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尸体喊叫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1:07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3545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简介:法医是一门让尸体说话的艺术;如果尸体不能说话,我就让它喊叫。 中国古尸研究所副所长陈出新的防腐技术成果鉴定会在上午9时召开,除了各国来的鉴……
法医是一门让尸体说话的艺术;如果尸体不能说话,我就让它喊叫。 中国古尸研究所副所长陈出新的防腐技术成果鉴定会在上午9时召开,除了各国来的鉴定专家和陈出新本人以及他的亲友弟子外,还有几个不请自来的奇怪客人到场,他们力图不引起人们注意,默默地聚集在一个角落。 当鉴定结果公布,证明了陈出新防腐技术的实用性、独创性时,亲友们纷纷涌向他表示祝贺。陈出新也很激动,鉴定结果使他在这方面所获得的专利不再有争议。一年来,有关机构不断收到匿名人士提供的材料,指控他的技术成果是剽窃的,或者是已经有人发明在先,至少也是与其他人合作研究,而他无耻地独占了发明权。现在由各国专家集体作出的科学鉴定结论足可以向法庭提供他被诬陷的证据,这一技术确确实实是由他一个人研究开发出来,至今世界上也只有他一个人才能完全掌握运用。 就在这时,那几个不请自来的客人挤上前,其中一个向他出示了证件,另一个出示了逮捕令,第三个口头告知他:“陈出新,你作为古为今一家人失踪案的惟一犯罪嫌疑人被逮捕了。你的技术成果鉴定结论排除了其他任何人,正好是你谋杀古为今一家的证据。” 案情至少也得追溯到十二年前了。 在考古队工作的古为今因业务关系结识陈出新后,钦佩陈的学识,常常与他往来。陈出新当时就已经小有名气了,并且在参与筹办一个大型的古尸展览馆,也需要古为今的帮助。这种友谊很快发展到他们家属,他们的妻子都是知识女性,有共同语言,两家的孩子都是七岁,也爱在一块儿玩耍。两家的密切关系持续了一年,就由于某种不为外人得知的原因疏远了。 随后没多久,古为今所在地的公安机关接到了古为今父母关于他们一家三口人全部失踪的报案。http://www./ 他们突然在家里失踪,用所有的通讯工具都联系不上。大人连续一个星期没来单位上班,孩子也没到学校,在找遍了所有亲友都无从得知他们下落后,古为今的父母报了案。 当时参与调查此案的有一个漂亮的业余女警花,专长痕迹分析,人们都不称呼她的大名,喜欢叫她绰号“波罗蜜”。她是著名的法医专家、大侦探“福尔马林”的助手兼女秘书。福尔马林是早在读书时就被同学们取了这个绰号,因为他学的专业就少不了要和尸体、和福尔马林溶液打交道,由于运用法医知识破案如神,大家就戏称他是福尔摩斯的弟弟“福尔马林”。业余警花波罗蜜虽然作为他的秘书而称“蜜”,但侦缉水平并不比他差多少,所以也被同学们取了这个绰号,意思就说她是波洛的妹妹“波罗蜜”。 波罗蜜和当地公安人员到古为今家查看,空落落的家里由于一个多星期无人打扫,地板家具都蒙上了一层薄灰。在这里波罗蜜没有找到任何可以提供失踪线索的证物和痕迹。古为今父母已经把寻人启事登出去好多天了,也没有回音。更重要的是,两位老人都肯定:古为今夫妇对家庭、对单位都是很负责任的人,绝不会在一声不吭的情况下悄悄跑出去躲这么多天,何况还带着一个几岁的孩子。他们一定是出事了。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调查了所有交通运输部门、旅游社团等的记录,看有没有可能找到他们出行的证据。同时排查他们所有的社会关系,他们夫妇交游不广,很快连同陈出新等人都找来谈了话,仍然毫无头绪。在这一时期发生的各种死人案件和灾难事件中,也看不到他们一家三口的踪影,真是像人间蒸发似的,消失得彻彻底底。 这个案子还用到了不少先进的刑侦技术,动用了警犬、电子鼻和各种探测仪器把他们所有可能去的地方都搜查了一遍,加上波罗蜜独有的痕迹分析技术,就算他们被碎尸、被强酸溶解,也应该留下点蛛丝马迹。但波罗蜜就是找不到。 也许还有一种可能:他们夫妇俩遇到了什么大麻烦,或者避仇,或者欠下巨额债务,甚至仅仅是因为极端厌世,就带着孩子,自愿采取这样的方式改头换面隐姓埋名在异地他乡躲藏起来,不想再和原来的生活发生任何联系。但经过缜密调查和分析,这种可能性也排除了。 案子不得不作为悬案挂了起来,古为今一家的空宅被锁死了。案子一挂、宅子一空就是十多年,已经无人指望他们一家三口还能活着回来了。这是少数波罗蜜感到无能为力的案子,她有时向她的老板福尔马林提起,希望福尔马林能助她一臂之力,福尔马林总是一撇嘴:“我是个法医,要让我破案,你至少得找个半拉尸体给我,就算找到尸体上的一根头发都成。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样灭门绝户的无尸案,你叫我怎么破?” 大概就在一年前,福尔马林突然重提旧案,叫上波罗蜜和他去调查古为今的案子。 波罗蜜:“你不是说这是个无尸案,你是没有尸体可验的法医,怎么破案?” 福尔马林狡黠地笑了笑:“我想过了,做个有尸可验破了案的法医,那不算稀奇;要做无尸可验破了案的法医,那才叫本事啊!或者这么说,做个验有形尸体的法医破了案,不算稀奇;要做个验无形尸体破了案的法医,那才叫本事。古为今一家三口肯定是死了,当年找不到他们尸体,现在过了十多年就更别指望了,他们的尸体对我们来说好像是无形的尸体,我就要验这无形的尸体来破案。” 两人首先找了古为今当年考古队的同事作调查,十多年过去,线索是没有了,倒惹出大家许多感叹。又找到陈出新调查,这回福尔马林干脆不提古为今,只是和陈出新大谈有关防腐技术的话题,他所学专业和陈出新的工作有相通之处,两人越谈越起劲。陈出新又请福尔马林参观他摆满古人类学标本的工作室,直把波罗蜜晾在旁边差点打起了瞌睡。 谈到兴致高时,陈出新突然感慨说:“当年我也是和古为今这样认识的,一谈起大家都感兴趣的专业话题,就像多年的老朋友似的。” 福尔马林敏感地顺势问:“后来听说你们不大来往了,是什么原因?” 陈出新掩饰了一下:“也就是一点学术问题上的意气之争,想来真不值得。后来他出了事,全家都失踪了,我为这个一直很后悔。” 然后两人就不谈古为今了,等到告别时,陈出新已经把福尔马林看作他这一行的内行同道了,他无论如何要送福尔马林和波罗蜜两张门票,请他们到他当年和别人共同筹办的古尸展览馆参观参观,那里保存的古尸的价值,很多其实并不在埃及木乃伊、中国“楼兰美女”和意大利“奥兹冰人”之下。http://www./ 福尔马林收下了门票,当天夜里就带波罗蜜去参观了。 月黑风高,福尔马林用一块黑布蒙了脸,暗藏破门入室的工具,偷偷摸摸来到古尸展览馆。波罗蜜问他:“你就是这样参观展览的?” 福尔马林:“大白天凭票入场有什么意思?深更半夜一个人来参观才够刺激。” 波罗蜜给他放着哨。虽然陈出新说这里保存的古尸很有价值,但保卫措施仍然不能和那些藏有珍宝的大博物馆相比。福尔马林顺利地参观了很久才出来,没事人似的,向波罗蜜说声:“走吧。” 波罗蜜和他熬了大半夜,回来倒头就睡,只朦胧记得他的法医实验室仍然灯火通明。第二天中午,福尔马林敲开了她的房门,手里拿着实验标本,对她一字一句地说:“这是我昨晚从古尸展览馆偷来的三具古尸身上的标本,我进行了DNA化验分析,又和古为今一家三口原来保存的DNA数据作了对比,没错,这就是他们三个人遗体的一部份。” 古为今一家三口的遗体怎么成了古尸呢? 他们只死了十多年,而那里保存的古尸至少都在百年以上。 事情又要回溯到福尔马林偶然读到的一则新闻说起,这则新闻报道了一批文物造假贩子落入法网,他们这回造假的文物竟然是古尸,利用特殊的技术处理现代人的尸体,伪造成为至少几百年前的干尸、尸腊等,然后走私卖给像陈出新他们古尸展览馆这样的地方,以及有特殊宗教信仰和特殊爱好的收藏者,甚至还有少数迷信用古尸身上的肉治病的人。他们的造假竟然一直都很成功,但这回他们遇到了真正的行家里手,陈出新对尸体防腐技术有相当高的造诣,他们想把假古尸卖给他,被他识破了,警方因此得以破获了这个特大的古尸造假走私集团。 事后记者采访陈出新,陈出新也不得不承认:这些造假者的技术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所以也曾蒙蔽了不少国际国内这方面的专家,他要不是因为十多年前在防腐技术上有过新突破和新发明,可以利用这种新发明来检验古尸真伪,连他也可能被骗了。 福尔马林正是在看了这则报道之后,又拉上波罗蜜重新调查古为今案子的。 当时他头脑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使用任何先进的探测仪器都找不到古家三口人的尸体,这意味着要么尸体不存在,但这是不可能的,世界上只要死了人,就一定有尸体,而且决不会是像福尔马林和波罗蜜开玩笑说的无形的尸体;要么就是人们找不到,而其中又有一种情形:警方根本想不到会有某种东西就是他们尸体,连探测一下都不必要。比如说,警方就决不会去提取分析一只死猫的细胞样本或DNA样本,以证实这只猫是古家三口人中的一个,那简直成了大笑话了。据此推理,警方先入为主丝毫不会去怀疑的还有一样东西——古尸!谁会怀疑一具几百年前的古尸就是他们踏破铁鞋无觅处的遇害者遗体?只要伪造者技术过硬,把遇害者尸体变得面目全非,即使专业人士也识别不出来,这样的尸体就是成天摆在警察面前,他也不会想到牵警犬闻一闻,用电子鼻嗅一嗅,或者用科学仪器探测分析一下。他只要想到了,作个对比验明身份是很容易的事,就像福尔马林作的DNA检测一样。 另外,如果凶手是个高智能的罪犯,想毁尸灭迹,不让受害人尸体在福尔马林这样的法医面前“说话”,碎尸、焚化或者用其他手段都难保不留下一点痕迹,他又有像陈出新这样的专业背景,或者说具有这样便利条件和技术手段,那么,他会不会想到把遇害者遗体做成古尸?这是另一种更高明的毁尸灭迹方法和不让尸体说话的方法,同时也能满足一下他的专业兴趣。 陈出新能识破古尸造假者的造假技术,证明他比他们技高一筹,那么,他们能做的,他也能做,还可以做得更好,他在这个领域是世界一流的,再不会有比他更高级的专家来识破他的造假了。 也许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在刑侦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动用了一切先进探测手段,经过十多年时间仍然连遇害者一根头发都找不到的事。 他们本来就好好地躺在人们眼皮底下,最大的可能就是躺在陈出新参与筹办的古尸展览馆里,因为陈出新很方便就可以用合法的手续把他们陈列进去,然后贴上与他们无关的标签,每天在众目睽睽之下展览,却无法诉说他们遭受的灭门惨案,无法指证近在咫尺的凶手,昭雪十几年的沉冤。http://www./ 事实上他们诉说了,但没有人听,他们也许只有喊叫,才能引起别人的注意。 福尔马林就是一个不但能让尸体说话、还能让尸体喊叫的人。他一直坚持这样一个观点:法医是一门让尸体说话的艺术;如果尸体不能说话或者说话没人听,那么,就是法医的技艺还不够高。他只有继续提高自己的技艺,让尸体大声喊叫起来,这样所有的人都不能不听到了。 他就抱着这样大胆的想法展开了新的调查,在暗中查阅陈出新有关防腐和尸体处理技术的所有论文,请教了许多这方面的专家。他详细了解了陈出新的专利申请内容,最后断定陈出新完全具有更高明的手段把现代人尸体伪造处理成古尸,而且,这一技术手段是陈出新独有的,如果他的科研成果是真实的话。这同时也使福尔马林不用费心劳神就轻而易举锁定了凶手目标,全世界只有陈出新一个人发明掌握了这样的技术,如果古家三口人真的被这样处理成了古尸,那么,除了他干的还会有谁呢? 福尔马林后来告诉波罗蜜,和他们碰到过的许多高智能犯罪案子一样,陈出新其实也是利用改变遇害者死亡时间来误导警方,洗清自己的嫌疑。这一类案子里,罪犯故意在警方误认为案发的时间出现在一些公共场所,由可靠的证人提供不在案发现场的证据。但别的罪犯无论利用何种生物化学高技术手段,都只是把死亡时间提前或推后几小时,最多几天,而陈出新一下子就把死亡时间提前了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几百年几千年前死的人,当然不可能是他——也不可能是这个世上的所有人杀的。 理清了思路,第一个行动就是找人谈话,包括直接找嫌疑人谈话,寻求更多的旁证材料。然后,迈出关键性的一步,到古尸展览馆“偷”出供DNA检测的样本。福尔马林取了展览馆所有古尸的样本,最后,不出他所料,一具男性成年古尸、一具女性成年古尸和一具未成年小孩的古尸被证实就是失踪的古为今一家三口。 说话没人听的尸体,现在大喊了起来。 这下子谁都听见了。 案子似乎就可以结案了。http://www./ 关于陈出新为什么杀害古为今一家三口,动机至今不明。据陈出新的交待,他是和古为今发生了一点争执,就为了这点争执,他们两家已经疏远好久了,那次是偶然遇上。这点争执也不是什么学术上的意气之争,现在看来纯属无聊的事,却使他当时就控制不住自己,盛怒之下失手打死了古为今,他们之间本来没有什么利害冲突。在打死了古为今后,古为今妻子和孩子来发现了,他一不做,二不休,就干脆杀了这一家人灭口。 福尔马林是不太相信这个供词的,但他也找不出陈出新另外更明显的动机了。他确定陈出新是惟一犯罪嫌疑人并请求有关部门加以逮捕的过程是很富于戏剧性的,他用了一个巧妙的方法,匿名写了大量言之凿凿的材料,指控陈出新有关处理尸体的新技术新发明是剽窃的,或者是前人已有的,至少是陈出新和别人合作的。他要借此迫使陈出新自己出来提供自己铁的罪证,同时试探出是否还有陈出新之外的嫌疑人,是否还有同谋者。 陈出新上当了,为了自己的学术名誉,他不得不出面请求召开一个高规格的技术成果鉴定会,鉴定结论由各国这一领域的权威专家作出,是准确而公正的,只不过,它既准确而公正地证实了陈出新的学术成就,也准确而公正地证实了他灭门杀人的罪责。这是严密的科学性在作证,他连半点开脱或向别人推卸罪责的余地都没有。 这件灭门无尸的惨案直到这时,才算真正结案了。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让尸体喊叫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745.html