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打墙和鬼遮眼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0:27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931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3分钟
简介:一、妻子和情人 孙军正和刘丽鬼混着,电话铃忽然响了起来,他像触电一样跳了起来,赶紧冲刘丽比划了一个别出声的手势,然后接起电话:老婆,我在建……
一、妻子和情人 孙军正和刘丽鬼混着,电话铃忽然响了起来,他像触电一样跳了起来,赶紧冲刘丽比划了一个别出声的手势,然后接起电话:“老婆,我在建材市场呢,对对,我一会儿就去新房子那边,放心吧,我保证都是按你的品味装修的,好好,我马上就去。”放下电话,他急匆匆的穿衣服,刘丽愤愤的转过身去:“你就那么怕你老婆?” 孙军无奈的说:“家里的钱都是她挣的,我们是做过婚前财产公证的,如果离婚,我一分钱都拿不到。”刘丽腾的坐了起来:“那你说什么娶我,难道你是在骗我?”孙军笑着说:“放心吧,我怎么会骗你呢?很快我就能想出办法来的。而且我保证,到时我的钱都由你来管着。” 离开刘丽,孙军开车来到新买的房子处,开始监督工人装修。和原来的房子一样,这房子也是拿陈萍的钱买的,挑高七米的LOFT,工人正在打隔板,贴瓷砖。孙军来到楼梯处,拍了拍:“做得不错嘛。”工头陪笑着说:“都是按您吩咐的,您看这坡度多好,材质也是一流的,保证坚固耐用。”孙军点点头,这时电话又响了:“死哪去了,赶紧回来,你不知道天黑我会害怕吗?告诉你多少遍了!”孙军陪笑着说:“我马上就回来,你别怕。” 孙军开车回到家里,陈萍正气哼哼的等着他,小保姆阿珍正认真的擦一个瓶子,大气都不敢出。孙军脸上带着微笑,心里却烦躁得要命。这个并不漂亮的女人小时候亲眼看见母亲自杀,吓得进了精神病院,出院后一直神神叨叨的,如果不是她那个出轨的富翁老爹把遗产都留给她,很难想象她能找到男人做丈夫。孙军是在酒吧认识她的,当时虽然觉得她精神有点不对,但看在她戒指那颗硕大的钻石份上,他还是殷勤的请她跳舞,并且装作被她迷倒的样子上了床。之后他们结了婚,可他很快就发现自己签了份不合算的合同:他可以尽情的刷卡买东西,但零花钱却不多。要想得到她的钱,他必须忍受到她去世为止。而到那时,他的年纪恐怕已经没什么可享受的了。 孙军的思绪被陈萍的抱怨打断了,她抱怨这座房子里的怪声响越来越多,而且她还碰上了两次鬼打墙。这个词是她从电视里看来的,而不是书里。因为很小就进了精神病院,她几乎没上过学,也不识字,除了自己的名字外,她都不认识。因此她没法看书,不过她有律师,她的两名律师互相监督,能帮她搞定一切法律上的事。因此孙军别想利用这一点占什么便宜。 孙军耐住性子问:“你又说鬼打墙,你能肯定有那玩意?”陈萍不满的说:“你也看见了,昨天我在卫生间外面,无论怎么推门门都不开,可你一推就开了。”孙军说:“也许只是你不巧没用对劲而已。只是推不开一扇门,不应该就认为是什么鬼打墙。”陈萍说:“还有上次,你回来晚了,我拼命的喊阿珍,可她明明在隔壁,就是听不见,又怎么解释?”孙军看看阿珍:“也许当时你梦魇了,根本就没喊出声来。”陈萍恼火的踢倒一把椅子:“还有那些声音呢,古怪的声音,像女人在哭一样!”孙军无奈的安慰她说:“反正咱们的新房子也快装修完了,再忍耐几天吧,听话,别再闹了。”他想了想又说:“你的医生对此怎么说?”陈萍哼了一声:“还是老一套,他说我的一切问题都在自己的脑袋里,只要我按时吃药,不要胡思乱想,这些古怪的事就不会发生。” 晚上陈萍早早的脱了睡衣,只穿着内衣躺在床上。这是一种命令,孙军服从了。要命的是陈萍**极强,她几乎每天都会命令孙军,尽管孙军身强力壮,但他对陈萍的身体实在毫无兴趣,又不敢表现出来,那种感觉让他觉得痛苦不堪,和与刘丽在一起有天壤之别。 二、饿死在屋子里的人 新屋装修结束了,孙军趁最后的时间跑去找刘丽。他告诉刘丽,房间装修结束了,他单独活动的时间就不多了。刘丽很不满意,不过孙军答应她一定会尽快解决此事:“一旦我弄到钱,我一定明媒正娶你,到时所有钱都交给你来掌管,如何?”刘丽总算开心了点:“你看我今天这件淡绿色衣服好看吗,只花了一千块,便宜吧?”孙军仔细看了看:“不错,不过这几天你稍微控制一点,让她发现我的卡刷得太多也会起疑心的。” 孙军打电话叫出租车在门口等他,刘丽靠在门口送他:“今天又没开车?”孙军看看外面:“有雾的天气我不喜欢开车,太不安全了。”出租车很快就到了,这辆车孙军经常雇,已经是老主顾了。司机技术娴熟,孙军很满意。不过今天换了个新司机,孙军皱皱眉:“这车不是老王的吗?”新司机是个年轻人,性格开朗:“老王请了几天假,我替他顶两天班,您是担心我的技术吧,放心吧,我的技术不比老王差。” 司机没有吹牛,他的技术确实不错。而且他比老王健谈,一路上聊聊天倒是不闷。很快车到了新房,孙军最后仔细的检查了一遍装修的效果,确定不会有什么地方让陈萍不满意的,他这才放心大胆的回到家里,告诉陈萍,可以搬过去住了。 这次的装修孙军确实做得不错,屋里多处采用玻璃构造,这样虽然外墙封闭性强,但内部看起来光线很不错。房间不设置大窗户是孙军的要求,因为这样安全感更强,陈萍对这一点也很满意。陈萍上了二楼看了一眼,感觉稍微矮了一点:“六米的挑高,你的二楼怎么弄这么矮啊。”孙军解释说:“二楼主要是客房啊,不需要太高,反正我们主卧室是在楼下的。一楼大厅才是门面啊,这样大面积的大厅,弄高点显得气派。”陈萍哼哼一声:“反正我也没什么朋友,气派不气派的无所谓。”孙军关心的说:“你这样封闭是不行的,以后我会想办法让你交朋友的。”陈萍有点感动了:“你还是挺会关心人的。” 孙军趁着陈萍高兴,赶紧说:“我老家的堂弟要结婚了,我答应过要回家去参加婚礼的,你看我自从和你结婚,这么久都没回过老家了……”陈萍不高兴的说:“你那个家有什么好回的,我可受不了农村的环境。”孙军赶紧说:“我的意思是,我独自回家几天,你在这里呆着就好,行不行?”陈萍想了一下:“行吧,你快去快回啊!”孙军点点头:“我一定快去快回,小珍说她家里有事要请段时间假,这几天你就出去吃或者叫外卖吧。”陈萍恨恨的说:“那丫头也不怎么样,告诉她不用回来了,等你回来找个更好的。”孙军取出一杯酒:“我们来喝一杯吧,庆贺乔迁之喜。” 孙军回到老家,他从结婚后因为陈萍的反对,极少回来。父母看见他像见了宝贝一样,哭个不停。亲戚朋友们看着他一身阔绰的衣着,都说他发财了。他暗自苦笑,这次出来,他好不容易才求陈萍给了五千元撑门面,他就是个捧着金饭碗要饭的。他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家里死活不放他走,一定要他多呆几天。一来二去的,他足足呆了半个月。中间他打了几次电话,但都没人接。最后他打了物业公司的电话,请他们去看看自己家里是否有人,为什么没人接自己的电话。他们住的是高级独栋别墅区,每栋房子都是独立的王国,物业费都是一次交了三年的。如果业主不要求,物业是绝不敢上门骚扰的。 当天下午,他接到了警局的电话,说他家出了意外,让他赶紧回去。他惊讶的问:“什么意外?”警局的人在电话里说:“你妻子死了,是死在家里的。”孙军愣了:“你在开玩笑吧?”警局的人声音里透着迷惑不解:“我也希望自己是在开玩笑,但她的确是死在家里了。” 孙军赶回家,他的家已经被封锁了。一个警察上来介绍:“我是负责此案的张警官,请问你太太有厌食症吗?”孙军愣了一下:“为什么这么问?”张警官说:“你只要告诉我又还是没有。”孙军说:“我太太小时候目睹过母亲自杀,因此在精神病院治疗过好几年,她身上有一些轻微的精神类症状,但都不算严重。厌食症即使有,也不会很严重。”张警官叹口气:“看来比你想像得严重,你太太是饿死的。而在大厅的冰箱里,至少存储着足够三天吃的食物。” 三、鬼打墙的秘密 现场并不混乱,一楼大厅十分整洁,因为刚装修不久,家具不多,显得十分宽敞气派。二楼除了一张大床之外,也还没有其他家具。张警官指着地上的痕迹说:“地毯上的脚印看,你太太曾经在屋子里转过很多圈,但她始终也没有下楼。窗户下面的脚印很多很乱,她一定跳着想从窗户往外看过。而且墙上有些刻痕,可惜不知道她想刻些什么。使用她的指甲刻的,她一定想告诉你点什么。她还曾经用过楼上的卫生间,到现在还没有冲洗。你们的二楼还没有通水是吗?”孙军点点头:“装修时出了点问题,二楼马桶漏水,我就把水阀关了,反正一楼也有卫生间,本打算这次回来就找人修理的。”张警官点点头:“看来我们侦查的重点就是你太太为什么一直到饿死都没有下过楼。”孙军疑惑的问:“会不会有人闯进来,把我太太禁锢了,或是威胁她不准吃东西?”张警官摇摇头:“这是不可能的,这是独栋别墅,周围都有摄像头,任何人想潜入而不留痕迹都不可能。何况在房间里,我们没有看到任何其他人的痕迹,更别说挣扎和打斗的痕迹了。 我们倾向于这样一个场景:你太太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有时躺在床上,也曾去过卫生间,还曾经在窗下跳过想往外看,但她就是不曾下楼去吃东西,一直到饿死为止。”孙军忽然想起什么,大声喊:“鬼打墙!”张警官惊奇的问:“鬼打墙?这不是迷信的说法吗?”孙军摇摇头:“不完全是,我听我太太的医生曾经说过,鬼打墙好像是一种精神疾病引起的现象。至于具体是怎么回事,我就不清楚了。” 陈萍的医生很快被找来了,他耐心的向警察解释:“所谓鬼打墙,和鬼遮眼这类的名词,其实并不完全是迷信,人有时确实会出现这种现象。比如明明一扇一推就开的门,死活也推不开,或者是明明就在眼前的路,却就是看不见。这属于瞬时的神经系统休克,俗称叫神经短路。我们的神经系统很复杂,但并不健壮,尤其是有过精神病史的人,更容易出现这种情况。”张警官说:“能更详细些吗,因为我要写报告,我不明白为什么神经休克会导致推不开门或看不见路。”医生解释说:“我们推门时肌肉要用力收缩,但肌肉的收缩是由神经下命令的。有时我们觉得已经用了很大的劲,但那其实是神经的错觉,实际上我们的肌肉一直是松弛的,甚至是在往反方向用力。可神经给你错误的信息,你就只能相信。至于看不见路,同样是视觉神经出现了错乱,将障碍物与道路的图像重叠了。你以为眼前看见的是障碍物,其实那是道路。而相反的,有时你以为看见的是道路,其实面前是障碍物,这就是所谓的鬼打墙和鬼遮眼,都能造成你无法正确通过的后果。”张警官点点头:“这大概是我写过最离奇的报告了。”医生点点头:“实话说,这种症状虽然并不罕见,但因此而发生严重后果的却很罕见,国内外报道加起来也不过几例。”医生看着抽屉里被翻出来的药,惋惜的说:“她总是抗拒吃药,否则也不会产生这么严重的后果了。” 警方最后调查的是曾经在老房子里当过小保姆的阿珍,阿珍证实了一些事,比如陈萍经常抱怨屋子里有怪声,以及曾经碰到过两次鬼打墙的事。“可我们都没听到过或碰到过,只有她。她还说还有一次她大声喊我,可我确实没听见。她还大骂了我一顿,幸亏孙先生帮我解围,她一定是因为这个最终把我解雇了。”阿珍最后愤愤的说。 警局最后做出了报告,现场很清楚,房间里并没有过其他人的存在,食物、水包括电话都在大厅里,唾手可得。医生和保姆都证实女主人有过产生俗称鬼打墙或鬼遮眼的精神症状。大门是锁着的,而死者的丈夫孙军远在千里之外,这一点全村的人都可以作证。 张警官临走前安慰了孙军,为了分散他痛苦的心情,张警官称赞了他房子的装修风格,并表示自己最近也要装修新房了,一定会借鉴他大量的玻璃装饰风格。尤其是扶手梯,看上去晶莹剔透,宛如仙境云梯。 四、玻璃楼梯 警察走后,孙军找来装修队,对马桶进行了维修,同时对房间进行了一番重新粉刷,毕竟这屋子里死过人了。但他内心的得意是无以复加的,种种细节凑到一起,成就了他天才的计划,却让人毫无察觉。 马桶漏水是他故意做的手脚,装修队并不知道,这样他才能解释为什么他要把二楼的水管关上,他不希望陈萍能利用马桶里的水苟延残喘。电话和冰箱放在楼下,陈萍也并没有疑心,只是说以后要在楼上也放一部电话,更方便些。陈萍不喜欢用手机,因此她身边没有手机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怀疑。上过床的夫妻之间,总有些事比别人了解得更清楚,比如就连医生都不知道陈萍有严重的恐高症。 当然,也许在医生看来,有很多症状都比恐高症更重要,但对孙军来说,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了。陈萍只对孙军说过,自从目睹她母亲跳楼而死后,她就有严重的恐高症。她本来对买LOFT别墅是有看法的,不过孙军告诉她,他会把楼梯铺得很平缓,而且他们睡在楼下,楼上当客房。他故意偷偷卡住卫生间的门,并且用录音机在陈萍睡着时弄了点古怪的动静,这些让陈萍紧张的神经无法承受,最终全权让他处理买新房子的事。 当天晚上,孙军把喝得有些醉意的陈萍扶到楼上的床上,最后完成了一次任务。他故意没有在主卧室的床上放床垫,这样陈萍就不能反对上楼。何况,铺着地毯的楼梯看起来并不可怕。但当他离开时,他悄悄卷走了楼梯上的地毯,让晶莹剔透的玻璃楼梯展现出来。 那块地毯他已经在回老家的路上扔掉了,现在估计在哪个农民的家里使用着。他能想想出这几天陈萍是怎么过的。她一次次的面对着高高的玻璃楼梯,一次次的驻足。七米的挑高,他只给二楼留了三米,他敢用性命担保,四米的高度,那纯净透明如无物的玻璃楼梯,足以将陈萍死死的困在楼上。陈萍向从窗户向外求救,却发现自己跳不到窗户的高度。楼上没有能用来砸窗户的东西。何况即使她砸了,在那么大的一个花园包围里,物业的人也很难发现。物业对于外来者进入这个区域防范得及其苛刻,但对区域内却更多依靠摄像头。因为区域里的人非富即贵,他们之间出现罪犯的可能性很小。如果有什么需要,他们会打电话的。 小保姆阿珍并不是他的同伙,他只是答应她帮她保守秘密,不告诉别人她应该在隔壁值班的时候偷偷跑出去和男朋友约会。作为回报,他只是要她保证到任何时候都这样说,免得给他惹麻烦。 至于墙上的刻痕,孙军知道陈萍一定是想留下遗书告诉警察是丈夫杀了她。可她不会写字,这一点很重要,这也是孙军整个计划中最绝妙的一点。她满腔的怨毒,却无能为力。 现在一切都过去了,律师已经表示,他可以得到陈萍留下的全部财产,陈萍没有其他亲人,这对他来说真是梦想成真。接下来,他要冷静几天,太快联系刘丽是愚蠢的,不能让警察感觉出问题来。 五、鬼遮眼 半年之后,孙军和刘丽低调的结婚了,他对刘丽解释不能大张旗鼓举行婚礼的原因,刘丽十分乖巧,也十分理解。所以两人悄悄领了结婚证,当然,孙军买了个最大号的钻戒。另外作为补偿,也是当时承诺的那样,他把财产交给刘丽来管。当然他留了一手,每份财产刘丽想动用必须有他的签字才生效,他可不是那种没头脑的男人。 婚后的日子孙军过得很惬意,刘丽显然也知道自己得靠着孙军,她对他的态度比以前更温顺乖巧,把孙军照顾得无微不至,像国王一样。这种感受和之前简直是天壤之别。但即使这样,孙军仍然像其他有钱男人一样,偶尔出去潇洒一番。对此刘丽的表现没得说,她默认了孙军的行为,并对他说,聪明的女人不会对男人看得太紧,男人就像猫一样,抓得太紧会挠人的,而且猫出去不管野多久,总是会回家的。孙军对这话太同意了。 孙军又一次从外面潇洒回来时,刘丽要求他陪她出去买衣服。孙军同意了,但看看外面的天气,起雾了,他打电话叫出租车。还是他常用的那辆车,不过最近老王开得很少了,他快退休了,经常是那个小伙子开车过来了。 孙军和刘丽走到街边等着,雾不是很浓,但这里是高档别墅区,行人不多。红绿灯孤独的变换着,这时孙军的电话响了,司机打电话说前面道路维修,封了段路,他只能在两条街外等着他们。 两条街外路不远,只要过两个红绿灯就到了,不过这两条路面都很宽。刘丽等到绿灯亮起,和孙军走过马路,第一条路过完后,刘丽高兴的说:“运气真好,刚好变绿灯!“她加快脚步冲过中间等候区,孙军赶紧快步追上。 孙军跑了几步,忽然觉得身后不对劲,他回过头,刘丽正蹲在地上系鞋带,他刚想说什么,一辆风驰电掣的出租车从薄雾中呼啸而来,直接把他撞飞了,孙军在半空中时,看见了自己洒出的血,在雾中呈现出淡淡的灰色。 这起交通事故很快得到了处理,司机交代说,是雇主打电话让他来接他的,这一点可以得到公司的证明,因为他们确实通过电话,虽然通话的内容没有记录,但孙军经常雇这辆车。至于后来打的一个电话,是司机告诉孙军自己快到了,让他别着急。他不知道为什么孙军会穿过马路,而不在原地等待。 这个疑问在刘丽的哭诉中得到了解决,刘丽说孙军忽然想起要去马路对面的珠宝店拿一件礼物,是他给刘丽订购的。刘丽还不知道是什么,他说拿了东西后打电话让司机直接到珠宝店门口就行了。警察到珠宝店核实了一下,证实确实孙军先生通过网上订单订了一条项链。预授权的信用卡号是孙军的,到时来取货的时候只要签字确定支付就行了。刘丽拿着项链,哭得更凄惨了。 摄像头证实,孙军跑到中间等候区时,对面的红灯刚好亮起,但他没停步直接冲到路中间才停下。显然他是没想到此时会有车路过。心急的出租司机是压着最高限速的八十迈开的,加上薄雾,两人都无法避免这场悲剧的发生。 而对于这件事,陈萍原来的医生有着更深的看法,他认为孙军在和陈萍一起生活的几年中,由于耳濡目染,被陈萍紧张的精神状况影响,其实他的精神状态也已经不稳定了。这一点从当年他对妻子遇到鬼打墙深信不疑就可以看出来。而这一次,在薄雾中,他的神经系统也和他开了一次鬼遮眼的玩笑。 最后司机被判赔偿了刘丽一笔钱,属于无责任赔付。刘丽则成了寡妇,继承了孙军的全部财产。她伤心至极,廉价处理了所有的不动产后,带着财产离开了这个城市。 六、尾声 在海外某个小岛上,刘丽惬意的晒着太阳。她付出了几年的青春和谋划,此时是大获全胜,收获的时候了。正如孙军的看法,很多秘密只有一个床上的人才能慢慢了解。比如当她发现孙军雾天从不开车时,她就开始调查,结果发现孙军的驾照是花钱办下来的。他有色弱,虽然不到色盲的程度,平时开车不会受影响,但雾天对红绿颜色就分辨不清。为了确定这一点,她特意买了件淡红色的衣服,在比较朦胧的环境下让孙军看,孙军对她口中说出的“淡绿色”衣服并没有反驳。 接下来,她让年轻的司机在接送孙军时在有雾的天气里故意闯了几次红灯,发现孙军毫无反应,她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在这个城市里找个有雾的天气太容易了,那么多的汽车,排出的尾气让天空始终灰蒙蒙的。不过她得耐心等待,因为她要等孙军把财产弄到手再说。 她不知道孙军用了什么手段饿死了自己的妻子,这事孙军也没对她说过,不过这不重要,现在是她动手的时候了。不出所料,她成功了。 她对着沙滩上发呆的男友招招手:“过来帮我擦防晒油,我不能晒太多太阳的!”男友听话的过来了,他英俊、年轻,是刘丽的初恋。他撞死孙军后跟着刘丽移民到了这里,本以为进了天堂,但没想到刘丽把自己看成女王,而他更像是女王的仆人。 他心不在焉的给刘丽擦着防晒油,刘丽忽然叫了起来:“你擦错了,我不是让你把这瓶扔掉的吗。笨得连东西都不会买,你不知道我对含深海鱼油这类的东西严重过敏吗!” 男友一愣,嘴角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冷笑,手里按的却更轻柔了。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鬼打墙和鬼遮眼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6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