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先生的蜡像馆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0:58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004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简介:1、蜡像僵尸 丁先生的住处远不如他的蜡像馆好找,可是,蜡像馆好多天没开门了,金岩只好找到丁先生家里。 在这个城市里,提起丁先生几乎没人不知道……
1、蜡像僵尸 丁先生的住处远不如他的蜡像馆好找,可是,蜡像馆好多天没开门了,金岩只好找到丁先生家里。 在这个城市里,提起丁先生几乎没人不知道,丁先生是蜡像制作大师,他制作的蜡像和真人几乎分不出来。 金岩是因为丁先生要收个传人才找到这里来的。本来,丁先生是没这个想法的,可是,十几天前心脏病让他险些死在家里,这让他产生了这个念头,不然,祖传的绝艺失传太可惜了。 金岩从小就喜欢制作蜡像,却得不到名师点拨,听到消息后,特地从家乡赶过来,花了几个小时才找到丁先生的家。 丁先生住在市郊一栋别墅里,金岩赶到时,在丁先生家院门外已等了几个年青人,他们都是来学艺的。金岩从他们口中得知:三天了,丁先生没有出门,他们也没在别墅里看到过他。 “你们就一直这样傻等着?”金岩问他们,年青人们点头。 这也难怪,丁先生家养着一只非洲狮,整天蹲在客厅门口,谁敢进去呀? 金岩悄悄走开了,他可不想这样毫无结果地等下去,不管丁先生肯不肯收留,起码要先见到他才行。 金岩绕到院子后面。在别墅窗口他看到了几个人,这些人很奇怪,不光年龄、性别不同,服饰也很怪异,最让金岩惊讶的是,其中一个竟穿着清朝官服,像个僵尸,让人看了就害怕。金岩想:这都是丁先生制作的蜡像吧?丁先生家应该没这么多人的。 金岩刚想走开,怪异的事发生了,僵尸蜡像突然动了,抬起手臂示意他翻越栅栏进来。金岩心里害怕,还是跳过栅栏进到院里,僵尸蜡像手向旁边指了指,那里有个打开的小门。 金岩从小门进到了别墅里,看到一扇门打开了,就是放僵尸蜡像的那间屋子,金岩看到,僵尸蜡像背对着他,也不说话,金岩心里打颤,站在门口敲了敲门不敢进去。 僵尸蜡像竟然倒退着一步步向金岩走来,金岩身后是墙,他又不想退出别墅,眼看僵尸蜡像离他只有几步远了,心里更加害怕,猛的,僵尸蜡像突兀地转过身,金岩吓得差点叫出声:僵尸蜡像更可怕了,嘴上长出两颗獠牙! 它(他)张牙舞爪地向金岩冲过来,金岩后背贴到墙上退无可退,腿都软了。僵尸蜡像一直冲到和金岩脸贴脸才停下来,金岩吓得叫都叫不出来了,它(他)却悠的退了回去,脱下官帽,拿掉嘴上的獠牙,露出满头银发,笑了,说:“不错,胆子不小,从现在起你就是我选定的传人了!” “您就是丁先生?”金岩稳了稳心神,好一会才说出话来,这是他猜的。 果然,僵尸蜡像说:“对,我就是丁先生。”原来,僵尸蜡像是丁先生装扮的。“你就在这里住下吧。”丁先生说。 “那,外面那些人呢?”金岩有些疑惑。 丁先生不屑地笑了一下,说:“那些人只会傻等,胆子又小,有什么出息?让他们等吧,反正他们有的是时间!” 金岩明白了,他的与众不同让丁先生选中了他。就这样,金岩在别墅里住下了。 2、神秘地下室 丁先生别墅里的屋子很多,金岩是个好奇心很强的人,很想到各个屋子看一看,丁先生却限定他只准在他允许的范围内活动,说他的家人都有怪癖,性格暴躁,不喜欢外人打扰。尤其是地下室,更是不许靠近,否则,将被驱出丁宅。 金岩好奇心更盛了,其实不用丁先生说,从金岩进入丁先生家那天起,每经过地下室,他心里总会涌起一种异样感,不光因为它紧锁着让人奇怪,而是在那么厚重的铁门上竟然挂着一把特大号的门锁。里面到底藏着什么呢?难道普通的门锁关不住它? 好在,丁先生除了这两条约束外,别的再没什么了。丁先生对生活的要求并不高,一日三餐很简单,也不见他雇保姆,总是亲自下厨,连金岩都不用。 却是奇怪,金岩来丁先生家十几天了,一直没有见到丁先生家的其他人,也没见丁先生喊他们出来吃饭,而丁先生每回做的饭菜也只是两个人的份。 丁夫人呢?还有他的其他家庭成员呢? 终于,丁先生开始传授金岩如何浇铸蜡像了,其实对于如何制做蜡像金岩还是懂一些的,但丁先生的说法让他很难理解。 这天,丁先生带金岩来到他来时进过的那间屋子,指着一尊美仑美奂的少女蜡像说:“看到了吧,假如她是真的,她的美貌在世上最多只能保存几十年,甚至更少时间。但,当我们把她制成蜡像后就不同了,她的美就会永久地保存下去,我们要做的就是把短暂的美变成永恒,所以,我宁愿她是蜡像而不是真人。” 这话金岩听起来怪怪的,他和丁先生想法相反,他宁愿那是真的少女站在他面前,而不是蜡像;当然,就艺术而言,他不能不承认丁先生的话是对的,多少艺术品经过千百年的风雨侵蚀仍然不泯光彩,还在给人们展示它们当年的美,这就是艺术的魅力,如果不是这样,就算维纳斯是当年最美丽的公主,现在也只能变成一捧腐土。 不管怎么说,丁先生开始传授金岩制做蜡像了。丁先生果然是大家,他的传授彻底推翻了金岩从前学到的毛皮功夫,让他知道了许多事情绝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比如,蜡是怕热的,遇热就会融化,这是一般性的常识,丁先生也不能彻底解决这个难题。但他却发明了在蜡像表面喷涂阻燃、防腐的隔离层,使他制做的蜡像能够防热和防腐。这是他密不外传的,也没有把配方透露给金岩。 但,就是丁先生肯教授给金岩的技艺,已足够让金岩欣喜若狂了,许多天里,他一直沉浸在获得绝艺的巨大喜悦之中,几乎顾不上身边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他还是看到了,先前来的那几个年青人消失了,别墅门外早没了他们的身影,金岩偶尔会为他们惋息一下,尤其是那个长着一头卷发,看起来很像那个著名雕塑大卫的年青人。 另外,金岩也知道了那头非洲狮是假的,那只是一尊蜡像,丁先生浇铸得太逼真了,头面上的东西都能活动,让它从院门外看过来如同一只真的狮子。 3、夜半怪声 又是几天过去,别墅里有怪事发生了,确切地说那只是一些奇怪的声音。有几天了,每到下半夜,金岩总会听到丁先生从楼上下来,打开地下室进去,再从里面锁上,接着,就有“咕嘟嘟”的声音传出来,好象丁先生在煮什么,还有冲水的声音,每晚都要持续几个小时,让金岩难以入眠。 金岩越来越想去地下室看看了,完全忘了来时的承诺。 终于,金岩在一天夜里丁先生下楼后,也悄悄离开屋子,尾着丁先生去了地下室,当然,他没能进去。丁先生很谨慎的,虽然在前面走着,不时向身后看上一眼,好在金岩藏得很好,脚下又没有穿着鞋子,才没有被丁先生发现。 丁先生已经走进地下室了,金岩扒着门缝向里看,门很严,什么也看不到,连一丝光亮都透不出来。金岩只好把耳朵贴到门上,细细地分辨着门里传出的声音。 他听到了另外几种之前没有听到的声音:丁先生好象用快刀切割什么;接着“咕嘟嘟”的声音响起来,便有持续不断的冲水声。 最后一种声音是金岩熟悉的,那是浇铸蜡汁的声音。 丁先生在浇铸什么呢?为什么要在这么晚的夜里?金岩没时间想了,因为,丁先生从地下室里出来了。 事情变得越来越诡异了,这一夜丁先生竟把自己关在地下室里一直没有出来,天已经大亮了,丁先生仍然没有出来。金岩害怕了,他是个非常喜欢联想的人,他想到,该不会是丁先生在浇铸蜡像时突发意外,死在地下室里了吧?这几天丁先生的身体就不好,不会是他的心脏病又发作了吧? 直到快中午了,金岩就要报警了,丁先生才打开地下室的门,疲惫地走了出来,却没有如往时那样马上锁好房门,好象忘了这回事,顾自走上楼去。 金岩的机会来了。他躲在地下室门外的一尊蜡像后面,如果不是他看到丁先生真实地走动着,他是不敢这样做的:有许多次了,每当别墅里多了新的蜡像,金岩靠近去准备细细观察时,蜡像就会突然动了,得意地笑了,是丁先生伪装的,老小孩的恶作剧,吓得金岩再也不敢随便靠近哪尊蜡像。这尊蜡像也是新添制的,白天金岩还没有看到它。 金岩等丁先生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楼上房间后,急快地从蜡像后跑出来,推开地下室的门冲了进去。金岩想进入地下室不是一天两天了,这种心情太急迫了,急迫到让他竟没有注意那尊蜡像也动了,也尾着他进了地下室。 4、怪异的浮雕画 然而,地下室里的一切让金岩大失所望,这里很宽敞,堆放着平时用不着的杂物。 这是怎么回事?那些声音明明是从地下室里传出来的啊?可是,这里的每样东西都不可能发出那些“咕嘟嘟”、“哗嚓嚓”的声音啊? 金岩实在想不明白,又怕丁先生突然回来,想退出去了,就在这时,他看到了一样怪异的东西,确切地说,那应该是件制做得非常精美的装饰品,怪异的是它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那是达芬奇《最后的晚餐》的浮雕画,镶嵌在地下室的迎面墙上,这幅浮雕怎么看都应该算得上艺术珍品,却被丁先生这样拥有很高艺术修养的人很随便地镶嵌在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简直是暴殄天物,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丁先生家里,实在是很怪异的。 还有让金岩感到更怪异的事情,也许丁先生十分痛恨犹大,每次看到他都忍不住击打他的面颊,结果,把犹大的半边脸都打出了光泽,在浮雕画上很显眼。 难道,那些怪声是它发出来的? 可是,它只能发出“哔哔叭叭”的声响啊?怎会是“咕嘟嘟”、“哗嚓嚓”呢? 会不会地下室里还有暗室,犹大的半边脸就是进入暗室的开关呢?金岩突发奇想,但他马上否定了自己:就算地下室里另有暗室,随便弄个不起眼的机关不是更好吗?干嘛这么醒目呢?这不等于摆明了告诉进来的人,这就是暗室机关么? 以丁先生的智商应该不会做出如此愚笨的事情吧? 但,事情就是这样发生了。金岩不自觉地把手掌按到犹大的半边脸上了,他是绝不相信丁先生会这样愚蠢地设计他的暗室机关,所以,他没有贸然用力,手上只用了轻微的力量,却感到犹大的半边脸很有弹力,似乎在反抗他的按压。 他不由自主地又加了一些力量。 突然,金岩听到了脚步声,是丁先生从楼上下来了,走得很急,急到令金岩来不及跑出地下室,只好停下手上的动作,跑到地下室门后躲起来。他想等丁先生进来再从门后找机会跑出去。丁先生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他是下来锁门的,也许他到楼上后才想起忘记锁地下室了。 丁先生锁好门后又匆匆走回楼上。他不知道金岩躲在地下室里。 金岩的心放下又提了起来,尽管丁先生暂时没有发现他躲在地下室里,那是迟早的事。再过一会就是吃晚饭时间了,丁先生发现他没有去吃饭一定会到处找他,就会发现他失踪了。 但,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从地下室的透气孔中,金岩发现外面的天已经黑下来了,以往这个时候,丁先生和他都吃过了晚餐,丁先生该给他上理论课了。可是没有,金岩没有听到丁先生呼唤他,也许丁先生喊过他没有听到。因为,他已经打开暗室的门了,已经被呈现在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犹大的半边脸真是进入暗室的开关,怪不得它那样的光润,不知被丁先生一家人按摸多少次了。 一家人?这里可不止有一家人啊?这里也绝不是一个小小的暗室!金岩按下犹大的半边脸后,耳边响起轻微的吱呀声,浮雕画分做两半缩进墙里,出现了一个很大的门。金岩看着门里张大了嘴巴,在这里他找到了一切的答案。 丁先生真是一个为了艺术肯牺牲一切的人?!他疯了! 5、真人?蜡像? “不,他没有疯!”一个声音从金岩背后传来,惊得金岩猛的转回身体,他看到了一尊蜡像,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怎么这么眼熟啊?金岩惊吓过后终于想起,他不就是等在门外那几个年青人中的卷发吗? “你是怎么进来的,又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难道丁先生没杀死你?”金岩又想起那些个不眠之夜里产生的联想。他一直以为丁先生在夜里用活人制作蜡像,“咕嘟嘟”是丁先生在烹煮人体内脏;“哗嚓嚓”是丁先生把不好处理的内脏切碎冲掉。而那些牺牲品就是等在门外的年青人,他们被丁先生一个一个骗进别墅制成了蜡像。 卷发笑了,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咱们都误会丁先生了。 卷发说,他是一个警察,到丁先生家是来查案的。最近他们接到报案说,丁先生家有用真人制成的蜡像,而且还不是一尊。如果这是真的,那就是惊天大案啊!由于没有证据,警察不能贸然入室搜查,刚好丁先生要招收传人,卷发就加入其中,可是,他和那几个年青人都被那头假非洲狮吓到了,在门外空等几天,直到金岩来了,卷发跟着金岩一起进到别墅,并发现了丁先生的所有秘密。 丁先生家确实存在用真人尸体制成的蜡像,而且不是几尊,是上百尊,就放在地下室的暗室里。 这些用真人制成的蜡像不全出自丁先生之手,丁先生制作蜡像的技艺是祖传的,从他太爷爷那一辈就知道如何把真人尸身制成蜡像并长期保存,但他们却无法让真人蜡像永久地保存下去,他们无法彻底解决尸体的防腐。因为不能让尸体完全脱水,这就阻止不了尸体腐烂,可是,如果将尸体完全脱水,又失去了尸体原有的神态,制作出的蜡像也不会栩栩如生了。 如何解决这个难题呢?丁先生的前辈们一直在摸索和试验,效果却不理想,只好每隔段时间就对蜡像尸体重新进行一次防腐处理,这是很麻烦的,而且也容易损坏蜡像的本体—尸体。这就是金岩听到的那些声音的来源,“咕嘟嘟”是丁先生在熬制防腐剂;“哗嚓嚓”是丁先生在剪除尸体长出的指甲。http://www./ 到了丁先生这一辈,他又进行了多半生的研究,还把他早逝的妻子、女儿制成了蜡像,并依照妻子的遗嘱把《最后的晚餐》这幅名画制成浮雕,镶嵌在暗室门上,因为丁先生的妻子生前是个非常虔诚的基督教徒,最痕恨的也是出卖耶稣的叛徒犹大,为此,丁先生把犹大的脸设计成暗室开关,这样就可以在每次进入暗室前替妻子击打一下犹大的耳光。 当然,这并非丁先生的真实目的,他之所以给地下室门上加上大铁锁,给暗室门配上不伦不类的浮雕画,是因为这几年他感到自己越来越老了,身体也不作主了,做什么事情常常感到力不从心,他很担心有朝一日自己突然不在了,那么不光自己的先辈们会在密不人知的暗室里慢慢腐坏化为泥土,更主要的是祖辈们传下来的技艺就会失传。但他又不愿意把这样经历了许多代人才形成的宝贵技艺轻易传给外人,自己又没有传人,无奈之下只好传出自己要召收传人的信息,并给地下室门添加醒目的大铁锁,就是防备哪天他突然死去,有人会找到这里,让国家想办法保存先辈们的尸身和宝贵的技艺,为国家作最后的贡献。 这一天真的来临了,当丁先生最后一次在暗室里作试验时,由于太投入了,忘记了时间,过于劳累让他忽然感到胸闷不适,匆匆跑出地下室去楼上取药而忘了锁好地下室门,等他服了药想起这件事时就又返回来把门锁好,却不知道地下室里已关进了两个年青人—金岩和卷发。他更不知道的是:等他再回到楼上时,心脏突发大面积梗堵,让他在睡梦中离开了人世。 好在,金岩和卷发都带了手机,很快找来救他们出去的人,金岩还在暗室里找到一个很陈旧的本子,上面记载了丁先生一家所有制作蜡像方面的探索和尸体防腐、蜡像防热的秘方,丁先生还把他这些年关于尸体脱水、充填的研究成果也记到了本子后面,并留下遗嘱说,希望得到他技艺的人能把他也制成蜡像,永久地保存起来。 然而,这个愿望丁先生永远也实现不了了,他的遗体除了捐赠进行医学研究,再就是火化了。对于捐赠,丁先生走得太突然,没能留下遗嘱,他又没有后人,没人能作得了这个决定。 终于,丁先生的遗体被火化了,但他的蜡像制作技艺并没有失传,他先辈们的遗体也得到了很好的保管,因为它(他)们已不再是简单的尸体,而是珍贵的艺术品,有很高的科研价值,值得花大气力将它(他)们珍藏起来,为此,当地政府想到了金岩。 应该说金岩是丁先生最后的传人,但金岩却在一天早上突然离开了,谁也不知道,金岩自从知道了暗室的秘密后,从此连蜡烛都不敢拿,更别说让他触碰用死人尸体制作的蜡像了。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丁先生的蜡像馆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733.html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