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骨拼图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0:29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6777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7分钟
简介:一、神秘肋骨 医学院的报警电话打来时,江浩正准备下班。 昨晚是他的夜班,还有一个钟头他就可以回家休息了。他正准备洗洗脸,清醒一下,接电话的……
一、神秘肋骨 医学院的报警电话打来时,江浩正准备下班。 昨晚是他的夜班,还有一个钟头他就可以回家休息了。他正准备洗洗脸,清醒一下,接电话的小陈就急匆匆地跑过来:“江队,刚刚接到医学院的报警,说他们那里的解剖楼又发生了一起自杀……” “啥?又发生了一起?”江浩扔下毛巾,大声道:“以前发生过吗?” 小陈连忙辩解:“他们就是这么说的……” 江浩没有理会她,叫上其他几个值班的队员,便往医学院奔去。 赶到医学院时,解剖楼前已经围了一大堆刚刚起床的学生。学生们看到警察,立即安静下来,闪开一条道,把江浩他们让了进去。 死者面朝下趴在解剖楼正门前的石阶上,从头部流出的血已经淌了一地,显然早就没气了。 江浩蹲下一看,这是个二十来岁的男子,长得膀大腰圆,显得很强壮。 医院的保卫处王处长走了上来,介绍说,跳楼者是学校不久前招聘的一名夜班保安,叫张朋。据他说,凌晨五点钟左右,几个早起锻炼的男生正在操场上跑步,突然听到操场边的解剖大楼传来一声巨响,只见一个黑影从五楼窗户上跳了下来!众人一阵惊呼,跑了过去,发现跳楼者已经断气了。 王处长还告诉江浩,解剖楼每天晚上都是锁上的,应该没有人可以进入。可张朋跳楼后,才从他身上发现了偷配的钥匙。看来,张朋是昨晚,用偷配的钥匙进去的。同时,目击张朋跳楼的几名男生也证实,张朋坠楼后,他们就一直守在现场,没有发现有人从楼里出来。随后对解剖楼的清理,也没有发现里面有人。也就是说,昨晚这楼里只有张朋一人,他肯定是自己跳下来的。 至于张朋为什么偷偷进入解剖楼,还从五楼跳下来,没有人知道。 “他会不会是想进去偷东西?”江浩问道。 王处长苦笑道:“里面都是些用于解剖的尸体、器官、骨架什么的,有什么可偷的?” 江浩随后跟着王处长来到五楼张朋跳窗的那个房间。这个房间里堆放着姿态各异的人体骨骼,这些人体骨骼在早晨的微光中散发出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诡异。 江浩走到窗边,只见被张朋撞碎的落地玻璃窗前,散落着几根折断的骨骼。 “这是……”江浩蹲下,正要捡起那几根骨骼,就听身后一人说道:“这是肋骨。用来保护人的肺、心脏、肝脏等器官的骨骼。是整个胸腔的构架。” 江浩转头一看,说话者是一个戴着眼睛的中年男子,他一边说着,一边朝江浩伸出手来:“我是临床医学系骨外专业的曾大军。” 江浩正有些疑惑,王处长已经解释道:“解剖楼的五楼是骨外专业在用,这个仓库里面的东西都是曾老师负责管理,所以我通知他来看看有没有少什么东西。” “我刚才从其它房间查过来,都没有什么遗失的。”曾大军和江浩握了握手,又蹲下来,捡起地上的那几根骨骼,道:“只是,这几根肋骨应该是从某个骨架上取下来的……”说着,曾大军站起来,仔细环顾了整个房间后,径直走到墙角一个倒在地上的人体骨架旁,指着那副骨架对江浩道:“这几根肋骨一定就是这上面的。” “你说张朋跳楼前取下骨架上的肋骨?上一次跳楼的那个女生不也是……”一旁的王处长突然脸色大变。 “怎么回事?”江浩突然想起报警电话里说的“又发生了一起自杀”,他急忙问王处长道:“医学院以前出现过类似的事情?” 王处长迟疑片刻,说道:“其实,这解剖楼几年前也有人跳楼自杀……”说到这里,他略顿了顿,指着已被撞碎的落地玻璃窗,道:“那女生也是从这里跳下去的!” 江浩正觉得有些惊奇,王处长突然又想起了什么,道:“而且,那名女生跳楼的地方也有几根折断了的肋骨。”王处长告诉江浩,那事发生在三年前,死者是临床医学系骨外专业的一名叫林莉的女生。林莉自杀那晚独自一人摸到解剖楼里,从五楼这间堆满人体骨骼的房间中跳了下去。 林莉为什么会自杀,没有人知道。可是因为她跳楼的地方散落着几根人体肋骨,又因为她在遗书中也画了一个只有半身的骷髅,她的自杀便被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自从林莉自杀后,本来就让人感觉阴森恐怖的解剖楼就更没有人敢来了。学校怕出意外,每天晚上都把解剖楼锁了起来。没想到,现在又出事了。 江浩皱了皱眉:“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事?” 王处长有些尴尬地解释道:“那女生跳楼时,也被几个学生看到了,而且当时楼里并没有别人。加上又发现了她留下的遗书,说她自己是因为恋爱失败而悲观厌世,所以派出所认定是自杀,也就没有报告刑警队了。” “对,我记得遗书上面还画了一个肋骨特别大的骷髅。”一旁的曾大军补充道:“当年,这事在医学院可是轰动一时。” “对。”王处长告诉江浩:“保卫处至今保存着那遗书的复印件。” “骷髅、肋骨……这是什么意思呢?”江浩一边自语,一边往张朋跳楼的地方望去,那地上的几根肋骨在早晨的微光中显得异常神秘。 二、摸骨算命 江浩从警队里出来,正边走边打电话向领导汇报案件侦查情况,刚转过街角,就被人绊了一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你怎么走的……”江浩抬头一看,撞着他的是一个衣衫褴褛的女乞丐,于是挥挥手,想让女乞丐让开。可那女乞丐却突然向他身上倒来。江浩伸手正想扶她,没想到那女乞丐的手却胡乱向他脸上抓来!江浩的脸猝不及防地被女乞丐油腻腻的双手摸了个正着。 江浩心里一阵恶心,就要发火,却发现这女乞丐不仅骨瘦如柴,而且双眼无神地向上翻着,显然是个瞎子。江浩见状,只得拍了拍衣服,转身离开。 他刚走没几步,就听身后那女乞丐低声道:“小伙子,你最近遇到了麻烦事!” 女乞丐的声音虽然小,但江浩却听得真切。他一愣,停了下来。 江浩转身望去,只见那女乞丐正两眼空洞地望着远处,脸上挂着一丝神秘莫测的微笑。 “我有什么麻烦事?”江浩问道。 女乞丐向前走了几步,凑到江浩跟前,一字一顿地低声道:“你手上这事,似乎不简单啊!” “这话怎么说?”一听这话,江浩不由大声叫道。医学院的跳楼事件已经过去三天了,虽然一切看起来死者都像是自杀,可江浩却隐隐觉得这事似乎没有那么简单。除了两次自杀事件奇怪的巧合和那些神秘的肋骨外,江浩还在调查中?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⑾郑勒呷ヒ窖г河ζ甘彼玫纳矸葜ぞ尤皇羌俚摹R簿褪撬担勒卟⒉唤?ldquo;张朋”,他到底是谁,现在也成了谜!他也隐隐觉得,这事正像刚才女乞丐所说:“并不简单!” 江浩一把将女乞丐拉到路边,急切地问道:“快说,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女乞丐微微一笑,举起刚才在江浩脸上摸来摸去的那双油腻腻的手,神秘地说道:“我摸出来的!” “摸?”江浩一脸的不解。 “对,就是用手摸出来的。”女乞丐说着,又将手往江浩的脸上伸了过来:“你忘记了?刚才我不是在你的脸上摸了一下吗?” 江浩一闪,躲开女乞丐伸过来的手。他突然想了起来,刚才自己的脸的确被这个女乞丐乱摸了一通。 “你是从我脸上摸出来的?”江浩摸了摸自己的脸,问道。 女乞丐淡然一笑:“是的,因为我是摸骨师!你遇到的麻烦,我当然能从你脸上摸出来!” “摸骨师?”这名字江浩只从小说中看到过,他没想到现实生活中竟然真的存在这种职业:“你是说,你能通过摸骨给人算命?” 女乞丐解释道:“虽然很多人都不相信,可是每个人骨骼的细微差别,确实和各自的命运息息相关。这也是我为什么一摸你的脸,就知道你最近正为找人而心烦的原因。” 虽然女乞丐的话似乎有点道理,可江浩仍然觉得匪夷所思。他转身正要离开,突然又停下来,沉吟片刻后对女乞丐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你可以去帮我摸一个死人的骨头吗?”江浩突然冒出了一个主意。 “你带我去吧!”女乞丐对着江浩伸出手:“对了,你可以叫我梅姐!” 江浩带着那个叫梅姐的摸骨师走进停尸间时,天已经暗了下来。 梅姐被江浩牵着走到那个假“张朋”的尸体前,不等江浩说话,便将双手伸到盖着尸体的白布下,开始摸了起来。 从尸体的头部开始,又从尸体的肩膀到掌心细细地摸了一遍,梅姐这才抬起头来,一脸凝重地对江浩道:“这人不是死于自杀!” “不是自杀?”江浩一脸惊愕。 梅姐肯定地点点头:“他是被人杀死的!” “你怎么知道?”江浩觉得这个梅姐越发神秘,她凭什么就断定他是被人杀死的呢? 梅姐微笑着摇摇头:“天机不可泄露。所谓:面瘦掌方孤苦凄凉,面短掌圆衣食自然;身长脚短富贵可断,身短脚长贫无住场……这些可都是我们这行几百年来的不传之秘。” 江浩将信将疑:“你能摸出他的来历吗?” “我虽然摸不出他姓什么叫什么,可我能摸出他的真实职业是做什么的。”梅姐自信地说道:“其实,这人是个铁匠!” “铁匠?”江浩似乎不信。 梅姐揭开盖在尸体上的白布,将死者的手臂抬了起来,道:“你看,他胳膊粗大,肌肉发达,一看就是经常抡铁锤。手掌上指短茧厚,还有不少陈旧的灼伤和割痕,这不是铁匠是什么?”梅姐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江浩呆立了片刻,觉得梅姐的话颇有道理,就掏出手机,给附近几个派出所打了电话,让他们帮忙在各自的辖区查找有没有铁匠铺和铁匠。 三、人骨铸剑 这一查,还真的很快找到了一个自称是铁匠的人。 这人是医学院一名叫李东的保安发现的。那天晚上,李东正在巡逻,突然看到一个小伙子在学校门口鬼鬼祟祟地张望! 李东觉得很奇怪,立即对这个小伙子进行了盘查。男子的所有证件都没有可疑之处,只是当这名叫吴东海的男子说出他的职业是个“铁匠”时,李东突然眼前一亮,想起了刑警队正在找铁匠。于是,赶紧打了报警电话。 吴东海被带到刑警队,江浩单独对他进行询问。 吴东海声称自己是个外地人,之所以去医学院是想找一个突然失踪的同伴。 “你的同伴也是铁匠?”江浩急切地问道。一见吴东海点头承认,江浩拉着他就往外走:“走,我带你去见个人!” 一揭开那具无名男尸身上的白布,吴东海立即就认出,这人的确就是自己失踪的那个同伴。 据吴东海讲,死者真名叫杨峰,和自己是同乡。两人相约来城里打工,还住在同一个小旅店中。前一阵,杨峰说出去找工作,可出去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吴东海虽然四处寻找,却没有一点杨峰的消息。前几天,他听说医学院有人跳楼摔死了,他担心是杨峰,所以才找来,想打听一下情况。 江浩见吴东海说话时眼神闪烁,结结巴巴,便料定他一定还有事瞒着自己。便恐吓吴东海说,警方现在怀疑杨峰是死于凶杀,如果吴东海知情不报,一定是和凶手有关联。 吴东海一听,吓得连声道:“和我无关啊,他一定是遇到了鬼魂索命!” “鬼魂索命?你为什么这么说?”江浩问道。 “事情其实是这样,”吴东海见无法隐瞒,深吸了口气,慢慢讲了起来。 原来,吴东海和杨峰一起来到城里后,很久没找到工作。就在两人焦头烂额时,杨峰从一本杂志上看到了一个故事,这个故事让他眼前一亮,找到了生财之道。 说着,吴东海从衣服口袋中掏出两页叠在一起的纸,递给了江浩:“你看,就是这个……” 江浩接过一看,这是一篇题目叫《人骨剑》的文章。讲的是欧洲中世纪以来的一个用人骨铸剑的隐秘习俗:炼剑时,在融化的铁矿中投入人骨,这样铸造出来的剑会带有一种神秘的力量,不但更具杀伤力,还能辟邪。 吴东海解释说:“杨峰认为,人骨剑既然能辟邪,有钱人一定愿花重金购买,这肯定是个发财的好机会。” 江浩突然明白了:“杨峰用假名去医学院当保安,原来是为了找机会偷人骨,用来铸剑?” 吴东海答道:“我虽然劝他,用人骨铸剑很不靠谱。可他听不进我的劝说,天天想着怎么找人骨,前一阵还突然失踪了。我心中暗暗觉得不妙,没想到真的就出事了……” 江浩见再也问不出什么,就让吴东海留下联系方式,放他离开了刑警队。 吴东海离开后,江浩又叫人细细查了一下吴东海的行踪,发现他真的和杨峰的死没有任何关系。眼看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也没有任何作用,江浩有些失望。而这时,公安局的领导也向江浩追问起了案件的进展情况,还暗示他,如果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死者是他杀,就应该尽快结案。江浩知道这个案子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便越发焦急起来。他坚信,虽然杨峰看上去的确像是死于跳楼自杀,可这背后一定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时,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梅姐!是她突然出现,告诉自己杨峰不是死于自杀,同时也是她提醒自己杨峰是个铁匠。这个神秘的梅姐到底是谁?她一定与杨峰的死有莫大的关系,至少,也是个知情者。 江浩决定立即找到梅姐。也许只有通过她揭开这两个案子背后所有的谜团! 不过,一个四处飘荡的乞丐,想找到她,谈何容易。而且,也不宜动用刑警队的同事公开查找,毕竟,要是让别人知道自己居然相信摸骨算命得来的线索,自己这个刑警队队长以后就没法混了。 江浩一下想到了医学院那名叫李东的保安。李东对附近一带很熟悉,又热心查案,找他帮忙寻找梅姐的下落准没错。 一听说自己有机会参与探案,李东立即兴奋起来,拍着胸脯向江浩保证,两天之内一定找到梅姐的下落。 两天后,江浩还真的就打听到了梅姐的住处。原来,梅姐经常在医学院附近的五柳街一带乞讨,周围不少人认识她。所以,当李东一打听她的行踪,马上就有人告诉他,梅姐就住在距五柳街旁的一个小巷子里。 江浩按照李东提供的地址立即赶到了小巷中,很快找到了梅姐所住的那个破旧的小屋。当江浩推开房门时,看到梅姐正对着房门,趴在桌前。 江浩连叫了几声,见梅姐没有反应,心里顿时一紧,急忙几步奔了过去。跑到梅姐跟前,江浩顿时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只见梅姐双手左右捂住胸口,口吐白沫,两眼圆瞪,早就没气了!在她跟前的桌上,摆着一张纸,纸上写着几个字:“天机不可泄!” 江浩见状,连忙掏出手机,拨打了刑警队的电话。 四、骷髅坠楼 在刑警队的同事赶到,做完了现场勘查后,告诉江浩,经过勘查,屋子里没有旁人进入的痕迹,梅姐是喝了桌上那杯含有鼠药的饮料中毒身亡的。 梅姐为什么突然留下了这奇怪的七个字后,服毒自杀呢?“天机不可泄!”江浩又读了一遍,嘀咕道:“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她摸骨算命说出了真相,所以泄漏了天机,只能一死?” 如今,和这“人骨剑”有关的两个人都死了,难道它真有神秘力量?还有,梅姐死时双手的姿势,为什么那么奇怪呢? 女大学生自杀、杨峰跳楼、梅姐服毒……这几起自杀事件之间的联系到底是什么呢? 江浩觉得自己像陷进了一个迷宫里面,面对的是一块块破碎的拼图。而自己所要做的,就是要找出它们之间的联系,将其拼成一个完整的图案。 眼看局里留给自己结案的时间还有最后一天,江浩决定再去医学院一趟。梅姐的遗书,让他想起女大学生林莉跳楼前留下的遗书。他想去看看那封遗书,看不能找到点线索。 江浩再一次到医学院的时候,看到曾大军正带着一群学生在解剖楼旁边的一个教室里打扫卫生。 江浩一打听才知道,原来五年前林莉自杀后,学生中就传说解剖楼里有鬼魂。有学生甚至说,半夜曾看到过解剖楼里有黑影晃动。自从杨峰也从同一个地方跳楼后,这鬼魂的传说就越说越玄乎了。还有人说,是当年那个女学生自杀后,冤魂附在那些人骨上,所以才将偶然闯进去的保安推下了解剖楼。 这故事在医学院很快传得人尽皆知,这样一来,大白天的,学生都不敢去解剖楼了。可课程又不能耽误,所以曾大军决定,先将部分课程挪到解剖楼外的其他教室里上。现在他正带着学生将一间闲置的教室打扫出来,明天就将解剖楼五楼那个房间里面的骨架都搬下来。 看到江浩,曾大军不由问起案件的进展情况。 “已经确认,几个死者都是自杀。这案子明天就可以结案了。”江浩告诉他,自己来找王处长就是为了结案的一些手续。说完,江浩还约曾大军晚上一起喝酒,庆祝一下。 曾大军带着学生做完卫生的时候,江浩和王处长已经在一旁等他了。三人一起来到医学院外的小酒馆里边喝边聊,很快,两瓶酒就见了底。 三个人中,江浩和王处长都自诩酒量最好,你一杯我一杯,都不服输,很快就把江浩喝趴下了。王处长虽然还撑着,却也摇摇晃晃了。只有曾大军因为酒量本来就不行,没有喝几杯,是最清醒的一个。 眼看江浩早已醉得不省人事,王处长只得请曾大军帮自己将江浩扶回宿舍。 两人扶着烂泥似的江浩往医学院的宿舍走,刚走到一个树林旁,里面突然跳出一个蒙着脸的黑影,扑上来就抢曾大军手中的包。王处长见状,大骂一声,正想扑了上去,就两腿一软栽倒在地。黑影见状,越发得意,一把夺下曾大军的包就想跑。眼看手中的包就要被黑影抢走,曾大军不假思索,伸手往黑影后脑勺一击。那黑影猝不及防,被敲昏在地。 地上的王处长见曾大军制服了黑影,连忙道:“快,快看看是谁?” 曾大军走上前,揭开黑影盖在脸上的头套,仔细一看,这不是医学院的保安李东吗? “是李东?”王处长一听,爬起来骂道:“家贼难防啊!想不到李东这家伙白天当兵,晚上当贼!快,快把他捆起来!” 曾大军用脚踢了踢地上的李东,有些得意地说道:“没事,他一时半会醒不来!” 这时,一旁的江浩已经颤颤巍巍地站起来。王处长见他醒来,忙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江浩一听,骂道:“我竟还让他帮我查案,怪不得这案子被他越帮越忙,原来他就不是个好东西。”骂完,又让王处长和曾大军将李东拖到值班室,捆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江浩又对曾大军道:“我醉成这样,让人看到了不好。只有明天再送这小子回警队。”因为自己和王处长都喝多了,江浩还请曾大军守着李东,以免他醒来后跑掉。交代完毕,江浩便倒在值班室的床上,呼呼睡去。 曾大军守着李东坐了一会儿,也觉得眼皮越来越沉,渐渐有些支撑不住,也打起盹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曾大军突然听到有人在喊:“李东跑了!”他睁开眼睛一看,只见李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挣脱了捆绑住他的绳索,正往外跑去,而江浩和王处长正边喊,边往外追。曾大军一惊,也连忙追了上去。 江浩的叫喊声惊动了宿舍楼里的学生,一群男生也跟着追了出来。李东眼见众人向自己追来,慌不择路,向解剖楼跑去。 解剖楼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正好没有上锁,李东推开门,便跑了进去。 众人追到解剖楼下,正踌躇要不要追进去,江浩已伸手挡在了众人前面:“别追了。黑灯瞎火的,进去也不好找。况且,他进了这楼,也跑不了了。我们只需要守在楼下就可以了。”众人本来有些就有些害怕,见他说的有理,也就都停了下来。 楼下的学生越聚越多,大家都忍不住大声议论起来。就在这时,整个解剖楼的灯突然全都亮了起来!就在大家惊诧不已的时候,突然有人叫道:“快看,他跑到五楼了!”大家闻声抬头望去,只见在灯光的映衬下,解剖楼五楼存放人体骨骼的那个房间的窗口上站着一个黑影! “那不是李东吗?他要干什么?”王处长叫道。 还是江浩立即反应过来:“糟糕!他要跳楼吧,大家快闪开!”。 江浩话音刚落,就听五楼传来一阵玻璃碎裂的巨响,那黑影从窗口直往下坠了下来! 众人惊呼着赶紧往后躲开,只听“嘭”的一声巨响,那黑影已经重重地摔在了解剖楼前的台阶上。 大家似乎已经被眼前的情形吓得有些不知所措,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赶紧拥上前去。跑在前面的几个男生想将地上的那人扶起来,伸手一拽,却发现衣服里面裹着的竟然是断成几截的一个人体骨架! 五、人骨拼图 跳楼的不是李东吗?怎么变成骷髅了?众人正在疑惑,就听旁边有人说道:“那不是我,我在这里!” 大家转头一看,李东正站在江浩的身边,一脸镇定地望着大家。 “你没在楼上?那楼上的是谁?”王处长一脸的惊讶。 “楼上根本就没人。我一进入解剖楼,就从一楼的一个窗户里面翻了出来。”李东说着,转头对江浩道:“我这是按照江队长安排做的。” 江浩点点头:“对,我这样做只是为了向你们证实:在没有旁人存在的情况下,一样可以制造跳楼自杀的假象!” “你是说,刚才是这个假人自己穿破窗户,跳下楼的?”王处长显然不相信会有这样离奇的事情。 “说起来复杂,其实很简单。”江浩解释说:“我事先在五楼的那个落地玻璃窗上钻一个小孔,用一根细绳穿过小孔。细绳靠房间里面的一端拴一个木棍,木棍横着别在玻璃上。然后将假人放在窗外窗台边缘,将细绳另一端拴在假人身上。这样,一旦假人往楼下坠落,必定拉动细绳利用那根别在玻璃里面的木棍将窗户玻璃拽破,造成假人是破窗跳楼的假象!” “当然,为了让假人有足够的重量将玻璃拽破,我在它身上加了个石块。而且,用另外一根细绳垂到楼下,让已经从解剖楼里出来的李东在暗处牵引细绳,使假人从窗台边缘滚落下来。”说到这里,江浩转身盯着曾大军,冷冷地道:“不过,对于一个真人,根本不用拽他一下。因为,当人从昏迷中醒过来时,肯定会动弹,就这一个小小的翻身,就可以让他自己从狭窄的窗台边滚落下来。让他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被’跳楼了!我说得对不对,曾教授?” 曾大军一听,脸色大变,反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知道这些!” 江浩拍了拍他的肩膀,嘲笑道:“别装了,曾教授,杨峰和五年前自杀的林莉都是这样被你杀死的,你会不知道?” 曾大军还想竭力挣扎,可他看到江浩已经取出了一副手铐,递了过来:“其实,今天晚上,我和王处长假装喝醉,不过是为了让你放松警惕。我一直不明白你是用什么办法让受害者乖乖地受你摆布,所以让李东在树林中袭击你,你果然露出了空手便能将人击昏的绝技。你是骨外专家,熟悉人体头部的穴位,当然能准确找到要害穴位,一下便将对手击昏。那时,我就已经确定你就是这几起案件的凶手了。让李东再跑进解剖楼,演这么一出戏,不过是为了让你心服口服。” “原来这一切全是你的设计!”曾大军还是有些不明白:“可是,你是怎么怀疑上我的呢?” “肋骨,两起跳楼案中都出现的肋骨!”江浩有些得意地解释说:“我一直在想几起案子之间的联系究竟是什么。后来我终于明白了,是两起跳楼案中的那几根肋骨。这几根肋骨本来应该是你颇为得意的构思吧。如果你也像我刚才一样,用一根木根别在玻璃里面,案发后,这木棍必定会引起大家的注意。可是,如果用的是肋骨就不同了。一个堆满骨骼的房间里,出现几根断裂的肋骨,有什么稀奇呢?” 此时,曾大军早已听得汗如雨下,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当然,最后让我确信当年的女大学生不是自杀的,还是她自己留下的遗书!”江浩说着,掏出一张纸来,这正是当年那个女大学生遗书的复印件。江浩指着复印件,对众人道:“这遗书上的确说她自己是因情所困,自己选择放弃生命。可是,除了这些内容外,旁边还画了半截骷髅。”江浩指着复印件下方的那个人体骨架,解释说:“画一个骷髅在遗书上,似乎只是表示自己必死之心。可是大家注意没有,这骷髅除了一个小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头,就是肋骨和脊椎特别显眼。而且更重要的是,竟然将人体的肋骨画成了左右各三条!作为医学院的学生,都应该知道人体有十二对肋骨吧?而且她还居然将脊柱画得特别粗壮!那天,梅姐死后,我就觉得她的动作很奇怪。她中毒身亡,应该捂住胃部,可是她却捂住肋骨。我想,她肯定是想告诉我什么。我一下想起,王处长说过,当年的女大学生留下过一封遗书,遗书上还画了一个骷髅。今天下午,我来找这张遗书复印件时,才突然明白,三根肋骨加这根脊柱,这是一个‘非’字。女大学生的这画这幅图是想告诉我们,上面写的这些并非她的本意。她不是自杀的!” “肋骨,肋骨……”曾大军喃喃自语着颓然坐到了地上,当年在杀死女大学生时,他刚开始并没有想到用肋骨代替木棍,他本来觉得用一根股骨或胫骨可能更能承重。可当他看到女大学生遗书上画的肋骨后,突然想到如果让女大学生自杀现场出现和遗书上一样的肋骨,一定可以让这事看上去更像是女大学生自己有意杀死自己。可他万万没想到,遗书中竟然隐藏着这样一个密码! “说吧!是什么让你杀了一个又一个的无辜者!”江浩面无表情地说道。 “都怪我当时一念之差!”曾大军长叹一声,说起三年前的那一段往事来。 三年前,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曾大军认识了骨外专业的女学生林莉。很快,他发现这名从小失去了父亲的女生对自己这个老师特别依恋。曾大军虽然早已成家,可他慢慢发现自己也越来越喜欢这个漂亮的女学生了。在偷偷的交往中,两人终于逾越了师生之间的界线。而且就在事情发生两个月后,林莉告诉曾大军,自己怀孕了!还要求曾大军马上离婚,娶自己! 曾大军知道,事情一旦暴露,自己就将身败名裂。为了保全家庭和事业,他一边敷衍着林莉,一边计划着怎样让林莉永远消失。 终于,他精心设计了一个让林莉从解剖楼“跳楼自杀”的妙计。为了让林莉的“自杀”更有说服力,他还以“让以前的男友死心”为借口,骗林莉写下一封遗书。接着,便将林莉骗到解剖楼五楼,将其击昏后,移到窗户外面狭小的窗台上。然后又利用林莉裙子上的腰带,穿过事先钻了孔的窗玻璃,在里面别上几根肋骨。做完这一切,他迅速离开了解剖楼。当林莉从昏迷中慢慢醒来,刚一翻身,便栽下楼去! 一切都按曾大军设计的那样,没有人怀疑林莉的死。直到前不久,医学院外来了一个瞎眼的女乞丐。那女乞丐见人就打听当年女学生跳楼的事情,曾大军突然意识到,一定是林莉的亲人开始怀疑当年她的自杀了。而就在这时,曾大军还发现,医学院新来的一名保安对解剖楼五楼那间堆满骨架的房间特别感兴趣。这让曾大军警觉起来:难道这名保安也是林莉的亲人,他难道已经发现了什么。 曾大军密切地监视着那名保安,就在他悄悄摸进解剖楼的时候,曾大军决定故伎重演,用杀死林莉的办法除掉了这名保安。 还没等曾大军松一口气,他又从李东那里听说了江浩调查杨峰自杀的情况,还得知刑警队让李东去帮忙调查那名女乞丐。曾大军感觉到,警察的调查正一步步逼近自己。所以,再次铤而走险用装了鼠药的饮料杀了梅姐,并伪装成自杀。 “你似乎每一步都计算得很巧妙,可是你却忽略了三个问题。”江浩冷冷地说道:“首先,林莉其实早知道你已对她起了杀心,所以才会在遗书中暗藏一个‘非’字。但是,她没有离开你,是因为她对你还存有一分侥幸。她认为,你也一定爱她,不会忍心对她下手。至于杨峰,他和整个事情没有一点关系。他只是想来解剖楼偷人骨。”说到这里,江浩顿了顿,长叹一声:“至于梅姐,我们刚刚查清楚,她的确是林莉的母亲。自从女儿死后,她哭瞎了双眼。她慢慢找到这里来,是因为不相信女儿会自杀。但是她又找不到一点线索,恰好在杨峰死后,那天我经过街角时,因为一边走一边打电话报告案情,让他知道了我是负责杨峰案的警察,所以她才故意装成摸骨师,告诉我杨峰不是死于自杀。她是想让我通过调查杨峰之死,揭开她女儿死亡的真相!” 说到这里,几辆警车呼啸着开进了校园。江浩鄙夷地看了看曾大军,对他挥了挥手:“走吧,曾老师……不,你早已不配‘老师’这个称呼了!”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人骨拼图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694.html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