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之死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1:01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635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简介:这里,发生了一连串的怪事,连续几个人在这里昏倒,不明不白的死于心脏衰竭。更奇怪的是,之前没有任何征兆,而且,死者生前还没有,任何能在顷刻……
这里,发生了一连串的怪事,连续几个人在这里昏倒,不明不白的死于心脏衰竭。更奇怪的是,之前没有任何征兆,而且,死者生前还没有,任何能在顷刻间猝死的疾病。怎么回事?所有的人都想知道,特别是孙亮,他是这里的警察,更想知道原因。 回到办公室里,孙亮脑子都快要想炸了,这案子却实有毛病,但又联系不上是有预矛的杀人。又太巧了,死者都是在壮年,而且都是在同一个范围内,这就奇怪了好好的人,怎么说死就死了?这也太突然了,身上没有任何伤口,就突然死了。 这晚,孙亮刚眯了一觉,电话就响起,有人报警,说十四街路口有人晕倒,这可是一个敏感的问题,孙亮像雷击一般,从后脑梗麻到头顶,刚刚还是懒洋洋的,立马精神了,赶紧去了医院,人正在抢救中。一会儿,传来消息,人死了,跟前几个一样,也是自然死亡。 难道真有这么巧?回到局里,孙亮找来所有死亡人的简历,在次细细观察一下,还是没有什么发现。只是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虽然年龄差距很大,所有死者都是男性,都是属鼠,都是在半夜,难道这跟他们的死因有联系吗?不可能?这也太迷信了,生死虽说是必然的,这跟属什么没有关系。就算像街头传说那样,这里闹鬼,鬼也不会挑人吧…… 这天,孙亮来这里蹲守,他太想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什么?车子就停在十四街的对面,一个人坐在车里等真是一件无聊的事,他把时间调到了零点,自己先眯上一觉,因为每次发生事故都是在零点以后。车外起了一场雾,忽然,从雾中走出一个人影,他穿着一套雪白雪白衣服,两只腿悬在空中,不是悬在空中,而是他,他根本就没有退,只有两只空空的库管儿。“当当当,当当当”有人在敲自己的车窗,孙亮牛头一看。“啊”嘚嗖一下,一股凉气从后背凉到前胸,那雪白雪白身影正站在他的车窗前。怎么回事?刚刚明明看到那雪白雪白人影在对面的十四街,怎么会跑到自己车旁,难道:一个可怕的想法浮现在他的脑海里,鬼呀?真的有鬼。孙亮定了定神,斜瞄了一眼,松了口气,什么也没有。他揉了揉紧张的眼睛一看,“啊”的大叫一声,刚刚吐出的那口凉气又吸了回来:脸,一张雪白雪白的脸,像刚刚从太平间抬出来的一样,还冒着寒气正紧紧的贴在他车窗上。怎么回事?孙亮挣扎着抬起头,喘了两口粗气,四周什么也没有,午夜的街道格外的静,偶尔会有一辆车闪灯而过。原来,是自己做个噩梦。他扭头看了看对面的十四街,还真有点黑,昏暗的路灯照在那里闪现出一个黑朦朦大洞,大洞里面黑漆漆的,看上去很神秘,孙亮仔细的看着那个大洞。“啊”的一声大叫,孙亮惊住了,胸口开始麻,一直麻到心脏,魂都差点吓出来,原来,自己刚刚调的闹钟响了。他长舒了一口气,用手擦差额头和两鬓的冷汗:自己吓自己,人吓人吓死人。这一晚,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很平静的过去了。 说实话,十四街还真有点黑,一个人走在这里还真有点慎的慌。偶尔也有几个人在这里来走过,也没有什么异常,更没有什么可疑。就这样,一连过了三天,也没有发生什么。直到第四天的晚上,确切的说是零点以后,有个男子走来,忽然出现一阵怪风,云雾缭绕,一股电晃而过,那里出现个大漩涡,就在那个走来的男人头顶上,出现一个很大很大的漩涡,只见那男子踉跄一下:“啊……”的一声惊叫,人在那里抽触了一下,像被电吸住一样,颤动着。看那惊恐的神态和慢动作的蠕动,那男子似乎在痛苦的挣扎,身体像冻住了一样,怎么也使不上力,只见脚离开了地面,整个人悬了起来,那个人像被施了魔法似地,在空中旋转了一圈,又掉回了地上。刚刚的一幕,像流星划过天空一样,快,太快了,还没等孙亮回过神来,出现的怪风,亮光,漩涡,顷刻间不见了。一切又在瞬间恢复了平静,消失了,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平静。孙亮还没有看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人已经倒下了,他赶紧下了车,以最快的速度跑到来到那人跟前,已经晚了,那男子已经不行了,他痛苦的喘着粗气,那呼吸声很大很大,看上去很难受的样子,雪白雪白的脸。孙亮一惊:这跟梦中的那张脸一样,雪白雪白的。他皮肤抽缩着,看上去就像刚刚从棺材里爬出的僵尸一样,苍老而没有血色。孙亮赶紧扶住那男子的脖颈:“怎么了?怎么了?刚刚发生了什么?说话?快说?”“有,有”那沧桑而微弱的声响告诉孙亮,眼前的这个人不行了,这很可能是他的最后的一句话,这句话对孙亮很重要,他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有什么?”孙亮把耳朵贴在那人的嘴边:“有什么?”“有……”“有什么?你说呀?”那蜷缩的胳膊搭在了地上,粗狂的喘息声也消失了,孙亮能感觉的到他的身体开始变硬了,无耐的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个男人已经死了…… 一查才知道,死者叫于飞,属鼠。孙亮按着太阳穴沉思着…… 回到家中,已经是凌晨的四点多了,想想今天发生的事,简直是太怪,难道真的像医生说的那样:呼吸微弱,心脏衰竭死亡,属于正常死亡吗?或者是有什么其它原因?会不会有什么灵异的东西在做怪,虽然自己是警察,不应该往邪的想,开始那人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挂了?一定有问题,如果说是巧合,也不能这么巧呀!孙亮躺在床上,来回翻动着身体,怎么也睡不着,无数的疑问困扰着他…… 一周后,孙亮病倒了。原因很简单,由于长时间的压力和没有休息好,他住进了医院。住在他隔壁床的那个更严重,一个得癌症的人。午饭过后,孙亮见到了他的病友,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傍边有两个穿着僧服的人照顾。谈话间才知道,这位病友是一个出家的大师。孙亮不由得暗暗高兴,这真是冬天逢火炉,夏天遇凉茶。满脑子的疑问终于可以问问人了,要是平时他还真不敢,一个警察不相信科学相信所谓的迷信,不叫人笑掉大牙那才怪。“师傅,请问这世界真的有鬼神吗?”孙亮紧锁眉头:“我个人是不信的,但我又碰到一连串怪事,真是解不了,才来打扰您”师傅摆摆手,意思没什么的。回答也很风趣“信者有不信者无,事情是没有决对的,好比没有绝对的错,也没有绝对的对,事物是相对而言,站在不同的角度,就有不同的收获”大师笑了笑:“看不见的东西,不代表没有,不知道的事物,不代表不存在”孙亮一听,脑子里就浮现两个字:迷糊。一琢磨觉得也很有道理。就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跟大师说了一遍。师傅掐指一算,突然说了一句:“不妙” 几天后,大师的精神好了许多,能吃能喝能下地了。孙亮看大师的精神不错,就央求着大师到十四街看看,出家人以慈悲为怀,答应了孙亮的要求。晚上,孙亮和法师一起来到十四街对面,大师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法器,双手合起,念起经文。一会儿,一声“阿弥陀佛”双手打开,划过金钵上空,金钵发出一道金光,照到大师的脸上。不大一会儿,那股金光消失了,只见大师的眼睛一闪一闪的,那股金光附在了大师的眼睛里。大师看看十四街对面,那块在灯光下呈现出一个大窟窿的地方,果然不对:“有妖气”“在那?在那?”孙亮认真的按着大师看的方向看去,眼前一片黑蒙蒙的什么也没有:“我怎么没看见”“你要能看见,那才见鬼了”大师扭头看了一眼孙亮:“想看吗?”孙亮点了点头,大师目光对着孙亮的目光,唰的一股金光闪出,从大师的眼睛里飞出,射到孙亮的眼睛里,孙亮眨眨眼,感觉很不适应,在向十四街一看。“妈呀!”孙亮被眼前的东西吓了一跳:“这是什么东西?”只见那里妖气冲天,形成一道黑色的漩涡,隐隐约约有一个冤魂在里徘徊,说鬼不鬼,说妖不妖。“怪不得查不出死因?原来,这些人都是被这东西给害死的”孙亮显着很激动,也很害怕说道:“怎么办?怎么办?”这时,有人经过这里。孙亮更急了,怕那东西在害人,紧张的双手摇着大师说:“怎么办?快想办法?一会那东西又害人了”“别急,别急”大师安慰了一下紧张的孙亮说:“看看在说”说来也怪?那人走了过去,也没有发生什么,那东西并没有动手。孙亮觉得很不解,大师更不解,直在那里嘀咕着。“无论是妖是鬼也不能在叫它害人”大师小声的嘟囔一句:“你在这里别动,我去看看”“小心点大师”大师行了一个出家人的礼,意思没有问题,念了一句:“阿弥陀佛”下了车。为了已决后患,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大师回手摘下佛珠,飞了过去“孽畜,放下屠刀,立即成佛,不要在害人了”大师双手合拢:“阿弥陀佛”佛珠像箭一般射去同时发出刺眼的灵光,灵光照在那东西身上,闪现出一个巨大的“卍”在旋转,大师这才看清,那是一个半鬼半妖的东西。“啊”的一声惨叫,那鬼妖当场吐出一口黑血,从半空中掉了下来,漩涡瞬间消失了。“你个死秃驴,竟敢暗算我”那鬼妖呻吟着:“想杀我,没那么容易,就算我死也会拉个垫背的”忽然,一阵风吹来,刚刚消失的漩涡又出现了,现在的漩涡比刚刚的还大,那鬼妖从地上爬起,哈哈的一阵怪笑,然后,仰天一声长叫,身上的漩涡更大了,旋转的更猛了,傍边的杂物也都被吸了进去,天空出现一片浓黑的云,一小会儿,就把这里笼罩住了,那鬼妖又是几声长叫,伴随而来的是狂风围绕电闪雷鸣,顷刻间下起了大雨。同时,那鬼妖也跟着变了,原来是一身黑气不鬼不妖的,随着它脑袋裂开,那一层黑皮退下,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长满白毛的怪物。大师当时也傻眼了,还没看明白怎么回事,眼前就出现一个怪物,回手就是一掌,一股强烈的气流直奔大师的胸口而来,大师一看不妙灵巧的翻身一闪,“当”的一声,对面车子上出现一个大手印,强烈的翻动了一下,差点没翻过去,孙亮吓了一跳,什么也看不见,只见一股风刮来。一股股气流飞来,大师在那里自言自语蹦来跳去。一会儿,又有两道极强黑烟飞来,大师翻身跳起躲闪,那黑烟打在四周直冒火花。大师一看,这样下去不行,摇身一甩一件镶着金边的袈裟在空中旋转了一圈,落在大师的身上。这是师父修成正果留下的圣物,有极强的法力百邪不侵。大师披上袈裟原地打坐,嘴里念道着:“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袈裟开始变红,金线发出强烈的灵光。“死秃驴,去死吧”那怪物哈哈大笑,一股前所未有的气流飞来,比利剑还利剑向大师刺去,眼看就要穿过大师的体内,袈裟忽然从大师的身上飞起,旋转在大师的前面形成一到保护层。“啪”的一声巨响,两种力量炸出一个大火球,大师翻身一躲,在躲的同时迅速飞出一颗佛珠“阿弥陀佛”那怪物“啊……”的一声惨叫,佛珠瞬间打到它的体内,一道金光闪过,那那怪物一阵阵惨叫,身体在不停的颤动,一股很强的灵光从体内发出,怪物的身体开始爆裂发光“啪”的又是一声巨响,那怪物爆炸了,妖风也迅速停止了,漩涡也消失了,大师刚喘了口气:“我佛慈悲”一个黑影闪过。“想跑,没那么容易”大师从手里飞出一粒佛珠,嘴里念着:“阿弥陀佛”一道金光飞去“扑通”一下打进树里,那东西钻到地下去了…… 孙亮赶紧跑过来,大师摇摇头说了句:“阿弥陀佛”“怎么回事,跑了?”大师只是点点头。孙亮叹了一口气往回走,在一回头:大师不见了。孙亮着急的趴在了地上:“大师你怎么了?大师?大师?”大师病倒了,医生说他的癌细胞扩散,可能要不行了……大师醒来,思前想后,自己已经不行了,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这件事情,那鬼妖现在元气大伤,等它好了一定会大开杀戒的。怎么办?怎么办?那时自己已经西去了,谁来阻挡这场浩劫呢?大师又在思左右想,最后不由得笑了一笑,一个完美的计划在他的脑海里浮现了…… 孙亮按大师的意思找到了张伟,刘伟一听当场就急了,无论说什么他都不干。一是:自己害怕。二是:三年前的事情实在是叫他无法面对。 来到医院里,孙亮把事情跟大师一说,二人都陷入迷茫中,如果张伟不来计划就不能顺利进行,大师的身体也是一天不如一天。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孙亮想起来在十四街观察时,发现那里有房屋出租,干脆来个将计就计。他把想法跟大师一说,大师也觉得不错。 三天后,孙亮搬到了十四街的一个小区房,张伟应邀也来到这里吃晚饭。其实,张伟很不想来,自己也在这边住过,至从三年前出来那一场事故以后,这还是第一次来到这边。今天来吃饭的人还真不多。张伟也犯嘀咕,亲朋好友都没有来,只有大师,还有孙亮的两个同事,说白了这也是张伟自己的同事,只是因为三年前的事情自己被警局开除了。张伟总觉得怪怪的,这些人不知道怎么了,说话总是前言不搭后语,感觉神神秘秘的。张伟正琢磨他们是卖什么药时饭好了,张伟看了看菜,惊呼一声:“孙亮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请吃饭还是赶人走呀?”张伟眼睛一转半开玩笑的说:“不会是在减肥吧?怎么一个肉食也没有,我可是肉食动物呀!”“你小子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孙亮神秘的嘿嘿一笑,用头指指大师说:“没看到大师在”“对呀?”张伟也跟着呵呵的笑起:“出家人四大皆空,不杀生不吃肉”“你小子也吃吃素”孙亮开玩笑的拍了一下张伟的油肚:“刮刮肠子里的油,省着变形”哈哈大家都笑了。“老衲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大师对着张伟行个佛礼:“阿弥陀佛”“大师不要折杀我了,有什么就直说”张伟也学着大师回敬了一个佛礼。“看我们有缘就指点你两句”大师笑呵呵的看了看孙亮,微微的点了一下头,又细细的观察了一下张伟:“施主说实话你不要建议,你的人生有两大灾难,不过已经过去了一次,还有一次也要来了,自己千万要注意呀?”张伟看了孙亮一眼。“别看我,我可什么也没有说过”“别紧张,我是出家人当然能看见常人看不到的东西,知常人不知的事物”大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开过光的吊?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旁谡盼暗氖掷锼担?ldquo;我俩有缘这个你戴着,保你逢凶化吉的”张伟接过来,一边往脖子上戴一边不放心的问着:“灵不灵”大师呵呵的笑了,张伟也跟着笑起来。 张伟一觉醒来,这时已经十点过一刻,他赶紧晃晃脑袋,脑袋里还有点迷糊,他自己也没有弄明白为什么会躺在孙亮家的沙发上睡着,大厅里一个人也没有,他向里屋孙亮住的房间喊了一嗓子:“我走了”门“当”的一声关起,接着传来张伟下楼的声音。“怎么这么黑呢”张伟自言自语道。确实有点黑,一点也不像十多点钟的样子,有点过于冷清了。张伟借着路灯又看了一眼手表,十点过一刻,心里不由得毛毛的,怎么回事?刚刚在孙亮的家里时,就是十点过一刻,自己又洗了把脸,从五楼走下来,在从小区里走到这里,怎么也要二十分钟,难道,难道,一个不妙的想法浮现在脑海里,张伟一阵打颤,裤兜里的手机响了,他拿起一看是一条短信:小心有鬼。手机“啪嗒”一声掉在地上,他回头就往孙亮的小区里跑,因为他看到手机上的时间,现在是凌晨一点半。与此同时天空下起了毛毛雨,午夜的上空显着格外的阴森,雨花斜飘风大了,树叶开始剧烈摇晃,一阵阵怪风吹来。忽然,在张伟上空出现一个漩涡,就在张伟的头顶上。张伟拼命的跑着却始终还在原地,因为他的双脚已经离开了地面,一股强大的力量把他吸了起来,张伟使劲的挣扎着,没有用人还是被吸了上去。哈哈漩涡里传来一阵大笑:“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本想吸够元气幻化人形去找你,今天你却送上门来了”“饶命,饶命,我跟你无冤无仇,放了我吧”张伟哀求着。“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呀?我给你提个醒,记不记得三年前的事故了,我不明不白的死在你手里,怎么这么快就都忘了,我是忘不了的,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还我命来”张伟的脸当场就吓白了。一双邪恶的鬼手,瞬间狠狠的掐在张伟的脖子上。“啊……”的一阵惨叫,那鬼手被张伟脖子上的吊坠发出的灵光打中,收了回去。张伟失去了平衡,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发出“哎呀”的惨叫。“想跑”从漩涡里又伸出一只鬼手,抓住爬起就跑的张伟。“啊”的又是一声惨叫,一颗佛珠从旁边射出,一道金光闪过正好打中那只鬼手,“啪”的炸出金花。“死秃驴又是你,怎么还没死”漩涡里传出。“今天就是你的末日,受死吧”大师从树后跳出,“嗖嗖嗖”飞出数发佛珠,黑夜里道道金光直奔漩涡而去“啪啪啪”空中炸出阵阵火花,鬼妖惨叫着漩涡瞬间消失了,一个黑影飞过。大师高喊了一声:“黑狗血”“啊”的又是一声惨叫,飞出一道金光,那黑影本想钻回树中,谁知孙亮早已把黑狗血泼到了树上,那黑影刚要钻进树内被金光给打了出来。那黑影又消失了“大家要小心”大师说了一句。一会儿,空中出现一个漩涡,同时飞来道道怪风。“阿弥陀佛”大师双手合拢,袈裟从后面飞出,挡住了怪风,发出道道金光,火花不停地炸着。大师顺手飞出一串佛珠打进漩涡里去,又是一声惨叫,炸出金光四射,漩涡在一次消失了,不大一会儿,空中出现一个黑影在树边徘徊,大师看了看黑影,呵呵的笑了,看来那鬼妖已经无处可逃了。大师原地打坐念了一套佛经,手指在空中划一个“佛”字,忽然金钵亮起,发出道道金光。“收”金钵中产生了,巨大的灵光吸力,那黑影在也隐藏不住,在那里痛苦的挣扎着,呼叫着。不一会儿,金钵的灵光消失,那鬼妖已经被吸进金钵内…… 鬼妖已经制服,大家都松了口气,特别是孙亮,以后在也不用担心了。大师却很忧愁“上天有好生之德”他拿着金钵敲了一下:“我佛慈悲,你现在是妖鬼不分,如果,你在七七十四九天内,能够妖鬼分家,自然能从金钵中出来,到阎王那里报到,功过阎王自会公正处理。相反,如果你在七七十四九天内不能做到,那你就会神形俱灭,化为灰烬。”大师叹了口气:“善恶只在一念之差,只有自己才能摆脱自己,我佛慈悲,阿弥陀佛” 原来,在三年前,这里曾经发生一起车祸,一个中年妇女抱着一只心爱波斯猫在这里走过,由于灯光灰暗在加上喝了酒,司机根本就没有看见人,当人出现在眼前时司机已经蒙了,不但没有刹车,反而猛踩油门,连人带猫都顶在了绿化树上,当场就死了。人和猫都含着一口极大的怨气,两个灵魂缠在了一起,潜伏在大树里。只要阴日阴时吸够九个人元气,就可以幻化人形自由出入,在也不用躲在大树里了,到那时可就成魔了。这也说明:为什么死者都是男性,虽然姓氏不一,但他们都是属鼠的,猫和鼠是天敌,吸收属鼠地人的阳气,才能发挥更大的威力……鬼妖为什么恨张伟,那是有原因的,当年撞死她们的司机就是张伟,大师也是利用这一点引鬼妖出来,如果是别人那鬼妖会多想,一定不会出来,张伟就不一样了。孙亮把张伟的茶里下了药,在把他的时间调到十点过一刻…… 四十九天后,一道灵光钻到地下……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神秘之死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7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