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21克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0:51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10000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5分钟
简介:公元1900年,美国马萨诸塞州的医生MacDougall测量出了灵魂的重量。他准确地测出了一个人死亡后体重减轻了21克。接下来他又对狗做了同样的实验,却发现狗……
公元1900年,美国马萨诸塞州的医生MacDougall测量出了灵魂的重量。他准确地测出了一个人死亡后体重减轻了21克。接下来他又对狗做了同样的实验,却发现狗在死亡后,体重没有任何的减轻。于是他写了一篇文章,指出:‘人类是有灵魂的,灵魂能在人的身体停留足够的时间,但会在死亡的瞬间离开身体,我们的实验证明了人在死亡的时候,有一些物质从身体离开,这些物质就是人的灵魂,人的灵魂重21克。——引言 (一)与死亡擦肩 吴明出车祸已经三天了,依然躺在医院里没有醒来。妈妈看着儿子满脸的绷带,眼泪又忍不住落了下来。这几天住院治疗的费用已经花去十几万了,亲戚朋友们都痛骂那个开车撞人的混蛋,吴明的爸爸吴大明也正忙着想办法让对方赔偿,据说那家很有钱的,看吴明受伤这么严重,怕吃官司,准备私了。吴明妈妈倒是没有记恨肇事者,她只是希望儿子能平平安安的康复过来。儿子的脸部又开始抽搐了,时而像是惊讶,时而又像是烦恼。据主治医生说,可能是脑部受伤导致面部神经麻痹所致。问起孩子醒来的机会有多大,主治医生也只是说尽力而为。 吴明妈妈又叹了口气。这时脚步声响,进来一个女孩子,说:“伯母,您去休息一会吧,我在这陪着小明。”吴明妈妈轻轻握住了女孩子的手,摇了摇头。这是吴明的女朋友韩丽,自从吴明出车祸后,就从外地赶了过来,日夜陪伴。 两人都不再说话,静静地看着沉睡中的吴明。这时吴明突然哼了一声,并且慢慢睁开了眼睛。只是他眼睛虽然睁得大大的,眼神中却充满了迷离与恍惚。母女俩几乎同时反应过来:“啊!啊,明明醒来了!”吴明妈妈叫道:“刘医生,刘医生,我孩子醒来啦。”还是韩丽反应快,赶紧按响了床头的病房呼叫按钮。http://www./ 医生和护士都进来了。刘医生先拿听诊器听了听,又拿个发光的笔掰开吴明的眼皮仔细瞅了瞅,然后问:”吴明,吴明!认识我吗?”吴明的眼光在几个人脸上扫了一圈,说:“妈,小丽,你们都在呢。”吴明妈妈喜极而泣,说:“明明好了,明明好了。”刘医生也微笑着说:“果然苏醒了。不过还不能确定是不是暂时性的,这个还需要在住院观察一段时间。”吴明妈妈激动的说:“对,对。谢谢刘医生。”又说:“小丽,快给他爸爸打电话。” 吴明确实醒来了,只不过还没有回过神来。他还沉浸在一个长长的梦境之中,那是一种隐隐约约的感觉。他的耳边还在回响着一个声音:“我送你回去……可是有一个条件,你得答应……”这个声音既遥远又临近,他知道,那是恶魔的声音。他在那阴森的境地彷徨无助,他四处观望,可是什么也看不见,包括他自己的影子……他痛苦的、声嘶力竭的叫道:“我答应!” 然后,他睁开了眼睛。 母亲、小丽、医生的脸庞一个个在眼前晃过。他想,这才是真实的世界。他有种虚脱的感觉。 平复了片刻,他挣扎着想坐起来,结果手背上一阵疼痛,使他忍不住轻轻的叫了出来,原来手背上还扎着液。小丽忙扶住了他,道:“你不要乱动,小心针跑了。” 吴明已经恢复了清醒,道:“小丽,你也过来了,跟公司请假了?”小丽点了点头。吴明用另一手在头上摸了摸,道:“居然还缠着绷带,真不舒服,解下来吧。”吴明妈妈忙道:“你不要胡闹,医生到时候会给你换药的。”小明笑道:“我真是命大。”他想起了那晚的惊魂一幕:他从小卖部买了点吃的,看没什么车,就开始横穿马路,但是突然一阵刺眼的亮光伴随着马达的呼啸声迅疾地迫向了自己,随之自己的灵魂也飘向了天空…… 灵魂!吴明一想到这个字眼,昏睡中的噩梦突然又向自己袭来,恶魔、黑暗、条件……他顿时觉得浑身不舒服。 小丽发现了他的表情有异,关切的问道:“怎么了?头疼吗?快躺好了。”吴明努力克制住自己不去想那个噩梦,长舒了一口气。看着妈妈与小丽焦急关心的样子,吴明故意做了个轻松的表情,说:“你们放心吧,我感觉一切良好。”他又问:“爸爸呢?” 就在这时,病房外想起了急促的脚步声,一个男人快步走了进来,看着吴明,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道:“我的儿子,你可醒来啦。” 来人正是吴明的爸爸吴大明,他一接到电话,就迅速的赶了回来。吴大明道:“儿子,感觉怎么样?头疼不?医生怎么说的?现在能不能吃东西?”他一连串的发问,把大伙都逗乐了。吴明笑道:“爸爸,你去哪啦?” 吴大明道:“那个开车的小混蛋把你撞成这样,我们怎么能饶了他,现在正和王律师商议叫他们赔偿呢。不过现在事情啊有点难办了。”吴明心中一动,忙问:“开车的是什么人?现在怎么样了?” “是个富二代。不过,真是恶有恶报,把咱孩子撞了,他自己也没落好,听说今天早上死啦。” “死啦?怎么回事?”连吴明妈妈也感到很吃惊。http://www./ “谁知道呢,反正好好的就死了。所以我说有点难办了。不过也是两码事,他把咱孩子撞成了这样,照样得赔。儿子死了,老子还在。” “哎呀,年纪轻轻的孩子,命咋就这么不好呢?他的父母一定也很难过了。”吴明妈妈叹息着。 “你管他呢!”吴大明道,他本想说活该,可是本性善良的他还是在口上积了德。 那个肇事者果然死了!吴明心中又泛起了不安的感觉,因为在他的潜意识里,已经预料到了这件事情会发生…… 噩梦的碎片又开开始涌向他的脑袋,恶魔的声音忽远忽近,空洞而又刺耳:“他的魂魄将会在适当的时候被吸走……这是我们的使命……还有你……” 吴明开始痛苦的呻吟,他极力的想把自己从这种幻觉拖回到现实里来。 他听见母亲又在呼喊医生过来检查一下自己的儿子,因为他的脸部又开始在抽搐…… (二)与美女相约 吴明没有想到,这一场车祸就使得他在家休息了三个月。现在一切都好,只要他不故意去想,那个噩梦也并没有来找他,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噩梦的细节在他的脑海里却变得越来越来清晰。他总觉得,是那个梦中的恶魔将他放了回来,他才得以重回人世。但是他并没有跟父母说这些,因为这种感觉连他自己也不能真实的了解,再说出来,肯定会被以为是撞坏了脑子。出院的时候,父母对那个刘医生是千恩万谢,还请人家去大饭店吃了一顿饭。吴明觉得应该的,或许真是这个刘医生挽救了自己的生命。 生活一如往常,吴明又开始上班,同事们也不大谈论车祸的事情了。 这天晚上下班的时候,吴明因为工作未完的缘故,就晚走了十几分钟。他坐上了电梯,里面只有他一个人。他们单位在十九楼,等到电梯到了十二楼的时候停了下来,门开了,进来了一个女孩子,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半张脸。那女孩手里抱着一沓资料,声音很低沉的说道:“请帮忙按一下负十八层。谢谢。” “负十八层?”吴明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因为这座楼并没有地下室,于是重问了一遍:“什么?”这个女孩还是冷冰冰地道:“帮忙按下负十八层,谢谢。”吴明一下子联想到了地狱十八层,他觉得一阵诡异的感觉从心头升起,缓缓下降的电梯、昏暗的灯光、长发遮面的女孩、冰冷的语调…… 可是就在这时候,女孩抬起了头,将长发向后甩了甩,露出淡定的笑容,道:“把你吓着了吧,给你开玩笑的。”吴明长出了一口气,不过一个陌生女孩居然一上来就给自己开玩笑,也够叫人不知所措的。吴明稍微看了看面前的女孩子,身材不错,脸蛋也漂亮。 很快就到了楼底,吴明说声再见,准备离开。但是女孩却在后面叫住了他:“吴明,你等一下。”吴明吃了一惊,诧异的道:“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我们以前认识吗?”那女孩笑了:“哈哈,以后奇怪的事多着呢。”美女笑靥如花,吴明也难以生气起来,道:“嗨,美女,快别开玩笑了,你有什么事。”那女孩道:“真没趣。把东西给你。”说着,把她手中的一个大大的牛皮信封给了我吴明。 吴明想,原来是快递公司的,难怪知道我的名字,只是这么晚了还送信来给我,于是他道:“谢谢你了啊。”那女孩道:“不用客气,合约你仔细瞧瞧。有事了再找我,里面有我的联系方式。”说着,她潇洒的一甩头,从大门走了。 吴明喃喃道:“合约?”他一瞧信封,上面居然并没有邮寄地址,更没有邮票,真是匪夷所思。他追到门口,冲着那个远去的美女身影叫道:“喂,你真是快递公司的吗?”但是女孩子径直去了,并没有回答。 回家吃饭的时候,吴明还考虑着这件事,忽然想到,不会是哪个推销产品的搞得新花样吧,先拿美女吸引你的眼球,再用信封里的内容做广告……可是在他的心里却隐约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吃完了饭,他就钻进了自己的房间里,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信封的内容。牛皮纸封的很结实,他用小裁刀将它轻轻划开。就在他取出信纸的时候,他感到自己的灵魂一阵轻微的颤动…… 信纸被打开了,映入吴明眼帘的首先是一片血红,让人触目惊心!纸上只有寥寥几十个大字,但每个字都像是用鲜血滴出来的,面目狰狞。 吴明心脏怦怦的乱跳,他努力调匀了自己的呼吸,长出一口气,一字一字的读了下去: 人体之中,奥妙无穷;三魂七魄,摄之我用;魔鬼契约,望君遵从;若有违规,必将严惩! 信纸底下有一行签名,两个大字,居然是自己的名字!http://www./ 没错,那是自己的笔迹!名字上还有一个鲜红的指印,难道也是自己按上去的? 吴明低呼了一声,车祸后的噩梦又重新涌向脑袋……昏暗的场景、空洞的声音、自己内心的挣扎……他晕倒在了地上…… 等他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趴在冰凉的地板上。他把身体靠在书桌旁边,那血红的信纸又扑入了眼帘。吴明从地上拾起来,一把将它揉成了一团。 但是他冷静下来了,他知道这不是恶作剧,从自己车祸醒来的那一刻起,在他潜意识里就已经知道总有一天会有超乎寻常的事情发生的。他想起来了今天见到的那个女孩。他要联系她,迫不及待的要联系她,一定要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吴明重新摊开了信纸,翻到背面,果然后面有一行电话号码。他迅疾拿起手机拨了那个号,却提示用户已关机。吴明忍不住咒骂了一声。可是他一看时间,原来已经是半夜两点多了,他暗示着自己,冷静,冷静,赶紧睡觉,一切明天再说…… 可是躺在床上,他却丝毫没有睡意,好不容易挨到天亮,匆匆吃了点东西就急着离开了。妈妈有点担心地说他脸色很差,吴明强打精神,只推没有休息好。 到了公司办公室,他又拿出手机拨通了昨晚那个号码,这次终于被接通了。 只三言两语,女孩就爽快地约定了和他晚上见面,地点是离吴明公司不太远的一个咖啡厅。 真难熬,还要等到晚上,吴明抓狂的挠了挠头发。 (三)与恶魔订约 咖啡厅里放着轻柔的音乐,和吴明焦躁的心情形成了极大的反差,约定的时间都快过了十分钟了,可是那个女孩子还没来。吴明拿起了手机,正准备催一催的时候,咖啡厅的玻璃门被推开了,一个长发飘飘、皮衣皮靴劲装结束的女孩走了进来,正是她!旁边男性的目光齐刷刷的都聚焦在了她的身上。吴明可没有心情欣赏这些,此时也顾不上别的了,一把把她拉到座位上,引得其他男性朋友们一阵艳羡。 吴明低声道:“昨天晚上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女孩却慢条斯理的要了一杯咖啡,拿汤匙慢慢搅拌着,笑道:“来都来了,急什么。”在他脸上瞅了瞅,道:“你面色很差啊。”吴明忍不住想开骂,看我这么惨,还不都拜你所赐?但他却让自己平静下来,说:“我们也算认识了吧,可是我还没请教你的名字呢。”女孩歪了头,道:“幽幽若。”吴明道:“幽幽若,真好名字。”心想,名字起的倒挺漂亮,不过有姓幽的吗?八成是个假名字。 吴明道:“幽幽若,你不要再吊我胃口了,我希望昨晚的事只是恶作剧。”幽幽若正色道:“没有恶作剧。接下来我所要说的,每一件事都是真的,或许你一时之间难以接受,可是这就是我们的命运了。”吴明心中有些忐忑,道:“好,你说。” 幽幽若道:“那封信是上头让我给你带来的。你也看了,它是一份魔鬼契约。” “上头指的是谁?魔鬼契约又是什么呢?”吴明追问。 “上头就是和我们定约的那一位,我们都称呼他为大使。而我们加入集团后都被称为摄魂使者,我们的代号都大写S开头的,我是S5,而你已经成为S7了。所以你可以叫我幽幽若,也可以叫我S5。” “什么摄魂使者,什么S7,你们把这些强加给我,到底在弄什么玄虚?”吴明听她提起灵魂之类的虚无缥缈的东西,不由得有些厌烦的问道。 “不管是谁,一开始谁都不能接受,尤其像你们这种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还是让我从头说起吧。三个多月前,你出了车祸。由于受伤严重,你的灵魂也出窍了,已经到了即将消散的边缘。上头,也就是大使,他把你的魂魄给招了回来,然后让你答应了他一个条件。你不记得了吗?”http://www./ 吴明不由得一惊,这只是自己脑海中经常出现的噩梦情节,眼前的这个女孩子怎么会知道的如此清楚呢? “不,你说的太荒谬了……哪里有什么灵魂呢。你肯定在编故事。”吴明有些无力地说道。 幽幽若突然向前欠了欠身子,她火热的唇就印在了吴明唇上。这么疯狂的举动,更是引得咖啡厅里一片嘘声。 吴明有点不知所措,正要挣脱,他却觉得浑身有一种奇特的感觉,像是某种东西要脱离了自己的身体,他恐惧的叫了出来。 幽幽若坐回位子,问道:“你有什么感觉?” 吴明惊魂未定,道:“我感觉、感觉有什么东西要被你抽掉了……” “那就是你的魂魄。”幽幽若道:“与大使定下魔鬼契约之后,你我都有了这种吸取别人魂魄的本领,只不过你现在还不会用而已。” 吴明瞬间瘫坐在了椅子上,他内心的惊恐无以复加,道:“是真的,这难道是真的?为什么大使要选上我?” “或许是一种巧合吧。正好那天你出了车祸,而你的魂魄又是A7型的。” “A7型的?魂魄还分型号?” 幽幽若笑了:“对啊,俗话不是说三魂七魄吗?人的魂魄就像是血型一样,有人是A型,有人是B型,还有的是O型。魂魄也一样,详细说来,魂分三种,天魂,地魂,命魂,我们分别用A、B、C来表示,魄分七种,分别是天冲,灵慧,气,力,中枢,精,英,我们用1234567来表示。组合起来,就有三七二十一种魂魄类型。而我们俩正好都是A7型的。” 吴明也学过生物,知道那和人体的基因组合是一个道理,他想了想,问道:“你们组织只收A7型魂魄?” 幽幽若道:“是的,而且只要七个人,你是最后一个了,S7。” “哦,哦”吴明有些紧张问道:“大使为什么要收我们?难道我也可以、可以去吸别人的魂魄吗?” “是的,有空我会教你怎么吸人魂魄的。不过,你不要高兴太早,你既然签了魔鬼契约,那就是有任务的,做不到,还要受惩罚的。” 吴明想起了契约上的话,“若有违背,必将严惩”,他问:“什么任务?不会是去吸别人的魂魄吧?”说着,他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这倒被你猜中了,我们只要愿意,就可以去吸别人的魂魄。不过大使的要求是要你在三个月年内吸够六个A7型的魂魄。” “魂魄被吸、被吸以后是不是会死掉?” “当然会死掉,尸体会很快的干枯。” 吴明忽然想起一件事,道:“我出车祸后不久,肇事司机就好端端的死掉了,莫非是被你们……” “是的,既然大使召回了你的魂魄,当然要找另一个来代替。”http://www./ 吴明听她说的如此轻描淡写,心中一阵愤怒,一阵恐惧,道:“你们真的吸人魂魄?那是杀人!那是疯子才干的事!”他觉得自己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匆匆结了帐,便冲出了大门。 幽幽若追了上来,道:“吴明,这是我们的命,你必须也和我们一块去完成任务!不然,后果很严重的。” 吴明大声道:“快收起你的鬼话,我一句也不信!我以后再也不会见你了,你也不要再来烦我!” 幽幽若不依不饶,道:“这是真的。你忘了契约上你的亲笔签名和手印了吗?” 吴明感觉自己要疯掉了,道:“我不管,你们为什么要缠上我?你快走吧!”他略带粗暴的推了幽幽若一把。路上车辆很多,只听得砰的一声响,幽幽若的身体被重重的撞翻在地。 行人都惊呼了出来,吴明也吃了一惊。他想扶起幽幽若来,却发现她脸色苍白,连呼吸也没有了。吴明慌了神,近乎语无伦次的道:“幽幽若,幽幽若,你快醒来啊,快醒来啊。你不是摄魂使者吗?” 过了十几秒钟,幽幽若睁开了眼,从地上站起,甩了甩头发,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吴明瞬间惊呆了。 幽幽若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道:“不能让太多的人注意到我们。快走!”吴明只好和她一块上了车。吴明的心怦怦乱跳,问道:“幽幽若,你真的没事吗?”幽幽若一笑,道:“你看我像是有事的样子吗?我刚才是故意的,让你看一下我们的特殊能力。”车上不便多说,吴明也没再问。 走了不久,两人就下了车。幽幽若道:“吴明,不管你接受不接受,这都是真的。你左右不了的。”吴明低头不语。 幽幽若又道:“说了这么多,你回去好好想想吧。天色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明天还得上班?” “什么?你……也上班?”吴明终于开口了。 “呵,不上班怎么生活?除了那一点特殊能力以外,我也只是个平常人。”幽幽若说完,又打车走了。 吴明呆呆地站在路旁,想着幽幽若的每一句话。她也是个平常人,吃饭、上班、打车回家,可是在某一个瞬间,就会突然的吸掉别人的魂魄…… 世上还有多少这样的平常人呢?一想到这里,吴明就不寒而栗。而自己,也要加入到这个行列之中吗? (四)与内心争斗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妈妈在看电视,爸爸在翻阅报纸。吴明知道自己的脸色一定很差,但还是强打精神陪二老说了一会话,这才钻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他躺在床上,静静地盯着天花板,回想着从昨晚到今晚所发生的事情。 真的存在灵魂吗?可是幽幽若说的有板有眼,一清二楚,而与她红唇相触的一瞬,他确实感到了灵魂将要被抽掉的感觉。 不管了,既然是自己左右不了的事情,那就随它去吧。 第二天幽幽若也没有联系自己,这倒让他松了一口气。但他知道,这估计是给他时间让他考虑吧,毕竟谁一时之间也接受不了这种事情。果然,才过了三天,幽幽若的电话就过来了,结果直接被吴明挂掉。而对于她随后发来的短信,他看也不看也给删掉了。http://www./ 这天下班回家,一进门妈妈就说:“怎么现在才回来?你看谁来了。”吴明去客厅一瞧,顿时吃了一惊,原来沙发着正做着美女幽幽若,今天一身淡黄色的长裙,走的是清纯路线。 妈妈道:“是你朋友吧。”吴明又惊又怒,想不到她居然都找到自己家里来了,他道:“呃,呃……是朋友。那个幽幽若,你怎么过来啦。”幽幽若微微一笑,道:“咱们不是有些事情要谈吗?对吧。”吴明道:“嗯,对!妈,那我领着她出去转转,一会回来。”妈妈道:“很着急吗?到了饭点了,有什么事吃过饭了再说吧。”幽幽若道:“不麻烦伯母了,主要是时间有点紧迫。”说着朝吴明眨了眨眼。吴明道:“是的,顾不上了。去外头吃也行,边吃边聊。” 离了家,吴明才松了一口气,他低声问幽幽若,道:“你没有给我母亲胡说什么吧?”幽幽若道:“那怎么会!你希望你父母知道吗?”吴明道:“你真能胡闹!”可是他却感觉母亲刚才看自己的眼神仿佛有点怪怪的,啊,莫非是觉得自己和幽幽若再搞暧昧?一个女孩大晚上的往自己家里跑终究不太对劲。 吴明叹了一口气,道:“幽幽若,要是过来闲聊,我也欢迎。但拜托你再不要说你那套神神鬼鬼的东西了。”幽幽若道:“你难道没觉得我上次还有许多事情没有给你交代清楚吗?”吴明道:“不必了,我没兴趣。”幽幽若道:“那你不问为什么大使要我们吸取别人的魂魄吗?”吴明道:“你们爱怎样就怎样吧。我没去报警,算给你们面子啦。”幽幽若笑了:“你倒是去报警啊。”吴明哼了一声,他也知道,警察肯定不会相信自己说的这种“鬼话”的,说不定还会被当成神经病。 幽幽若又道:“难道我们真的就在这街上溜达呀?”吴明道:“那你还要怎么样?”幽幽若道:“请我去吃点东西啊,一点不怜香惜玉呢。”吴明叹道:“我的大小姐,你也吃饭。”幽幽若道:“我很喜欢烤鸭的,记得南内环街上有一家烤鸭店,反正离这里也不是太远,一块去吧。” 小董烤鸭店里,幽幽若正拿着荷叶饼卷起来的烤鸭片,吃得津津有味。吴明却喜欢把片好的烤鸭蘸着蒜泥、酱油吃,他觉得这样在鲜香之中,更增添了一丝辣意,风味更为独特。幽幽若忽然以目示意,道:“你看靠窗坐的那两个人。”吴明侧过头去看,原来是一男一女,女的正值青春年华,而那个男的大概有五十多岁年纪。幽幽若道:“你猜他俩是啥关系?”吴明沉吟道:“说是父女吧,看样子不太像……嗯,大概是情侣吧。哼,这老东西!”幽幽若道:“这老家伙是不是很讨厌啊?”吴明道:“讨厌?又不认识他们。不过看他得瑟的样子,老牛吃嫩草!”幽幽若笑了。吴明道:“你关心这个干什么呢?”幽幽若神秘的道:“他是A7型的。” “A7?”吴明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幽幽若说的是那人的魂魄类型,他问,“你怎么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一会儿我把方法告诉你!哎呀,没时间了,他们要走,跟出去!”幽幽若突然说。 果然那两个人已经起身,穿上了外套,看样子是准备走了。 “我们也赶紧结账走人!跟上他。”幽幽若迅速说道。 “为什么要去跟他们?”吴明大惑不解。 “少罗嗦!”幽幽若说着,拉着吴明走出了店门。 这时那一男一女已经钻进了一辆黑色奥迪,朝南缓缓驶去。幽幽若忙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顺手把吴明也拽了进去。只听她道:“司机师傅,跟上前面那辆车。” 吴明道:“幽幽若,到底是怎么了呢?”幽幽若道:“A7型的,你傻啊。”吴明一下明白过来了,他忙道:“你不会是要去吸……那个去做那件事吧?”他一着急,差点当着的哥的面把“吸人魂魄”几个字给说了出来。幽幽若道:“就是。本来这种事情我一个人就可以搞掂的。这次带你来,主要就是要让你学习学习。” 吴明吃了一惊,大声道:“幽幽若,你要真敢这么做,我立马报警!”这时那的哥发话了,道:“我说二位,叫我跟着前面那车,不会真要干啥违法的事吧。”幽幽若“格格”的笑了起来,道:“是啊。我们都是摄魂使者,我们追上他们,是要吸他们的魂魄的,你怕不怕?”那的哥居然咧着嘴笑了,道:“被美女勾魂?这可是千载难遇的机会啊。哈哈。”吴明心中十分着急,心想,你这司机什么也不知道,才有心情开玩笑,估计你不是什么A7型,要不然早完蛋了。不过这事跟他也说不清,真叫警察来了肯定也说不清。吴明一时之间也没了主意,看来只能走不一步算一步了,她真要行凶,也只好把她拽住,不信他一个女孩子能有多大力气。 黑色奥迪上了桥,出租车也跟了上去。突然前面的奥迪车一个急转方向,差点撞上旁边的护栏。幽幽若也看见了,问道:“怎么了?”那的哥说道:“不知道啊,奇怪。啊,是一条小狗。估计是咱们跟的那车怕撞上了这条小狗吧。这些流浪狗真讨厌的,也没人管,撞死了活该!” 的哥正骂着,幽幽若忽然道:“麻烦你把车停边上吧,不跟了。” “咦,为什么不跟了?我还想看看倩女幽魂呢?” 的哥还想继续开玩笑,幽幽若冷冷的打断了他的话,道:“不跟就不跟了,你怎么这么罗嗦。” 下了车,两人静静的站在桥边。吴明舒了一口气,道:“你放弃他了?”幽幽若低声道:“我想起了我的父亲。”吴明道:“你的父亲?和那个家伙有什么关系?”幽幽若道:“我父亲已经去世了,是车祸。”吴明这才发现他的情绪有点低落,道:“啊,真对不起。” 幽幽若凭栏而立,望着桥下的潺潺水流,在灯光反照之下泛出点点波光。只听她吁了口气,道:“我爸爸也是开着车,为了避开一条小狗,结果发生了车祸。当时我就坐在他的旁边。后来我活了过来,但是爸爸却……” “是这样啊……”吴明搓着双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比较合适。 “本来我也没命了,也是大使把我的魂魄给招了回来。”幽幽若接着说道,“你说我们不该知恩图报吗?为大使做点事有错吗?” 吴明想起了自己车祸的情景,妈妈事后每次说起来都是心有余悸,据说当时情况十分危险,连医院的刘医生都不能保证自己能醒过来。他又想到了那个噩梦的情节,或难道真是大使救了自己? 幽幽若道:“大使的惩罚也是非常严酷的。如果一个多月过去了,你还没有吸收一条A7魂魄的话,第一次惩罚就会到来。”吴明道:“哈哈。由他去惩罚吧,反正死都死过一回了。”幽幽若道:“你不要不信。我就知道以前也有个人,因为不遵守魔鬼契约,最后的下场很惨。不过,你也不要太反感,大使要我们吸取A7型的魂魄其实也是为我们自己好。大使强行将我们的魂魄招了回来,这种做法是违反自然法则的。所以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再吸收六个魂魄,凑成腾七之数,才能逃过天谴。” 吴明低头不语,过来半晌才道:“幽幽若,你不觉得这种做法很自私吗?用别人的七条性命来换取你一个人的生存?更何况这么残忍的做法,我永远无法接受。” “不,你得试着慢慢接受。一开始,我也接受不了。可是现在我已经承认了这种生活。抛开你自身的痛苦不说,你可知道,你的父母,你的朋友和所有关心你的人,当你遭受意外的时候,他们的内心也会承受着很大的折磨,你忍心他们为你担心吗?” “那些被你吸取灵魂死去的人呢,他们的父母子女朋友会不伤心吗,你替他们考虑过吗?”吴明摇头说道。 “我……我已经很注意了,被我吸掉魂魄的都基本上是一些恶人……” “善恶的界限是由你定的吗?他们做错了事情,需要你去代为惩罚吗?你有这个权利吗?”吴明打断了她的话,道,“幽幽若,想想你的爸爸吧,他连一条小狗都不愿伤害,而你呢?你这样做,会心安吗?我总觉得你也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可是你却站到了恶魔的一方,你已经着迷了!快醒醒吧!” 幽幽若咬着嘴唇没有说话,身体似乎在微微发抖。http://www./ 吴明觉得自己话说的太重了,道:“不早了,你也回家吧。或许……或许我们选择的道路本就不同。随便吧,什么恶魔的惩罚,上天的谴责,我都不管了。” 随后的两个月里,幽幽若再没有出现过。吴明也自觉没有与神恶魔怪抗衡的能力,便也抱定了随遇而安的心态,所幸,一切还好。 正在他以为一切或许都不存在的时候,惩罚到来了。一天半夜,从吴明的睡房里传出一阵凄厉的惨叫……随后,吴明被闻声赶到的父母迅速送往了医院。 先是阵发性的头痛,犹如针刺一般的头痛!后来,吴明陷入长久的昏迷之中。医生束手无策。吴明父母却已平添了许多白发…… (五)与好运相伴 深夜。静悄悄的病房里,月光洒落满地。房门忽然被推开了,一个身材窈窕的少女走了进来,轻盈的脚步,像是暗夜中的幽灵。她来到病床前,久久凝视着面前昏睡的男子。她叹了一口气,慢慢的俯下身子,将红唇贴在了男子略显苍白的嘴唇上。 良久,她挪开身子靠在了床边,微微喘着气,仿佛有一点虚脱的感觉。 “呃……”床上的男子突然动了动。少女轻出了口气,忙悄悄走出了病房。 “幽幽若……”床上的男子睁开了眼,闪出病房的一袭身影恰好扑入了他的眼帘。 “幽幽若,是你吗?”男子挣扎着坐了起来。 这时,房门重新开了,一个女孩走了进来。 “吴明,你醒来啦。”面前的女子喜极而泣,轻轻的抱住了他的肩膀。那是他的女朋友韩丽。或许自己看花眼了,吴明轻拍着韩丽的背,道:“是,是,小丽,我终于醒来了。让你们担心受罪了。” 吴明没有再问起刚才那个一闪而出的身影。 因为这一场灾难,吴明又请假了好多天,公司的工作也拖下了一大堆,现在还得赶着做。他学的是计算机编程。 “公司其他人都是死人吧,我几天不在,这工作就没人干了,全指望我回来,工资也不给涨!”吴明愤愤的想着,尤其是这个烦人的经理助理,在旁边唠唠叨叨的瞎指点。吴明也不知道最近为什么变得心情这么烦躁,他忍不住爆发了,把鼠标往旁边一摔,道:“我说王助,到底是你做呢还是我做?” 王助一下楞了,因为他想不到一向温和的吴明居然发火了。平日颐指气的王助很难得的居然尴尬的笑了笑,道:“哦,你做,你做。” 吴明烦躁的冷笑了一声。这个破公司是不能再呆了,员工们都死气沉沉的,老板居然带头在**上欢乐斗地主。自己老早就设计了一个大型网游的雏形,只要老板愿意投资,肯定能做大,可是老板只是草草浏览了一下自己的方案,就没有后话了。真是个没见识的家伙!http://www./ 下午再来上班的时候,吴明没有再搞那些已经很过时的编程软件。他浏览了一番网上的招聘信息,一家公司的名字映入了他的眼帘。跳槽!这两个字走进了他的心头。 晚上回家后,他把想法告诉了爸妈。二老都反对,说现在的工作太难找了,有个稳定的工作已经很不容易了。而且,当时把你送进人家公司也是走了不少关系,花了不少钱的。 吴明一声冷笑,道:“是啊,安安稳稳的,像我爸爸一样,这样一辈子能有多大出息?”说完,他就后悔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冲动的说出这种话来。这话太伤害父母了,他们为了自己也很不容易的。 父母后来没再反对。吴明去新公司参加了面试。这是一家他早就看好的公司,当年刚毕业时就去应聘过一次。记得那时见了面试官时,居然紧张的说不出话来。 这一次面试却顺利通过。后来听经理说起,是当时吴明那股强烈的自信把他深深吸引了。他的游戏软件设计方案也被采纳了,两个月下来,工资加提成有两万多。 “这么多钱,真爽!”吴明喃喃自语。 这个晚上吴明又和同事去喝了不少酒。他想起了自己的女朋友韩丽,没有一个女人在身边陪真不爽。现在自己赚大钱了,把韩丽接过来,也不用她工作,自己养着就行。于是,他给韩丽拨通了电话。电话那头声音有点含糊,看来是从睡梦中醒来的样子。吴明说了自己的想法,韩丽却说:“我考虑下吧,我觉得还是有份工作比较好,最近老板对我也挺重视。”吴明厌烦的挂断了电话。异地恋真是不保险,谁知道韩丽最近在那边干啥呢,刚打电话的时候甚至没听出她有一点高兴的语气。前些天被同事拉着去按摩,找了俩小姐来,自己都忍住了,还不是为了你? 回到家快十二点了,想不到妈妈也还没睡,对着自己又是一通唠叨:“明明,有应酬我们也知道。可是你还是该早点回家啊,早上还得上班呢。看你喝的,一身酒气的。”吴明焦躁的道:“行啦,行啦。”便躲进了自己的房间里。他觉得以后不能再在家住了,这么大了还和爸妈住一块,同事听了也会笑话。出去租个房子也好,正好把韩丽接过来一块住…… 吴明越来越烦躁,越来越贪婪,越来越自私了了,但是他一点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变化。 他于是顺手翻了翻抽屉,因为很忙,好久没翻过了。一张血红的纸张刺痛了他的眼球!是那份魔鬼契约:三魂七魄,摄之我用;若有违规,必将严惩! 这该死的恶魔!上一次痛苦的惩罚依然让他心有余悸,连想起来都觉得头晕目眩。不行,自己的事业才刚刚起步,人生也刚有起色,还没有去来得及去享受下生活的美好,怎么可以就一直活在恶魔的阴影下呢? 幽幽若的联系电话就在契约背面。要不再联系她一次吧。可是多么没面子呀,自己当时假装的那么清高。哦,权衡一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学一学摄魂术或许也无所谓,这世上有些人确实很讨厌,即便不不吸他们的魂魄,吓吓他们也挺过瘾。 第二天,吴明就拨通了幽幽若的电话。 “正巧,我也准备要联系你呢,你打来电话正好。”电话那头说道。于是他们约了地点,这次很意外的,幽幽若邀请他去她家里。 下班后,吴明按照幽幽若告知的地址很快就找到了她家。幽幽若住的是三室一厅的房子。好久没见,今天她穿了穿一件粉红色露脐短装T恤,下身一条牛仔裙,身材凸显无遗,吴明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 “就你一个人住啊?”吴明扫视着幽幽若的房间,房间收拾得很精致。 “是啊。难得有个人来。” “没有男朋友吗?”吴明贴近幽幽若,笑问道。 “谁敢?小心我吸了他!” 吴明忍不住哈哈大笑,翘起二郎腿坐在了沙发上。 幽幽若上下打量着他,道:“吴明,你果然变了不少。” “是吗,或许是一场灾难让我变得成熟理智了吧。”吴明道。 幽幽若笑了。 “不过,这不是重点。这次我找你来,还是想再谈谈那份魔鬼契约的事。以前,我或许太保守了。”吴明说着,把那张血红狰狞的契约递给了幽幽若。 “呵呵,你准备履行魔鬼契约了?” “我正在考虑之中。” “可惜,有点晚了,事情出现了意外?” “意外?”http://www./ “就在前天,S3意外死亡了,他居然是被人抽干了魂魄,干枯而死。” “S3?”吴明道,“哦,那不也是我们的成员吗?他……他是因为不执行大使的任务而导致的吗?” “你害怕了,是不是?确实是大使干的,不过却另有原因。”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幽幽若叹了口气:“起初我也很奇怪。我当年就是S3带出来的。以他的级别,身上起码已经有六七条A7魂魄了,谁能动得了他?后来我在S3身上发现了一封信,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我想,从S1到S5现在可能已经不在了,活着的,就剩下了我们两个了。” “怎么会这样?我完全糊涂了。” “一直以来我们都被大使骗了。我不是跟你说过,大使要我们吸取七个A7型的魂魄,凑成腾七之术,以免天谴么?原来大使是骗我们的,他要我们这样做,只不过是为了一己私欲。他只不过是借用我们的身体,等我们体内的七个A7型魂魄合二为一后,他再把其中的精华吸走。” “啊……”吴明咽了口唾沫,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想了想,道:“幸好我现在一条魂魄也还没吸过,看来一时之间,还不会被大使……” “不,你现在身上已经有五条魂魄了?” “什么?那怎么会?”吴明大吃一惊。 “在你上次受惩罚昏迷在病床的时候,我悄悄的把我身上的四条魂魄渡给了你。”幽幽若道。吴明一下子想起了他那晚在病床上看到的那个匆匆离去的身影,那时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原来真是她。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吴明目瞪口呆。 幽幽若叹了一口气,道:“我也是出于一番好意。我想过了,我已经害人无数,正如你说的,善良的本性也早已迷失了,又何必再将你拖下水呢?不如所有的坏事都有由我来承担。于是我决定一个人去吸取灵魂,再渡给你。”说着,她低下了头。 “这、这不是真的吧?我怎么一点感觉不到呢?”吴明说话有点结巴了。 “是真的。呵呵,每个魂魄只有21克的重量,就好像把几个糖果放到了你口袋里,你怎么能感觉到?”幽幽若道,“不过,你不觉得你最近性格变化了很多?这都是你体内的灵魂在作祟,你的五个魂魄,有的懦弱,有的贪婪,有的自私,有的邪恶……它们互相牵制又互相争斗。” 吴明瘫坐在了沙发上:“哦,原来是这样,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怪不得自己有时焦躁不安,有时野心勃勃,仿佛换了个人一样。对于工作上的一点进步,他还以为是自己好运气了,原来一切全因为是自己的思想受到了多余灵魂的支配。 “幽幽若,看来我亏欠了你很多。”吴明低下头,轻轻说道。 “说什么呢?因为从你的身上我看到了我从前的影子。我本以为,等到我们都具备了七条魂魄的时候,一切就可以结束了。可是现在……更大的噩梦又到来了。” “那该怎么办?”吴明烦躁的松了松自己衬衫的领口,道:“这该死的恶魔!” 吴明在房子里来回踱步,没有了一点主意。难道自己真的无法摆脱恶魔的摆布了吗? 幽幽若忽然把身子贴了上来,红唇直接印上了吴明的嘴上,有一丝凉凉的感觉。 “喂,你干什么?”吴明扶住了她的脸庞。http://www./ “这段时间我又吸了几条魂魄,再给你渡两条。” “不要了,这样我不就有七条魂魄了吗?这样会害死我的!”吴明想推开他。 “你怕了?”幽幽若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仿佛有一丝讥笑。 吴明感受着幽幽若柔软性感的身体,一股欲望从他的心底升起。 “我怕了,我怕的要死!”吴明烦躁的叫着。他开始狂野地去亲吻幽幽若,这次他发现幽幽若的双唇也变得火烫。两人激吻着,这一刻,恶魔、惩罚、死亡都已经被他们抛之脑后。 “晚上留下来吧。”幽幽若喘息着道,她的胸脯微微起伏。 午夜,狂风大作,雷电交加。激情过后的温床上,只剩下吴明一个**的身影。他在酣睡中被惊醒。 “幽幽若,你去哪了?”吴明大声叫着,床头灯居然打不开!屋内显得一片黑暗,唯有阵阵闪电划过,照出他惨白的面容……是恶魔要来临了吗?吴明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他感到灵魂在体内不安的跳动。在这神秘未知的恐惧中,他显得如此的渺小与无助…… (六)与真爱同在 一阵电话铃声将沉睡中的吴明吵醒了。他只觉得头痛欲裂,仿佛宿醉初醒的状态。 “吴明,你干什么去了?都十点多了也不来上班?”电话那头道。 “唔,上班?”吴明觉得自己懵懵懂懂的,“请问你是哪位啊?” “我是你的同事小王啊。”那头不耐烦的道,“不来你也该请个假啊。” “哦,哦。”吴明敷衍着挂断了电话。 对,该去上班了,怎么能睡过头了呢?吴明正要穿衣服,但他突然惊叫了一声,因为他发现这并不是他的家。更奇怪的是,被褥里居然残留着一阵女性身上的香水味。 这到底是哪里?对面墙头挂着一个大大的相框,相片里是一个长头发的女孩子,坐在青草地上微笑。吴明有一种似成相识的感觉。 吴明拍了拍脑门,喃喃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怎么会在别人的家里睡了一晚?”他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什么事情了,他赶紧穿好了衣服,拿手机一看,果然上午十点多了。这时,他发现床头一封信,内容是这样的: “吴明,当你读这封信的时候,或许你已经忘了我了。不过,没关系,就将这一切永远尘封起来好了。请听我给你说一个故事吧。 从前有一个女孩,她为恶魔工作,专门吸取别人的魂魄。后来,她认识了一个男孩,也被迫要去为恶魔工作。但这个男孩纯洁善良,就和当初的她一样,清高的他一再拒绝了恶魔的要求,因此惩罚很快就到来了。女孩不愿意看到男孩一次次的忍受惩罚的折磨,于是她开始独自去吸取魂魄,而把多余的魂魄过渡给男孩。她天真的以为,当他们完成恶魔的任务后,恶魔就会放了他们,但是,她错了。恶魔就是要他们每个人吸取七个魂魄,等到七个魂魄在他们体内合为一体的时候,再把其中的精华吸走,而完全不顾他们七人的性命。女孩意外的发现了这个秘密,她知道他和男孩都无法与强大的恶魔抗衡。但是,恶魔毕竟也是有软肋的,女孩最终利用了这一点。 男孩体内七魂合一后,恶魔很快就感知了,于是,他当晚就吸走了男孩的魂魄精华。就在男孩奄奄一息,行将干枯的时候,早早躲起来的女孩出现了。她不能看着男孩慢慢死去,于是再次渡给了男孩一条魂魄。而这次,女孩渡给男孩的是她自己的魂魄,那是女孩最原始的、充满了善良纯真的魂魄。而女孩,因为一直源源不断的把魂魄渡给男孩,所以她身上的魂魄数量直到现在也还不足七条。她知道,恶魔已经等不及了,因为这个恶魔逆天而行,如果他在半年之内不能够吸收七个魂魄精华的话,就无法躲过天谴,势必永堕地狱。这也是恶魔这几个月来一直催促他们的原因。时间已经不多了,恶魔根本来不及再找一个人帮他去吸取魂魄,所以他只能去等待那个女孩完成任务。可是,女孩在知道恶魔的本性后,已经决定永远都不会去那样做了……” 吴明完全沉浸在这个故事里面了,那么那个女孩的结局是怎样的呢?她不去帮恶魔完成任务,恶魔在遭到天谴之前,能饶得了她吗?想到这里,不知为何,吴明突然有一种心痛的感觉。他接着读了下去: “写到这里,我心痛了一下,我想,你的心肯定也跟着痛了一下吧。那个女孩这一辈子做错了不少事,害死了不少人,可是,可是最终她的一片私心都是为了那个男孩,在她把自己那条善良的魂魄渡给男孩后,她对他说了一句话:今生,我只能给你21克的爱,幽幽若。” 吴明读罢,莫名地,一阵酸楚的感觉涌上心头,他的眼眶居然湿润了。http://www./ 幽幽若,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吴明抬起头,泪光晶莹中,墙头照片上的女孩正在向他微笑…… 吴明在新公司上班,一切都很顺利。他又开发了一个新的大型游戏软件,名字就叫《三魂七魄》,游戏剧情正是由那条短信内容激发了灵感,设计的过程中他觉得得心应手,仿佛这件事是他亲身经历过的一样。 吴明和父母商量后,从家搬出来住了。而他所租的,正是那次莫名其妙住了一晚的房子。因为,在他的内心深处,对这里的家具、床铺以及所有的一切都充满了亲切感。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灵魂21克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7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