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0:56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8409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2分钟
简介:钟声敲响,时间指向午夜十二点。 雷电交加,乌云漫天,整个山镇笼罩在一片黑暗肃杀之中;雨水肆意冲刷着地面,沿着街道一直往前流淌。路上鲜有行人……
钟声敲响,时间指向午夜十二点。 雷电交加,乌云漫天,整个山镇笼罩在一片黑暗肃杀之中;雨水肆意冲刷着地面,沿着街道一直往前流淌。路上鲜有行人,几辆汽车奔驰而过,激起一浪一浪的白花。 路灯发出昏黄的光,灯光中,金线密密落下,消失在湿答答的人行道上。 一个黑影走在人行道上。 他穿着一件怪兮兮的黑风衣,头上戴着帽子,帽檐压得很低,风衣的领子高高竖起,他把脸埋在衣服里,严严实实的,根本看不到他的样子。 他的步伐越来越沉重。 不知怎么,他用手捂着胸口,倚靠在路灯上。 他顺着灯杆慢慢滑下,倚靠着路灯坐下。 雨水无情的打在他的身上。 在他的脚下,有什么东西顺着雨水流了下来。 这东西黑黑的,看起来很粘稠,夹杂着雨水一直流淌着。路灯下,这个穿黑衣服的人身体渐渐蜷缩成一团黑色的东西,一只黑猫,从路边的矮树丛窜了出来,它湿漉漉的,一双眼睛盯着着着一团黑色的东西,它试探着靠近,但是或许是这团东西发出的刺鼻的气味,这只猫掉头就跑。 随着流淌下来黑色的东西的越来越多,慢慢流逝,他也在变小。 最终,他消失了。消失在这无尽的雨夜里,留下的是地上这一摊粘稠的黑色的东西。 一股刺鼻的味道在风中弥漫。 那黑色的东西夹杂着雨水,流进了下水道。 凤凰小区,山镇的高档住宅区。 三号楼A座502。 洗手间的水龙头滴答滴答。黑色的浓稠的液体从水龙头里混杂着刺鼻的味道流了出来,滴在洗脸池里。 一滴•••两滴••• 这家的主人叫苗谦,他在一家大型超市工作,每天的工作让他身心俱疲。此时的他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睡梦中,他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四下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远远的,一盏路灯发出昏黄色的光,时隐时现。 他努力朝着那亮光走去。可是,他根本无法靠近,无论他怎么努力,亮光依旧在那里,不远不近。 他感到无比的绝望。 远远的,一个东西朝他过来了,眼前的光不足以看清它到底是什么。 它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看清了,那是一张脸。 他长相很周正,眉毛浓稠,鼻梁高耸,上面挂着一副黑框眼镜,让苗谦印象最深的是他的那张脸,那张很白很白的脸。 只有这一张脸,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 苗谦不禁一个激灵。 这张脸停在离他很近的地方,近到他甚至可以闻到那张脸所发出的那股奇怪的味道。 这张脸很熟悉,好像见过无数次,可是此时此刻,苗谦怎么也想不出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它。这张脸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这种笑容让苗谦心中更加不安,他后退几步,转身想要离开,可是,那张脸好想看出了他的意图,也随他转了过去,那张脸又横在了他的面前。 那张脸就这样,在他的面前,直勾勾的看着他,它的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苗谦不敢再随意活动,因为他不知道接下来他的行动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他就这样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和那张脸就这么呆呆的相互对视着。 渐渐的,这张脸发生了变化。 它的眼角多出了几条诡异的线,这些线很黑很细,在它白得没有血色的脸上格外的扎眼。 是鱼尾纹吗?看着不像。 转念之间,它的原本露出诡异笑容的嘴角也出现了这一条条细细的黑黑的线。接着,鼻子,脸颊,额头•••所有的地方全部布满了这种线,这种细细的,黑黑的线。这些线慢慢聚在一起,慢慢连接了起来。这时候再看这张脸,脸上的线已经连在一起。苗谦想用手去触碰,可是,只当他指尖刚刚触及到那张脸,那张脸就碎去了,像一块被打碎的玻璃一样,沿着那错综交织的诡异的线,一点一点的碎去了。 那线黑黑的,细细的。 苗谦从梦中惊醒。 他睁开眼睛,透过窗外依稀的月光,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时间指向一点十五分。 “原来是一个梦。”他安慰自己,一摸,发现自己已经浑身是汗。 来到卫生间,打开灯,站在洗脸池旁,俯身想去洗把脸,可是,出现在眼前的景象让他更加惊恐! 整个洗脸池已经被一种黑色液体充满,就像是一面•••黑色的镜子,他的脸映在这面镜子里,却显得很苍白,是那种没有血色儿的白。 在这面镜子里,他长相很周正,眉毛浓稠,鼻梁高耸,上面挂着一副黑框眼镜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 苗谦不禁更加害怕了,因为他知道,他自己根本没有笑。 一阵寒意顺着后脊一直往上延伸,蔓延到整个身体,不自禁打了一个寒战。 这张脸不就是在梦中见到的那张碎脸? 梦中那张碎脸居然是他自己的脸! 仔细一想,不对,这不是自己的脸,自己明明没有笑,可是这张脸却分明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苗谦摇摇头,又仔细看了看,原先的黑色液体已经消失,只有一盆满满的清水,可是这清水感觉怪怪的,它发出一股怪异的味道,苗谦把手伸到水中,水粘粘的。 “这是什么东西?”苗谦的心被提到了嗓子眼。 他小心翼翼地打开水龙头,黑色的粘稠的液体从里面流淌出来,洗脸池中原本清澈的液体再一次变成了黑色。他来不及关上水龙头,后退一步,退到了门口。 整个洗脸池已经被这种液体吞没,液体还流到了地上。此时此刻,他的脚正浸没在这黑色的液体中,这些液体正在从他的脚底开始往上蔓延,已经吞没了苗谦的两只脚。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他几乎是喊出来的。 苗谦有些不知所措。 他跑上去拧上水龙头,一把拽下毛巾,逃出洗手间,随手将洗手间的门反锁。 惊魂少定,手忙脚乱的想要擦去脚上的黑色液体。 跑回卧室,打开灯,跳到床上,他把被子紧紧包裹起自己,倚靠着墙壁瑟瑟发抖。 躲在床上,苗谦还是觉得不怎么安全,他索性穿上衣服,跑出了家。 雨夜,无情的大雨冲刷着一切。 苗谦顶着大雨,在路上跑着,他不知道要去哪里,只知道他要离开家。 他心里想:只要离开家,他就是安全的。 跑着跑着,他的脚步越来越沉重,眼前的一切在雨中渐渐变得模糊,不知道过了多久,跑了多远,苗谦眼前一黑,接下来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话说两头,在凤凰小区3号楼A座502室的洗手间里,原本黏糊糊的地板上冒起来一个突起,它的颜色和地板一样,是一个一个的黑白相间的方格,四周的液体向着这个突起来了,它渐渐长高了。 大约到1米8多的位置,它停止了生长,液体继续向它汇聚,它的样子渐渐的变成了一个外型,但是依旧是黑白相间的格子的模样,当它的身形完全和一个人一样之后,它的颜色渐渐发生了变化,褪去了原有的黑色,它变得很白很白••• 当苗谦醒来时,他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他想爬起来,继续逃离。 “你不能动,你现在发高烧呢!”一个甜美但是很严厉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这时候,苗谦才注意到,在他身边站着一个护士。 身着粉红色的护士装,长发飘飘,脸上戴着口罩,一双迷人的大眼睛让人浮想联翩,她最引人注意的是她的白皙的脸庞,她的脸很白,一种近乎苍白的白。 “我怎么会在医院?”苗谦问道。 “你还说呢,今天早上三点多的时候,一个身穿黑风衣,头戴帽子的好心人把你送到医院来的,听说你昏倒在路边了。”她回忆道。 “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躺着,可是怎么都回忆不起来,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你现在还很虚弱,好好休息吧。”他好象看出了苗谦正在想努力回忆,于是劝慰到。 “我先走了,待会回来看你。” 护士走了。 苗谦被留在病房里。 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他努力回想,可是脑子里一片空白,自己为什么会躺在马路上,自己为什么出门,还有,那个好心人是谁?一个又一个的问号充斥在他的脑海里。 “叮咚,叮咚,有电话啦,有电话啦•••” 苗谦侧头一看,手机正躺在自己的枕头边。 他拿起手机。 “喂,你好?” “苗谦,你在哪呢?还来不来上班,这都几点了?”电话的一头一个严厉的声音传来,他看看表,已经九点了,果然原本已经开始上班了。 他知道这是李刚的声音。 李刚是苗谦所在超市的一个柜组主任,是他的直接领导,平时以严厉著称,今天自己没有请假就旷工,一定很让他恼火。 “对不起,今天我想请假,我发高烧,正在医院打点滴呢。”苗谦连忙解释道。 “是吗?好了,你先看病吧,今天反正也没打有什么事情,那就先这样,你好好休息吧。” 说完还不等苗谦说谢谢,他已经挂了电话。 大约过了有一刻钟,他的点滴打完了。 刚才的护士回来帮他把针拔了。 “好好摁着,要不就该回血了。” 苗谦老老实实的用手摁住针孔。 “你叫什么名字?”在这位护士忙活的时候,苗谦问道。 “安静。” “哦。”苗谦不再说话。 “你怎么了?”护士很诧异,用一双大眼睛看着他。 “你不是让我安静吗?” “我晕,我是说我叫安静。” “呵呵。”苗谦尴尬的摸了摸头,不好意思的笑了。 安静看到这里,她也无奈地摇了摇头,说了一句:“傻瓜。”然后就离开了。 大约中午时分,苗谦交了医药费,离开医院。 在医院门口,苗谦叫住了一辆出租车,坐上车。 “您去那?”司机转过头来问他。 司机的脸很白,他的嘴角有一个黑色的痣,苗谦感到一丝不安。 “师傅,去凤凰小区。” “好来。不过,老师(只是一个称呼,并不是真的老师,山东人叫不认识的人一般都称呼老师,表示礼貌),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这里离凤凰小区可是很远啊。”司机随意的攀谈着。 “什么?这里是哪里?离凤凰小区多远?”苗谦被问得头里一愣。 “这里是下河啊,离凤凰小区大概三十多里地吧,怎么,您不知道?” “不是,昨晚喝多了,呵呵,所以忘记自己到哪里了。” “这酒就应该少喝,喝酒误事啊。” “是啊”苗谦点着头,心里却在想其他的事情。 三十多里地?自己怎么来的?那个神秘的黑衣人为什么要把自己送到这里来? 苗谦不再说话,他也没有听到司机接下来都说了什么。 “到了,老师。”苗谦被司机师傅叫醒,这时他才发现,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居然睡着了。 下了出租车,来到三号楼A座。 苗谦往家走,心里却越来越忐忑不安。不知道为什么,离家越近,自己就越害怕,好像家里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但是,家里到底有什么?他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终于来到了家门前。 他拿出钥匙,钥匙伸进锁孔,但是,久久,他不敢转动钥匙。 “到底为什么?我的心为什么这么不安?”他在不断问自己,可是脑海中,他搜索不到相匹配的答案。 随着哐啷哐啷的声音,门开了。 来到家里,苗谦站在门廊。他将钥匙放在门后的小柜子上,换上拖鞋,轻手轻脚的往房里走。 他首先来到卧室门前,他背靠着卧室,一手抓着门把手。深吸一口气,与此同时,转动门把手,猛地将门打开。 里面什么都没有。 随后,他又用相同的方法查看了各个房间:书房、客房、厨房••• 最后只剩下洗手间了。 来到洗手间门前,他同样背靠着门,一手抓着门把手。正要准备开门,他发现地上有奇怪的印记。他俯下身子,靠近去看。 这是鞋印,看大小,应该是一个大约二十五六岁的男子的鞋印。鞋印从洗手间出来,一直往外走,最终在大门口消失了。 有小偷? 苗谦第一反应就是家里遭了小偷了。 可是随即,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环顾四周,家里一切如常,根本没有任何被翻过的痕迹,如果是小偷,贼不走空,家里肯定早已被翻得一团乱,断然不会如此整齐。 不是小偷,又是什么人呢? 站在洗手间门口,背对着洗手间。 苗谦的后背不仅感到一丝寒意,他打了个冷战。 苗谦回头看了一眼洗手间,他一手抓着门把手,还是深吸一口气,平静一下内心的躁动,使劲一转。 门开了。 望向里面,洗手间里什么异样都没有。 即便如此,苗谦还是走进了洗手间。 步入洗手间,苗谦就觉得地上粘乎乎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仔细一看,整个洗手间的地面上全是这种粘稠的没有颜色的液体。苗谦不自觉用手捂住了鼻子,这些液体散发出一中怪异的味道,让人作呕。 苗谦逃离洗手间,瘫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他回想着自己能想到的一切。 三十多里外的医院,自己被那个神秘的黑衣人到这家医院,家里出现的神秘脚印,洗手间里的诡异难闻的液体,以及自己这一整晚丢失的记忆。 乍一看,没有任何联系,但是他相信一切的一切一定相互交织着,错综复杂,就像是一团乱麻,一定能把它们联系起来,但是,此时此刻,他根本理不出头绪。 他心里清楚,只要找出线头,一切迎刃而解,可是,线头在哪呢? 躺在沙发上,他努力的思考着。 叮咚,叮咚,有电话啦,有电话啦••• 不知道过了多久,苗谦被手机铃声吵起。 “小苗,你做得很好,你看,见义勇为是好事,怎么不和我们说呢?”还不等开口,电话的另一头已经开始说话了。 “什么见义勇为?”苗谦有些茫然。 “还装?人家把送给你的锦旗都送咱单位来了。对了,你的嗓子好了啊?刚才听你说话声音很沙哑,以为你生病了呢,没有事情就好啊。” “什么啊?哪跟哪啊?”苗谦更加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这样吧,经过公司领导讨论决定,准你一星期假,好好在家休息,等你伤养好了,我们部门单独给你开庆祝会,好了,先这样,你先休息吧!” “不是,领导,我•••”不等他说完,电话已经挂了。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李刚,本来就已经云里雾里的苗谦现在被李主任一说,更加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到一切到底是什么回事? 苗谦感到这件事很蹊跷,可是他对此却束手无策。 来到窗前,看着外面的一切,他家阳台正对着小区的小公园,今天天气挺好,公园里有很多人。 一条走廊,坐着几个在那里休息的老大爷老大妈,他们说笑着,不远处,几个小孩在草坪上玩耍打闹。 公园的正中央是一个喷泉,这个喷泉是音乐喷泉,每到晚上十点,水就是合着音乐喷涌而出,在四周五色斑斓的灯光的映衬下,呈现出不一样的美。此时,喷泉里的水静静的在那里。 喷泉边有一个人,身着一件黑风衣,他背对着苗谦,他无法看清楚那人的脸,这个人好像发现了自己,他回过头,将脸朝向苗谦的方向,苗谦看到了他的样子。 他面貌周正,眉毛浓稠,鼻梁高耸,上面挂着一副黑框眼镜,那张脸很白很白。 他的嘴角微微一笑,那微笑是那么的诡异,让人不寒而栗。 苗谦马上退了回来,可是,转念一想,这个人是••• 他再次来到窗前,他将目光再一次投向喷泉,环顾四周,都没有发现那个人的踪影。 他消失了。 这个人到底是谁? 他的脸好熟悉,可是苗谦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 心下一片迷惑,苗谦来到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水哗啦啦流出。 洗了把脸,总算是清醒了一些。 站在镜子前,苗谦愣在了当场。 一个人的脸映在镜子里。 他面貌周正,眉毛浓稠,鼻梁高耸,上面挂着一副黑框眼镜。 这是他自己!刚才看到的人是他自己! 唯一不一样的是,那个人的脸很白,没有一点血色。 世间怎么会有如此相像的人? 此时,苗谦心中理出些头绪,见义勇为的人应该是那个人,而不是自己。 可是,一丝莫名的恐惧涌上心头。如果,大家认可他是苗谦,那么我又是谁? 想到这里,他来到楼下传达室,拿起电话,拨通了公司的电话。 “你好,这里是GN百货公司,请问您有什么要求?”电话另一头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 “请帮我找一下苗谦好吗?” “苗谦啊?请您稍等•••” “请您打557700(这个号码有人用吗?我不知道,你可以拨打过去试试看,如果有人接,您可以询问一下是不是GN百货公司,如果不是,纯属正常,如果是,那纯属巧合)。”过了一会,电话那头,温柔声音再次传来。 “好,谢谢。” 他在人事科。 拨通人事科电话。 “你好?” “你好,请问苗谦在吗?” “不好意思,刚才还在,一转眼就不见了。” “哦,谢谢,他回来请让他给我回个电话。” “你是哪位?” “我是•••我是他的朋友,我叫•••我叫草田。” “哦,曹天。” 挂了电话,苗谦无精打采的回到家。 打开门,摊在沙发上。 接下来的几天,苗谦除去每天早上去医院打点滴之外,其余的时间都呆在家里。他不敢出门,不敢把自己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只有当他和安静在一起的时候,他才能切实感觉到自己的真实。 “安静,你多大了?” “21,怎么了?” “有对象吗?” “没有啊。” “哦。”苗谦不再说话。 “你怎么了?”在沉默一会之后,安静反倒忍不住了,她转过脸,问苗谦。 “我没事。”苗谦意味深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抬头看自己的点滴挂瓶。 滴答•••滴答••• 安静站在他的面前,双手掐腰,一脸怒气的看着他。 “呵呵,怎么了?你?”苗谦有些不知所措。 “没事。”安静转身就走了。 “不是•••你•••”还不等他说什么,安静就走了,随着哐当一声,她怒气冲冲的关上了门。 留下一脸茫然的苗谦,他甚至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家里已经待了五天了。 公司里依旧会时不时打来电话,向他表示祝贺,祝贺他工作做得如何如何好,领导如何如何想提拔他,做了什么好人好事等等。 一时间,苗谦仿佛变得无所不能,可是他心里清楚,这所有的一切都不属于自己,都是属于那个神秘的人的。他正在一点一点的取代自己,但是,自己却无能为力。 他回忆起第一次鼓足勇气去公司。 那天是出事后的第三天。那天一大早,苗谦来到公司。 刚到门口,门卫大叔就对他说:“小苗?你什么时候出去的?” 大叔的话把苗谦问得不知所措。 自己明明刚到,怎么说自己出去了? 难道••• 他明白了,一定是那个神秘人。 带着忐忑的心,他来到了自己所在的商场。他担心自己会遇到那个神秘人,但是他又是十分想见到这个神秘人。 “苗谦。你去干什么了?我让你去传份单子,你怎么一转眼就没人了?”李主任从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 李主任身材魁梧,但是,他的脸却非常的白,一脸横肉,一看就不是善茬,在公司,他一直以雷厉风行,严肃著称。此时,他正怒气冲冲的看着苗谦,手里拿着一份单子。 “我•••我马上就去。” “你怎么回事?不是让你••••”苗谦拿起刘主任手里的单子就离开了。因为他不知道如果自己留下来,主任会说什么,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应付,因为这些日子在公司里的并不是自己,而是那个神秘人。 一上午,遇见的都是这样的事情,所有人都让自己做这做那。 苗谦感觉少了什么? 没错,少了那个神秘人! 所有人都能见到他,唯独只有自己从来没有见到他。 他在刻意躲着自己,还是•••• 想到这里,苗谦心中有些不寒而栗。 一直到下班,他还是没有见到那个神秘人。 回到家,打开门,托着沉重的双腿,踱到沙发前,瘫倒。 叮咚•••叮咚••• 有人来啦。 打开门,是一个在我梦中梦到了无数次的脸,安静的脸。 “你怎么了?没见过美女?”安静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 “不是,你•••怎么•••”苗谦说话有些支支吾吾,他本想说你怎么知道我住在哪里?可是随即又不问了,因为他记得了,是他告诉安静的。 “怎么?不请我进门?” “快请进•••”这时,苗谦才意识到,两人还在门口站着。 “请坐,我去给你倒杯水。”安静坐在沙发上,苗谦却有些手忙脚乱。安静看在眼里,心中却有一丝幸福的笑意。 “你怎么了来了?”苗谦将一杯果汁放到桌子上,自己在另一个沙发上坐下。 “想你了,来看你呢,怎么?不欢迎?” “不是,不是,欢迎!欢迎!热烈欢迎!”苗谦一边喊着口号,一边鼓掌。 “呵呵,傻样。”安静笑了。 一般只要女生笑着说男生傻样,那么就说明她对他有意思。 两人在苗谦家有说有笑,好不热闹。 不知道过了多久,苗谦抬头一看,已经七点半了。 “时间不早了,我们出去吃饭吧,我请客。”苗谦很大方的对她说。 “好啊,去哪?”说着,她瞪起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里面充满了期待。 安静的这一表现让苗谦一时间没有了主意。 “出去转转吧,看看到哪就算哪。”他只有硬着头皮说了这么一句。 “好吧。”她有些犹豫,但是还是点了点头。 苗谦和安静在小区里遛弯,月光不明,隐隐的能看到安静姣好的面容,两人信步走出了小区大门,继续用最传统的交通工具丈量到目的地。 走到四平街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突然闪出一个人来,他匆匆而过,不小心碰了安静一下。 “对不起。”那个人碰到她的时候向她道歉,那个声音有些沙哑,还有一点说不出的怪异,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飘来。 还不等苗谦说些什么,他已经走远了,看到的只有他的背影。 他身着一身黑风衣,一身怪兮兮的黑风衣。 “你没事吧?”苗谦立马询问安静。 “我没事,只是•••”安静不再说话,只是看起来好像若有所思。 “怎么了?”苗谦很担心。 “或许是我看错了,没事的。”话虽如此,但是苗谦感觉到刚才安静一定是看到了什么,此时此刻,从她的眼神中看到的,只有疑惑还有恐惧。 “这是什么味道?”苗谦靠近安静。 从她的身上散发出一种奇怪的味道,一股刺鼻的味道,一种让人感到特别不舒服的味道。 “这是什么?”安静也感到很不舒服,她寻找这味道的来源,是她的胳膊。而那只胳膊正是刚才那个黑衣人碰到她的地方。 苗谦靠近去看,看到上面有一点粘稠的黑色液体,这些液体散发出一种难闻的味道。 没错,就是从她的胳膊上散发出来的味道,这个味道跟自己家中卫生间里的无色粘稠液体发出的气味一模一样。 这两者之间,难道存在着什么联系? 苗谦突然想到一件奇怪的事情,于是就问安静:“我上次去点滴,你为什么对我不理不睬,还好像和我有深仇大恨一样?” 不说这个还好,提起这个,安静鼓起腮帮子,气势汹汹的看着他。 这让他不知所措,一双眼睛无辜的望着安静。 安静的怒气也渐渐消散,反问道:“你真不知道?” 苗谦肯定的点点头。 “可是之前,你不是说要我做你女朋友吗?我都答应你了,可是你为什么在医院里对我爱搭不理?” 什么?女朋友? 苗谦的脑子里轰的一声。 天啊,这是怎么回事?虽然自己对安静一直心存好感,但是却一直只是暗暗地把她藏在心底。对谁都不曾诉说,虽然好几次想对她表白,但是却苦于一直没有勇气,没想到居然有人成全好事,不多想,他就知道,一定是那个神秘人。他是不是能看穿自己的心?如果真是这样,岂不是无时无刻不在他的监视之下?或者说,自己的一举一动,他都了若指掌?太可怕了,如果真是这样,自己已然是一个傀儡,任人摆布。 “我•••”他想告诉安静实情,但是话到嘴边却又不好意思开口。毕竟这一切太匪夷所思,有谁会相信?换而言之,连自己都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安静并没有注意他的变化,两人继续走在街上,朦朦月光下,安静挽着苗谦的手,头稍稍依偎到他的肩头。他却没有什么反应,因为此时,他的心中充满了恐惧。 苗谦接下来做了什么连自己都不知道。 他呆呆的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他不知道和安静去了哪家餐厅,吃了什么菜,也不知道安静是怎么回家的,是自己送的她还是她自己回的家,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家? 叮咚•••叮咚•••来电话了••• 摸起手机,“你好。” “你•••好•••”那个声音沙哑又遥不可及,放佛来自很远的地方。 是他。苗谦第一反应就是那个人,那个神秘人! “你到底是谁?”苗谦有些激动。 电话的另一端,一片死寂,过了很久,沙哑的声音终于从电话的另一端传来。 “我就是你!” “什么?”苗谦几乎是跳起来的。 虽说他心中早就已经有所察觉,但是当对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依旧还是心下一惊。 “不要惊奇!其实这很正常,我就是你,你也就是我。”对方的话很平静。 “可是•••”苗谦有些不知所措。 “明天晚上12:00在泰山车库,我会对你说明一切。”他的话还是那么平静。 “好,我一定去!” 嘟•••嘟•••嘟••• 困扰自己内心深处的谜底明天最终将要揭开,但是苗谦的心中却没有一丝的高兴,有的只是惶恐,有的只是不安,还有那无边的恐惧。 据他所知,泰山车库在城西郊外大约80里的地方,早已荒废多年,在那种地方见面,他的心里不免有些犯嘀咕,可是不论此去是凶是吉,他都非去不可,因为或许这是他知道真相的唯一机会。 在焦虑中,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已是晚上七点。 苗谦来到小区门口,拦住一辆出租车。 打开车内灯,司机戴着一副墨镜,他的脸很白,在灯光照射下,他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他的嘴角有一个黑色的痣。 “去哪?”他面无表情的问道。 “去泰山车库。” “有一段路不大好走,所以到时候你只能自己步行了,给你我的名片,到时候我来接你。”他很热情的把自己的名片递给他苗谦,苗谦的手接触到他的手的那一瞬间,一种刺骨的冷透过指尖,贯穿全身,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月黑风高。 出租车慢慢驶离市区,两旁的高楼渐渐消失,树渐渐多了起来,柏油马路也已渐渐被坑坑洼洼的土路代替,车越发的颠簸,车前大灯发出惨白的光。 车停了。 “怎么回事?” “不好意思,前面都是草地,车不好走了,你继续往前走吧,我这里有把手电,或许你用得着。”说着从后车座拿过来一把手电给了苗谦。 苗谦下车。四周杂草丛生,看起来应该很长时间没有人来了。 黑暗肆意流淌着,吞噬着所有的一切。不知道走了多久,残月的周围环卫着惨白的月光,在努力的和黑暗争夺者领土。月光不明,仅能看到前方不远处的东西。这里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杂草和零星的几棵不知道死了多久的树,月光下,苗谦看到这些树好像都在睁着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树的眼睛是红色的,发出幽幽的红光,嘴巴也是红色的,张牙舞爪••• 头顶上,一只乌鸦飞过。 嘎嘎嘎。 此时此刻,苗谦的后背不禁有些发冷,一股寒意从后背开始蔓延,最终遍布全身,苗谦不禁打了个寒颤。其中一棵树?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⒊銎婀值纳簦竟竟尽R恢黄婀值模詈邝詈诘亩黩樗踉谑鞯母觳采希恢朗鞘裁矗强梢钥闯鏊囊凰劬Γ鞘且凰鹤怕坦獾难劬Α?br /> 苗谦壮大胆子,来到这棵树下,这棵树早已干枯,走近之后,打开手电,那个黑黝黝的东西终于显出了原形,看到苗谦之后,拍拍翅膀飞走了,那是一只猫头鹰。所谓的嘴巴和眼睛是三个长的很想眼睛嘴巴的树洞,苗谦想透看一看这干枯的树里面有什么?刚把光射向洞口,里面飞出了一双双红色的眼睛,黑黑的东西,它们数量惊人。 苗谦往后退了一步,摔倒在地上。这时,从每一棵枯树的眼睛和嘴巴里飞出数量惊人的黑色的东西,它们长的很象老鼠,但是有一双尖尖的牙齿,同时拥有一对翅膀,一对肉质的翅膀,连接起来它们的手和尾巴。 没错,是蝙蝠。数量惊人的蝙蝠。黑压压一片,朝残月飞去。 苗谦此时心下忐忑,不知道还有什么会在前面等着自己? 可是苗谦心里清楚,他已经没有后路,只有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 穿过这一大片荒地,一条小河挡在当前。 这条小河发出一股难闻的令人作呕的味道,在手电的光斑里,整条河面笼罩着一层绿色的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似烟非烟,似雾非雾。 透过这层烟雾,隐隐的一座建筑显现出来。 看来泰山车库就在前面了。 苗谦用手电照了照这条河。 里面满是垃圾,水已经不再清澈,而是变成了黑色的粘稠的液体。 这河怎么过? 小河的水应该不深,苗谦试图趟过去,可是这黑色粘稠散发出恶心的味道的液体让他无从下脚。思虑再三终于准备下脚,此时,一只青蛙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它失足掉进了河里,可惜只冒了一个泡,就消失了。 苗谦吓得退后好几步,好在自己还没有下水,好吗,如果不是这只青蛙,或许自己也和这个青蛙一样,只留下一个泡泡了。 惊魂少定,可是还要想办法过河啊。 环顾四周,看到不远处有几块石头立在河中。 苗谦来到石头前,先用一只脚在石头上轻轻踩踩,看看能不能承担自己的重量,然后将一只脚完全放上,再小心翼翼的将另一只脚放上。 石头很小,仅能容下两只脚的位置,站在这一小块石头上,苗谦用手电寻找着另外的石头。 费了好大力气,终于到了最后一块石头上。 苗谦心稍稍放松,可是在他要离开这最后一块石头的时候,这块石头却不知怎么的开始下沉,苗谦大惊失色,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流下,他用力一蹬,逃离这最后一块石头,趴在了对岸的草地上。 回头看了看,那块石头已经不见了。 苗谦躺在草地上,此时已经身心俱疲,他已经不想再走了,他不知道那个神秘人到底是谁,或者说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东西! 叮咚•••叮咚•••来电话了••• 掏出手机,“你好。” “你已经到了对吗?为什么不进来?”电话的另一头已经开始说话了。 “什么?”苗谦有些吃惊,自己明明•••怎么会? 他抬起头,双手撑地,慢慢爬起来。 一间厂房立在当前。 可是•••刚刚自己跳过来的时候,明明没有这座厂房的,而且看到在离自己很远的地方隐隐的有座建筑,怎么会••• “怎么了?不敢相信?”手机躺在草地上,手机另一头的人依旧自顾自地说着。 苗谦拾起手机,合上手机。站在这间厂房的前面。 这是一间很大的车间,整个建筑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样子,建筑材料是当时使用最多的红色砖块,经过这几十年的风雨侵蚀,砖块颜色已经加深,透出一种黑暗之色,整体看起来阴郁压抑。车间正面有一扇大门和两扇玻璃窗。大门已经腐朽,玻璃窗上的玻璃也已经破碎的所剩无几。 吱呀一声,大门推开了。 里面杂乱的堆放着一些修理车的工具,在一个角落里还有几个桶,苗谦走上前去,打开桶,闻了闻,是汽油。 “你在做什么?”一个沙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苗谦知道,是他来了。 苗谦缓缓站起身,转过头。 一个身着黑色风衣,带着黑色帽子的人站在他的面前。他长相很周正,眉毛浓稠,鼻梁高耸,上面挂着一副黑框眼镜。 他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虽然早已经知道他的存在,但是心中还是有些害怕。 他努力抑制住自己内心的恐惧,平静地说:“你到底是谁?” 他笑了。 “你笑什么?” “我就是你啊!” “什么?你是我?怎么可能?”苗谦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要怀疑,我就是你!我就是苗谦!” “怎么?想杀了我?呵呵,把你手里的家伙拿出来吧,没用的,你杀不了我!” 苗谦本想拿出口袋里的匕首,只有自己知道他在临走的时候拿上了一把匕首,他竟然知道?本想和他同归于尽,可是经他这么一说,他知道根本没用,他看起来好想知道自己心中所想的所有事情。 所以苗谦索性拿出了香烟和打火机。 “这里好像不让吸烟!”他一本正经地说。 想到这里有汽油,苗谦随即又把打火机香烟放回口袋里。 远处传来隆隆的雷声,黑压压的乌云朝这里聚来。 “你说你是我?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没错,我就是你,我知道你的一切,你所想的,你所做的,还有你想做却不敢做的,我没有你心中的那些思想束缚,所以我比你更优秀。”他在自顾自地说着自己比苗谦有多么多么好。 回想一下,的确,他比自己更受上司赏识,他比自己更受女生青睐。 “你想怎么样?”苗谦问他。 “世间只能有一个苗谦,所以,我们之中必须有一个人要消失,而消失的那个人就是你!” “你要做什么?”他一步一步朝苗谦走过来,苗谦心中有些不知所措。 “来吧,和我融为一体,那么我们就是真正的苗谦了!” “不要,不要过来!” 他的身体开始出现变化,从他的身后伸出了许多的黑黑的东西,这些东西不断延伸,朝着苗谦来了,苗谦摔倒在地。 “走开!”苗谦一边大声呼喊着,一边向后爬。 苗谦站起身,往回跑。那黑色的触手不断变长,在后面紧紧跟着他。 苗谦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攻击。 “看你往哪跑?”最终苗谦被逼到了墙根,他已经无路可退。 “看你怎么办?”他俨然一个胜利者,他就像一只老虎一步一步朝着他的猎物走来,而他的猎物却一动也不能动,只能等着他,任他宰割。 苗谦背对着墙角,紧紧贴在墙上,他的眼中充满了恐惧,头上的汗水不断渗出,他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来临。 “啊!”这一声不是苗谦发出的。 雨水打在他的身上,他睁开眼,眼前的一幕让他震惊。 神秘人正在雨水中痛苦的挣扎,“我不会死的,永远不会!”他的眼睛,他的鼻子,“等着,我会回来的!”他的头,他的身体,他的四肢慢慢融化,最终变成了一滩黑黑的黏糊糊的东西。 是雨水!原来他害怕雨水! 这一滩黑黑的东西随着雨水慢慢流走。 苗谦想到了汽油。 他跑过去拿起汽油桶,朝那一滩黑黑的东西浇上。 将油桶扔在一边,拿出打火机。 苗谦面无表情,他将打火机扔了过去。 熊熊大火开始蔓延,雨水的加入使得或是更加凶猛,大火连天,苗谦根本无法冲出去,在炙烤中,苗谦昏迷了。 当他醒来时,他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安静在他身边。 “你醒了,吓死我了!” “我怎么会在这里!” “有个好心的神秘人救了你,你啊昏倒在大火里了!你为什么去泰山车库呢?”安静迷惑不解。 “哦,本想出去散散心,没想到迷路了,正好赶上下雨,就到那里面去避避雨了。”苗谦刻意掩饰着。 事情是不是已经结束了呢?苗谦不知道。 叮咚•••叮咚•••来电话了。 “你怎么回事?这么多天不上班?”说话的是谁? “你好,你是•••”苗谦有些茫然。 “我是王强,你别在我面前装蒜!” 王强是谁? “我告诉你,再不来上班,我就炒你鱿鱼!”对方气呼呼地挂了。 “谁啊?”正好安静从外面回来了。 “王强,王强是谁?”苗谦问道。 “他是你们超市的主任啊,是你的领导啊!”安静有些莫名其妙。 “我们领导不是叫李刚吗?怎么•••” “你没发烧吧?”安静把手放到苗谦额头上。 “我没事,可能是太累了,呵呵。”苗谦露出了一丝笑容。或许这一切都是假的吧,既然有那个神秘的人,或许李刚也是假的吧,无所谓了,一切总算恢复正常了。 苗谦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对了,你今天休息吗?怎么没上班?”苗谦问安静。 “你说什么呢?”安静被他问的有些茫然。 “现在放假呢,上什么班?” “放假?医院这个时候放假?”苗谦有些迷惑。 “什么医院?我是山镇第一小学的音乐老师好不好,真是的,现在是暑假啊!”安静鼓起腮帮子,一脸怒气的看着他。 苗谦一脸迷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眼前的安静到底是谁?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替身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7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