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魂宅急送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0:32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400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简介:奇事 这个故事是真实的,是来自于我所工作过的那家神秘的快递公司。 我见鬼了。 上午最后一节课我逃掉了,理由是为了避开放学时拥挤的人群。十一点……
奇事 这个故事是真实的,是来自于我所工作过的那家神秘的快递公司。 我见鬼了。 上午最后一节课我逃掉了,理由是为了避开放学时拥挤的人群。十一点的食堂学生很稀少,从打饭窗口可以看见食堂师傅正在把满满的菜盆往餐桌上放,冒着腾腾的热气,勾动着人的食欲。原本我的心情一片大好,但就在排队时,突然听见后面有人喊我的名字,声音像是从某个封闭的空间里传来,阴森森的。 “张亚,回头看一下!” 我回过头,看见身后的小师妹一脸茫然,声音是男人的,显然不是她。本以为是听错了,但当我慢慢移动到窗口时,那声音又响起来。 “张亚!” 我下意识地看了一下玻璃,里面倒映着一个蒙眬的影子,紧挨着我的后背站着。我吓得大叫一声,手里的饭菜撒了一地,玻璃后面的师傅一脸不解,转而露出鄙视的样子。” “对……对不起!” 我已经没心情吃饭了,拔腿就跑了出去。见鬼的人都有个心态,似乎跑到有阳光的地方就安全了。我这样做了,但事实证明我错了。 当我停下脚步,在阳光明媚的教学楼前喘着气,那个声音又一次响起来。 “张亚,别跑!” 我浑身打了个激灵,惊恐地张望,最后在一面玻璃的倒影里看到了那个影子。我意外地发现那居然是我的同班同学罗传龙。 我明明昨天还看到过他,难道他死了? “你……你要干什么?别来找我!”就算是熟人的鬼魂,也不可能像他活着的时候那样亲切地和它打招呼,鬼就是鬼,哪怕它生前是郭德纲我也会害怕。 “你别跑……” 我准备跑,它的话打断了我。 “你跑我也能追上你!” “老罗,别这样……你什么时候死的,我怎么不知道?”我哆哆嗦嗦地问,这已经是我理智的极限了。 “我没死,你别怕,我只是灵魂出窍了!” “什么,有这种事儿?” “你都见鬼了,还不相信这种事吗?快点,帮我个忙,不然我可能真变成鬼了!” “什么忙?” “快去我的寝室,我的身体还在床上,去把我的衣服脱掉……” 这家伙准备让我用阳气救他?我还是处男啊! “你在想什么?”影子里的老罗一脸不屑,“把我的衣服脱掉,然后给我洗个澡,不然我的魂就回不去了!” 这种超出现实的事情让我的大脑死机了很久,但当我找到它的身体时,才恍然大悟。老罗的身体躺在床上,像个死人,已经没有呼吸了。天花板裂开了一条缝,水一滴滴地落在他的身上。 据说灵魂出窍时,身体如果沾上秽物,灵魂就回不来了。这可不是我瞎编的,不信你问你的爷爷奶奶。滴在他身上的水有股尿臊味,显然是上面一层的下水管道裂了,厕所里的脏水滴了出来。结果他出窍的灵魂回不到身体里去了,只得找我来帮忙。 不过我想不通一件事儿,平凡又低俗的老罗怎么学会灵魂出窍的? “先帮我清理,回头我再解释!”看我愣着,老罗催促道。 出窍 “知道游魂宅急送吗?”十分钟后,总算“活”过来的老罗光着膀子,肩上搭着毛巾。 “那是什么?” “就是灵魂出窍去送快递,这是网上的一个业务,我最近就在做这个……很赚钱的呢!” 我思考了一会儿,然后问:“很危险吧?” “今天这是意外,我给你看看!” 老罗打开一个网页,我以为这种业务都应该弄得鬼气森森的,没想到网页的风格简约而阳光:有业务价格,还有在线客服。网页上端写着:游魂宅急送,小字副标:最快、最准、最灵异!让灵魂送快递,这还真是新潮的服务。 “一天一百块钱,只要工作两小时!”老罗从枕头下面掏出一张纸,展开,上面是一串赤砂写的符咒,“你问我怎么出窍的,公司每天会寄一张符过来,睡前叠起来放在枕头下面就行了。一次性的,这张已经没用了!”说完他把符揉成团丢掉了。 我看了半天公司的介绍,好奇地问:“真的安全吗?这毕竟是灵魂出窍啊!” “怎么,你想干?”老罗奸诈地问。 “有这个想法,一天一百块啊!”对学生来说,这样的报酬太丰厚了。 “很安全,我都干了三个月了。来,我帮你注册!” 在他的连哄带骗之下,我上了这条贼船。这家公司很神秘,所有联络和培训都在网上完成,另外还有几条规章要遵守,也不算太苛刻: 1、请假一天扣一天工资,旷工一天扣一星期工资。 2、在职员工不得调查和泄露委托人的信息,否则开除,并扣除全部工资。 3、不得对外泄露本公司的信息,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 三天培训后,我收到了一个信封,里面是一张符咒和一副手套。 手套?我不解地跑去找老罗,他说:“笨呐,灵魂是碰不了东西的,戴上这副特制的手套才能碰东西,不然怎么送货啊?” “原来如此!” “你到时候把手套放在枕头边,出窍之后等我来找你。”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想知道。” “什么?” “灵魂送快递,到底是给谁送?” 老罗神秘地一笑:“晚上你就知道了!” 这天晚上十一点,我把符咒折叠起来放在枕头下面,惴惴不安地躺下了。本来我这个状态是绝对要失眠的,但躺下之后意识居然渐渐迷离,突然四周一黑,灵魂飘了起来。 我发现自己飘在床上方,往下看发现身体安详地躺在床上,这种体验真是既害怕又刺激。 果然我摸不到任何东西,把手伸向墙,手就消失在墙里了,我唯一能碰到的就是枕边的手套。我把它们戴上,一推墙,身体像在水中漂浮般向后退去,慢慢落到了地上。 哈哈,我是个鬼! 等了片刻,老罗穿墙而出,对我说:“来我这边!” 我跟着他穿进墙里,穿墙的时候就像进了一层帘子,眼前一黑,便到了另一间寝室。我们就这样穿过一间间寝室,大部分人在被我们穿体而过时不自觉地打了个冷战,只有一个正在吃泡面的男生突然瞪圆了眼睛,尖叫一声翻倒在地,面汤洒了一脸。 看来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见到鬼的。 我们到了老罗的寝室,他的电脑开着,老罗看了看:“哟,有订单了!这个是我的,这个是你的。好了,我点了啊!” “等等……我的这个是墓地,你坑我?” “怕什么,你不也是鬼?” 订单 订单内容:去XX街3号门前邮筒取货,送往XX墓地。 我一路狂奔,身体很轻,不累,但也感觉不到风吹在脸上。过马路时有车向我撞来,起初我还本能地用手挡一下。但车子穿过身体时,我才想起灵魂状态是不会被撞死的。虽然是灵魂状态,不过我的思维还是没转换过来。 所以,我也会害怕! 我取了货,那是一个很轻的盒子,然后一路狂奔向墓地而去。一排排墓碑在月色中像整齐的多米诺骨牌,我漫步其间,突然想起一件事,订单上没说收货人是谁。 但下一秒,我立即明白没有这个必要了。 因为那个收货“人”就坐在不远处的一个墓碑上,背对着我……我战战兢兢地走过去,用哆嗦的声音说:“先……先生,我把货送来了!” 它似乎是觉察到了我的存在,微侧了一下脸,幅度还不足以让我看清它的长相。然后他用极低沉的声音说:“打开它!” “啊?” “帮我打开,”他抬了一下双手,手腕处是空空的,“我没有手。” “哦!” 我小心翼翼地撕开包装,当我看清里面的东西时,吓得撒开了手,那是一对……一对眼珠! 我吓得连连后退,它转过脸,用没有眼睛的漆黑眼窝对我咆哮道:“小子,别给我弄脏了!” “啊!”我叫了一声,恢复了理智,才想起自己不用怕它,便“哦”了一声把盒子捡起来,“我放这里,先走了!” “你要去哪儿?”他叫住我,“帮我装上!” 装……装上,眼珠吗?显然是这个意思,我小心翼翼地捏起一个眼珠,慢慢地……慢慢地向它那对漆黑的眼窝靠近…… 那段记忆简直让人想起来就发毛,眼珠装上之后,居然灵活地动了起来,吓得我连忙缩回手。 鬼阴笑了一下:“谢谢你,我总算能看见了……小子,我欠你个人情,以后有事来找我。” “不客气!” 我几乎是逃一样地跑掉了,谁要再见这个“人”……我明白了一件事,这个游魂宅急送的送货对象似乎都不是活人! 我后来把那天晚上的事告诉老罗,老罗满不在乎地说:“常有的事儿,鬼想得到什么却没得到,就会留在人间不离开。我们的工作就是为他们送货。” “那对眼睛是谁送给他的?” “不是生前的朋友就是它自己……小说里不常有这种事吗?鬼帮人完成心愿,人帮鬼了结遗愿,这些人没一个有好下场,不像咱们是赚正经钱的!” “那眼睛是谁的,这岂不是杀人案?”我大叫起来。 老罗把手指竖在嘴上“嘘”了一声:“不要打听,干这行什么都别好奇,不然就白干了!” 疑惑 这份不可思议的工作我居然干了一个月之久,渐渐发现确实没有什么危险,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睡眠有点不足,每天顶个“烟熏妆”上课。 但是,我犯了一个错误! 那天晚上老罗让我去送的货是一封信(老罗好像是我的组长,订单都是由他派),我去指定地点取了信,狂奔着向送信地点赶去。送信目的地居然是下水道。 钻进下水道很容易,光线很暗,不过我能看见,大概是因为我现在是灵魂状态。当我钻进一根管道时,隐约听到里面有哭声,虽然已经工作了一个月,但我还是打了个寒战。 我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看见那里跪坐着一个白衣女人,背对着我,她面前还躺着一具尸体,看不清是谁。 我咽了一口唾沫:“那个,你是谢莉吧?”我念着信上的名字,突然呆了一下,这不是学校前段时间失踪的女孩吗? 她转过脸,用无神的瞳孔看着我,这时我才发现那具尸体居然是它本人!这个鬼在这里守着自己腐烂的尸体一个月! 尸体已经高度腐烂,就算现在的我没法感觉到臭味,还是会阵阵作呕。我捏着信递给她,信封随着我的动作颤抖着。 “给!” 她伸出手来接,但可能是我太着急,松手的时候她没接住,信居然掉进了污水里。我连忙拾起,信封已经湿了。我怕里面的信弄湿,随手撕掉信封,取出里面的信。现在想想,这真是多管闲事。 信上的字不多,我递给她的时候不小心扫了一下最后的署名:吴松。 这个人我认识! 他是个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全院男生都鄙视他,尤其是没女朋友的男生。难道他和失踪的谢莉有关系?我居然不顾那个女鬼向我伸出的手,匆忙读起信来。上面有几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不要再缠着我了,是我不好,我发誓一定用后半生来赎罪…… “赎罪?”我喃喃着这个暗含深意的词。 回去之后,我把这件事告诉了老罗,他立即面色铁青:“你完了!” “啥?” “你完了!公司不许调查委托人,你居然看别人的信。你完了,一个月的辛苦白费了!” “有这么严重?”我心怀侥幸地说,“你不说不就行了?” “问题不是我说不说,这个公司的监管很可怕的,唉……” 果然第二天我收到了辞退信,一个月的工资,三千块钱化为了乌有。这件事对我的打击堪比失恋,虽然我没失过恋。 消沉了几天,老罗建议我说:“反正你现在不是在职员工了,公司也管不着你,不如你去调查一下那个吴松。” “你是认真的?” “当然了,本来我就很鄙视他,不过更主要的是我这个人有正义感。现在大家都以为谢莉失踪了,谁也想不到她的尸体在下水道里烂了一个月了。这事跟吴松肯定脱不了干系……” 我沉吟着。 “再说要不是他,你怎么会被扣掉三千块呢?”老罗坏笑着。 “对,”我一挥拳头,狠狠地说,“我要报复他!” 自首 当我苦苦思索怎么调查出真相时,老罗说:“你傻啊,我们有‘高科技’干吗不用?” “啥?” “灵魂出窍的符啊!”老罗得意地说,“我的计划既简单又天衣无缝,你和他同时灵魂出窍,然后你附到他身上去自首,告诉警察尸体在下水道里,不就行了?” “为什么是我?”我不满地叫起来。 “因为你不是在职员工,做这种事不会被罚!” 我转念一想,不对,他这破计划简直是漏洞百出:“你这是什么破计划?我和他同时出窍,你知道那个符是一次性的,一天一张,我们去哪儿弄?万一他回不到自己的身体里,跑到我身体里先去自首,我岂不是完蛋啦?最后,附身这件事行不行还要打个问号,天衣无缝?你这弱智简直在污辱我的智商和弱智这个名词!” “哼!”老罗冷笑,“我会打无准备之仗?首先,只要我请两天假,就能拿到两张没使用的符。你也注意到了,那信不是当天寄的,公司不可能事先知道我当天要请假。不就扣两天工资吗?为了正义,我豁出去了!第二,他不会跑到你身体里的,你一旦出窍,我就在你身上弄点脏东西。你知道的,这样灵魂是没法进到身体里的。等事情结束之后再替你洗掉,这样你的身体就安全了。” “原来如此,真有你的啊老罗!那这个附身可行不可行?” 老罗笑笑,上了一个视频网站,一边输入关键词一边说:“有一天我工作结束得早,正好手上有张没用的符,是前一天请假留下的。我没啥事干,就玩了一个游戏……”我注意到他输入的关键词是“X大”、“裸奔男”、“无节操”,心里顿时腾起不祥的预感。 画面里有一个全裸的男生在操场奔跑,跑得很欢,一边跑一边唱着最炫民族风。我盯着屏幕许久,脸像发烧一样红了起来,怒骂道:“混蛋,上我的身去裸奔,还被拍下来传到网上了,还是热门视频,还……还配乐!” 老罗被我掐着脖子摇来摇去,艰难地挤出一句:“不是我拍的!” 我以人格的巨大牺牲换来了一个真相:附身是可以实现的! 几天之后,老罗连请三天假,拿到了三张没使用的符,我们的行动开始了。(为什么是三张,后来和老罗研究才发现,我完事之后想离开吴松的身体也需要一张。) 吴松好歹是同班同学,接近他不算难。当天我们声称老罗生日,请了班上的全体男生吃饭,在酒桌上我们一起努力灌醉了吴松。 后面的进展很顺利,我和老罗把吴松扶了回去,老罗在他的枕头下面放了一张叠起的符,让我火速回寝室出窍。 毕竟我也是干过这一行的,几分钟后就出窍了,然后老罗在我身上撒了一泡尿……看到这一幕我相当愤怒,可惜我现在的状态没法对他实施任何打击报复。 变成灵魂状态的我到了吴松的寝室,看见他的灵魂在那里飘荡。当我们四目相对时,他的表情惊骇至极,连忙问:“张亚,我俩死了吗?” 鬼才要和你一起共赴黄泉! 我没理他,在他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附了他的身,睁开眼,已经看不见他的灵魂了(好像我对灵魂的感知力不算很高),只能隐约听见半空中传来他的声音:“喂,你在干什么?” 我打量自己的手脚,真的变成这个人渣了,突然有种想出去裸奔的冲动,不过大局为重,娱乐事业就先放一放吧! 我一声不吭地起来,他的室友很惊讶:“咦,你这么快就酒醒了?” “对,因为我是个无脑白痴!” 我在他们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离开了寝室,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打通110,电话接通后,我深吸一口气。 “那个……我要自首,我杀人了!” 阴谋 警察来得很快,我把背好的台词说了出来,带他们去了下水道,找到谢莉的尸体。它已经烂得像发霉的面包一般。 那天晚上整个学校都轰动了,我被警察带走时,还向围观的同学们招了招手:“不要学我这样,千万不要!” 我觉得做了一件好事,心里非常安然。 去公安局,警察审问我犯罪过程时,我倒不是撒谎,这种事想也想到了,肯定是吴松追求谢莉不成,起了杀心呗。 十二点之后,我被关进了拘留所里。我拿出准备好的符咒,放在枕头下面,安静地躺下。没想到我刚刚灵魂出窍,吴松就出现了,他进入自己的身体后,扑向窗口,大声呼喊着:“警察同志,我是被冤枉的,我没杀人!” 鬼相信! 我得意地笑着离开,这时吴松说出了让我震惊的话:“那边那个鬼在害我,就是它!” 他的手指向我,但没有一个警察能看见我,原来吴松也能看见鬼! 既然如此……我转身对他说话,声音也只有他听得见:“我害你?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清楚,你是不是订过游魂宅急送?” “什么,你在说什么?” “装,接着装!我看过你给她的鬼魂写的信,凶手就是你!要用后半生赎罪?好吧,你如愿以偿了!” “我没写过啊,你在说什么?”他一脸茫然,当然,警察都以为这家伙疯了。 那一瞬间,我突然产生了些许怀疑,对整件事情的怀疑。从一开始我就先入为主地认为那封信是吴松写的,到底是不是他? 我急忙跑回寝室,上公司的网站可以找客服查询订单。但是我发现无法打开电脑,当我去按开关时,手就穿进了主机里。 手套! 我去枕边找手套,没有找到,床上还躺着我的身体,一股尿臊味。我去找老罗,却发现他正在阳台上烧东西,那是一双手套。 “老罗,你干什么?” “还好我防着你,现在你没辙了吧?” “防着我……防着我什么?” “防着你知道真相!”老罗冷笑道。 我似乎被什么猛击了一下脑袋,我太傻了,太傻了!从一开始老罗就在给我下套,他为什么要带我去打这个工,为什么要做那么详细的试验,为什么要给我出主意陷害吴松? 这是个阴谋! “老罗,你……你才是凶手吧?” 老罗笑笑:“现在知道已经晚了,本来我很喜欢她的,但是她却瞎了眼去喜欢那个家伙。他有什么好,一个败类!我把她藏在下水道里,但是我知道早晚要露馅,所以……” “所以你就利用我?” “不错,只能怪你倒霉,谁叫你能看到灵魂,谁叫你好奇心重,谁叫你蠢呢!其实我还可以一直对你装下去,但现在你都知道了。好吧,你就做个孤魂野鬼吧,你的身体很快就会腐烂掉,没人会知道这个秘密!” 我扑过去想要掐死他,却从他的身体里穿了过去,老罗大笑着离开了。 如果蠢也是一种罪,那我想这就是我的报应吧! 尾声 我在黑夜里游荡着,像个真正的鬼,想哭却哭不出来,无比地孤寂与痛苦。 突然有“人”拍了我一下,我转过身,看见一对腐烂的眼窝,还有眼窝里那不相称的眼珠,那个“人”拍着我的肩:“兄弟,怎么了?” 这不是我的第一个客户吗? “你怎么还在人间游荡?” 他抬了下手,还是空空的:“我的身体没找全呢……你怎么了,遇到麻烦了吗?” 我默然点头。 “上次你帮我,这次要不要我帮你啊?” 我转向他,看着他那张恐怖的脸庞,突然心领神会地笑了:“好!” 你问我后来是死是活,老罗这败类有没有被修理,无辜的吴松有没有被放出来……你以为此刻是一个鬼在和你讲故事吗? 还有,这件事我只能以小说的形式来告诉你,原因嘛……你还记得公司的第三条规定吗?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游魂宅急送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6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