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杀之连环杀人案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0:21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8768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2分钟
简介:徐安然:大学学生,爱看侦探小说,十分崇拜福尔摩斯,喜欢推理。平时笨手笨脚,但遇到案件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曾破获了不少案件。 夏雨沫:徐安……
徐安然:大学学生,爱看侦探小说,十分崇拜福尔摩斯,喜欢推理。平时笨手笨脚,但遇到案件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曾破获了不少案件。 夏雨沫:徐安然同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学生,是个甜静的女生。 汪宇涵:是个不择不扣的富二代。 胡硕:体校毕业,找工作中。 林芷韵:胡硕的女朋友,两人似乎出现了一丝情感矛盾,经常吵闹。 杨慕青:导游。 孙逸俊:报社记者。 刘雯:为人冷艳,不喜欢说话,学医。 张建:宾馆服务员。 安乐村位于某省东北边,以前是一个不为人知的小村落,因为最近发展迅速,安乐村逐渐成为了游客受欢迎的避暑地点之一,每年夏季都会有很多外省的旅客纷纷前来避暑,得到旅客们的一致好评。 “安然,之前叫你出去玩,你都拒绝了,怎么这次答应的这么快。” 一辆白色宝马正在驶向安乐村的路途中,车内坐着三男两女,开车的是一个年仅二十左右的少年。他叫汪宇涵,是一个富二代。一脸坏笑的对着身后的一个叫做安良的少年坏笑道,故意让他下不了台。 “这次可是夏雨沫邀请的,当然不一样了,对不,安然。”坐在副驾驶少年胡硕起哄道,更是火上浇油。让原本坐在后面的安然尴尬无比,但又因为身边坐着夏雨沫,所以只好无奈的摇摇头,其实事实确实如此,要不是夏雨沫邀请他一起出来玩,徐安然铁定呆在图书馆里沉迷于侦探小说。 徐安然有着惊人的推理,敏锐的观察,再加上聪明的头脑,曾侦破了几起杀人事件,是个喜欢推理的小侦探,在华东地区还算是小有名气。还没毕业的他,考虑到自己是个学生,他拒绝了警局的好意邀请将来毕业做警察,他还是喜欢做个自由人士,但是他答应过警局,尽他自己最大的能力,为国家多尽点义务。 徐安然撇开话题,对着身边的夏雨沫说:“前面转个弯就到安乐村了。” 林芷韵也跟着闹腾起来了,先是望了一眼胡硕,然后将目光转移到两人身上,不惊羡慕起两人来,“你们的关系真好。” 被林芷韵一说,徐安然顿时觉得无地自容,他和夏雨沫之间存在着微妙的关系,那是一种介于友情与爱情这等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只是两人谁也没有道破而已。被他们三人,你一言他一句的,两人脸颊泛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车内五人说说笑笑,终于是到了安乐村。下了车,夏雨沫完全不在意别人对他们的看法,上前甜美的在徐安然身旁说,“这里果然是避暑的好地方。” 徐安然笑笑说道:“安乐村四周环山,山清水秀,而最重要的是它的气候,冬暖夏凉。曾经有位诗人来到这里,为了纪念这个的世外桃源,一时兴起就在一块石碑上刻了一首诗。那块石头后来被村长安置了彩虹谷入口处。” “千丈虹桥望入微,天光云影共楼飞。描写的就是彩虹谷入口的绚丽景观。”徐安然啧啧称赞这个安逸的地方。 “真想早点见到这个地方。”夏雨沫一脸期待的说。 “我知道这是杜甫写。”胡硕一脸得意的说。“这里果然不愧是世外桃源啊。” “……” “你们干嘛看着我,我说错了吗?”胡硕一脸不解的问。 林芷韵没好气的说:“杜甫的那个朝代还没有这里了,而且我发现你的历史真差的出乎意料。” “我们还是赶紧找家旅馆先住下再说吧。”胡硕赶紧岔开话题说。 “你真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笨蛋,应该回去多读点书。”林芷韵漫不经心的说。 “不用你管。”胡硕像是被揪出了痛楚,气愤的说道。 “我才懒的管你,你看人家徐安然,不仅知识渊博,而且人又帅气,真羡慕雨沫,能有这么好的男朋友。”林芷韵丝毫不顾胡硕的难看表情,将目光缓缓转移到夏雨沫的身上。 “说什么呢,他才不是我的……”夏雨沫难为情的低头絮语道,声音很轻,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好了,你们都别说了,先找个旅馆住下再说吧。”徐安然阻止了胡硕与林芷韵的打闹,催促道。 “这个你们放心,我早已预定了客房,你们只要跟着我走就行了。”汪宇涵对着众人笑道。 “好气派的宾馆,果然不愧是汪宇涵,不是某个人能比的。”来到宾馆面前,林芷韵惊羡道,同时瞥了一眼胡硕,似是带有嘲讽的意味。 胡硕见到林芷韵的目光,恨恨的一咬牙,心中很是不爽,双拳紧握,气愤的走进了宾馆。 “芷韵,你似乎说的有些过分了。”夏雨沫望着气愤离开的胡硕,担忧的道。 “我才没有,论聪明他没有徐安然聪明,论有钱比过过汪宇涵,我只是气不过而已。”林芷韵气不过胡硕说道。 这个宾馆是山上唯一一幢宾馆,离风景区是最近的,而山下却是宾馆不绝。开车需要开半个小时才能到达这里。 进入宾馆大厅,五人分别领了各自的客房钥匙。每层楼的客房布局都一样,分别为左右各半共八个房间,中间是走廊过道。汪宇涵住在304室,徐安然住在202室,夏雨沫在徐安然的隔壁203室,林芷韵住在205室,胡硕206室。 “你们怎么才来,我们可是等候多时了。”正当徐安然五人正要离开一楼大厅,想将身上的行李安放好时,突然走过来一男两女三人,其中一个男生开口对着五人说道。 “呵呵,抱歉,来迟了。”汪宇涵对着杨慕青道歉道。 “那么让我们互相介绍一下,我叫杨慕青,是这里的导游,正好我可以当你们的导游。”杨慕青的声音格外的动听,十分具有磁性。 “我叫孙逸俊,是报社的编辑。” “刘雯。”刘娇介绍的更为简单,语气中带着一丝冷淡。 互相介绍了一番后,众人回各自的房间安放行李。孙逸俊住在307室,杨慕青住在306室,在胡硕的上面,刘雯住在305室林芷琴的上面。 在场的人除了徐安然与夏雨沫两人之外,其他人都是他们在论坛上认识的人。虽然是都是第一次见面,但大都是非常熟悉了,也并没过分拘束,说说笑笑,没有一点顾忌。 “你在看什么呢?”夏雨沫好奇的顺着徐安然的视线望去。 “没什么。”徐安然不在意的说,眼睛一直盯着前面不远处的杨慕青。 “哼,色狼。”夏雨沫瞧见徐安然的直勾勾的眼神,娇哼了一声,不再理会徐安然,自顾自进了自己的房间。 徐安然疑惑的望着生气的夏雨沫进入房间,不知所以然,心想自己又没有得罪她,干嘛对他摆出一副生气的表情。他刚才只是看见那枚戒子似乎很眼熟,但就是想不起来哪里见过。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徐安然将东西都放好。因为考虑到一路奔波的疲劳,所以几人约好明天去彩虹谷游玩。一个下午,徐安然在午睡中度过。吃过晚饭,不知谁提议玩三国杀游戏,而众人一拍即合,当然除了徐安然这个不合群的家伙外,不过经夏雨沫再三劝说下,他才无奈的答应下来。 三国杀这款纸牌游戏可供4—10个玩家玩,而他们这里有8人,分配为1主公2忠臣4反贼1内奸。杨慕青拿着几张身份牌给每名玩家随机的分发一张身份牌。 “我是主公。”杨慕青翻出发给自己的身份牌,对着大家说道。主公与忠臣的胜利条件就是消灭所有拿到反贼和内奸的身份牌的玩家,反贼的胜利条件只需杀死主公即胜,内奸的胜利条件是杀死自己以外的所有人。而除了主公之外,其他人手中的身份牌一定要保密身份。 “游戏开始。”见各自挑选了一个角色扮演以及体力牌和从堆牌中抽取4张为自己的初始手牌后,杨慕青微笑的对着大家宣布说。 几个回合下来,拿到反贼的身份牌的林芷韵率先死掉,接着忠臣孙逸俊。 “不好意思,我去一趟洗手间,马上回来。”正当几人玩的正兴致的时候,夏雨沫突然说道。 “我来代替雨沫上。”林芷韵已经输掉了,替一下夏雨沫也不会对本局造成任何影响。 “我也想去一下洗手间,孙逸俊你来替我一下,我也马上回来。”夏雨沫离开不多久,杨慕青说完,也是朝着洗手间走去。 几局过后,林芷韵代替夏雨沫被退出局。 “安然,该你了。”汪宇涵出完牌后,对着凝神的徐安然提醒道。 徐安然立刻从两人离去的方向收回视线,琢磨着出什么牌时,突然宾馆的灯全部熄灭了,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服务员,怎么回事,难道停电了?”胡硕一脸疑惑道。 “抱歉,各位旅客,最近电线经常出现短路的事故,不知道哪里出现了问题,请各位先回自己房间,我马上叫人维修,估计明天一早电路就能正常工作了。”服务员张建走过来歉意的说道。 在楼梯口,遇见了夏雨沫和杨慕青两人,说明了情况后,借着手机的光亮回到了各自的房间。 徐安然告别了夏雨沫,进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看了一下时间,九点半。手机信号为零,这幢宾馆有着独立接受信号的信号塔,因为停电的原因,才无法正常工作,信号也就接受不到了。 “咚咚。”房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雨沫。”徐安然打开门,望见夏雨沫站在门外。 “我睡不着,可以和我聊聊天吗?” “嗯,进来吧。” 第二天一早,徐安然从睡梦中醒来,打理好一切,走出房门,正巧撞见了夏雨沫。两人来到一楼大厅,与他几人相聚,到了昨晚约定的时间一同前往彩虹谷去游玩。 “怎么没见芷韵。”夏雨沫突然问道。 “别管她,她总是这样喜欢慢吞吞的。”胡硕漠不关心的说道。 “我还是去催促她一下吧。”夏雨沫说完,跑向林芷韵的房间。 许久,夏雨沫急急忙忙跑下楼一脸担忧的对着大家娇喘道,“芷韵的房门锁住了,不管我怎么敲门,里面就是没有动静,会不会芷韵她出什么事了。” 众人急急忙忙来到林芷韵的房间,门被反琐了,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一丝动静。 “服务员,有没有其他钥匙了。”徐安然怕真出事,于是便叫上了服务员。 “大厅的抽屉里有备用钥匙。”服务员说着急急忙忙的跑向了一楼。 门被打开了。 众人将视线转移至房间内,只见林芷琴倒在地上,脑袋像是受到了重击,血流的满地都是。见到了这血腥的一幕,两个女生立刻用手捂住了眼睛,不敢看这一幕。而刘雯是学医的,相对显得自然些,但眼中还是有些惶恐。 “芷韵。”胡硕一脸悔意的叫着。 “大家别动,保护现场。”徐安然马上使大家安静下来,接着说道,“快报警。” “手机没信号。”汪宇涵说道。 众人纷纷拿出手机,然后对着徐安然摇摇头,“没有信号。” “服务员一楼大厅有电话吗?” “有,但是电话是无线的,同手机一样是接受信号才能打到外面去。” 徐安然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我是学医的,让我来检查一下……”刘雯蹲下身去,强做镇定的说,“她已经死了,死者是被东西砸在脑后致死,从尸体强硬程度看起来,死者应该是在凌晨这段时刻死去。” “这个花瓶是一直摆在衣柜上面?” “为了装饰用,每个房间都摆放着几个花瓶。”服务员说着有指了指房间内另一个花瓶。 徐安然观察了一下这个房间,门窗都是反锁的,这不像是他杀。地上除了死者之外,就是一地的陶瓷碎片。而死者正躺在衣柜的边上,似乎是不小心摇动了衣柜,导致放在衣柜上的花瓶掉落,砸在死者的后脑勺上,才导致悲剧的发生。 “昨晚你没有听到林芷韵房间里的动静吗?”徐安然指着隔壁房间的胡硕问道。 “没有,昨晚我睡的很死,根本没听到。”胡硕自怨的说。 “这里的房间隔音效果很好,就算是隔壁的房间,也难以觉察到房间内的动静。”服务员突然说道。 听了服务员的一番叙说,徐安然皱着眉头沉吟,心中有好几个疑惑未解。 “钥匙?”突然徐安然想到了什么。从死者的口袋中没有发现钥匙,引起了徐安然的怀疑,最后他发现钥匙是放在门边上的桌子上,而旁边站着胡硕。 “房间的门在外面要用钥匙才能反锁住门对吗?” “嗯。”服务员点点头。 “电是什么时候来的?” “昨晚十一点半。不是很严重的问题,电路马上就修好了。” “那为什么手机还是没有信号?” “因为昨晚电路短路的原因,信号塔似乎出故障了,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维护正常运转。” “除了我们几人之外,还有其他旅客吗?” “没有了,国庆节就快结束了,很多旅客都回去了,你们应该是最后一批旅客了。” “一定是陶瓷花瓶掉下来砸死了林芷韵。”汪宇涵肯定的说道。其他人也纷纷议和汪宇涵的结论。 “现在下结论还早了,大半夜的她为什么要打开衣柜。”徐安然突然疑惑道。 “可能是刚洗完澡换睡衣也说不定呢。”刘雯随口说道。 徐安然沉默的望着地上的陶瓷碎片以及死者,奇怪的道,“这个位置…。” 徐安然走到另一个矮柜上的陶瓷花瓶面前,望着柜子上的花瓶放久后产生的痕记沉思,然后沉重的对着大家说到,“这不是意外死亡,而是密室杀人。” 徐安然严肃的对着服务员说到,“麻烦你跑一趟,去山下报警。” 然而不一会儿功夫,服务员急急忙忙的回到了大厅,对着坐在大厅内的几人慌张的说道,“不好了,拴在这边吊桥上的绳索被人割断了,无法到对面的停车场并开车下山与人联系。而且我?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⑾至苏飧觥?rdquo; 服务员递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三国杀游戏开始……”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是谁干的,难道是是凶手。”孙逸俊头皮发麻的道。 “大家别担心,应该马上就会有人发现,我们就能得救了。”徐安然一一将众人的表情看在眼里,接着说道,“据王宇涵说,我们这边的吊桥被割断,那凶手很有可能还在我们中间。” “接下来我们各自说一下,案发当时都干了些什么?”徐安然对着众人说道。 “昨天回到房间后,我先是小憩了一会,不一会儿电来了,我就洗了个澡,洗完后,我继续睡觉了,我记得那时好像是十一点半。”汪宇涵说。 “这么说,你一直呆在房间里了,没有不在场的证明。” “嗯,可以这么说吧,不过我没有离开过房间半步。” “我是一个记者,昨晚回到房间后,我拿着照相机为这栋宾馆拍了夜色中的照片,回去后,可以发表报道。没有人能证明我有不在场的证明。我当时看见林芷韵的屋内灯光是亮的。” 孙逸俊说着,拿出照相机,翻出当时拍的照片。 “胡硕,你呢?”徐安然继续问道。 “昨晚,一回房间,我就睡觉了,睡的很死,直到早上才醒来。”胡硕说道。 “中途没有离开过房间?” “没…有。”胡硕说。 “我昨晚一直呆在房间内,先是玩了会手机,不久后电来了,我就看了一会书,直到凌晨我才入睡,同样的,没有不在场的证明。”刘雯说。 “昨晚,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就去了一楼大厅,想找点吃的,经过二楼时,我听到敲门声,当时走廊上一片漆黑,看不清是谁,我也没太注意。据身影我可以断定是个男生。而且在大厅一楼我见到回来的孙逸俊。”杨慕青说道。 “昨晚我和雨沫一直聊到凌晨一点,她才回自己房间睡觉,当时我们有不在场的证明。”徐安然将目光转移到胡硕身上,据杨慕青所说,那么之前胡硕可能在说谎。 “如果照你这么说,在二楼的就只有我和胡硕了,而我有不在场的证明,这么说你看到的那个人影应该是胡硕了。” 胡硕见自己的谎话不攻而破,干脆承认,支支吾吾的说道,“没错,那个人的确是我,但是…” “那你为什么要说谎,林芷韵是不是你杀的。”王宇涵打断胡硕的话说道。 “不是我,我当时的确敲了芷韵的房间,本想和她道个谦,但不知怎么我又和她大吵了起来,之后我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了。却没想到第二天芷韵她死了,当时我记得我奋力的推了她一把,把她推到在衣柜边。之后我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你推倒了林芷韵?”徐安然疑惑的问道。 “嗯,但真的不是我杀了芷韵。”胡硕说。 “你敢肯定。”杨慕青说道。 “这,我…”胡硕犹豫道。 徐安然陷入了沉思,觉得此事还有很多疑惑,回过神,徐安然突然对着服务员问道,“案发当时杨慕青是几点来到一楼的?” “十一点半,电正好来,当时我还看了一下手表呢。”服务员说。 “她吃了多久。” “吃了大约一个小时左右吧。我可以证明她不是凶手。” “中途有没有离开过?” “去了一趟洗手间,不过很快就回来了。” “这么说,除了我们三人之外,其他人都没有不在场的证据了。”徐安然沉思道。 “大家尽量带在一起,根据那句话的意思,凶手可能还会杀人。只要我们呆在一起,凶手就没有办法下杀手了。”徐安然提醒道。 “我可不想和凶手呆在一起,我要回房间了。”王宇涵说。 “我也是。”经汪宇涵拨动,大家也纷纷赞同。 见到几人陆陆续续的离开后,徐安然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对着一旁的夏雨沫说道,“我们也回房间吧。”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好端端的几人相聚,却发生这样的事。”夏雨沫来到徐安然的房间,害怕的对着徐安然说。 “别担心,我会保护你的。”徐安然安慰了夏雨沫几句,继续陷入了沉思。 “啊!”突然一声尖叫从三楼传来。 徐安然闻声一震,立刻跑出房间奔向三楼,看见杨慕青一脸惊恐的站在孙逸俊房间内的窗口处。 徐安然心想不妙,急忙的跑了过去,见到孙逸俊摔死在了窗外,他的照相机也一同被摔碎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众人再次聚到一楼大厅,徐安然对着杨慕青问道。 “孙逸俊说有东西给我看,让我晚上7点去他房间找他,我先是敲了几下门,见门没有上锁,我就推开了门进入房间,窗户大开,风吹进来有些冷飕飕的,于是我就上前想把窗户关上,等孙逸俊回来,却没想到在关窗的时候看见他…….”杨慕青心有余悸的说。 “从孙逸俊被推出窗外看,女生是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办到,凶手应该是力气大的男生。”徐安然推测道。 “安然你怀疑我?”胡硕说。胡硕是体校毕业的,身强力壮,所以难免让徐安然怀疑。 “在还没有找出凶手之前,我们任何人都摆脱不了嫌疑。”徐安然严肃的说。 “他让你看什么?”徐安然将视线转移到杨慕青身上问道。 “不清楚,他只说有重要的东西给我看。” “在这之前,你在哪里?” “因为林芷韵的死让我很害怕,所以我一直都呆在房间内,吃完晚饭后,孙逸俊说有东西给我看,这才让我7点找他。” “在你来到孙逸俊的房间有没有碰到过什么人?” “没有。” “其他人呢?” “因为林芷琴遇害,我一直担心杨慕青,所以吃完晚饭后找过她,7点不到我就回自己房间了。”王宇涵说。 徐安然望向杨慕青,杨慕青点点头。 “在我离开杨慕青的房间时,我见到胡硕刚从三楼楼梯下去。”王宇涵想起了什么,突然说道。 “我…”胡硕大急,连忙解释,“我听服务员说,宾馆天台可以望到很美的夜景,于是我就去了天台。” “我回到房间,就一直在看书,没有离开房间半步。”刘雯简单的说。 “安然,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回到房间后,夏雨沫看出了徐安然烦躁的的表情。 “你有没有发现,当时我们玩三国杀的时候,第一个死的就是林芷韵,接着是孙逸俊,和凶杀案的顺序一样。再加上之后那句话‘三国杀游戏开始’,难道这都是巧合么?” “那接下来谁出局了?”夏雨沫问道。 “是…你。”徐安然犹豫了一下说道。 “我!”夏雨沫忐忑不安的道。 “不知道凶手出于什么目的,似乎没有罢手的迹象,在没有获救之前,你呆在我身边,不要离开我半步。” “嗯。”夏雨沫乖巧的点了点头应道,但依旧遮掩不住她害怕的表情。 第三天。本以为凶手会对夏雨沫出手,然而汪宇涵死在了宾馆后面的游泳池里,尸体漂浮在水面上,判断不出死亡的时间。而死者身上没有任何痕迹。只有一根绕在身上的绳子。 “服务员,游泳池里的水是多久换一次?” “一天换一次。” “大概是什么时间段。” “夜间11点开始排水,排玩后放水,一般到早晨5点就能注满游泳池。这些都是程序自动控制的,不需要人工管理。而且在排水期间,游泳池的大门是关闭的,没人能够在那段时间进来,包括工作人员。我每天也会在11点去游泳池检查是否有人,当时我并没有见到人影。”服务员说道。 “昨晚,你们谁去过游泳池?”徐安然对着大家问道。 “我,杨慕青,刘雯,当时汪宇涵也在。”胡硕说道。 “当时你们几点离开的游泳池?” “10点,我们三人离开后,汪宇涵说还要再呆一会,于是我们就率先离开了。” “当时你们都在一起吗?” “刘雯说要回去睡觉了,而我和杨慕青来到一楼大厅吃了点东西后才回到房间。” 吃完午餐后,服务员对着大家说道,“有人上山发现吊桥断了,我想要不了多久就会有警察来到这里。是吧,杨慕青小姐。” 杨慕青点点头。 “我要回房睡觉了,等警察来了叫我。”胡硕对着几人说道,一个人离开了。 “刘雯,我们也回去先整理一下东西吧。”杨慕青对着刘雯说道。 刘雯犹豫了一下,似乎开口想要说什么,但还是点点头答应道,“好吧。” 等警察赶到这里估计也要一两个时辰,所以都等不了那么久。 “希望在这段时间不会再发生什么事了。”自从命案发生后,徐安然与夏雨沫经常呆在一起,徐安然的顾虑就是夏雨沫,怕凶手会在这几个时辰内再次对他们其中几人下杀手。 两个时辰后,宾馆外并没有任何响声,整个宾馆像是充满了死亡的气息,诡异的安静,这让徐安然不禁有些不安起来。 “雨沫,快,赶紧去找其他人。”徐安然对着一旁的夏雨沫突然出声道。 “怎么了,安然,出什么事了吗?”夏雨沫摸不着头脑的问道。 “如果我的推理没错的话,凶手还会再继续杀人。”徐安然说道。 两人叫来服务员后,说明了情况,怕几人出事,于是分别敲了三人的房间,刘雯打开房门出来了,杨慕青随后出现,唯有胡硕的房间没有一丝动静,而且门是反琐住的。 服务员拿来钥匙,门打开后,看见胡硕趴到在桌子上,旁边放了一瓶安眠药,盖子是打开的,里面还有几颗药粒。在他的旁边放着一张纸条与之前服务员发现的纸条一样,上面写着,‘游戏结束,再见了,这个世界!’。徐安然环顾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可疑之处,窗户是开着的。 “案发当场你们都在哪里?”徐安然对着两个女生道。 “我和杨慕青离开一楼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期间我先是在她的房间里聊了一会天,随后我就回自己房间了。”刘雯说。 “你回到自己房间,有人证明吗?”徐安然接着问道。 “没有。” “在刘雯离开后,你做了些什么?”徐安然对着杨慕青问道。 “刘雯离开后,我就开始整理东西,因为行李太多了。”杨慕青说道。 “难道胡硕真的是自杀么?可为什么窗户是开着的。” 突然徐安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对着服务员说到,“三个月内的报纸是不是都在一楼大厅的柜台上。” “嗯。”服务员点点头,有些迷茫,不知道徐安然问这个有什么用。 经服务员确认,徐安然急急忙忙的奔向一楼大厅。 “安然……”夏雨沫在背后叫道。 徐安然来到大厅后,不断地翻寻着旧报纸,似乎在找什么。没多久,徐安然严肃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喜色,说道,“就是这个。” 报纸上的内容是,两个月前发生了一起车祸。当时犯人醉酒驾驶,撞死了一对路边上的恋人之中的男子,而肇事者因买通了官司,被判了轻罪。而当时被撞的男子因没有及时抢救而身亡。 “安然,你在看什么?”几人随即跟了下来。 徐安然没有回答夏雨沫,而是注视着在场的所有人,说道,“事情的经过,我已经完全明白了,接下来,就让我把凶手找出来。” “你知道谁是凶手了?”大家惊讶道。 “没错,我现在就把我的推理,完完全全地讲给你们听。”徐安然说。 “这件事要从三个月前的那场车祸开始讲。”徐安然说着,将手上的报纸递到了大家面前。 “和车祸有什么关系。”刘雯问。 “你们看这上面的报道,肇事者因为家里有钱,最后只是被关了几个月,便被放了出来。而这个人正是汪宇涵。” “难道凶手是复仇吗?可为什么要还要杀死这么多人。” “嗯,可以这么说。但是当时那场车祸并没有那么简单,上报纸上的内容看,伤者抢救不及时而导致抢救无效死亡。我猜测林芷韵和胡硕以及孙逸俊当时目睹了车祸,却没有立刻叫救护车,而导致伤者不治身亡。才让凶手也对他们产生了莫大的杀意。” “或许是上天的安排,让凶手在论坛上认识了几人,并精心筹划这一天的到来。”徐安然继续说道。 “凶手是谁?”杨慕青问道。 “凶手就是…”徐安然停顿了一下,接着伸出手指指向几人中的一人,说“凶手就是你,杨慕青。” “呵呵,我?”杨慕青笑道,“在林芷韵遇害的时候,我有不在场的证明。 “林芷韵的死亡时间是在凌晨左右这只是刘雯的大致估计,没有精密的仪器检测,是很难确定死者确切时间,所以你邀请了学医的刘雯证明你拥有不在场的证明。” 刘雯点点头赞同徐安然的话,“不借助仪器是很难识别死者确切的死亡时间,当时我只是大致估计了一下。” “你先是在我们玩三国杀的时,中间曾离开去洗手间,身为当地导游的你应该很熟悉这个宾馆的布局,你先是来到供电室让电线断路,然后趁着一片漆黑回到了洗手间门口,故意与雨沫相撞,证明你当时在洗手间,做到这点对你来说应该很容易,而你的目的就是让我们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只要一短电,信号塔就会发生故障,需要一段时间维修,我想你应该多次试验过了吧,因为服务员说过,这段时间内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况。之后我问过雨沫,她说在洗手间里并不能确定你是否真的在,在断电的时候,什么也看不见。”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杨慕青问道。 “而你的目的就是让我们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限制我们在宾馆内随意走动。之后你假借理由来到了林芷韵的房间,没有留心的林芷韵便因此被你杀害。”徐安然接着说道。 “你割断了吊桥上的绳索,原因也是让大家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好让你继续杀人。而你留下纸条的原因就是让我引起怀疑,你将这场杀人游戏与当时我们玩杀国杀结合起来,你知道我一定会中你的计策,让我以为雨沫是第三个被害人,以此限制了我的行动以及将全部心思放在保护雨沫身上。提起玩三国杀游戏的人就是你,牌是你事先准备好的,所以当时你才会说自己发牌,以此不让你放好牌的顺序打乱。” “孙逸俊的死让我怀疑起胡硕,而当时在林芷韵的房间里林芷韵的钥匙就在胡硕的身边,我就想到可能是胡硕趁我们不注意将钥匙放上去,现在我才知道,你当时假装害怕向着门边上的桌子倒去,应该就是那个时候将钥匙放在桌子上。还记得汪宇涵说在三楼楼梯口见到胡硕吗,胡硕当时的回答是去天台看夜景,很显然他是在说谎,这里是山区,到处是山,看不到的夜景,当时我怀疑胡硕就是凶手。不管怎样大家都不会怀疑道你,因为你和汪宇涵有不在场的证明。” “那你为什么不确认他就是凶手?”杨慕青又问。 “可我有一个疑问没有弄明白,凶手是拿着矮柜子上的陶瓷花瓶重击正在打开衣柜的林芷韵,然后将衣柜上的花瓶换到矮柜上,伪装成意外死亡,却不料矮柜上的痕迹暴露了凶手。如果胡硕是凶手,以胡硕的身高要是重击在林芷韵后脑上,那被重击的位置不应该是在偏下位置,而且胡硕当时说自己将林芷韵推到在地,这与死者倒地面朝上有着矛盾,如果胡硕说的是事实,那么凶手可能另有其人。” “那在孙逸俊遇害后,胡硕为什么要说谎?”刘雯突然疑惑的问道。 “这只是我的猜测,可能是凶手想陷害胡硕。因为当凶手听到当时胡硕将林芷韵推到在地,谁也不知道是不是胡硕杀了林芷韵,利用这个契机嫁祸胡硕。凶手在杀死孙逸俊后,骗胡硕到孙逸俊的房间,当胡硕发现自己中了凶手的嫁祸后,慌张的离开了。却不巧被汪宇涵撞见,凶手手里可能有胡硕的把柄,所以他说了谎。” “凶手为什么要嫁祸胡硕?”夏雨沫疑惑的问。 “因为凶手想把这一切的连环杀人案嫁祸给胡硕,从当时胡硕身旁留下的纸条让我们误以为他杀了其他人后然后再自杀,那么真正的凶手就完成了他一切的计划。” “当时你也说过杀死孙逸俊的凶手是个力气大的男生,如果是我杀了孙逸俊的话,怎么可能办到。”杨慕青好笑的道。 “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你还有一个帮凶。如果是这样的话,在孙逸俊遇害,你们两个的不在场证明就不攻自破了。帮凶事先杀死孙逸俊然后与你呆在一个房间,以证明两人有不在场的证明,那胡硕的嫌疑就是最大的了。你借助帮凶对你的喜欢利用了他,可悲的是,帮凶却不知道自己也是你的目标之一。” “难道帮凶是…?”在场的几人紧张的盯着徐安然。 “没错,帮凶就是已经被杀死的王宇涵,是他杀死了孙逸俊。”徐安然说道。 “王宇涵是什么时候被杀死的。”刘雯不解道。 “排水之前。服务员只是在门口大致的看了一下,而他能看到的视线盲区是靠近自己游泳池壁的区域,所以只要尸体靠着游泳池壁,并设法将尸体下沉到游泳池底部,就不可能看到尸体。” “凶手是怎么杀死死者并且让死者沉入底面的呢?”刘雯疑惑道。 “安眠药,只要将安眠药混入饮料中给汪宇涵喝下,然后将绳子的一头放进水桶中冰封住,将冰块取出,另一头绕在沉睡的汪宇涵上,汪宇涵就会因重量沉下去因此淹死,冰块渐渐融化,当重力小于浮力时,尸体就会浮上了,等到第二天,我们只会看到尸体与绳子漂在水面上。凶手的目的就是为了证明他当时有不在场的证据。” “胡硕伪装成的自杀以及留下的纸条,将一切罪嫁祸给胡硕,我想凶杀的目的就完成了。” “你是什么时候怀疑我的?”杨慕青说。 “还记得当时服务员对着大家说有人下山报警了吗,当时服务员还问了一下你。刚开始我还以为你与服务员在一起看到了上山的人,可是两个小时后,也不见有警察来,当时我就怀疑服务员是杨慕青的帮凶,后来我想起服务员是国庆才刚到这里工作,所以与你谈不上任何来往,更不能是你的帮凶。我想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是你告诉服务员说有人下山报警了,所以服务员当时会向你确认一下。” 见服务员点点头,确认当时是这么回事后,徐安然继续说道,“而你的目的是让大家放松警惕,在警察来之前,凶手就不会再动手,而胡硕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在这段时间被你杀害。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杀死林芷韵的时候,林芷韵后脑受到重击是一个身高比她矮的人,这里除了你有杀人动机外,刘雯和雨沫没有足够的杀人动机,这足以证明你有最大的嫌疑。” “说了这么多,你有什么证据。”杨慕青说道。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在车祸中不幸死亡的男子就是你的男朋友。” 杨慕青的脸色微微泛起了波澜。 “证据就在你的手上。”徐安然接着说道。 “我手上除了一枚戒指外什么也没有……戒指。”杨慕青好笑的道,笑着笑着表情渐渐变得僵硬,显得很不自然。 “对,证据就在这枚戒指上。”徐安然指了指报纸上死者躺在地上的惨样,而正好将死者手上的那枚戒指拍得很清楚,这对戒指正是当时市场上唯一一对钻戒。我想只要稍作调查就能证实。” “就算你说的没错,也证明不了我就是凶手。” “没错,这的确不能证明。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孙逸俊相机里面的存储卡正在你的身上。在胡硕的房间里,我发现了这些碎纸片,拼凑起来的应该是你以孙逸俊名义说他手上有胡硕当时杀害林芷韵的照片,胡硕相信了,因为他当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杀了林芷韵,而当王宇涵杀了孙逸俊后,换走了照相上的存储卡,而这张存储卡现在应该落在了你的手上。事实上,你知道孙逸俊要给你看什么,照片上应该有你的身影,孙逸俊之所以没有将你供出来,是因为他对你有意。所以你和汪宇涵演绎了一场不在场的证明以及嫁祸给胡硕。” 杨慕青这时沉默了,许久露出苍凉的笑容说道,“呵呵,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是杀人凶手,这一天我已经等了很久了。两个月前,王宇涵醉酒驾车,我的男朋友为了救我,自己却倒在血泊之中。当时我们正在散步,身上什么也没带,包括手机。当时我觉得世界一下子奔溃了,我抱着满身是血的他,不断的呼喊求救,当时汪宇涵早已逃逸了,之后恰巧一男一女经过,我哭着求他们快叫救护车,可是他们当时见到满身的是血的我,吓的跑开了。这时又一个男生走过来,我跑过去求他快叫救护车,他和刚才那对情侣一样,吓的跑开了。我当时绝望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之后救护车久久才到,但是抢救没有及时,失血过多死了。我当时就奔溃了,万念俱灰般的绝望,我失去了我最爱我的人与我最爱的人。突然我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那就是报仇,如果不是那几个人,我和他就能幸福的生活一直到老,可是我的期望灭了,支撑着我活下去的信念就是报仇,我发誓我要杀死那个逃逸的驾驶员以及那几个见死不救的人,替我的爱人报仇。 在之后的时间里,我通过各种渠道终于找到了那三个人。于是一个报仇的计划逐渐浮现在我的脑中。 当时我满脸是血,他们当然不认识我了,但是我却一辈子都记得他们的长相,我恨他们,如果不是他们,我的爱人就不会死。 我已经很周全地计划了,没想到我还是小看了你,我本以为你会指出胡硕是凶手,却还是被你看破了,你的推理是正确的,但是你唯一猜错的是我杀了他们之后,并没有想要独自活下去。 杨慕青说着,吞下所有的安眠药。 “不要…”徐安然试图阻止杨慕青的行为,但还是迟了一步。 “我本想回去把这个消息告诉我的爱人,让他九泉之下可以安宁,然后我会选择自杀。但是现在我知道现在不可能了,不过如今我也可以安心的死去了。可能我去不了天国见不到我的爱人,但是我不后悔,就算死后下十八层地狱我也会把那几个没有良心的恶魔拖下地狱。希望我死后,你能帮我的骨灰葬在我的爱人身边。谢谢。” 杨慕青闭上了双眼,向后倒去。 宾馆外响起了警车的报警声。 “我是搜查队队长郭翔,接到了报案,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你能跟我说明一下情况吗。”警察进入了宾馆一楼大厅,其中一个中年男子拿出证件,对着服务员说道。 服务员将这里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郭翔这才意味深长的看了一旁的徐安然一眼,对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徐安然,是个侦探。” “哦?”郭翔先是惊疑了一声,然后饶有兴趣的望着徐安然,问道,“那你告诉我,凶手是怎么杀害那个叫胡硕的人?” 徐安然说道,“当时在一楼大厅,胡硕就说自己要回房间睡觉,连续打了几个酣后离开了,一个人刚吃完午饭后,是没有这么大的睡意,当时我就怀疑胡硕不正常了,但没有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之后我才明白,凶手杀害胡硕的手法和杀害汪宇涵时是一样的,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把安眠药放入了胡硕的饮料中。因为天气炎热,所以每个房间里的窗户都是开着的,凶手就是利用了窗户进入了胡硕的房间,就这点,只有住在胡硕上面的杨慕青能办到。随后凶手将睡眠中的胡硕灌入大量安眠药后,并伪装成自杀。如果胡硕真的是自杀,窗户一定是关着的。就这几点,我可以断定胡硕不是自杀而是他杀。” “你的推理的确很精彩,但是你还是遗漏了一样最重要的东西?” “什么?” “人心。”郭翔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 尾声 “杨慕青真是一个痴情的女子,她真的好可怜。”事情的结局让夏雨沫心中微微难受。 “不管怎么说,她的作法绝对不可取。她本可以采用法律的手段将凶手绳之以法的。”徐安然说。 “安然,你会为了守护心爱的人而杀人吗?” “我不会为了爱人而杀人”随后徐安然坚定的说道,“但是我绝不会让爱人死。” “嘻嘻,就你这身形,遇到坏人,怎么保护我。” “这个嘛……”徐安然想都没想就回答道,“我会让你先跑,自己留在那里挨打。” “嘻嘻,真的?”听到这句话,夏雨沫心中特别的甜。然而对于这句话,她是感同身受,有多少次眼前这个看似笨手笨脚的人在关键时刻总会为自己挺身而出,不顾安危为她挡下危险。经过这件事件之后,她更加坚信眼前的人能够为她撑起整片天。 “谢谢你,安然。” “呵呵,不用谢我,每次看到你笑,我就会很开心,看到你难过,我总会陪在你身边,打我一顿出气也好,陪你出去散心也行,总之,我…”徐安然停顿了一下,声音渐渐放低,略感难为情的轻说道,“总之,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保护你。” “傻瓜。”夏雨沫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心疼的骂道。 “走啦,回去了。” “哦。”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三国杀之连环杀人案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6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