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冤草之谜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1:01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6178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6分钟
简介:一,神秘足迹 这是一座古式的普通四合院,青砖围墙,黑漆斑驳的铁门,寂静而又神秘。楚九来到这个小院时,正是这一天的正午时分,院里开满了一种乳……
一,神秘足迹 这是一座古式的普通四合院,青砖围墙,黑漆斑驳的铁门,寂静而又神秘。楚九来到这个小院时,正是这一天的正午时分,院里开满了一种乳白色的小花,刺眼的阳光下,那一朵朵细小的白花如孩童的眼睛,躲在叶子下面惊恐不安地向外偷望着。其实那是一种很奇怪的草科植物,宽大的叶子上长满了锋利的倒刺,守护着下面那一朵朵白色的小花。楚九蹲下身来嗅了嗅,好怪,这花竟没有一丝的花香。 “这花儿叫含冤草,是不能闻的,更不能碰,有毒……”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那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脸色苍白疲惫。就是她报案说:她8岁的女儿点点在自家的院里奇怪地失踪了。 “你女儿是什么时候不见的?”楚九来到点点妈面前问道。“三天前的早晨我出去时点点还在家中,中午回来时,看见大门反锁着,点点却不见了。点点是个哑女,从不和别的孩子来往,也从来没有单独出去过,找遍了所有的亲属家,都不见点点的影子。点点的爸爸去年就是在含冤草花开的时候,也是这样毫无声息地失踪了,从此就再也没有了音信……” 女人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不知名的地域传来,飘飘悠悠,不知所依。 助手小王看着楚九,指了指自己的头,又指了指那个女人,意思是她的大脑受了刺激,精神有点问题,说话颠三倒四的。 由于事先来帮忙寻找点点的人太多,满院子都是杂乱重叠的脚印,现场已被严重破坏,找不到任何有用线索。技术员都把眼光投向了楚九,希望这个足迹追踪神探可以从这些杂乱的的脚印中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在一簇含冤草下面,一双清晰的小脚印引起了楚九的注意,从脚印的大小和压力点上分析,应该是一个8岁左右的孩子留下的。是点点的脚印?脚印边缘错动,有左右拧动的虚痕,很像心情慌乱,左顾右盼时留下的;从脚印结成时土质的硬度和小虫爬过的痕迹上看,分析时间大约在太阳还没出来,露水还很重的黎明时分,这个时间点点到院子里来做什么? 楚九顺着小脚印的站立方向向前跳跃寻踪,在两步外又发现了两枚行模糊的小脚印,只是被其他脚印踏乱了。突然,在杂乱的脚印中,一双似曾相识的脚印映入了她的眼帘。 那是两枚男人在行走时留下的左右脚的足迹,足迹的方向正是走向含冤草下那双小脚印——点点。脚印结成的时间几乎和点点留下的脚印相同,分析年龄在40岁左右,身高1、75米上下,走路身体微前倾,左脚踝骨外翻。 楚九眼前立刻闪出一个行走的人形,一个行走特征明显,正走向点点的人形。这人的行走姿势她太熟悉了,这双脚印究竟在哪里出现过呢?这个男人既然在点点家院里留下了足迹,就不可能不在其他地方留下行踪。 楚九在现场外围扩大圈踪,找遍了点点家周围的每一寸土地,却没有找到那人的出入口和任何一点痕迹,所谓行必留踪,难道这人是飞走的不成? 训犬员以点点平时穿过的内衣和鞋子为嗅源体,让警犬在村里划定范围寻找,依然没有点点的一丝踪迹。 楚九来到屋内,屋里的一切整洁干净,没有任何翻动的痕迹。她在点点房间的鞋架边站了下来,点点的鞋架上放满了各种款式的鞋子,她仔细查看着每一双鞋子,虽然鞋的花纹对不上,可从鞋子的磨损程度和行走时留下的特征上看,和院子里含冤草下的那双小脚印同为一人,果然是点点留下的。 楚九再次把把眼光投向点点妈,缓和了口气对点点妈说:“能说说点点和爸爸的事吗?” 点点妈把目光移向窗外,望着那满院白花的含冤草,幽幽地吐出一声叹息:“点点的爸爸和我结婚不到一年,就开始和几个朋友一起去大西北做生意,每年只回来一次。就在第二年冬天的一个夜晚,大雪封门,他披着一身的雪推开了房门,羊皮袄里抱着个不丁点的小人,是个女孩,那年她才三岁,瘦的只剩下几根骨头。他说是他在大西北一处野外的坟场里捡来的……” “是点点?” 点点妈点点头:“是的,就是现在的点点。后来,听和他一起出去做生意回来的村里人说,那个孩子是他在当地和一个女人生的,那个女人生下孩子后就死了。点点这孩子很古怪,常做些让大人意想不到的事,这满院子的含冤草都是她种下的。” 去年夏天,点点爸爸从大西北回来后,说再也不出去了,留在家里好好陪着他的点点过日子,点点的脸上也有了笑容,每天总是寸步不离地跟着爸爸,可谁知他还是走了,走得没有一点声息……村里人都说这含冤草是不祥之物,每一株含冤草下都有一缕不散的冤魂,只要它在谁家生根开花,谁家就会有不幸发生。” 楚九望着那一院子的白花和那些凌乱的脚印在思索着。凭直觉和多年办案的经验,她感觉到点点的妈妈似乎在瞒着她什么,点点的爸爸去年失踪和点点的失踪有无关系?院子里走向点点的男人足迹究竟在哪里出现过呢?她的大脑在飞速地旋转着,猛地,一双带血的足迹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渐渐清晰起来,她心里一寒:如果真的是他,那点点可能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二,夜半哭声 在点点家后院不到30米,有一所古式老宅,一个叫宋二的和他瘫痪在床的痴傻老爹住在这里,院内荒草丛生,房屋落破,没有一点居住的气息。听陪同来的村长说:这所老宅和点点家的四合院都是民国年间一个老财主所建,后来不知怎么老财主的大老婆突然吊死在家中,小老婆和老财主也一夜之间离奇地失踪了。最近听说这个老宅经常闹鬼,半夜里常有一个女人哀哀怨怨的哭泣声。 时近黄昏,破旧的老宅被夕阳照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踏进院里,楚九总感觉这院落的某个角落似乎有一双眼睛在静静地看着她。突然,在杂草间的空地上,几枚足迹映入楚九的眼帘,而且是女人的足迹,分析时间应该是昨晚留下的。足迹旁有一个用碎砖堆砌的祭台,祭台上插着一束刚刚枯萎了的含冤草和几根燃剩下的香头。楚九拿起已经枯萎了的含冤草,心中疑惑:是谁在这里祭奠?祭奠什么?是这束含冤草吗? 村长说:村里就只有点点家和宋二家出现了含冤草,两家都遭到了不幸:点点和她的爸爸奇怪地失踪了;宋二的哥哥死了,老爹也变得疯疯傻傻的瘫痪在床上。村里人都像躲瘟疫一样躲着他们,很少和两家来往。” “你是说宋二家长出过含冤草?是什么时候?”楚九盯住村长问。村长被楚九看得有些不自然:“就是去年的这个时候,后来因为犯忌讳,都给宋二拔掉了。” 听点点妈讲:这含冤草是点点爸在大西北做生意时带回来的,点点很是珍惜,每当有含冤草花落时,点点都会早早起来在院里的花草中寻找成熟了的含冤草种子,因为日出后,含冤草的种子在阳光的照射下就会自动炸开,所以点点要在太阳没有出来、露水还很重的黎明时分把含冤草种子摘下,收藏起来。含冤草喜阴湿之地,常开在坟冢旁,所以村里人都很忌讳。只有点点家的院里才有含冤草,宋二住的这座老宅里怎么会出现含冤草呢?楚九站在荒草里向墙外望去,厚厚的院墙很高,只能看见不远处点点家那灰砖瓦顶。她耳边又响起了点点妈那古古怪怪的话:“村里人都说这含冤草是不祥之物,每一株含冤草下都有一缕不散的冤魂,只要他在谁家生根开花,谁家就会有不幸发生……” 夜色在不知名的鸟啼声中降临了。 夜半更深,风吹树摇,楚九和小王悄悄地伏在宋二家墙外的草丛里,静静地等待着。 小王拍打着不时围上来的蚊子,轻声问道:“那个女鬼真的会出现吗?” 一阵微风拂来,夜草暗伏,飘来丝丝异香。楚九轻声道:“嘘——她已经来了。” 楚九话音刚落,老宅里果然传来一个女人哀哀怨怨的哭泣声…… 俩人翘首捏脚地慢慢靠近老宅围墙,探头向里望去,突然,“嘎——”一声乌鸦夜啼,在头上响起,是小王碰动了树干,惊飞了乌鸦。同时,院内的哭泣声也嘎然而至,一切归于沉寂。 楚九略一犹豫,立刻小声道:“快,翻墙进去,小心别出响动。”俩人跳进宋二家后院,四周黑漆漆的,人迹杳无,一注未燃烧完的香火在暗夜中闪闪烁烁,形同鬼火。 楚九打开微型手电,发现土堆上插着一束盛开的含冤草,地上留有刚刚踏上去的新鲜足迹,她蹲下来仔细查看,猛地,她想起来了,在点点家她注意过点点妈的走路姿势,从足迹特征上看,果然是点点妈留下的。 楚九向后院深处走去,荒草掩盖处,后墙的小铁门开着,外面是黑黢黢的山,风过处,树摇影晃,呜呜作响----楚九突然想起什么,叫了声:“快走”,说完,翻墙超近路快速向点点妈家跑去。 到了点点妈家门前,小王轻轻敲门,不一会,门灯亮起,吱呀一声,门开处,点点妈身穿睡衣出现在灯下。 小王不解地望着楚九。楚九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心里也在疑惑:点点妈如果是从宋二家后门跑回家的,要绕过半座山梁,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赶在他们的前面到家,除非她是飞回来的。难道刚才在宋二家后院哭泣的女人不是点点妈?可那里为什么会留有点点妈的足迹? 点点妈望着楚九,睡眼惺忪,一副刚刚被吵醒的样子,但楚九还是从她哭肿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的惊慌…… 三,白骨冤魂 点点妈离奇地死在了床上,屋内充斥着浓烈的“乐果油”农药味,整洁的床单上洒满了支离破碎的含冤草花叶和细小的白色花瓣。点点妈右手攥着一瓶剧毒农药,眼睛大睁着,似乎死前看见了什么恐怖的情景。 现场勘查的结果:院内大门和房门反锁着,墙上没有登攀的痕迹和搏斗的痕迹,窗上钢筋完好无损,屋内除发现报案人宋二的足迹外,没有其它足迹和搏斗的痕迹,死亡时间 大约在凌晨3点左右。种种迹象显示:点点妈很可能是自杀。 楚九细致耐心地在屋内屋外仔细地勘察着,最后,她蹲在点点妈卧室的床下,小心地用白色的粉笔画了一个圈,那里有一枚模糊的脚印。 很久,楚九终于站了起来,肯定地说:“点点妈是他杀!” “虽然现场种种迹象疑似自杀,可其中的疑点太多。据我调查了解,点点妈是个左撇子,可习惯性的抓握药瓶怎么会是在右手?死者服用高剂量的乐果油农药,药力发作时会抽搐挣扎,而床单整洁,没有丝毫凌乱的痕迹,而且点点妈手掌指缝中没有含冤草残存的汁液,是谁在床单上洒下的含冤草花叶?显然是凶手为做成自杀现场故意伪装的;卧室的地面有明显擦洗过的痕迹,宋二所留下的足迹为灰尘加层足迹,是在地面擦洗过后留下的。也就是说,在宋二到来之前,有人来过这里。” “你们看”,楚九蹲下身,指着床下白色粉笔圈起的那枚足迹:“这是一枚灰尘减层足迹,是在地面擦干净先前留下的;脚印前掌后移错动,后足跟重叠,前掌着力,说明此人站在床前身体用力前倾留下的,他在点点妈的床前做什么?是不是站在床前行凶作案,然后清理伪装自杀现场后离开的?从足迹特征上看,这个人的足迹和点点失踪现场的那个神秘男人足迹同为一人所留。 楚九站起身,把眼神转向了站在一旁的宋二:“我不明白的是:现场门窗反锁,没有任何出入的痕迹,嫌疑人是怎么入室作案的?死者眼珠圆睁,死前恐怖异常,她在死前究竟看见了什么?” 宋二惊恐不安地向后退着。楚九走近宋二身边,直视宋二的眼睛“你是什么时间发现点点妈死的?你来找点点妈做什么?你是怎么进来的?警察来时死者家的门窗?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此牛悴换崾潜渥魑米臃山吹陌桑?rdquo; 宋二惊恐万分,全身哆嗦,头上开始冒汗,最后瘫倒在地,嚎啕大哭道:“我全说,我交代……可我真的是没有杀害她呀……” 楚九缓和了口气道:“凶手虽然另有其人,但种种迹象表明,你也脱离不了可能同谋的关系,你只有如实回答我的问题,才能解除对你的嫌疑。” 宋二止住了哭声,说出了他一直埋在心里的秘密。 宋二和点点妈相好已经2年了,他们一直在夜里偷偷约会,却没有被人发现,原因是他家老宅和点点妈家有一条密道。这个密道是一直通到点点妈卧室的,俩人一直通过密道偷偷约会。不想一次午夜幽会,被夜里醒来的点点发现了,点点从此恨上了妈妈,再也不理妈妈。不知道为什么,点点从那以后,经常到宋二家后院去,似乎在寻找什么,从打点点到过宋二家后,他家的院里就开始长出了让村人都忌讳的含冤草。 点点失踪后,点点妈一直怀疑是宋二害了她的点点和丈夫,对他不依不饶,每天夜里都到他家院里去祭奠,说是他家的院子里去年出现了含冤草,是点点和爸爸的冤魂在显灵,还威胁他说要去公安局告发他。他知道点点妈是精神上受了刺激,怎么劝她都不管用…… “昨晚点点妈在祭奠时受到惊吓,我今天一早本是来看看点点妈的,谁知她却死在了床上……可点点妈真的不是我害的,我也没有杀害点点和她爸爸啊……” 宋二痛哭流涕,汗水和泪水模糊了满脸。 根据宋二的指认,办案民警挪开点点妈的床铺,下面果然露出一个洞口。 进入密道,楚九在前面亮起手电,仔细地慢慢向前搜寻,她发现洞内有明显清扫过的痕迹,看来嫌犯果然是通过密道进入点点妈卧室作案,然后又通过密道离开的,并把痕迹清理得干干净净。可凶犯怎么会知道这个密道,他与宋二和点点妈有无关系? 楚九问身边的宋二:“村里还有谁知道这个密道?” 宋二摇头:“我搬进老宅才两年,也不知道为啥会有这个密道。这座老宅以前一直荒着,也不知道还有谁来过这里。” 大约过了十几米远,前面一下宽敞了许多,一丝光亮从头顶透了下来。楚九抬头看去,一道裂缝从洞顶弯曲而下,一直裂到洞壁,如丝的光线下,她突然发现:在光线照到的地面上竟然拱出一颗柔柔嫩嫩的含冤草。楚九蹲下身来,细细地查看着,只见浮土拱动,慢慢地从里面爬出一只细小的尸骨虫。她心里一动,小心地一层层扒开浮土,里面赫然露出了一颗头骨,随着浮土全部扒去,一具尸骨完整地露出了地面…… 含冤草下,白骨冤魂。谁的尸骨会长眠在这个阴暗的密道里?望着尸骨旁那株嫩嫩的含冤草,楚九首先想到的是已经失踪一年了的点点的爸爸。 四,孤坟鬼影 点点妈被杀,密道尸骨的出现,使案子变得更加复杂。神秘男人再次现身点点妈凶杀现场,那么点点的失踪很可能也是通过这个密道被劫持的。 这时,F市发来了去年一起血案现场的足迹图片。 一年前,F市发生一起入室抢劫命案,凶手作案后携带赃款逃离,现场只留下一枚血足迹。当时楚九在现场协助破案,这起命案因为没找到嫌疑人,一直成为悬案,可是嫌疑人的足迹特征和行走姿势却深深地印在了她的脑海里。楚九把F市发来的现场足迹照片和点点失踪现场、点点妈凶杀现场留下的足迹仔细分析比对,足迹特征完全吻合,果然是同一人所留。 让她不解的是:F市据此地有上千公里,凶犯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偏僻的小村?为什么目标专指点点一家?和这个宋二有无关系?楚九决定走访宋二家。 推开宋二家屋门,一股霉气夹杂着恶臭迎面扑出,让人恶心得想吐。屋内潮湿阴暗,宋二正在给瘫痪在床的痴傻老爹擦洗身子。宋二的老爹眼睛浑浊,痴痴地盯着楚九,涎水一条条地顺着嘴角流下…… 楚九捂住口鼻,仔细察看宋二家的每一双鞋子。在一个墙角处,放着一双落满灰尘的旧鞋,初九拿在手里仔细察看,眼前一亮:这双鞋的的磨损程度和行走特征竟然和F市血案现场的足迹完全吻合。一问才知:这双鞋子的主人竟然是宋二的哥哥宋大。 嫌犯终于浮出了水面,从这双鞋子的足迹特征上可以认定宋二的哥哥宋大就是那个在F市犯下血案的凶犯,也是点点失踪案和点点妈被害案的神秘嫌疑犯。可鞋子的主人宋大两年前在外打工时掉进大海淹死了,死人又怎么会作案? 与此同时,密道尸骨的检验报告出来了,根据尸骨的骨骼、牙齿和发丝等多方面综合分析鉴定,死者为已经失踪了一年的点点的爸爸。点点爸爸是怎么知道这个密道的?又怎么会死在密道里? 就在干警们着手调查宋大的死因时,一个村民反映了一件怪事:昨天傍晚,在后山宋大的墓地看见个人影,很像是已经死去的宋大! 楚九觉得事有蹊跷,忙和几个办案民警来到后山。楚九在坟墓四周仔细搜寻,发现宋大的坟墓有刚刚挖过的新土,她慢慢在一块青石旁蹲下来,青石上有一枚已经干枯了的泥土足迹,这人的足迹特征她太熟悉了:果真就是那个F市凶犯宋大的脚印! 宋大不可能死而复活,唯一的可能就是宋大根本就没有死!既然宋大没有死,这坟墓里埋葬的又是谁? 村长回忆:因为宋大在外打工淹死在大海里,死不见尸,这个坟墓只是个衣冠冢,里面并没有宋大的尸体。 坟墓很快被一层层挖开,揭开腐烂的棺木,里面赫然躺着一具完整的尸骨!村长惊讶万分:因为宋大在外打工淹死在海里,死不见尸,下葬时他也在场,棺木里当时葬的只是宋大留下的衣物,现在怎么会出现一具尸骨? 楚九蹲在尸骨旁仔细查看着,她慢慢从尸骨里拾起一个物件,仔细地擦拭着,那是一个已经锈迹斑斑的紫铜烟袋,烟袋锅上刻着一个“宋”字。 楚九把紫铜烟袋拿到村长面前辨认,村长肯定地说:“这是宋二老爹宋子云的!没错,他还说过,是他太爷传下来的遗物呢,经常带在身上,稀罕得跟个宝儿似的。” 宋子云的随身烟袋怎么会出现在这具尸骨上?难道这个尸骨是宋子云?那宋二身边的那个瘫痪了的疯爹又是谁?难道…… 楚九心里一动,让技术员立刻把尸骨送检,她和助手小王马上去见宋二的疯爹!当楚九推开宋二家房门时,炕上却不见了宋二的疯爹,只有两双凌乱的被子堆在那里。宋二双眼红肿,哑着嗓子说:他的疯爹昨天夜里突然不见了…… 五,含冤显灵 据宋二讲,晚上他给老爹洗完澡就睡下了,一早起来发现疯爹不见了,院里院外和亲属家都找遍了,也不见老爹的影子。 楚九疑惑地望着宋二:“你父亲不是瘫痪在床吗,怎么突然能自己行走,还走失了?”宋二茫然地望着楚九,摇了摇头:“我也纳闷儿呢,自打瘫痪后吃喝拉撒都要我照顾,从来没看见他自己走出去过,怎么会突然就不见了呢?” 这时,村长领着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说:“他叫大头,是来自首的。”说着把年轻人推到警察面前:“你自己说吧,要老实交代!” 大头吭哧了半天,说出一句话,把楚九和在场的警察都惊呆了:他误杀了宋二的疯爹…… 大头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大头在村里是个游手好闲,偷鸡摸狗的懒汉,经常聚集几个狐朋狗友在一起喝酒打牌。昨晚,几个年轻人喝酒一直到半夜时分,突然听到外面小鸡炸窝,一伙人跑出去一看,一个人头钻进鸡窝里还没来得及跑掉,他们也是酒喝多了,一声吆喝,模起棍棒一阵乱打,见那人没了动静,拉出来一看,竟然是宋二的疯爹,已经死了。由于当时害怕,也没细看,几个人一合计就把他给埋在了后院。事后,大头一直提心吊胆,惶恐不安,犹豫再三,还是找到村长领着前来自首了。 根据大头的现场指认,刑警队员在大头家后院的荒草里果然挖出一具尸体。 宋二喊了一声:爹!扑上前大哭。 楚九让人拽起宋二问:“你看清了?这人果真是你的亲爹?” 宋二哭泣道:“自己的亲爹还会认错吗?”楚九让人打来清水,给宋二的疯爹洗净脸上的污垢,花白的胡须也随之全部脱落,露出了原来的真实面目,从年龄上看也就40多岁,果然不是宋二的疯爹! 站在一旁的村长失声惊叫道:“是宋大!” 凶手宋大终于找到了,可是已经死去,而且是被人误杀。怎么会这样巧合,宋大怎么会突然跑到大头家夜里偷鸡?楚九在大头家院里仔细勘察,在杂乱的脚印中,她意外地发现了宋二的足迹,而且是负重足迹,从时间上看是昨晚下半夜留下的---- 宋二被带到了公安局。 楚九凝视着宋二:“昨夜12点左右你在哪里?为什么大头家院里会留下你的负重足迹?你大哥的衣冠冢怎么会躺着你父亲的尸骨?你父亲是怎么死的?宋大伪装成你的疯爹一直在你身边,难道你连亲爹和亲哥都分辨不出来吗? 宋二深深地垂下头,一言不答。 楚九:“其实,你才是点点一家被害案的真正幕后凶手。” “宋大F市作案后,在渔船上伪装落海淹死,死不见尸,然后悄悄返回家中,假扮父亲,伪装疯子瘫痪床上,足不出户,因为你家出现了让人忌讳的含冤草,村里人从不和你家来往,再加宋大和父亲的体型面相酷似,所以,村里人并没有没有发现他的真面目。其实,从你的哥哥宋大在F市犯下命案后潜回家中残忍地杀害自己的老父亲时,你就已经知道了全部的真相。当你目睹了老父亲被自己的亲哥哥所害,本想告发宋大,但宋大把在F市抢劫的赃款放在你面前,讲明自己的处境,许诺与你平分赃款时,你动摇了,你的良心在金钱面前泯灭了,那时,你就成了你哥哥的帮凶和同谋。准确地说,你就成了残害点点一家的背后主谋,而你的哥哥宋大到死也不知道你一直在把他当枪使。你之所以迟迟没有对自己的亲哥哥下手,一是他当时还有利用的价值,可以做你的枪手替你杀人灭口,更主要是那笔赃款被你哥哥宋大暗地里藏了起来,你一时还没有找到那笔钱藏在了哪里。当宋大昨天夜里把埋在墓地的赃款取出后,你终于露出了黑心的一面,除掉哥哥,独吞那笔赃款。 楚九拿出了尸检报告单:“尸检显示:在死者胃容物里发现了大量的毒鼠强,致死原因系中毒而亡。昨夜12时左右,你在宋大的茶水里下毒毒死了宋大,然后背着尸体送到大头家,把死者的头部放入鸡窝门里,然后打开鸡窝的天门,让鸡群惊吓炸窝,引出大头等一群酒鬼,棒打偷鸡贼,让他们误以为是自己失手打死了宋大。” 助手小王把一个物证袋和一个不锈钢钱箱放在桌上:“这是在你家宋大的茶杯里提取的毒鼠强残液,还有在你家炕洞里找到的赃款上留有你新鲜的指纹。” 楚九把一棵含冤草幼苗放在宋二的眼前:“这含冤草你不会陌生吧?含冤草虽然生长在阴寒潮湿之地,被人称作不祥之花,可它的生命力极强,不管在什么恶劣的土质下,入土后三天就会发芽拱出地面。正是这含冤草,才让我一步步发现了你这个幕后凶手!” “你不知道:据点点妈生前讲:每次把含冤草种子摘回来后,都存放在爸爸的衣服袋内;而点点爸失踪时穿的就是那件装有含冤草种子的衣服,当你指使宋大害死点点爸爸,把尸体埋在后院,含冤草的种子也就随之入土,所以你家的后院才会有除不净的含冤草。点点虽然只有八岁,却是个心思缜密的哑女,你家园里平白无故出现含冤草,她想到一定与爸爸失踪有关,因为爸爸失踪时穿走的是带有含冤草种子的衣服,而全村只有点点一家种了含冤草,在你家后院怎么会突然出现含冤草?所以点点每天都到你家后院去寻找,就是想知道你家的后院的含冤草是哪来的,她的爸爸到底在哪里?含冤草的出现让你心惊肉跳,点点的光顾,更让你惶恐不安,你就把点点爸爸的尸体又转移进密道埋了起来,这样,密道尸骨旁才会又长出含冤草来!点点频繁地出现让你和宋大越来越感到事情不妙,以为点点看到或知道了什么,所以你指使宋大对年仅8岁的点点下了毒手。点点爸爸失踪后,点点妈心里很是愧疚,她已经感觉到了可能是你下的毒手;当点点再次神秘失踪后,她越加感觉到你就是那个双手沾满血腥的凶手!可她的怀疑没有证据,又怕露出你们之间的私情,所以她悔恨交加,精神失常,为了摆脱心理的痛苦折磨,每天深夜跑去你家后院祭奠含冤草,以求心理解脱。你怕点点妈的行为引起警察的怀疑,所以就又鼓动宋大对点点妈下了毒手……” 宋二以头触地,嚎啕大哭,声嘶力竭地叫道:“别再说了,我不是人!我不是人啊……” 据宋大交代,点点被宋大掐死后,埋在了后院,并不知道具体位置。 楚九脸色沉重地道:“点点失踪前正在院里摘取含冤草种子,如果我推测不错的话,她的身上也应该有含冤草种子,今天是点点失踪的第三天,宋二家的后院应该有新的含冤草出来了……” 在宋二家后院,干警们拉成排拔去每一颗杂草,在细心地寻找每一株新长出的含冤草。 楚九在荒草中弯腰在杂草里,汗水悄悄从额头滑落下,轻轻落进草科。杂草在她的手中一棵棵地拔落,她的心跳也在加快,她急切地想验证自己的推理答案,又害怕见证道那真实让人心痛的一幕。 终于,在一片荒草掩埋的瓦砾中,她看见了一株刚刚拱出的含冤草,嫩嫩的叶片如孩童的小手伸出地面…… 干警们在含冤草边蹲成一圈,轻轻拾开一块块砖头瓦砾,小心地去掉一层层浮土,生怕惊醒一个睡梦,碰疼一个幼小的生灵。 随着一层层的砖石土块拔去,一具孩童的尸体终于露出了地面,刺痛了干警们的眼睛:点点右手掌的骨指缝中爬满了白色的根须,十几棵含冤草幼芽弯曲着撑起砖头瓦砾的重压,托起中间一棵幼苗顽强地拱出地面…… 楚九轻轻捧起那株含冤草,心里一阵阵心痛:点点妈生前说过:点点爸曾告诉过点点,爸爸带回来的含冤草,是在大西北妈妈的坟前采摘的……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含冤草之谜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7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