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影悬情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0:22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615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简介:一 林芷欣在房间里看了看镜子,然后微笑地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我很漂亮,不是吗? 是的,很漂亮!一个很空洞的声音回答道。 林芷欣惊恐地回顾一下四……
一 林芷欣在房间里看了看镜子,然后微笑地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我很漂亮,不是吗?” “是的,很漂亮!”一个很空洞的声音回答道。 林芷欣惊恐地回顾一下四周,问道:“是谁?” 那个空洞的声音回答说:“不用看了,你看不到我的,我就在你面前。” “谁,出来!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吓到我!”林芷欣握紧了双手呐喊道。 “彭”房间里衣柜居然莫名奇妙地打开了。此时的林芷欣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直勾勾地看着那个衣柜。 “你给我出来!不然我就报警了!”林芷欣警告着说。 可是,那个空洞的声音却没有再回话。林芷欣在死寂的房间听到的只是自己的心跳声。 “吱”那衣柜居然又莫名奇妙地关上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肥胖的男人从房间的一道门走了进来。 “混蛋,是谁负责道具的?怎么可以让那柜门再关上的?cut!” 此时,又一个瘦弱的男人走了进来说道:“张导演,对不起!后面那根拉开衣柜门的钓鱼丝线断了!” “张导演,你就不要怪阿斌了,他也不是故意的。”林芷欣说道。 那个被称为张导演的肥胖男人看了看林芷欣,笑了笑说道:“阿斌,算你运气好,要不是林小姐给你求情,我今天一定不会放过你!” “是的,谢谢林小姐,谢谢导演。”阿斌低着身子感激地说道。 “好了,好了,继续演吧!”张导演说道。 只见那个阿斌缓缓走向那个柜子。 “你要干什么?还不回后面去?”张导演训斥道。 “导演,我要打开这个柜门呀!”阿斌委屈地说道。 张导演点了点头。 只见此时的阿斌往柜子使劲地拉着,可是好像柜门却一动不动。 “阿斌,你倒是快点啊,磨磨蹭蹭的。不行,就我来开。”张导演说道。 “导演,这柜子好像有人在里面拉着!”阿斌惊恐地说道。 “开不了就胡说,我来吧。真是的!”张导演推开了正大力拉柜门的阿斌,伸手去拉那个柜门。 张导演的脸上冒出了一点一点的汗珠,可是那个柜门却依旧的一动不动。 “不可能的呀!阿斌,这是怎么回事?”张导演看着阿斌。 “这个柜子是很容易开得的呀,刚才后面的鱼丝线一拉就开,可是现在怎么像有人在里面拉着柜门一样拉也拉不动!”阿斌说道。 “阿斌,你不要吓唬我啊!”林芷欣惊恐地盯着那只柜子。 “好了,换一只柜子上来吧,真是麻烦!”张导演说道。 “可是导演,临时哪里去找个衣柜子?”阿斌问道。 “这可就是你这个负责道具该想的问题啦!”张导演冷漠地说道。 就在这时候,衣柜里居然传出了“咚”的声响,像是某人正用手敲打着衣柜一样。 “啊!”林芷欣尖叫起来。 “林小姐,你不要害怕,可能是老鼠什么的而已。”张导演安慰着林芷欣说道,可是却掩饰不了他恐惧的情绪,此刻他的手还在剧烈颤抖着。 二 林芷欣自从接拍了这部恐怖片《鬼影》后,就感觉到有一股强烈的恐惧感包围着她。 不仅是因为这部片在拍摄的时候出现了道具柜子莫名奇妙关上并打不开的闹剧,还因为这部戏背后走着一个离奇怪异的谜团。 据说这部片其实在四年前左右也是开拍过的,当然的,当时参演这部戏的主角自然也不是林芷欣。 林芷欣本来也只是一位因唱歌而出名的歌星,唱而优则演,演着演着也就有了点功底,就让她成功接了这部戏。但很多人也都知道电影里的她也就是一个“花瓶”,演技确实不怎么样。 可是两年前拍这部戏的女主角就不同了。这是一位完全以拍电影出道,以拍电影成名的实力派演员颜婉绫。 四年前也是在这个地点,这个时间,拍摄着这部《鬼影》,而意外也就在拍摄这部电影过程中发生。 当时开始拍摄这部电影的时候确实很顺利的,这或许得归功于颜婉绫的实力演技,可以说拍摄过程每个片段都很少被打断重演的,都是近乎完美流畅地进行着。 直到拍摄到最后要收尾的时候,意外发生了,主角颜婉绫居然在自己的化妆间里无故地自杀了。这个对当时的导演来说,可以说是一个相当意外的消息。 但是意外归意外,那部戏还是要完成的,所以在无奈之下的导演后来只能用利用一个替身来完成这部电影。 可是没想到等这部戏拍完了还没正式上演的时候,那个做颜婉绫替身后来也在自己的家中无故自杀了。 自此两位演员的无故自杀成为了这部戏的一个谜团,紧接着这部戏自然也被人贯上了“不祥的电影”之称。 如今这部戏被翻拍,林芷欣多多少少也会有一点恐惧。 “芷欣,你还是不要去拍这部戏了吧!”林芷欣的一位好友孙玲曾经这么劝过她。 “不,我的演技本来就不怎么样被人认可,我一定要用这部戏改变别人对我的看法!”林芷欣对孙玲说道。 看到林芷欣如此坚决,她的好友孙玲自然也没再多说什么,唯一对她提的还是“这部戏受到了诅咒!” 受到诅咒,是什么诅咒?被谁诅咒?孙玲却闭口不提。 林芷欣以前都是一个乐观积极的女孩,可是最近却有了一种空前的沮丧和,那种难以言表的情绪一直困惑着她。林芷欣不知道是不是由于拍这部戏的缘故,她只能试着在平时休息的时间尽量想着以前那些美好的事情,去淡忘这部戏的事情。 然而令林芷欣更没想到的是,恐怖的事情居然真发生在她身上。 在拍戏发生衣柜闹剧后的某一天晚上,天很黑。 林芷欣心情低落地走向自家的天台,看着天上若隐若现的群星。 “叮”清脆的风铃声在她的耳际响起。 (怎么回事?哪里来的风铃声?) 林芷欣疑惑地站起身,大胆地走向天台边,往下望去,黑漆漆的地面犹如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穴要将她吞没。 就在这时,林芷欣感觉到身后有人在盯着她。 可是奇怪的是,她回过头看后面竟然一个人也没有。 突然,林芷欣冷不防就觉得有一只冰冷手推了她一下,“啊!”林芷欣整个身子坠落下去。 最后,跌下楼去的林芷欣还好被一根横杆勾住,才捡回一条命。 经历过那种生死惊险之后,很多人也都以为她会放弃拍这部戏。可是没想到,她却依旧像着了魔似的,坚定地说:“我会坚持下去的,这部戏我可是不会放弃的!” 三 翻拍《鬼影》的拍摄终于来到了收尾阶段,这个时候诅咒的舆论又如一场飓风吹袭了整个片场。 “你说这个时候,会不会又出现当年那个结局?” “这个可说不定!据说当年那些女主角就死得很离奇。” “我认为这一定跟当年的来片场找母亲的那个小女孩有关!” 两名群众演员小声地交流着,此时呵斥的声音从他们身后响起,那是导演的声音。 “你们俩个收了包袱马上给我滚!” 两个群众演员看了看导演,只见导演青筋突出,两眼冒烟,急忙低下头。 “导演,我们……”其中一个演员正准备辩解。 “导演,您就大人有大量,原谅他们吧,他们也不是故意的!”这时候从张导演后面出现了一个甜美的声音为他们求情。 这个人正是林芷欣。 “林小姐,这……”张导演刚想说话的时候。 “你们还不快向张导演道歉!”林芷欣对那两名群众演员说道。 “导演,对不起,我们以后不敢了,请您别赶我们走!” “哼,看在林小姐的面子上放你们一马,以后给我放聪明点!”张导演训斥着说。 “是,是……我们以后不敢了!” “哼!”张导演走开了。 那两名群众演员感激地看了看林芷欣说道:“谢谢您,林小姐!” “不用客气,对了,你们刚才说那个女孩是怎么回事?”林芷欣疑惑地问道。 “林小姐,这……”两人都显得很犹豫。 “求求你们悄悄告诉我吧,你们知道我可不想成为第二个颜婉绫。” “好吧,我们可以悄悄告诉您,不过您可不能让导演知道!” “好!没问题,导演绝对不会知道的。” 就这样,林芷欣就从这两个人口中获知了那段鲜为人知的秘密。 原来如今作为新拍《鬼影》群众演员的两人,在四年前其实也是这部戏的群众演员。 那是四年前夏天的一个下午,天气很热,所有的演员都在指定的地方歇息。本来如火如荼拍摄的《鬼影》也已经到了收尾阶段,剧组里的人紧张迫切的心自然也就松了下来。 当时片场的四周是围得很密实的,一般人是进不来的。可是谁知道就在那天下午在片场居然出现了一个穿着红色外套陌生小女孩。 所有的演员问她:“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在这里呢?” 那女孩一声不吭,她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颜婉绫。 “我妈妈是主角!她在哪里?” “哈哈哈……”在场的所有人都笑了。 “颜婉绫小姐才是主角!小妹妹你可不要乱说!”有人说道。 “不,不是的!”那小女孩的声音变得哀怨走了出去,当时谁也没多大注意一个突然出现的女孩,我们都把它当成公司设计的一场闹剧,目的是为了增加戏剧气氛。 也是直到剧组里面有人去专门找寻这个小女孩的时候,才发现那个小女孩竟然在片场里吊死了,这个在当时可以说是相当晦气的事,所以尸体迅速地被处理,消息也立马被a影视公司上头的人封锁了,他们要求所有演员不许外传否则将被开除出所属的演艺公司,所以至今也只有当年这些参演的人才知道这件事情。 “原来还有这么曲折的故事啊!”林芷欣听完后感叹道。 (看来以前女主角的自杀一定跟这小女孩的死有关,还有当时的主角确实是选定颜婉绫,可小女孩为什么要说女主角是她妈妈呢?她是谁?她妈妈又是谁?) 这等等问题都在林芷欣的脑里打转,令她困惑不已。所以此时的林芷欣心中已经做出一个决定,她决心要弄清楚关于这个小女孩的事情! 四 林芷欣获知当年《鬼影》的拍摄机密一直被封存在a影视公司的影视档案库,所以她决定要进入档案库一回。 a影视公司的影视档案库其实并不大,跟中学的小型图书馆一般大小。可是管理却很森严,门内外都有保安守着,如果没有通行证,一般人都进不去。 当然的,林芷欣第一次来到档案库也碰了壁,她对那些保安软硬兼施,好话歹话都说了,可是换来的就是保安一句话——“请出示通行证。” 林芷欣受了次教训之后,她就意识到一定要拿到通行证。可是到哪里拿通行证呢?她一下子就想到了a影视公司的总经理姜总。 姜总这个人长得微胖,戴着一副度数很高的眼镜,为人和气,而且还好喝美酒。 林芷欣一想到姜总好喝美酒这个嗜好,她就立马想起她家里还珍藏着一瓶年代久远的法兰地正好派上用场。 果然,在林芷欣的预料之中,姜总确实喜欢那瓶法兰地。而且在陪着姜总喝了几杯见底后,姜总终于慷慨地为她弄了一张通行证。 获得通行证的那晚,林芷欣几乎兴奋的睡不着觉,整晚对着那张通行证傻笑。或许因为这是能够使她揭开当年那个秘密,从而使自己幸免于难,以免重蹈覆辙的筹码,所以也就无比的兴奋了。 那天是个礼拜天,不用拍戏。 天色有点阴沉,黑压压的乌云使人有了一种莫名的窒息感。 林芷欣来到了档案库,这次由于有了这张通行证,果然不同上次,终于让她踏进了这间久违的档案库。 档案库里面是一个个柜子组成的,摆放的是公司至开办以来每场影视剧的档案记录。 林芷欣看了看所有的柜子,最后身子停留在最后一排。 “鬼影”两个字犹如闪电一般,闪烁在林芷欣的眼前。 她小心翼翼地拉开那个柜子,一叠厚厚的纸张,还有一柄录影带。 那叠厚厚的纸上居然是当年的剧本,而且这剧本作者的署名赫然是孙云舒。 (沈云舒不就是好友孙玲的妈妈吗?怎么?难道《鬼影》这剧本是孙玲妈妈写的?可是为什么孙玲却不告诉我呢?) 林芷欣想着想着,又疑惑地看着那柄录影带。 (或许这柄录影带会告诉我一切,可惜我没带放映设备,不然就可以知道了。) 就在林芷欣入神地看着录影带的时候,“呼”的一阵风从窗户外吹来,把剧本吹散开来。 林芷欣拾起一张一看,脸部不禁失色。 五 那张纸上横白处留有着几行钢笔字:我很不开心,因为原定的主角蒋丽在失踪了。我多次劝说导演推迟开拍,先找到人再拍,可是没想到导演却不顾我的请求,态度很强硬地一定要颜婉绫顶上。 (原来这部戏的主角原本是这位叫蒋丽的人,难怪那小女孩说主角是她的妈妈,那这女孩就应该是蒋丽的女儿了吧!) 林芷欣恍然大悟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继续看着。 ……我不小心发现了这部剧诅咒的真正秘密……录影带…… (秘密?什么秘密?录影带?怎么在这里很多字体就不清晰了呢?) 林芷欣回神看了看录影带,微笑起来。 (看了这柄录影带就知道真相了!看来我得把它带走。) 林芷欣拿起那柄录影带正准备装入口袋,这时候一个声音响起。 “林小姐,你不能带走档案库的东西!”原来是保安在她的身后说道。 “没有,我只是看看……” “是吗?那多谢合作了。” (可恶!如果带不走带子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该怎么办呢?) (对了,沈云舒不就是孙玲的妈妈吗,我去找孙玲就行了呀!嗯,就这么做。) 想着想着,林芷欣笑了笑对保安说道:“我该走了。” 林芷欣走出档案库后,二话不说就直奔孙玲的家里,见到了孙玲。 “孙玲,我……”林芷欣吞吞吐吐地想说什么。 “你有什么事情吗?” “孙玲你妈妈的名字是?” “沈云舒。怎么啦?”孙玲两眼盯着林芷欣。 “她是不是这部《鬼影》的编剧?” “你知道啦?”孙玲小声地问道。 “你以前怎么不告诉我?这里面到底藏着一个什么秘密?我们作为好友,你一定要告诉我吧!” “我不知道!哪里有什么秘密!”孙玲神色慌张地说道。 “你一定知道的,不然你以前不会总跟我说什么诅咒。”林芷欣两只眼睛盯着孙玲,逼问着她。 “那是由于为了拍这部戏而不断死人,这难道不是受了诅咒吗?”孙玲说完后用手捂住了嘴。 “不断死人?也就是说这部剧死的人不止颜婉绫还有那个替身,还有其他人咯!你快告诉我!”林芷欣两手拽住孙玲的双肩。 “录……影……带。啊!”孙玲缓缓说出这三个字,然后尖叫起来。 “录影带?档案库里的那柄录影带?里面到底是什么?” 六 “当年拍摄《鬼影》的时候一开始选定的女主角其实是蒋丽,但为什么后来会由颜婉绫取缔呢?”林芷欣疑惑地问道。 “这一切都跟当年的那个许导演有关!”孙玲愤怒地说道。 “许岩?” “对,就是他。” “这人生性风流,据说他当年不知道有多少女星与他有染啊!” “是啊!可是你知道这么多有染的女星,蒋丽就是其中一位吗?” “蒋丽?难道说蒋丽能当上女主角都是许岩的安排?” “没错!” “可是后来怎么……” “怎么失踪了?对不?” “难道说又是许岩?” “没错,就是跟许岩有关。” “那是怎么回事?” “许岩虽说自己生性风流,但是却不是一个会抛家弃子的人。所以对自己在外面的行为许岩也只是当玩玩而已,而幸运的是那些女星也都是不会当真。可惜久经沙场的许岩后来偏偏遇上了蒋丽这个不依不饶难缠的女人。蒋丽一开始就利用许岩的关系当上了《鬼影》女主角,就因为如此,许岩刚起初也认为这个女人这样就会满足了,她当女主角对许岩来说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可是谁知道蒋丽这女人不仅不满足,居然还要求许岩与现在的妻子离婚,这个可就触及到许岩的痛处了,许岩当然就不答应啦!” “许岩就把她……” “嗯!处理得很彻底。” “你怎么知道的?” “这是我妈妈不经意听到许岩和人谈话知道的。要知道,我妈妈一开始也对蒋丽抱有好感只认可蒋丽,可是直到知道蒋丽的那事后,她才认可颜婉绫的。” “也就是说这部戏的诅咒来自于死去的蒋丽?蒋丽的诅咒使得替代她当上主角的人死去?”林芷欣看了看孙玲。 “嗯!我根据我妈妈告诉我的这些,我也猜测是蒋丽的诅咒。” “可是那小女孩的事情呢?” “小女孩?什么小女孩?”孙玲问道。 林芷欣将她从两名群众演员听到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孙玲。 “这个事情我妈妈倒没跟我说,不过我也认为那是蒋丽的女儿。”孙玲猜测道。 “那你刚才说的录影带又是怎么一回事?你刚才的表情好恐怖啊!”林芷欣问道。 “我妈妈临死前就面无血色地拿着一柄录影带。” “你妈妈已经……”林芷欣没说出口。 “嗯,就在四年前,我一直不想对你提什么诅咒的事其实也是由于我的妈妈。” “对不起!” “没关系,都过去那么多年了。” “可是,灵魂的怨气却一直留到现在。” “是啊,听说下星期快收尾了那部戏,我看你还是试着放弃吧!” “不,我不能放弃这次机会,顶多我去给蒋丽添香祈求她尽早安息。” “哎!”孙玲叹了一口气。 七 林芷欣很开心,因为过了明天那部戏就要完成了,她心底生出一种莫名的喜悦感。 (哈哈哈,我已经祭拜过蒋丽了,诅咒果然没发生在我头上。) 林芷欣的房间很整洁,一目望去,给人最大印象的就是那镜子,还有那古色古香的挂钟。 镜子很大,差不多有一米来长,夜里若斜眼望去,闪烁的光总是有一点点诡异。 而挂钟吱啦吱啦地转动着,那声音就像老人临死前的呐喊。 挂钟到了十二点的时候,林芷欣就站在那镜子前。 林芷欣忍不住说出电影里的台词。 “我很漂亮,不是吗?” “是的,很漂亮!”一个空洞的声音在林芷欣的家里徘徊。 那是一个女孩的声音,很沙哑。在现在的午夜时分显得诡秘和恐怖。 “我……我……不是拜过你了吗?你……还想怎么样?”林芷欣哭泣着说。 “我要你死!你不是我妈妈!” 一个“死”字犹如千斤重石压迫在林芷欣的心头,哽住在她的喉咙。 “铃”电话声响,林芷欣犹如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迅速地跑向电话旁。 “救命!”林芷欣一下子就喊出这两个字。 “芷欣,是我,孙玲啊!你在吗?” “阿玲,救命!”林芷欣呐喊着。 “喂,芷欣,你在吗?”电话另一头问道。 林芷欣知道了,原来现在她的声音在电话的另一头是听不到的,她绝望地要把电话丢在一旁。 “芷欣,既然你不在,我就只好留言了!” “芷欣,你千万不要继续拍了。我看到母亲的录影带了。我们都猜错了,原来那部戏的诅咒并不是来自于蒋丽,而是来自于那个小女孩。我妈妈当年也是临死前才知道的,以致后来她才将这个秘密藏在那柄录影带里。” “你知道吗?原来那个小女孩她很早地失去父亲,与她的妈妈相依为命,而她妈妈靠打着一份工厂活维持着生计还有供女儿上小学,生活虽然艰难勉强还过得去。直到那么一天,她妈妈回来的路上不幸发生了车祸,中午在家里焦急等不回妈妈的她决定出去找她的妈妈。而那天也正好是当年那部《鬼影》的收尾阶段。也就是这样,这一件谁也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名小女孩在街上寻找着自己的妈妈,可是却一直没有找到。可是她却看到了《鬼影》的宣传海报,更巧的是原来鬼影里面那个女主人公的名字居然和她的妈妈同名同姓,她认为那人一定是自己的妈妈,所以她高兴地打听着来到了拍剧的现场找寻她的妈妈。” “可没想到丧心病狂的许岩将她错认是蒋丽的女儿,害怕她的出现会暴露出她杀害蒋丽的事实,所以痛下杀手将小女孩吊死在剧场里。” “就这样,苦苦等待妈妈的无知小女孩的怨念就留在了这部电影里,因为她还在等待那个真正的主角——她的妈妈。” “知道了吗?不要再继续演下去了!芷欣!” 林芷欣此时已经瘫在地上痛哭了。 清脆的风铃声又响起了。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鬼影悬情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6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