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魂24小时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0:20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514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4分钟
简介:一、失踪 黄文娟将晚餐摆上餐桌,招呼孩子们来吃饭时才发现,小龙竟然不见了。黄文娟心里一惊,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三年前,黄文娟自愿来到临海……
一、失踪 黄文娟将晚餐摆上餐桌,招呼孩子们来吃饭时才发现,小龙竟然不见了。黄文娟心里一惊,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三年前,黄文娟自愿来到临海SOS儿童村工作。她和四个孤儿组成了一个特殊的家庭,半年前,这个特殊家庭里又多了个叫高小龙的男孩,就这样,没有结过婚的黄文娟成了五个孩子的妈妈。 高小龙是五个孩子里最大的一个,今年十岁。小龙的亲生母亲很早就去世了,一年前,他的父亲高勇因抢劫被公安机关通缉。在带着小龙躲藏了半年后,高勇终于被逮捕。就这样,民政机关将举目无亲的小龙送到了儿童村,安排进了黄文娟的家庭里。 黄文娟发现,也许是因为有过在社会上飘泊的经历,小龙的性格敏感倔强。他和其他的孩子玩不到一块儿,整天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这让黄文娟非常担心。 这天上午,黄文娟去街上买菜,因为价格和卖菜的小贩争执起来。没想到那小贩竟骂道:“你这人就是有毛病!要不然怎么年纪轻轻不结婚,跑去带别人的孩子!”听到这样的话,黄文娟委屈得流下了眼泪。心情不好的黄文娟回到家后,刚把午饭做好,就看见放学回家的小龙正在和七岁的小豆子打架,黄文娟一时生气就骂了他几句。 原想事情也就这么过去了,谁承想,小龙竟然不见了。孩子们告诉她,下午放学后,小龙一直没有回家!黄文娟赶紧拨通了学校老师的电话,老师说他一放学就走了。黄文娟的心一下悬了起来,赶紧悄悄地把儿童村找了一遍,可哪里有一丁点小龙的影子?这孩子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呢?难道是因为上午的事情赌气了?天色已晚,其他几个孩子要准备睡觉了。黄文娟饭也顾不上吃,匆匆叫来自己的妹妹,让她帮忙照顾几个孩子。而自己则披上大衣,准备到小龙以前的家去找一找。 小龙的家在城西老街区的一个胡同里,以前黄文娟曾经去过一次。自从小龙的爸爸住牢后,那里便一直空着。想想小龙这孩子也没别的地方可去,所以黄文娟打算先去那里看看。 黄文娟赶到那里时,天已经黑了。这是片正在拆迁的旧居民区,四周的人家基本都已经搬迁完了。长长的胡同里,一个人影也没有。黄文娟一阵胆怯,觉得心跳得越发的快。她硬着头皮,迅速穿过了胡同,来到了小龙家门口。 这所房子还没有被拆,破旧的门上,锁被拧开了,黄文娟犹豫片刻,轻轻一推,走了进去。里面黑漆漆的,没有一丝光亮。黄文娟向着屋内喊了几声“小龙”,可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黄文娟打开手电筒,在几间屋里找了一遍。屋里确实没有一个人,但奇怪的是,家具上竟然有刚刚搬动过的痕迹,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小龙回来过?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声轻微的声响,仿佛是风将门吹得关上了。黄文娟头皮一紧,赶紧退了出来。 出了小龙家后,黄文娟决定马上给儿童村的周村长打电话,把小龙失踪的事情告诉他,然后赶快报警。黄文娟边往胡同口走,边低头掏出了手机,准备拨号。 就在这时,她突然察觉到身后有阵轻微的脚步声迅速向她逼了过来,她正要回头,一个冰冷的东西已经顶在了她的后腰。一个低沉的声音命令道:“别叫,抢劫!”黄文娟顿时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没等她反映过来,身后的那人已经一把将她拽到了墙角。借着昏暗的路灯,黄文娟发现这是个矮个男子,他头上的帽子压得低低的,遮住了半边脸,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容。那人一手将刀横在黄文娟的脖子前,一手伸过来就要抢她手中的包。 黄文娟的包里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那人一抢,她还是本能地将包紧紧护住。就在两人你拉我拽,相持不下的时候,胡同里传来了一阵急切的脚步声,有个人影往这边跑了过来。黄文娟一见,赶紧大叫起来:“救命!抢劫啦!”抢劫的男子一愣神,转过头去看,黄文娟趁机将他使劲一掀,赶紧往胡同口跑去。跑出数米远后,黄文娟发现并没有人追来,那人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二、越狱 黄文娟舒了口气,暗自庆幸,她想对刚才的那个过路人说声谢谢,可这时,她却发现,刚刚走进胡同的那人竟然也不见了!这人哪里去了呢?这么短短的时间,他不可能走出胡同。 就在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她突然发现黑暗的墙角后面竟然躲着一个人。黄文娟一惊,仔细一看,这不正是刚刚走进胡同的那人吗?这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高大而精干,他此刻正小心地藏在树后,一脸警惕地往这边望过来。 一见他这个样子,黄文娟一下打消了对他说声感谢的念头,想不到看上去这么健壮的一个大男人,竟然会被抢劫吓得躲起来。黄文娟鄙夷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朝胡同口走去。躲在树后的男子似乎也意识到危险已经过去,从树后走了出来,往小龙家的方向走去。 刚走出胡同,黄文娟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连忙掏出来一看,是儿童村的周村长打来的。黄文娟吓出一身冷汗,难道周村长已经知道小龙失踪的事情了? 黄文娟一打开手机,村长急切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喂,小黄,你在哪里?刚才公安局打来电话,说高小龙的爸爸越狱了!高勇很有可能来找儿子,你要密切注意!” 黄文娟不知道周村长什么时候挂断了电话,她只觉得自己吓得腿都软了。她突然明白,为什么自己一直隐隐觉得藏在树后的那个男子有点面熟,她现在才想起来,那人不正是小龙藏在抽屉里那张照片上的男子吗!难怪他一听到叫喊声就藏了起来,黄文娟断定,刚才那人就是越狱的高勇! 黄文娟来不及细想,赶紧往高勇跑的地方追了过去。虽然刚才被抢劫的一幕还让她心有余悸,但想到说不定小龙就在高勇手里,黄文娟还是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 又回到小龙家门口时,黄文娟发现刚才拉上的门又被打开了。此时,门虚掩着,里面虽然没有一丝光亮,却有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黄文娟想立即给周村长打电话,又怕被屋里的高勇听见。她正在犹豫,屋里一阵响动,有人往门口走了过来。黄文娟连忙往门旁黑暗的角落里一躲。这时,家门开了,一个人影闪了出来。借着门口路灯的微光,黄文娟认出,这正是刚才躲在树后的那个人,小龙的父亲高勇。 高勇小心地左右看了看,回身迅速关上房门,往胡同口急速地走去。 他这是要到哪里去?他到底把小龙藏在了什么地方?黄文娟屏住呼吸,悄悄跟在高勇身后,往街上走去。 黄文娟一路尾随着高勇,来到了城边一家偏僻的小旅馆。看着高勇走进了房间,黄文娟连忙给周村长打了个电话,把小龙失踪及遇见高勇的情况向村长作了报告。村长显然被黄文娟说的消息吓了一跳,他沉思片刻后,忧虑地说道:“小黄,看来小龙真的就在高勇手里。你一定要想办法看住高勇,不能让他将小龙带走了,我马上通知公安局。” 挂断电话后,黄文娟决定到旅馆里去摸摸情况。她在服务台要了一壶开水,来到了高勇的房间外。黄文娟刚一敲门,屋里便传来高勇低沉而警惕的声音:“谁?干什么?”黄文娟定了定神,答道:“我是服务员,来送开水的。”等了片刻,房门才慢慢打开一半,高勇将头伸了出来,仔细盯住黄文娟看了半天,吩咐道:“拿进来吧。” 一进屋,黄文娟边将开水放下,边四处张望,可令她失望的是,房间里除了高勇,再没有别的人了。高勇发现了她的异常神情,一下警惕起来,逼视着黄文娟,厉声喝到:“你在找什么?”黄文娟慌忙答道:“没,没什么。”说着就往门口退去。 三、劫持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有一个声音叫道:“高勇快跑,这女的刚才报警了!”话音刚落,一阵脚步声响起,有人跑下楼去。高勇一惊,脸色大变,他两步冲到门口,手一伸,拉开了房门,可门外却一个人也没有。黄文娟还想往外走,高勇已经一把将她的衣领抓住。黄文娟憋红了脸,颤声问道:“你,你要做什么?”高勇并不答话,伸手掏出一把匕首横在了黄文娟的脖子上,厉声问道:“你是谁?”还没等黄文娟回答,一阵警笛声由远而近,往旅馆方向而来。黄文娟还想解释,高勇已紧紧拽住了她的手,拉着她就跑出了房间。一边跑,高勇一边骂道:“怪不得我觉得你面熟,你不就是刚才胡同里那个女的吗?原来你是公安的探子,一直在跟踪我!老实告诉你,今晚我要是跑不了,你也就别活了!”黄文娟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反抗,只得任由高勇拉着,跌跌撞撞地往旅馆的侧门跑去。 没等警察冲进来,高勇已经劫持着黄文娟从侧门跑到了大街上。他迅速拦下一辆出租车,将黄文娟往里一塞,命令出租车往城外开去。 刚一上车,黄文娟惊魂未定,就听到包里的手机铃声响了。黄文娟正要打开手机,高勇一愣,将手机一把抢了过来,然后按下了接听键。只听电话里传来周村长急切的声音:“文娟吗?你现在在哪里?小龙找到了没有?” 高勇一听,迅速关掉手机,对黄文娟惊道:“他说什么?什么小龙?”此时,黄文娟已经可以断定小龙并不在高勇身边,她答道:“我叫黄文娟,是你儿子高小龙在儿童村里的妈妈……”没等黄文娟说完,高勇顿时觉得血往上涌,突口而出:“快说,小龙怎么了?” 黄文娟见隐瞒不过,只得咬咬牙,将小龙失踪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高勇。高勇一听,惊得目瞪口呆,喃喃道:“小龙不见了?怎么会这样?”黄文娟劝道:“你还是马上去自首吧,相信我们会找到小龙的。”没想到,一听这话,高勇竟咆哮起来:“相信你们?当初我进监狱的时候,政府告诉我说,我的儿子被安排得很好,叫我别担心,好好改造。可今天,你们居然告诉我,他不知道到哪里去了。你叫我怎么相信你们!”又是片刻可怕的沉默,一脸铁青的高勇怒道:“不帮我找到儿子,我决不会放你走!”一听这话,黄文娟心里愧疚到了极点,暗自责怪自己不该对小龙发火。如果小龙有什么事,自己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想到这里,黄文娟坚定地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跑的。无论怎样,我一定会将小龙找回来。” 车子又转过了几条街,突然,黄文娟看到街边的一个垃圾箱旁,有个小孩正俯身翻捡着什么。黄文娟眼睛一亮,情不自禁地大叫道:“小龙!是小龙!快停车!”出租车“嘎”的一声停了下来,高勇拽着黄文娟跳下车,往垃圾箱跑去。虽然隔着一条街,但在路灯的映照下,他们看得清清楚楚,那个小孩的确就是高小龙!他正一边从垃圾箱捡东西,装进身旁的编织袋里,一边警惕地左右张望。 黄文娟正要跑过街去,就听到旅馆方向传来一阵尖厉的警笛声,几辆警车追了过来。高勇赶紧将黄文娟往边上一拉,躲到了街边的暗处,然后迅速捂住了她的嘴。 等警车从街上飞驰而过,渐渐远去后,高勇才拉着黄文娟从暗处探出头来。可这时,垃圾箱旁,哪里还有高小龙的人影,小龙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四、寻找 两人将附近仔仔细细找了一遍,依然没有小龙的影子。 一边躲避着警察的追捕,一边还要找儿子,高勇已经越来越烦躁,而黄文娟也心急如焚。她知道,以现在的情形,找不到小龙,高勇不但不会甘心被送回监狱,而且随时可能做出过激的举动。果然,她转头一看,只见高勇的眼睛里射出一股咄咄逼人的杀气,他对黄文娟怒视道:“儿子是我的命,如果他有个意外,我可什么事都干的出来。反正没有了儿子,坐牢和枪毙也没什么区别!”黄文娟还想解释,高勇又咬牙切齿地说:“等我找到了小龙后,不会再把他交给你们,我会亲自把他带走。至少和我在一起,他不用去捡垃圾!”高勇的表情让黄文娟不寒而栗,但她更担心的是,即使找到了小龙,又该如何把他带回儿童村。 深夜的时候,高勇劫持着黄文娟住进了另一家小旅馆。 这一晚,两人都没有睡。高勇一直警惕地在房里走来走去,门口偶尔有轻微的声音响起,他都连忙冲出去看,但每次都是什么也没有。这让高勇更加紧张。黄文娟则一直在想,小龙到底会去哪里了?而那个在旅馆外给高勇报信的人又是谁呢? 第二天一早,两人来到昨晚发现小龙的地方,经过打听,得知附近有一处垃圾回收站。黄文娟觉得,既然小龙在捡垃圾,那么他一定会去废品回收站,到那里,一定可以得到关于他的线索。 果然,回收站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从昨天傍晚起,有个十来岁的男孩反复来卖了几次废品。说起男孩的模样,黄文娟可以断定,那一定是高小龙。工作人员还说,就在他们来之前,那男孩还刚刚卖了一大口袋废纸,然后拿着钱,说是要去买什么东西。 一问清男孩去的方向,高勇赶紧拉着黄文娟追了出去。可找了半天,也没有看到小龙的身影。就在两人快要失望的时候。突然,街的另一边响起了黄文娟熟悉的叫声:“妈妈!爸爸!”是小龙!黄文娟转身一看,在街的那边叫喊着要跑过来的,正是她日思夜想的小龙! 黄文娟高兴地大叫一声:“小龙!”就要跑过去,可高勇却一把拉住了她。高勇左右看了看,确信没有警察后,这才拉着黄文娟向小龙迎了上去。 可还没等他们跑到小龙跟前,旁边突然窜出一个人,一把抱住了小龙。 五、绑架 黄文娟一看抱住小龙的那人,立即惊叫道:“啊,是他!”。原来,这人正是昨晚在胡同里抢劫她的那个男子。黄文娟不禁失声叫道:“高勇,快救小龙!” 此时,高勇也认出了那人。他大喊道:“大奎,你想干什么?”那个叫大奎的人一边将小龙往旁边拉,一边答道:“不错,勇哥,是我。知道你出来了,我可一直跟着你啊。”此时,小龙一边哭喊一边使劲地挣扎,想摆脱大奎。可大奎一手将他抱得紧紧的,另一手拿出一把匕首,比在了小龙的胸前,费力地往旁边一辆车上退去。 见此情景,黄文娟已吓得不知所措。而高勇似乎明白了什么,他撒腿追了过去,边跑边喊:“大奎,有事好商量,千万别乱来!”此时,大奎已经退到了车上,他将小龙往车里一塞,然后“呯”的一声关上车门。这才探出头来,对高勇冷笑道:“勇哥,你是贵人多忘事。那东西你还藏着吧,我可到你家去找了好多次了。你和嫂子商量商量,想要儿子,就把那东西给我,我会把你儿子完完整整还给你的。”话音一落,大奎已经发动汽车,飞一般地开走了。 望着绝尘而去的车影,黄文娟赶紧叫道:“这是绑架!快,快报案!”说着就拿出了手机,可还没有拨号,手机就被高勇一把夺了过去。 高勇似乎也被眼前的突变惊呆了,半响之后,才打开黄文娟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这个电话正是打给那个叫大奎的人,从高勇的对话里,黄文娟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大奎曾经是高勇的同伙。大奎说的东西,是他们以前合伙偷来的一枚蓝宝石戒指。他们还没有来得及销赃,高勇就被抓了。高勇并没有供出这个案子,所以大奎一直没事,而那枚戒指也不知道被高勇藏到了什么地方。 这次,大奎听说高勇越狱出来了,猜想他一定要去找那枚戒指,所以一直偷偷藏在高勇家外等他。可没想到等来的是黄文娟,他以为黄文娟是高勇叫来取戒指的,所以等黄文娟一出来,他马上跳出去,假装抢劫,想把戒指抢过来。 因为高勇的及时出现,他的计划失败了。他只得尾随着黄文娟一起来到了那家旅馆,并正好听到黄文娟要周村长报警。于是大奎马上向高勇报信。他怕警察抓走高勇后,自己再也找不到那枚戒指。高勇劫持着黄文娟逃出来后,他也一直跟在后面。直到刚才,高小龙的出现,才让他意识到,高黄二人这是在找儿子。所以他当机立断,先将小龙绑架,再要挟高勇拿戒指来交换。 听到这里,黄文娟不禁对高勇叫道:“快把戒指给他吧,千万别让他把小龙给伤着了!”可没想到,高勇竟告诉她,他这次逃出来,确实想找出那枚戒指。因为,前几天,市里拆迁办的工作人员到监狱里来找到他,要他签一份协议。他才知道自己的房子因为市政工程,将要被拆迁。一想到自己藏在家里的那枚戒指,高勇坐立不安了。他必须趁拆迁之前把戒指找出来,重新放个地方。可昨天晚上,他悄悄溜回家去,却发现以前藏戒指的地方什么东西也没有! 从高勇的表情上看,黄文娟觉得他不像是在撒谎,可现在戒指找不到,又不能报警,时间一长,不知道大奎对小龙会怎么样。 黄文娟心急如焚,心里暗暗祈祷,不论自己怎么样,一定不能让小龙出半点差错。想到这里,黄文娟突然冒出了个主意。她对高勇说道:“我去,用我去把小龙换回来!”高勇怀疑地看着她:“你?大奎凭什么肯让你换回小龙?”“刚才他不是把我当成小龙的妈妈,你的妻子了吗?只要小龙一安全就好办了。”高勇稍一犹豫,拨通了大奎的电话。 六、交换 高勇和黄文娟来到大奎指定的地点——城外一处废弃的砖窑。 一走近砖窑,黄文娟和高勇就看到大奎的车子停在一个空地上,车里传来小龙的哭喊声。黄文娟一阵心疼,赶紧冲了进去。 这时,大奎从车里走了出来,冷笑着对高勇说:“勇哥,别怪我不提醒你。昨晚,向警察报信的就是你老婆。兄弟我想,你老婆一定是找到了戒指,想独吞,你可别上她的当啊。”高勇怒道:“不关你的事!老子早知道了,你快把儿子给我放了!”大奎转身打开车门,一把将小龙拉了下来,然后嘿嘿一笑道:“我会把儿子给你的,说实话,我倒觉得这戒指就在嫂子身上。今天我才知道,原来嫂子这么年轻漂亮。勇哥,你想让我人财两得,那我可不客气了。”说着向黄文娟挥挥手,示意她过去。 小龙这才明白,原来黄文娟是要用自己把他换回去。他赶紧叫道:“妈妈,你别过来!这是个坏人!”一听这话,黄文娟的眼眶湿润了,她转过身去,对高勇轻声说道:“我求你,不管我怎么样,你一定要把小龙送回儿童村去。小龙还小,他不能再在社会上游荡了。”说完,她便边往小龙走去。 黄文娟走到了小龙跟前,蹲下来,用手绢将小龙脸上的泪珠擦拭干净,又叮嘱道:“好孩子,听话,一定要让爸爸送你回家去。”说完,她把小龙向高勇那边一推,自己就要进车里去。 可小龙却一把拉住黄文娟,说:“妈妈,我要送一个东西给你。”说着,小龙把手伸进裤兜里,可还没有把东西掏出来,他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竟要求黄文娟将眼睛闭上,然后把手伸出来。 黄文娟虽然不明白这孩子到底要做什么,但看到他充满期待的眼神,黄文娟还是按他的要求闭上了眼睛。刚一闭上眼睛,黄文娟就听到高勇和大奎同时惊叫道:“戒指!”黄文娟睁开眼睛一看,小龙正拿着一枚戒指往她的手指上戴去。高勇和大奎眼中都露出了惊喜的光芒。大奎一步跨了过来,伸手就往小龙的手里抓来。高勇也急得大叫:“小龙,别给他!” 小龙一愣,戒指已经被大奎抢了过去。大奎拿着戒指哈哈大笑道:“哈哈,想不到戒指在小孩手里。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说着,他将黄文娟和小龙往边上一掀,拉开车门,就要上去。 就在这时,小龙一下扑了上去,一把抱住大奎的腿,哭喊道:“你还我戒指,你还我戒指,那是我送给妈妈的!”大奎一脚将他踢开,小龙还要再扑上去,黄文娟已经赶紧将他搂住。高勇已经冲到了大奎身旁,他一把抓住大奎的衣领,一使劲,就将大奎从车旁拉开,挥拳朝他的脸打去。 看着两人扭打了起来,黄文娟赶紧抱着小龙躲到了一旁。 几个回合过后,大奎渐渐支撑不住,被高勇几记重拳击倒在地上。高勇一阵冷笑,蹲下身子从大奎身上搜出那枚戒指,他掂了掂戒指,嘲笑道:“就凭你,想抢我的东西?要不是我急着逃命,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完,高勇走到了黄文娟和小龙身边,他并没有理会黄文娟,而是抱着小龙使劲地亲了几下,说:“乖儿子,原来戒指在你这里。怪不得爸爸把家里翻了个遍都没有找到。”说着将戒指往包里一揣,拉起小龙就要走。黄文娟一下急了,他真要带走小龙? 七、授戒 小龙突然挣脱了高勇的手,然后往高勇包里一掏,拿出了那枚戒指,便向黄文娟跑过来。小龙跑到黄文娟身边,将手中的戒指递给她,“妈妈,这是小龙送给你的。”没等黄文娟回答,高勇已叫道:“不行!小龙。”小龙扭头过去,不解地问道:“为什么?” 此时,高勇已经走到小龙身边,他蹲在小龙跟前,一字一顿地对小龙说道:“小龙,爸爸这次之所以要从监狱里跑出来,是不放心小龙一个人在外面。只有把这枚戒指卖了,我们父子俩才有钱到另一个地方去过好日子。”一听这话,小龙连忙紧紧拽住黄文娟的手,对高勇认真地说道:“爸爸,你回监狱去吧,我不想离开黄妈妈,不想离开儿童村……” 没等小龙说完,高勇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大声喝道:“不想走?儿童村有什么好?让你半夜三更还在外面捡垃圾……”小龙的脸一下涨得通红,连声辩解道:“我偷跑出来,是想悄悄捡垃圾卖钱,好给黄妈妈买个戒指。”一听这话,高勇脸色大变,他急忙问道:“你说什么?这枚戒指是你买的?”边说他边抓过那枚戒指,仔细看起来。 小龙怯生生地从包里掏出一把零票,轻声解释道:“那天,儿童村里来了个外国爷爷,他给儿童村的好几个妈妈都戴了戒指,可没有我们妈妈的。我想,我要自己给妈妈买一个,让妈妈也高兴起来。中午放学的时候,我已经看清楚了,那家商店有戒指卖,而且和以前爸爸藏起来的那枚一模一样,但是要十二元。我没有那么多钱,跟小豆子借,他又不借给我。我想自己去捡垃圾卖来凑钱。到今天早上,我终于卖了十三元七角钱。”说着,他把戒指从高勇手里又拿了过来,拉过黄文娟的手,轻轻地给她戴上。“现在好了,妈妈也有戒指了。” 黄文娟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国际SOS儿童村组织的主席向几位在儿童村工作满八年的妈妈授予荣誉戒指,当时,被授予戒指的没有黄文娟。 黄文娟紧紧地将小龙抱在了怀里,她似乎更明白自己今后将怎样做一个好妈妈。 一旁的高勇似乎还不愿相信这个事实,他不停问道:“那我藏在家里的那枚戒指呢?”小龙望了望高勇:“爸爸,我知道那戒指是你偷来的,就是因为它,你才被关进了监狱。所以在你被带走的那天下午,我就把它扔到河里去了。” 高勇长叹一声,半响后,才对躺在地上已经听傻眼的大奎叹道:“你都听到了吧,我们这是忙活的什么啊?!” 高勇摸了摸小龙的头,然后对黄文娟说:“我错怪你了。我知道你对小龙很好,今后小龙就交给你了。”接着,他拿过黄文娟的手机,拨通了报警电话:“喂,公安局吗?我是越狱的高勇,我要自首……”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惊魂24小时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681.html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