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死亡的声音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0:37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3937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简介:韩都烧烤城里,靠窗的一张餐桌的四周,围坐着一群年轻人。今天是霍少铭的生日,哥几个都笼罩在一片欢快的气氛之中。一米阳光穿过窗玻璃,扑在了这……
韩都烧烤城里,靠窗的一张餐桌的四周,围坐着一群年轻人。今天是霍少铭的生日,哥几个都笼罩在一片欢快的气氛之中。一米阳光穿过窗玻璃,扑在了这些充满朝气蓬勃的脸上,同时也为户外凛冽的气候,带来了一丝温暖。 霍少铭和黄小芹,都是热爱音乐的文艺青年。他们可以说是这座城市里许多职校学生的心中偶像或梦中情人。曾经的一场鸿海和凌云职校的联谊会上,霍少铭以阳光帅气的外表和动人的歌喉,赢得了场下一片掌声和欢呼声。也正是因为那一次的表演,他认识了凌云职校的校花黄小芹,很快,他们就同居了。 紧挨着霍少铭坐着的是夏明,他不折不扣的是霍少铭和黄小芹的忠实粉丝。夏明平时很老实,也很热爱音乐,为人非常虚心,他是通过黄小芹认识霍少铭的。不过后来他似乎和霍少铭走得更近,看得出霍少铭也很喜欢他,到哪玩,都尽量带着他。由于老实懦弱的性格,使夏明屡次被同学们欺负,但霍少铭从来都不欺负他。 “夏明,我跟你说件事啊?”席间一个女同学对夏明神神秘秘的说。 “嗯。”夏明点了点头。 “昨天晚上,天漆黑一片,你猜我碰到谁了?” 夏明摇了摇头。 “我碰到庄峰了,他说今天晚上来找你!” 夏明立刻显出了局促不安的样子,坐在他身旁的霍少铭,刚才还谈笑风生,顷刻之间,脸色气得即阴沉又铁青的说:“别开玩笑了。” 然后他转过来对身旁的夏明说:“夏明,别当真,她逗你玩的。” “什么骗他的?是我亲眼……”女孩还持续她的喋喋不休。 “够了!”霍少铭有些不高兴了,“我说你们一天没事总拿他开心有意思吗?欺负老实人有罪知道吗?” 夜晚,卧室里只有霍少铭一个人躺在床上,今天晚上,黄小芹回自己家去了。 沉睡中,他的耳边似乎听到一种熟悉的乐曲。他赶紧睁开眼睛。这是一首他保存在手机里的曲子,那是庄峰生前所作。 他拿起了手机,屏幕上显示两个字:庄峰。 此时的霍少铭,睡意荡然无存。这首曲子,就像一首招魂曲一样,萦绕在这间空荡荡的屋子里。 接?还是,不接? 霍少铭的脑子里高速旋转着,他很想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出一个合适的答案,最后,他索性按了一下拒绝键。 该死的曲子,并没有听从拒绝键的控制,依然响彻在这间屋子里。 霍少铭只有按接听键了。 电话的另一端里,传来了一阵咝咝啦啦的声音,仿佛老式的收音机,传来遥远的声音。 “少铭,你最近好啊?” “你,你是谁?”霍少铭战战兢兢的轻声问道。 “我的声,你听不出来了?” “听不出来!”霍少铭吼道,随即挂断了电话。 其实,他听出了电话的另一端是谁的声音:庄峰。 霍少铭给女友黄小芹拨通了电话。 “喂,少铭。”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黄小芹亲切温柔的声音。 “小芹,我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啊?这么神秘!”黄小芹爽朗的笑着说。 “你动没动过我的手机?”霍少铭问。 “没有啊。”黄小芹疑惑的回答。 “哦。”霍少铭简单答应了一下。 “你怎么了?今天怎么这么神神秘秘的?” “你,你就别管了。”霍少铭说着挂断了电话。 过了一会,手机的铃声再次响起。那是他常用的手机铃声,并不是昨天晚上所听到的那首曲子。手机的屏幕上显示:黄小芹。 霍少铭接听了电话。 “少铭。”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黄小芹疑神疑鬼的声音:“我发觉你今天有点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了?”霍少铭也疑神疑鬼的问。此刻他的心里,尽是庄峰生前的影子。 “你今天,怎么突然提起手机了?” “那你到底动没动过我的手机?!” “谁动你手机了?!你昨天晚上是不是给别人打电话了?” “不是我给别人打电话,而是别人给我打电话。” “谁呀?男的女的?”黄小芹急切的问。 都这时候了,她还在疑心那些无聊的事情。霍少铭心里想着。 “小芹,别开玩笑了,我都要烦死了!”霍少铭不耐烦的再次挂断电话。 这天夜里,他喝了点酒,他希望以酒精的麻醉,让自己尽快的进入梦乡。 不一会,黄小芹躺在了他的身边。 夜半,那该死的铃声,不约而至。 霍少铭如同浑身浸在了冷水似的一激灵,坐起了身。他习惯性的将手向床头放置手机的地方伸去。 可是他并没有摸到手机。于是他的手便在床头上急促的摸索,依然毫无所获。 身旁的黄小芹,也早已不知去向。 那首庄峰生前所作的曲调,仍在这间屋子的某个角落里盘旋不去。优美的旋律,在此刻死一般寂静的房间里,如泣如诉。 他开始呼唤黄小芹,但他觉得胸口像压着一块大石,光张嘴喊不出来声音。他只有下床,顺着声音找去。客厅、卧室、卫生间和厨房都找遍了,可是那声音从哪里发出来的,还是无迹可寻。 他听出来了,那是在户外。 于是,他就推门而出。 映入他眼帘的,已不是平时他所看到的户外景色,而是一片荒凉的原野。一个背影,出现在他眼前的不远处,那个人手里正拿着一部手机,那正是霍少铭自己的手机。 这个人的背影,在他的眼里,似曾相识。 霍少铭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那个人缓缓地转过了身。 是庄峰,是满身是血的庄峰! 他猛地睁开了眼,从床上坐了起来,斗大的汗珠顺着他的脸颊直往下淌。他用手擦了擦正往下落的汗珠。躺在他身旁的黄小芹,也被这一动作惊醒了。她连忙关心的问霍少铭怎么了?霍少铭摆摆手,一声不语。 壁上的钟敲响了两下。 黄小芹很喜欢和霍少铭一起感受韩剧里的感人情节。当夜幕遮蔽天宇之际,她就强行的拉着霍少铭坐在她的身边,和她一起感受着那令人潸然泪下的剧情。 到了动人之处,黄小芹开始扯纸巾擦拭眼角的泪水。而霍少铭,却一反常态的目光呆滞,表情十分冷漠。 这一举动,让黄小芹也感到很意外。他疑惑的问:“少铭,你看电视演的多感人啊,你怎么今天这么无动于衷呢?” “我心烦。”霍少铭淡淡的回答。 “怎么了?”黄小芹关怀的问。 “我怀疑他回来了。” “谁?” “庄峰。” “这不可能的。”黄小芹低低的说。 于是霍少铭就把这几天所遇到的一切,告诉了她。 黄小芹思索了一阵,转身走到门口的衣架,从棉袄兜里取出一瓶药,倒出几粒后,递到霍少铭的面前说:“少铭,坚持吃药,对你的精神失常有帮助。” “我早就说过我不是什么精神失常!”霍少铭吼道。 “你听我的,少铭,你平时创作压力大,再加上大赛将至,如果不坚持服药,会加重病情的。” 霍少铭“咕嘟”一口将药服了进去。 黄小芹将头倚在霍少铭的肩上,语重心长的说:“少铭,你不要这样,你这样我会心疼的,今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霍少铭内心着实有些感动。他深情的望着黄小芹那俏丽的脸庞。多么美的女孩子啊!找什么样的男朋友找不着呢?每当自己沮丧的时候,她总是尽量安慰自己。反过来自己又是怎么对待人家的?不顺心就喊,不开心就骂。从前的那些女朋友都是受不了自己的臭脾气,才离自己而去的。 想到这里,他伸手摸了摸黄小芹的脸,然后将嘴移了过去。黄小芹闭上双眼,接受了这一吻的甜蜜。 不一会,黄小芹嘻嘻的笑了起来说:“少铭,咱俩刚才怎么整得像韩剧似的。” “哈哈,可不嘛,刚才确实有点煽情。”霍少铭爽朗的笑着。 “少铭,”黄小芹温柔的说,“难得你这么开心,一会我要给你个惊喜。” 她起身朝厨房走去,在她走到厨房门的时候,霍少铭隐隐的发现有一个黑影尾随着她,那轮廓,竟然是庄峰! “你身后有人!”他本能的喊了一嗓子,黄小芹“啊”的一声,转过身来,惊恐的看着他,看了一会,黄小芹说:“少铭,你别总是这么一惊一乍的行不行,人家都被你吓死了!” 霍少铭定睛一看,哪有什么黑影? “哦,呵呵,和你开个玩笑。”他想缓和一下刚才的气氛。 “真是的。”黄小芹嘟囔着走入了厨房。 霍少铭背靠在沙发上,双眼盯着电视里的剧情。 黄小芹从厨房出来之后,疑惑的看着他说:“少铭,你今天是不是吃挂面了?” “没有啊。” “你平时不是说很喜欢吃我做的牛肉面吗,我刚才想去给你做一碗,哪知道我翻遍了厨房,连挂面影子都没有。” “一定是庄峰,一定是庄峰回来了。”霍少铭惊恐的说着。 “你又来了!”黄小芹埋怨的说,“我刚才不是告诉你了吗,不让你胡思乱想的。” 霍少铭低下了头,沉默不语。 “少铭,别胡思乱想了,也许我昨天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了,你下去买两袋方便面,上来我给你做。” 也许黄小芹说得对,自己这几天压力太大了。霍少铭心里想。 如果换做别的时候,黄小芹在他心情沮丧的时候,还让他做这做那的,他早就发火了。不过刚才想到黄小芹的好,他决定态度好点。 “哈哈,小芹,刚才和你开玩笑呢,逗你玩的。我这就下去买面,看来我有口福了。” 霍少铭拿着两包方便面,往家中走去。 冬季的夜晚,大街上空无一人。北风如利剑一般,切割着人们脸上脆弱的皮肤。 他看见他们的公寓楼下停着一辆轿车。他纳闷,自己刚才下楼出来的时候,并没有看见什么轿车停在自己家楼下,什么时候停的? 更令他恐怖的是,车里,竟然飘出来庄峰生前创作的曲子。 霍少铭屏住呼吸,瞪大双眼,一步步向那辆车走去。随着他越来越接近那辆轿车,那首曲子也越来越清晰。 他聚精会神的朝车里观瞧。 突然,一张惨白的脸出现在他的眼前,若不是有一层玻璃隔着。那张脸就和霍少铭的脸贴上了。 那是庄峰的脸。 庄峰的脸,七窍流血,张着血盆大口,露出阴森惨白的尖牙。 霍少铭转身朝着他住的单元门洞跑去。当他跑到那个单元的时候,抬头一看,竟然是隔壁的单元。 他朝着旁边的门洞跑去,跑到近前,还是刚才的那个单元。 …… 这栋楼就像永远也走不完似的,而那首该死的曲子,却始终在他的耳边挥之不去,如鬼魅一样紧紧跟随着他。 他终于找到了他所住的单元,他几乎是一气呵成跑到了房门前。 当他推开门之后,屋内漆黑一片。黄小芹早已不知去向。他大声呼唤着黄小芹的名字,却没有得到回应。 房间空空荡荡,庄峰生前的曲子,再度升腾。 他打开了客厅的灯,以往通亮的灯光,却变成了殷红的血红色,正对着他的竟然是庄峰,坐在那里,狞笑的看着他。 庄峰的脑袋已经被彻底的劈开,血和脑浆如泉水一样从脑袋里汩汩流出,他“嘿嘿”的笑着。 霍少铭站在门口,呆呆地望着他。 庄峰站了起来,向他一步步的走来,走着走着,只听“咔嚓”一声,另外的半截脑袋,应声落地。 “今晨,警方于*小区*号*单元*0*室发现一具男尸。死者,霍少铭,男,21岁,身高1米82,据法医初步鉴定,死者因长期压力导致心脏衰竭而亡。此案进一步调查之中。” 夏明躺在床上,目光斜视着电视里的这则新闻。 躺在他身旁的黄小芹,坐起了身,将一件衬衣穿上。 “看你平时老实巴交的,想不到还真不简单。”黄小芹向夏明抛了个飞眼,然后继续说:“那药是你从哪里弄来的?” 夏明不好意思的说:“这你别管了。只要能得到你,我什么都可以干。” 黄小芹以妩媚的一笑,作为回报。 “当初把这首曲子传给他,就是为了让他知难而退,谁知道他还蹬鼻子上脸!”黄小芹恶狠狠地盯着电视的屏幕,咬牙切齿的说:“自食恶果!” “看来你还是这么在乎他。”躺在她身旁的夏明悲伤的说。 “哎!”黄小芹叹了一口气,说:“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你说一点感情没有,那是假的。当初以为他杀庄峰,是为了我。最后我才知道,原来他想剽窃人家的作品,去参加选秀。这么多年,他利用着我接近庄峰,千方百计摸人家的底细。其实我在他心目中究竟是什么,有多高的地位,有时候连我自己都怀疑。” 黄小芹伤感的垂下头去,又增添了几分动人的神情。 “我做梦都没想到,你会有这么一天喜欢我。”夏明痴痴地望着如花似玉的黄小芹说。 黄小芹听毕并没有对他的话进行回答,而是微微的一笑,仿佛自言自语道:“庄峰有才有钱,就是性格太傲,长得也一般;霍少铭,虽然有才有貌,但是没钱,脾气太差,自以为自己很了不起。而你呢,既没才又没貌又没钱,只是脾气太好了。这世界上十全十美的男子,究竟到哪里去找呢?” 半晌的沉默。 黄小芹又对夏明说:“也许我应该找你这样脾气好的吧。不过你太笨了,你要是像他俩那样的,我也早跟你了。霍少铭这个王八蛋不自量力,就凭庄峰这一首曲子,这次选秀他就稳输无疑,再加上庄峰家里有钱,疏通官节,冠军怎么的也不能轮到他的头上!”黄小芹继续语重心长的说:“其实这首曲子我是给你的。” 夏明流下泪。为了自己的无能,为了对黄小芹的感激。 夏明火了,成了网络红人。 那首曲子,夏明演唱之后,黄小芹就把它传到了网上。结果,这个平时名不见经传的艺术青年,人气迅速攀升。 一个心中憋闷了很久的人,终于可以释放自己了。夏明,这个永远只活在别人的阴影中的人,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一天。本来他以为自己这一辈子只能给霍少铭当绿叶,只能忍受着庄峰的白眼和冷言冷语。可这样的生活,终将一去不复返了。现在的夏明,有底气,敢挺直腰板走路,敢大声和别人交谈,甚至,敢毫无畏惧的回应别人对他的嘲讽。 当然,这一切,他要感激黄小芹。 每当夜幕降临,夏明就会打开电脑,一遍遍欣赏着“自己”的作品,浏览着粉丝们对他的赞赏。 今天,他如往常一样打开电脑。 黄小芹的两条胳膊从后面搂住了夏明的脖子,说:“大明星,你看你现在火的,都不像样了。” 夏明得意的盯着屏幕,粉丝的吹捧还在不断增加。 “太好听了,顶!!” “绝对支持明哥!!” “太TMD有才了!!” “我一遍一遍的听,百听不厌!” “你这个口是心非的杂种,忘恩负义的东西。还记得我吧,我是霍少铭。” 不好! 夏明洋洋得意的表情,顷刻僵住!霍少铭,不是死了吗?那网络的另一端给我评论的是谁?霍少铭,这三个字,十分清晰和醒目的留在了网友评论栏里。 夏明回过头看了看黄小芹,此时的黄小芹,正悠闲地望着天花板上精美的吊灯,沉溺于幸福中的无所事事。 趁着她没看见,夏明赶紧关闭了网页。 “听得好好的,怎么突然间给关了呢?”黄小芹这时露出了诡异的微笑说。 “都,都听好几遍了。”夏明的冷汗顺着鬓角流了下来。 “你怎么流汗了?又怎么结巴了?你这又有点像过去的你了。” 夏明盯着显示器的屏幕,桌面背景的山水画,让他无暇去欣赏。 “夏明啊,”黄小芹笑着说,“你说霍少铭要是知道你现在这么火,他会做何感想呢?” “小,小芹,请你不要乱开玩笑。” “你先别结巴!”黄小芹命令似的说,“我最看不起你这副德行!” “对了,”黄小芹继续说,“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如果霍少铭知道你现在这么火,他会做何感想呢?” “不知道。”夏明怯怯的回答,他的眼神在屏幕上游移不定。 “他会不会这样!”黄小芹说着迅速将两条胳膊网上一抬,两只冰冷的手掐住了夏明的脖子,喊到:“掐死你!” 黄小芹回到了她和霍少铭曾经住过的地方。黄小芹靠在沙发上,左腿搭在右腿上,盯着电视。 “观众朋友们,警方于今晨9点13分,在著名网络红歌手的家中发现其尸体。经法医鉴定,死者面部表情扭曲,因此不排除被人掐死的可能。但奇怪的是,死者脖颈处,竟没遗留任何人的指纹,此案进一步调查之中。” 黄小芹关上了所有的灯,屋里登时一片漆黑。 窗外,北风旋转的如陀螺一般,纷纷扬扬,卷下一天大雪。 黄小芹站在窗前。只有路灯的光芒,星星点点的照入室内。 突然,黄小芹如提线木偶一样,散了架似的瘫坐在地上,那对*摄魄的大眼睛空洞的睁着。眼珠一动不动。 从黄小芹的天灵盖上,一股黑影升腾而起,渐渐地形成了一个人形。 电脑里,传出了悠扬的华尔兹舞曲,黑影抱着傀儡一样的黄小芹,翩翩起舞。华尔兹的旋律在他们的四条腿间,飘飘的,飘飘的…… 黑影将黄小芹抱到了床上。 他坐在电脑前。网页赫然醒目的几个大字: 沉痛悼念歌手夏明 天妒英才 英年早逝 下面是各网友的悼词。 黑影在悼词栏里码下了一行字: 盗我作品者,皆死有余辜。庄峰。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聆听死亡的声音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7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