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头发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0:59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523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简介:一 罗森森从淘宝网上买了一顶假发,她打算周日去拍写真集用的。 结果当她打开包裹的时候,吓了一跳。那根本不是一顶假发,而是一顶血淋淋的真人头……
一 罗森森从淘宝网上买了一顶假发,她打算周日去拍写真集用的。 结果当她打开包裹的时候,吓了一跳。那根本不是一顶假发,而是一顶血淋淋的真人头发,是活生生从人的头皮上剥下来的。每一根头发的发根都能清楚看到鲜红的肉。 罗森森吓到差点就昏过去,她立刻上旺旺找店主算帐去。店主十分无辜地说:“亲,我们还没发货。” 虾米?没发货,那这顶恐怖的头发谁寄给她的?她连忙看了看邮寄栏。没有写地址,只见到三个血淋淋的大字:白兰心。 看到这个名字后,罗森森已经吓得不轻了。她怎么会收到死人寄来的头发? 这件事已经过了三年,但这件惨剧还清楚地印在罗森森的脑海中。 白兰心是她的高中同学,兼职做网拍模特儿。人缘特好,喜欢她的男生一大堆。像罗森森这种姿色一般的女生站在她的身旁只显得自己更丑。 但白兰心却对罗森森那头如绸缎般的头发很感兴趣,主动邀请她去拍一些洗发水的广告。当然像罗森森这样不出众的女人,是不能出镜的,所有出镜的片头都做了处理。头发是她的,面孔是白兰心的。 白兰心会支付罗森森一些报酬。 有了这笔收入,罗森森的下个学期的学费就有着落了。因为这层关系,让两人走得更近,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然而有一天,她们拍完一个洗发水的广告回家时,却遇到一个星探。星探不断的游说白兰心去拍一个沐浴露的广告,还想立刻带她去试镜。白兰心再三考虑后,还是去了。 罗森森一直站在广告公司大楼外等她,广告拍了很久,十点多都不见白兰心出来,她担心极了,拼命打白兰心的电话,电话却一直没人接,她壮着胆踏进广告公司的大楼。 却被一名保安拦住说这里是一座荒废的危楼不能进去。http://www./鬼故事网 罗森森呆住了,刚才她明明见到白兰心和那位星探走进去,为什么保安却说是一座危楼? 她惊恐地说:“我朋友刚刚和这里的工作人员走进去的,怎么可能是一座危楼?” 保安奇怪地望着她:“不可能,我一直坐在这里,连一只苍蝇也没见飞进来,就别说人啦!很晚了,快点回去。” 罗森森心里不安,她守在大楼外一夜,都没见白兰心出来。此后的日子,白兰心像消失一般。 一星期后,白兰心的家人找到她:“罗森森,你知道兰心去哪里了吗?” 罗森森说出那晚诡异的事情,白兰心的父母报了警。警察将那幢大楼翻转了,都没见到白兰心的身影。而且在警方的口中证实,这幢大楼的确是一幢荒废的危楼。 那白兰心去了哪里? 罗森森是亲眼见到她走进那幢大楼的,为什么进去后,却失踪呢? 这件诡异的事情在学校传开,同学们将它传得灵异极了。而罗森森的生活则变了,白兰心的家人天天缠着她不放,威胁她交出白兰心,最后逼得罗家人搬离这个熟悉的城市。 如今却收到一顶血淋淋的真人头发,一个没有邮戳的邮件。这说明什么?说明有人对她做恶作剧?如果是恶作剧,那不可能拿死人的名字来开玩笑。 这顶假发是向她透露一个什么样的信息?接下来的事情到底是好还是坏?是不是跟白兰心有关?一连串的问题让罗森森头都大起来。 罗森森打了一个冷战,到底是谁做的? 这时,电话响起来,罗森森接了电话,是经纪人小湖打来的:“森森,你出门没有?导演快大发雷霆了,大家都在等你,快点过来。” 罗森森才想起来她要赶一个瘦身广告。她迟疑一下,觉得这事必须向小湖说一声,在电话里支吾半天才说:“小湖,我被人恐吓了。”语气中尽是惊恐。 小湖在电话那头鬼叫:“什么!不要怕,我很快到。” 二 小湖将假发反复地看了一遍。拿起夹子将假发里里外外都翻开,在假发的里面露出了一个粉红色的波点发夹,发夹上面隐隐看到一个“森”字。 罗森森见到这个发夹后,她惊恐地虚坐在椅子上,吓得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当下脸色变得发白。 “怎么了,不要害怕。这肯定是同行做出来的劣质行为。他们肯定收到消息你要出演爱德华的电影所以妒忌你。”小湖气愤地叫嚷着。 罗森森摇了摇头,用手压住急促跳动的心脏说:“这是白兰心的头发,这只发夹是我送给她的,上面有我的签名。”会有谁知道她和白兰心的一切。所以她断然肯定,是顶头发是白兰心的。 当年发生的事情,小湖是知道的,她有今天的知名度,都是小湖一手提拔,她对小湖坦白了一切。 小湖将发夹夹起来。粉红色的发夹上,染着斑斑血丝,在发夹的正面上,果然看到一个“森”字。 “事隔三年,白兰心的头发为什么会出现在你手上。而且不是邮寄而是被人放在邮箱里。这事古怪得很,不是同行做的,那又是谁做的?”小湖的脸色十分难看,他在担心罗森森的安危。 罗森森想了一会:“我们还是报警吧!让警方去调查这事,我们如此的高调办事,也起到杀鸡敬猴,他们也不敢乱来。而且还做了个免费宣传,恐吓的事情一出,我肯定上各大报纸的头条。”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小湖皱眉打断她这一想法:“爱德华之所以将你内定为女一号,是因为看中你没有花边新闻。作为一个新人,绝对不能有负面新闻出街。所有女星都是参与了爱德华的电影后一炮而红的。这时候绝对不能闹出这种新闻来,所以绝对不能报警,我还是暗里托朋友查下这假发的DNA是谁的。这段时间你要小心,别闹出半点事情。” 罗森森点了点头。http://www./鬼故事大全 忙碌的生活,很快罗森森就将头发的事情忘记得一干二净,她每天都忙着上学,拍广告和MV,去参与爱德华的女一号试镜。 三年后的她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丑小鸭,如今的她出落得像一个天仙,她的那头秀发比以前更加的飘逸。这些年来,在小湖的一手策划下,罗森森的身价一下子就挤进了国内一线的模特儿行列。 今天罗森森去拍了一个洗发水的广告,她将头发洗湿后放进盛满水的瓷器中。打开了水龙头后,忽然一股难闻的味道飘来,她闻到一股腥臭味,她闭上眼睛,不敢睁开,她怕,一睁开眼睛,就会看到一盆鲜红的血。 罗森森强忍着这种腥臭味,她强迫自己不要害怕,将洗发水放在头上,轻轻地揉着头发,不一会,她的头就冒出许多泡泡来。但是她却感到自己的手越来越滑,而且有点粘糊。她害怕地咽了咽口水,她仿佛感到自己的肌肉在抽筋。 半晌后,她被人狠狠地往后按住脖子,她的头完全泡进水里。 她不能呼吸,她害怕地挣扎着,努力地去拉扯一些东西,她想张口大喊,但吸进口中的是带着咸味的血。 她被人死死地按住不动,浑身颤抖。她非要看清楚是谁在搞鬼。她猛然睁开眼睛,看到周围都是白色的泡泡。泡泡里面都有一张脸。这张脸不是别人,正是没有头发的白兰心。 白兰心露出一张狰狞的脸,她愤怒地瞪着罗森森。 耳边飘来一句轻柔的话:“将我的头发还来……将我的头发还来……” “啊——”的一声尖叫声,冲破罗森森的喉咙。她惊恐怖万状地抬起头来。看着四周的工作人员都奇怪地望着她。 她哆嗦地说:“这水……有……”她望着清沏透明的水时,惊呆得说不出半句话来。难道刚才是幻觉?还是有人将水换掉? 三 罗森森出了摄影棚,她心神不宁,走在街上浑身无力。站在斑马线前,她看到绿灯闪个不停,但有个穿着一身波西米亚黑碎花长裙的女人拼命地跑过斑马线。一辆大货车飞快的驶来,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和阵阵咒骂声响起。 罗森森回神过来的时候,她已经伏在小湖的怀中,小湖紧紧地抱着她,在她耳边咆哮着:“你干什么?想死吗?就这样冲出马路。” 罗森森吃惊地看着小湖,她低喃着:“不是我……是她……”她的手指向那个黑裙女人,然而马路上尽是往来穿梭的车辆,她才意识到,刚才冲出马路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她跟死神擦身而过,一秒之差,让她差点成为车下的亡魂。 可她依稀记得,刚才冲过马路的是那个穿黑裙的女人。她急切地往人群中寻找,寻找那个轻生的女人,猛然她看到一顶草帽被风吹起,悠悠地落在她的脚边,一个远去的女人,她头顶光秃秃的没有一根毛发。 罗森森的心脏开始狂跳不止,是白心兰回来了。 不记得是怎么样回到家里,小湖已经端给她一杯热气腾腾的热牛奶。他叨唠地说:“森森,你今天是干嘛了?导演来电话说你都不在状态,拍的洗发水广告要重拍。你都不知道自己闯了多少个红灯?要不是我你就完了。” 罗森森喝了一口牛奶,她感觉舒服多了,淡淡地笑了:“我——”她言欲又止。半晌,才从嘴里挤出话来:“我见到白兰心了。”自从收到那顶血淋淋的头发后,就仿佛活在一个惊悚的环境中。 小湖忽然安静起来,他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望着她说:“不可能,你肯定看错了。我帮你查过了,白兰心死了。你们举家迁移一年,就发现了她的尸体。” “死了?”罗森森不敢置信地张开嘴,虽然这个结果她一早就知道,但心里在这刻还是紧紧地收缩着。 小湖从公文包里翻出一张发了黄的报纸来:“我知道你不会相信,这个我都帮你留着。头发的事,我都查清楚了,那是一顶假发,只是泡过动物的血,所以才让人觉得血淋淋,是同行的恶作剧。” 他的话安抚了罗森森恐惧的心,颤抖的肩膀开始平稳下来。握着牛奶一饮而尽,心情轻松了许多,接过报纸看了一眼。 报纸是一年前的,首页上大幅字写着:在拆掉的大楼里发现一具女尸。 上面还配了图,尸体的头光秃秃的,没看到半根头发,头顶已经腐烂。她的嘴极力地张开,呈现一个极度恐慌的状态。她身体上没有任何的伤痕,样子瘦到皮包骨,倒在地面上,她努力地想往墙壁爬过去。 罗森森害怕地将报纸扔掉,太可怕了。这具尸体就是白兰心,她生前是一个多么美丽的女人。 白兰心是饿死的?还是头皮发炎死的?她的头发被人活生生地剥夺,头顶已经严重腐烂。 罗森森原本放轻松的心再次紧紧的揪住,她坐在那里浑身不停地冒冷汗, 为什么白兰心会被人困在一个没有出口的房间?那幢大楼警察曾经去地毯式的搜索,却没有任何发现,又是谁将白兰心的头发剥夺? 白兰心有着天使的面孔,魔鬼般的身材,但她最大的缺憾就是一头像草一般的头发。虽然她平时极力去保养,效果明显不好。 难道——罗森森仿佛想到什么?她吓得哆嗦起来,以前白兰心所有洗发水的广告都是她顶包的。难不成,那天的星探不是冲着白兰心而来,是冲着那头如绸缎的头发而来。念及此,罗森森不敢再想下去,她站了起来,径自走回房间躺在床上喃喃细语:“不要……不要夺走我的头发。” 四 罗森森第一次睡得那么香,自从白兰心的假发出现后,她就开始失眠。只要她闭上眼睛,白兰心那可怜的样子就会出现在她眼前,打扰她。 然而今天不知为何,她一躺在床上不一会就睡着,而且还做了一个美梦。梦到回到读高中时她和白兰心一起拍广告的片段。 忽然她听到一阵细碎的脚步声,罗森森本能地低叫一声:“谁?” 有一个人慢慢地来到她的床前,凝视着她,伸出手轻轻地抚着她的头发。在她耳边低语着:“多么漂亮的头发。” 一股电流窜向罗森森全身,她从未这么恐惧过,她努力睁开眼,看到一个头顶光秃秃的女人坐在她的床沿,伸出惨白的手,抚弄着她的头发。她吓得浑身发抖。女人的脸很白,白得就像她看到的报纸上的死尸一样,头顶上的毛襄已经腐烂,在空气中散发出一种恶臭味。 她努力挣扎着,想逃离这里。然而身体却很沉重,眼皮的睡意很浓,不一会眼皮又慢慢地合起来。 罗森森感到自己的头发被人全部拉了起来,然后头开始痛,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痛,仿佛有人将她的头发一根一根地拨起来,她痛苦地在床上打滚,但她却无法睁开眼睛看看是谁,是谁想夺走她的头发。她哀嚎地叫道:“放过我……别夺走我的头发……”她意识到,一直想得到她头发的神秘人出现了。 也许是白兰心此刻正在慢慢的吞噬着她的头发。她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像法国的“绿毒”。 这种香味是她熟悉不过的味道,是白兰心喜欢的香水味。 第二天一早,罗森森睁开眼。她环视了房间的四周,检查了门锁、窗户。并没发现有人进来过的痕迹,然而她看到床上遗留下来的一些头发。她全身一震,她的头顶一凉。她伸出手轻轻地抚了抚自己那头引以为傲的头发。 然而她的头顶光秃秃的。还摸到有一丝湿意。她尖叫着,冲到镜子前面,镜子中央出一个没有头发的女人,她的头顶连一根毛发也没有,她惊恐的嘴张得老大的,她的表情在慢慢的扭曲。 她的头发一夜间消失了,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发了疯的尖叫着。她在房间乱窜着,将里面能照出她样子的东西都打碎,地面上散落一地的玻璃碎片。里面都有一个奇丑无比的秃头女人,女人呈现出一种极其惊恐的表情。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罗森森对着镜子那个丑女问。她指着镜中的女人尖叫:“把我的头发还来,要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地面上不知何时飘来一张用血字,绢秀的字迹:我要回头发,你的命我留下。 血红的字,映红了罗森森的眼睛。这些字迹不是白兰心写的还会有谁?她恶恨地咬住下唇。 忽然,一道蓝色的光线在她面前一闪而过。 罗森森转过头定眼一看,看到电脑的蓝光一直亮着,原来她一直都开着电脑没关。她爬起来,来到电脑前,她移动了键盘。 电脑屏出现一个奇怪的画面,那是她入睡后视频所拍下来的影像…… 五 这是一个小小的试影院,四周漆黑一片,只听到投放机“磁磁”的响声。 罗森森躲在影院的角落里,她戴着一顶白色的草帽,遮住了她的秃头。她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影片中的女人就是自己,由自己收到那顶血淋淋的头发开始。 她经历的每一个细节都被拍成了电影。直到她看到自己的头发被白心兰一根一根拨起来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被小湖骗了。 如果不是她入睡后喜欢打开视频拍摄自己入睡后的情况,她还一直被蒙在鼓内。原来小湖就是剥夺她头发的主谋。 她愤怒极了,直到她听到爱德华导演的赞美声时,她才从惊呆中醒清醒过来。 “那个白衣女鬼就是我要寻找的女主角,她叫什么名字?”爱德华的新戏是一部惊悚片,此片的主角都是国内外一线名星,爱德华此次前来是为寻找能演活故事中的鬼一角而来的。他想不到,在试影片中竟然看到一个活生生的鬼。 小湖带着一个白衣女人出现在爱德华的面前。女人的脸苍白极了,但她的那头乌黑的长发在黑暗中散发出星星点点的光芒。 罗森森仿佛停止了呼吸,她不是白兰心吗?她那头乌黑像绸缎般的头发不是她的还会是谁的。 她紧紧地握着双拳。 爱德华伸出手:“很高兴你加入我们的剧组。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女人微微一笑:“我叫罗森森。” 罗森森的耳朵不断的鸣响起来,此刻她的脑中一片空白。当她听到白兰心说自己是罗森森的时候,她似乎想起了什么。 她跌跌撞撞地离开试影室,她想起来了,一切都想起来了。 她不是罗森森,她是白兰心。 她站在洗手间内,看着自己光秃秃的头顶时,她才想起来。 白兰心是患了一种可怕的病,“无毛症”。她原本有一头乌黑的头发,然后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头发就越来越稀疏。 她祖传有一条秘方,可以永远保留一头漂亮的头发。这种方法,必须找到一头乌黑如绸缎般的头发来植入自己的头皮内。 白兰心开始物色人选,这个人便是罗森森。上天是公平的,上天给了罗森森一头漂亮的头发后,便赐她一张平凡的脸。 白兰心知道罗森森家很穷,连学费都交不起。她便引诱罗森森去拍洗发水的广告,和她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那天她和罗森森一起回家的时候,有一位星探出现。那位星探是一位整型师,他收了白兰心大笔的钱,答应帮助白兰心做植毛手术。 以拍广告为名,将她们骗进那幢荒废的大楼内。 在大楼内的小诊所里,她们昏睡了一星期。 当她醒来的时候,她发现只有自己留在小诊所里,诊所里什么也没有,只留下一面镜子。她的脑子空白一遍。 镜子映照出来的人不是白兰心,而是罗森森。但她却拥有一头漂亮如绸缎般的黑发。那刻她都分不清自己是白兰心还是罗森森。 她害怕极了,脑袋浑乱极了,甚至不知道如何是好。她该如何去解释清楚事件的来龙去脉?所以她选择性的遗忘这一星期所发生的事情,以罗森森的身份活了下来。 但是,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失踪的罗森森会在此时回来呢? 此时背后传来一声“咚咚”的高跟鞋的响声。 洗手间的灯忽然灭了,一阵阴凉的气息将整个洗手间都包围着。 罗森森转过头来,看到穿着白衣的白兰心时,她吓了一跳。她害怕地后退一步:“你是谁?” “白兰心”“咯”的一声笑了:“这话我问你才是。” “我是罗森森,你到底是谁?”罗森森歇斯底里里尖叫着。她恐惧地别过脸,她不要看到白兰心的脸。 “白兰心”奇怪的望着她:“我才是罗森森,你到底是谁?” 罗森森愤怒的脸开始扭曲,忽然伸出如索命般的手紧紧地掐住“白兰心”的脖子:“你说谎,我才是罗森森,我不管你是谁,总之世上只有一个罗森森,其他人都得死。自从我换掉你的头发那天开始,我就是罗森森,你还有什么不知足?我不是用我的容貌和你换掉头发了吗?为什么还要苦苦相逼呢?” “白兰心”挣扎着,她想跑,却无法挣开罗森森的手。她已经无法呼吸了,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罗森森完全失去了理智,她从帽子中掏出早已准备好的刀子,狠狠地插进“白兰心”的心脏里。 洗手间的门猛然被人推开,小湖惊叫一声:“不要——”但一切都迟了,“白兰心”已经瘫倒在地面上,血涌泉般流了出来。 他手上的录像机掉了下来,发出一声奇怪的鸣叫声。 六 洗手间的灯光亮了起来, 罗森森惊呆地看着忽然冲进来的一群人。 猛然意识到,这难道也是电影的一部分。 她害怕地看着小湖。 小湖垂下头,完全泄了气。杀人根本不是他想象的一部分,完了,一切都完了。 这时爱德华走了进来语重心长地说:“一部好的惊悚片,必须有人死去。罗森森小姐,你的表演十分的精彩,可惜我们不需要一个杀人犯。你还是去自首吧!” 罗森森瘫坐在那里,痛哭起来。看着眼前这个被自己杀掉的“白兰心”,此时她才发现,她根本不是白兰心,而是一个长得跟白兰心有点相象而已。 到现在罗森森也搞不明白,到底自己是罗森森还是白兰心?这个答案,到她死也无法解开。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消失的头发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7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