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手绢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1:06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7192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8分钟
简介:一、欢迎来到积沙岛 龚先飞跟在高曦身后刚走下渡船,就有一个满脸笑容的年轻女子迎了上来:我是海旅体验活动的辅导员陈莹,欢迎你们来积沙岛! 龚……
一、欢迎来到积沙岛 龚先飞跟在高曦身后刚走下渡船,就有一个满脸笑容的年轻女子迎了上来:“我是海旅体验活动的辅导员陈莹,欢迎你们来积沙岛!” 龚先飞是个大二学生,高曦是他的表妹,正读高三。 在学校放寒假前,高曦接到一张邀请函,请她参加海旅公司在积沙岛举办的优秀学生体验活动。积沙岛本来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偏僻小岛,据说最近经营旅游项目的海旅公司有意将那里打造成一个拓展训练基地,所以特邀全市优秀学生去免费体验,为以后基地的建设收集意见。 高曦从小成绩优秀,没少参加类似的活动。但她父母还是有些不放心,好在喜欢旅游的龚先飞愿意陪同高曦去积沙岛,她的父母这才同意。 积沙岛虽说叫岛,其实并不大,岛上只有一个破旧的小渔村。因为拓展基地就要开始建设,几个月前,海旅公司就将岛上的居民迁出去了,现在岛上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村子。 陈莹一边介绍,一边带着龚先飞和高曦走进村子,走到了一个四合院外。 “这就是我们住的地方。”陈莹推开院门,带着两人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大四合院,一共有八个房间,每个房间的门和窗户都对着院子中央的天井。其中有几个房间的门开着,里面有人正在收拾衣物。看来,已经有人先到了。 陈莹带着两人往里走,经过一个房间时,里面突然冲出一个女孩,对陈莹叫道:“你们这算什么房间啊?窗户都打不开!” 女孩话音未落,抬头看到了一旁的高曦,突然脸色一变,似乎想说什么,愣了片刻,嘀咕道:“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来了!”说完,转身走进屋去,猛地关上了房门。 “房子老了,都这样。”陈莹有些尴尬地解释着,将两人领进房间,又交代了几句,这才离开。 龚先飞发现高曦的神色有些异样,觉得很奇怪:“刚才那个女孩是谁?你认识? “不,不认识。”高曦敷衍着,走到窗口旁伸手去推窗户,那窗户竟然也打不开。龚先飞走上去推了推,那窗户依然纹丝不动。他低头仔细看了看,只见这窗户是老式的木格窗户,可能是为了挡风,木格里还钉了一层木板。如今,不知什么地方被卡住,竟无论如何都推不动。 “算了,凑合住吧,反正也住不了两天。”龚先飞帮高曦把床铺收拾好,这才来到隔壁自己的房间。 放下行李,龚先飞又去推了推窗户,这窗户也打不开。看来这个院子里所有的窗户全都打不开。龚先飞没再计较,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就听到陈莹在外面叫大家出去吃饭。 饭厅在四合院的转角处。龚先飞和高曦进去时,餐桌旁已坐了五个女孩。这些女孩都和高曦差不多年龄,每个人都各自低头摆弄着自己的餐具,好像互相都不认识。龚先飞拉着高曦走到两个空位上坐了下来。 两人一坐下,陈莹便对众人道:“这次受邀参加体验的本来有十个同学,可能因为天气原因,只到了你们六个。”说着,看了龚先飞一眼,继续道:“还好多了一个自愿参加的男生代表。吃饭前,我们还是先自我介绍一下,好不好?” “好,我先来!”龚先飞话音刚落,就听旁边的高曦冷冷说道:“搞什么自我介绍啊?跟小学生上课似的……” “就是,肚子早饿了,还是吃饭吧!”刚进门时看到的那个女生道。 这女生还没说完,另一个女生附和道:“我可没兴趣认识谁,要介绍你们自己介绍吧……” 陈莹见状,只得尴尬地笑了笑,道:“那好,还是先吃饭吧。我饭后会将房间安排表发给大家,你们可以自己串门互相认识。”说完,便指挥一个拴着围裙的中年妇女开始上菜。 这一餐饭,是龚先飞吃过最安静的一餐饭。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有三个女孩在一起,一定会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可奇怪的是,这一餐饭竟出奇的安静!每个人都一声不吭地埋头吃饭,整个屋子里静得几乎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龚先飞觉得,这几个女孩太反常了,她们都怎么了? 一旁的陈莹似乎看出有些不对劲,看到大家就要吃完,赶紧站起来说道:“晚上我们大家一起玩个游戏吧,正好可以互相熟悉一下。” “什么游戏啊?”龚先飞问道。 “丢手绢!”陈莹说道:“你们小时候都应该玩过吧?就是那个……”陈莹轻声哼了起来:“丢啊丢手绢,轻轻地放在小朋友的后面……” 陈莹还没有唱完,龚先飞身旁的女孩拉开椅子站了起来:“玩丢手绢?幼稚!我回去睡觉了!”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无聊!你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儿啊?”其他女生也都七嘴八舌埋怨着,起身离开了饭厅。 看到陈莹有些不知所措,龚先飞赶紧上前劝道:“这游戏好像是有点……有点不太适合。” “这也不是我安排的。是……”陈莹想了想,有些欲言又止:“算了,你也回去休息吧!”说完,也走了出去。 龚先飞见状,转身走进了高曦的房间。 一进屋,龚先飞就发现高曦正在看手中的一张纸条。他拿起纸条一看,原来是女孩们的房间安排表。龚先飞照着纸条上的名字,和印象中各人所住房间一对应,立即知道了几个女孩的名字。 原来,刚进来时看到的那个女孩叫李蕊,在饭厅里最先离开的那个女孩叫丁琴,住在高曦隔壁的红衣服女孩叫陈晨,还有两个分别叫周春蕾和张新丽,这些女孩都是各个学校的优等生。 “原来都是优等生啊!怪不得你们都是一幅瞧不起别人的样子。”龚先飞笑道:“你们女孩子就这样,看不得谁比自己强。”说到这里,龚先飞又想起了什么:“对了,我看那个除了李蕊,其他几个人好像也认识你?” “都说不认识了!表哥,你别管了,去休息吧!”高曦说着,一把将龚晓飞推出了门外。 想起刚才高曦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龚先飞觉得她一定瞒着自己什么,他正想转头回去,一眼看到高曦的房门上挂着一条白色的手绢。 二、丢啊丢手绢 龚先飞赶紧取下手绢,又敲起门来:“小曦,这是你的手绢吧?怎么挂在门上?” 高曦有些不耐烦地打开门,道:“什么手绢啊?我根本没手绢!” “你仔细看看,不是你的,怎么挂在你的门上?”龚先飞将手绢递给了高曦,借着屋子里射出的灯光,龚先飞看清,这是一条长长的丝质手绢,纯白的手绢上似乎还写着黑色的毛笔字。 “告诉你真不是我的!这年头谁还用手绢啊!”没等龚先飞看清手绢上的字,高曦已经一把将手绢扔了出去,然后猛地关上了房门。 龚先飞想去找那条手绢,却发现黑漆漆的院子里,什么也看不到,他只得回屋关上了房门睡觉。 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刚要睡着,龚先飞突然听到屋外传来一声刺耳的尖叫声。他一惊,披上衣服便冲出门外! 与此同时,院子里其他房间的灯也都亮了起来。龚先飞顺着叫声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李蕊房间的门大开着,陈晨正跌跌撞撞地从里面跑了出来。 “怎么回事?”龚先飞冲上去问道。 “李蕊,李蕊她出事了!”陈晨一脸惊恐地指着屋内对龚先飞道。 龚先飞往里一看,房间内李蕊正挣扎着从床上滚到地上。 龚先飞见状,正要跨进屋去,突然脚下软软的,像踩着了什么东西。他回头一看,发现地上竟然有一张白手绢。 就在这时,陈莹、高曦和另外几个女生也赶了过来。 龚先飞和大家一起冲进屋去,七手八脚地将地上的李蕊扶了起来。此时的李蕊脸色铁青,双目紧闭,正捂住肚子痛苦地呻吟着。 “她一定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了!”陈莹焦急地对龚先飞道:“快去厨房端一碗糖水来,快!” 龚先飞不敢怠慢,急忙往厨房跑去。 等龚先飞端着糖水进来时,陈莹正掰开李蕊的嘴,使劲往李蕊喉头一抠,李蕊顿时吐了一地。 李蕊吐了一阵,陈莹又给她喂了些糖水,李蕊这才慢慢缓过气来。 扶着李蕊躺下,陈莹不由问道:“你这是怎么回事?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和大家一起在饭厅吃了饭,就回来了。其他什么也没有吃过。可没睡多久,肚子就突然痛了起来。”李蕊有气无力地说道。 “是啊,我看到她吃完饭就回屋了。”一旁的陈晨解释道:“我回房间看了会儿书,想过来找她聊聊,刚走到门外就听到她的呻吟声。我叫她,又没人答应,这才撞门进来的。一进来,就看到她痛得满床打滚了。” 李蕊向陈莹点了点头,证明陈晨说的是实话。 “算了,幸好现在没事了。今晚我来陪李蕊吧。”说完,陈莹又回自己房间抱来被子,这才让大家各自回屋睡觉。 龚先飞走出李蕊房间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进来时险些被绊倒的事。他低头一看,绊着他的那张手绢已经不知到哪里去了。 大约是太疲倦了,回到房间,龚先飞倒下便睡着了,直到听到高曦敲门叫他吃饭,他才醒来。 龚先飞刚走到饭厅门口,就听到陈莹在问:“陈晨呢?陈晨怎么没来吃早餐?你们叫她了吗?” “叫了,刚才我去叫她时,房间里没有人答应。”高曦答道。 “这孩子该不是昨晚被吓坏了吧,我去叫她……”陈莹嘀咕着,走到陈晨房间门口。她又喊了几声,里面依然没有回应。 龚先飞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他赶紧走过去,一脚踹开了房门,闯了进去。 在迈进房间的同时,龚先飞和陈莹都不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屋间内卫生间门口,一个人双脚长伸着,被一条白色的丝巾晃晃悠悠地挂在门框上! 虽然那人背对着门口,可龚先飞还是一眼就认出,那人正是身穿红色衣服的陈晨! 陈晨上吊了! 龚先飞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的这一切,想叫又叫不出来,想跑双腿又不听使唤。直到身旁的陈莹“啊”的一声尖叫起来,他这才回过神来,想起自己应该去看看陈晨还有没有气。 他硬着头皮正要往屋里走,就听身后一个声音叫道:“天啦!怎么会这样!”接着一个人影冲进屋内。龚先飞定睛一看,进来的正是昨晚给大家做饭的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跑过去抱住陈晨的身体,将她向上一抬,从丝巾套索中解了下来。龚先飞正想上去帮忙,中年妇女已经将陈晨抱到了床上。 此时,正在吃早餐的几个女生听到喊声,都跑了过来。等他们看到屋里的一切,顿时吓得花容失色,惊叫起来。 “吴姐,她怎么样?还,还有气吗?”陈莹想上前看看,却又害怕得不敢朝前走。 吴姐伸手往陈晨鼻孔探了探,摇摇头,道:“早没气了!” “啊!”围观的女生们又爆发出一阵尖叫声。 “快,快报警!”不知谁叫了一声,几个女生都掏出手机来。可很快大家都发现,这里根本没有信号! 陈莹这才想起了什么:“遭糕!居民迁走后,岛上的信号发射站已经拆除了,这岛上根本没有手机信号!” “那怎么办?难道坐船回去报案?”一个女生嘀咕道。 “坐船回去?”陈莹苦笑着摇摇头:“不可能!这岛上根本没船回岸上。” “怎么会没船回去?”几个女孩异口同声地问道。 “岛上居民迁走后,就没有固定的渡船来往了。按照原定计划,你们要在这岛上封闭体验五天,食物都早已经送上来了。所以,五天后才有渡船来接你们离开。”陈莹说着,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你是说,我们要和死尸一起待五天?”几个女孩七嘴八舌地叫着,有人已经哭了起来:“我可受不了,我要离开这里!” “你们骂也没用,大家先冷静一下。我,我也只是……”陈莹竭力想安抚女孩们,可众人却越说越激动,很快就将她的声音淹没了。 三、轻轻地放在小朋友的后面 “都别闹了!”就在这时,只听龚先飞突然一声怒吼,叫道:“你们只知道闹,为什么不想想陈晨为什么会自杀?” 一听这话,众人立即安静下来。 “你们不觉得陈晨的自杀很蹊跷吗?”只见龚先飞将手中一条白色的手绢举了起来:“这就是陈晨用来自杀的那条手绢,我刚从门框上解下来。就因为这条手绢,我觉得陈晨的自杀特别蹊跷!” “这不是昨晚你在我门口捡到的那条手绢吗?”高曦走过去,拿过手绢看了一眼,叫道。 龚先飞点头道:“不错,正是那条手绢。当时,它挂在你房间的门上,我以为是你的。可你说不是,还顺手扔到了院子里。我本想找回来,可院子里太暗,我没找到,也就算了。” 龚先飞说着,走到了李蕊跟前:“第二次看到这条手绢,是昨晚你肚子痛的时候。我要跑进你房间时,在门口踩到一个软软的东西,我当时回头一看,我踩到的就是这条手绢!但由于当时情况紧急,我没有理会它。奇怪的是,当我离开你房间,再去找那条手绢时,却再也找不到了。直到刚才我将它从门框上取下来,我才发现,这手绢原来到了陈晨手里,而且被她用来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你是想说,挂在我门上和掉在李蕊门口的都是这条手绢?”高曦问道。 “不,也许不是那么简单。你们看,这手绢上还写着一首儿歌,”龚先飞说着,将手绢展开,指着上面的字念了起来:“丢啊丢手绢,轻轻地放在小朋友的后面,大家不要告诉他,快点快点捉住他。” “丢手绢?”高曦道。 “对,就是这首儿歌。”龚先飞想了想,收起手绢,又道:“我觉得奇怪,是因为从昨晚起发生的事情都太像这首儿歌所唱的‘丢手绢’游戏了。大家小时候都玩过丢手绢,应该知道游戏规则。你们看,”他对着高曦道:“昨晚,手绢第一次其实被丢给了你。但是由于被我发现,你将其扔了出去。所以,昨晚你没事。第二次,那手绢不知被谁捡起又扔到了李蕊门前。这次,李蕊莫名其妙地中了毒。好在发现及时,没有大碍。” 说到这里,龚先飞走到陈晨床前,望着床上已经被白布覆盖着的陈晨,道:“不知道什么原因,手绢到了陈晨手里。当然,也许是她从李蕊门口捡回去的。总之,手绢到了陈晨这里后,她突然毫无征兆地就自杀了!”龚先飞望着众人,略顿了顿,问道:“你们说,这像不像那个游戏?扔在你身后的手绢如果没被及时发现并扔给别人,你就算失败者,就要受到惩罚!” 龚先飞没有说完,众人已被吓得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一阵可怕的寂静之后,高曦突然想起了什么,她指着陈莹叫道:“是你!这一切一定是你干的!昨晚你叫我们玩什么丢手绢,我就觉得奇怪,都多大的人了,玩这么幼稚的游戏干什么?现在才明白,这一连串的怪事,才是她说的‘丢手绢’!你要我们玩的是一个要命的游戏!” 大家一听这话,都警惕地盯着陈莹,似乎怕她又要干出什么可怕的事情。 “不,不是我干的!”陈莹连连摆手:“我说玩丢手绢是按照公司的日程安排,我怎么知道后面会发生这些事!而且,刚拿到这个安排时,我也曾经有过疑问,不过……”陈莹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龚先飞追问道。 陈莹沉思片刻,答道:“我其实不是海旅公司的人,甚至没有见过他们公司的人……” 陈莹的话像是一颗炸雷,顿时把所有人都惊懵了:“你不是海旅公司的人?那你是谁?” “我是临时应聘来的辅导员……”陈莹告诉大家,两周前,她在报上看到一则招聘广告,说某公司需要招聘一名活动辅导员。陈莹打去电话后,对方自称是海旅公司,要在积沙岛上办一个体验活动,需临时招聘一名辅导员。对方在了解了陈莹的基本情况后,让她等消息。 几天后,对方打来电话,说她被录取了,还将整个活动的方案传给了她。对方还说,整个活动的食宿、交通都安排好了,她只需要按照活动方案按时到积沙岛上组织开展体验活动就可以了,而且,只要表现优秀就正式聘用她。就这样,直到上岛见到吴姐之前,她根本没见过一个主办方的人。 “我,我也不是什么海旅公司的!”一旁的吴姐听陈莹说到这里,赶紧站起来,连声说道:“我是家政公司的。前几天有人打电话到我们公司,说需要短期聘用一个厨娘,公司便派了我来。岛上这些蔬菜和食材是我用他们给的预付款买的……” “你们都没见过海旅公司的人?”这时,龚先飞突然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转头对几个女孩道:“那你们呢?你们有谁接触过海旅公司的人?” “我收到邀请函后,拨打过上面留的电话号码。对方自称是海旅公司的……不过,现在想来,对方要是冒充的,我也不可能知道。”高曦道。其他几个女孩也表示没有去海旅公司核实过这个事情,都是打的邀请函上的电话。 “也许,把你们约到这里来的,根本就不是海旅公司,而是另有其人!”龚先飞一字一顿地说道:“而正是这人,策划了这个可怕的‘丢手绢’游戏!” 听到这里,几个女孩已被吓得面如土色。周春蕾更是哭着“我要回家!”跑出院子去,丁琴和张新丽也跟着跑了出去。李蕊则跑回房间,将门紧紧关了起来。高曦拉着龚先飞正要离开,就听吴姐对陈莹道:“陈老师,你看这小姑娘的尸体怎么办?”见陈莹没有回答,吴姐又道:“要不,就先锁在这屋子里。冬天,估计问题不大……” “我,我也不知道……”陈莹哭丧着脸离开了陈晨的房间。吴姐摇摇头,退出门外,将房门紧紧锁了起来。 四、大家不要告诉她 众人散去后,龚先飞让高曦先回房间,自己出去转转。 龚先飞在岛上转了一整天后,发现陈莹说得没错。岛上不但没有信号,也根本没有办法离开。他?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⑾郑獾荷铣顺掠ā⑽饨恪⑽甯雠⒑妥约和猓僖裁挥衅渌肆耍?br /> 龚先飞回到院子里时,已到晚饭时间。除了死去的陈晨,其他人全部坐在饭厅里。龚先飞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大家。 “岛上再没有别人?那是谁制造了这一切?”众人都有些不解。 “不知道。”龚先飞摇摇头,道:“不过,如果有谁故意将你们骗到这里,还设计了这个游戏,那他一定有什么目的。而这个目的很可能和你们自己有关。”龚先飞说到这里,细细地打量了几个女孩一遍,突然想起了什么:“我觉得有一件事非常奇怪,你们几个看上去好像互相认识,可为什么都不承认呢?” “我们根本不认识!”高曦猛地站起来,大声说道。几个女孩也连连摇头,表示互相不认识。 “你们不愿说就算了。我先将手绢烧掉,希望今晚不要再出事。”龚先飞说着,拿出那张手绢,用打火机点燃,将其烧成灰烬,这才开始吃饭。 这一餐大家都没有胃口,很快就吃完了。 众人往饭厅外走,就听到走在前面的丁琴突然大声惊叫起来。大家冲过去,顺着丁琴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不远处她的房门上,赫然挂着一条白手绢! 龚先飞冲上去,一把扯下那条手绢,展开一看,这手绢竟然和自己烧掉的那条一模一样!更令人费解的是,龚先飞是最后一个进饭厅的,他进去之前经过丁琴房门时,门上什么也没有。之后,所有的人都在饭厅里,这手绢是谁挂到门上去的呢? “看来,今晚还会有事发生!”龚先飞皱紧了眉头,对几个女孩道:“如果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被邀请到这里,就无法知道是谁在幕后制造了这一切!”说到这里,龚先飞大声吼道:“难道你们现在还不愿告诉我,你们几个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 几个女孩被龚先飞的声音吓了一跳,她们面面相觑了一阵,都把目光落在了高曦身上。 高曦见大家都盯着自己,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这才长叹一声,道:“是的,其实除了死去的陈晨,我们几个几年以前曾经见过面。而且,也是在一个优秀学生夏令营里。” “你们都是优等生,有机会见面并不奇怪。可是你们为什么要隐瞒呢?”龚先飞觉得很奇怪。 “因为,因为那次夏令营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情。”高曦说到这里,丁琴和李蕊已经轻声哭了起来。 高曦说,那是在两年前。夏令营的最后几天,是在一个叫栖凤山的森林里野营。可由于太兴奋,几个女孩刚刚进入森林就和队伍走散,失去了联系。她们越走越远,在森林里迷路了。 刚开始大家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可天色渐渐暗下来,女孩们开始恐慌起来。就在这时,她们在森林中发现了一个简陋的草棚,草棚中住着两个一身邋遢的中年男子。两个中年男子知道几个女孩迷路后,主动提出第二天带她们走出森林去。 她们在草棚里住下。很快,几个女孩都发现两个男子色迷迷的眼光在自己身上扫来扫去。除了年龄最小的一个叫吴琳琳的女孩外,大家都意识到了危险,可因为害怕惹恼了两个男子,被赶出草棚去,每个人都没有将自己的担忧说出来。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两个男子说,晚上草棚里很冷,需要一个人跟着他们去抱一些柴火回来生火。他们叫高曦一起去,高曦赶紧说自己脚扭了,走不动。他们又叫李蕊,李蕊说自己有夜盲症,晚上一点也看不见路。两个男子只得叫那个年龄最小的吴琳琳。也许是年龄较小,吴琳琳一点没意识到危险,跟着两个男子走了出去。几个女孩想提醒她不要去,可又怕引火烧身,给自己招来麻烦,最终都选择了沉默。 这一晚,吴琳琳被骗出去后,在树林中被两个男子强奸了。 第二天一早,大家在树林中找到衣不蔽体的吴琳琳后,她一句话也没有说,一直沉默地跟在众人身后走出森林。 “吴琳琳?这次被邀请的人里有没有她?”龚先飞问道。 几个女孩同时低下了头。许久后,高曦才低声道:“在那次夏令营结束后不久,我们就听说她自杀了。” 龚先飞终于恍然大悟:“我明白了。你们之所以互相装着不认识,是不愿意回忆起那次夏令营的经历,因为你们都觉得有愧于死去的吴琳琳。你们是想回避那件事。” “其实,知道吴琳琳自杀后,我也后悔极了!如果我们当时提醒她一下,甚至团结起来,那两个坏蛋也不可能得逞……”高曦哭道。 “是啊,我们也一直很内疚!”其他几个女孩也说道。 “难道是死去的吴琳琳将你们请来,要报复你们?”一直静静听着的陈莹问道。 “报复她们?”龚先飞细细想了一会儿,点点头:“也许真是这样,不过,为什么第一个死的,竟然是没有参加那次夏令营的陈晨呢?” 众人一阵沉默,高曦突然叫道:“对了,陈晨不是第八中学的吗?吴琳琳也是那个学校的。你们说,是不是陈晨以前也得罪过吴琳琳。所以……” “所以接着就是我们每一个人!”丁琴吓得全身颤抖,大哭起来:“而我就是下一个!不,我可不想死!”丁琴哭着,一把夺过那条手绢,用力将其撕成两段。 望着丁琴,众人不知该说什么。 只有龚先飞无奈地摇摇头,自语道:“如果真是吴琳琳的冤魂要找你们复仇,撕掉这手帕又有什么意义呢?” 五、快点快点捉住他 因为门前出现了白手绢,丁琴再也不敢住那个房间了,她说什么也要搬到陈莹的房间去住。 听她这么一说,其他几个女孩子也都哭着说不敢回房间去,也要和陈莹住。 龚先飞见大家都不敢单独住,就提出,大家全部住在一起。不过,现在没有一个房间能住下八个人。看来,这一晚只有不睡觉了,大家一起聚到饭厅里,坐一宿。 大家觉得这个主意不错。赶紧各自带上衣物,都搬到了饭厅里。 饭厅里有些椅子,龚先飞指挥着大家将椅子拼在一起,准备实在熬不住的时候休息一下。 大家正在忙碌,突然听到李蕊尖叫起来。大家回头一看,之间李蕊正指着周春蕾的后背,一脸惊恐地说不出话来。 顺着李蕊手指的方向,大家看到周春蕾羽绒服的背后的腰带上,竟然系着一条白色的手绢! “这,这怎么回事?”几个女孩被吓得赶紧从周春蕾身边跑开,躲到龚晓飞身后。 看着众人一脸惊慌,周春蕾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她往身后一摸,一下摸到那条手绢,赶紧将其一把扔到地上,远远跑开。 望着地上那条白手绢,所有人都感觉有一种恐怖的气氛迷漫在整个房间里,仿佛有一个看不见的人正躲在暗处,随时准备向几个女孩下手。 “我们就算全部住在一个屋子里也不行?”高曦绝望地叫道:“那,那该怎么办?” 看着众人无助的眼神,龚先飞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看来只有这样了。我们围坐一圈,就像是……就像玩丢手绢游戏时一样。这样,虽然我们看不到自己的身后,可以看到别人的身后。不管这一切是人还是鬼干的,我们只要互相帮助,他就没办法对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下手了!” 大家都觉得龚先飞的主意很好,立即围成一圈,席地坐了下来。就这样,八个人提心吊胆地互相看着,谁也没有说话,整个屋子里静得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大家都有些疲倦,快撑不住的时候,龚先飞突然听到屋外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声。 “你们听到没有?外面好像有什么声音?”龚先飞话音未落,高曦已经叫道:“是的,是唱歌的声音!” 龚先飞侧耳一听,那声音果然像是一个女孩轻声在唱歌。那歌声随着夜风飘了过来,大家听出来,那歌声唱的是“丢手绢”:“丢啊丢手绢,轻轻地放在小朋友的后面,大家不要告诉他,快点快点抓住他,快点快点抓住他……” 那歌声越来越近,像是有人往这边走来! “这岛上还有人?这怎么可能!”龚先飞觉得非常疑惑,自己亲自寻遍了整个小岛,除了她们八个人,应该再没有其他人了啊。而且,这么晚了,也不可能有人上岛来啊! 没等龚先飞想清楚,那歌声已经到了门外! 龚先飞只得鼓起勇气问道:“是,是谁?”那歌声突然停了下来,接着门锁一响,像是有人从外面将房门锁上了! “糟糕!”龚晓飞意识到有些不妙,他疾步上前,一拉门,果然打不开。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有什么液体浇在了门上,一股汽油味立即扑面而来。“汽油!”龚先飞刚后退两步,就听“轰”的一声,那木门便燃了起来! “天啦!她要烧死我们!”女孩们绝望地哭喊起来。 龚先飞见情况紧急,想冲上去踹开门,但大火已将门烧得劈啪作响,他根本就无法靠近。而且大火很快便向房檐上窜去!看上去,要不了多少时间,整个房子都会被烧塌。 大火越烧越旺,女孩们一步步往后退,已经退到了墙角,女孩们已被吓得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时,只听“砰”的一声巨响,靠墙的一个橱柜摔倒在地上,从橱柜后露出一个大洞来。 “快!从这里走!”大家定睛一看,推倒橱柜的是吴姐。她一边指挥大家从墙洞中出去,一边上前将瘫软在地上的李蕊和周春蕾拉起来,一手牵一个,带出屋外。 众人到了屋外,又拼命跑出几十米,这才停下来,蹲在地上喘气。 没等众人缓过气来,就听旁边一个声音叫道:“阿姨,你为什么就这样把她们放出来?琳琳的仇不报了?” 众人一惊,抬头望去,只见一个黑影慢慢走了过来。等那个黑影走到跟前,大家才发现,这竟然是早已死去的陈晨! “你,你没死?”女孩们齐声问道。 陈晨没有回答,径直走到吴姐跟前,道:“阿姨,难道就这样算了?要不是她们见死不救,琳琳也不会受辱,更不会自杀身亡。必须要让她们受到惩罚!” “吴姐是吴琳琳的妈妈?”龚先飞突然明白过来。 吴姐呆呆地望着几个女孩,沉默了许久,这才说道:“算了!我也曾经非常恨她们!恨不得让她们也受一受琳琳受的苦。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琳琳还是不能回来了。”说到这里,吴姐似乎想哭,却又没有眼泪。她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况且,她们也只是孩子。现在,她们已经意识到了当初的错误,并为之悔恨了。我这次约你一齐将她们骗上岛来,也只不过想吓吓她们,让她们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不是真的想杀她们。如果杀了她们,就会有几个妈妈像我一样痛苦了。那不是我想得到的!”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吴妈妈!”几个女孩同时跪在地上,叫道:“我们错了!” 吴姐停了下来,回头走到几个女孩跟前,道:“知道我为什么要在用那条白色的手绢吓你们吗?其实,当年夏令营发生那件可怕的事情时,你们都像在玩‘丢手绢’的小孩。你们只关心手绢是否丢在了自己身后,明明知道那张罪恶的手绢扔给了其他人,为了自保,都不告诉对方。可谁又能看得到自己的身后呢?直到今天晚上,你们终于明白,当危险来临时,只有互相照顾,团结一心,而不是将危险扔给别人,这样才让坏人没有可乘之机……”吴姐说完,头也不回地往码头走去,陈晨跟在她的身后,疾步追了上去。 望着两人的背影,几个女孩好像突然长大了。她们抱在一起痛哭了一场,让压在心里几年的愧疚化作泪水,一并释放了出来。 等她们停下来时,天空已经渐渐亮了起来。一切似乎都已经过去了。大家唯一想不明白的是:陈晨明明自杀了,她又怎么活过来的呢? 在回城的船上,龚先飞为大家揭开了谜底。他告诉几个女孩,陈晨很可能就是吴琳琳的好朋友。是她和吴姐相约设计了积沙岛上发生的一切。当晚,陈晨故意在李蕊房间的热水瓶里放上了药,让李蕊肚子痛。然后她及时出现,并将手绢扔在门口,故意让家看见。当然,这一切都是为了给以后发生的事情渲染气氛。接着,她假装上吊。当然,当大家看到她时,她并不是真正的上吊,而是用手在脖子处拽住套在门框上的手绢。而那垂下来的袖子则是空的。反正是冬天,而且女孩们胆小,不敢上前,所以没有人能一下看出这中间的蹊跷。但这中间最关键的是,吴姐必须及时出现,将“死去”的陈晨从门框上解下来。这就是为什么当龚先飞正要上去救陈晨时,吴姐飞快地抢在他前面的原因。 陈晨“上吊”后,只有吴姐接触过她,所以她说陈晨已经断气,没有人不会相信。所以吴姐及时给陈晨盖上包布,又放下蚊帐。这样就更不可能发现床上的陈晨依然活着了。 因为大家认为陈晨已经死了。所以她可以趁所有人在饭厅时,悄悄去丁琴门口放下另一张一模一样的手绢,就更让人觉得是鬼魂在作怪。至于最后在饭厅里出现在周春蕾腰带上的白手绢,很显然是吴姐趁大家不注意时,系上去的。 “丢手绢,这可真不是一个简单的游戏……”说到这里,龚晓飞将手中那条白色的手绢往船下一扔,那手绢便向远处飘去。 不远处的岸上传来了儿歌声:“丢啊丢手绢,轻轻地放在小朋友的后面,大家不要告诉他,快点快点抓住他,快点快点抓住他……”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丢手绢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7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