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迷失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0:18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6690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7分钟
简介:孤楼 眼前这幢伫立在旷野中的孤楼,外墙斑驳,临街走廊上挂着花花绿绿的衣物,万国国旗一般。一楼的门面全紧紧关闭,看不出一丝生气。 许筱寒拎着……
孤楼 眼前这幢伫立在旷野中的孤楼,外墙斑驳,临街走廊上挂着花花绿绿的衣物,万国国旗一般。一楼的门面全紧紧关闭,看不出一丝生气。 许筱寒拎着行李,跟在龙剑波身后,等他用钥匙打开铁门,便随着他小心翼翼穿过了逼仄压抑的门洞。循着肮脏不堪的狭窄走廊来到二楼,她立刻听到“笃笃笃笃”的清脆声响,抬头望过去,只见一个腰间系着围裙的男人,手中握着一把厚实的菜刀,正斩向身前的砧板,砧板上堆满鲜红的肉泥。 那男人四十多岁,腰圆膀粗,满脸络腮胡子,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当他听到走廊传来脚步声,便扭头望了一眼,看到龙剑波二人,脸色顿时变得和善。他兴奋地对龙剑波说道:“小龙,你带新人来了?真是太棒了,我们的大家庭又有新成员了!” 龙剑波立刻恭敬地答道:“这是许筱寒,我的中学同学。我经过一番辗转才找到她,在电话里向她介绍了我们的事业后,她很感兴趣,就过来了。”然后他又侧过脸,向许筱寒介绍道,“这位是光辉伟业的运营总监,刘总。他还有另一个身份,是我们的伙食团长。” 运营总监和伙食团长,这两个身份真有点悬殊。 刘总笑呵呵地应道:“我叫刘远威,许小姐,很高兴认识你。现在我们还处于创业阶段,虽然前景光明,但目前条件还比较艰苦,希望你不要嫌弃。” “不会的,不会的!”许筱寒赶紧说道。 正在这时,从三楼突然传来一阵激烈的鼓掌声,噼里啪啦的,然后是整齐划一的口号声:“我们会成功!一定会成功!如果我们不成功,这世界上就不可能有成功的人!”接着又是一阵掌声。 许筱寒吓了一跳,龙剑波笑着解释:“筱寒,别紧张,三楼是我们光辉伟业的创业讲堂,同事们正在上课呢。讲堂气氛热烈,大家都很激动。一会儿你就能体会到了。”然后他又道,“寝室在二楼,你先把行李放好,然后我们去三楼见一见同事们。” 两人走到走廊尽头,龙剑波推开一扇门,一股霉味扑面而来,许筱寒禁不住皱起眉头。 “筱寒,现在公司创业条件还很艰苦,你先习惯—下。慢慢你就会知道,同事们都是一帮很棒很可爱的家伙!”龙剑波找了一张空床,帮许筱寒放下行李。许筱寒张望了—下整问寝室,一共十张上下床,大多数的床铺上都堆着乱七八糟的行李。如果住满的话,可以住二十个人。 简单归置了—_下_龙剑波就说:“筱寒,我们去三楼听课吧。” 许筱寒深吸了一口气:“好的。” 洗脑 三个月前,许筱寒大学毕业,却找不到工作。她胆子不小,家境也不错,于是赖在家里做米虫。上周她接到初中同学龙剑波打来的电话,说在邻市有个不错的项目,投资小,见效陕,收益丰厚,邀请她来考察考察。 听完龙剑波对美好未来的描述后,许筱寒立刻意识到龙剑波在做传销。 很巧,许筱寒正好刚读了一位复姓慕容的作家写的一本书,那位作家花一年时间卧底传销组织,深刻了解传销组织的完整运作方式和洗脑手段后,又想办法报警并脱身,随后写出了这本批判传销的畅销书。 许筱寒很崇拜这位慕容作家,于是想,如果自己进传销组织卧底,说不定也能写出这样一本书。所以她答应了龙剑波的邀请,来到了这里。 按照慕容作家的说法,传销组织里的人员生活其实过得很艰辛,因为钱都是被传销组织的上层人物赚走了。底层人员都很穷,平时只能以烂菜叶、土豆、盐水汤为食,只有新人到来时,为了给新人留下好印象,那天的饭菜里才有肉。刚才许筱寒看到刘远威斩肉泥,大概意义就在此吧? 和龙剑波走出寝室,许筱寒忽然又嗅到一股异味。这种异味与刚才嗅到的寝室霉味很是不同,倒有点像是某种动物散发出来的体臭,她以前去动物园的时候,曾在老虎笼旁嗅到过相似的气味。 许筱寒想问,但看到龙剑波脸上一副泰然自若的神色,她打消了询问的念头。 三楼所谓的课堂,应该就是传销组织洗脑的场所。 推开门之后,许筱寒立刻看到讲台上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只有二十多岁,鼻子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指头上戴着几枚硕大的钻戒。年轻男人见了龙剑波和许筱寒,便客气地说道:“新同事来了?欢迎欢迎,快找个位置坐下。” 讲台之下坐着满满一屋的人,至少有六十几个。他们听了年轻男人的话,同时向许筱寒鼓起掌来,似乎是在表示欢迎。 许筱寒留意到,当这些人鼓掌的时候,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复杂的表情。有同情,有悲哀,也有欣喜,甚至还有 忿恨。而且还不止一个人对她有忿恨的表情。 这是许筱寒第一次来到这里,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人会对她产生忿恨的心态。 许筱寒有点忐忑地找了个靠边的位置坐下。刚落坐,就有个中年大姐凑到她身后,两只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和善地说:“小妹妹,你一定累了吧,我来给你按摩按摩。”不等许筱寒同意,中年大姐便卖力地帮她按摩起肩膀。 在慕容作家的那本书里,好像他第一次进入传销组织的课堂时,也享受过同样的待遇,这大概是传销组织给新人留下好印象的统一做法吧? 许筱寒一边享受着按摩,一边听着讲台上那个年轻人的演讲。这个年轻人,就是所谓光辉伟业的总裁,刘光辉。听身后这位中年大姐说,二楼那位叫刘远威的营销总监,就是这位刘总裁的表哥。“他们都是身家过亿的大富豪哦,跟着他们干,我们一定会成功的!我算过,只要我的业务稳定,再过两年,我的身家也能过百万哦!前途一片光明!”中年大姐眯着眼睛憧憬着未来。 “那我先提前恭喜你。”许筱寒嫣然一笑,假惺惺地说。 刘光辉的演讲,大致就是—直在谈金钱的重要性,谁谁谁在光辉伟业上挣到了大钱的光荣事迹,然后又向学员们灌输“挣钱就是原始积累,就得不择一切手段”的观点。每当他从口里冒出一个巨额数字时,讲台下就会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许筱寒只听了几句,就觉得有点昏昏欲睡。 这时,龙剑波忽然凑了过来,殷勤地对她说:“筱寒,你的手机快没电了吧?你把手机和充电器给我,我拿去帮你充电。” 按照慕容作家那本书的说法,为避免被报警,新人进入传销组织后,都会被切断与外界的联系,传销组织会以各种理由收走通讯工具。为了取得龙剑波的信任,许筱寒什么话也没说,立刻摸出手机,递给了他。不过,许筱寒早有准备,她还有一部充好了电的手机,贴身藏在内衣里。 血旺和肉汤 这堂课,一直讲到了中午,刘光辉却一点也不觉得累,一直一副亢奋模样,不时挥舞着拳头,唾沫横飞地描述着充满光明的未来。直到看到讲台下的学员们打起了哈欠,他才顿了顿,说:“大家休息—下吧,马上准备吃午餐。我们这里的伙食是不错的,肉丸可是刘总监亲自用手工斩的新鲜肉泥哦!今天有新人来,还有加菜哦!” 许筱寒身边立刻传来一阵欢呼声。 六十多个学员很快就自发分成了十组,每组六七人,围坐在一张小桌子旁。和许筱寒一桌的,除了龙剑波,还有刚才替她按摩肩膀的那位中年大姐,以及另外三个人。他们看上去,似乎都很开心,脸上写满笑意。 许筱寒已经知道了,刚才替她按摩的大姐姓张。张大姐勤快地分发着碗筷,并且眉飞色舞地对龙剑波说:“晚上,我也要去火车站接我带来的新人。”同桌的另三位学员也纷纷讨论了起来,说他们发展的新人,也很快就会来到这里。 许筱寒这才明白,原来能和她坐在同一桌的,都是即将有新人到来的学员。她回过头看了看其他学员,则都神情黯然。那些人,大概都暂时没发展出新人,所以才这么落寞吧? 过了一会儿,那位运营总监兼伙食团长、腰圆膀粗的刘远威端着菜出现在讲堂门口。 讲堂里顿时骚动了起来,每桌都派出一个人去端菜,张大姐责无旁贷地冲到门口,很快就端着一盆飘着菜叶的肉丸汤和一大盘红烧血旺,还有清炒土豆片和呛炒绿豆芽回到桌边。 许筱寒看了看其他人的桌上,发现除了肉丸汤之外,只有土豆片和绿豆芽,却唯独少了红烧血旺。其它桌上也有人回头朝她这边瞄,一看到她身前的那盘红烧血旺,立刻咽了一口唾沫,随即眼中翻出忿恨的光芒。 许筱寒这才明白,原来只有新人的这张桌子上,才有这道红烧血旺。这大概也是在笼络新人,同时也是给能够拉来新人的学员的某种奖励吧?区区一道红烧血旺,又不是什么很贵的东西,其他人也不至于这么忿恨啊? 许筱寒无奈地拿起筷子,开始吃了起来。别说,刘远威的手艺还真不错,汤里的肉丸搓得又圆又嫩,咬一口,滑溜溜的,咬破后还有一股香香的浓汁涌出,肉也特有弹性,咽下后满嘴留香。红烧血旺更是做得出神入化,轻轻含在嘴里,不用咬,只需用牙齿轻轻触碰,血旺就会破碎,变成一团渣,同时香味溢出,朝喉咙涌去。也不需吞咽,只要仰起头,血旺便慢慢向食道滑下去,如一股温暖的液体。滑到胃里的时候,那种感觉更加令人愉悦,一团暖流从胃部向四周流散,渐渐蔓延,然后全身都暖和了起来。 这还是许筱寒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肉丸汤和红烧血旺呢。看来刘远威在传销组织里做运营总监和伙食团长真是屈才,凭他的手艺,随便在哪儿也能找到行政总厨的职位,收入也肯定不低呀! 当然,如果真像张大姐所说的那样,刘远威也是身家过亿的大富豪,那么他在这儿干传销,也是大有可为。不过,许筱寒看过慕容作家的书,知道那只是吹嘘而已。假若真有过亿身家,刘远威还会亲自下厨,拿着菜刀在逼仄的走廊上斩肉泥吗? 这时刘远威忽然拿着一部手机向许筱寒这桌走了过来,以极富感染力的声音,大声吼道:“张大姐,恭喜你。你发展的那位新人,刚才发来短信,他已经上火车了,今晚八点就会赶到本市火车站!” “耶!真是太棒了!”张大姐兴奋得把筷子扔到了天上,然后又蹦又跳,脸上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其它桌上的人,则继续默默拈着面前盘子里的土豆片、绿豆芽。至于汤里的肉丸,早就被他们争抢一空了。 体验 吃完饭,张大姐对许筱寒说:“我们所有学员,都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今天我们这桌多吃了一盘红烧血旺,所以洗碗的任务就交给我们了。”许筱寒也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于是和这桌的其他几个人一起收拾好每张桌子上的空碗筷,放在桶里,拎到了课堂隔壁的水房,在水龙头前清洗了起来。 约莫忙了十来分钟,总算洗好所有碗筷,许筱寒擦了擦额头上的汛走出水房,站在走廊上,朝外望去。 二楼和三楼的走廊上,都镶嵌了指头粗的铁栅栏,名义上好像是为了防盗,但许筱寒想,这大概是防止学员逃跑才对。这时,她看到孤楼下的空地里,站着一个人,是刘远威。刘远威一只手拎着一口麻袋,另一只手则伸入麻袋里,掏出什么细碎东西,扬起手抛洒到地上。随即,一群野猫不知道从哪儿跑了过来,一边喵喵叫着,一边哄抢着刘远威刚刚抛洒到地上的东西。 许筱寒仔细瞧了瞧,才留意到,原来刘远威抛到地上去的,全都是猫粮。许筱寒也养猫,而用麻袋装盛的猫粮,自然是最便宜的散装猫粮。真是让人想不到,这位传销组织里的二号人物居然喜欢喂养流浪猫,反差真是太大了。 “筱寒,刘总裁和刘总监一直都教导我们,做人一定要有爱心!他们也一直身体力行,为我们做着榜样!”从身后传来了龙剑波的声音。 许筱寒点了点头,说道:“我有点累了,想回宿合去休息一会儿。” 龙剑波赶紧叫来张大姐,让她带着许筱寒去宿舍。 大概因为张大姐发展的新人今晚就会来到这里,她的心情特别好。下楼时她—直在许筱寒耳边唠叨,说光辉伟业的事业真是太有前途了,如果新人来了,再发展更新的新人,她也能拿到提成。如果更新的新人,继续发展更更新的新人,她还能挣钱。张大姐眯着眼睛,幸福得快要晕倒了。 许筱寒却不以为然。张大姐说的,就是传销里的金字塔理论吧?她知道,只有位于金字塔顶端的人才能挣到大钱,而金字塔中间的人,努力—下,或许可以混到温饱。至于金字塔下方的,不过只是炮灰罢了。 不知不觉,两人来到了寝室里。令许筱寒奇怪的是,可以住二十人的大寝室里居然空无一人。隔壁的另两间大寝室,同样没有一个人。 “其他人呢?”许筱寒诧异地问。 “呃,他们应该在天台上吧。” “在天台干什么?” 张大姐挠了挠头皮,思索片刻,答道:“他们……在检查身体。”说出这几个字后,她的话语立刻变得流畅了很多,“光辉伟业的员工福利还是很不错的,做这份工作,虽然每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听课,或者打电话,但是工作压力还是很大,所以刘总裁和刘总监很关心我们,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对员工进行身体检查。” 许筱寒不禁有点好奇,传销组织还会如此体贴骗来的学员?真是有点让人难以置信。难道刘总裁和刘总监就不怕医生来给学员体检时,有学员突然请求医生帮忙报警吗? 但许筱寒旋即意识到,或许就连医生也被两个姓刘的买通了吧?可是花钱买通医生,他们还不如干脆不组织什么身体检查,真是令人费解。 争执 过了十来分钟,寝室里的人陆陆续续回来了,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块折叠好了小方巾,一回屋,就把小方巾塞到各自的枕头下。听了—上午课,大家似乎都累了,回屋也不交谈,倒在床上就开始睡觉。 张大姐倒是毫无睡意,她的床在许筱寒的上铺,她在上面唠唠叨叨地对许筱寒说:“创业一定要抓紧机会啊,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庙了!赚钱要趁早,趁着现在知道光辉伟业的人还不多,你赶快入伙!做人,就要做金字塔顶端的人,千万不要当炮灰。” 敢情她也知道金字塔理论呀!为了投其所好.许筱寒点了点头道:“是的,我确实也有点心动了。” “真是太棒了!筱寒,你这次来这里,带了多少钱?”张大姐迫不及待地问。 “龙剑波说,带五千过来就行了。”许筱寒答道。 张大姐的声音陡然增高:“有没有搞错?他只让你带五千过来?五千只能买一份产品,产品买得越多,你在光辉伟业里的位置就越高!当初我来的时候,买了七万五呢!” “呃……”许筱寒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张大姐接续灌输道:“在光辉伟业里,排名很重要的。排名越靠前,以后的分红就越多!比如说,如果我今天带来的新人,他听完晚上的课,马上就决定购买产品,而你当时还没买,那么以后他的排名就在你前面,说不定以后分红可以比你多好几倍呢。所以说,时间就是金钱,有时候上午买和下午买的排名都不一样,下午买和晚上买的排名又不一样!” “那么……我干脆现在去买吧……先买一份再说……”许筱寒装作唯唯诺诺地说。这次她来这里,只带了五千块钱过来,心想搜集写作素材,即使花五千块钱也无所谓,反正她家里不缺钱。 “真的?你决定了?”张大姐声音又陡然增高了几个分贝,她“扑通”一声从上铺跳了下来,光着脚丫子冲出寝室,大声喊道:“刘总裁,快来呀!许筱寒决定现在就买产品!”她这么一叫,原本在寝室里睡觉的其他人全都惊醒了,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许筱寒跟到了寝室门口。忽然,隔壁寝室里冲出一个人,一把拦腰抱住了张大姐一一是龙剑波。 龙剑波怒吼道:“筱寒是我带来的新人,你凭什么对她说三道四的?就算她决定买产品,也应该是由我来通知刘总裁!” “去你的!”张大姐推开龙剑波,叉着腰大叫道,“凭你,天知道要花多久时问才能说服人家筱寒妹子?如果我发展来的新人,晚上听完课就买了产品,这不就让筱寒妹子在公司的排名落到后面去了吗?我这是在帮她!” “不管怎么样,就算是你说服她的,买产品的这份提成也该算在我的头上!”龙剑波怒吼道。 “凭什么,是我说服她的!你只能领那份发展新人的人头费,而提成应该是我的!” 两个人站在走廊上大骂了起来,也不知道是谁先动手的,反正骂着骂着,两个人就厮打了起来。张大姐的力气还真大,狠狠踢出几脚后,就把龙剑波踹到了地上。龙剑波也不甘示弱,爬起来后一把抱住了张大姐,然后两人一起翻滚在了走廊地上。 其它寝室里的人都被吵醒了,但没有人上前阻拦,反而都袖手旁观,仿佛在看一场好戏。两个人在地上翻来滚去,很快就滚到了走廊另一侧尽头的一扇房门外。那是寝室的公用卫生间。这两个人翻滚抱摔的阵仗实在是太大了,竟撞上了卫生间的木门。“砰”的一声巨响,木门向内崩倒。然后又是“哗”的一声,好像里面有什么装着液体的东西打翻了。 与此同时,纠缠在一起的龙剑波和张大姐顿时像触电一般分开了。两人爬起身,目瞪口呆地望着厕所里。 站在寝室门边的许筱寒循着两人的视线望去,她看到一股鲜红的液体从厕所门边缓缓流淌出来。 是血,渐渐开始凝固的鲜血! 提成 见到这样的状况,每个学员的反应都不一样。 有人破口大骂,有人沉默不语,有人幸灾乐祸,有人哈哈大笑。但也有冲动的人,从男学员寝室里,冲出了三个人,上前就开始对龙剑波和张大姐拳打脚踢。 “这是怎么了?”走廊楼梯口传来一声怒吼。走廊上顿时鸦雀无声,静默得仿佛掉下一根针都能听到。 许筱寒循声望去,只见刘远威站在楼梯口,冷冷望着扭打在一起的五个人。而这时许筱寒也认出,刚才冲出来殴打龙剑波和张大姐的人,正是今天中午和她坐在同一桌的另外三个人。 “你们五个人,跟我到办公室来。”刘远威冷冷说道。旋即,他又扭过头,挤出笑容,对站在女学员寝室门口的许筱寒说道,“许小姐,请你也一起来吧。” 许筱寒看了看周围一片漠然的面孔,思索片刻,便跟在刘远威身后,上了一层楼,来到三楼,与另外几个人一起走进一间办公室里。 身为总裁的刘光辉早已坐在办公室里,他听完刘远威的汇报后,先对许筱寒说道:“许小姐,首先向你解释—下。卫生间里放着一个桶,桶里全是鲜血,但你千万不要害怕——那是猪血!按照光辉伟业的传统,凡有新人加入,我们都会为新人以及成绩优秀的学员准备一盘红烧血旺。血旺,象征着生意旺盛嘛!而血旺,就是由猪血做成的。只要把新鲜猪血放在桶里,加一点盐,过三个小时就会凝结成固体,也就是血旺。” 哦,原来如此,这位刘总裁还真是用心良苦。 随后,刘光辉开始处理龙剑波和张大姐。基于所有员工都应该相亲相爱这一点,所以打架斗殴是严格被禁止的。不过,张大姐热心助人,主动替同事说服新人,值得表彰,当然这种表彰只能是口头表彰,因为许筱寒毕竟是龙剑波发展来的新人。最后的处理也很简单,发展新人的人头费和提成,都应发给龙剑波。但龙剑波应该从提成里拿出两百块钱,交给张大姐当做感谢。 至于那桶被打翻的猪血,本来今晚和新人同桌吃饭的人,都可以吃到美味的红烧血旺,但猪血打翻后就吃不到了,所以龙剑波得从提成里拿出二十块钱,交给刘总监另外购买新鲜猪血。 而许筱寒交了五千块钱给刘光辉,只领到一张收据。刘光辉则当着大家的面,抽出十张百元大钞,交到龙剑波手中,说:“小龙,这就是你今天的提成!再接再厉哦!多发展一点新人过来!” 传销?直销? 经过这番折腾,许筱寒午觉也没睡成,直接就开始和其他学员一起上下午的创业课程了。 这一堂课,说的是交际理论。既然许筱寒交了钱,也就算入了伙,所以下午刘光辉的课程变得更加赤裸裸,主要的理论便是如何把朋友骗到这里,只要来了,就能领到人头费,只要交了钱,就能领到提成款。 “如果新人交五千,你就能拿到一千!如果新人交了五万,你就能拿到—万!多么简单的赚钱方式呀!据说今天张大姐邀请来的那位新人,会一次性买十万元的产品,那么张大姐就能拿到两万哦!两万啊!厚厚一叠钱,想买什么就能买什么!”刘光辉以极富蛊惑的声音煽动着,课堂上顿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在掌声中,许筱寒依然觉得昏昏欲睡。 整整—下午,许筱寒坐在三楼的讲堂里,都能听到二楼传来“笃笃笃笃”的声响,大概是刘远威又在斩新鲜肉泥,烹制美味的肉丸汤吧。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才算打消了睡意。接下来为了以后写作的素材,她又翻出笔记本和笔,认真做起听课笔记,精神也变得兴奋了许多。 终于熬到了下课,因为张大姐邀请来的新人,晚上七点才能抵达,所以大家的晚饭时间只能顺延到八点,而且八点后还要继续为那位新人开欢迎会。至于张大姐,课还没上完,便和总监刘远威一起去火车站接新人了。 天渐渐黑了,讲堂上没有挂钟,每个学员的手机都被搜走了,所以没人知道现在究竟几点钟了。每个人的肚子都饿得咕噜乱叫,却没有人提出任何怨言。有人在窃窃私语,许筱寒竖尖了耳朵想偷听,却怎么也听不清楚。有人在低声轻泣,许筱寒望来望去,却找不到哭泣声是从哪儿传来的。 大概有人骗不来朋友,没有收入,也看不到前途,因此而哭泣吧? 许筱寒更加坚定了得找机会报警的决心。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都有人饿着肚子在讲堂上睡着了走廊上终于传来了脚步声。许筱寒直立起身体,和其他学员一起仰头朝门口望去,只见张大姐一个人披头散发走了进来,眼睛红肿,似乎刚哭过一场,五官也全都扭曲在了一起。 “怎么回事?”周围的人又窃窃私语了起来。 随后刘光辉也来到讲堂门口,大声对所有学员说:“真是遗憾,张大姐邀请的那位新人,因为交通堵塞,没赶上这班列车,只能另选时间买票过来。” 讲堂上顿时一片哗然,而早就坐到许筱寒身边,中午还和她一起吃饭的另外三个人立刻大声叫了起来:“那么,我们这桌的红烧血旺呢?还有没有?” 刘光辉瞪了一眼,说道:“既然新人没来,就不用再做什么红烧血旺了。血旺倒进肉丸汤里,每桌盛一点,平均分配!我们大家都是兄弟姐妹,有好东西就要一起分享。” 其他桌的学员一起欢呼了起来,还有人挤眉弄眼地小声朝龙剑波说话。说话的声音很低,即使许筱寒竖尖耳朵,也只能听到语焉不详的几个词语:“谢谢你……如果不是……打翻……我们……自己……吞不下去啊……” 许筱寒不明白这些人在说什么,只好看着张大姐如行尸走肉一般,僵硬地走到自己身边,坐下。 饭菜很快就端了上来,许筱寒拿起筷子,开始拈汤里的肉丸。其他人也都不客气,龙剑波甚至还抄起汤碗,直接朝自己碗里倒肉丸。大家都抢了起来,而张大姐却如同呆了一般,直勾勾地望着桌子却根本没有拾起筷子。 “张大姐,你也吃一点吧。你邀请的那位新人,就算今天不来,迟早也会来的。”许筱寒好心劝道。 听了这句话,张大姐突然崩溃了,眼泪哗啦啦地流了下来。她发狂一般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抽泣着说:“那个王八蛋,还说什么一来就要买十万产品!真是混蛋,我们都到火车站了,发短信问他坐哪节车厢,那王八蛋却发来一条短信,说早就知道我们是做传销的!他根本不会来,以前打电话—直都是逗我玩!” 讲堂上顿时沉默了,大家都望着张大姐。片刻静默之后,有人又在低声哭泣,哭泣的人,大概和张大姐有着同样的遭遇吧。有人叹息,即使和许筱寒同桌吃饭,即将有新人到来的学员,也沉默不语,似乎思索着,自己邀请来的朋友,到底会不会来。 张大姐继续抽泣道:“我给那王八蛋说,我们做的不是传销,是直销啊!直销和传销不一样,他到底懂不懂呀?传销的人,每天都吃烂菜叶破土豆,而我们每天都有肉丸汤,百吃不厌的美味肉丸汤!我就是请他来考察—下,他为什么不来呀!还逗我玩……” 许筱寒也禁不住愣了愣,是啊,为什么这里每顿饭都有肉丸汤呢?还做得那么好吃。 就在她疑惑的时候,忽然从底楼传来了“咚咚咚”的巨大声响。 怎么回事?听声音,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正猛烈撞击着这幢孤楼底层的铁门。 真是王八蛋! “哗啦”一声,铁门被撞开了,一队身穿警服的警察冲进了孤楼。他们是从某座城市得到了举报,举报人说,接到一个姓张的女性朋友打来的电话,邀请他参加某个创业公司共襄大举,他怀疑朋友身陷传销,于是进行举报。 今天警察来到火车站,凭借举报者提供的照片,辨认出了在车站外等候新人的张大姐,于是一路跟踪,跟到了这幢荒郊野外的孤楼。经过一番调查取证后,警方确认此处就是传销窝点,便使用工具,撞开了孤楼底层的铁门,上楼控制住了所有人。 即使在这时候,还有学员怒斥道:“我们这里不是传销,是直销!你们搞得懂里面的区别不?传销的人每天吃烂菜叶破土豆,而我们每天都有美味的肉丸汤喝呢!” 但许筱寒主动向警方提供了收据和听课笔记,警方很快就从认定了光辉伟业从事的所谓“事业”,正是不折不扣的传销。 当警方听到许筱寒是为了写出一本与慕容作家类似的书而“卧底”传销组织时,都不由得大吃一惊。 刘光辉和刘远威被带出孤楼的时候,忽然从荒野跑来了许多猫,每只猫的嘴里都衔着一直死耗子。它们看到刘远威被警察带上警车,全都扔下嘴里的死耗子,开始不住悲鸣,跟在警车后狂奔,一直跑了很远,才恋恋不合地停下脚步。 许筱寒和其他学员一起回到寝室收拾东西,张大姐掀开枕头,下面有一张折叠好的方巾,她小心翼翼取了出来,犹豫片刻后,扔在了地上,方巾里立刻露出半截针头。 “咦,张大姐,你生病了,要打针?”许筱寒诧异地问道。 “呸!什么生病,什么打针?这是用来抽血的!”张大姐怒气冲冲地答道。 “抽血?为什么要抽血?”看到针头,许筱寒不禁想到了刘光辉定期组织的学员身体检查。 “每次有新人来的时候,刘光辉都会挑选学员抽血!至于抽出来的血,加一点盐,放在水桶里,三个小时后就会凝固。然后刘远威再加点作料炒—下’就能制成一盘红烧血旺!在这里,土豆是自己种的,绿豆芽是自己用绿?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⒊隼吹模浅檠г钡南恃瞥傻模?rdquo; “啊?”许筱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肉丸汤总不是假的吧?”她觉得自己快要吐了。 “砰”的一声,走廊上传来一声巨响。许筱寒回过头,只见一个警察踢开了一扇紧闭的房门。她走过去,朝门内望去,看到满地都是毛绒绒的小兽皮,还有细碎的骨头和飘扬满屋的黑色毛发。 “这是什么?”一个警察一边问,一边弯下腰,紧接就弓着身子窜了出来,“我靠,是老鼠皮,还有老鼠骨头!” 许筱寒顿时想到了当刘远威被带走的时候,从荒野跑来了许多野猫,每只猫的嘴里,都衔着一只死耗子。她忽然想到以前自己在网上看过的一个帖子,据说在猫的世界观里,认为自己的主人都是些很愚笨的家伙,不会捕食,也不会生存,所以它们会想法设法替主人分忧。比如说,把自己觉得最好的食物,放到主人身边一一比如,猫们最爱的老鼠。 那些荒郊里的野猫,一定把每天用猫粮喂养它们的刘远威当作了自己的主人。而它们认为刘远威不会捕食不会生存,于是每天都找来许多死耗子,衔到孤楼来,送给刘远威当食物。至于刘远威,他才不会浪费这些死耗子,所以剔下鲜肉,斩成肉泥,做成了美味的肉丸汤。不费一分钱,还能让学员们每天都有肉汤喝…… 真是王八蛋!许筱寒弯下腰,像一只煮熟的大虾一般,剧烈地呕吐了起来。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血迷失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679.html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