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之路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0:30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128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3分钟
简介:一、幸福毁灭 卡尔推开房门,房间里摆着鲜花,是玫瑰,安娜最喜欢的花。安娜躺在床上,妩媚的看着他,卡尔高兴的走过去,伸手去摸怀里的戒指盒,那……
一、幸福毁灭 卡尔推开房门,房间里摆着鲜花,是玫瑰,安娜最喜欢的花。安娜躺在床上,妩媚的看着他,卡尔高兴的走过去,伸手去摸怀里的戒指盒,那是他买的礼物。然后他听到一声巨响,整个天地旋转起来。 卡尔的鼻子最先有了知觉,一股浓重的味道涌入他的鼻腔。甜腻腻的,他的脑子里一瞬间绽放出了无数的玫瑰花,就像他带着安娜去过的玫瑰牧场。人们都说玫瑰花香味不重,但那一次,满山坡的玫瑰花在艳阳照耀下,香甜如密,殷红如血。 想到血,他忽然觉得那甜腻腻的味道里掺进了一丝腥味,然后腥味越来越重,很快扩散开,从鼻腔到嘴里,他下意识的吞咽了一下,才发现嘴里满是粘稠的液体,这液体同样也顺着鼻子在脸上流淌。他的意识猛然间复苏了。 他伸手擦掉糊住眼睛的血,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歪倒在地上的椅子,然后是被血浸透的床单,他费力的抬起头,向床上看去,同时他的心里默默的祈祷着。然而,当他看清床上躺着的安娜时,他还是忍不住尖叫起来。 汉克斯在卡尔报警后五分钟后就带着警员赶到了,破了警队到达现场的记录,因为他和卡尔是大学同学,也是好朋友。现场凌乱不堪,汉克斯让人用最快的速度将卡尔送到医院里,然后开始搜索房间。至于安娜,已经完全没有必要送医了,即使最不专业的人也能从插在她心脏上的刀看出来,她已经死去多时了。 汉克斯在现场提取了指纹和凶器,然后赶到医院。医生告诉汉克斯,卡尔的身上有几处刀伤,但不严重,真正严重的是头部受到的重击,可能会有严重的脑震荡症状。具体表现为头晕、呕吐、记忆力紊乱衰退。 汉克斯坐在卡尔的床边,两人默默相对,心里都无比痛苦。半天,卡尔先开口:“安娜……”汉克斯躲开他的目光,轻轻摇摇头。卡尔神色木然,他已经猜到了,只是确认一下。他咬着牙:“有什么线索吗?”汉克斯点点头:“有一些,我就是想来问问你案发时的情况。安娜死于刀伤,而你的伤主要是头部被重击的结果。还记得你家的那尊大理石维纳斯雕像吗,那就是凶器。我想凶手一定是以为你已经死了才仓皇逃窜的,没想到你能挺过来。” 卡尔茫然的盯着天花板,努力的回想着:“很多事我都记不起来了。我本来应该是在费城谈生意的,为什么会忽然回家呢?昨天应该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日子,我的记事本上没有记录这一天。”汉克斯想了想:“你还能记起回到家时看到了什么吗?” 卡尔努力的想着:“房间里亮着灯,我推开门,桌上好像有瓶红酒,安娜躺在床上。我想掏戒指给她,然后,我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汉克斯皱着眉:“不能想起更多了吗?”卡尔拼命的想着,脑子里的事情却越来越紊乱,知道汉克斯一声惊叫:“卡尔,停止,停止!”卡尔才发现自己的鼻子和嘴不知什么时候又流出了鲜血。 医生不满的对汉克斯说:“病人现在脑部情况还不明朗,你不能再逼他用脑过度!”汉克斯无奈的说:“他的回忆对我破案很重要,我也是不得已的。我们是好朋友,你以为我会逼他去死吗?实话说医生,他还有没有可能想起当时的情景?”医生说:“这很难说,他受的伤很重,记忆这东西其实很脆弱,可能他明天就想起来,也可能他一辈子都想不起来了。照我看,后一种可能性更大。为了他以后的生活着想,我建议你劝他改行过简单的日子,做生意恐怕已经不适合他了。” 汉克斯临走时对卡尔说:“你好好养病,案子就交给我吧。我们在现场发现了陌生人的指纹和脚印,正在比对,相信一定会有结果的。”卡尔点点头,这动作让他一阵眩晕:“我的手机呢?我需要给客户打个电话,取消掉约好的谈判。”汉克斯说:“你的手机在现场摔坏了,正在警队修复,如果没有问题,我过几天就给你拿回来,你可以先用我的手机。” 二、疑凶落网 卡尔拨通了客户的电话,告诉他自己有事,无法再继续谈合作的事了。客户惊讶的说:“卡尔先生,您是在开玩笑吗?您不是说因为有急事要回纽约,所以把谈判提前了吗?我们谈的很好啊,您说您要赶回去和妻子庆祝,所以把谈判提前了。”卡尔愣了,他紧张得喘不过起来:“我说过要庆祝什么嘛?”客户想了想:“好像是您妻子给您发了条短信,说是个什么纪念日。抱歉,当时我没听清楚,也没好意思多问。”卡尔说:“谢谢你。” 放下电话,卡尔陷入沉思,他知道自己是肯定想不出来昨天是什么日子的,但他可以看短信。他给汉克斯打了电话:“我有了新的线索,我的手机里应该有一条安娜的短信,这能解释我为什么会提前回家来。”汉克斯沉默一会儿:“是的,警方今早已经把手机修好了,这条短信也查出来了。我一会给你带过去,另外,嫌犯已经锁定了,根据指纹比对,嫌犯叫德克,皇后区的,这是个有前科的家伙,他偷窃、吸毒。我们怀疑他尾随你进入家里。现在我们正在追捕他。” 汉克斯给卡尔带来了手机和一张照片,那是嫌疑人德克的照片,这家伙现在失踪了。卡尔看着照片,这是张典型的猥琐的脸,瘦削而神经质,但卡尔对这张脸毫无印象。卡尔打开手机,找到了安娜发的短信:“亲爱的,明天是什么日子还记得吗?我想你该忘了吧,我也是翻开相册才想起来的,那天是我们大学开学的日子,也是我们第一天相识的日子。明天我会准备好美酒等你。你的安娜。”卡尔的手颤抖着,终于捂着脸哭了起来。他的脑子里闪过一些事,如同浓雾中透出的阴影。他泣不成声:“汉克斯,我记起来了,是的,我收到短信,然后提前和客户进行了谈判。我还去买了戒指,我……”他想起了那个戒指,现在已经丢失了。他说不下去了,汉克斯轻轻拍拍他的肩膀:“相信我,我们很快就能抓住德克。” 卡尔的伤口渐渐痊愈了,但脑子里面的伤仍然进展缓慢。警方提出了一个疑问:如果卡尔的记忆是真实的,那么他应该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击倒的,为什么他身上会有刀伤呢?凶手如果是在杀害安娜之后,想确保杀死卡尔,那么应该也会对卡尔的要害部位下手。但从卡尔身上的伤口来看,虽然有两处伤得不轻,但明显是刀刃割破的,而不是刀尖扎的,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除非是脖子,否则割伤是不可能致命的。但这几处刀伤都在胳膊和胸前,这让人很费解。 汉克斯根据医生的推断,做了解释:很可能是卡尔在被重击之前曾和罪犯搏斗过,但由于当时房间内光线很暗,罪犯又可能带着面具之类的东西,卡尔没有看清楚对方。而在脑部遭受重击后,越是近期的事记忆就越不清晰,导致他无法想起这段搏斗的经历,而只记得自己最后遭受的重击。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卡尔被偷袭,头部先遭受了重击,他当时神志已经混乱,但并没有马上晕倒,而是挣扎着和罪犯进行了一番搏斗。这种情况下的一起动作,都已经是下意识的,他不可能有记忆。这两种推论都得到了医生的认可,他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本来案件的侦破可以更简单,因为在房间角落里有一台DV机,安娜可能想用来拍一些照片作为庆祝纪念的。而且DV机的电池已经耗尽,也就是说,很可能从卡尔进门之前就已经开启了。但让警方无比失望的是,DV机的内存卡居然是坏的,显然安娜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也就是说,很可能任何东西都没有录下来。不过抱着一线希望,警方仍然尝试修复。 就在此时,终于有好消息传来了,德克在另一个州落网了,他是在车站兜售一枚戒指时被警方发现的,由于已被内部通缉,他当场被捕。德克的毒瘾发作了,他一心想弄点钱,才胆大妄为到卖赃物。这枚戒指正是卡尔丢失的。 三、无罪释放 但对德克的审讯进行得并不顺利,德克大声喊冤,他只承认自己偷了戒指,但坚决否认自己杀了人。他声称自己路过卡尔家时,看见大门没有关,好像也没有亮灯。他以为家里没人,于是打算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偷点什么。让他惊奇的是房间的门也没有关,他走进屋子,打开手电才发现屋里一片狼藉,还有一男一女浑身是血,他吓得赶紧逃跑了,因为惊慌,他没有翻找,只是把恰好看到的地上的一枚戒指拿走了。 警方自然不会轻信他的话,但在现场调查中,确实发现了很奇怪的现象:作为主要凶器的刀和次要凶器的雕像上,都没有德克的指纹。刀上有安娜和卡尔的指纹,雕像上则没有任何指纹。不过警方认为这不足以使德克摆脱嫌疑:理由是德克完全可能是带着手套作案的,刀上的指纹应该是卡尔和安娜反抗时留下的。但这个推论有个瑕疵:如果德克是带着手套的,他有什么理由在开房门时把手套摘下来呢?警方就是通过房门上的指纹找到的他。 卡尔获准出院了,医生给他开了一大堆的药,告诉他注意修养,不能过度劳累,尤其不能用脑过度。汉克斯接卡尔出院,回家的路上,汉克斯问:“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卡尔沉默一会儿:“我会卖掉房子,远离这里。但在此之前,我要亲眼看到凶手被宣判。”汉克斯说:“我可以帮你处理卖房子的事,至于德克那边,我希望你能冷静对待。以现有的证据,法庭判他杀人罪的可能性很小。” 卡尔愤怒的说:“为什么?我们都知道,就是他杀了安娜!”汉克斯拿出纸巾:“别激动卡尔,你的鼻子又在流血了。听我说,现在的证据不足,没错,他的确是进过你的房间,但仅凭这一点并不能证明他杀人。他的供词是说得通的,何况现在对他最有利的情况是,那把刀不是他的,那是你家厨房里的餐刀。这至少说明他没有带着凶器,也可以说没有杀人的预谋。而从现场情况看,他临时起意杀人的可能性,至少法庭会认为很小。听我的,把房子卖了,换个城市生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如果凶手另有其人,我一定会将他绳之以法,我发誓。” 卡尔没有离开,他固执的等着法庭开庭。由于健康原因,医院不允许他作为证人出席,而事实上,卡尔能回忆起的东西太有限,汉克斯也认为他作为证人所说的逻辑不清晰的证词,反而会让法庭更倾向于德克无罪。 卡尔在旁听席上听完了整个过程,当法庭宣判德克杀人证据不足,以盗窃罪入狱一年时,卡尔终于忍不住狂吼起来,两个法警把他拖出了法庭,在汉克斯把法警推开之前,他就已经失去知觉了。 卡尔深受打击,他把自己关在房子里足有一个月。如果汉克斯不给他送吃的,他恐怕就会饿死了。这一个月里,他反复回忆着那天的情形,但却什么都想不起来。除了让他头更疼之外,没有任何收获。 接到卡尔电话后,汉克斯来到卡尔家里。卡尔双眼布满血丝,语气平淡的对汉克斯说:“既然法律管不了,我要靠自己给安娜报仇。”汉克斯吃惊的说:“你打算怎么做?”卡尔说:“你找个罪名把我送进监狱,我自己去找德克。”汉克斯断然拒绝:“不行,这么荒唐的事我不能干!”卡尔吼叫道:“那是我妻子!我要报仇!”汉克斯也高声道:“你以为安娜死了我就不难受吗?可我们要讲法律!德克是不是杀人犯,我们没有资格认定,只有法庭才有!” 平静了一下后,汉克斯说:“听我的,卡尔,房子我已经帮你联系好买主了。你不是一直向往移民到南美的小岛吗,你总说那里的大海是最美最纯净的。去吧,开始你的新生活。至于安娜的事,我发誓我会找到凶手帮你报仇。” 四、残酷真相 卡尔见到了德克,这是他最后的要求。他要亲口问一遍德克,究竟是不是他杀的安娜,虽然明知道德克不会说实话,但他仍然想亲口问一问。汉克斯通过监狱里的看守朋友帮他安排了这次会面。 卡尔死死的盯着德克,德克瘦削的身子不安的扭动着,嘴里嘟嘟囔囔的说自己是清白的。卡尔说:“你说谎,你杀了我妻子!”德克连连否认:“不,先生,不是这样的,我进去的时候一且已经发生了,我只是拿了戒指而已。”卡尔说:“我知道你在说谎,因为你说屋子里一片漆黑,可事实上我醒来时房间里还有一根蜡烛没有熄灭呢。我报警后不久,那根蜡烛才完全熄灭。”德克全身一抖:“先生,你别逼我,我已经答应了不说,就肯定不会反悔的。”卡尔惊奇的看着他:“你答应了谁?不说什么?”德克狐疑的看着卡尔:“真的不是你们串通好的?你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卡尔隐约感觉到一个重大的谜题就要揭开了,他激动的说:“少废话,快说!” 德克咽了口口水:“先生,那天晚上我走到你家房门时,就听见里面有争吵声。我发现屋里有人,本来想离开,但我听见屋里有厮打声,好奇心促使我向里看。发现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正在里面搏斗。我以为是歹徒入室抢劫,忽然想到如果我进去威胁他平分,也许能捞一票。我走进屋里,才发现不仅仅时抢劫,那个男人把女人压在床上,我以为是强奸,结果却发现男人拿着刀扎在女人身上。我吓坏了,忍不住叫了起来,那男人听到声音,跳下床向我跑过来。屋里只点着蜡烛,我在阴影里,他没看见我,眼睛向外看,我怕他发现我连我也杀了,趁他不注意抓起墙角的雕像,狠狠砸在了他的头上。” 卡尔目瞪口呆,他愣愣的看着德克:“不,不,你说谎,你说的不是真的!”德克瑟瑟发抖:“先生,那个男人,就是你。”卡尔摇着头:“不,不会的。如果是这样,你在法庭上为什么不这么说?” 德克哭丧着连说:“我被抓进警队后,是一个叫汉克斯的警长先提审的我。我说了我看到的一切,他就警告我,不要说出去。还告诉我该怎么说。他说你是他的好朋友,如果我照他说的去做,那么我最多只会因为盗窃判一年。如果我敢说实话把你扯进去,那不但我的重伤害罪成立,而且他会跟监狱看守打招呼,让犯人打死我的。” 卡尔忽然疯狂的扑上去,紧紧的抓住德克的双臂,疯狂的摇晃着:“你说谎!你这个骗子,你说的都不是真的!”外面的看守发现了里面的情况,和汉克斯一起跑进来时,德克已经快被卡尔摇晃晕了,常年吸毒的德克根本不是卡尔的对手。汉克斯和看守一起把卡尔拉走了,汉克斯狠狠的对德克说:“闭上你的嘴,如果你再敢说不该说的话,你就别想出监狱了。” 回去的路上,汉克斯边开车边默默的抽着烟,卡尔一言不发,直到下车,他忽然说:“安娜的DV机是我刚给她买的,内存卡不可能是坏的。”汉克斯苦笑着说:“没错,是我用一张坏卡把它给调换了。其实赶到现场时我一看就大概猜到了事情的大概情况。别人不知道,可作为最好的朋友,我知道你和安娜这半年来的关系一直不太好。”卡尔点点头:“她认为我忙于生意,对她不关心了。还怀疑我在外面有别的女人,我越解释,她越怀疑,后来我们争吵,但我从没想过要伤害她。虽然我不记得了,但我想这次收到她的短信,我一定是很开心的。所以才会提前结束生意回来陪她。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来。” 汉克斯说:“我看了录像,安娜想用言语套你,让你承认外面有女人。她准备了DV,一定是想录下来当证据,准备和你离婚。你满怀热情的回来,压根没想到她会审问你,我想这就是你们吵架的原因了。那把刀应该是用来切蛋糕的。是安娜先用刀划伤了你,结果你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夺过刀杀死了安娜。” 两个人都沉默了,过了半天,卡尔此案开口:“我应该去自首。”汉克斯摇摇头:“老朋友,如果你这时候去自首,安娜也活不了,而且我会因为帮你销毁证物而坐牢。警队里已经有人怀疑你了,也许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找你。还记得你说过的小岛和海滩吗?离开吧,到那个美丽的地方去度过余生。” 卡尔闭上双眼:“在小岛上,我将伴着悔恨,用余生为安娜祈祷。”汉克斯紧紧拥抱他:“安娜会原谅你的,如果她知道你这么爱她。” 五、迷失之路 二十年过去了,汉克斯已经两鬓斑白,再有一个月,他就要从局长的位置上退休了。他接到了一封信,邮戳显示来自南美洲的一个小岛。他微笑着打开了信封,卡尔在信里告诉他,自己现在生活得很好。他用当初卖房子的钱在小岛上开了一家旅馆,经过二十年,已经是岛上最大的酒店了。他欢迎汉克斯退休后去玩。 一个月后,汉克斯踏上了小岛,卡尔显得比他还苍老,已经满头银发了。两人在酒店见面,热情相拥。然后卡尔准备了小岛上的风味土产,请汉克斯品尝。还特意准备了一瓶上好的红酒,两个老友畅谈分别后的事,一时间感慨万千。 红酒是极品的波尔多酒庄陈酿,汉克斯几乎舍不得停下杯子,他赞美说:“老朋友,这酒非常贵啊,我当了局长后都喝不起,你太破费了。”卡尔笑了笑:“没什么,招待好朋友当然要倾其所有,我还记得你最爱喝红酒,就特意订了两支。”汉克斯感动的拍拍卡尔的肩膀,卡尔说:“不过我就喝不出红酒的好味道,我宁可喝白兰地。”汉克斯笑道:“是啊,因为这个,我们大学时还经常争论,究竟是红酒好喝还是白酒好喝。”卡尔说:“安娜总是站在我这边的,她本来不会喝酒,后来跟着我学会了喝白兰地。” 汉克斯叹了口气:“你还是没能忘记安娜,这对你不好。”卡尔摇摇头:“二十年过去了,不会太伤心了。不过有一件事我不久前才想明白:你说为什么我和安娜都不喜欢喝红酒,安娜却准备了一瓶红酒迎接我回家呢?” 汉克斯愣了一下,看着卡尔,卡尔眼睛看着大海:“因为她根本不是在等我。她也根本不知道我会回家,我本来想给她一个惊喜,却让她变得惊慌。她以为我是回来捉奸的。我想,大概是我伸手从怀里掏戒指的动作惊吓了她,让她以为我在掏枪。没错,我有一把枪,是出远门做生意时防身用的,但那天我并没有带。她拿着刀冲向我,结果……” 汉克?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畔戮票?ldquo;可是是她发短信给你,让你回家的。”卡尔盯着起伏的波涛:“我想那是个失误。安娜本来是发给别人的,但由于我的电话在她电话簿里排在第一位,因此她发短信时不留神抄送给了我。其实仔细想想就能知道,她在开学那天见到的并不只是我一个人。” 汉克斯苦涩的说:“你是什么时候想到这些的?”卡尔摇摇头:“不是很久。德克还好吗?”汉克斯摇摇头:“他死了好多年了,死于吸毒过量。”卡尔点点头:“他当年就已经半死不活了,我在监狱里和他会面时,就能感觉到他的双臂骨瘦如柴,毫无力量。当时我没有什么反应,但当我移民到这个岛时,我随身带了些东西作为纪念,其中就包括你送的结婚礼物,那个大理石的维纳斯雕像。我费力的把它搬上桌子时忽然想到,一个骨瘦如柴的毒虫,怎么可能举起这个雕像,砸在我的头上呢?” 汉克斯又倒了一杯酒,出神的盯着鲜红的酒杯:“卡尔,你的记忆都恢复了吗?”卡尔终于回过头来看着他:“也许我还忘记了很多事情,但我确实想起了那天晚上的一些事,比如我在床边看到的男人鞋子,我想去打开衣柜,安娜阻拦我。我打倒了她,她拿刀伤了我,然后……其实当时我应该是猜到了,但不愿意相信。我想我受伤后一直想不起那晚的事情,可能也和我自己的内心封锁有关,在潜意识里,我不允许自己回忆起那天晚上的事,因为我不愿意相信我最好的朋友背叛了我。” 汉克斯轻轻的抿了一口酒,叹了口气:“真是好酒。卡尔,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当时并不像杀你。我只是太害怕了,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哪怕当时你杀死了我,我也愿意,但我宁死也不想看到你发现我时的眼神。我打倒了你,擦干净指纹,那台DV本来是安娜要录我们喝酒庆祝的,我销毁了证据。其实房间里那么多指纹和脚印,我是不可能全部抹掉的。不过我的身份救了我,因为我和其他警员一到现场,我就开始四处巡查,这样别人就会以为我的指纹的脚印是后来弄上去的了。没人会怀疑警官的脚印是陌生人或可疑的脚印。后来我们查到了德克,我想了个办法,既能保全你,也能保全我。卡尔,我只有你这一个好朋友,安娜让我走火入魔了,但我心里仍然只有你一个好朋友。” 卡尔点点头:“我相信你,相信你做的一切不止是为了自己脱罪。因为你完全可以一开始就让警察追查我,那样即使没有录像,我也一样在劫难逃。我死了,对你来说是最安全的。大学时我们就是最好的朋友,安娜选择了我,然后她后悔了自己的选择,错的是她。” 六、尾声 汉克斯的眼神变得迷离了,他伸出手搭在卡尔肩上:“老朋友,这酒太好喝了,我要一个人喝完它。你不必陪我了。”卡尔摇摇头:“不,我们是朋友。有些事我必须做,是为了了解我们的仇怨,只有了解了,我们才能继续做朋友。所以尽管我不喜欢红酒,我仍然要陪着你喝。你说的没错,这酒贵极了,我把酒店卖掉了,才买得起这两支酒。” 汉克斯笑了笑,拿过另一瓶红酒,把两个人的被子都倒满,两人碰杯,一饮而尽。 浪花拍打这岸边的沙滩,海上的落日映得海面像玫瑰一样红。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迷失之路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695.html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