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碑里传来惊魂的歌声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0:37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2885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一 六月,我找到了一个高薪的工作。一同被录取的有四个人,我、蔺强、胡双还有娇娜。在我们被录用的当天夜晚,一辆中巴车把我们带到了郊外,车在一……

一 六月,我找到了一个高薪的工作。一同被录取的有四个人,我、蔺强、胡双还有娇娜。在我们被录用的当天夜晚,一辆中巴车把我们带到了郊外,车在一片阴森的树林前停下,视野里慢慢出现了一排排站立的鬼影,那是很多诡异的墓碑。 是墓园负责人刘经理带我们来的,我们三个男的工作就是为墓园刻墓碑,而惟一的女孩娇娜则是墓园的设计师。这个墓园是全市最奢华的阴宅,薪水奇高。但墓园的确有些可怕,在我们工作到第三周时,娇娜告诉我们一个可怕的事情,她说在墓园第四墓区的一个墓碑里有恐怖的歌声,我们听说后一个个感到毛骨悚然。 第四墓区在最北端,再往北就是高耸的栅栏和诡异重重的树林。夜深时,娇娜引导我们来到一个墓碑前,那墓碑富丽堂皇,从石阶到石碑全部用的是汉白玉,上边刻着“王雪”两个字。 那个墓碑寂静无声,可娇娜却抖如筛糠,她颤抖着指向那里。我把耳朵贴在墓碑上,我果然听到了墓碑里的歌声,那歌声时断时续,凄婉而惊悚。蔺强和胡双也都趴在墓碑上仔细地聆听,片刻,这两个20多岁的小伙子也吓得大惊失色。 这个墓碑太诡异了,我们都一口气跑回值班室,娇娜更是有些魂不附体了。 后来我们知道了墓主人叫王雪,她是三年前溺死的,当时只有21岁,王雪的父亲是当地的房地产商,这个墓碑足足花掉200万元钱。 我们暗中调查了第四墓区,王雪的墓碑白天是正常的,可一过了午夜,就会出现歌声,那绝不是幻听。有人提议把这件事告诉刘经理,但娇娜却否定了:“刘经理曾经告诫过我们,如果有哪个人故意散布危言耸听的恐怖言论,就会被公司开除。”我们都理解刘经理的苦衷,这个地方最怕的就是鬼怪之类的谣传,否则公司的业务就会崩溃。 二 我们四个人值班的一天晚上,蔺强偷偷告诉我,他说胡双晚上经常偷偷去看那个墓碑,我很惊讶,他去那个可怕的地方干什么? 娇娜睡在里屋,我们三个男的都睡在外屋。午夜时分,我看到了黑暗的房间有动静,一个黑影慢慢穿上衣服像幽灵一样溜出了屋子。我和蔺强马上起身跟了出去,夜幕中只有阴风和鬼影婆娑的树枝。胡双走在我们前边,他的动作很快,穿过一道道墓碑,一直到了第四墓区。在绿莹莹的夜光下,我们远远地看到了那个墓碑,而胡双站在墓碑前就像鬼一样,他弯着腰,剪影变成了一个夜幕下的爬行动物,“砰”地一声响,胡双突然消失了。我和蔺强大惊,来到墓碑前查看,根本没有胡双的影子。 胡双失踪了,后来刘经理也发现了胡双没来上班,他问我们,我们隐瞒了胡双消失的真实情况,我们说他可能是害怕这个工作环境辞职了,这里常常有人辞职。 其实,我们隐藏胡双消失的秘密是因为一件事。娇娜曾说过,她自从发现那个可怕的墓碑后,偶然一次起夜看到了胡双曾经进到那个墓碑中,一定是那个墓碑里有值钱的东西,胡双见财起意去盗墓了,后来逃走了。 娇娜的话让我们隐瞒了胡双的秘密,而蔺强一直都喜欢看盗墓小说,所以他建议我们再去那个墓碑看看。 这夜,我们三个来到那个墓碑前,我无意中碰到了那个墓碑上“雪”字中的一个点,突然,那诡异的墓碑后边裂开了一个洞,我和蔺强大惊,这里果然有机关,蔺强慢慢地爬进墓穴…… 只听“砰”地一声,墓碑的暗道口突然合上了,就在这时,我的身后出现了一张诡异的脸,那脸带着狞笑,主人正是娇娜,她的手放在“雪”字的另一个点上,那是关闭暗道的开关。 三 是娇娜第一个打开那个墓穴的,当她第一次听到墓碑歌声时,就对墓碑开始研究了。娇娜是墓碑设计师,她知道墓碑设计、墓室布局以及墓室排风的基本原理,所以她很快找到了藏在“雪”字中的按钮机关。娇娜独自打开暗道,暗道台阶下是一个10平方米的墓室,四周是考究的青砖墙,墙上点着冷色灯泡,一共21个灯,正好符合墓主王雪的年龄。墓室中间放着一个硕大的棺材,娇娜在棺材里发现大量的金银首饰陪葬品,就在她拿了一些陪葬品上来之后,遇到了胡双。胡双发现了娇娜在盗墓,以此为要挟,并且还占有了她,人财两得的胡双贪婪无厌还要继续盗墓。 娇娜找到了我,她计划在胡双盗墓的时候把他关在里边,并且蔺强也知道那个墓碑歌声和胡双消失的秘密,一不做二不休,于是她又引诱蔺强去了墓地。在我的配合下,蔺强也被关在了墓里。那个小墓室的氧气十分有限,如果关掉里边的排风,一个人根本不能停留48小时,所以进了那个墓室必死无疑,这样我和娇娜便可以平分所得财物。 其实吸引我的并不是那些陪葬品,娇娜还告诉我了一个更大的秘密,她说她第一次进入密室里时,发现了另外一个秘密机关,它很可能是打开另一个密室的钥匙,说不定里边有更多的财宝。我心动了,也起了疑心,像娇娜这样贪婪心,机颇深的女孩,如果有密道财宝为什么不独吞?娇娜仿佛看出了我的疑窦,她说她也特别喜欢看盗墓小说,盗墓人有一个铁定的原则就是绝不能自己一个人盗墓,因为在没有人放风把门的情况下,一个人很容易被墓室机关害死。 娇娜的话让我背后发凉,蔺强和胡双不就是死于背后的危机吗?我同意了她的话,就在第三天的晚上我和娇娜便去了那个墓地。 四 娇娜按下墓碑上的按钮,墓碑的下边裂开了一道缝,我却停住了脚步,我回头看了看娇娜,娇娜的脸上隐着惨绿的光,我心中一寒,身后的女孩突然变得异常可怕。 娇娜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她幽幽道:“我天生不是个坏女孩,我只是想改变我的生活,所以我才到这个鬼地方来应聘,是胡双那个畜牲玷污了我,所以我才要报复,至于害死蔺强,我是没有办法的,一步走错了,步步都会错,如果再给我一个选择,我宁愿永远没到过这个鬼墓园来。”她说的话很对,一步走错就再也不能回头了。 可是,我还是不敢先进墓室,那张开血盆大口的墓室对我来说就像是一个鬼门关。 “你给我放风,我先进去!”娇娜说完,鄙夷地看了我一眼,便鬼魅一样钻进墓室,我往四周看看,墓地外一片死静,我真的感到了恐惧,盗墓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你快下来,我找到了另一个机关。”娇娜在里边喊着。 我像鬼魂一样溜进了黑暗的墓室。昏暗狭窄的墓室里,娇娜站在棺材旁龇着牙笑着。 突然,墓室里传来了一阵细微的歌声。我和娇娜都震了一下,娇娜惊恐地看着我,显然,我们都忽略了一个相当可怕的问题,就是墓碑里的一阵阵可怕的歌声,那些声音到底是什么?我们感到了毛骨悚然。我慢慢地打开石棺的盖,棺材盖上边刻着一行字:“入此墓者死!”那字是用血一样的红漆写的。 五 那些红字让人心悸得喘不过气来,更加可怕的是,在棺材的两侧还卧着两具冰冷的身体,蔺强和胡双的尸体狰狞可怖,显然是在激烈挣扎后绝望地窒息而死的,两具尸体同样让娇娜害怕,她的脸都吓白了,但娇娜还是很有心机,她慢慢地打开棺材,王雪的尸骸显露了出来,娇娜俯身钻进棺材里,在那个尸骸下边翻动着,她叫道:“机关在这,我找到了!” 我果然看到棺材里有个不显眼的按钮,娇娜按动了按钮,突然,奇迹出现了。棺材底部出现了一条密道,可就在棺材盖裂开的时候,墓室青砖墙壁上的灯开始闪烁,突然,墙角的一个绿灯灭了,紧接着另一个墙角的灯也灭了,21盏灯一个一个慢慢地熄灭,墓室里只剩下右下角的一个灯。 “墓室灭灯!这简直太可怕了,莫非就是传说中的鬼吹灯!”我惊恐地对娇娜说。 墓室灭灯时一定要立刻离开墓室,这是老辈盗墓人总结的性命攸关的经验。忽然,娇娜的眼睛发生了变化,她的两个黑眼珠向外努着似乎要夺眶而出,她可怕的目光盯着我身后,她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我慢慢地转过身,我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情景…… 倒在棺材旁的两具尸体已经站起来了,它们的脸像鬼一样铁青,四只干枯的手向我们抓来,只听到娇娜一声尖叫,她的眼眶渗出了鲜血,死尸一样倒下…… 那两个僵尸般的东西慢慢地靠近我,然后,它们的脸上露出了怪笑,而我脸上同样露出了怪笑…… 六 蔺强和胡双并没有死,我把娇娜的阴谋告诉了他们,我不想为了钱财而害人性命,而娇娜却相反。只有墓碑设计师娇娜知道棺材底部机关,所以我们必须利用她找到另外一个机关,那里边一定有诱人的宝藏,它的价值要远远比王雪的陪葬品值钱。为了获得那些宝藏,我们同时也必须找到一个替死鬼。 在娇娜进来前,我暗中在她的水里下了阿片受体剂,而这些兴奋剂足可以让她在激烈的刺激下心跳过速,我们擦去了我们的所有痕迹,只留下娇娜的痕迹。我们得手后就会辞职远走,没有人会怀疑。 警察如果来查这个墓室,他们会发现娇娜是被吓死的,而警察也会在娇娜的住处发现她以前盗窃的大量陪葬品,所以警方一定会认为,是一个贪心的女孩深夜盗墓被吓死的,这样我们全部都脱去了嫌疑。 我们钻进棺材下的通道,脚下是一条小长廊,两边是黄土层,黄土层上是一个个小壁龛,每个龛里都有一个狰狞的石像,石像上长着青面獠牙。脚下的路越来越窄,前边也越来越亮,尽头果然出现了一个幽暗的墓室,里边摆着各式各样的珠宝玉器,正面的一个大龛上闪烁着一颗鲜艳夺目的明珠。蔺强和胡双像疯了一样的大叫:“宝贝!宝贝!”突然,我在那个珠子后的墙壁上看到了一行诡异的文字:“擅入古墓者死!” 以我对中国书法的了解,那字是东晋的魏碑体,原来这里竟然有一个南北朝古墓,就在蔺强和胡双贪婪地奔向珠子的一刹那,古墓内发出一声巨响…… 古代墓室的门关上了,那是一扇永远也打不开的门。 我慢慢地爬出了棺材出口,在我走出墓地的一霎那,我像一具暗夜里的僵尸,行走在这阴森的碑林之中。 七 两周后,警察拘捕了我。 警察说目击者刘经理看到那晚一共有四个人进入墓穴,结果只有我活着出来。 警察说出了这个墓地的真相,原来王雪的父亲不仅是个房地产商,8年前他也是个盗墓者,他无意中盗了古墓,由一个穷光蛋一跃成为大亨,为了掩盖罪行,他买下了那片地,并在上边开发墓园。女儿意外的死让他恐慌,因为他在盗墓时曾见过古墓的诅咒,他做贼心虚,就在古墓上修建了带机关的现代墓穴,并且把原来盗窃还没有出手的宝物重新放回了古墓,这件事只有刘经理知道。 就在我沉默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一阵可怕的歌声,那正是从那个坟墓里发出的歌声,我的脸突然变得惨白。 “这歌你一定知道,这是你当年为王雪唱的,三年前,你是王雪的男友,她的父亲不同意她和一个穷小子来往,她被关了起来,王雪为了见你,偷偷爬出海滨别墅,结果失足溺海而死,此后你的精神出现问题。在你精神失常痊愈后,你来到了这个墓园,王雪临死前一直都在听着这首歌的CD,王雪的父亲把多媒体数码器放到了王雪墓室的墙壁里,小音箱就藏在21盏灯的灯座上,每隔一段时间就让刘经理去充电,这是王家下葬的一个风俗,亲人的歌声可以召回死者的灵魂,王雪的父亲很后悔当时没有同意你们交往,他希望你的歌声可以召回女儿的灵魂。”警察叹息道。 是的,我不是为了什么高薪,而是为了给我心爱的女孩守灵。 我突然疯狂地大叫:“谁打扰了我的王雪,我就让谁死!”我反复地大叫。 我交待了所有罪行后被移送到精神鉴定部门,一旦我被鉴定成完全行为能力人,我将会承担刑事责任。 但生死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也许在王雪死了的那一瞬间,我已经变成了一具哭干了眼泪的行尸走肉……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墓碑里传来惊魂的歌声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7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