面写着,红岩天书,1998年5月4日。 周恒愣了愣,翻开了日记。 2003年5月1日 今天是到达这里的第一天,小六偷偷对我说那个宝叔和梅姑,一个表情呆滞,一个面容冷酷挺般配的。 半夜的时候,我听见窗外有人唱歌,像是农村死人时唱的白歌,晦气。 天还没亮时,小六喊醒了我说那个宝叔死了。 大厅里,梅姑冷冰冰地看着我们每个人。我拉着小六,心里忽然很害怕。 2003年5月3日 我有点后悔参加这个旅行团,这里的每个地方都让我感到害怕。我和小六说,小六却没在意,他说要是能破解红岩天书的秘密,那可就发财了。 我现在才深深明白一句话,好奇害死猫。 2003年5月4日 今天早上,住在009的梁子昆死了。人们都慌了,让报警却被梅姑栏住了。她说这里是个孤岛,没有她带路,谁也别想离开。 剩下的人都慌了,所有人一下仿佛都对立起来一样。大家不知道,谁是凶手。所以彼此怀疑。 我忽然觉得这是个阴谋。 2003年5月6日 又有人死了。 这里只剩下我和小六了。 我好害怕,下一个会是谁呢? 梅姑说只有找出天书的秘密,才能离开。 我要离开这里。 2003年5月8日 我见到了幽灵。 5.预言 日记到2003年5月8号没了,8号的日记只有一句话,我见到了幽灵。 周恒的心里似乎有面鼓一样,在擂个不停。 日记上说的事情让他胆颤心惊。 冥歌,然后是宝叔死了,再接着。 周恒不敢再想下去,他拿出手机才发现,竟然没信号。怎么可能,来这里之前,周恒专门去买了一个信号最好的手机,现在竟然没信号。 看来日记上说得不错,这个地方是个让人恐惧的地方。 天一点一点亮了起来,周恒彻夜未眠。 砰,一下敲门声,周恒身体猛地震了一下,下床去开门。 门外是林成之,他努努嘴说,009的陈浩出事了。 周恒脑子里惊声炸了个雷,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左玲两眼含泪地看着每个人,然后说,陈浩是被人谋杀的,我要报警。 不行,这里是孤岛。如果警察来了,这里便会被政府收回。梅姑冷声说道。 可现在死了人,左玲大声向她喊道。 如果要离开这里,除非破解天书的秘密。梅姑硬邦邦地摔下一句话。 周恒脑子里乱糟糟的,现在发生的一切和日记里提到的一模一样。这里一定有问题。他看着左玲和林成之说,现在我们必须冷静。要不然,下一个死的将会是我们。 是吗?左玲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周恒。 周恒简单地把日记的事情和他们说了一下。听完周恒的叙述,左玲的情绪稳定了很多。 这么说以前发生的事,我们现在正在经历。林成之说道。 也许,那个宝叔根本就没死。周恒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不可能,那天我检查了他的尸体,确实是死了。左玲否认道。 我昨晚出去看了一下,这个岛除了这个宾馆,其他地方都是荒草,根本没有房屋。林成之说道。 梅姑太可疑了,我觉得一切都是她和那个宝叔搞的鬼。左玲分析道。 林成之锁着眉头正在思考什么,周恒也陷入了迷茫中。 陈浩的尸体被送到了楼下不远处一个小山洞里,里面?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抛乓痪呤澹冒撞几亲牛Ω檬潜κ濉?br /> 这个山洞气温很低,尸体不会腐烂。只要你们破解了天书的秘密,他们很有可能会活过来。梅姑说道。 周恒看了看林成之,没有说话,退了出来。 山洞里面另一具尸体不是宝叔。出来后,林成之轻声说道。 不是他?周恒一惊。 对,宝叔经常出海,抛系缆绳,所以手面上应该有厚茧。可刚才山洞里躺着的那个,手面平滑,绝对不是宝叔。林成之坚定地说道。 那这一切会不会是宝叔做的呢?周恒问道。 不知道,只能静观其变。林成之说道。 6.灵位 周恒现在很后悔,自己不该冒冒失失地来这里。 现在非但红岩天书的秘密一点头绪都没有,自己还有性命之忧。 外面传来猛烈的风浪声,上午还晴朗的天气,下午却阴沉沉的。周恒走到窗前准备关窗户,却看见下面有个人影,身形似乎是林成之。周恒愣住了,这么大的风,他去哪里。 周恒看着林成之钻进了上午去送尸体的那个山洞里,很长时间才从里面出来。周恒觉得有点蹊跷,难道林成之发现了什么。 雨来得很快,疯了一样打下来。 周恒无聊地坐到床上,想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怎么也想不通。 正想着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左玲的尖叫声。周恒一听,慌忙站起来跑了出去。 左玲惊慌失措地坐在一边,地上躺着一个人,是林成之。 周恒过去一看,和宝叔一样,林成之应该也是窒息而死的。周恒看了看左玲说,来,我们把他抬到他房间里。 左玲点了点头,站了起来。 外面的雨渐渐小了,周恒和左玲来到了那个山洞。 山洞里气温很低,周恒打量了一下四周,然后往里走了走。他敲了敲山洞上的峭壁,突然顿住了动作。 然后,他向旁边按了按,突然陷了下去。一道石门,忽然显了出来。他看了看左玲,然后走了进去。 里面是个通道,很深,周恒只能凭着感觉往下走。 左玲拉着他的衣角跟在后面。 大概走了五分钟左右,周恒隐约看见了亮光。周恒不禁加快了脚步。 通道的尽头是个长方形石室,亮光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桌子上放着一盏煤油灯,旁边供着一个灵位。灵位上写着黑色篆体小字,先公邵元善之墓。灵位下放着一些供品。 邵元善,这里怎么会有他的灵位。周恒心里打了个疑团。 你看,左玲忽然指了指石室旁边的角落,远远望去,那里竟然是个侧门。 周恒看了看左玲然后走了过去。 侧门里是个楼梯,周恒提步往上走去。 楼梯的尽头是一扇小门,推开门,周恒看见那座临摹的天书。 通道竟然通的是宾馆大厅偏门。 周恒刚想上去,却听见有人说话,他不禁停住了脚步。 事情办妥了吗?是梅姑的声音。 都在依照计划进行。声音是宝叔的。他果然没死,周恒转头看了看左玲,左玲也是一惊。 还差几个?梅姑又问。 一个,是要男的还是女的? 先不忙,看看再说。梅姑说道。 接着他们出去了,门被关上了。周恒一下靠在了墙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梅姑和宝叔的话已经很明显,他们的下一个目标不是周恒便是左玲。现在周恒真正感觉到了恐惧。 左玲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进了周恒的房间。 房间里静静的,周恒和左玲都没说话,逼仄的气氛让人喘不过气来。 你为什么会来参加这个旅行团啊,许久,周恒打破了沉静。 哦,是陈浩非要让我来的。左玲回答道。 你和陈浩认识多长时间了呀? 没多长时间。我们是在博物馆认识的,陈浩是考古专业的,他知识很渊博。左玲简单地说道。 当,墙上的钟摆忽然响了,吃饭时间到了。 周恒看了看左玲,然后站了起来。 梅姑坐在大厅的饭桌前,她换了件白色的衣服,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消瘦。 饭菜和以前的一样,简单的四个小菜,还有一盆海鲜汤。 气氛很沉闷,梅姑低着头自顾自吃着。左玲忐忑不安地看着周恒。 不想说点什么吗?周恒放下碗说道。 梅姑抬头看了看他,没有说话继续低头吃饭。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该摊牌了吧。周恒有点生气了。 你想知道什么,梅姑轻轻放下碗。 为什么要我们来这里,还有宝叔,其他人为什么会死?周恒紧紧盯着梅姑。 是你们自己来的,宝叔已经死了,最后,其他人为什么会死,那只能等破解了天书的秘密才能知道。梅姑说完,起身离去。 暗室里为什么会有灵位,灵位的主人是明朝诗人邵元善吗?周恒跟着站了起来。 梅姑猛地停住了脚步,她缓缓地转过身,面色惨白,目光直直地看着周恒。 周恒心一紧,往后退了一步,一下坐到了椅子上。 7.族谱 梅姑深深吸了口气,说话了。 红岩对白岩,金银十八抬,谁人识得破,雷打岩去抬秤来。 从古至今,人们都是通过这首童谣来破解红岩天书的,人们都以为红岩天书的秘密是宝藏。人类是贪婪的,对于红岩天书秘密的探解从来就没有间断过。这个岛是邵元善传下来的,而规矩也是他留下的。虽然当初他用一首诗函盖了红岩天书,可红岩天书的真正秘密是什么,一直也是他的一个遗愿。 这个岛从什么时候开始迎纳破解天书秘密的游客,没人知道。而岛上一直以来都是两个人负责,一个叫梅姑,一个叫宝叔。宝叔负责领人带路,梅姑负责接待寝食。梅姑死了,就让她的女儿来,宝叔死了,就让他的儿子来,千百年来,从来不曾更改。 一直到十年前的一个雨天,宝叔出去接人,却一直没回来。我用尽各种方法都找不到他。后来,我以为他死了或者遇到其他什么不幸了。大概过了一年多,他突然回来了。我问他他去了哪,他也说不上来。 回来后的宝叔变得很怪,有时候脾气暴躁有时候却很乖顺。有时候一个人呆坐在屋里几天不出门,有时候却一个人在岛上转来转去。仿佛是两个人一样。 这个岛,我生活了大半辈子。第一次对它有了恐惧的感觉。 三年前,宝叔带回来了四个来破解天书秘密的游客。是四个大学生,其中有个女孩叫小希,清清秀秀的,很讨人喜欢。 他们来的第一个晚上,大概到半夜的时候,我听见有人唱歌。唱的是海葬时才唱的冥歌。 第二天,宝叔死了。 我记得那天海边恰好涨潮,我把宝叔的尸体安放好后,外面下起了雨。经过楼梯拐角时,我看见一个人影闪过,那个人影很像宝叔。我以为看花了眼,没有在意。 后来,又有人死了。 一个接一个。 最后就剩下小希和我了。 后来,后来。 梅姑忽然顿住了。 后来怎么了,左玲问道。 后来,我把小希送走了。而宝叔在我送走小希的第五天却回来了。一切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梅姑望着前方说道。 宝叔?他不是已经死了吗?周恒愣住了。 是的,他已经死了,可他确实回来了。对于岛上发生的事他却一无所知。也许他根本没死,又或许那个死了的人不是他。回来后的他对这里的一切很熟悉,我没有理由不信他。梅姑无奈地说道。 那现在,左玲没有再说下去。 一切仿佛和三年前一样,宝叔又死了,接着是游客。梅姑叹了口气。 那为什么不报警呢?左玲继续问道。 报警,如果报警,这里便会被政府收回。而祖上的遗愿便会终止。梅姑幽幽地说道。 可,左玲还想问什么,却被周恒拉住了。 梅姑走了,背影有些凄凉。左玲抿了抿嘴说,真没想到,中间还有这样的事。 你相信她的话?周恒冷笑一声说道。 怎么,你认为她说的话是假的?左玲反问道。 至少关于小希的去向是假的。周恒正色说道。 为什么? 梅姑说了,这个岛上一直以来是有两个人负责的,宝叔负责领人带路,梅姑负责寝食接待。如果按照她说的那样,他们的分工应该很明确,这里海势凶猛,常人是不可能走出去的。所以梅姑也不会走出去,当然,三年前来的小希应该也没离开。 那小希去了哪里? 死了,或者以另外一种方式活着。 周恒的话,像个雷一下炸在了左玲的心里。 8.亡人 安静的夜,海水轻轻拂着沙滩。 一个人影悄无声息地从一边闪了出来,月光下,隐约看见一张焦急的脸。 忽然,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他心里一喜慌忙转过头。 怎样?他焦急地问道。 来人摇了摇头,我找不到钥匙。声音细细的,是个女的。 他没有怀疑吧,他问道。 没有。 好的,万事小心,一切按照计划行事。 两个人说完,悄声离开。 周恒笑了笑,从旁边的石头下走了出来。 左玲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寒洞里的温度很低。对面的石板上躺着三具尸体。梅姑看了周恒一眼说,你让我们来这里到底想干什么。 讲一个故事。周恒说道。 故事,什么故事非得到这讲啊。左玲声音有点颤抖。 活人和死人的故事。周恒沉声说道。 左玲愣了愣,抱在一起的手,松了下来。 这是一本日记,说着周恒把日记本放到了石板上。是我在房间的床下发现的。一个女孩在2003年写的。写的是她和同伴来这里破解红岩天书所遇到的经历。 和我们的经历一样,起先是领路的宝叔死了,再接着是游客。这和梅姑说起三年前的经历很像,也许,这本日记的主人就是那个叫小希的女孩。 那又怎样,梅姑没有动,冷冰冰地说道。 我在林成之的房间也发现了同样的日记本,我相信在左玲和陈浩的房间应该都有同样一本日记。对吗?周恒看着左玲问。 是,是的。左玲有点期艾地说。 我想问,梅姑,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周恒直直地看着梅姑说。 我,我有必要这样做吗?梅姑的话依然冷冰冰的。 你当然有必要,因为你不是梅姑。周恒话锋一紧。 你,哼,胡说八道。梅姑惊声说道。 他当然不是胡说八道。一个声音忽然响了。 谁,梅姑一愣,看了看四周。 我,说着一个人从石板上坐了起来。他是林成之。 你不是已经死了吗,左玲惊诧地看着他说。 如果我死了,那么有些秘密不就永远被掩盖了吗?林成之笑着说道。 你到底是谁?梅姑惶恐地问道。 你不是一直在找暗室的钥匙吗?你在这里三年,找到了吗?林成之没有理她。 你,梅姑脸皮颤了一下。 钥匙只有真正的梅姑和宝叔才有,这个你不会不知道吗?林成之声音越来约紧。 她当然知道,说话的是躺着的陈浩。 狭隘的石洞里气氛瞬间凝结。 林成之没死,陈浩当然也没死。 陈浩站起来走到左玲身边。 这下齐了,呵呵,梅姑忽然笑了。 9.历史 知道这个岛为什么叫明元岛吗?林成之环了其他人一眼说,因为这里是纪念明朝诗人邵元善的。只是一些友人纪念故人,可后来却被人越传越玄。最后还有人把红岩天书的临摹也搬了过来。 本来安逸的小岛却变成了人们追求贪婪的场地。甚至有人认为这里藏有宝藏。梅姑讲得没错,这个岛上一直以来是有两个人负责的,一个是梅姑,一个是宝叔。可是,宝叔和梅姑很早便已经离开了明元岛。 三年前,网上有人发帖,邀请有识之士来这里破解红岩天书的秘密。当时关于红岩天书的舆论很多,更有悬赏百万的说法。很多人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还是有人来了。他们是四个大学生,因为好奇来到了这里。 其实,红岩天书只是个幌子,你们真正的目的是岛里面的暗室。当他们发现了你们的秘密后,你们便把他们杀害了。 既然我让他们来的,那我为什么要杀他们呢?梅姑问道。 因为你想借助他们的力量破解一个秘密,一个关于明元岛的秘密。林成之厉声说道。 你怎么会知道得那么清楚,你?梅姑瞪着林成之问道。 我当然知道,因为那四个人里面有我弟弟,他把详细情况写下来,放到了一个地方。我通过记号,找到了弟弟写给我的资料。这个岛是个绝对的孤岛。岛上的布局更是利用拓扑学制造,所有通讯设备在这里都没有信号。所以你们可以在这里任意杀人。 周恒这才明白为什么手机在这里一直都没信号。陈浩紧紧拉着左玲的手,冷眼看着林成之。 你到底是谁?梅姑铁青着脸问道。 我是梅姑,我才是梅姑。 林成之的话让全场的人不禁大吃一惊。 你,怎么,周恒想问他。 梅姑不一定非要是女的,宝叔也不一定就是男的。我说得对吗?左玲。林成之转头看着左玲说道。 你,怎么,左玲身形一震。 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这个岛的秘密也许只有你和我知道了。我相信你父亲死的时候一定告诉过你,对吗? 这和左玲有什么关系,难道左玲是,周恒忽然到了一件事。 不错,左玲就是宝叔的女儿,陈浩说出了周恒心里的疑惑。 好好,真的是太好了,梅姑笑着说道,现在我来揭晓最后的谜底。 10.真相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周恒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看不到底的旋涡里。 梅姑在前面带路,其他人跟在后面。现在其他事实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岛究竟有什么秘密。 暗室里的灯被点着了,和上次一样,里面只有一张桌子,上面供奉着邵元善的灵位。 梅姑走到左边的墙角抽开了下面一块砖,然后伸手按了里面一下。 旁边忽然露出了一道石门,两把铜锁挂在上面,锈迹斑斑。 这两把锁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无论怎样都打不开。梅姑指着锁说道。 林成之看了看左玲,然后走过去,从衣服里掏出了一把钥匙,打开了第一把锁。左玲跟着走过去,打开了第二把锁。 石门被推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棺材。 黑色的棺材,孤零零地躺在中间。 林成之提步走了过去,其他人跟着走了进去。 棺材没有盖子,里面躺着一具骸骨,身上的衣物已经腐烂,发出一股说不出的味道。 怎么会是这样?林成之失声说道。 这是邵元善的骸骨,陈浩指着棺材旁边的字迹说道。 原来不过是场梦,哈哈,梅姑忽然笑了,笑声凄惨。我酝酿了五年,杀了自己最爱的人,害了那么多条人命,竟然只是一场空。哈哈。 梅姑一下坐到了地上,嘴里喃喃道。 林成之叹了口气,转过了身。 梅姑给了周恒们一幅地图,然后从岛上找了一条船。 回去的那天,阳光灿烂。谁也没有说话。林成之抱着弟弟的骨灰,坐在船边。 左玲望着海边,轻声唱起了歌。 周恒听得很是熟悉,忽然,他想起那天晚上窗外有个女人唱冥歌,就是这个声音。 他的心里一下明白了一些事情。 明元岛渐渐远去了,周恒轻声对自己说,不管怎样,就当发生的一切是一场梦吧。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天书惊魂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6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