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个死者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0:18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6141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6分钟
简介:一、第一个死者 迷迷糊糊之中,蔡涛感觉口干舌燥,头痛欲裂。 郑峻这孙子一定又拿假酒糊弄我!蔡涛暗骂了一声,拼命睁开眼睛,挣扎着坐了起来。他……
一、第一个死者 迷迷糊糊之中,蔡涛感觉口干舌燥,头痛欲裂。 “郑峻这孙子一定又拿假酒糊弄我!”蔡涛暗骂了一声,拼命睁开眼睛,挣扎着坐了起来。他觉得很奇怪,以自己的酒量,不应该醉成这样。 刚睁开眼,蔡涛就看到自己身边躺在一个一丝不挂的女子。那女子背对着蔡涛,似乎睡得正香。 这妞儿还真拿这里当她家了,居然睡到天亮还没走。蔡涛摇摇头,重新伏下身子,双手朝那女子的胸前一搂,将自己光溜溜的身子贴了上去。 就在他的双手摸到女子胸部的那一刹那,蔡涛惊地一下跳了起来:这女子居然全身冰冷,而蔡涛双手摸到的,竟然是一手的鲜血! 蔡涛起身一看,一下惊的口瞪目呆。只见这女子被人一刀割断了喉咙,早就死去多时了! “妈呀!”蔡涛大叫一声,飞快地跳下床,冲进卫生间将门关上,这才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 过了许久,蔡涛才回过神来。他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忍住剧烈的头痛,使劲回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蔡涛是国内当红的悬疑推理小说作家。昨天下午,他的悬疑新作《第五个死者》开始在国内最大的在线文学网站“鬼故事网http://www./”进行连载。参加了网站召开的新闻发布会后,蔡涛将《第五个死者》的第一章发到了网上。为了庆祝再次合作,“鬼故事网”的副主编郑峻晚上专门在饭店为他举行了庆功晚宴。蔡涛记得自己喝得有点多,在走出饭店时,郑峻将两个衣着性感的小姐塞进了他的车子,还一脸暧昧地叮嘱他要“好好放松”。 蔡涛没有拒绝,带着两个美女回到了自己在郊区的那套公寓。为了避免被记者们偷拍,蔡涛一般不会带小姐去酒店开房。自己在郊区的这套房子,几乎没有人知道,正是偷欢的好地方。一打开房间的门,蔡涛便趁着酒劲将两个美女扑倒在床上。一阵疯狂后,一身瘫软的蔡涛便倒在床上沉沉地睡了过去。这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蔡涛却什么也不记得了。可如今,一个女子被杀死在了自己身边,而另一个竟然又不见了! 报警吧!蔡涛一摸,才发现自己也是一丝不挂,而手机还在卧室的枕头底下。 蔡涛打开水龙头,将手上的血洗干净,又用冷水将脸洗了洗,这才鼓起勇气,决定回到卧室去拿自己的手机。 在卧室的床上找手机的同时,蔡涛忍不住又看了那个死去的女子几眼。只见这女子正是昨晚那两个女子中,长发似乎叫“秋秋”的那一个!此时她两眼圆瞪,全身冰冷,洁白的脖子上一根深深的刀痕,血从那里流出来,顺着雪白的胸部流到了床上。床旁扔着一把沾满了血迹的瑞士军工刀! 看到这里,正要拨号的蔡涛突然停了下来。这太奇怪了!带血的瑞士军工刀、被割喉的女子、染满鲜血的床……这些怎么和自己在《第五个死者》第一章开篇描写的第一个死者的死状一模一样啊! 蔡涛突然想起了自己正在写的这部叫《第五个死者》的推理小说。小说描写的就是一个人因为梦游,无意中将睡在他身边的情人杀了,后来为了掩盖罪行,他又接连不断地杀害知情者,直到杀到第五个人时,才被警察抓住。 而且蔡涛自己很清楚,为了保证自己小说中杀人动作描写的逼真性,他在构思小说中的一个场景时,往往要自己演示一番。就在昨天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为了活跃气氛,蔡涛还当众表演了第一章中凶手杀人的动作。 想到这里,蔡涛有些喘不过气来,他突然有种可怕的想法:难道是自己在神智不清的情况下,把睡在身边的秋秋杀了? 这种可能性虽然很小,可就算不是自己杀的人,毕竟一个女子裸死在了自己的床上,这事传出去,自己就只有等着身败名裂了。蔡涛惊出一身冷汗,不由把手机扔到了床上。 既不能报警,又不能告诉其他任何人,蔡涛决定靠着自己作为推理小说作家的推理能力来揭开这些谜团。 想到这里,蔡涛一下想到了昨晚另外那个叫晓悦的女子。昨晚除了自己神智不清以外,还有她在场。这事就算不是她干的,她也一定知道一些情况。看来当务之急是先找到这个叫晓悦的女子。 可到哪里去找她呢?别说自己没有办法去问她们的来历,就算有地方问,恐怕也没有人知道她们真实的姓名和住址。 蔡涛觉得自己又陷入了绝境,他不由一声长叹,小说很好编,可现实生活中的探案远没有那么简单。想到自己的小说,蔡涛突然眼睛一亮。在《第五个死者》第一章的结尾,自己写道:在发现第一个受害者尸体的现场,警察从受害人的挎包里面发现了她的居住地址,而就是在受害人的住处,警察找到了一个知情者。 挎包!蔡涛记得这个长发女子的挎包是扔在沙发里,他跳起来,抓起沙发上的挎包,翻了起来。很快,挎包就被蔡涛翻了个底朝天,里面除了两盒安全套,几百块钱以外,还有两个暂住证,两个暂住证上照片里的,正是昨晚那两个女子。当然,她们的真名并不叫什么“秋秋”和“晓悦”。不过,蔡涛并不关心这些,他感到庆幸的是,他从暂住证上找到了两人的暂住地,而且她们还恰好住在一块儿! 马上去找那个女子!蔡涛飞快地穿上衣服,拉过床单将床上的尸体遮住,然后将房门锁好。这才抱起那个从不离身的笔记本电脑,冲下楼去。 二、又是一个死者 开着自己那辆蓝色切诺基,蔡涛很快就找到了暂住证上面的那个地址。这是一个公寓楼的底层的一间套房。 蔡涛走到门口,轻轻敲了敲门。见许久都没有人回应,蔡涛转身绕到厨房的窗户下面。还好,窗户没有安装护栏,而且正好开着。蔡涛犹豫了片刻,见左右无人,便扒着窗台翻了进去。 穿过厨房,蔡涛悄悄推开卧室的房门。 推开房门的一刹那,蔡涛就看到有一个女子裸身伏在卧室中央的床上! 蔡涛轻轻叫了两声,见床上的女子依然一动不动地趴在那里,蔡涛心里不由有种不祥的预感:“难道这人也死了!”蔡涛赶紧跑过去,蹲下身,朝那女子的面部一看,这才发现,眼前这个一丝不挂的女子双目紧闭,早已没有了一丝呼吸。而她,正是昨晚那个叫晓悦的女子! 蔡涛吓得双手一撒,跳到了一边。过了片刻,他才强忍住恐惧,仔细打量起房间里面的情景。只见整个屋子里,床显得特别凌乱,一看就知道在上面进行过剧烈的运动。在靠近床边的地方,扔着一个用过了的安全套,在床下则扔着一个撕开了的安全套包装锡纸。床上晓悦的头发披散着,头歪向一边,手臂上有几道牙印,而她的脖子上有一条细绳正勒在那里!很显然,晓悦是被人勒死的。 昨晚自己带回家的那两个女子竟然都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蔡涛一下子懵了。不过仔细一想,蔡涛又觉得晓悦的死对他来说是个好消息。这至少说明秋秋不是他在神智不清的情况下杀死的,而是和晓悦一样是被同一个人杀的。 但这到底是谁干的?他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蔡涛觉得事情已经越来越严重了,自己现在必须报警了。 蔡涛还没掏出手机,就听到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打开手机一看,是郑峻打来的。 刚一按下接听键,蔡涛就听到郑峻在电话那头笑道:“怎么样,我的大作家,昨晚那两个妞床上功夫不错吧?”没等蔡涛回答,他又叫道:“你小子可真行,昨晚一人对付两个妞,今天还有力气一早就把第二章贴上来。” “第二章?”蔡涛一惊,以为自己听错了。 郑峻没有听出蔡涛语气里的惊异,还在喋喋不休地说:“对了,刚刚更新的第二章可和我以前看到的提纲有些不一样啊,比当初你讲给我听的提纲有新意,是不是昨晚那两个妞给你的灵感啊……” 后面郑峻又说了些什么,蔡涛一句都没有听进去。第二章怎么可能已经更新了呢?这怎么可能? 《第五个死者》的提纲虽然已经写好了,但按照以前的惯例,蔡涛应该从今天开始每天写一章,然后在网上贴一章。本来今天的确应该贴第二章,但这不是一直没有时间,还没有来得及写吗,哪里就能贴上去呢? 郑峻一挂了电话,蔡涛便迅速离开晓悦的房间,回到车上,然后打开了笔记本电脑。一进入“鬼故事网http://www./”,蔡涛便立即发现自己在网站的登陆密码已经被修改,而自己的小说果然已经被更新到了第二章,更新的时间竟然就在半个小时之前。 有人盗取了他的登陆密码,冒他的名把文章更新了!蔡涛觉得脑子里嗡嗡直响,这是怎么回事? 蔡涛很快?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⑾郑绿先サ恼庖徽拢宦凼怯镅浴⒕涫蕉己妥约杭负跻荒R谎《孀挪烫我痪湟痪渫露粒蚕诺美浜怪蓖饷埃赫庖徽吕铮熳分鹣咚髡业搅艘桓雠拥脑葑〉兀耸保飧雠哟耸币丫蝗死账涝诹俗约旱拇采希锩婷栊吹姆缸锵殖【谷缓拖梅考淅锩娴南殖∫荒R谎「貌烫慰志宓氖牵恼陆嵛膊糠中吹剑煸谒勒叩氖直凵戏⑾至思复ρ酪У暮奂#衷诖脖叻⑾至艘桓龈崭沼霉陌踩住>炀醯靡欢梢源友篮酆桶踩字械木珅液来确定凶手的身份。 手臂上的牙痕和安全套!蔡涛一下想了起来,昨晚在兴奋的时候,自己曾咬过晓悦的手臂,而且早上在公寓里似乎确实没有看到昨晚用过的安全套!“天哪!”蔡涛失口叫出声来,晓悦的牙痕正是自己咬的,而那个安全套里面的精|液毫无疑问也是自己的! 一定是有人要陷害我! 蔡涛一下似乎明白了什么:晓悦一定也是在自己的公寓里就被勒死了,然后移到这里来的。而且凶手将自己昨晚用的安全套也带了过来,还故意将现场布置成自己入室强奸杀人的模样。如今,不论是晓悦手臂上的牙痕,还是安全套里面的精|液,以及从窗台到房间四处留下的脚印,这一切都准确无误地让自己成为了嫌疑人! 而且可以肯定,盗取自己密码,在网站贴出第二章的也就是制造一系列凶案的这个人!是他明确地将所有针对自己的线索公之于众。 蔡涛后悔刚才为什么没有意识到这点,将安全套销毁,把自己留下的脚印抹去。可现在已经没有机会了,蔡涛看到一个居委会的大妈正带着一个片警朝这边走来。他赶紧启动汽车飞一般地逃出了小区。 三、步步都是陷阱 一口气开出了二十多里,蔡涛才将汽车驶进了路边的树林中,停了下来。一身疲惫的他倒在车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将昨天起发生的所有事情,一件一件地在脑子细细分析。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进精心策划的阴谋。这个阴谋可能从昨天晚上的庆功宴便开始了。昨晚的酒喝得并不是太多,可自己却觉得头特别昏,睡得特别沉,以至于身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第一个死者秋秋死在自己的床上,而且被害的手法和自己小说第一章中的描写一模一样,让自己成为最大的嫌疑人。同时又按照自己小说中所写,在她的挎包里故意留下线索,把自己引到第二个现场,与此同时,用自己的名义更新小说的第二章,将那些所谓的“线索”告诉警察,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无法摆脱的嫌疑人! 当蔡涛想到这里时,突然一个名字冒了出来:郑峻! 对,一定是郑峻干的!昨晚的酒是他准备的,那两个妞是他带来的,更重要的是,作为网站的副主编,他最有可能破解我的登陆密码。 可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难道是为了这本小说的宣传?蔡涛觉得这似乎不太可能,毕竟小说的主要部分还没有写出来,更何况为了炒作而杀人代价也太大了。 可不管怎么样,自己现在也只能从他入手了。 郑峻在距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有个别墅,和他包养的一个女大学生住在那里。为了陪那个大学生,他每天都是上午在家浏览网站,中午才去公司。蔡涛看看时间,估计郑峻应该还在别墅里,他便开着车迅速赶了过去。 因为怕与郑峻错过,蔡涛将车开得飞快,就在自己刚刚开到别墅区门口的时候,突然“嘭”的一声巨响,别墅里一股浓烟直冲了起来,接着一股橡胶的焦糊味扑鼻而来。 发生爆炸了! 蔡涛一惊,猛地将车开进别墅区内,停了下来。 发生爆炸的地方正是郑峻别墅的车库,发生爆炸的便是郑峻的车。当蔡涛赶到的时候,一个惊慌失措的邻居正在向旁人解说着刚才发生的一幕。原来,就在几分钟以前,他看到郑峻和那个女大学生走出了别墅,打开了车库。可他们钻进汽车后,似乎刚刚将车发动,汽车便发生了爆炸! 邻居张罗着去报警,但蔡涛从车库里的火势来看,郑峻他们一定早就没命了。 蔡涛可以断定,这个爆炸绝不是意外,而是那个针对自己的阴谋中的一部分,郑峻也是被人谋杀的!可如今连郑峻这个唯一的线索也断了,自己该怎么办呢?这一天以来,已经发生了太多离奇的事情,蔡涛觉得自己几乎已经无法支持,他颓然跌坐在了地上。 就在这时,一阵警笛声由远而进奔了过来。 蔡涛一惊,赶紧站起身来,挤过围观的人群,迅速钻进自己的车子,飞快地开出了别墅区。 一路上,蔡涛有种不知何去何从的感觉。晓悦的尸体虽然肯定已经被发现了,虽然精|液的检测和牙痕的对比都必须找到自己才能进行,可一旦警察发现晓悦家的凶杀现场和《第五个死者》第二章中的描写一模一样,必定会马上联想到自己。这样一来,秋秋的尸体很可能也已经发现了。更何况,那个蓄意要陷害自己的人一定会通过种种渠道,把警方的视线引到自己的身上来。 想到这里,蔡涛打开电脑,进入了“鬼故事网”。他惊奇地发现,就在十分钟以前,《第五个死者》刚刚更新了第三章! 第三章的内容讲的是,警察通过对受害人床边安全套里精|液的检测和受害人手臂上牙痕的对比,锁定了一个嫌疑人。通过对这名嫌疑人手机通话纪录的查找,警察发现嫌疑人当天上午接到过一个电话。而打出这个电话的,是一个住在高档别墅区的富豪。可当警察正要赶去找那个富豪了解情况的时候,富豪的汽车发生了爆炸,被当场炸死了。而有目击者告诉警察,他们在爆炸前曾看到过一辆可疑的蓝色切诺基停在爆炸案现场不远处。通过这条线索,警察断定,就是杀死妓+女的那个嫌疑人制造了爆炸案!警察赶紧命令技术部门,马上通过手机信号定位嫌疑人逃跑的方向! 第三章到这里嘎然而止,在第三章结尾竟然还配了一张图片,那张图片上所照的正是蔡涛那辆蓝色切诺基,而照片的背景是郑峻所住的别墅! 蔡涛早已看得口瞪目呆,他突然感到万分的恐惧,不由思索地慌忙将手机关掉,一把扔到了路边的草丛中。然后将车开出了好几里,这才缓过气来。 凶手刚才就在围观的人群之中监视自己,而且还偷偷把自己的车子照了相!蔡涛细细回忆起刚才在别墅发生的事情,想起似乎确实有个身穿保安制服的小伙子神色有些与众不同,他没有去围观正在燃烧的车库,却在自己的汽车前面逗留了一会。只是自己当时太慌张了,竟然一点都没有意识到有什么异样。 这么说来,那人一定就是这一系列事件的幕后黑手了!他身着保安制服,那一定是那里的保安。蔡涛感觉一切即将云开雾散,就要抓住真正的凶手了!他顿时觉得心情轻松起来。 四、再也无处藏身 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别墅那里的警察一定已经撤走了,自己现在回去,应该是安全的。蔡涛重新发动汽车,又向别墅驶去。他要立即去找到那个保安,让他说出事情的真相。 蔡涛将车开得飞快,初秋的夜风迎面吹来,蔡涛一下清醒了不少。回忆起这一天发生的种种怪事,蔡涛的眼睛突然一亮,想起了什么,将车停了下来。 蔡涛一直想不明白,这一整天来,自己所有的活动几乎都在对方的预料之中,对方总是能够预先设下一个又一个圈套,让自己的杀人嫌疑越来越深。对方为什么总是能够未卜先知呢? 此时,蔡涛终于发现了这其中的秘密。对方正是利用了蔡涛这个悬疑推理小说作家喜欢推理分析的特点,故意在每个现场留下一些线索,让蔡涛根据这些线索追到下一个事先设计好的案发现场。自己像个木偶一样,让这些所谓的“线索”牵着走,在对方的操纵之中越陷越深。而那些以自己的名义陆续发到网上的小说,不但提示着警察一个又一个针对自己的证据,同时,也牵引着自己按照对方的布下的局一步一步走下去! 对,保安这条线索也许又是个圈套,只要自己再追下去,说不定又会发生什么事情。蔡涛掂量了许久,决定不去理会什么保安。可是如果不去查,自己就永远无法洗脱嫌疑,现在警察一定正在四处通缉自己,再加上自己已经把手机扔了,更容易让人觉得自己是畏罪潜逃了。 蔡涛一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查下去,很可能又是一个圈套;不查,难道就等着警察来逮捕自己吗?蔡涛从来没有觉得这样绝望过。 这一夜,蔡涛趴在车里草草睡了一觉。早上起来时,他决定到最近的小镇去找家咖啡馆,喝一杯咖啡,再决定怎么办。以前,在小说写不下去的时候,他总是去咖啡馆坐坐。而往往在一杯咖啡喝完后,他都会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在咖啡馆里,蔡涛再一次打开了电脑,进入了“鬼故事网”,出乎他的预料的是,小说竟然又更新了。可奇怪的是,在新的一章里,作者除了在小说里不断暗示其实别墅的保安知道所有的谜底以外,还将叙述角度从侦破案件的警察换成了一路逃亡的犯罪嫌疑人。小说中提到,犯罪嫌疑人为了躲避警察的追捕,不但将手机扔在了路旁,还不敢到任何旅店住宿,职能躲在车上,在野外过夜。 看到这里,蔡涛不由“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太可怕了,对方居然连自己的所有行踪都知道。再打开新闻网站,蔡涛发现几乎所有的网站上都刊登了自己涉嫌杀害四人,正被警方通缉的消息。新闻里提到,不论是安全套里的精|液,还是妓+女手臂上的牙痕,还有几处案发现场留下的指纹和脚印,有陌生人提供的切诺基的照片以及郑峻被炸死前的通话纪录来看,警方几乎可疑肯定凶手就是蔡涛。如今已开始对他全国通缉了。 难道自己真的走投无路了?蔡涛皱皱眉头,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将桌上的咖啡一饮而尽,然后大步走出了咖啡馆。 傍晚僻静的海边,蔡涛驾驶着自己那辆蓝色切诺基缓缓驶过沙滩,朝大海中驶去。随着距离岸边越来越远,海水慢慢漫进车来。在海水漫过引擎盖的一刹那,发动机熄了火,车停了下来。 虽然汽车不再移动,可海水还是以几乎看不见的速度在慢慢往上涨。蔡涛知道,这正是一天中涨潮的时间,等不了多久,海水就会逐渐漫过车顶,而他则会被淹死在车里。可蔡涛依然一脸坦然地望着前方,似乎在静静地等待这即将发生的一切。 海水越涨越高,当涨到蔡涛的胸口时,他觉得呼吸有些困难了。他几次伸出手想打开车门,可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五、谁是第五个死者 就在这时,沙滩上出现了一个人影。那人一下就看到了就要被海水淹没的汽车,他大叫着:“喂,你要干什么?”一边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那人来到车前,一把拉开车门,拽着蔡涛的胳膊就把他往外拉。 这是一个三十来岁的陌生男子,长头发,带着一幅眼镜,他正一脸焦急地拼命将蔡涛往外拉。蔡涛开始竭力地挣扎,可也许是因为在水里泡得太久,没多久他便没有了力气,任由被眼镜男子将自己拽回了岸边。 眼镜男子将蔡涛扔在沙滩上,又立即赶回蔡涛的车上,一阵摸索,将蔡涛的电脑包抢了出来。 当他拿这电脑包回到岸上时,蔡涛已经恢复了精神,站了起来。眼镜男子将电脑包递给蔡涛,说道:“别想不开了,没什么过不去的坎。这电脑没有泡多久,赶快吹干,应该还……” 没等眼镜男子说完,蔡涛突然打断了他的话:“你更关心的是里面的卫星定位器还能不能用吧?”一听这话,眼镜男子立即脸色大变,片刻后,才反应过来,大声叫道:“你说什么?我一点都不懂!”蔡涛冷冷一笑,两眼直盯着眼镜男子说道:“你可别告诉我,你是碰巧经过这里,见义勇为救了我。你我心里都很清楚,你是根据藏在我电脑里的卫星定位装置发出的信号中,发现我要自杀,这才匆忙赶来救我的!” 眼镜男子没有理会蔡涛,他匆匆转过身去,急急忙忙就要离开。 望着他的背影,蔡涛大声说道:“别急,游戏还没有结束呢。你这一走,游戏可就要按照我的方向来玩了!” 蔡涛的话音一落,眼镜男子猛地停了下来。他犹豫了片刻,转过身来,冷笑道:“既然你已经猜到,我也没有必要在隐瞒了。不错,那四个人都是我杀的,所有的事情都是我策划的!” 一听这话,蔡涛长长地舒了口气,然后问道:“你到底是谁?他们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眼镜男子似乎被一下刺到了痛处,他突然声嘶力竭地吼道:“我为什么要杀他们?这要问你!问你这个大作家!”蔡涛听得一头雾水,没等他再问,眼镜男子又叫道:“我是谁?我是你的忠实读者,我读过你所有的作品,还曾经给你发过无数封电子邮件,对你小说中的情节发展提过建议,可你仅仅以一句‘小说情节的发展最终由作者自己决定’便把我打发了。你是个作家,你可真伟大,你想让你小说中的人物死,他们便死;想让他们生,他们便生;想让案情怎么发展便怎么发展,即使这样引起读者的反感,也在所不惜!”因为激动,眼镜男子说到这里有些接不上气来。大喘了几口气后,他才又一字一顿地说道:“这次,我要让你这个大作家像你小说中的那些人物一样,被我牵着走,让案情全部按照我的计划来进行!我也要享受这种把你操纵在手心里面的快感!” 蔡涛终于想了起来,自己的前几篇小说在网上连载的时候,的确有个读者不断发来邮件,有时是建议情节的发展方向,更多的时候是对蔡涛将某个主角写死表示抗议。刚开始,蔡涛还曾经回了他两次邮件,后来,蔡涛看到那人发来的邮件,便直接删掉了。原来,那个读者就是眼前这个人! 此时,眼镜男子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要知道,我可是你忠实的粉丝,我不但熟悉你小说的结构和语言风格,可以模仿地维妙维肖。而且我还了解你的一切,我知道你喜欢喝什么酒,知道你郊区的公寓在什么地方,知道你爱用瑞士军刀,也知道你喜欢玩女人,而且喜欢同时玩两个,我甚至还配了你家的钥匙,破解了你在网站的登陆密码,趁你维修电脑是在里面安装了定位装置。更重要的是,我知道你喜欢推理,喜欢自己去寻找线索解决问题……” 蔡涛听得冷汗直冒,这人太可怕了。他对自己的了解甚至超过了自己,他正是利用自己的弱点步下这一个又一个的圈套。 “但是,有一点竟然出乎了我的意料。你居然没有发现我留下的线索,去找那个被我用二十块钱请来照相的保安。”眼镜男子叹道:“我的完美计划是,当你发现线索去找保安时,我会事先杀了他,然后在你赶到的时候通知警察。到那时,情绪激动的你可能会被警察误以为是拒捕,被开枪击毙。就算你留下小命,所有的证据也会将你钉死!我这样来安排这个故事,不是比你的更完美吗?” 说到这里,眼镜男子长叹一声,似乎非常遗憾:“不过,现在这已经不重要了。现在只要你一死,明天你畏罪自杀的消息便会登上所有报纸的头版!”说着,眼镜男子从腰里掏出一把匕首朝蔡涛扑了过来! 就在眼镜男子就要扑到蔡涛胸口的时候,四周突然有许多盏车灯朝这里射了过来,与此同时,几个持枪的警察跳了出来,大声喝道:“别动,把刀扔下!” 望着已经吓得口瞪目呆的眼镜男子,蔡涛微微一笑,他知道,自己终于成功地擒住了这个真正的凶手,洗脱了自己的嫌疑! 原来,蔡涛在咖啡馆读到网上新更新的小说时,查出了他的笔记本电脑里被安装的定位装置,这让他决定很奇怪,对方对自己的行踪非常了解,要想害自己,直接通知警察就可以把自己抓住,可他为什么不这样做呢?同时,蔡涛还发现真正的凶手对自己没有理会保安这条线索非常着急,竟然再次在小说中提示这条线索。这些都让蔡涛意识到,真正的凶手控制欲非常强,急于让自己按照他设计的情节将这个游戏玩下去,享受这种把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快感。于是蔡涛便故意假装去投海自尽。他推测,对方一定不甘心游戏就这么结束,和可能会以路人的身份现身,来救自己,以便让案件按照他设计好的情节发展下去。 下定决心后,蔡涛还向公安局打了电话,告诉他们,自己要在海滩上投案自首。警察听了蔡涛的建议后,不但同意先将沙滩上的所有人清空,还在沙滩边上的礁石后面埋伏起来。 当眼镜男子将自己救出来后,又不假思索地将电脑包找出来时,蔡涛便可以肯定,这人便是杀害了那四个人的真正凶手。 此时,看着突然出现的警察们,眼镜男子明白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他犹豫片刻,举起匕首朝自己的胸口猛扎下去。 警察们想制止,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眼镜男子的胸口喷出一股血来,然后他便直挺挺地摔倒在地,咽了气。 望着地上眼镜男子的尸体,蔡涛长长叹了口气道:“可惜啊,你算计好了一切,可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成了真正的第五个死者。”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第五个死者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6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