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闭眼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0:47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3317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简介:夜初上,疲惫而深邃,小云结束了一天的忙碌,在车站等车,时间是6点30分。 车站对面,新开的一家大型超市灯火通明,透过玻璃墙,能看见卖场里人头攒……
夜初上,疲惫而深邃,小云结束了一天的忙碌,在车站等车,时间是6点30分。 车站对面,新开的一家大型超市灯火通明,透过玻璃墙,能看见卖场里人头攒动,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等车的小云安静得看着,对于女生这无疑是一个无奈的消磨时间的方式。 她想到自己一天来的实习工作,上一整天抄写病历单,重复着一些熟悉病症的症状,机械到几乎麻木,以至后来她不用看案子闭着眼都可以写,一周来都是这样,想到自己第一次穿上白大褂兴奋而有些焦虑的走进医院,现在她甚至有些厌烦。 身旁有一对男女正在打情骂俏,女孩子娇声娇气,男孩子的语气也很嗲,不过这没有影响到小云的情绪,小云觉得她右边一个戴着帽子的男人老是盯着自己,似乎不怀好意,开始只是感觉,后来两人眼神碰上了,小云狠瞪了他一眼,男人转过头,诡异的笑了一下,小云觉得这个男人在哪里见过,却又想不起来。 小云也转过头去,继续看着对面超市,看着二楼的服装卖场,心里想着自己需要买一条裙子,夏天到了,就在这时,她看到超市的走廊出现了一个穿白裙的年轻女子,忽然撞向玻璃墙,玻璃墙开裂并且碎了,哗啦一声,女孩从二楼摔了下来,掉在马路上。 小云吓得屏住了呼吸,她看见女孩站了起来,垂着头发,扭动了几下,似乎要活动自己错位的骨骼,然后就慢慢得朝自己这边走来,透过她的头发,小云看见这个女子戴着一只金属鸟嘴面具,面具遮住了鼻子以上的部位,一只流血的眼睛透过面具恶狠狠地望着自己,这时一辆汽车驶过,女子瞬间被撞飞,一片血雾向小云这边溅了过来。 “啊!”小云终于惨叫了一声,然后她感到自己的肩膀被拍了下。睁开了眼睛,小云发现自己身边一切如常,什么也没有发生,只是所有人都看着自己,包括那对搂搂抱抱的小情侣和戴帽子的男人。 正好4路车来了,小云红着脸,急急地往车上走,走过戴帽子的男人的身边,男人压低声音说了句:“不要闭眼,小心睡着。”吓得小云面色惨白,心里想着赶快离开了事。 公交车慢慢得开着,下班高峰期,交通拥挤,司机小心地开着车,嘴里止不住的骂骂咧咧,小云很幸运地有了个座位,她把头偏向窗外,免得看到老爷爷老奶奶站在旁边时自己和他们对望着会感觉尴尬。 看着街市的夜景,回忆开始在小云脑海里翻涌,忽然她想到那个带鸭舌帽的男人,她在实习的医院里见过。 ……。http://www./ 一天前,h市人民医院,下午。 实习医生小云在给一个受伤的病人缝针,病人是个小孩子,大约10岁左右,身体单薄,面色苍白,送来医院的时候精神就不太对劲,一直恍惚着,嘴里喃喃的说:“不要闭眼,不要闭眼。” 小云是不想给这个小孩子缝针的,但是指导医生命令下了,为了自己实习成绩,小云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这个孩子的两个手的手腕都被自己割伤,头上也破了个大口子,孩子的母亲只是哭,小孩的父亲叼着烟,一言不发,只是一根接着一根抽。 小云感觉小孩手腕上的伤口像张开的鸟嘴,皮肤上翻,因为血液的凝固里面的肉看起来有些发黑。小孩头上的口子也很诡异,像鸟飞行的形状,在额头的上边,深红的,还在不断的渗出血。小云感觉胃里有东西翻涌,她强忍住,给小孩包扎手腕的伤后,就开始缝起针。 小孩子开始还比较安静,只是不断喃喃的念着那四个字,像念咒语一样,小云也就没有多管了,默默地给他缝着,忽然小孩剧烈的抖动着,捂住了头,小云的针一下脱了手。 孩子跌到了地上,“啊”的一声大叫后,闭上了眼睛,身体开始急剧得抽动起来,口吐白沫。五官似乎都扭到了一起。 忽然的变故让小云慌了手脚,她刚实习不久,还没碰到过这样的事情,一时不知该怎么办了,一下子吓得屁股坐到了地上。 小孩的家长和医生很快赶来了,刚才小孩的家长和医生在讨论小孩的病情,不在这里,现在看到小孩子这样的情况,不禁责备起医院不负责任,指导医生陪着笑脸。不断得说抱歉,招呼着把孩子送进急救室,还叫护士领这一家人去办住院,好不容易才劝住他们,小云爬起身来,拍拍屁股上的灰尘,指导医生投了一个严厉的眼神,看小云低着头,也就没说什么,摇摇头走了。 不是很宽阔的病房里只剩下小云一人,小云感到一种莫名的孤独感,还有一丝恐惧,她开始收拾起医疗器材,忽然手指一疼,被刚才给小孩缝伤口的针扎了下,小云一下没控制住情绪,呜呜哭了起来,这时指导医生忽然推开门,原来他没走开,门外有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和医生站在一起。 这真是荒诞,同样的人自己又碰上了,小云想这也没什么,一个城市,没有关系并且不认识的人碰上个次把两次,没啥大不了的。 车子行驶得很慢,在繁华路段,堵了车,小云困意涌了上来,忽然她看到。。。。。 很多人在车上,但是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姑娘的表情,小云的头偏向窗外,看着开过去的一辆辆的汽车,这些汽车很寻常,其他人看起来都觉得很寻常。 小云看见每一辆汽车的玻璃窗上都趴着一个女子,垂着头发,带着个金属面具,金属的鸟纹面具,女子穿白衣白裙,扭动着身子。 小云想叫,但是嗓子里似乎塞进了东西。一句话也发不出来。 而那个女人就这样扭动着,扭动着,像只白花花的大虫。 忽然,女人的面孔出现在小云所坐公交车的车窗上,她趴在车上,头已经伸进了车窗里面,那个面具很清晰,黑色的,有点金属光泽,女子的眼睛红红的,还伸着舌头,眼边和嘴角都滴着血,流成了一条线,女人的一只手也伸了出来,手里还握着一把滴血的刀。 “不要闭眼!你会看到我的。”小云的耳边听到这样的声音,那把刀很近了,就要刺到小云了。 “啊!”公交车上传说一声凄厉的女生喊叫。 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抱住了颤抖不止的小云。 男人凑到小云耳边说:“不要再睡着了。” 然后就挤进坐车的人群里。 小云惊魂未定,看着这个神秘的男人,男人压低了帽子,使人看不见他的表情。 …… 时间回到昨天晚上,小云在网上聊天,和网友们诉说自己的倒霉事,她最想找的是一个叫许光明的网友,许消失很长时间了,以前小云有什么苦恼都喜欢一古脑的诉说给许光明,而姜也会平静地安慰他。 许不在,小云感觉心里有些空,她感觉自己现实和网络里都有一些孤独,这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她像平常一样,发出一个问好的信息。 熟悉的头像闪动起来,是许光明的。 小云有些高兴,她想许还是耐不住性子,打开聊天窗口,许光明没有像从前一样发一个表情或者问好,只有一个网站地址。 小云打开了网址,她想也许是许的新博客,她有些期待地打开了。 不久后小云开始群发这个地址。 ……。 小云彻底清醒过来时才发现自己已经坐过了两站,她非常沮丧。 在汽车再停下来时,小云下了车,她一步步往家的方向走。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夜色已经全黑,她停下了脚步,猛一回头,看见了那个戴帽子的男人正在跟着自己。 “你有没有病啊!”小云终于发火了,冲着男人吼了起来。 男人又把帽子压了压,走到小云跟前,说:“你认识姜鹏程吧?” “你真的有病,我不认识这个人。”小云很生气,瞪了男人一眼,就径直向前走去。 “我忘了,他的网名叫许光明。”男人想喊住小云。 小云停了下,没有回头,继续往前走去。 男人似乎没再跟来,小云舒了口气。 …。。 小方在窗前已经等了很久,他拿着一个望远镜,临近高考,小方在家里复习功课,家里管得很严,小方不能出去,只能用望远镜看着玩,近来他都在窥视一个人,住在对面的一个女孩,这个女孩似乎比自己大些。 他对这个女孩比较好奇,女孩每天很早出门,会在楼下买个面包,叼袋豆浆。每天晚上7点多回来,有时会去买方便面。 开始窥视的几天,他没有发现女孩的异常,他只是在望远镜里看着她,满足自己的心理,但是昨天晚上他偷窥女孩的房间时,发现了怪事,女孩在上网,开始似乎在聊天,女孩有时笑靥如花,有时埋首思索,忽然就不动了,呆坐在那十几分钟,嘴里还念念有词,似乎重复着一句话。最后居然诡异得笑着,手指敲着键盘,慢慢地敲着键盘,忽然女孩转过头来,似乎注意到他透过望远镜看着自己,只是女孩的目光呆滞,嘴上挂着一个浅笑,小方咽了下口水,感觉心提到了嗓子眼,接下来的事情更加诡异,女孩扭了下脖子,身体机械得站了起来,垂下头发,一步步向前走去,很快消失在望远镜里,小方放下了望远镜,心跳得很厉害,大口喘息,歇了一会,好奇心使他又拿起望远镜,对面的灯还亮着,电脑也还是开着,女孩却不见了。小方正要收起望远镜,忽然女孩又出现在望远镜里,带着诡异的表情,慢慢得把窗帘拉上。 今天晚上小方的父母出去有事,小方从傍晚开始就拿着望远镜瞅着这边,等了好久,大约八点左右,一个女孩映在望远镜里,小方摒住了呼吸。忽然手机响了,他想到自己挂着手机**,于是他放下望远镜,打开了手机。 …… 小云的家在一个有些年头的小区里,入夜这里就变得比较宁静。 小云的父母这个晚上不在家,小云在楼下买了方便面,还有一包咖啡,这是她懒得做饭凑乎一顿经常做的。 从昨天晚上开始,小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睡下的,晚上噩梦连连,但是梦见什么自己也想不出,只是感觉自己被什么压着,早上起来脖子也是僵硬的。 走进楼道,1楼灯坏了,小云拿出手机,手机的光很微弱,小云一步步小心地爬楼。二楼的灯一闪一闪,分外诡异,小云把手机放回口袋,径直上楼,忽然在灯光的闪动里,她看见楼梯拐角处似乎蹲着一个人,再一闪,看到一张女人的脸,阴白色的女人的脸。小云吓得坐倒在地上,啊的大叫一声。 二楼门开了,一个40左右光着膀子的男人走了出来,满身酒气,看到小云坐在地上。 “有病啊,叫什么叫。”男人很气恼。 “叔叔,前面有个女人。”小云哆哆嗦嗦地指了过去。 “哪有,有病。”男人关了门,小云勉强站了起来,一步步往上走去,才发现自己看到的是一张旧电影海报,电影名《七夜》。她长舒了口气,感觉自己确实有些疑神疑鬼了。 走到了三楼自己家的门前,她用钥匙拧开了房门。 醒转过来的时候,已经9点了,小方发现自己的脖子很疼很硬,他感觉自己做了个梦,却想不起梦见了什么。 他继续拿起了望远镜,开始对准的是二楼,二楼的一个光着膀子的男人正在打一个女人,这个小方没有兴趣关注,他直接把望远镜对准了三楼。 三楼女孩的房间里,电脑还开着。女孩却不在,电脑桌上还有一碗方便面。小方有些失望,刚要撤下望远镜,他看见一个白衣白裙的女人趴到了窗台上,女人戴着面具,鸟形面具,扭动着身体就要爬出窗台,小方的呼吸都停止了,他定睛一看,女人已经不见了,忽然,一张女人的脸整个的出现在望远镜镜头中,越来越近,这张脸阴白阴白的,没有一点血色,面具从女人脸上掉下,女人的两只眼睛都流着血,嘴角也是,小方手里的望远镜脱落了,他站着一动也动不了。 敲门声传来。 小方看着一个穿着白衣白裙的女人站在自己面前,女人在扭动着,最后伸出苍白的手,攀上了小方的身体。 “啊!”一声惨叫划破长夜。 …… 小云到家的时候,看到戴帽子的男人坐在她家里。 小云感到很害怕,哆哆嗦嗦掏出手机。 “你在这里干什么,你要干什么,快走,不然我报警了。”小云威胁道,她感觉自己的威胁一点力气也没有。 “我还是不放心,就过来告诉你一下,你处于危险里,你打开了许光明发的那个地址,你已经被催眠了。”男人淡淡地说。 “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给你这包药,可以缓解症状。”男人掏出一袋没有标签的药给了小云,“相信我,我没有恶意,这是我的名片,如果再看到那个可以打我电话。” 男人走出了小云的房子,想到这个小区还有一个男孩子与许光明有网络上的联系,自己该去提醒下,到了男孩家的门口,他敲了敲门,没人应。 然后一声惨叫从门那边传了出来,男人没有迟疑,一脚踢开了门。 一个男孩子倒在地上,闭着眼睛,口吐白沫,男人走到近前,探了下小男孩的鼻息,掏出手机,拨通了120,说明了情况,正要离开。 地上的一个手机发出滴滴的声音,男人捡了起来,打开了来,手机聊天软件开着,一个头像闪动着,署名是许光明,男人打开了手机聊天窗口,一个链接映入眼帘。 男人想了想,点开了链接。http://www./ 不规则的色块出现在手机屏幕上,最后拼接成了一张带着鸟纹面具的女人的脸,女人妖艳得扭动着表情,最后整个画面塌陷。男人感觉自己的精神快要失控了,从口袋掏出了一包药,拿了一粒吞了下去。 他喘了喘气,把手机装进了自己的口袋,感叹一声:“我还是来迟了。” 接着,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现场。 …。。 小云跌倒在卫生间里,眼睛紧闭,那包药就在不远处,还没有拆开,同时掉在地上还有一张名片,名片上署名“舒恒毅”,id:h市刑警队技术科。 其实小云没有感觉自己跌倒,在她的意识里,她看见从卫生间的浴盆里,爬出来一个惨白的女人,女人的身躯像是被药水泡过的尸体,扭动着站了起来,就与小云相对着,阴阴地笑。 “你看见我了么,那么请不要闭眼,哈哈哈哈哈……”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不要闭眼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718.html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