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猫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0:39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550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简介:1、陈旧而黑暗的宅子,仿佛和亘古持续的夜一个年岁,一样苍老,屋里屋外都充斥着寒冷的气息,雨水顺着屋檐流淌,紧闭着的玻璃窗早已被雨水模糊。六……
1、陈旧而黑暗的宅子,仿佛和亘古持续的夜一个年岁,一样苍老,屋里屋外都充斥着寒冷的气息,雨水顺着屋檐流淌,紧闭着的玻璃窗早已被雨水模糊。六岁的他蜷缩在床上,每一次闪电都伴随着一阵颤抖,他害怕雷和闪电,害怕一个人去面对这样恐怖的夜。又停电了,于是他下床走到桌边划着一根火柴,把红色的蜡烛点燃,然后双手紧捏着蜡烛走出房间。他想去找一个怀抱,一个可以让他感觉到温暖和安全的怀抱,虽然他并不知道那个怀抱是否还是曾经的那种感觉。他站在母亲房间的门外,伸出去开门的右手迟疑了片刻又缩回,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进过这个房间了。又是一阵雷声,蜡烛油因为他的颤抖滴落在他的食指,他仿佛忘记了疼痛,迅速伸出右手开门。门被打开的瞬间又是一道闪电,透过窗户照亮了整个房间,他手里的红蜡烛掉落在地板上…… 每个清晨的六点钟,闹钟都会准时的把他从梦境来回到现实。又是那个梦,已经重复了很多次,可是他不知道梦里的那个小男孩是谁,也从来没有把梦做完过,只是深刻地记得梦的最后是闪电里小男孩惊恐的眼神和跌落在地上的红蜡烛。 他叫陈洛,二十九岁,公务员,一个无聊但是很安稳的工作。他住在一个偏远的郊区租来的房子里,他喜欢这里的安静和清新的空气,郊区和市里之间多是些树林或者荒地,所以这个小区像是早已被人遗忘的角落,丢弃在一边任其荒废。 陈洛无力地伸出手关掉闹钟,洗漱之后穿上运动衫,走出房门活动一下筋骨开始跑步,这是他每天都会做的事。 秋天在慢慢走向终结,清晨的风有些凉,吹落着一片又一片提早枯黄的树叶。消失对于沉默而言仿佛已经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就像他消失了的童年记忆,以及消失了的父母,他只记得他在孤儿院长大,可是几年前孤儿院也消失了,被一所希望小学替代。http://www./ 他像往日一样沿着同一条跑道,一直跑出小区很远,路上已经看不见房舍。有只黑色的鸟站在电线杆上,他跑过时那只鸟鸣叫两声飞走。每次都会在一张木椅前停下,腿放在靠椅上压腿。再往前不远处有一座两层高的别墅,用铁篱笆圈出一个院子,他不知道院子里是否种着一些植物,因为他从来没有跑过那个别墅。这个别墅是这里唯一的建筑了,他想别墅的主人大概是一个浮躁了物质生活来追求安逸的,但也或许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一些私欲的人。 每次在木椅前停下时他就会听到一声猫的叫声,那是一只狸猫,趴在路边的树下盯着他看,眼神迷离的感觉。狸猫的左耳背部有一颗红斑,这是它身上唯一的一块红色了。陈洛回头看它时它会再次发出声音,叫声低沉而嘶哑,拖着长长的声调。 陈洛对它微笑,他已经把它当做了认识了很久的朋友。在确定那只狸猫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之后,陈洛回过头继续压腿。把动物真正当做朋友的人,多少都是有点寂寞的。 陈洛决定去靠近它,弯身一点点靠近,嘴里面呼唤着叫喊猫的声音,虽然他面带着善意,可是狸猫看不透,微微站起了身子做出随时逃离的动作,双眼紧盯着缓缓向它靠近的陈洛。在陈洛伸出右手的刹那,狸猫闪进身后一排矮冬青里消失,然后是身子擦动树枝的声音渐渐远去。陈洛傻笑了两声沿着原路返回。 回到住处冲了个温水澡,然后陈洛穿着灰白色的浴袍走出洗手间,用毛巾擦着湿湿的头发。门铃声,陈洛看了看墙上的挂钟笑了笑,走过去打开房门。 “先生您定的早餐!”门外一个女孩举着一个方便袋挡在陈洛眼神,陈洛接过来拍了拍女孩的脸,女孩笑。 “我都说过多少次了,不用每天起那么早给我送早餐的。”陈洛说。 “我愿意嘛,”女孩边走进屋边说着,“反正我也没事情做,就当和你一样晨练了。” 女孩搂住陈洛的腰,趴在他胸前闻了闻,眼睛带着笑意地看着陈洛说:要不,我们… “时间不够了小妮,”陈洛装出委屈的样子说,“我还要赶着上班呢。” 女孩娇气的哼了声紧紧抱住陈洛的腰头扎进他的怀里,她是陈洛的女朋友,叫王小妮,七岁之前一直生活在孤儿院里,陈洛六岁时被领进孤儿院那年她四岁。刚进孤儿院的陈洛很怯生,躲在领他进来的那个人身后只露出一只眼睛。一个身穿工作服的中年妇女走来伸手接他,他更害怕了,紧紧抓住身前那人的裤腿。 “哥哥,吃苹果。”一个小女孩的声音,陈洛看着她,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碎花裙子,头顶扎着两根麻花辫,握着一个很大的苹果的右手伸在陈洛眼前。陈洛犹豫了片刻接过苹果,女孩很天真地笑。那个女孩是陈洛在孤儿院里认识和接受的第一个人,那时的她叫林小妮,姓在她被收养之后改掉。 “我要上班了小妮。”陈洛抚摸着王小妮的手臂说。 “那好吧,”王小妮离开陈洛的怀抱,把陈洛推向卧室,“先换衣服。” 卧室的房门半掩上之后,王小妮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双手撑着黑色柔软的沙发,眼睛散乱地瞟着房间。 “陈洛。”王小妮安静下来说。 “怎么了?”陈洛的声音从卧室里传来。 “你有没有想过……”王小妮的话没有说完就停顿住了,她突然没有了勇气继续说下去。 “想过什么啊?”陈洛从卧室里走出来,整理着上衣。 “没什么,”王小妮笑着站起身子,拿起挂在墙上的公文包挎在陈洛肩上接着说,“时间不早了,你该上班去了。” 陈洛也笑了笑在王小妮脸上吻了下走向房门,王小妮提起桌子上的早餐叫住半只脚踏出房门的陈洛。 “Thankyou林小妮!”陈洛转身走出房门。 “我现在姓王!王小妮!”王小妮对着陈洛的背影纠正说。 陈洛走后,王小妮慢慢走到窗台前的桌子边,拿起一个玻璃相框,相框里是她和陈洛的合影,两个人搂在一起灿烂地笑。王小妮默默地看了许久自语说: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时候结婚? 王小妮开始收拾房间,像往日一样把每个角落都打扫得干干净净,然后带上门走出去。 2、四年的大学生活让陈洛懂得了生命从来没有平等过,别人还在大把大把地挥霍业余时间时,他却忙着四处打零工来补给生活开支。生活的担子完全扛在一个人肩上的时候才知道它是多么的沉重,所以生活对于他来说从来没有容易可言。 那一年陈洛大学毕业,和别人一样每天都去人才市场投简历,晚上却熬到很晚备考公务员,他是那么得渴望一份安逸的工作以及生活,他已经很累了。 那天他一个人走到那所希望小学——他曾经生活的孤儿院,他记得也是一个秋天,秋天总会让人想起很多的事,让人怀念很多的事,也让人伤心很多的事。他没有走进去,远远地站在门外看着里面玩耍着的一群衣着脏兮的孩子,想着小时候和林小妮一起玩闹的日子,一切都过去了,一切也都改变了。 一对情侣搂抱着与陈洛擦身而过,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陈洛又一次意识到他已经寂寞了那么久。连爱情都无处宣泄的日子,他一直一个人默默地走过。 在他决定离开这个地方的时候,一个上身白色衣衫的女孩缓缓走过来,在学校门口停住,像他一样站在门前往里静静地看。陈洛的心跳突然加快了,虽然离别了那么久,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女孩。于是他一点点靠近,这个世界突然就有了一些亲切,久违的亲切。 “林小妮?”陈洛站在女孩身后说,他的声音很低,他害怕那种亲切一下子长了翅膀被他惊飞,他害怕那种亲切只是因为过于渴望而被眼睛折射出来的假象。其实很多时候他都不再相信自己的那双眼睛,因为他看到的有些东西是别人无法看不到的。 女孩听到叫喊她名字的声音时顿住了片刻才突然转过身,她盯着陈洛看了很久,然后眼中含着泪笑着扑进陈洛怀里紧紧抱住他的脖子。 “这几年我一直在找你,我知道有一天你会来到这里,所以我每天都会来,”王小妮带着些许的哭腔说,“我被收养后就随着爸爸妈妈去了外地,可是我一直都在给你写信,写了很多很多,可我就是想不起这里的地址,我能想起的只有你的样子……” 闹钟在六点钟又一次准时把陈洛从睡梦中叫醒,陈洛像往日一样开始晨跑,这次出门前他拿了一根火腿肠装进口袋。愈渐寒凉的风依旧吹落着树叶,把树木的记忆一点点凋零。陈洛跑到木椅前停下,那只狸猫依旧卧在那里,依然是一生低沉的叫声。陈洛拿出火腿肠撕开塑料皮,然后捏着火腿肠慢慢靠近狸猫,狸猫的反应和昨日一样,又做出了逃跑的动作。于是陈洛把火腿肠放在地上向后跺了几步直起身子,对狸猫笑了笑沿着原路返回。跑到不远后他回头,狸猫却不见了,他不知道那根火腿肠有没有被狸猫叼走,他希望是的。 冲洗过之后门铃响起,她一直是这么准时,仿佛早已成了彼此的习惯。 “林晓妮你就不能多睡会吗?”陈洛说,“每天都起那么早。” “你不也是起这么早嘛。”王小妮反驳说,“早上的时间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凭什么你能起床我就不能?” “我这不是心疼你吗。”陈洛把王小妮搂在怀里。 “再提醒你一次,我现在叫王小妮不是林小妮!” “好好好,我先去换衣服了。”陈洛把王小妮推到沙发前把她按在沙发上说着,“今天就不要打扫房间了,你整天把房间打扫的那么干净,连老鼠都不光顾了,我连个作伴的都没有。你就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看会电视。” 陈洛走进卧室换衣服,王小妮坐在沙发对着卧室的门说:“后天就礼拜五了,晚上我还来你这,然后礼拜六我陪你一起跑步啊?” “你每次都说周末陪我一起跑步,可是每次都起不来。”陈洛的声音从的声音从卧室里传来,带着笑意。 “那不是因为晚上睡得太迟了吗。”王小妮委屈地说。 陈洛走出卧室后与王小妮亲昵了一阵依依不舍地拿起早餐走出房门,他的生活就像他的工作一样很平淡,但是因为王小妮的出现而不再感觉空洞和乏味。其实他并不喜欢自己的工作,虽然曾经是那么的渴望这样一份安稳的工作。人总是渴望得到的东西太多,得到之后又发现它并没有渴望的那么美好。 3、五点钟下班,陈洛走出办公楼,然后走进车棚牵出摩托车。坐上摩托车之后,他无意间发现车棚外的一个角落里站着一个人,那个人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看。陈洛打量了他一下,头发有些乱,眼睛很小,皱着眉头,身穿一件灰色的大衣,双手插在衣袖里,衣服有些脏,脚上穿着一双更脏白球鞋。 陈洛收回目光,启动摩托车小心地驶进人群,穿过马路。那个人依然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看着渐渐远去的陈洛。 周四的早晨,闹钟叫醒陈洛,陈洛换了运动衫又开始了晨跑,晨跑之前依然把一根火腿肠装进口袋。路上的落叶又多了,天有些阴,风更凉了些。 跑到木椅前停下,那只狸猫依然卧在那里,又一声低沉的叫声,陈洛已经把这种叫声当做了狸猫对它的寒暄。陈洛撕开火腿肠,微笑着轻轻把火腿肠扔在狸猫旁边,狸猫站起了身子躲了一下又返回来,闻了闻那根火腿肠然后叼着它钻进后面的冬青丛里。 又一阵风吹来,一片落叶打了下陈洛的肩膀掉落在地上,陈洛捡起那片落叶疑惑地翻来覆去看着。那是一片红色的枫叶,可是这里种的全是白杨或者梧桐,根本没有枫树,不但这里,就连整个郊区也没有一棵枫树。 陈洛捏着枫叶跑回住处,把那片红色的枫叶放在桌子上,脱了运动衫走进洗手间沐浴。走出洗手间之后门铃响起,打开门王小妮就扑在了陈洛怀里。 王小妮把早餐放在桌子上,看着桌子上的那片叶子笑了笑对卧室里的陈洛说:你带片树叶子在这干嘛?你还有收集树叶的爱好? “我看着是一片枫叶,好奇就带过来了。”陈洛回答说,“哎,我们这边没钟枫树吧?” “什么枫叶啊!”王小妮笑了两声说,“你连枫叶和梧桐叶都分不清?” 陈洛猛地把头探出卧室,看着王小妮捏在手里的那片叶子,果然是一片枯黄的梧桐叶。 下班的时候还在下雨,陈洛忘记了带伞,还好雨不是很大,很多从办公楼走出来的同事站在门廊里犹豫了片刻还是顶着公文包冲进雨水里。雨水让行人更加浮躁,陈洛骑在摩托车上感觉路更难行了,一直被称作喧嚣的市区此刻叫做狼狈更加合适。虽然已经很小心了,但是在拐弯的时候还是差点撞到一个人,那个人的腿部被车轮擦了一下,他穿着雨衣,车轮在他的雨衣上留下一道泥垢。 “你没事吧?”陈洛急刹车后看着那个人问。那个人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看着陈洛,眼神里带着说不出的表情,些许忧伤,些许恐惧,些许坚定,些许疑惑。 “你没事吧?”陈洛又问了一遍。 “我们该回去了。”那个人看着陈洛说。 “什么?” “我们该回去了!”那个人提高了音量对陈洛说,陈洛皱着眉头听不懂他的意思,他忽然意识到这个人正是昨天站在车棚外的那个,脚上依然是那双很脏的白球鞋。 陈洛不再理会他,他想,大街上有很多这样神经缺陷的人,整天疯言疯语的。他启动了车继续前行,雨水已经湿透了他的衣服。 “我们真的该回去了!”那个人对着陈洛远去的背影喊道。 4、雷雨交加的夜晚,陈旧而黑暗的宅子,小男孩捏着一根红蜡烛站在房门前,伸出去开门的右手迟疑了片刻又缩回。一阵雷声,蜡烛油因为他的颤抖滴落在他的食指,他仿佛忘记了疼痛,迅速伸出右手开门。门被打开的瞬间又是一道闪电,透过窗户照亮了整个房间,他手里的红蜡烛掉落在地板上,透过门缝的眼睛在闪电里格外恐惧…… 陈洛从梦中惊醒,夜还很黑,他下床打开灯。窗外传来哗哗的雨声,陈洛走进洗手间解手,然后在水龙头前洗了把脸,回到床上关了灯继续睡去。他不知道那个梦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小男孩到底看见了什么,他很想把那个梦做完,可是仿佛又害怕把那个梦做完。 六点钟的时候闹钟又把他叫醒,下床走到窗前打开窗,天已经转晴了,空气格外的好,于是他洗漱之后换上运动衫继续晨跑,依然把一根火腿肠装进口袋。 这次,狸猫主动去靠近陈洛,蹑手蹑脚的样子。陈洛拿出火腿肠撕开,慢慢弯下腰把火腿肠放在狸猫身前,狸猫在他脚下吃起来,肚子里发出咕咕的声音。陈洛轻轻抚摸着它的额头,狸猫没有反抗,看来它已经接受了陈洛这个朋友。 陈洛站起身子,又一次沿着原路往回跑,狸猫抬起头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不远处是个十字路口,在这个时间这个地方是很少有车辆来往的,不过陈洛每次还是会等红路灯。他跑到路口时刚好是绿灯,于是没有停留,也没有发觉有一辆仗着没有行人准备闯过红灯的黑色汽车正快速驾驶着。陈洛清楚地听到了急刹车的声音,那么的刺耳,车轮在地面上擦出两道长长的橡胶印。由于距离太近,陈洛知道无论他是停住还是后退都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那一瞬间,陈洛的肩膀突然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他被什么东西从后背猛得推开,耳边伴随着一声猫的惨叫,和汽车挡风玻璃被撞击的声音。他突然意识到是那只狸猫救了他,可是他怎么会相信一只猫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陈洛摔倒在地上,肩膀上被狸猫抓出的伤口正在流血,汽车在他五米左右远处终于停下,司机打开车门恐慌地走下车。司机是个中年男子,微胖,头发有些秃。他一下车就直奔躺在地上的陈洛,他好像在寻找什么,看了看车的前方又趴下来看车盘。 “你没事吧?”司机扶起陈洛声音有些颤抖地问,而陈洛只是拨开司机的手走向汽车在周边继续寻找。 “伤得严重吗?你在流血,我先送你去医院吧。”司机紧跟着继续问,他看陈洛没有理会,扔在寻找着什么,于是说,“是丢了什么吗?” “猫呢?”陈洛神情略显恍惚地问司机说,“那只狸猫呢?” “什么狸猫?” “被你撞到的那只狸猫!” “哪有什么狸猫?”司机仿佛自语着说,语气肯定里带着疑问。 陈洛快步走到路边的草丛里继续寻找,司机看着他没什么大事索性离开了,关上车门的时候说了句:奇了怪了,什么人呐! 陈洛找了很久依然没有找到任何狸猫的踪迹,于是满腹心事和后怕地往回走,走几步就会看看那只狸猫会不会突然出现。 走到住处打开房门就听到了王小妮的声音,她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迟?”王小妮说,“赖床了?” “晨跑的时候出了点意外。”陈洛回答说,王小妮看到了他肩膀上的血迹,于是惊慌地站起身快步走过来。 “怎么了这是?怎么这多血!” “没事,不小心撞的,洗洗就好了。”陈洛没有告诉她事情的经过,因为他连自己都不太相信一只狸猫会把一个人推倒在几米远处。他在洗手间清洗时对着镜子照了照,那的确是猫的爪子留下的痕迹。 “你相信猫有九条命吗?”陈洛边冲洗着身子边问王小妮说。 “相信啊,”王小妮在客厅里回答说,“所有好的事情我都相信。” 陈洛摇摇头苦笑了声,多么天真的大孩子。 周五的晨跑,陈洛依旧带上一根火腿肠,他希望跑到木椅前时还可以听到那只狸猫的叫声,然后吃掉他给它带来的早餐。可是他没有看到那只狸猫,心好像一下子被抽走了很多东西。陈洛还是撕开了那跟火腿肠,放在了狸猫每天都会趴在的地方。他又看了看不远处的那栋别墅,猜想着是不是因为狸猫受了伤,呆在家里没有出来呢? 5、五点钟下班后,陈洛走出办公楼,刚要去车棚牵车时无意间又看见了那个人,他还是穿着一件灰色的大衣,双手插在袖筒里,脚上依然穿着那双很脏的白球鞋。他正站在一栋有二十层高的楼底抬头张望。陈洛的脚步仿佛不受意识的控制,慢慢走向了他。他站在那个人身后也抬头看,可是楼上什么也没有。 “你……”陈洛刚要说话时那人猛得转身,这次陈洛看清了他的样子,四十几岁,留着青黑色的胡渣,眼神黯淡无光,显得很颓废。 “嘘——”那人把右手食指放在嘴边做出禁止喧哗的手势,然后转身继续抬头看。于是陈洛又一次抬头看了看楼上,可是依然什么都没有。他又证实了对这个人的看法,他是一个精神不正常的人。 陈洛打消了心里的好奇,转身离开。在他走了几步之后,那栋楼的第十来层的窗户上突然出现一个人影,然后人影从窗户上跌下。 陈洛听到背后的地面上一声剧烈撞击声,紧接着就是身边一声声受到惊吓后恐惧的惨叫声,有人跳楼了。陈洛的心猛地一震,顿住脚步转身呆呆的站着,木然的看着四散逃开或者围聚过来的散乱的人群。 然后陈洛大步在人群里挣扎着去找那个神秘的人,可是怎么也找不到了,仿佛一下子就消失了。 第二天报纸上刊登了这场自杀事件,自杀的那个人是因为股票的原因。他看着报纸上那个人的照片,中年男子,微胖,头有些秃,正是昨天晨跑时差点把他撞到的那个司机。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狸猫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7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