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惊魂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1:03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9173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3分钟
简介:早上7点钟,手机上的闹钟响了,刘中飞赶紧从床上爬起来,因为再过几分钟快递公司的收件员就会过来。顾不上洗漱,他先把昨晚连夜包装好的包裹都搬出……
早上7点钟,手机上的闹钟响了,刘中飞赶紧从床上爬起来,因为再过几分钟快递公司的收件员就会过来。顾不上洗漱,他先把昨晚连夜包装好的包裹都搬出门外,对着清单把货都点了一遍后,神通快递公司收件员老黑就来了。 这两年都是老黑来收刘中飞的件,两个人合作已经很默契。老黑看了一眼门口堆积如山的包裹说:“今天还有这么多个快件啊,看来昨晚也卖了不少啊?” 昨天是一年一度的网购狂欢节,刘中飞的淘宝店也火了一把,一天卖了四万多的营业额。“双十一光棍节啊,一年就这么一次,我要还是没什么生意那还做个屁啊。”刘中飞说完马上跟老黑一起清点包裹,然后一起把东西搬上车。 “这次可赚了不少吧,你得请吃饭啊。”老黑笑嘻嘻地说。 “行行行,晚上宵夜我的。”刘中飞赶紧催促老黑走人。附近的神通快递中转站早晚各发货一次,现在送过去正好赶上早班车,要不然就要等到晚上,最后送到顾客手里就要多一天时间。物流快慢将很大程度上影响顾客的满意度,他深知这一点,当然不希望顾客因为这个降低对自己淘宝店的评价。 回到房间里,一看时间刚好7点半,昨晚一直忙到三点多,刘中飞打算抓紧时间小睡一会,可他刚到床边,门外又传来了老黑的声音。 “你搞什么飞机,快把我的东西送出去,要不然迟到了。”刘中飞着急地说。 “你别急啊,今天情况特殊,我们公司早就做了准备,加了几班车,所有的货都能第一时间送走。”老黑从身后搬出一个大纸箱子,“这是人家寄给你的,刚才差点忘了。” 这么大个箱子,刘中飞看了一眼差点晕过去,一定是寄过来退货的。他在淘宝上卖的都是中低档的汽车用品,主要靠走量赚钱,来买的顾客都是贪便宜的主,而且东西也能对付一段时间,一般来讲很少退货的,但真遇上死活要退的,他也只能收下。 最近没有顾客说要退货,不打招呼就直接退回来,是最讨人厌的硬退,要是有什么破损或者其它问题很难扯得清,最后肯定是两家都不落好。东西是前天送广州寄过来的,这么大件东西,他想了想很可能是上个星期卖的一套汽车坐垫。 这下可麻烦了,这套汽车坐垫一定是安装试用过,要想再卖掉就很难了。刘中飞把纸箱搬回房里,赶紧拆开来看,没想到一打开,里面突然飞出一大群苍蝇,飞到他身上嗡嗡直响。他吓了一大跳,赶紧躲开,可苍蝇飞的到处都是,根本无处可躲。实在没办法,他只好硬着头皮打开窗户和门,然后用扫把赶这些恶心的东西出去。喷了一大瓶清新剂,弄了老半天才把大部分苍蝇赶出去,看着满地被踩扁的苍蝇尸体,他差点把隔?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苟纪鲁隼础?br /> 又花了半个小时,好不容易才把房间清理干净,刘中飞这才有时间去看看那个大纸箱。仔细看了看他才发现,是有人算准了时间,买了蛆放在纸箱里面,等他打开的时候,蛆刚好都变成苍蝇,一只只鼓足了劲飞出来。 看来是有人故意要捉弄自己,从广州寄来的,一定是上次买汽车雨刮的那个家伙,真是太可恶了,刘中飞越想越气。两个星期前他卖了一副雨刮给广州一个顾客,可是那人收到以后就直接在他的淘宝店上打了差评,还到淘宝去投诉,说不是正品。遇上这种爱较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搞得他只好自己掏腰包给那人买了一副原厂雨刮才了却此事。 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可恶,刘中飞怒火中烧,纸盒上的快递单上留有发件人的电话,他拿出手机便拨过去,电话一通便有人接了。他怒气冲冲地说:“你什么意思啊,还有完没完?”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男青年爽朗的笑声,好一会才说:“没吓着你吧。” “你说呢,搞得我满屋子都是恶心的苍蝇,你这么折腾有意思吗?”刘中飞冲着电话直吼。 “你为什么会觉得苍蝇恶心呢,这些可都是有机饲养的苍蝇,很干净的。”男青年心平气和地说,“你知道吗,在澳大利亚的五十元的澳币上,可是印有苍蝇的图案,在那边苍蝇是受欢迎的小家伙,因为那边的卫生环境非常好,苍蝇也变得像蜜蜂一样,吃花蜜,传花粉。” “你别跟我那么多废话。”刘中飞没好气地说,“原厂雨刮已经给你买了,你还缠着我干什么?” “你卖的雨刮明明就是假冒的,你偏偏要说是正品,这是为什么?” “正品的要卖二百多块,我这里才卖二十块还包邮,你用脑子想一想有没有可能是正品。” “可你在网上写的是原厂正品,你就得对此负责。” “大哥,我十一块钱进的货,快递公司收我五块,我才赚你四块钱,你想要我对你负多大责。”刘中飞深呼吸了几下,放慢语气说,“我已经给你买了一副原厂的雨刮,你不给我把差评改过来也就算了,这次咱们两清了行吗?” “这怎么行,你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吗?”男青年不紧不慢地说。 “那你想怎么样?”刘中飞强忍住怒火说。 “我要你关了淘宝店,别再欺骗别人。” “我欺骗谁了,大家都是明白人,二十块一副雨刮能用几个月算不错了,有谁像你这样的一天到晚神经兮兮的。”刘中飞说完把电话挂了。招惹上这种认死理的人可真麻烦,不过这次让他出了口气,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了,难道他还敢寄个炸弹来。刘中飞叹口气,想把纸箱踢到一边去,可脚轻轻踢了一下纸箱根本踢不动,里面好像还有东西。他认真看了看才发现,纸箱下面还套着一个纸箱,里面应该装着什么东西。 该不会又是苍蝇或者其它什么捉弄人的东西吧?刘中飞有些害怕,但强大的好奇心促使他想要打开纸箱。为了防止噩梦重演,他用小刀在纸箱上开了个小口,发现没有什么东西冒出来后才大胆地打开整个纸箱。在纸箱打开的一刹那,一条眼镜王蛇从里面升出头来,吓得他差点屁滚尿流。 “我的妈呀。”刘中飞连滚带爬地躲到一旁。眼镜王蛇可能是在纸箱里待久了,刚出来还不适应,在纸盒里转悠了半天才爬出来,这条蛇足有一两米长,好几斤重,颈部膨胀起来发出呼呼声,完全不把刘中飞放着眼里,在房间里慢慢悠悠地转着。 刘中飞在农村长大,小时候他见过这种蛇,村里大家都叫它们过山峰,这种蛇性情猛烈专门吃别的蛇,所有人见到它们都得躲着走。没想到今天会遇上这种怪物,要是被它咬上一口就死定了,他赶紧躲到阳台上,关上门和窗户,生怕它会追出来。 在阳台上等了十多分钟,那条蛇在房间还是一副雄纠纠气昂昂的样子,刘中飞想了半天也没办法,只好拿出手机准备报警。正当他要拨通电话的时候,那条蛇突然钻进了一个柜子里。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他鼓足勇气,冲上去把柜子关上,然后再用重物压住,生怕它再跑出来。这个柜子是前几天刘中飞从网上淘来的,原本打算用来装杂物的,没想到这次居然派上大用场。 要是被这蛇咬上一口,自己必死无疑,这个王八蛋是要自己的命。为了副破雨刮搞这么大这么复杂的事,看来这家伙不是较真,而是一个变态狂。想到这,刘中飞立即拿出手机准备报警,正在这个时候,电话响了,是那个男青年打来的。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差点害死我。”刘中飞冲着电话怒吼。 “别发脾气,你现在不是挺好的吗,我就知道你能摆平它。”电话那头男青年平静地说。 面对这种变态急也没有用,刘中飞强压住怒火降低音量说:“为了那么点小事你玩这么多花样值得吗?” “为了你我做什么都值得。”男青年的声音变得越来越恐怖。 刘中飞开始变得有些沮丧,“好了,是我不对行不行,我也就是混口饭吃,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这一次行不行?” “放过你,那你做坏事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放过别人?”男青年开始有些愤怒。 刘中飞这才意识到自己搞错了,这家伙不可能是为了雨刮的事找自己麻烦,肯定是另有原因,听这家伙的意思,自己曾经得罪过他。可他根本想不起来自己跟谁有如此的深仇大恨,只好问:“大哥,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可出来没有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也从来没有得罪过谁。” “我怎么会搞错呢,你的记性真差,这么快就把干过的坏事忘了?”男青年冷冷地说。 刘中飞突然想起来几个月前有一个快递员来顶替休假的老黑收件,在路上弄丢了几件包裹,后来因为这件事被炒鱿鱼了。想来想去只有这个可能,他赶紧问:“你是前几个月来收件的那位大哥吧?” “你终于记起来了。” “大哥你真的是误会了,你被炒鱿鱼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可别怪我。” “你是说我该怪自己命贱?” “我不是这个意思,真的不关我的事,当初你们公司打电话来调查我还帮你说好话呢,不信你可以去问老黑。” “现在你这么说都行,反正没有人会去关心我们这些受了伤害的可怜虫。”男青年哽咽着说。 “你的遭遇我也很难过,不管怎么样,这事跟我也有关系,要不这样,我补偿你点钱,然后再帮你找回工作,我听老黑说他们公司现在还缺人,我跟他们公司的经理也挺熟的。” “我不要你的施舍。”男青年打断说,“我还有一件东西要送给你,快去看看吧,不然你会后悔的。” “什么东西?”刘中飞听了头马上就大了。 “是件好东西,没有什么危险的,你马上过去打开来看看,要不可别怪我不客气。”说完男青年把电话挂了。 刘中飞走过去看看那个纸箱,发现里面果然还套着一个纸箱。看来这个变态狂是蓄谋已久的,不知道还会玩什么花样。他害怕极了,想要把纸箱扔出去,但又不敢,只好按男青年的话把纸箱打开来。不过这次他学聪明了,先用手掂量纸箱,接着把耳朵贴上去听,发现没什么异常后,穿上雨衣戴上摩托车头盔和手套,再拿一块塑料布盖在纸箱上面,才慢慢把纸箱打开。 纸箱刚打开,一股浓烟就从里面冒出来,瞬间整个房间就充满了黑烟。刘中飞被熏得够呛,赶紧跑到阳台上去,但浓烟很快就从房间里涌了出来,他只好越过阳台的栏杆,想要往下爬又下不去,只好用手吊在栏杆上硬撑着。这个时候他穿雨衣戴头盔,吊在栏杆上显得非常滑稽,外面很多人已经看见他,甚至有些人拿出手机拍照,让他感到非常尴尬。 好不容易阳台上的烟终于没那么浓了,刘中飞差点支持不住,使尽全力才爬回去。回到里面,他摘掉头盔,躺在地上大口喘着气。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又是男青年打来的。 “你的表现太完美了,完全出乎我的意料。”男青年笑着说。 “我真的是被你玩死了,这下你满意了吧。”刘中飞有气无力地说。 “我很满意,但你还可以做得更好,我希望接下来你能继续努力。” “求求你放过我吧,你说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 “既然这样,那我要你马上从阳台上跳下去。”男青年严厉地说。 从阳台上跳下去不死也得重伤,看来这变态狂真的是想要自己的命。刘中飞绝望地说:“我也没怎么得罪你,你犯不着把我往死里整吧。” “你害我家破人亡,你说我该怎么对付你。” “你不就丢了份工作吗,只要你自食其力,找份新工作也不难,怎么会家破人亡呢?” “你真以为我是那个送快递的吗?”男青年急促地说,“我在你那里买了一瓶汽车香水,开车的时候居然发生了爆炸,搞得我出了车祸,我的老婆孩子都死了,你说我该不该找你报仇。” 汽车香水发生爆炸,这怎么可能,刘中飞听了一下就懵了。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赶紧说:“现在的汽车香水都是不含酒精的,不可能发生爆炸,一定是有其它什么问题,但不管怎么说,如果真的与我有关,我愿意负所有责任。” “你负责,你能负什么责,你能让我的老婆孩子复活吗?”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人死不能复生,希望你能节哀顺变。”刘中飞慢慢冷静下来,“你说的问题我们可以找有关部门去调查,是我的过错我一定负责到底。” “你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男青年歇斯底里地说,“纸箱里还有一样东西,你赶紧过去拿出来,快去。” 纸箱里还有东西,这可要折腾到什么时候啊。刘中飞无奈极了,但现在也只能奉陪下去。房间里的烟还没散去,他只好冲进去把纸箱搬到阳台。他一看刚才打开的纸箱里面放在几个小红罐,还有不停地冒着黑烟,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烟幕弹,真难想象这些小东西有这么大的威力。在小红罐中间还有一个没有打开的纸盒,跟装鞋的盒子一般大,应该就是男青年所说的东西。他非常害怕,根本不敢去碰那个纸盒,他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把纸箱扔出阳台去一了百了。他哆嗦着手搬起纸箱,还没等抬起来,手机又响亮了,还是男青年打来的。 “你以为把东西扔出去就万事大吉了吗?”男青年冷冷地说,“小心聪明反被聪明误。” “没有,我没想过这样,我只是害怕而已。”刘中飞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变态狂的监视之下,这下麻烦更大了。 “你是个聪明人,别跟我玩花样,快照我说的做,把那个纸盒拿出来。” “好,好,好的。”刘中飞结结巴巴地说完便哆嗦着手去碰了碰那个纸盒,但还是不敢拿出来。 “快把纸盒拿出来,马上拿出来,要不然你就完蛋了!”男青年厉声说。 刘中飞听了赶紧把纸盒拿出来,像件宝物一样抱在怀里,生怕有什么闪失。这时候外面响起了警笛声,是消防队的来了,几辆消防车一下就开到了阳台下面的空地上。 “我们的好朋友来了,快打开纸盒看看里面是什么。”男青年声音开始平和起来。 消防队的人都从车里出来了,正盯着刘中飞的阳台上看,周围聚集的人也越来越多。这时候刘中飞反而感觉踏实了许多,心想有消防队在变态狂就不敢那么嚣张,就算有什么意外也可以马上向消防队求救。他脑门一热,便伸手把纸盒打开,当他看了一眼里面的东西,差点没把胆子吓出来。 纸盒里面居然是一枚炸弹,跟电影里看见过的差不多。刘中飞吓得差点屁滚尿流,瘫倒在地上,立马想把东西扔出去。 “别乱动,小心爆炸。”男青年大声呵斥,“这是颗遥控炸弹,只要我轻轻摁一下,你就会立即变成肉酱。” “别,别杀我。”刘中飞好不容易才定住神,央求说,“你的遭遇我很难过,可就算你杀了我也没有用,而且你要是引爆炸弹,还会连累其他无辜的人。” “哈哈哈,你可真厉害,到现在头脑还那么清醒。”男青年笑了半天才说,“这颗炸弹的威力可不小,要真炸起来周围的人都得死。” “是啊,是啊,他们都是无辜的,你可不能害死他们。”刘中飞看看下面,消防队的人已经在楼下放了个气垫,他脑子里突然冒出跳楼逃生的想法。 “你可别打什么小九九,你的动作再快也快不过我的手指,要不然你又要害死很多人。” “别,别,我听你的。”刘中飞连忙说。 “听话就好,你现在把东西抱紧了,慢慢站起来,千万别掉地上。” “好的。”刘中飞用右手在胸前抱住炸弹,左手拿住电话,慢慢站起来。 “快去门口,我们的朋友马上就要来了,你去门口打开门等他们,别挂电话。” 变态狂还有帮手,不会吧?刘中飞一下子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只好照变态狂说的做。当他站在门口看见消防队的官兵上来了,就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赶紧问:“消防队的人上来了,我该怎么办?” “我等的就是他们,待会他们过来了,你就告诉他们你手里有炸弹,让他们快滚,不然你就引爆炸弹。”男青年笑了笑说,“记得不说错了,不然游戏马上结束。” 这个变态狂到底要搞什么花样,是想要彻底把自己毁了吗?但现在的情况也只能按他说得做。刘中飞无奈极了,只好对来到门口的消防官兵说:“你们别过来,我手里有炸弹,你们快离开这里,要不然我就把这里炸了。” “让他们看看你手里的炸弹,等他们走了把门关上。”男青年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刘中飞便把手里的炸弹给消防官兵看了看,急着说:“我不是吓唬你们,这是真的炸弹,你们快走吧,不然惹急了我让你们跟我陪葬。” 消防中队离这里很近,消防队员接警后用了不到三分钟就赶到这里。今天带队的经验丰富的指导员许国华,他原以为这是起普通的火警,在楼下见烟雾已经散去,便带几个人上来看看是怎么回事,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 “你别急,我们听你的,你千万别乱来。”许国华说完便让大家退到楼下,然后立即把情况反映给指挥中心。 刘中飞在房间像热锅上的蚂蚁,看着炸弹上面的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心急如焚,却又毫无办法,只能乖乖地等待男青年的安排。他开始有一种预感,今天自己可能会死无葬身之地,趁现在有空,赶紧给家里打个电话。他从小就跟父亲相依为命,在他读高中的时候他父亲在工地受了重伤,从此就一直卧床在家,他也因此休学回家照顾父亲,这些年开淘宝店,也是为了方便照顾父亲。 电话接通后,他强忍住内心的痛苦,装出一副轻松的口吻说:“爸,我想出趟远门,可能要过很长时间才回来。” “好啊,好啊,孩子,你走吧。”电话那头刘中飞的父亲出奇地镇定,像是等了这句话好多年,“这些年老是陪着我,耽误了你不少事,现在我身体好多了,你是时候为自己打算了。” “我的钱和银行卡放在门口的鞋柜里面,密码是我的生日,我要是不在以后有什么事你可以找我朋友大豪他们帮忙。”刘中飞说着差点要哭出来。 “行了,你放心去吧,只要你不做傻事就行了,不用挂念我,我不会有事的。”老人慈祥地说。 “我要不在了你要多保重自己。”刘中飞哽咽着说。 “行了,你去干自己喜欢的事吧,别惦记着我,我可以照顾自己。”老人说完把电话挂了。 刘中飞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他为自己难过,更为父亲未来的生活担忧,真希望这一切是场梦而已。哭着哭着,他开始愤怒起来。自己没有犯什么错,为什么要受这样的折磨和屈辱,大不了就是一死,有什么好怕的。他越想越气愤,拿起电话便给男青年打过去,电话一通,便气呼呼地说:“你究竟想要干什么,赶快跟我说清楚,要不然老子不奉陪了,你爱咋地咋地。” “没几分钟时间你长脾气了,是谁给你力量了。”男青年对刘中飞的变化好像一点也不感到意外,不紧不慢地说,“刚才你打电话给你爸呀,他老人家身体还好吧?” 没想到这个变态狂居然监听自己,监听器肯定是藏着炸弹里面,刘中飞更恼火了。“不关你的事,你再不说我就走了,有种你引爆炸弹。”他把炸弹放在地上,站起来准备走人。 “你太冲动了。”男青年笑着说,“我知道现在你不怕死,但你死了,难道想要我帮你去照顾你父亲吗?” “不用你管,你有种就冲我来。” “别着急,我只是说说而已。”男青年哈哈大笑说,“既然你这么关心自己的父亲,那就别乱来,只要你乖乖的听我的话,我保证不会伤害你,更不会伤害你父亲。”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刘中飞脑子一下乱了起来。 “快把炸弹捡起来,呆着房间里别乱动,等我电话。”男青年说完把电话挂了。 刘中飞不由自主地把炸弹捡起来。他感觉事情越来越复杂了,男青年这样做肯定不是来为妻儿报仇,一定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他甚至怀疑男青年是想利用他吸引警方的注意力,然后趁机在别的地方作奸犯科。不过现在他的一举一动都在男青年的监控之下,想要做点什么都毫无办法,只能任人摆布。 与此同时,接报赶来的特警大队已经把刘中飞所在的楼房重重围住,并开始疏散周围的人。大队长顾伟先亲自督战,在指挥车里紧张地指挥这工作。 “这小子的情况弄明白了吗?”顾伟先问。 “搞清楚了。”一中队的中队长黄光远回答,“他叫刘中飞,今年27岁,家就住在这里不远的地方,两年前在这里租了一间房做淘宝店,邻居反映他人还挺老实,从没有什么不好的表现。” “房间里还有其他人吗?”顾伟先问。 “我们派人仔细看了,没有其他人,就他一个人在里面,他在里面也没有干什么,就是抱住炸弹不放。”黄光远说。 “那个炸弹是真的吗?”顾伟先问。 “我刚才看了一眼,很可能是真的。”许国华顿了顿说,“之前从他房间里冒出很多黑烟,但房间里没有烟熏的痕迹,看来也是用化学方法造成的。”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小子说了什么要求没有。”顾伟先问。 “没有,当时他只是要我们别靠近他。”许国华说。 “那他想干什么,难道是想自杀?”顾伟先摇摇头说。 “有这个可能,他一直在跟人打电话,而且神情也不好,一定是遇上了什么难题。”黄光远说。 “继续查他,把情况都搞清楚,看他在跟谁通电话,把周围的人都疏散开。”顾伟先下完命令,所有人都忙活开,为了更好地弄清楚刘中飞的情况,他决定自己独自上去看看。他来到刘中飞房间的门口,轻轻敲了敲门说:“我是警察局的,我就一个人,没什么恶意,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 刘中飞此时正愁怎么弄点花样出来,听见有人来心中大喜,但又怕惹怒男青年,只好说:“你快走开,我说过了,要不然我就引爆炸弹。” “你要死我不拦着,可你总该告诉我为什么吧,你也不想自己死得不明不白吧。”顾伟先越来越怀疑刘中飞脑子有毛病。 “我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但这事你管不着,你快走吧,我还有事情要做,没空搭理你。”刘中飞故意这么说,希望能引起警察的注意。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是男青年打来的。 “你很聪明啊,开始想办法了。”男青年笑了笑说,“不过我希望你别在我面前耍什么花样。” 没想到变态狂这么警觉,真是不好对付。刘中飞赶紧说:“没有啊,我都是照你说的做。” “好了,你现在出去把门打开,骂那个警察几句,告诉他你要报复他们。” 果然是像自己想的一样,变态狂是另有目的,这下可麻烦大了。他想了想问:“可他们要是不理我该怎么办?” “你告诉他们你在别的地方也放了炸弹,要是不满足你的条件就引爆炸弹。” “那我要提什么条件啊?” “让他们带电视台的记者来,你就说自己有事情要宣布,要他们三十分钟以内过来进行现场直播,你跟他说完就关上门别理他了。”男青年说完挂了电话。 情况越来越复杂,自己彻底成了别人手里的一枚棋子,搞不好会成为替死鬼。“我要开门了,你们快退后,要不然我手一哆嗦炸弹就炸了。”暂时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刘中飞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打开门。 “好的,我退后,你放心,我没有恶意。”顾伟先见事情有了转机,赶紧后退了好几步,同时示意周围的人做好准备。 刘中飞打开门,看见只有顾伟先一个在,想了想说:“你们警察都是王八蛋,我要杀光你们。” 顾伟先听了楞了一下,没想到突然会出现这种情况,只好说:“你别着急,有话慢慢说。” “没什么好说的,你快去叫几个电视台的记者过来,我有话要说,要他们对我所说的进行现场直播。” “这个很难办啊,我只能尽量安排,可人家不一定愿意来啊。”顾伟先无奈地说。 “这个我不管。”刘中飞着急地说,“我给你三十分钟时间,要是我的要求得不到满足,就别怪我不客气,我可告诉你,我在别的地方也放了炸弹,到时候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顾伟先听了吓一大跳,赶紧说:“你别着急,我尽量给你安排,你先给我点时间。” 刘中飞心里也着急,但又无计可施,他突然想起以前学过的摩斯密码求救信号,便冲着顾伟先三短三长三短地不停眨眼,希望对付能知道自己的处境。他眨了一会眼,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只好说:“我才不敢那么多,你快去弄,要是搞不定可别怪我。”说完他关上门回到房间里。 顾伟先以前当过侦察兵,一眼就看出了刘中飞眨眼的意思,这下他终于知道事情远比自己想象的复杂的多。回到指挥车,他立即询问起案件的最新情况。 “刚才有个人打电话给他的手机,被我们刚才监听到了,他好像是受人胁迫。”黄光远说完把电话录音放给顾伟先听。 “怪不得,他刚才还跟我用摩斯密码发求救信号,看来他真是身不由己。”顾伟先说。 “是啊,我们打听清楚了,刘中飞人不错,很孝顺,为了照顾有病在家的父亲,他多年大学都没去念,现在做淘宝也是为了方便照顾他父亲,街坊邻里都称赞他。”黄光远说。 “赶紧把打电话的那个人找出来。”顾伟先踱了几步说,“这个人很可能也在附近,看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一定要小心。” “那刘中飞提的要求该怎么办?”黄光远问。 “现在也搞不清楚炸弹是真是假,先把记者找来,稳住局面再说。”顾伟先马上把情况上报给上级,并和同事开始制定各种紧急预案。 刘中飞心里也非常着急,不知道男青年下一步会怎么样,更弄不明白男青年的目的是什么。难道变态狂是想要报复社会发泄不满,或者是想要要挟政府部门达到某种目的,还是精神病发乱搞一通。正当他苦想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还是男青年打来的。 “你仔细看看自己手里的炸弹,左下角有一个红色包装的小东西是可以拿出来的,你把它取出来,动作小心点。”男青年说。 “好的,我先找找看。”刘中飞看看果然有这么个东西,赶紧小心翼翼地取出来。 “这是个小炸弹,你到阳台去看看,找一个合适的地方扔下去。”说完男青年又把电话挂了。 炸弹的威力有多大,什么样的地方才合适,为什么要扔下去?刘中飞根本搞不明白,但也只好照做。来到阳台上,一看下面到处都是人,要是把炸弹扔下去肯定会造成不小的伤亡,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想了想只好冲着下面大喊:“我要扔炸弹下去了,你们都给我滚,滚远远的,要不然炸死你们。” 阳台下面一片嘈杂,民警和消防队员正在紧张地工作着,根本没有人听见刘中飞在说什么,幸好狙击手发现了这个情况,马上汇报给指挥中心,顾伟先得知后立即下令阳台下面的人撤离。 刘中飞看见下面的人都走开了,便把小炸弹扔了下去,炸弹掉在地上马上发生爆炸,威力无比,把旁边的一辆警车都炸飞了。这么小小的一个炸弹威力都那么大,自己手里那么大个炸弹岂不是要把自己炸上天,他吓得直冒冷汗,腿脚直哆嗦,好不容易才回到房间里找地方坐下。过了好一会,他心情才稍稍平复了一些。看着手里的炸弹,他突然意识到,男青年在利用完自己后,无论如何都会引爆炸弹,毁灭所以的证据,把所有的罪名都推倒自己身上。不能轻易地任人摆布,不能就这么死得不明不白,他心里开始琢磨起反击的办法。 顾伟先这边也被刚才的炸弹吓得不轻,这下只好先按刘中飞的要求安排人上去做现场直播。联系了电视媒体以后,决定在市电视台的一个频道进行直播,为了保证安全方便开展工作,他决定找两名便衣假扮成记者上去采访。三十分钟很快就要到了,他便带着两位便衣扛着借来的采访设备上去了。到了门外,他大声喊:“哥们,你要的人我带来了,开开门吧。” 刘中飞在房间里急得满头大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变态狂的电话还没有打进来,自己一下步该怎么办?他灵机一动,走过去打开门,看了看问:“他们是那个电视台的?” “市电视台的,时间紧,只能联系上他们。”顾伟先说。 “把他们的工作证给我看看。”刘中飞边说边向顾伟先不停眨眼发求救信号。 “他们急着过来忘了带了,不过我保证他们都是电视台的,你放一百个心。”顾伟先也开始通过眨眼向刘中飞发送摩斯密码。 刘中飞虽然不明白顾伟先眨眼的意思,但他已经可以确定自己的求救信号已经发出去了。正当他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办的时候,手机响了,又是男青年打来的。 “不用管他们是不是真的记者,只要能现场直播就行了,你让他们马上开始,你先对着镜头说几句。”男青年说。 “那我说什么好啊。”刘中飞小声问。 “你随便说点什么吧,比如介绍介绍自己,快点开始吧,我都等不及要看你表演了。”男青年说完挂断电话。 “我们能开始了吗?”刘中飞放下电话问。 顾伟先这下终于相信刘中飞是被人胁迫,眼下最重要的是要查清楚谁是幕后黑手,而要查出这个人,首先就要刘中飞拖延通话时间。他边眨眼发摩斯密码边说:“正在连接设备,很快就好了,你稍等一下。” 刘中飞看见顾伟先在向自己发暗号,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心想可能是要自己配合,只好微微点了点头。不一会设备终于调试好了,信号一通,摄像机便对了准他。 “先生,直播已经开始,你有什么话尽管说。”假扮记者的一位便衣示意说。 刘中飞生平还是第一次出现在镜头前,原本就非常紧张的他这下更无所适从,涨红脸半天才支支吾吾地说:“大家好,我叫刘中飞,今年27了,我是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不好意思打搅大家了,今天我有点事要宣布,你们先等等。”真不知道观众们看了自己愚蠢的表现会有什么反应,他羞愧地想找条缝钻进去。正当他抓耳挠腮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手机终于响了,这次他迫不及待地接了。 “你的表现不错啊,很有做明星的料。”男青年哈哈大笑说。 “你要我转达什么呀?”刘中飞赶紧问。 “我不需要你转达什么,我只要你把自己做过的见不得人的事说出来就行了。” “我做过的见不得人的事?”刘中飞听了心里直抓狂,变态狂搞这么多花样,原来真的只是为了玩弄自己,真是超级变态。“可我没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啊?” “你看看自己手里的炸弹离爆炸还剩多少分钟,如果你不想这成为你最后的时光,就老老实实地按我说的做。”男青年说完又把电话挂了。 顾伟先一看电话又挂了,记得直跺脚,赶紧再次向刘中飞示意,这次他什么表情都用上了,就差没说出来。 刘中飞终于明白顾伟先是什么意思,不过他已经没有心思理这个。看看炸弹倒计时还剩十多分钟,他赶紧对着镜头说:“实在对不起,今天我要当着大家的面道个歉,因为我做了一些见不得人的事。”他顿了顿,继续说,“我在淘宝开了个店,专门卖一些假冒伪劣的汽车用品,谎称是正品,欺骗了不少消费者,而且还可能给大家带来严重的后果,今天我就听说有人买了我的汽车香水,结果发生了爆炸,引起了车祸,导致人家车毁人亡,在这里我向死难者和他们的家属真诚地鞠躬道歉,一切后果我都愿意承担。”说完他已经泪流满面,冲着镜头连鞠了三个躬。 一旁的顾伟先看傻了,他根本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预想中的勒索、敲诈、反动言论通通不见,成了一场道歉大会。 刘中飞擦擦眼泪,准备再向男青年说几句道歉的话,这时手机又响了,还是男青年打来的。 “你是不怕死呢,还是临死前想表现一下自己的演技?”男青年气呼呼地说,“你要是想到地狱去拿**,我就马上成全你。” “你究竟要我说什么啊,别的我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啊?”刘中飞赶紧解释说。 “你真的以为我买了你该死的香水啊,别跟我耍花样,你最近干过什么坏事自己还不清楚吗,快点说出来。”男青年说完又把电话挂了。 最近干过的坏事,刘中飞想起来脸一下就红了。心里激烈地斗争了几秒钟,他终于硬着头皮对镜头说:“我还干了件见不得人的事,我喜欢上一个女孩子,可人家看不上我,后来我就跑到她家阳台偷了她的衣服,拿回家里做了一个布娃娃,晚上用来**。”说完他想死的心都有了,真恨不得炸弹马上爆炸。 眼看恐怖事件马上就要演变成一场闹剧,顾伟先这下真的是哭笑不得。 这下自己真的是没有颜面再活在这个世界上了,刘中飞羞愧难当。这时手机又响了,他心头冒起一股火,接了马上大声说:“这下你满意了吧,你要炸就炸吧,反正我是不想活了。” “你果然很变态,真是炸死你还浪费弹药。”男青年哈哈大笑说,“不过我就是不明白,你连死都不怕,为什么还是不肯把自己干过的伤天害理的事说出来,难道是想让我拉你老爹给你陪葬吗?” “不关他的事,你这个王八蛋变态狂。”刘中飞愤怒至极,“你到底要我说什么,别跟我兜圈子,要不然赶紧把炸弹给我炸了,你敢搞我老爸,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我要你把害死我妹妹的事情经过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来。你快说出来,你这个狗娘养的。”男青年怒吼。 “你说在什么,什么我害死你妹妹?”刘中飞快要崩溃了,哭着说,“你别玩我了好不好。” “你还想抵赖,你的同伙已经把你供出来了,你还不敢承认。”男青年火气十足。 “你说什么呀,你说的我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你一定是搞错了。”刘中飞无可奈何地说。 “我怎么会搞错,我已经查的清清楚楚,这里就你一个人叫刘中飞,那天就是你奸杀了我妹妹,还找人伪造现场,串通警察陷害我妹妹是自杀。”男青年气汹汹地说,“别以为没有证据我就那你们没办法,我要你当着所有人的面还我妹妹一个清白,我要你血债血偿。” “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说的我真的听都没有听说过,你一定是搞错了。”刘中飞连忙解释。 “你不说也行,那你就带着你的秘密去见阎罗王吧,我待会再去找你有钱有势的老爹,让你们全家为了妹妹陪葬。”男青年冷笑说。 “你一定是搞错了,我们全家都是普通的老百姓,根本就没钱没势。”刘中飞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正当他准备放弃的时候,突然想起十年前的一件往事,赶紧说,“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并不是你要找的那个刘中飞,你搞错了。” “你还想怎么抵赖,我可没工夫听你在这瞎扯淡。”男青年不耐烦地说。 “这是真的,你别急,听说说完你要怎么样都行。”刘中飞连忙说,“我以前不叫刘中飞,十年多前我读高中的时候,我爸爸在工地的摔伤了,躺在家里动不了,我只好休学回家照顾他,但我的学习成绩还算不错,就有人找到我,让我去参加高考,然后把成绩卖给别人去读书,后来我跟那个买我高考成绩的人姓名身份都换了,我以前叫朱江明,你不信查一查就知道了。” “你这个故事还编得挺有趣,你以为这样就能把我哄过去吗?”男青年说。 “我知道你不会信,你要杀就杀吧,但我希望你如果真的去找我爸爸,麻烦你看看我爸的身份证,他姓朱,你要找姓刘的就去找别人。”刘中飞干脆把电话挂了,冲着顾伟先喊了句,“你们快走吧,炸弹马上就要炸了。”说完他关上门,抱着炸弹回到房间,干脆躺在床上等死。 顾伟先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赶紧带着人下到楼下,并让所有人撤离到安全的距离。回到指挥车,黄光远兴高采烈地对他说:“我们终于查到打电话给刘中飞的人所处的位置了。” “在哪?”顾伟先听了也非常激动。 “就在附近的楼上,我们已经派人过去了,他跑不了。”黄光远说。 “不能强攻,免得他引爆炸弹,最好是能够说服他。”顾伟先说完便亲自过去处理。来到那座楼,终于找到一个可疑的房间,他喊了好几次话都里面没有回应,轻轻一推门居然开了,进去一看里面倒卧着一个人,一碰人已经死了,尸体还是热的,身边放着一个小小的黑色塑料罐,看样子像是死于氰化物中毒。房间里有一台电视,正在播放市电视台的节目。房间的窗户正对着刘中飞房间的阳台,窗户边上放着一个望远镜、一部手机、一部收音机和一个遥控器。他拿起望远镜看了看,果然能看清楚刘中飞在房间里的一举一动,手机的通话记录里有一个电话号码在刚才拨通了好几次,应该就是刘中飞手机的号码。 刘中飞正躺着床上等着死神的到了,此刻他心情已经平静了许多,从小到大的各种画面不停在他脑海里浮现。找正当他开始为父亲为了的生活担忧的时候,兜里手机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还是男青年打来的,他想了想还是接了。 “你还想干什么?”刘中飞没好气地说。 “别紧张,我是特警大队的顾伟先,刚才我们已经见过面了。”顾伟先高兴地说。 “你们把他抓住了?”刘中飞听了一下从床上跳起来。 “他应该是已经自杀身亡了。”顾伟先顿了顿说,“不管怎么样,你现在赶紧从房间里出来吧。” “太好了,那我房里的炸弹该怎么办?”刘中飞急忙问。 “你别管了,你先出来吧,待会我们会派人去解决的。”顾伟先说。 “好的。”刘中飞说完赶紧从房间里跑到楼下,一路走着,他的心情既高兴又沉重,虽然现在是安全了,但刚才自己在电视机前的表现实在是太糟糕了,以后还怎么在别人面前抬得起头。 到了安全的地方,警方立即对刘中飞进行了详细的询问,并在最后告诉他一个令他无比兴奋的消息,刚才的现场直播采取了技术手段,只在附近很小的范围内可以收看到,而且正好是上班时间,收看的人应该很少,以后媒体也不会再提及此事。 很快嫌疑人的身份也已经查清楚了,此人名叫张文正,是个流氓混混,认识的人都说他是见利忘义的人,为了钱什么事都干。至于他为什么要苦心积虑搞出这么大的事,最后又急转直下自杀了,警方一时也弄不明白,需要进一步去查证。 警方的技术人员迅速地排除了房间里的炸弹,还把那条蛇也抓走了,刘中飞终于可以放心大胆地回到自己的房间。他急忙给父亲打了个电话,告父亲刚才是开玩笑,自己那儿也不去了。打完电话,他感到非常疲惫,赶紧爬到床上睡觉。折腾了这么长时间,他终于可以好好地做个美梦了。他刚睡着没多久,就被手机吵醒了,拿起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他赶紧接了。 “喂,你谁啊?”他迷迷糊糊地问。 “是我,刚才真是不好意思。”男青年笑着说。 “啊!”刘中飞吓得魂都快出来了,“你不是死了吗,还想怎么样?” “没事,我就是来跟你道个歉,打搅你这么长时间真不好意思,祝你淘宝店上的生意越来越好。”男青年说。 “没事,不过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刘中飞忍不住问。 “你把刚才的事都忘了吧,不过我跟你说,以后千万别做什么坏事,就算你再怎么厉害,仇家还是会找上门来的,再见了。”男青年说完把电话挂了。 把刚才的事往了,可怎么能忘得了。刘中飞看着手里的手机,正希望刚才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梦。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淘宝惊魂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7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